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大約 7,550,000 個搜尋結果

  1. 離開越南在海外流亡接近四十年,一行禪師是將佛教和正念修習帶到西方的先驅者,並積極建立入世佛教的修行團體。 早期 一行禪師1926年生於越南中部,十六歲在順化市的慈孝寺剃度出家。 1950年代初,作為一名年輕的比丘,他投身於越南佛教復興運動。 他是第一位在西貢大學學習非宗教學科的比丘,也是最早騎自行車的六名僧侶之一。 越戰期間的社會運動 越南戰爭爆發後,僧尼面臨的問題是堅持禪修冥思的生活、繼續在寺院修行, 還是幫助身邊那些遭受轟炸與戰亂的人們。 一行禪師是同時選擇這兩種方式的人之一,由此創立了“入世佛教”運動,並在其著作《越南:火海中的蓮花》中首次使用這個詞。 在一次歷史性的洪水泛濫中,在槍火下為飽受饑餓的家庭送上食物

  2. 一行禪師是一位全球精神導師、詩人、和平活動家,因其強有力的教導和有關正念與和平的著作受到全世界的尊敬。 馬丁・路德・金提名他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時,稱其為「和平與非暴力使者」。 離開越南在海外流亡接近四十年,一行禪師是將佛教和正念修習帶到西方的先驅者,並積極建立入世佛教的修行團體。 早期 一行禪師1926年生於越南中部,十六歲在順化市的慈孝寺剃度出家。 1950年代初,作為一名年輕的比丘,他投身於越南佛教復興運動。 他是第一位在西貢大學學習非宗教學科的比丘,也是最早騎自行車的六名僧侶之一。 越戰期間的社會運動 越南戰爭爆發後,僧尼面臨的問題是堅持禪修冥思的生活、繼續在寺院修行, 還是幫助身邊那些遭受轟炸與戰亂的人們。

  3. 釋一行 禪師( 越南語 : Thích Nhất Hạnh ,1926年10月11日-2022年1月22日 [1] ),俗名 阮春寶 ( 越南語 : Nguyễn Xuân Bảo ),出生於 越南 中部的 承天順化省 ,越南臨濟宗 (Lâm Tế tông)第四十二代、越南臨濟宗 了觀禪派 第八代傳燈。. 他是國際現代著名的佛教 禪宗 僧侶、作家、詩人、學者暨和平主義者,也是 入世佛教 的主要提倡者 [2] [3] 。. 在 越戰 期間 ...

    • 阮春寶, Nguyễn Xuân Bảo
    • 越南
  4. 27/1/2022 · 一行禪師說,出家人應該不會說這種故事,而人也普遍認為出家人不會愛上別人。 但他解說,愛情既是人生萬象的一部份,就一定有相應對的真理。 他憶述與「她」相遇的經過,是在佛寺,而對方也是一位比丘尼(尼姑)。 24歲的初戀,二人嘗試抵抗,但不成功。 一行禪師寫:「只要你認識到事物無常的本性,享受你周圍或內在的事物是沒有甚麼麼妨害的。 當你知道所愛的人也具有無常性時,更要盡最大的努力使她幸福。 」 「只要你認識到事物無常的本性,享受你周圍或內在的事物是沒有甚麼麼妨害的。 當你知道所愛的人也具有無常性時,更要盡最大的努力使她幸福。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劇照) 縱然如此,發乎情、止乎禮的愛情也終究要停止。 但出家人「談戀愛」,就是有點不一樣。

  5. 22/1/2022 · 一行禪師倡正念修習,認為真正的幸福來自理解和愛。 覺察苦難 理解和愛 一行禪師的正念修習,除了關心個人身心安樂,理解他者的痛苦,避免為己為人帶來痛苦,也主張擁抱世界,體驗世界,洞察正確的生活方式來保護地球。 面對眾生世間種種苦難,不妨援引《活在正念的愛裡》一書中,一行禪師談到初出家時,不明白何以佛陀總能在苦難的世界裏有着美麗的微笑——「後來,我發現佛陀有足夠的理解、冷靜和力量,因此苦難擊潰不倒他。 因為他知道怎樣去對付苦難,怎樣去轉變苦難,所以他有辦法對苦難微笑。 我們要覺察苦難,但也要保持清醒、冷靜和力量。 這樣我們才有辦法轉變情況。 」 他曾在梅村禪修營主講,真正的幸福來自理解和愛。 「愛來自理解,不懂理解的人無法愛。

  6. 26/1/2022 · 一行禪師,俗家名為阮春寶,原籍越南,出生於1926年。 這個被佛選中的孩子,對佛學有著與生俱來的渴望。 七八歲的時候,有一天他在雜誌上看到佛陀的圖像,佛陀坐在草地上,安詳地微笑著。 一行禪師受到很大的震撼,他希望成為那樣的人。 直到16歲那年,他才獲得父母的同意,出家為僧。 一行禪師青年時期 在慈孝寺剃度出家後,憑藉著對佛法極高的天賦和領悟,一行禪師成為了越南臨濟宗第42代、越南了觀禪師第8代傳人。 20世紀60年代,面對不斷升級的越南內戰,一行禪師放棄了與世無爭的寺院清修生活,投身到救助戰爭受害者的運動中去,設立村莊、學校、醫院,安置因為戰爭而無家可歸的人。

  7. 16/9/2019 · 一行禪師寫:「只要你認識到事物無常的本性,享受你周圍或內在的事物是沒有甚麼麼妨害的。 當你知道所愛的人也具有無常性時,更要盡最大的努力使她幸福。 」 縱然如此,發乎情、止乎禮的愛情也終究要停止。 但出家人「談戀愛」,就是有點不一樣。 一行禪師為自己解憂,是「佛」令他們相遇,也是「佛」逼得他們不得不分開。 他寫:「她是由『非她』的因素組成,而這些因素來自我的生命之流,在出生之前,前世已經遇過她了。 」換句貼地的說話,即是我們不會貿貿然地遇上一個人,每人都有道軌跡,由大大小小的事情轉向,每角轉角都有緣起緣滅,她/他沒有去留,只是順着軌跡走,便經過了一些人。 那你為何為失去慨嘆呢? 他/她本來就在那兒,也從不曾離開;而愛上一個人,本來就是一種反照。

  1. 一行禪師 相關
    廣告
  2. 1月16日資訊日歡迎參加! 如你也希望掌握持久的喜悅和幸福,歡迎報讀本課程。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