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16/6/2020 · 哈馬斯在2006年的最後一次巴勒斯坦議會選舉中獲勝,並反對與以色列進行任何和平談判,以及阿巴斯更加溫和和世俗的法塔赫派系。自2007年以來,兩個對立團體未能結束這些分歧。埃及已經促成了一項巴勒斯坦和解協議,該協議規定哈馬斯將加沙的控制權交給

  2. 6/9/2020 · 安娜·德·瑪斯這個名字猛一聽可能反應不過來,但說起《銀翼殺手2049》中的AI喬伊你大概就知道了。雖然只是一個虛擬角色,但深情的雙眸、性感的厚嘴唇,加上身穿具有東方神韻的旗袍,看過這部電影的觀眾大概沒有不被這位小姐姐的美打動的吧。

  3. 8/4/2021 · 卡達不僅支持在埃及執政的穆兄會政黨、巴勒斯坦的哈馬斯,還與由正義與發展黨執政的土耳其關係日益密切。由於對穆兄會的立場不同,2017年6月5日,沙特聯手阿聯酋等國與卡達斷交,要求卡達停止支持穆兄會和哈馬斯等組織。

    • 「擬態環境」制約着現實,但思想可以掙脫束縛
    • 觀眾的「使用和滿足」,是雙向的控制
    • 用批判性思維思辨被「把關」的信息世界
    • 結語

    ①「信息環境」塑造認知和行為 楚門生活的桃源島是一個巨大的攝影棚,身邊一切都是為他而造:日月升落、住房、海洋,甚至他的父母、妻子和朋友。 他的生活一成不變,為了隱瞞事實,所有人都配合他「演出」,和他說話、交往,都被設置好向他傳遞特定的信息。 他所遇到的人,見到的場景,聽說的故事,所有這些都構成了他的信息環境,環境塑造着他的認知,對他的潛意識和行動產生影響。 為了從小扼殺他探索世界的好奇心,節目組設置了和父親出海父親溺亡的事故,從此他看見船就雙腿發軟,雙眼眩暈。 楚門小時候的夢想是當探險家,但老師告訴他這個世界沒什麼好探索的;當他成家後想離開,妻子用責任捆綁他,母親用父親的死讓他自責。 在他的生活里,飛機墜毀的新聞常被報道,乘坐汽車汽車就出故障,去訂機票,牆上是飛機被雷電擊中的海報,票也總是買不到。 ②「擬態環境」和客觀環境易重合 楚門生活的信息環境,並不是客觀現實環境,而是經過人為干預和選擇的。這在傳播學上稱為「擬態環境」,最早由美國政論家李普曼在《公眾輿論》一書中提出: 一個人的生活空間狹小,與外界缺少交流,信息環境和客觀環境就會相交,甚至出現重合狀態,因為媒介加工、選擇和結構化的活動是在看不到的地方進行的,因此,一個人會把「擬態環境」當作客觀環境來看待。 桃源島的信息環境,嚴重製約着楚門的認知和行為,直到初戀女友給他提醒後,他才開始仔細觀察環境和人,才發現了許多非同尋常的事件。 其實,觀看楚門的觀眾,照樣沒有逃脫「擬態環境」的制約,他們看似是觀眾,其實也是「擬態環境」的「演員」,被媒介控制在了影像畫面中。 ③鑄就思想這堵圍牆 對於我們來說,又何嘗不是生活在「擬態環境」里。我們所接收的信息,都是經過媒介選擇和加工的,而在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真實性和可靠性越來越難分辨。 比如媒體常報道女司機事故,我們就以為所有女司機都是技術差的,一段時間常在網上看見某省的不良事件,我們就以為整個省的人都不好。 或者網上大家都說在看某部電視劇,你以為所有人都在看。擔心自己落伍,於是加入追劇行列,還有各種告訴你及時行樂、消費的廣告...... 如果我們不能仔細觀察生活,不想獨立動腦思考,只等他人飼餵,那麼就只能生活在「擬態環境」里,離真實世界和客觀現實越來越遠。 楚門最後的逃離,也是因為他開始自我反思,用邏輯發現人與物的破綻,從外界的鏡像中看到真實生活的荒謬。

    ①觀眾沉迷於「使用與滿足」 你有沒有想過,在電影中,為什麼一個看似侵犯人權的行為,會吸引那麼多人的關注? 泡在浴缸中的大叔、抱着印有楚門肖像抱枕的老奶奶,還有餐廳的服務員等等,每天同楚門笑,同楚門哭。甚至一家人在看節目時,嬰兒哇哇大哭,母親也不管。 傳播學家 E.卡茨提出了受眾行為的「使用與滿足」理論: 對於觀眾來說,楚門不過是滿足他們需求的工具,不論是心緒轉換的需求還是人際關係的需求。 他們看《The Truman Show》,同看其他任何娛樂節目一樣,用來消遣和娛樂,逃避生活的壓力和負擔,也是為了增加自己的「談資」。 人性中潛藏的慾望,比如偷窺欲,在楚門身上得到釋放。電影中許多鏡頭邊緣都是模糊虛化的,呈現圓形,為的也是給觀眾身臨其境地體驗「窺視」,從而產生爽感和刺激感。 韓國發生的N號房事件,正是這一理論的體現。26萬人觀看性虐待視頻,卻沒有人覺得有問題,有的人甚至覺得自己並沒有錯,這些人觀看違背道德倫理的視頻,就是為了滿足自私和邪惡的慾望。 ②勿娛樂至死,過有覺知的生活 當人們把接觸一種媒介當作滿足自我需求,包括信息需求、娛樂需求、社會關係需求及精神心理需求時,難免會有人產生幻覺,分不清真實與虛幻,如同親身參與了他人的生活。 就像我們會觀看網絡上的熱點事件,積極預測事件走向,對大事小事加以評論和揣測。 但是,看似是我們主動在使用媒介,接觸信息,但實際上是被信息控制了。當我們整天參與他人生活的時候,我們又如何活出自己呢? 可以看出,大多數人手機上網,主要還是用來溝通和娛樂。 尼爾·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給我們敲響警鐘:人類無聲無息地成為娛樂的附庸,毫無怨言,甚至心甘情願,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 當我們使用媒介的時候,可以先想:我們的目的是什麼?學習還是娛樂?時間如何分配?對我們的成長有益嗎?多想一步,可以避免刷屏之後的空虛和無聊。

    ①「把關人」也是控制者 在楚門的世界中,最高控制者便是導演基斯督。 參演人員的進入與退出,演員說什麼話,故事如何發展,都在基斯督的掌控中。節目中唯一一個想告訴楚門真相的施維亞,也被人拖走。 楚門的演員父親,因為不滿溺死的設定早早殺青,潛回桃源島想接着演,引發了楚門的懷疑,最後基斯督不得不安排父子見面。 在兩人見面時,基斯督緊張地指揮着:煙霧不要太濃......吊臂攝影機準備......特寫......音樂加強......觀眾在這樣的安排下得到極致的情感體驗。 最後楚門逃離桃源島時,基斯督命令節目停播,讓太陽早早升起,為了截停駕船出海的楚門,開啟風浪模式,其他人反對,基斯督說:他當眾出生。言下之意是也可以當眾死掉。 種種都展現出基斯督是桃源島信息世界的「把關人」。「把關人」這個概念,是美國社會心理學家、傳播學奠基人之一的庫爾特·盧因提出的: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所接收的信息,同樣也經過了把關,不過是把關標準不同。因此,我們看到的所有東西,都不是全景還原。 傳播學者懷特提出了新聞選擇的「把關」模式: 在基斯督看來,市場標準是他信息選擇中「把關」的重要標準。他的節目帶來的龐大收益,相當於一個小國的年產總值,這檔節目自然必須保住,還要精彩。 ②獨立思考,做自己信息世界的「把關人」 「把關人」的存在,一方面起到過濾信息的作用,只保留那些真實可信的信息,另一方面,由於個體具有主觀能動性,經過把關的信息就會帶有個人和組織的價值取向,我們並不能得到完整全面的信息。 傳統媒體時代,信息把關人可能是記者和編輯,他們決定大眾能看到什麼,不能看到什麼,人類產生知識階級分層,知識精英階層掌握主流信息傳播。 而互聯網時代,我們面臨更大的挑戰,是缺少信息的把關人。處於良莠不齊的信息世界,如果沒有清晰的認知和足夠的見識,要想分辨真相和謠言,是不容易的事。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就每天都有大量謠言上市,例如大蒜水可以治好病毒,雙黃連口服液可以預防病毒,鍾南山建議鹽水漱口等等,時刻震蕩着我們的頭腦。 其實在獲取信息的時候,不輕易聽信一家之言,主動思考,多方核實、求證,就能大大降低掉坑的概率。比如看權威媒體和人物如何說。此外,我們正成為自己的把關人。 所以,我們既要知道把關人的存在,用批判性思維接收信息,也要對把關人有所選擇,不迷信權威,才能離真相更近一些。

    許多人說楚門被人操控30年,是一個悲劇,但在我看來,從他懷疑並反抗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成了自己的導演。正如他對基斯督所說:你無法在我大腦里安攝影機。 我們也都生活在一個「擬態環境」里,接收的信息不是經過「把關人」篩選,就是根本沒有「把關人」。 面對紛繁複雜的信息世界,你避免不了要做出這樣的選擇:是主動思考找尋答案,還是被動接受他人的安排?

  4. 10/10/2020 · 她在一次採訪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組織(哈馬斯)創始人和精神領袖——謝赫·艾哈邁德· 亞辛 時,忍不住問道:“您從電視上看到以色列婦女、兒童被炸死的時候,什麼感想?

  5. 10/10/2020 · 她在一次採訪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組織(哈馬斯) 創始人和精神領袖——謝赫·艾哈邁德· 亞辛 時,忍不住問道:「您從電視上看到以色列婦女、兒童被炸死的時候,什麼感想?」 亞辛嘆了口氣,反問她 ...

  6. 17/7/2020 · 他在80年代從事媒體工作時曾與現任哈馬斯領導人伊斯梅爾-哈尼亞有過面對面的深切交談。 從幾年前曾拍攝以色列辛貝特與哈馬斯衝突的系列劇《混亂》起,他作品一直主張多從對方的利益角度思考衝突促成和解,反對以黑白兩分法煽動盲目仇恨,這一態度也延續到《德黑蘭 ...

  7. 18/5/2021 · 哈馬斯領導人在加沙住宅是軍隊目標; 7)加沙衛生官員:以軍戰機轟炸一住宅樓致33死50 傷;財經證券 1)2020年中國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為191447.3億元; 2)一季度國內電解鋁產量達976萬噸,同比增加8.8%; 3)廣東體育產業總規模達5403 ...

  8. 8/4/2021 · 趙汀陽是當代著名思想家、哲學家,被譽為中國的馬斯,他和美國前總統 奧巴馬、中國前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知道分子」總代表高曉松、「鵝廠至尊」 馬化騰、雷軍、周鴻禕、扎克伯格、詹姆斯·卡梅隆、喬治·馬丁(《權力的遊戲》原著小說《冰與火之歌

  9. 17/7/2020 · 馬斯克剛到加拿大時,把每天的生活費控制在1美元。即便在80年代,用1美元度日也是很拮据的。上大學時,馬斯克跟6個同學共同租了一間破舊的房子,屋子裡沒有床,大家就睡在撿來的床墊上。

  10.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