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Apr 15 Thu 2021 18:00 《驪歌行》分集劇情+心得分享(第1-55集大結局劇情)李一桐、許凱、吳佳怡、檀健次、洪堯、苗圃、馬躍主演,劇情角色演員介紹,原名《大唐女兒》,于正擔任製片人,製作班底幾乎和《延禧攻略》一致,紈絝少年將軍爆笑追妻正直商戶千金,預告 ...

  2. 驪歌行(1-55集)劇情介紹_電視劇_劇多

    kan.juduo.cc/zh_tw/tv/254298.html

    驪歌行 (電視劇) 主演: 李一桐 許凱 馬躍 苗圃 集數: 55 年份 : 2021 型別: 愛情 古裝 言情 宮廷 導演: 王曉明,白雲默 編劇: 風弄 第1頁 驪歌行劇情介紹 (又名:馴夫記,盛唐攻略,大唐女兒行,馴夫記之大唐女兒 ...

    • 驪歌行 :第3集 此生不再相見
      tw.iqiyi.com
    • 驪歌行 :第4集 抑制不住的思念
      tw.iqiyi.com
    • 驪歌行 :第12集 一箭擊中掉下懸崖
      tw.iqiyi.com
    • 驪歌行 :第10集 已有心上人
      tw.iqiyi.com
    • 第26集-盛楚慕收買蘇天師
    • 第27集-傅柔等人回城遇刺
    • 第28集-傅柔盛楚慕林中相聚
    • 第29集-傅柔勸盛楚慕回家
    • 第30集-傅柔盛楚慕結為夫妻
    • 第31集-盛楚令詢問盛楚慕下落
    • 第32集-盛楚慕請纓要為國守邊
    • 第33集-傅柔獻計護太子
    • 第34集-盛楚慕連打勝仗獲賞識
    • 第35集-周王舉薦楚慕討伐趙王

    陸琪受命負責此次皇后的出行,在陸琪看來這是一個出頭的好機會,陸漢星偷偷進了陸琪書房得知陸琪護送皇后出行,便找到機會打聽了消息,便把時間路線和護衛安排都透露給了洪義德,洪義德知道這時一個大好機會,他的親人都被皇帝所殺,這次他也要殺了皇帝的妻子,讓皇帝嘗嘗喪妻之痛,而陸雲戟拿走他所有的家產,自然也是他的仇人,他便決定到時候幫陸漢星殺了陸琪。 太上皇得知皇后要去找蘇天師,便以為皇后不把自己放在眼裡,要找借口回絕梁王的請求,皇后趕緊解釋,自己是為了太上皇早逝的第五子世君向蘇天師求一場法事,太上皇這才消了氣,連誇皇后想得周到,還決定和皇后一起去奉天觀見蘇天師,梁王得知皇后是想讓蘇天師給傅柔看相後,便向太上皇告狀,但太上皇正懷念世君,對梁王只想著女人十分不滿,說如果蘇天師說傅柔與梁王無緣,那就不要強求了。皇帝突然賞了周王不少好東西,周王有些不明所以,只顧著自己高興,可等他知道傅柔要和皇后一起去奉天觀後,便知道自己和傅柔的婚事無望了。 盛楚慕在知道皇后要去奉天觀後,便早一步去了奉天觀找癡迷棋道的蘇天師下棋,結果連輸一百零七盤,但蘇天師見盛楚慕棋路新穎,便一直纏著盛楚慕要他和自己再下一盤,盛楚慕輸得有些崩潰,在午飯時喝了不少酒,吃完飯後就裝醉說出了自己手裡有玲瓏棋譜的事情,蘇天師對棋道十分癡迷,盛楚慕趁機提出和蘇天師打賭,如果自己贏了,蘇天師就答應他一件事情,如果自己輸了,自己就把玲瓏棋譜給蘇天師,蘇天師一口答應。盛楚慕本以為自己能贏蘇天師,沒想到他急於求勝,還是輸給了蘇天師,願賭服輸,盛楚慕只能將玲瓏棋譜給了蘇天師。 蘇天師下完棋就去接待了皇后和太上皇,道觀裡的袁師叔正在煉丹,為了確保成功,他讓人去拿自己師傅留給自己的道袍,結果道袍由藍便紅,袁師叔覺得這是不祥之兆,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時,傅柔路過聽到了袁師叔正在為道袍的顏色頭疼,便主動上前詢問,簡單問了兩句就得知了道袍是如何變色的,還說自己有辦法讓道袍變回藍色,傅柔幫袁師叔把道袍染回了藍色,袁師叔正高興時,傅柔已經離開了。為了表示感謝,袁師叔把自己煉的十顆丹藥送了兩顆給傅柔,這丹藥可以解百毒,活人命。 太上皇和皇后都差人去讓蘇天師幫自己說話,蘇天師卻說自己看相從來都是實話實說,不會屈服權貴,雙方只好讓蘇天師為傅柔看相,蘇天師看了看傅柔的相,說傅柔的面相極佳,是有福運的人,蘇天師的話只說了一半,梁王就忍不住開口要傅柔,傅柔大驚失...

    和陸琪一起負責皇后等人出行的曹將軍因受了陸琪的氣,便悶悶不樂地喝著酒,結果不慎從山坡上滑落摔傷了腿,曹將軍無法跟隨大部隊,陸琪也沒有多想,便先行護送皇后等人離開。皇后叫了傅柔同乘,問她有何感想,傅柔也不隱瞞,說自己的命運要由別人決定,這滋味著實不好受,皇后知道傅柔想要出宮的心願,但她問傅柔知不知道自己的心願,皇后希望幫皇帝管理好後宮,但她的身體卻不好,希望傅柔能在宮裡多幫幫自己,宮裡局勢混亂,她必須左右安撫,這次梁王的事情讓傅柔受了委屈,作為補償,皇后賞了她一個赦字,憑此赦字,可以赦免一個人一次小罪過,宮中得此赦者,只有傅柔一人,傅柔趕緊謝恩。 走到半路,洪義德帶著手下衝向了皇帝的車架,陸琪趕緊帶兵迎敵,眾人的馬車中了火箭燃燒起來,幾人趕緊下車,一時濃煙滾滾,剛離開道觀的盛楚慕看到情況,趕緊縱馬前去支援,傅柔和皇后找到一輛馬車,但梁王讓太上皇上車後就不肯讓皇后和傅柔上車,好在太上皇讓皇后上了車,眾人上了車,梁王駕著馬車逃跑,洪義德的手下緊追不捨,傅柔拚死保護皇后,好不容易甩開一部分追兵,馬車卻散架了,好在傅柔發現了一個山洞,趕緊帶著眾人躲進山洞。 盛楚慕和陸琪一起抵抗敵軍,不一會支援趕到,洪義德趕緊逃跑,陸琪本想感謝盛楚慕的幫忙,盛楚慕卻一拳打向陸琪,要算陸琪教唆梁王招惹傅柔的賬,援軍趕到將兩人拉開,盛楚慕去追尋傅柔的下落,陸琪則抓了叛軍審問,叛軍卻說陸家和他們是同黨,說出了陸漢星串通洪義德的事情。陸漢星殺了這個叛軍滅口,又縱馬去追洪義德,沒想到洪義德竟還有支援,洪義德的同黨名叫覆水,長得和陳吉一模一樣,他讓洪義德先走,自己一箭射中了陸琪的胸口。 傅柔他們雖然躲過了追兵,但他們進的山洞卻是絕地迷道,山洞裡地形複雜,眾人想回頭出去卻發現已經迷了路,眾人走了許久,找了個地方歇腳,剛坐下不久,梁王突然倒在了地上,皇后查看後發現梁王的傷口發黑,看來是洪義德他們的兵器上塗了毒,太上皇一時悲憤交加,想起自己其他孩子的死,將氣撒在了皇后身上,竟用手掐住了皇后的脖子,眼看皇后要被掐死了,傅柔也顧不上太上皇的身份,撿起一個瓦罐砸暈了太上皇,雖然梁王要害自己,但傅柔還是做不到見死不救,她拿出袁道長給的解毒丹藥,給梁王餵了下去。 太上皇醒來後對皇后一臉地不待見,傅柔故意告訴太上皇,是皇后提醒自己有袁道長的丹藥,給梁王餵了丹藥後,梁王已經有所好轉,太上皇也才恢復理智,皇后也給了太上皇...

    陸漢星見陸琪昏迷不醒,便打算殺了他,好在傅音帶著茉莉回來,陸漢星趕緊鬆手,傅音對陸漢星十分防備,將他攆走後又叮囑茉莉,以後自己不在的時候一定要守在陸琪身邊。陸雲戟見陸琪傷重,便打算讓陸漢星和趙家娘子成親給陸琪沖沖喜。 嚴子方將傅柔軟禁了起來,傅柔念著自己和嚴子方曾經的情誼,忍住沒有對嚴子方惡語相加,說自己對嚴子方只有兄妹之情,嚴子方激動起來,說自己這些年都是在各種危險中度過,支撐他活下來的精神支柱,就是傅柔這個未過門的妻子,傅柔解釋自己從未對嚴子方有過男女之情,而且嚴子方也許並不是喜歡自己,也許只是不甘心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嚴子方確實是不甘心,他拿出長命鎖,說只要這長命鎖還在,自己和傅柔的婚約就還作數,傅柔和嚴子方搶奪長命鎖時,不慎劃傷了嚴子方的臉。不管傅柔怎麼說,嚴子方都倔強地不肯放棄傅柔。嚴子方在屋外把自己喝醉了又回頭去找傅柔。 這邊盛楚慕和周王還在苦苦尋找傅柔,周王猜測傅柔已經遇害,已經萌生退意,但盛楚慕卻不肯相信傅柔遇害,還在堅持尋找傅柔。正在盛楚慕絕望時,傅柔突然出現在盛楚慕的面前,盛楚慕已經神志不清,還以為是傅柔的鬼魂出現了,傅柔抱著盛楚慕輕聲安慰著。 嚴子方以為自己和傅柔春宵一夜,早上醒來後才發現躺在自己身邊的竟然是陸盈盈,原來昨晚陸盈盈本想找嚴子方求助,便一路跟了過來,趁嚴子方在外喝酒,她便和傅柔換了衣服,讓傅柔逃走了。陸盈盈懇求嚴子方和自己做一天的夫妻,嚴子方卻拒絕了,陸盈盈雖然難過,但她已經和嚴子方有過一夜,她已經對得起自己的心意了,陸盈盈正要走時,嚴子方突然說自己手裡有能救陸琪的藥,給藥的條件是讓陸雲戟死在自己面前,陸盈盈一時無語,只能離開。嚴子方一時心軟,追上陸盈盈給了藥,說陸盈盈如果拿了藥,兩人就兩清了,雖然陸盈盈不願意,但她為了救陸琪,只能接受,她提出只要嚴子方願意,她可以不當陸雲戟之女,跟著嚴子方天涯海角,去哪裡都可以,嚴子方卻狠心離開。 第二天盛楚慕醒來後才發現自己面前的傅柔是活生生的人,他又問為什麼傅柔的女官服上有血跡,陸盈盈早就叮囑過傅柔不要將嚴子方囚禁她的事情告訴任何人,作為報答,傅柔答應了陸盈盈的條件,她只能隨口扯了一個謊言騙了盛楚慕。剛詢問完她的情況,宮裡的人也來找傅柔了,盛楚慕抱緊傅柔,讓她不要出聲,他意識到這是一個逃出皇宮的好機會,傅柔十分猶豫,她不能拋下自己的父母,盛楚慕一再相勸,傅柔卻拒絕了,盛楚慕有些傷心,傅...

    梁王將曹元曹將軍抓走後,又看上曹元的妻妾,叫手下抓了曹元的妻妾審問。很快,手下就將曹元的供詞給了周王,他承認和陸琪有過衝突,但卻抵死不認洩露路線,周王也覺得曹元沒有勾結亂黨的動機,便讓手下再仔細調查其他人的口供。顏妃到周王這裡看望他,看了曹元的供詞,又勸周王忘了傅柔,不要太傷心了。 盛楚慕在客棧裡做夥計,卻和客人起了衝突,他心高氣傲,不會點頭哈腰地伺候人,和幾個客人打了起來,傅柔提議由他來做刺繡賺錢,盛楚慕卻不願讓傅柔受委屈,為了果腹,盛楚慕便說去山上打野味吃。盛楚慕打了獵物,正把東西烤好遞給傅柔,兩人卻遇上了一對爺孫,傅柔心軟,便把獵物都給了爺孫兩人吃了,那老伯說起自己的家鄉獅子山鬧土匪,燒殺搶掠,無惡不作,雖然有官兵來剿匪,但卻沒有效果,盛楚慕有些生氣,說要是給自己一支軍隊,一定可以將土匪消滅,老伯又說起之前盛驍靖來,誇讚盛驍靖是個大英雄,盛楚慕聽著老伯的話,有些想念家人,晚上睡覺還做了噩夢,叫著盛驍靖醒了過來,傅柔見盛楚慕這樣,知道他是想家了,她提出兩人回去,但盛楚慕卻還要堅持下去。 陸琪仍在昏迷之中,傅音被茉莉撞了一下,最後一顆藥也沒了,傅音看著陸琪,雖然她一開始接近陸琪並沒有安好心,但她現在真的不希望陸琪死。傅音在陸琪身邊守了一夜,醒來發現陸琪握著自己的手,說明陸琪已經有知覺了,她趕緊讓茉莉去喊太醫,太醫來過以後告訴陸雲戟,陸琪已經挺過了這關,只要好好調養就能痊癒了,傅音剛鬆了一口氣,卻突然暈倒在地,太醫趕緊給傅音診脈,他連忙給陸雲戟報喜,說傅音有喜了。陸雲戟大喜過望,看來陸漢星這一沖喜帶來了不少喜事,便吩咐下人好好準備陸漢星和趙家娘子的婚事,不要心疼錢財。 房裡只剩下陸雲戟父子,陸琪趁此機會告訴陸雲戟,是陸漢星勾結了洪義德,洩露了皇后回程的路線,陸雲戟把陸漢星叫了過來,陸漢星見陸琪醒來有些失望,陸雲戟一巴掌將陸漢星打倒在地,一怒之下拔劍想要殺了陸漢星,陸漢星趕緊求饒,此時陸漢星的母親陸母來了陸府,陸雲戟只能讓人把陸漢星先綁好關起來。陸漢星卻找了個機會逃了出去。 盛楚慕打獵回來發現傅柔不見了,一番尋找才發現傅柔在湖裡洗澡,盛楚慕眼睛都直了,傅柔有些害羞,讓盛楚慕把自己衣服拿過來,讓他不准偷看,盛楚慕卻在傅柔的衣物中看到了嚴子方的長命鎖,這讓他有些懷疑傅柔當初是怎麼逃出大蒼山的。他沒有追問傅柔,只是說去把獵物帶去城裡賣錢,兩人卻遇上官吏徵收雜稅,為了不...

    陸漢星已經死了,陸雲戟只能編了個謊話,騙陸母陸漢星去邊城送信去了,要三四個月才能回來。陸母在陸府住了下來,她去看望陸琪的時候遇上了傅音,和傅音說了許多陸琪小時候的事情,傅音知道陸母是陸漢星的母親後有些心虛,不知情況的陸母還送了鐲子給傅音當見面禮。傅音殺了陸漢星後便一直心神不寧,陸琪安慰著傅音讓她不要多想,就算有報應也是報到他的身上。陸盈盈見傅音鬱鬱寡歡,便約她一起喝酒解悶,傅音以為陸盈盈醉了,不小心說出是自己殺了陸漢星,陸盈盈大驚失色,覺得傅音太過狠毒,便離開了酒館,傅音追了出去,卻不慎衝撞了梁王,梁王見色起意,要把傅音搶回去,陸盈盈不忍心,轉頭回去救了傅音,沒想到卻被梁王惦記上了。梁王趁和陸琪喝酒時,便說了自己看上了陸盈盈,陸琪臉色變了,他知道梁王是個什麼樣的人,怎麼會願意把陸盈盈嫁給梁王。 盛楚慕帶著傅柔去住客棧,但他們身無分文,盛楚慕便在客棧劈柴幹活賺錢,還不讓傅柔幫忙,傅柔卻偷偷向店家借了紅綢,把房間佈置了一番等著盛楚慕回來,盛楚慕看到傅柔精心佈置的洞房花燭,心裡十分高興,傅柔問盛楚慕願不願意做他的夫君,盛楚慕當然願意,兩人就此私定終身,喝了合巹酒,盛楚慕便把傅柔抱了起來。清晨,兩人正溫存時,盛楚慕說自己一定會想到一個好辦法讓他們兩人既能長相廝守又能和家人團聚,在此之前,傅柔不准再鬧著回長安。盛楚慕起床去買糕點,臨走前有些擔憂,害怕自己走後傅柔就偷偷回長安了,傅柔安慰了幾句,盛楚慕走後,傅柔下樓幫老闆縫補衣服,看到有官兵在搜捕洪義德的同夥,傅柔想起是之前盛楚慕假借洪義德同夥的名義救自己,這才引來了官兵。 盛楚慕買完點心也發現了官兵抓人,他趕回客棧想叫傅柔離開,卻發現傅柔已經不在了。傅柔出去找盛楚慕,卻發現官兵亂抓良民,還將為百姓說話的徐又同抓了起來,為了救大姐和姐夫,傅柔無奈之下只能站出來表明身份,讓人放了徐又同,但這個范離軌卻是為了給陸雲戟出氣而故意栽贓陷害徐又同,他不管不顧地要對徐又同用刑,傅柔正要拿出皇后給的赦字,周王及時趕到救下來眾人。不等徐又同道謝,周王便把傅柔拉走,周王其實早在大蒼山就看到了傅柔和盛楚慕私奔逃走,周王本想著如果傅柔從此隱姓埋名,自己就放過傅柔,但現在傅柔暴露了身份,他不會再給傅柔機會,他立刻讓人把傅柔活著的消息傳回長安,又帶著威脅強硬地帶走了傅柔,盛楚慕看到傅柔上了周王的車,一時有些絕望。 盛楚令正和歆楠公主偷偷在御花園裡私...

    陸琪聽到梁王要娶陸盈盈,便想找借口推辭,但梁王卻不依不饒,對陸琪甩了臉。陸琪回去將此事告訴了陸雲戟,陸雲戟十分為難,梁王正在協辦大蒼山的案子,這個節骨眼上如果得罪梁王,後果難料,但陸琪卻管不了那麼多,他就這麼一個妹妹,絕不能斷送了妹妹的幸福。陸盈盈本想來找陸琪說傅音的事情,卻在門口聽到了關於梁王的事情。 洪義德被覆水所救,覆水又救了洪義德唯一的孫子,洪義德對覆水感恩戴德,但覆水卻提出讓洪義德做一件事情。覆水將洪義德綁好送給了嚴子方,嚴子方喜出望外,只要將洪義德送到皇帝跟前,陸雲戟必死無疑,陸琪安插在嚴子方府裡的人聽到此事,趕緊往陸府送了一封信,要陸琪早做準備,但這封信卻被傅音看到,傅音想起陸漢星死前所說的陸琪就是放火燒傅家的主謀,便把這封信給燒了。 傅柔回宮後,皇后重重地賞了傅柔,還讓傅柔陪自己一起用午膳,傅柔撒謊說自己被老虎嚇得慌不擇路掉進了江裡,被路過的商船帶去了廣州,皇后卻沒有輕易相信,懷疑她是被盛楚慕給拐帶了,傅柔趕緊求饒,說所有罪責都由她一人承擔,和盛楚慕無關,皇后卻沒有責罰,還給了傅柔一塊出入令牌,允許她可以出入皇宮,不再受一月一日的限制,皇后雖然懷疑她和盛楚慕,但因傅柔在大蒼山救了梁王和太上皇,皇后便寬恕了她,不再追究此事。盛楚令找了個機會來找傅柔,想向傅柔打聽盛楚慕的下落,傅柔正要開口,周王突然出現阻止了傅柔,打發走了盛楚令,周王又警告傅柔不要提起她和盛楚慕的事情,否則對兩人都不好。 朝堂上,周王向皇帝匯報洪義德一案,路線的洩露還是沒能調查清楚,曹元在大刑之下承認是自己洩露了路線,但卻因受了刑,供詞存疑,皇帝便讓周王再審范章,並叮囑不能對范章用刑,周王又說起洪義德未死,這就說明陸雲戟當年剿匪並沒有真的殺死洪義德,陸雲戟狡辯說是洪義德假死,太子幫陸雲戟說話,而梁王因為陸盈盈的事情站在了陸雲戟的對立面,此時嚴子方看準時機,說自己抓住了洪義德,洪義德已經招供,說是陸雲戟收受了賄賂,私放洪義德,皇帝便讓人帶走了陸雲戟和陸琪,等候調查,太子也因替陸雲戟說話而被皇帝訓斥。 太子回去後就被詹軒智罵了一頓,太子心情本就不好,加上詹軒智的訓斥,讓他更加心煩,太子一心煩就去陳吉的墓前,卻發現孫靈淑正在陳吉墓前哭訴,孫靈淑哭著哭著突然腹痛,太子趕緊叫人傳太醫,孫靈淑難產,產婆出來問太子是保大還是保小,太子正在猶豫時,皇后來了,直截了當地說要保皇孫,傅柔於心不忍,便提...

    陸盈盈撒謊說陸琪拒絕了梁王的求婚是因為她已經有了心上人,而她的心上人就是梁王,梁王沒有輕易相信,問陸盈盈是不是想利用他救陸琪和陸雲戟,陸盈盈說二者皆有,梁王本想抬舉陸盈盈為王妃,但是現在卻只肯給她一個孺人的身份,梁王想當場帶走陸盈盈,陸盈盈卻要梁王先救陸琪和陸雲戟,梁王便答應陸盈盈,陸雲戟父子出獄之時,就是陸盈盈進梁王府之日。但梁王並不打算真的賣力,只是打算靜觀其變,因為不管陸家父子是什麼結果,他拿下陸盈盈都易如反掌。 秦王的老師告了兩個月的假,皇后擔心秦王荒廢學業,便派傅柔去給秦王溫習功課,秦王卻纏著傅柔給他講故事,傅柔便給秦王說了故事,皇帝在門外聽了傅柔所講述的故事,直呼講得好,皇帝讓傅柔以後多給秦王講一些孝子的故事,又讓秦王去看望太上皇。傅柔跟著皇帝到了甘露殿,才發現韓王帶著盛楚慕回來了,韓王向皇帝解釋,說盛楚慕身患隱疾,得知有世外高人,便去治病了。皇帝見盛楚慕回來了便要論功行賞,先賞了嚴子方抓洪義德有功,給嚴子方官升一級,負責長安西城治安,皇帝又問盛楚慕要什麼賞賜,在場的眾人都以為盛楚慕要趁此機會求娶傅柔,但盛楚慕卻提出要離開長安,為國戍邊,與從前種種一刀兩斷,到邊疆磨煉心志,傅柔在一旁聽了十分心痛,但盛楚慕卻沒有看她一眼,他還誤以為傅柔故意傷害自己,皇帝對盛楚慕刮目相看,允許了盛楚慕的要求,但傅柔卻傷心不已。論功行賞後,皇帝又將太子單獨留下。 嚴子方找到傅柔道歉,問傅柔為什麼不告發自己,傅柔說自己答應了陸盈盈要保守秘密,並要嚴子方好好珍惜陸盈盈,不要辜負愛著他的人。梁王去牢裡探望了陸雲戟父子,表明了自己的立場,陸雲戟父子有些奇怪,不明白梁王為什麼突然改變了態度,但有了梁王幫忙,他們就有走出去的希望。梁王走後不久,周王到了牢裡審問洪義德,洪義德卻說自己只向太子招供,梁王打聽到消息便將此事告訴了太子,讓太子趕緊插手此事,不要讓周王立功。梁王突然找到傅柔,從她手裡硬搶了袁道長給她的丹藥。 憐燕兒和馬海妞為了自力更生,做了一套首飾賣給了韓王妃,又讓憐燕兒給韓王妃梳妝打扮,韓王妃的裝扮引起了思玲公主的注意,韓王妃便向她推薦了馬海妞。 太子去牢裡找了洪義德,其實這一切都是覆水的安排,他以洪義德的孫子做人質,要洪義德去送死,洪義德迫於無奈只能答應,洪義德見到太子後就自盡了,覆水的目的就是要嫁禍太子殺了洪義德,牢裡只有洪義德和太子,洪義德死了,嫌疑最大的就是太子,皇...

    皇帝表示自己信任周王,但周王卻說自己經驗不足,此案錯綜複雜,方相經驗豐富,更適合辦理此案,皇帝聽罷,便讓方相接手大蒼山一案。下朝後,皇帝卻發現孫靈淑抱著兒子在殿前跪著為太子求情,皇帝十分不滿,讓人把孫靈淑母子帶回去。皇后也來找皇帝求情,皇帝越發生氣,他把太子關起來,就是為了要人查清真相,還太子一個清白,可從詹軒智到皇后,一個個地都找他求情,皇帝說如果太子真與洪義德的死有關,一定會對他嚴懲不貸,皇后又問如果此案一直查不清楚又該如何,皇帝答不上來,只說太子一次次地讓自己失望,說罷便離開了,皇后十分寒心,一時激動暈了過去。皇后憂心太子,徹夜難眠,傅柔見皇后憂心忡忡,也十分憂心,她突然想到一個人可以勸說皇帝。 皇帝親自審問太子,詢問他是否知道洪義德是怎麼中毒的,太子說自己百口莫辯,當時自己身邊無人,自己清白與否全看皇帝的心意,皇帝又叫來嚴子方,嚴子方說出洪義德被抓後曾招供了賄賂陸雲戟一事,太子卻還在為陸雲戟說話,這讓皇帝十分憤怒,嚴子方又說陸雲戟曾經將贓物中的一塊戰國龍形玉珮贈與太子,皇帝立刻讓人去搜查太子書房,還真讓人搜出了玉珮,皇帝正要開口處置太子,傅柔突然闖進殿內稟報說太上皇病危,急召皇帝過去。太上皇屏退眾人,留下皇帝皇后訓斥,太上皇叮囑皇帝保住太子,信任太子,皇帝礙於孝道只能答應太上皇的要求,梁王得到消息也趕來,他搶了傅柔的丹藥,就是要為了給太上皇續命,但太上皇知道自己已經油盡燈枯,再好的丹藥也沒用了,太上皇又叮囑皇后多多照看梁王,說罷便撒手而去。 因為有太上皇的臨終叮囑,大蒼山一案就此封存,皇帝命人不准再提此事,讓人放了陸雲戟父子,又罰了嚴子方半年俸祿。陸雲戟父子回府後還沒高興多久,就得知陸盈盈為了他們去找了梁王,陸雲戟為了悔婚去找皇帝說情,但皇帝卻不肯鬆口,陸琪為了陸盈盈頂撞皇帝,皇帝大怒,命人杖責陸琪,皇帝給了陸雲戟兩條路,要麼把陸盈盈嫁給梁王,要麼就將蔡國公府抄家。皇帝念在陸雲戟是老臣,讓皇后出面,做主將陸盈盈抬為王妃,梁王也答應了。 盛楚令自請去做戍邊守將,戍邊的谷將軍看了盛楚慕的調令,還以為他又是一個來渾水摸魚的世家子弟,但盛楚慕卻提出兩個要求,說自己不是來享福的,要求要夠苦夠寒,而且必須要有仗打。 太子出了事,孫靈淑為其擔心,孫靈薇也十分擔心,找到盛楚俊求他再給自己一個盛氏平安結,盛楚俊裝作為難的樣子,但見孫靈薇懇求,他還是答應再給孫靈薇弄一個平...

    思玲公主對燕回樓十分唾棄,憐燕兒說了許多駙馬曾經在燕回樓做的許多荒唐事,駙馬怕憐燕兒把自己的事情告訴思玲公主,趕緊問憐燕兒要做什麼,有了憐燕兒幫忙。駙馬去找嚴子方時沒有幫助張合,還幫著嚴子方要教訓張合,張合的父親張禮帶兵趕到,但沒想到御史懷明公也在場,張禮帶兵擾亂公堂,又違背禮制穿了紫袍,懷明公表示要寫奏章彈劾張禮,並對駙馬大加讚賞,駙馬此時才鬆了一口氣。 周王正和錢長史喝酒聊天時,傅柔來給周王送衣服,周王便讓傅柔留下陪他們兩人喝幾杯,傅柔禁不住勸,便留了下來。傅柔留下與他們喝酒談天,也趁機和周王一起向錢文景討教,錢文景一番慷慨陳詞,說人人都應該為家國負起責任,不能只顧自己貪圖享樂,還說愛國和責任是不分男女的,聽完這番話,傅柔如醍醐灌頂,也理解了盛楚慕去戍邊的做法。 嚴子方邀請了駙馬到自己府上做客,給駙馬送上了美女和私宅。駙馬十分高興,說起後悔娶妻娶得太早,還說梁王要娶陸盈盈了。陸盈盈即將出嫁,她一身華貴嫁衣向父兄告別,陸琪十分心疼,他太知道梁王是什麼樣的人,擔心陸盈盈嫁到梁王府受苦。出嫁的路上,嚴子方看著陸盈盈遠去,卻什麼也做不了。到了新婚之夜,梁王看著盛裝打扮的陸盈盈出神,他拉起陸盈盈的手,說自己雖然名聲不好,但他向天上的太上皇發誓,他以後一定會好好對待陸盈盈。 可洞房過後,梁王卻發現陸盈盈沒有落紅,他大發雷霆要陸盈盈說出姦夫是誰,此時入宮的時候到了,梁王不便再追究,便先和陸盈盈去宮裡拜見了皇帝皇后,為了太上皇的顏面,梁王決定隱瞞此事,傅柔見陸盈盈臉色不對,趁梁王離開後上前詢問,陸盈盈卻什麼也不肯說。 有了御史彈劾,皇帝讓人將張禮押到大理寺候審,周王提出想要讓錢文景留在長安,卻被太子三言兩語逼走了錢文景,錢文景還是決定回趙州繼續教導趙王,周王十分失望。太子設宴為辰辛送行,又給了一封信讓辰辛交給趙王。辰辛回去後,向趙王稟報了錢文景在長安向皇帝揭趙王的短,趙王怒不可遏,正在發火時,錢文景又來勸誡趙王,之前他將慫恿趙王做不合禮法之事的韓鵬茂和單雲沫給趕走了,結果自己去了一趟長安,趙王又將兩人找了回來,錢文景又讓人把這兩人趕走,錢文景說如果對自己不滿,就讓趙王請皇帝換一個長史,趙王啞口無言,只能拂袖離去。 趙王好不容易躲開錢文景去找韓鵬茂和單雲沫,兩人卻說自己要被逐出趙州城了,趙王十分焦急,他一心只想玩樂,要是這兩人走了,自己就孤立無援了,韓單兩人提出把錢文景給殺...

    陸盈盈告訴陸雲戟和陸琪,梁王對她很好,陸雲戟有些懷疑,但陸盈盈卻報喜不報憂,說梁王對自己很好,陸雲戟便信了,陸琪卻半信半疑,陸盈盈的乳娘有些擔心陸盈盈,請求陪她到梁王府繼續伺候陸盈盈,陸盈盈沒有答應。梁王在外給陸盈盈王妃的面子,但回到梁王府後,梁王就讓陸盈盈脫下首飾服裝,讓陸盈盈換上普通宮女的衣服,還要作為宮女伺候梁王和別的女人。陸琪找了個機會單獨找到梁王,給梁王送了一根虎鞭,又送了一份珍貴的鎮紙給梁王,陸琪百般討好梁王,就是為了讓梁王對陸盈盈好一些。 錢文景雖然沒有在奏章裡提及趙王,但還是有人向皇帝告了密,皇帝怒不可遏,命人傳錢文景和趙王進京,他要親自問個清楚。趙王得知消息,又有辰辛在趙王耳邊煽風點火,趙王便認定是錢文景在背後告狀,他擔心自己去長安後就回不來了,便裝病抗令不肯去長安,趙王找了個機會殺害了錢文景,事已至此,韓鵬茂和單雲沫又挑唆趙王擁兵自重,辰辛也在一旁慫恿,趙王耳根子軟,當下決定謀反。 事情傳到長安,皇帝大怒,周王也十分悲憤,自請領兵掃平趙州,但太子卻以周王情緒激動,不適宜帶兵打仗為理由勸皇帝換人,皇帝覺得有道理,便讓太子舉薦,太子舉薦了陸琪去平叛。皇帝因趙王的事情傷心不已,在看望顏妃時氣得險些暈倒,只有在顏妃面前,皇帝才能放下一些架子,對著她宣洩兩句情緒。 錢文景死了,周王卻不能領兵親自為老師報仇,這讓他悲痛不已,獨自一人在院中喝酒,準備喝個大醉麻痺自己,傅柔得知消息也很悲痛,陪著周王一起借酒消愁,傅柔那日與錢文景一敘,心中豁然開朗,本想以後再向錢文景請教,可誰知已經沒有機會了。周王又不滿是陸琪帶兵討伐趙王,傅柔便舉薦了盛楚慕,周王本以為傅柔要利用自己幫助盛楚慕回京,傅柔卻說自己沒有這個意思,她只是相信盛楚慕不會讓自己失望。周王還是向皇帝舉薦了盛楚慕,皇帝便讓盛楚慕和陸琪一起出征,太子又舉薦了韓王做主帥坐陣。太子曾經給趙王寫過幾封信,現在趙王謀反,太子擔心自己的信被有心人利用,便私下囑咐陸琪幫自己處理好此事。 盛楚慕和陸琪一起討伐趙王,但盛楚慕一直針對陸琪,兩人一直針鋒相對。皇后知道太子舉薦韓王做主帥後,叫來太子訓斥了一頓。孫靈淑也很不解太子為什麼要舉薦韓王,太子說自己其實是想讓韓王體會一下做主帥的難處,以他對趙王的瞭解,趙王絕對不會被生擒,這樣韓王就會背上一個殺弟的惡名,這樣就能敗壞韓王的名聲。皇后早就想到這一點,早已叮囑過韓王,一定要活捉...

  3. 5/5/2021 · 驪歌行原型是什麼 《驪歌行》是一部架空劇,不過,有些角色是有歷史原型的,對女主傅柔一見鍾情的男主盛楚慕的原型,是唐朝名將程咬金的兒子程處默。周王的原型是李世民兒子李恪。而女主傅柔是虛構人物。驪歌行周王結局怎麼樣

  4. 驪歌行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骊歌

    驪歌行》(英語: Court Lady ),別名為《盛唐攻略》、《大唐女兒》及《大唐兒女》,於2021年4月15日愛奇藝和騰訊視頻首播的中國大陸唐代古裝電視劇,2019年拍攝,由楊樂擔任製片人,歡娛影視出品,李一桐、許凱、苗圃、馬躍等主演的中國古裝輕喜劇 [3]。 ...

  5. 19/5/2021 · 驪歌行》原名為《大唐兒女》,講述的是發生在唐朝的愛情故事,在劇中出現了好幾對cp,沒有開播之前,不少觀眾也對這種cp群像劇備受期待。 剛開播的8集中,節奏非常快,男女主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戀愛、搞事業,然而在後續的劇情中,不止主角的形象崩壞,就連配角 ...

  6. 25/5/2021 · 許凱和李一桐主演的古裝劇《驪歌行》日前迎來大結局,本來就很糟的劇情,沒想到到了結局更糟,導致豆瓣評分跌至5.6。《驪歌行》人物眾多,是于正繼《延禧攻略》之後再推的宮廷宮鬥劇,不少角色在大結局時都下線了,以下《驪歌行》9位後宮娘娘結局,兩對CP圓滿,幕 ...

  7. 14/5/2021 · 劇日報|《驪歌行劇情引發爭議,《御賜小仵作》超前點映尋變現. 隨着本輪一線衛視黃金檔即將收官,上星平台全面進入獻禮時段,除了北京衛視、東方衛視、東方衛視已經開播的《啊搖籃》之外,浙江衛視、江蘇衛視官宣5月11日聯播《大浪淘沙》,湖南 ...

  8. 驪歌行 - 中國人線上看

    chinaq.io/cn210415b

    驪歌行 線上看 ( 43評 ). 驪歌行 線上看. (. 43評. ). 《驪歌行》由王曉明、白雲默執導,李一桐、許凱領銜主演的古裝愛情輕喜劇。. 該劇通過男女主的愛情故事展開,在歡笑與環環相扣的事件中將市井、商賈、海盜、官場、宮闈、戰場各個層面的生活區域的 ... ...

  9. 18/6/2021 · 驪歌行劇情:太平盛世,百姓安居樂業,一片祥和大將軍盛驍靖之子盛楚慕從小被母親寵溺,是長安城裡有名的紈絝子弟。一次廣州城遠遊,盛楚慕偶遇繡坊商戶家的小姐傅柔,對其一見傾心,裝作文武雙全的有識之士,誓要抱得美人歸。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