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吳靄儀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吳靄儀

    吳靄儀(英語: Margaret Ng Ngoi-yee,1948年1月25日 - ),香港執業大律師(1988-) [4],衛奕信任內中央政策組官方智囊(1989-90) [5],香港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組別議員(1998-2012)。香港公民黨黨員。 歸化英國籍。[6] [7] 事業以英語時事評論起家。

  2. 吳靄儀 - 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zh-yue.wikipedia.org/wiki/吳靄儀

    吳靄儀(英文: Margaret NG,1948年 1月25號—)係香港執業大律師,亦係香港立法會 法律界功能界別嘅多屆代表。佢亦係香港公民黨、四十五條關注組嘅成員,同香港泛民主派嘅一員。

  3. 從「四大金庸小說」探索兩個查良鏞 │吳靄儀 -藝文- 明周文化

    www.mpweekly.com/culture/金庸-吳靄儀-明報-84482
    • 文學的金庸
    • 修改為了更高雅?
    • 政治的金庸
    • 金庸的死結
    • 結論
    • Profile

    金庸的武俠小說,是每天在報上連載寫成的,初時在《新晚報》、《香港商報》,創辦《明報》之後,就在《明報》連載,主要目標當然是為吸引廣大讀者,內容與風格,也自然需生動有趣而且能製造懸疑,吸引讀者一天一天的追看。這個方式無疑有其限制,但無損真正有天才的作品的質素,許多世界名著都是這樣寫成的。到了結集成書,有機會從頭至尾翻閱,總會修改一番,盡量減少前後矛盾等毛病,令讀者看得暢順一點,但要將原著改頭換面,大肆修改,效果卻未必理想。 一般來說,我認為金庸小說舊版勝於新版,最顯著的例子是改動得最大的《射鵰英雄傳》。金庸以加強結構及刪減枝節為理由,刪掉了南琴的故事,將這個人物與穆念慈合併為一,連帶刪去了血鳥、蛙蛇大戰等離奇場面。我不贊同,不單是因為南琴這個人物和故事寫得極好,刪掉了太可惜,而是從文學角度,南琴的遭遇與黃蓉的對比,加深了小說的層次。將南琴被楊康姦污成孕的故事,移接到穆念慈身上,破壞了穆念慈這個人物的個性完整,破壞了穆念慈與楊康戀情的淒迷,還換掉了楊過的親生媽媽!

    《射鵰》的修改,還有很多我認為是畫蛇添足的地方,例如將黃蓉燒給洪七公吃的菜變得更風雅、添了曲靈風隱居牛家村的楔子等等。但我最大的反感是,金庸要將自己的小說,不只《射鵰》,改寫和包裝得更高深博雅,刻意刪除可能被視為庸俗無聊的部分,將整套金庸小說全集變得更高格調,是為了配合那些吹捧文章力求把金庸小說提升至殿堂文學的地位,令其更符合金庸建立了的文化及社會地位。原本的金庸小說,已能令金庸的地位在創作文學上並世無雙,何必刻意改變自己去追求某些權威的認許? 我無意低估查先生的社會文化地位,事實上他創辦《明報周刊》,特別是在文革時期創辦《明報月刊》,敢言無懼,得到了香港知識分子的尊重推許與認同,是毋庸置疑的,我只是不認為金庸需要改變自己的原著去配合他的與日俱升的社會地位。舉世稱雄的大文豪莎士比亞從來不需要刪掉他的戲劇裏的粗言穢語和低俗笑話。高級知識的口味不限於高深博雅的作品。眾所周知,大哲學家羅素,是雅嘉莎.基利絲汀偵探小說的忠實讀者,誰也不相信這些精采絕倫的偵探小說要爭取文學地位。我認為,一部作品的文學價值在於它的真;雅與俗,任何格式,感動我們的也是真誠,愈是為觀念、品味正確而修改,就愈會削減原著的真,改得多完美也不能彌補。

    1986年,我在《明報》辦事,每天在副刊發表論金庸小說的專欄,後來結集成書,旨在娛樂讀者,也在提出自己對金庸小說的不同體會和批評,寫到後來,漸漸變得認真甚至沉重,那是受了當時香港局勢的影響。1981年至84年,中英談判期間,《明報》發表了多篇由查良鏞親自執筆,很有分量的社評。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之後,中共正式展開了草擬基本法的工程,而查先生是受委任為起草委員會的港方委員之一,他的參與直接影響到香港九七後的前途以及過渡時期的香港狀況,他的個人觀點和決斷,就成了左右大局的因素,從政治角度分析金庸小說表露的思想,也就變得難以避免了。 從政治角度分析金庸小說,其實十分自然。例如《笑傲江湖》就普遍被認為是隱喻文革的政治小說,其中東方不敗是影射毛澤東。但從廣義的政治,我看的是一個對國家民族有所承擔的人,在亂世之中如何面對自己的個人理想與責任。金庸從1955年開始寫武俠小說,直至1970年左右共十五年,然後從頭修訂,又費了十年工夫,至1980年完工。這個年代,中國內地經歷了重大的變化,旅港的文人大多對政治噤若寒蟬,但他們對中國文化及中華民族的前途,有很深的憂患意識,這種意識,強烈地流露在他們的作品之中。 我在結束整個金庸評論系列的部分,介紹了我挑選的「四大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天龍八部》、《笑傲江湖》和《鹿鼎記》,從這四大小說,可以看到金庸的政治觀的發展。我認為這個發展,是從單純到複雜,同時也是從樂觀走向悲觀。 《射鵰英雄傳》是以漢人的宋朝為中心,是個外族入侵、朝廷積弱的局面,英雄俠士的責任就是拚死保衞國土百姓,雖然最後犧牲也是值得的。 在《天龍八部》,漢族王朝已不再是中心,天下四分五裂,多民族的局面,忠奸正邪已變得隨身份觀點而異,蓋世英雄如喬峰,也逃避不過這個命運,最後天地之大,無容身處。世間災難無了期,只能在佛法的慈悲裏尋求個人的解脫。 《笑傲江湖》沒有朝代歷史背景,主題是政治鬥爭,再沒有救世的英雄;武林泰斗,不是野心家就是偽君子,真正的性情中人,最後只有拋棄社會一途。但同時值得指出的是,《笑傲江湖》的主角令狐沖,也是金庸小說中最高貴的道德典範,他的道德情操,表現於他在正邪善惡、真誠與虛假之間良知的抉擇。 我的結論是,比起《鹿鼎記》,《笑傲江湖》的政治觀還要顯得單純而天真,因為政治這個骯髒的問題,不會因個人退隱而消失。只要有人統治,這人就要面對複雜的政治問題,他不能...

    查良鏞政治的死結,在於他無法接受民主。他推許人權、自由、法治,主張中國收回主權、成立特區、港人治港,但他深信不能在香港實施民主政治。他在1984年1月9 日《明報》的社評說: 因為實施民主政治,會令香港的穩定與繁榮及現存的生活方式難以保存。他所提倡的政治制度,是以協商方式,產生各行各業的議會代表,然後再由議會代表協商,推舉「市長」。 我要討論的不是究竟這個政制行不行得通,而是在這樣的構想之下,有分量的文化人如金庸所扮演的角色。這個角色,不是英雄俠士的角色,而是幕僚、說客、甚至「國師」的角色,向當權者提意見,力求這些意見得到接納、實施,從而對施政有良好的效果。 然而,這個角色的先決條件是要找到一位英明的領導人,然後爭取這位領導人的信任和重用。世上沒有道德完美的統治者,《鹿鼎記》把康熙寫得那麼英明偉大,也不隱瞞他必須用奸詐而殘忍的手段,而要爭取他的信任,可能就難免要做韋小寶那樣的人。跟皇帝做朋友不是那麼容易的,未當權之際可以做朋友,但要懂得分寸,說話要中聽,知道最終也是主子跟奴才的關係,而到了最後,即使機智世故如韋小寶也吃不消,只能認輸:「老子不幹了!」 查良鏞的角色遠遠不是韋小寶,他得的尊敬,和地位的尊崇,是有目共睹的,然而,韋小寶這個角色,勾劃出極權下領導人的諍友最終可能所處的位置,而在過程中,遠遠在抵達最終位置之前,變化已在不知不覺中開始發生。我們可以看到,金庸在修訂新版《鹿鼎記》的過程中,甚至在其後的評論解讀,把韋小寶寫得愈來愈容易接受,甚至可愛,在文學上在政治觀上都令人遺憾。 在政治觀上,美化韋小寶的角色是不道德的,寫實就是寫實,即使出於政治需要有時要作出違反原則的事情,也不必將它說成無傷大雅,甚至值得欣賞。 從文學上,我更加認為美化韋小寶是敗筆。雖然基於主觀理由我最不喜歡《鹿鼎記》,但我認為這是金庸最成熟,寫得最好的作品。這是金庸突破自己之作,初出版的時候引起了「金庸迷」極大的爭議,正因為韋小寶一反金庸主角的常態,是個低俗粗鄙的小人。但金庸俠士已寫到盡頭,《鹿鼎記》是一部諷世小說,所以主人公恰如其分,也是個市井之徒。《鹿鼎記》寫得好,因為它熱鬧、有趣、從反諷的角度看傳統的仁人俠士的世界。它的成功,在於它的疏離、玩世和嬉笑怒罵,視禁地如無物。但一旦對某些人物變得認真甚至認同,小說便不再疏離了,變成宣揚新的道德標準,為之辯護,失去了原來的意義。

    金庸在香港文學政治與文化歷史上的重要地位,無人能質疑。無可否認,他的某些政治立場與做法備受爭議,但他的小說為一整代人帶來了無可比擬的啟發和享受,塑造了一整代人的思想與民族文化認同,金庸,或查良鏞在政治或其他方面的缺陷,也不能抹殺這些重要而獨特的貢獻,為此我們應衷心感謝。

    吳靄儀為香港大學學士及碩士,美國波士頓大學哲學博士,後負笈英國劍橋大學攻讀法律,並取得香港大律師執業資格。1986–1990 年任職《明報》副總編輯及督印人。1995年當選為立法局議員,連任五屆。 退任後繼續私人執業。吳氏撰寫專欄數十年,著作豐富,包括散文集、政治評論及金庸小說評論系列共四冊等。

  4. 吳靄儀:從「四大金庸小說」探索兩個查良鏞 31 Oct 2018 1981年,查良鏞於人民大會堂獲鄧小平接見,從此踏上從政路。 1967年1月24日《明報》社評

  5. Canada-Hong Kong Link - Posts | Facebook

    www.facebook.com/CHKLink/posts

    吳靄儀個人profile入手去展示其哲學丶法律思想丶本土人文精神丶以至對香港現況的評估。 https://youtu.be/GmXokooGu9g 六十年代投身社會,早以「精英」身份關心社會,由經歷中英談判慢慢萌生「港人治港」理念,再走進議會為法治打拼。

  6. 陳淑莊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陳淑莊
    • 早年經歷
    • 從政
    • 政治立場及關注議題
    • 其他公職
    • 其他
    • 娛樂圈
    • 參考
    • 外部連結

    陳淑莊祖籍上海,本人則在香港出生長大。中、小學及幼稚園皆就讀於嘉諾撒仁愛女修會主辦的嘉諾撒聖心書院,並和女藝人阮小儀為中學同級同學。其後在香港大學法律系學士畢業。 1992年報名參加香港小姐選舉,但未能入圍。陳淑莊起初任職澳紐投資銀行司庫,後期重返香港大學完成法律系碩士,到「姚黎李律師行」當見習事務律師,其後轉職為大律師。 陳淑莊喜愛戲劇,曾經參演舞台劇《東宮西宮》,而她亦因此認識余若薇,展開從政之路。

    陳淑莊在2008年夥拍公民黨黨魁余若薇及愉景灣區議員容詠嫦出選2008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她在選舉中以高票數當選。 其前男友是食肆仙宮樓老闆叢鐵飛。兩人拍拖八年,2010年10月和平分手。 2010年1月,陳淑莊連同其他四名議員,包括梁家傑、黃毓民、陳偉業、梁國雄,辭去立法會議員職務。再參加補選,因香港並沒有公投法,他們要借補選讓全港市民進行一次變相「公投」,公投議題為「實現真普選,取消功能組別」,為香港政制改革、功能組別的存廢表態。 2011年香港區議會選舉,陳淑莊敗於自由黨的陳浩濂,未能連任。 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陳淑莊與香港浸會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合組名單,並排在名單次席,參加港島區地區直選,計劃保持公民黨的兩席。最終雖陳家洛以第一高票當選,但因陳淑莊排名第二、所得票數尚未達到全區總和的23%,在名單比例代表制下計算得票,餘票比工聯會的王國興相差四千三百多票,未能連任。在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她再次出選港島區地區直選,並以35,404票成功當選,重返立法會。 由於陳淑莊在佔中九子案中被判緩刑,根據立法會條例及基本法中定明如議員在其任期中違法而被判監禁以及緩刑等將由判刑當天開始5年內不能夠參選,故陳將無法參與原定今年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即使選舉延遲1年至明年舉行,她亦不能參與,故陳將無法參與2021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任期將於2020年9月30日結束,其泛民主派召集人身份亦會隨之卸任。 2020年9月29日,公民黨跟隨民主派以政治判斷決定延任1年立法會議員,惟陳淑莊以個人健康及家庭為由,拒絕延任及退出公民黨,公布正式退出政壇。陳指離任及退出政黨是不容易的決定,指早前確診腦瘤,經歷生死邊緣後希望可以讓身體真正休息,並認為自己愧對母親,陳於記者會上不禁哽咽,希望趁自己和母親身體仍然健康時,可以把握時間相處。陳又指,退出政壇是相當徹底的決定,未來不會接受任何訪問,亦不會擔任KOL(意見領袖)等角色,她向民主派、公民黨及支持者等道歉。陳表示,可以為香港市民服務是畢生榮幸,從不後悔,惟作為政治人物總有一日要退下,指自己於未來會化身為普通的香港人,亦會成為公民黨的「粉絲」,支持民主派工作及民主運動。

    樹木法

    陳淑莊多年來都要求政府訂立樹木法,保護及制衡濫砍樹木,並曾於2018年5月曾在立法會答問時間質問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否定立《樹木法》。

    林子健被擄事件

    2017年8月11日,民主黨召開記者會,講述黨友林子健在8月10日被懷疑擄走、禁錮及毆打,公民黨陳淑莊即時在其個人專頁中及接受傳媒訪問時指責共產黨跨境執法,多次把事件與一地兩檢掛勾,表示:「此事證明民主派所言的「恐懼」並非虛構,而是恐懼成真,更是接二連三地發生。」在8月14日,《傳真社》記者在收集旺角砵蘭街商戶的閉路電視片段後,發現民主黨林子健講法與影片矛盾後,陳淑莊於次日接受報章查詢時即時解釋:「當日的回應,是基於當時所能掌控的資料。事情持續出現變化,希望盡快真相大白。」及後再無就事件與一地兩檢串連和回應。

    佔中九子案

    陳淑莊因於2014年9月27及28日參與佔領中環行動而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相關罪行最高可判監7年。該案件於2019年4月9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裁決,陳淑莊「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成立,案件於4月24日判刑。

    2017年,陳淑莊不時於專欄上談及自己的飲食習慣及意見。 2018年接受訪問時透露,在立法會中喜歡留意其他議員的穿搭打扮,亦大讚吳靄儀飾物、鞋、絲巾都是自己襯,襯得好好。 2019年8月,陳淑莊在筲箕灣等候過馬路時,疑遭一名男子強吻,其後該男子被控一項非禮罪。

    陳淑莊曾在組合C AllStar《我們的胡士托》的MV中客串
    於五區公投期間,TVB電視節目《荃加福祿壽》曾有一模仿她的角色,名為陳素妝。
    東宮西宮TV,香港亞洲電視製作的政治喜劇。
    於2011年8月27日在香港電台電視節目《贏得樂 玩得喜》中是第八集嘉賓
    ^ 憲報號外第20卷第22期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香港政府
    ^ 隔牆有耳:陳淑莊穿豹紋行 catwalk. 蘋果日報. 2011年7月8日.
    ^ 2007年香港區議會選舉,陳淑莊及其兩位對手: 林文傑 及 梁永安。. [2007-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1-21).
  7. 黃宜弘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黃宜弘
    • 生平
    • 爭議
    • 家庭
    • 外部連結

    背景

    黃主要職務為永固紙業有限公司主席,其他職務包括合興(集團)有限公司董事、亞洲金融集團有限公司董事、亞洲保險有限公司董事、金利來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商務印書館(香港)網上書店有限公司董事。公職方面,曾任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商界二)、香港貿易發展局理事、香港瓦通紙業廠商會榮譽會長及香港出版總會名譽會長。 其父親黃克立在「二二八事件」時,出任台灣台中市市長,被認為是「二二八事件」劊子手之一,後來黃克立成為首批香港大紫荊勳章受勳人之一。

    立法會議員

    自從1991年立法局選舉開始,到2008年立法會選舉,黃宜弘一直都循功能組別商界(二),即香港中華總商會推舉進入立法會。該組一直靠內部推舉代表,沒有參選對手而自動當選。黃宜弘經常在立法會會議上呼呼大睡,被認為是立法會最差的議員,亦是立法會唯一連續五年未有提出質詢的議員。在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期間,曾被電視台拍到在車上舉起中指指向圍堵立法會群眾,事後在鏡頭面前向市民道歉。他因此獲得「中指黃」、「黃中指」、「中指議員」等稱號。 在2004年第三屆立法會第一次財委會主席選舉中,黃宜弘以28比30票被前線的劉慧卿擊敗,有人認為是早餐派組成的「泛聯盟」倒戈相向。當時他拒絕鄭經翰提名參選財務委員會副主席。2008年,黃宜弘再在沒有競爭對手下,連任立法會議員。 2012年,黃宜弘宣佈不會參選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束議員生涯。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黃宜弘1998年3月起擔任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於2003年連任,至2008年1月第十一屆人大選舉中以候補身份當選。

    學歷質疑

    根據黃宜弘在香港立法會網站列出的學歷,他具有兩間院校學位: 1. 美國加利福尼亞海岸大學工程學哲學博士(Ph.D. (Engineering), California Coast University) 2. 美國修蘭大學法律博士(J.D. (Law), Southland University) 2004年10月,傳媒報導有關大學是未經評審的「文憑工廠」,學位未獲美國政府承認,黃否認。股市分析員大衛·韋伯(David Webb)曾就黃宜弘是否涉及虛報學歷提出調查請求。 黃宜弘於1984年8月27日在加利福尼亞海岸大學取得工程學學位。加利福尼亞海岸大學被揭發是遙距教學文憑工廠,該校告示板表明該校「無需正式、在校的居留或課堂參與」("does not require formal, on-campus residence or classroom attendance")考生得自選監考員,毋需在校內考試。學校網頁亦指出,學校在2001年取得DTEC的認證。 修蘭大學Southland University 亦是一家典型的文憑工廠,提供水平以下或無需學術研究的學位,被揭發因為非法辦學...

    向示威市民舉中指出不文手勢

    最受非議的是黃宜弘於2003年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期間,在2003年7月9日晚上,立法會門外被示威者包圍下,舉起中指作出不文手勢,之後需要道歉了事。

    向立法會主席提出終止辯論

    此外,在2012年5月17日凌晨,黃宜弘不滿人民力量和社民連議員在立法會「拉布」阻止通過立法會議員出缺條例,向時任主席曾鈺成提出終止辯論。曾鈺成休會後宣布接納他的提議,是為「剪布」。傳媒之後質疑黃宜弘與曾鈺成早有默契,黃否認,說︰「我係最老實嘅人,從來不講大話嘅。」

    黃宜弘為梁鳳儀的繼夫。梁鳳儀有兩段婚姻,前夫為何文匯。黃宜弘亦有兩段婚姻,並前妻誕下三名兒子。 黃宜弘與前妻共誕下的長子黃群祝居於香港大坑徑25號龍華花園的住宅單位。黃群祝曾於2004年因為與黃宜弘談電話時爭執一度激動而企圖跳樓。2015年7月,48歲的黃群祝因為不滿45歲的妻子陳少燕與別人通電話時說他壞話,於是奪去妻子的手機及更改密碼,妻子的弟弟趕到後與黃群祝發生推撞,黃群祝的眼鏡掉地損毁,黃群祝報警後,48歲的黃群祝與43歲的舅仔一併被捕。

  1. 相關搜尋

    吳靄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