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2019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佔領行動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2019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612」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示威行動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與集會的一部分 香港 金鐘、中環 集會:添馬公園(後演變成佔領一帶道路) 佔領行動(示威者):中環、添馬、金鐘、灣仔 [1] 佔領行動(駕駛者):金鐘道 [2]、干諾道中、告士打道

  2. 16/6/2019 · 在民意一面倒的情況下,特首林鄭月娥昨日終於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不過對於被問及會否收回612「暴動」定性時,林鄭月娥強調警員執法天公地義,不會收回。 23:13 遊行人數創新記錄!「200萬零一人」比上周多近倍 22:55 民陣指,今日有接近200萬人

  3. 【612兩周年】警方在銅鑼灣及旺角截查多人 票控涉違反限聚令的團體

    hk.news.yahoo.com › 612兩周年-警方在銅鑼灣及旺角

    12/6/2021 · 【Now新聞台】反修例風波612衝突兩周年,網上有人號召在銅鑼灣及旺角聚集,警方加強戒備,截查多人,又票控涉違反限聚令的團體。 網上有人號召晚上在銅鑼灣聚集,警方約五時開始用膠帶及雪糕筒圍封銅鑼灣東角道部分行人專用區,期間截查多人。

  4. 612拯救國教遊行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612拯救國教遊行

    612拯救國教遊行是台灣在2005年6月12日的一場遊行遊行者由臺北市 中正區 中正紀念堂中山南路大中至正門出發,經教育部,最後會合於臺北市濟南路 立法院群賢樓前。 發起團體為拯救國教大聯盟,主要成員有陳君豪、趙立平、張婷鈞、王馨羚等人,其中陳君豪(國立花 ...

  5. 13/6/2021 · 【大紀元2021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文苳晴英國倫敦報導)6月12日是香港「6.12」反惡法兩周年。 全球共23個國家和超過40個城市接力舉行集會 ...

  6. 13/6/2021 · 今年6月12日,全球約52個城市,共23個國家同步舉行612兩周年集會。英國伯明翰(Birmingham)亦有舉行,主辦方Stand with Hong Kong Birmingham 表示,高峰期多達4百人聚集活動地點Birmingham High Street。 現場所見,在場人數遠超過以往的抗爭活集會。時

  7. 25/12/2019 · 民陣發起6月9日大遊行,視為反修例運動開始,民陣稱參與人數達103萬,打破2003年七一遊行50萬人記錄,警方則表示高峰期有24萬人。 「612」 立法會原訂當日進行《逃犯條例》修訂二讀,6月11日晚起已有大批市民到金鐘添馬公園「野餐」。

  8. 16/6/2019 · 面對特首林鄭月娥在「送中」條例上企硬「三不」(不撤回不道歉不下台),加上堅持將612示威定性為暴動及以「天經地義」去肯定警隊的清場手等言論,無疑於市民瀕臨爆煲的不滿情緒上火上加油。根據我們擁有的大數據系統檢測,周日遊行人數將最少達到89.2萬人,而最高 ...

  9. 21/7/2019 · 民陣今午(21日)再舉辦反修例遊行,大會在晚上公布,有43萬人參加遊行,警方則指經原定路線最高峰時有13.8萬人參加。是次遊行人數,是自6月9日的大型反修例遊行以來最少的一次。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表示,若說43萬名香港人上街是人數少的話,是十分「可悲」,又稱倘 ...

    • 巨大落差 數字失意義
    • Ai替代人力 勢在必行
    • 其他吳歷山文章

    3月30日第一次反修例遊行人數,主辦方(民陣)報1.2萬人,警方報(指高峰期.下同)0.5萬人(相差2.3倍);4月28日第二次反修例遊行,民陣報13萬,警方報2.3萬(相差5.6倍);6月4日六四燭光晚會,支聯會報18萬,警方報3.7萬(相差4.7倍);6月9日反修例大遊行,民陣報103萬,警方報24萬(相差4.3倍);6月16日反修例大遊行,民陣報200萬,警方報33.8萬(相差5.9倍)。雙方數字相差倍數直線上升,而絕對數字相差高達160多萬的有史以來的最高峰,究竟哪個數字更接近事實? 民陣指他們是分幾組人在幾條天橋計算人數,按路面範圍有幾多人,再以通過的人流計算而得出人數;警方則是派員於多個高點作出觀察,以及點算某一時段在不同區域所聚集的人數,從而評估參與集會的人數,並稱屬「粗略估計,供內部參考」,似乎也留下空間讓人自己去推測遊行總人數。 民間方面,如雷鼎鳴教授的計算方法,計出的人數與警方較接近,也有參與遊行的學者用目測估計人數,卻與主辦方的數字接近。但以上均以人工點算為主,難免受到人為因素的影響和左右。 按一般理解,數字的巨大落差源自於政治炒作,有些人力求擴大影響把數字盡量「放大」,有些人為了降低遊行效應把數字盡量「縮小」,因此有指均屬「臆測數」、「政治數字」或「印象數字」之說。但是,當差距愈來愈大,就失去了數字的真正意義!騙了自己,也騙了全世界。 就拿6月16日民陣聲稱的200萬人與警方聲稱的33.8萬人來講,這可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200萬人遊行意味除了老、弱、病、幼和無法出動的人士以外,香港有約一半市民上街抗議;而33.8萬人遊行意味約每20人中有一人上街抗議,這兩項數字向社會發放的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訊息,決不能含糊不清! 人數的精準統計不僅在政治上具有重大意義,在商業、民生、治安、交通等領域也極為重要,在軍事上更是「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來不得半點的誤差,因此,現代科技尤其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alligence, AI)在這方面突飛猛進。早在十幾年前已聽說,衞星定位已精準到能清楚分辨地球上1米大小的物體形象。這些年,隨着科技發展,精準度大大提高不在話下。

    本月25日筆者隨「香港智庫大灣區考察團」訪問廣州一間專注電腦視覺與AI高科技公司,該公司2017年3月與百度、騰訊、科大訊飛同時被國家發改委確定為國家「互聯網+」重大工程及「AI基礎資源公共服務平台」建設單位,在AI應用在商業、民用、大型人流統計等方面有突破性的進展。 因應近來香港遊行人數的爭議,訪問團成員詳細詢問了關於大型遊行用Al統計人數的問題,回答是「技術上完全沒有問題」,令人振奮。日前,香港也有Al專業人士提出可以用Al取代人手,提供更準確的遊行人數。 可以肯定的是,以目前科技水平,完全可以更精準統計遊行和集會的參與人數,「這不是做不到,而是做不做的問題!」 筆者建議,政府和民間的機構團體盡快投放資源,引入AI設備和技術,必要時可開放個別專業航拍作出配合,對大型集會遊行等事件,在保護私隱的前提下,做出數據收集和科學分析,為社會提供真實可靠的人數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