雅虎香港 搜尋

  1. 大約 43,200,000 個搜尋結果
  1. 蔡子強(英語: Ivan Choy Chi-keung,1965年 - ),香港 時事評論員,現任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Senior Lecturer) [1],前任香港城市大學社會科學學部講師。 他專門研究香港選舉制度、政黨及議會發展,並有於香港各大報章發表文章,蔡子強及馬嶽於2021年12月16日公開指出隨着舊選舉 ...

  2. 31/1/2021 · 蔡子強(英語:Choy Chi-keung Ivan),香港著名時事評論員,現任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前任香港城市大學社會科學學部講師。他專門研究香港的選舉、政黨及議會發展,並有於香港各大報章定期發表文章。擁有眾多著述。

  3. 16/1/2022 · 蔡子強近20年來,可說撐起香港政治評論半邊天,代表一種相對本地的社會科學觀點。被問到會否擔心隱退後有「青黃不接」現象,蔡子強指這是無可奈何的現實:「未來的香港處處紅線,年輕的學者在評論時政時一定會更加擔心。

  4. www.gpa.cuhk.edu.hk › zh-tw › people蔡子強 - CUHK

    蔡子強 Senior Lecturer BBA (CUHK); MPhil (CUHK). Ivan Choy received his BBA degree and MPhil degree in Politics at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e is a prominent public intellectual in Hong Kong. He has won “Best Column of the Year” in China awarded by ...

    • 背景:民主派2010政改一役後「裂變」
    • 反思民主發展的「關鍵兩年」:良性溝通為何沒有後續?
    • 為老泛民平反:30年民主運動贏了很多
    • 民主運動離不開談判 實力有限就不應動輒「曬冷」
    • 曾被學生反問「為何要認識中國」

    要準確解讀民主運動的演變,須先了解一些基本背景:香港民主派政治光譜的「裂變」,始於2010年五區總辭及政改爭議。當時民主黨不參與「變相公投」、破天荒進入中聯辦談判並支持政改,被視為踏出與中央良性互動的重要一步,但同時受到以黃毓民為首的激進派狙擊。隨後2012反國教事件、2014年雨傘運動及後續的「退聯」和旺角騷亂等事件,激進力量全面抬頭。 至2019年修例風波,激進力量已全面主導整個民主陣營,民主派政黨在群情洶湧下,在議會內外都與政府全面對抗,並與激進派出現一定程度的「合流」現象。 自中央直接出手訂立《國安法》及修改香港選舉制度,伴隨一系列的執法行動,香港自八、九十年代以來一直由民主派主導的公民社會、社會輿論環境全面瓦解:民陣、支聯會、教協、職工盟相繼走入歷史,數個具代表性的民主派媒體亦悉數...

    蔡子強並未正面回應以上背景,但認為民主運動走向激進化,是眾多不幸交集而成,不能全怪泛民「被騎劫」,也不能全怪年輕人,其中一點北京亦需要反思。他憶述,2010年政改方案通過後,民主派和北京的良性互動沒有後續,當時他曾向中央派來徵詢意見的人反映,需要有一些恆常的民主改革溝通管道,包括成立一個包括民主派的政制發展討論平台、設立民間多方政制溝通平台,結果兩件事都沒有做。 正因為政改一役後,特區和中央政府好像「拎到票通過就完」,沒有後續,結果民主黨於2011年區議會選舉、2012年立法會選舉失利。時值兩地矛盾升溫,由民生層面擴及到政治意識形態,進一步激化民主運動。隨後再發生一系列事件,包括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北京於2014年發表首份一國兩制白皮書,首次表示對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同年人大常委會頒下...

    蔡子強亦提出一個重要看法:一些年輕人以往動輒指控老一輩民主派「30年民主運動一事無成」,這觀點絕對是錯誤的,必須平反。 他指,年輕人應該撫心自問,眼見香港過去一年多失去的事物,有沒有感到唏噓。如果答案是「是」的話,還憑什麼去批評老一輩民主派「一事無成」:「公民社會、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有限度的民主選舉,這些你以往take for granted(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我們年輕時代是沒有的,30年民主運動其實贏得了很多東西。但短短一年多,我們就輸盡了這30年所得到的東西,而這些事物相當珍貴。」 蔡子強指,基於對過往民主運動成果的錯誤認識,導致一些人「太過心雄」,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不懂得知所進退、因時制宜,將運動推向極端,覆水難收。

    其中,蔡子強提到部分年輕人極度抗拒任何形式的談判妥協,要求「一種完全無妥協的角力」、「贏就要贏晒」,事事要和對方「攤牌」、「曬冷」,但現實政治根本不是如此運作,「正如我當日(2010政改爭議)認同泛民和北京溝通,結果都是被人罵。」 同樣的例子見於前年8月,當時民主派由於立法會延任,內部深陷「總辭」爭論。當時蔡子強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明反對總辭。當時是《國安法》實施初期、民主派初選過後不久,仍然是「抗爭派」氣勢最盛的時期,蔡子強的評論在政界引起大迴響,尤其受到激進派口誅筆伐。 蔡子強坦言,雖然明知提出這些意見一定被激進派批評,但仍然認為有需要表達,「當你實力有限時,就不要動輒向對方『曬冷』,應該逐點逐點、長期地爭取,哪怕每次爭取到的東西很微小。當然,當時說出來是沒有人會聽的。凡事都想一次定...

    蔡子強續指:「這是一個全球範圍都適用的反省,一場『無大台』的抗爭運動,最後就會演變成『後衞政治』,一有危機時就集結起來一湧而上反對,像踢球『大腳解圍』,但下一步呢?沒了。沒有人集結這些力量,去換取實質成果。但你要推進實際改革,談判怎可能是『罪大惡極』的事?什麼都要贏盡所有,要對方『一敗塗地』,這樣子對方沒有下台階的,要麼就全勝,要麼就全敗,結果大家都看到了。」 對於以上種種,蔡子強會歸結年輕激進派三個不足:經驗不足、急於求成、對中國政治和歷史欠缺認識,尤其第三點。他憶述,數年前在政政系課堂上教授關於中國政治的內容,反過來被學生質疑為何要認識中國,一直覺得這個邏輯很奇怪:「明明你自己說,民主運動是在和中國交手,那怎麼可能不需要認識中國?香港所有問題都牽涉內地,竟然對內地沒有認識,真的有點天方夜...

  5. 21/1/2022 · 時人物語|蔡子強樂做閒人. 2022-01-21 09:26. 1/1 蔡子強將逐步放下工作,過半歸隱生活。. 資料圖片. 美國最近掀起「大辭職」熱潮,打工仔劈炮人數創二十年新高,有學者解釋,疫情下不少人長期在家辦公,多了時間反思工作的意義,最後毅然「唔撈」,追求自己 ...

  6. 19/7/2021 · 潮談——清零非根本之計. 周末出現新的天水圍家庭母女確診個案,經過四十二天後,本地不明源頭新冠病例零確診,又告斷纜,且那是新的變種 ...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