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 訴求內容 [編輯] 現時民間主要流傳的五大訴求 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已成功) 撤回「暴動」定性(包含612) 撤銷所有反送中示威者控罪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立即實行「真雙普選」 其他被提出的訴求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辭職下
      zh.wikipedia.org/zh-hk/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1.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訴求內容 [編輯] 現時民間主要流傳的五大訴求 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已成功 [9] )。 撤回「暴動」定性(包含612) 撤銷所有反送中示威者控罪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立即實行「真雙普選」 其他被提出的訴求 行政長官 林鄭月娥 ...

  2. 何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 《國際》

    international-online.org › 2019/08/19 › 5demands

    19/8/2019 · 更進一步的說,在一個法律常識更為普及的社會,根本就不會有人提出「五大訴求」的部分內容,甚至以「缺一不可」的方式將它們綑綁在一起。. 1)撤回法案:任何一個政府都不能承諾永遠不提出某個法案,而且即使作出了這種承諾,這都是沒有法律效力的 ...

  3.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 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zh-yue.wikipedia.org › wiki ›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粵拼 英文: Five demands, not one less. ),係2019年香港 反修例運動入面其中一句常用抗議口號,講出咗呢場抗爭運動嘅主要目標,就係要求香港政府妥善回應「五大訴求」。

    • 「 真普選 」與 「一國兩制」矛盾嗎?
    • 行政長官對北京負責 港人堅持「雙普選」訴求
    • 北京與香港之間的鴻溝
    • 命運多舛的「雙普選」
    • 「兩個主人」的香港

    香港政府多次表示,「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與立法會全部議員是《基本法》確立的最終目標。但其中有諸多限定條件。 《基本法》雖然列明「雙普選」的最終目標,但沒有闡明「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的含義,給之後的一系列爭議埋下伏筆。 主權移交22年來,現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由來自不同界別的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立法會議員選舉半數席位為一般選民選舉直接選舉產生,另外一半席位稱作「功能組別」,「功能組別」的選民需為商界、金融界等各行業代表,許多組別常年被親北京的建制派控制。不論是選出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還是「功能界別」立法會議員,泛民陣營均認為,這些席位都缺乏全體香港選民的直接參與,不能廣泛代表香港的民意,因而常常招致民主派人士批評,斥之為「假普選」。 引起今夏風波的《逃犯條例》修訂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今年2月香港政府提議修訂《逃犯條例》,即便在6月9日主辦方宣佈有100萬人參與的大型示威發生後反對此舉,香港政府仍堅持推動法案的二讀。

    「現在越來越多人知道,行政長官一個比一個差,原因是行政長官都是北京選定的,他們不對香港人民負責,」美國聖母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許田波說。「香港人想要的特首是一個可以真正把香港人想法告訴北京的人,而不是一直只會把北京的意志灌輸到香港的人。」 1997年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香港的親北京與泛民主兩大陣營在普選問題上一直爭執不休,近年來隔閡越來越大。今年7月1日,當黑衣示威者敲碎立法會的玻璃牆,在平時70名議員開會的會議廳內宣讀「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時,香港的民主力量認為這表達出了他們的心聲,但北京沒有傳遞出任何讓步的信息。 「反對派和一些激進分子提出了五項訴求,他們的終極訴求是實行『雙普選』,」示威進行三個月後,中央政府負責香港事務的最高行政機構港澳辦發言人楊光9月3日在記者會上表示。「無論將來什麼時候啟動政改,香港的普選制度都必須符合《基本法》,符合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 面對立場強硬的北京,示威者也沒有顯示出妥協的姿態。「只有從政治作出改革,才能保障近月由政治衍生出來的種種社會危機不會重蹈覆徹,」9月4日,示威者發言人在香港立法會門前舉行的一場「民間記者會」上如是說道。 「現在『雙普選』背後的民意更強烈了,」許田波向BBC中文表示。「因為他們看到香港所有的混亂都是因為行政長官不對香港人民負責,立法會議員的選出違背香港自治,政府有足夠多的選票推動任何他們想要推動的法案通過。」

    這背後是各方對普選認識的鴻溝。北京政府與香港泛民主派均認為,自己掌握著詮釋「雙普選」的話語權。 楊光在9月3日的記者會上提到,「香港的普選制度必須始終堅持一個基本的原則,那就是它必須符合香港的政治地位」。他隨後對這個政治地位作出闡釋,即香港是中國領土、香港特別行政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直轄於北京中央政府。 「他們(反對派)想要的普選制度,就是要超出《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能夠選出一個可以代表他們立場、可以不對中央政府負責的行政長官,從而為他們奪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權鋪平道路,」他還這樣表示。「有這種想法的人,是打錯了算盤。」 香港特區政府前政務司司長、前立法會議員陳方安生一直是泛民「真普選」的堅定推動者,主權移交前開始便與北京政府打交道的她認為,北京一向清楚《基本法》中對香港人的普選承諾意味著什麼。 「就是真正的一人一票,」她告訴BBC中文。「而不是北京先提前篩選,再由他們告訴香港人,你們可以根據過濾後的名單投票。」 但並非所有香港人都對「一人一票」有共識。建制派政黨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曾兩度參選特首,她表示自己心目中的「雙普選」需要「根據憲法來談」。 「哪怕是在民主國家,一人一票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嗎?不要做夢了,」她說。 在一些關注中港關係的人士眼中,北京與香港民主派在「雙普選」問題上的意見差異來自雙方對「一國兩制」的不同理解。「中央及建制派對泛民缺乏信任,擔心特區政權落在他們手上「一國兩制」會走樣,香港變成顛覆基地,」中國全國政協香港區委員、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說。 而民主派對這個問題有不一樣的理解。「香港現在只有很少人要求獨立,之前更是沒有,」香港民主黨創黨成員、前立法會泛民議員李柱銘告訴BBC中文。「如果中央政府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辦事,給我們普選權,同時中央政府不干預香港內政,我相信現在的香港會是另外一個世界,所有人都會支持中央政府,」他說。

    普選可能出現的最早時間點為2007年,因為於1997年7月1日生效的《基本法》中指出,2007年後特首的產生方法如需修改,需要立法會3分之2通過、特首同意,以及人大常委會批准,而立法會產生方法的修改則簡單一些,立法會3分之2通過、特首同意後,報人大常委會備案。 「如需修改」這四個字給了很多人想像的空間。香港時事評論員梁啟智撰文表示,根據這一規定,特區成立之初香港普遍認為,200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與2008年的立法會選舉是「香港最早可以實現『雙普選』的時機」。 但2004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將特首與立法會產生方法的修改程序增加到五步,需先由特首提出報告,經人大常委會確定後,再由特區政府提出相應修改提案。中國人大還稱,2007年特首選舉與2008年立法會選舉不實行普選。 梁啟智認為,這一安排給了中國政府「限制香港民主化時程與空間」的主動權,香港政治改革機制已經與很多人原來的設想相距甚遠。 「07、08」雙普選「期望落空後,建制派政黨民建聯於2005年又提出2012年雙普選計劃,但這一時間表也被北京拒絶。這次北京給出了一個新的時間表: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實行普選,之後的立法會選舉也實行普選。 而在時間表確定之後的2014年8月31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北京舉行會議,審議香港政改報告,公布簡稱「831決定」的決議。其中對負責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提名委員會的組成、限定特首候選人人數等列出明確規定,讓不少香港人認為真正普選已成泡影,觸發了香港更大的政治危機。 「831決定」成為當年9月香港「佔領行動」(也稱「雨傘運動」)的導火線。2015年,在超過1/3立法會議員反對的情況下,「831」決定沒有在香港立法會得到通過。 「『831』決定被我們的立法會議員否決的事實說明,這種提前篩選候選人的行為對香港人來說是不可接受的。」陳方安生稱,「雙普選」的不斷拖延反而激發了香港人對政治的關注與投入。 「過去幾年香港自由不斷被侵犯的事例已經讓香港人意識到,如果沒有政治參與,香港人不可能保衛自己的自由。」 在2015年「831決定」的表決投票中, 葉劉淑儀缺席投票 。她認為,放棄香港「雙普選」機會的恰恰是泛民。「我們把特區政府的這個議案(「831決定」)拿到立法會表決,是泛民的議員不願意支持,所以是他們放棄了雙普選的機會,」她對BBC中文表示。

    根據《路透》披露的一段據稱為林鄭閉門會議的錄音,林鄭月娥在8月底對一些商界人士表示,現在香港問題已經上升成為國家主權與安全問題,而她作為一個必須服務「中央人民政府與香港人民這兩個主人」的特首,政治操作空間極其有限。 林鄭月娥對私人聚會錄音被公開表示失望,香港政府則否認林鄭月娥及政府在此次錄音外洩事件中「發揮過任何作用」。 中國政府港澳辦發言人近期就「雙普選」的講話可以看出,3個月的示威浪潮之後,北京對香港政治改革的空間沒有絲毫讓步,最近習近平在講話中把香港問題列為共產黨「鬥爭」的工作之一,再次彰顯中央政府對香港問題的強硬立場。 「這次政治風波後中央震驚於不少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對中央的深深的敵意,因此更不放心開放政治制度,」劉兆佳說。 上世紀80年代,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曾指出,香港回歸後中國處理香港事物時應遵循「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他還說過,「香港人是能治理好香港的,要有這個自信心。」 這種承諾曾經給民主派帶來希望。「1997年我在海外頻繁推廣《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時候,我當時真心相信,北京會遵守對香港人作出的承諾,」陳方安生說。 許多政治觀察人士同樣對未來香港的民主前景不樂觀。 「此次政治風波令中央對反對勢力不再有幻想,並視之為敵對勢力。在不少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敵視新中國和中共,甚至提出各種分離主義主張時,中央對開放政制的態度會更趨保守,」劉兆佳書面回應BBC中文問題時表示,預計未來北京與泛民及其支持者之間難以相互信任。 許田波稱,同時中央政府近年在民主與人權事務的紀錄,也讓人對香港的未來感到擔憂。 「從胡錦濤與溫家寶時期到習近平上台前,北京方面的鎮壓已經越來越嚴重,習近平上台後北京對整個中國社會的控制更是加緊。」 「這不僅僅是對香港,你可以看看中國大陸的維權律師,拆除西藏寺廟,還有新疆再教育營,這是習近平領導下中共傾盡全力統治社會,香港只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理想的其中一角,」陳方安生說。 但她依然對「雙普選」抱有信心。 「目前為止北京指定了4名行政長官,每一個人都名聲掃地」,她指出。「那為什麼不試著相信香港人一次呢?」 「北京首先要做的,就是了解香港人的情緒,」她說。「最好的方法就是與可以告訴你真相的人交流,而不是去找只會說你想聽的話的人。」

  4. 19/6/2020 · 然而當提到「五大訴求內容時,他們卻變得腦閉塞,有人即場無語或直言唔記得,有人幾經思索,終於講出「撤回《逃犯條例》」、「林鄭下台 ...

  5. 22/8/2019 ·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所體現的,就是拒絕小修小補,堅持重新改造。我們一起來想像一下,任一訴求不能落實的後果。 標籤: 反送中, 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 抗爭, 撤銷檢控, 暴動定性, 獨立調查委員會, 警察, 警暴, 雙真普選, 香港政府, 檢控, 暴動罪

  6. 23/8/2019 · 從《逃犯條例》到五大訴求:香港示威最新全景圖. 2019年8月23日.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遊行從3月開始,逐漸演變成針對香港政治制度和警察 ...

  7. 認清民陣「五大訴求」的無理無恥和違法本質 - 香港文匯報

    paper.wenweipo.com › 2019/06/25 › WW1906250001

    25/6/2019 · 認清民陣「五大訴求」的無理無恥和違法本質. 在修例風波中,策動了幾次以「和平示威」包裝的暴力行動之後,民陣仍不收手,昨日繼續宣揚 ...

  8. 3/9/2019 · 在長約八分鐘的電視講話中,她在前半段對香港民眾的「五大訴求」進行了逐條回應。關於《逃犯條例》修訂:她說,《逃犯條例》的修訂在6月時 ...

  9. 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 - 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zh-yue.wikipedia.org › wiki › 五大訴求
    • 歷史
    • 五大訴求
    • 抗爭特色
    • 抗議活動
    • 國際反應
    • 相關創作
    • 睇埋

    呢場運動源自2018年香港女子臺灣遇害案嘅疑兇陳同佳喺現有制度下唔可以引渡返臺灣受審,香港政府就喺2019年2月提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畀香港將疑犯引渡到任何未同香港有引渡協議嘅地方,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台灣等地。不過呢個修訂令香港政府可以將種種「逃犯」運去中華人民共和國度,而好多人都對渠套司法制度冇信心,又擔心呢個安排會侵蝕香港「一國兩制」嘅根基,所以強烈反對修例;抗議者並唔係反對將疑犯引渡去陳同佳殺潘曉穎案嘅事發地,台灣去審訊。反對者又將「被引渡返中國受審」嘅憂慮叫做「送中」,同「送終」諧音。 香港眾志喺3月15號搞嘅靜坐,係頭一個反修例嘅示威活動,之後社會各界亦以唔同方式表達反修例嘅訴求,但政府一路都企硬,聲稱修例係要「填補法律缺陷」,堅持安排喺立法會夏季休會前完成審議,結果引起更大規模嘅示威活動,6月9號民陣搞嘅反送中大遊行號稱有過百萬人參加,當局依然無動於衷,結果6月12號嘅示威演化成警民衝突,防暴警察被指使用過量武力,而政府曾一度話呢次衝突係「暴動」,引發更多民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喺6月15號宣佈暫緩修訂草案,意圖令局勢降溫,但佢一路拒絕用「撤回」嘅字眼,大多數示威者都唔收貨,令運動規模逐漸擴大,「遍地開花」到香港各區,每個禮拜都有唔同區份搞示威活動,多數都出現激進示威者同警方對峙同嘅衝突情況。當局去到9月4號先至宣佈正式撤回修例,但仍然無回應其餘訴求,所以仍然未平息到民怨。到10月頭,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去訂立《禁止蒙面規例》,希望可以減少激進示威行為,但見唔到成效。 2020年初,由於武漢肺炎香港疫情嘅關係,反修例運動嘅氣氛曾經緩和咗一段時間,取而代之嘅就係一連串反肺炎診所遊行同零星嘅聚集活動,但係示威者並冇放棄初衷,持續抗爭。同年5月開始,隨住疫情穩定,加埋港府推動《國歌法》本地立法同埋中央人民政府對香港頒布「香港國家安全法」,反修例運動嘅氣氛一度加強返。到同年8月8號,香港政府回應美國政府推行《香港自治法案》作出對香港嘅制裁嗰陣,首度將反修例運動定性做「反政府動亂」。

    呢場運動當初爭取嘅係要求當局撤回《逃犯條例》修訂,隨住時局發展,支持者加入更多訴求,逐漸發展出獲運動參與者廣泛認可嘅「五大訴求」: 另外,10月頭有啲示威者分別想將「解散警隊」同「停止引用緊急法同撤回禁蒙面法」加入做第六個訴求,夾埋叫「六大訴求」,不過多數示威者認為應該要專注返原先嘅「五大訴求」,所以「六大訴求」嘅叫法唔成氣候。

    呢場運動由民間自發,無大台指揮,參與者主要都係透過LIHKG(連登)討論區同通訊軟件Telegram交流。參與者通常可以分做兩類:多數都係參與和平合法示威活動嘅「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亦有啲人係參與前線激進抗爭嘅「勇武派」,雙方一般都同意下面嘅原則: 1. 「唔流血,唔受傷,唔被捕」:告誡「勇武」要避免流血衝突,唔好受傷同唔好畀差人拉。 2. 「唔分化,唔篤灰,唔割蓆」:告誡「和理非」就算唔認同「勇武」嘅激進手段,都要包容佢哋嘅行為,唔好內鬨。 3.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和理非」同「勇武」可以用返各自嘅手段,去達致同一個目標。 4. 「Be Water」:出自武打巨星李小龍嘅名言,告誡抗爭嗰陣要好似水噉樣識得靈活走位,唔好死守同一笪地方。

    主要遊行

    註:# 活動被警方發「反對通知書」;* 活動無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民間人權陣線主辦 1. 反對修訂引渡條例遊行(2019年3月31號) 2. 撤回修訂引渡條例遊行(2019年4月28號) 3. 反送中大遊行(2019年6月9號) 4. 譴責鎮壓撤回惡法大遊行(2019年6月16號) 5. 2019年七一遊行(2019年7月1號) 6. 七二一遊行(2019年7月21號) 7. 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集會(原「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遊行」)(2019年8月18號)# 8. 國際人權日遊行(2019年12月8號) 9. 2020年元旦大遊行(2020年1月1號) 其他遊行(包括被警方發「反對通知書」嘅自發遊行) 1. 七七九龍區大遊行(2019年7月7號) 2. 七一四沙田區大遊行(2019年7月14號) 3. 光復元朗反對黑勢力示威(原「光復元朗反對黑勢力遊行」)(2019年7月27號)# 4. 上環追究開槍集會(原「上環追究開槍遊行」)(2019年7月28號)# 5. 旺角再遊行(2019年8月3號) 6. 八四將軍澳大遊行(2019年8月4號) 7. 八四港島西集會...

    主要集會同和平活動

    註:# 活動被警方發「反對通知書」;* 活動無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1. G20 Free Hong Kong集會(2019年6月26號) 2. 和你飛集會(2019年7月26號) 3. 公僕仝人與民同行集會(2019年8月2號) 4. 萬人接機行動(2019年8月9-11號)* 5. 百萬人塞爆機場行動(2019年8月12號)* 6. 英美港盟主權在民集會(2019年8月16號) 7. 香港之路(2019年8月23號)* 8. 反送中#MeToo集會(2019年8月28號) 9. 反濫捕抗威權集會(2019年9月6號) 10. 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2019年9月8號) 11. 反抗威權迎接黎明集會(2019年9月28號) 12. 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集氣大會(2019年10月14號) 13. 香港加泰人權自由集會(2019年10月24號) 14. 醫護抗暴集會(2019年10月26號) 15. 追究警暴集會(2019年10月27號)* 16. 求援國際堅守自治集會(2019年11月2號)# 17. 主佑義士全港祈禱及集氣大會(2019年11月9號) 18. 願祢榮光歸香港集...

    主要包圍同衝擊行動

    1. 反送中包圍立法會(2019年6月12號) 2. 大專學界反送中升級行動(2019年6月21號) 3. 佔領立法會(2019年7月1號) 4. 九一機場和你塞行動(2019年9月1號) 5. 九七機場和你塞行動(2019年9月7號) 6. 九二二機場和你塞行動(2019年9月22號) 7. 香港中文大學衝突(2019年11月11號—15號) 8. 香港理工大學衝突(2019年11月11號—29號)

    8月底,第45屆七大工業國組織會議喺法國舉行。峰會發表聯合聲明,強調G7再次肯定給予香港一國兩制下自治嘅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嘅存在同重要性,敦促中國信守承諾維持香港自治。G7份聯合聲明重呼籲避免暴力。 英國首相約翰遜表示,七國集團首腦對香港局勢深表關注,都支持一個穩定而繁榮嘅香港,並繼續致力於一國兩制框架。 8月27號,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喺例行記者會話,《中英聯合聲明》終極目的係確定中國收回香港,任何國家組織無權假借《中英聯合聲明》干涉香港事務,七國集團首腦會議領導人發表聲明,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指手畫腳」,中方表示強烈不滿、堅決反對。 9月25號,美國參眾兩院嘅外交委員會分別通過咗《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經過參眾兩院審議同表決,總統當勞侵喺11月27號簽署法案,正式生效。

    • 成場運動:, 2019年3月15號— 而家(887日), 大規模爆發:, 2019年6月9號— 2020年1月19號(225日)
    • 令香港政府接納以「徹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為首嘅「五大訴求
  10.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