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大約 876,000,000 個搜尋結果

  1. 港鐵到2018年2月發現隧道的接駁工程出問題,需鑿開其中一個駁口混凝土表面調查,發現內部的鋼筋疑未有完全接駁好和未有灌滿混凝土。其後重新施工,需臨時拆除一段長約10米的路軌和處有同類問題的混凝土,並重造駁口。

  2. 三反五反運動中,有部分人士被判死刑,遭到處決 [14] [25] [31]。1952年最初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懲治貪污條例》擬定貪污1500萬元人民幣(合新人民幣1500元)即可處死刑,但後來據彭真報告,貪污這個數目的幹部太多、範圍太寬,恐怕殺絕中級幹部,故改為貪污3000萬元(合3000元新人民幣)者處 ...

  3. T2客運廊為香港國際機場興建中的客運大樓,預計於2024年落成。大樓建於三跑填海土地上,連接重建的二號客運大樓 [1]。新跑道客運廊在三跑道系統運作時將提供57個停機位,包括34個廊前泊位及23個停機坪泊位,以應付每年3,000萬人次客運量的需求。客運廊將 ...

  4. T2客運廊為香港國際機場興建中的客運大樓,預計於2024年落成。大樓建於三跑填海土地上,連接重建的二號客運大樓 [1]。新跑道客運廊在三跑道系統運作時將提供57個停機位,包括34個廊前泊位及23個停機坪泊位,以應付每年3,000萬人次客運量的需求。客運廊將 ...

    • 藍圖內容
    • 工程
    • 財政
    • 經濟效益
    • 爭議
    • 意外
    • 涉索取非法回佣
    • 外部連結

    三跑道系統

    為了實踐三跑道系統發展方案,整項工程需要填海約650公頃,相當於現時半座香港國際機場的面積,提出當年預算造價為863億港元(至2015年3月,最新估算為1,415億港元)。三跑道系統發展方案的內容包括興建全長3.8公里的第三條跑道、滑行道系統、100座停機坪、航空交通控制塔及可以連接60座登機橋的丫形新跑道客運廊、擴建行李處理系統、延展香港國際機場旅客捷運系統,並且改建二號客運大樓成為無人駕駛列車鐵路站等等。當局亦考慮在填海範圍興建新的客運大樓,並且設立新的過關口岸。 根據計劃,第三條跑道將會興建於現存的兩條跑道以北,與現存的兩條跑道平行。發展三跑道系統規模差不多等於建造一個新機場。這項計劃將需要進行以下工程: 1. 在機場島以北開拓約650公頃的土地,其中約40%面積在污泥坑之上;(佔389億港元) 2. 興建第三條跑道、相關滑行道系統與導航設備,以及飛行區設施;(佔75億港元,興建第三條跑道、兩條平行滑行道,以及連接至客運廊及停機坪範圍的滑行道) 3. 興建樓面面積約28.3萬平方米的三跑道客運大樓、57個停機位(廊前:34個、 遠方:23個)和停機坪; 4. 延長原有的北跑...

    香港國際機場第三條跑道興建時,將在現有機場島以北進行填海,填海時會採用免挖式的深層水泥拌合法進行地質改良工程、在海底深處基岩層以定向鑽挖法進行海底航油管改道工程,以及水力噴注法進行海底電纜改道等工程。該填海方法在香港屬首次採用。由於海床經多年污染後會沉積大量有毒污泥,傳統填海方法須深挖海床,確會造成海床污染,進行時也會釋放出重金屬物質,挖泥倒泥時亦會污染海中生物,人類經食物鏈進食受污染海產後將影響健康。新採用的透過鑽杆將水泥漿灌入污泥坑,以「攪拌」方式增加泥土硬度及強度,能迅速穩定沉降從而加快建設進度。有關方法成本較傳統方法高三到四倍,但噪音水平較低,亦能把對水質及生態影響控制在可接受的水平。

    融資

    香港機場管理局將會透過借貸承擔三跑道系統當中1/3工程費用,餘下2/3建築費用將透過停止向政府派息、向旅客徵收每人180元的機場建設費、以及增加航空公司收費等方式籌措。外界預料乘客除直接繳付建設費外,航空公司徵費增加最終亦轉嫁給乘客,乘客變相雙重付費。有立法會議員質疑機管局向乘客「開刀」的做法擾民,徵費水平亦太高。

    採用三跑道系統預計到2030年將會為香港帶來1,670億港元的經濟貢獻(即對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的直接、間接及連帶貢獻的總和。),佔香港本地生產總值4.6%;創造141,000個直接就業機會和199,000個間接就業機會。而預計到2061年,三跑道系統帶來的經濟淨現值將可達到10,460億港元,相對同期如採用雙跑道系統,則僅能帶來5,910億港元的經濟淨現值。 在三跑道系統施工期間,可創造13.9萬個人工作年(即一個人獲聘用全職工作一年),至2030年可創造12.3萬個直接和16.5萬個間接和連帶職位。

    建設徵費

    機場第三條跑道最新造價達1415億元,較原先估算增加550億元,為香港開埠以來最昂貴基建工程。機管局計劃從三方面集資,包括向銀行借貸發債、未來10年暫停向政府發放股息,以及向旅客及航空公司徵費。機管局建議2016年8月起向離境及轉機的旅客,每人收取170元「機場建設費」,為期8年,直至2023年三跑建成,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明言已要求機管局減收徵費。 香港航空公司代表協會、國泰航空及港龍航空均對機管局計劃增加航空公司及旅客收費感關注,認為機管局有能力透過融資解決所有資金需要,毋須向機場用者額外徵費。 立法會議員單仲偕認為收費水平太高,若計及現有的120元機場離境稅,屆時旅客使用機場便需繳付300元,擔心影響外遊及旅客到港意欲,建議調低收費、考慮延長回本期。公民黨議員郭家麒憂慮,政府未與鄰近區域處理空域問題就宣布展開三跑工程,最終會令三跑淪為大白象工程。

    重疊空域

    前民航處處長林光宇和樂鞏南早前在報章撰文指,開放空牆問題討論多年仍未解決,三跑道復飛航道將與內地空域重疊,假如內地對放寬空域寸步不讓,三跑道工程勢淪為千億元大白象,建議香港機場可與鄰近機場合作和分流、互補不足。樂鞏南於2015年3月中接受傳媒訪問時形容官員的言論是紙上談兵,他指顧問所設計的三跑位置及運作方式,必須向深圳取得空域,這涉及極複雜問題,要經過實時模擬機運作測試,證實成功才可落實,否則三跑只會淪為大白象工程。 關注團體「人人監機會」召集人、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表示,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落成後,因為空域有限問題,航班處理量每日只增加10班,他擔心香港建新跑道會面對同樣問題。他批評在空域問題未解決前拍板建機場第三跑道是「大香港主義」的霸道行為,破壞珠三角地區合作互利基礎。

    環保團體宣稱7成受訪者認為未用盡雙跑前不應建三跑

    香港地球之友和香港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等人成立的「人人監機會」,於2015年3月10至18日委託香港浸會大學,訪問600多名市民,近7成受訪者認為,機管局未用盡兩條跑道前,不應考慮興建第三條跑道,過半則認為應擱置三跑計劃。調查又發現,6成4認為政府不應繞過立法會,為機管局融資興建三跑擔保;約6成受訪者認為,未解決空域衝突前,不應批准建三跑。这与香港大学向机场管理局提交的报告相矛盾。 團體批評,政府興建三跑逆民意,帶頭衝擊法治,促請政府擱置項目,改為優化現有跑道。

    2019年4月10日上午11時,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系統填海工程範圍的地盤,正在進行「泵砂」期間有器材起火,黑煙還潭至正在運作的北跑道,起火期間北跑道所負責的降落航班並沒有受影響,工程人員將火救熄,消防船亦到場戒備,事件中沒有人受傷。

    2021年3月26日,《蘋果日報》報道機場三跑工程外判商有「工頭」涉嫌集體收取回佣,金額由每日50元至500元不等,在每月發放人工後以「現金」方式支付。廉政公署證實事件,並已經拘捕8名分判商「工頭」,涉嫌直接或透過中間人,向多個工種的建築工人索取及收受非法回佣,由每日涉款100元至400元不等。當中包括木工、紮鐵工、吊運裝配工及散工。

    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三跑道系統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5. 在有關當局繼續對豐集團作進一步調查時,揭發了豐涉及更多嚴重的貪污及詐騙等罪行,結果再有21人被判有罪,包括12名市政府官員。 韓國政府在事後對全國建築進行嚴格檢查,結果需要重建的佔七分之一,需要立即大規模維修的佔五分之四,只有2%確定為安全,不需要維修。

  6. 三毒(梵語: triviṣa,藏文:dug gsum),又稱不善根(梵語: akuśala-mūla,巴利語: akusala-mūla )、根,佛教術語,為、嗔、痴種煩惱的總稱 [1],在早期又譯作「淫、怒、癡」 [2]。 愛五欲,嗔是嗔恚無忍,痴是愚痴無明,因、嗔、痴能毒害人們的身命和慧命,故稱「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