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基本法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基本法

    基本法是在一個國家或地區擁有最高效力的法律,它的實際作用與憲法相同。 「基本法」一詞所意味的是不永久並權宜之計,在沒有實施憲法的情況下,達到有法維持憲政秩序之效果。

    聯合國會員國
    最高憲制性法律
    基本法
    國家元首
    不適用
    《 治國基本法 (英語:Basic Law of Saudi Arabia) ...
    《 阿曼基本法 (英語:Basic Statute of Oman) ...
    不適用
    《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基本法 (英語:Palestinian National ...
  2.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簡稱《基本法》 [1] 或《香港基本法》 [2],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文件,自1997年7月1日起,取代了殖民地時期《英皇制誥》及《皇室訓令》的地位,確認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組成辦法、權力和責任及其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 ...

    • 1990年4月4日
    • 基本法
  3.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根據《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第2章,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第三條,即第22條的內容全文如下:. “. 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中央各部門、各省 ...

  4.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 條文草擬
    • 重提立法
    • 支持意見
    • 反對意見
    • 影響
    • 參見
    • 外部連結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於1988年8月發表《基本法》第一稿,稿內第二十二條(即《第二十三條》前身)全文是: 第一稿公佈後社會意見認為條文含糊,認為條文應刪去「顛覆」字眼,草委會隨後在1989年2月發表的《基本法》第二稿《第二十三條》中刪除「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字眼,以釋疑慮: 條文中又加入「自行立法」字眼,讓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在適當時機才立法。 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後,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認為需要收緊有關條文,故於最後修訂的條文中重新加入「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字眼,並於條文中加上禁止香港政治性組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進行政治活動和建立聯繫的內容,以避免香港成為「顛覆基地」。

    2004年9月,立法會選舉結束,自由黨晉身為立法會第2大黨,田北俊即時向董建華建議重新提交23條草案予立法會諮詢,但董建華拒絕。 2010年8月21日,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王敏剛表示,由於國際形勢危急,不時發生恐怖活動,香港不應再迴避問題,愈快立法愈好,因此會在下周在北京舉行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上,重新要求香港特區政府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 2011年5月25日,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表示,行政長官需要面對多項挑戰,更有責任及有需要為在2003年立法失敗的《基本法》第23條立法,同時表示23條並非洪水猛獸,市民無需過於擔憂。 2012年11月22日,時任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報章撰文,指基本法23條規定了特區應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國家安全行為,香港需要在適當時候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防止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他強調,在基本法下,中央的權力不限於外交和防務,還包括主要官員的任命和法律的審查。他更指出,香港人要深入了解中國共產黨在國家中的領導地位是歷史和人民的選擇。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批評張的言論,反映了行政長官梁振英的確肩負了包括為基本法23條立法的政治任務;民主黨亦批評張的言論,是中央企圖加緊對香港人的思想箝制。 2017年6月20日,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批評香港回歸二十年仍然未為基本法23條立法,並指出面對港獨需要中央落實全面統治。 2020年5月19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行政會議前會見記者時,被問及基本法23條立法時間表的問題時表示,香港回歸23年來,至今仍未能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以維護國家安全,「令人失望」。而全國政協及全國人大會議分別於同年5月21日及22日在北京開幕,當中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曼琪打算在人大會議上提案,建議中央按照《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基本法23條)的全國性法律,並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不需通過香港立法會審議就可以在港實施。隨後在公佈的全國人大會議議程中,包括了審議《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的議案。 2020年5月28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在督促香港儘快就二十三條完成立法的同時,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可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說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應自行為《第二十三條》立法,是憲制責任,未立法代表《香港基本法》全部條文未完全實施。《香港基本法》已列明任何人在香港都享有人權和多種自由,包括言論自由及宗教自由。只要對立法草案中不妥當的部分進行修改,該法律將會保護香港市民與國家安全,立法可以代替過時的條文及現時條例與基本法之間的灰色地帶。
    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旗下人民網聲稱,世界上大部分國家和地區皆有為當地的地區安全立法。若反對就「分裂國家行為」及「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立法,等於放縱和包容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
    中共中央軍委機關報《解放軍報》評論認為,很多西方國家都有相關國家安全法例,而且訂得比中國政府對待香港問題更嚴苛。例如早在1831年美國即制定法律規定:當聯邦法律和州法律衝突時,應遵守聯邦法,否則聯邦政府有權動用武力在各州執行聯邦法,分裂分子將以叛國罪論處。(參見美國重建時期#南方回歸聯邦的問題、Yes California加利福尼亞獨立運動。)
    時任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認為,所有主權國家法律有維護國家安全,未能成功立法的美國愛國法比香港03年草案嚴苛;香港人只是被中國大陸案例嚇怕。劉認為,香港人愛國,也認同要就國家安全立法,只要中國大陸政治民主、法制健全,對「煽動」、「顛覆」、「竊密」的定罪令人信服,符合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普世價值,尊重國家憲法規定的公民權利,二十三條立法自然就水到渠成。
    反對基本法二十三條的人士認為,其內容含糊不清,其中尤以香港、內地兩地標準及定義不同為首,「煽動叛亂」、「顛覆國家政權」、「竊取國家機密」等入罪條件輕則數句即可入獄,最高判刑更達終身監禁。
    擔任過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李柱銘指出《第二十三條》關於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罪名是於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後才再次加入《基本法》草稿中。同樣曾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司徒華則認為條文是針對支聯會及泛民主派。
    泛民主派普遍認為,此文件過於嚴苛,刑事條文泛政治化,其中「國家安全」被誇大,而許多新定義的語句含意都很廣泛並欠明確,對基本人權和自由沒有應有的保障。諮詢文件引起市民憂慮的部分:
    大陸如有組織被中央人民政府定性為「危害國家安全」而遭禁制,香港政府有權查禁該組織的香港分支而無需經任何調查。

    基本法》23條立法引發50萬人上街,最後政府撤回立法程序。此舉動讓北京質疑港人對國家觀念不足。到2021年3月,特首林鄭月娥亦引述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指社會均出現鼓吹仇視中央及特區政府言論。而港區人大代表、行會成員葉國謙則引述韓正指,自當年反23條起,香港形勢並非「非民主不民主的問題」,而是「顛覆和反顛覆的問題」。

    公民網站:基本法23網站
    政府網站:實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5. 四大護法 (基本法)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ant › 四大護法_(基本法)

    因於香港基本法釋法問題多次上為中央人民政府發言,因而得名。如2004年各界爭取普選特區首長的時候肖蔚雲曾表示香港中任何形式的公投都違反《基本法》和對於至今數次的人大釋法事件都有公開發言。[5] [6]

    • Wikipedia:香港維基人佈告板/香港條目提升計劃提名
    • 香港特區政府違反《基本法》?
    • 外部連結已修改
    • 簡稱

    [ 背 景 ][ 有 關 文 件 ][ 起 草 過 程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的 藍 圖 ] 總 則 中 央 和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的 關 係 保 障 權 利 和 自 由 政 治 體 制 經 濟 教 育、科 學、 文 化、 體 育、宗 教、勞 工 和 社 會 服 務 對 外 事 務 [ 基 本 法 的 解 釋 和 修 改 ] 背 景 在 1984 年 12 月 19 日 , 中 英 兩 國 政 府 簽 署 了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政 府 和 大 不 列 顛 及 北 愛 爾 蘭 聯 合 王 國 政 府 關 於 香 港 問 題 的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 ( 下 稱 《 聯 合 聲 明 》 ) , 當 中 載 明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對 香 港 的 基 本 方 針 政 策 。 根 據 「 一 國 兩 制 」 的 原 則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不 會 實 行 社 會 主 義 制 度 和 政 策 , 香 港 原 有 的 資 本 主 義 制 度 和 生 活 方 式 , 保 持 五 十 年 不 變 。 根 據 《 聯 合 聲 明 》 , 這 些 基 本 方 針 政 策 將 會 規 定 於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基 本 法 內 。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基 本 法 》 ( 下 稱 《 基 本 法 》 ) 在 1990 年 4 月 4 日 經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第 七 屆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 下 稱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 通 過 , 並 已 於 1997 年 7 月 1 日 生 效 。 有 關 文 件 《 基 本 法 》 是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的 憲 制 性 文 件 , 它 以 法 律 的 形 式 , 訂 明 「 一 國 兩 制 」 、 「 高 度 自 治 」 和 「 港 人 治 港 」 等 重 要 理 念 , 亦 訂 明 了 在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實 行 的 各 項 制 度 。 《 基 本 法 》 包 括 以 下 章 節 - (a) 《 基 本 法 》 正 文 , 包 括 九 個 章 節 , 160 條 條 文 ; (b) 附 件 一 , 訂 明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行 政 長 官 的 產 生 辦 法 ; (...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六十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設政務司、財政司、律政司和各局、處、署。」,但香港特區政府回歸十年來從無設政務司及財政司。這樣是否有違法之嫌呢?—khris06:18 2007年4月13日 (UTC) 有,只不過佢地並不出名Oiu12345607:55 2007年4月13日 (UTC) 1. 可否給予一些相關資料?—khris08:12 2007年4月13日 (UTC) 2. 在律政司條目中,內客指律政司是香港特區政府唯一一個司。—khris08:38 2007年4月13日 (UTC) 香港有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但回歸九年多從無政務司、財政司。 --✉Hello World!10:34 2007年4月13日 (UTC) 1. 《香港基本法》內的政務司、財政司及律政司,應該是指職位並非部門,但何以基本法內會將這些職位的名稱寫進去而不考慮到將來名稱可能有變、何以香港政府在特區成立時「手多多」將這三個職位加了「司長」兩字上去,反而會是我關注的地方。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並沒有設立稱為「政務司」、「財政司」的職位或部門,其實嚴格(捉字蚤)來說,真是違反了《基本法》,也許需要提請人大修訂吧...(笑) -- Kevinhksouth (Talk)13:59 2007年4月14日 (UTC) 1. 1.1. 若是這樣的話,先要釐清律政司和律政司司長的名字。如果無「律政司司長」的話,您說政務司、財政司、律政司是指職位的解釋還說得通,但現在不是啊。--✉Hello World!02:21 2007年4月16日 (UTC) 1. 1.1. 1.1.1. 那香港的財政是哪個單位主管?—Ellery12:02 2007年4月16日 (UTC) 1. 1.1. 1.1.1. 1.1.1.1. 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之下是經濟發展及勞工局,該局設一局長(葉澍堃)和常任秘書長(鄧國威),再下設勞工處、民航處、海事處、郵政署、香港天文台。經濟政策由財政司司長一人制訂(當然不是他一人說了算,至少架構是這樣),經濟發展及勞工局負責執行政策。--✉Hello World! 12:22 2007年4月16日 (UTC) 1.1.1.1.1. 其實所有政策局自2002年實施問責制後,均直屬特首,根據特區政府組織圖的附註財政司司長只有在特首授權的情況下方可統籌工商及科技局、經濟發展及...

    各位維基人: 我剛剛修改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中的2個外部連結,請大家仔細檢查我的編輯。如果您有疑問,或者需要讓機械人忽略某個連結甚至整個頁面,請訪問這個簡單的FAQ獲取更多信息。我進行了以下修改: 1. 向 http://news.gmw.cn/newspaper/2016-11/06/content_117759666.htm 中加入存檔連結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1106164416/http://news.gmw.cn/newspaper/2016-11/06/content_117759666.htm 2. 向 http://www.greening.gov.hk/tc/planting_knowledge/historical_account.html 中加入存檔連結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1230205118/http://www.greening.gov.hk/tc/planting_knowledge/historical_account.html 有關機械人修正錯誤的詳情請參閱FAQ。 祝編安。—InternetArchiveBot (報告軟件缺陷)2017年8月3日 (四) 12:12 (UTC)

    哪位能提供將《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簡稱為《香港基本法》的來源?基本法網頁上只提到了作為《基本法》的簡稱。暫時加入了來源請求。 1. ^ 《基本法》簡介 - index.html. www.basiclaw.gov.hk. [2020-04-15].

  6.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機構,在1980年代成立。 1984年12月19日,中 英兩國政府在北京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確定香港在1997年移交主權,並實行「一國兩制」。中國政府開始籌備編訂作為 ...

  7. 康乃狄克基本法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康涅狄格基本法

    康乃狄克基本法(英語: Fundamental Orders of Connecticut )是1639年1月24日康乃狄克殖民地會議在哈特福德採納的成文憲法性文件 [1],該基本法敘述了康乃狄克城鎮設立政府,設定了其結構和權力,以圖當地政府獲得入海口並從事貿易。康乃狄克基本法被認為 ... ...

    • 第一任
    • 第二任
    • 第三任
    • 第四任
    • 第五任

    1997年6月27日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通過 任期:1997年7月—2003年3月 1. 主任:項淳一 2. 副主任:黃保欣 3. 委員(按姓名筆畫排列):王英凡、喬曉陽、鄔維庸、劉政、吳建璠、吳康民、陳弘毅、陳滋英、梁定邦、譚惠珠(女)

    2003年3月19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一次會議通過 任期:2003年3月—2008年6月 1. 主任:喬曉陽 2. 副主任:黃保欣 3. 委員(按姓名筆畫排列):王光亞、鄔維庸(2006年10月3日逝世)、劉鎮、李飛、吳康民、陳佐洱、陳弘毅、夏勇、梁定邦、譚惠珠(女) 2006年2月28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次會議免去: 1. 副主任:黃保欣 2. 委員:王光亞、劉鎮、陳佐洱、夏勇 任命: 1. 副主任:梁愛詩(女)、李飛 2. 委員:王鳳超、王振民、張曉明、饒戈平 2007年2月28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補充任命: 1. 委員:劉廼強

    2008年6月26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次會議通過 任期:2008年6月—2013年6月 1. 主任:喬曉陽 2. 副主任:梁愛詩(女)、李飛 3. 委員(按姓名筆劃排列):王鳳超、劉迺強、張榮順、張曉明、陳弘毅、饒戈平、莫樹聯、黃玉山、譚惠珠(女) 2010年8月28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免去: 1. 委員:王鳳超 任命: 1. 委員:李剛 2013年3月19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免去: 1. 主任:喬曉陽 任命: 1. 主任:李飛 2. 副主任:張榮順

    2013年6月29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次會議通過 任期:2013年6月—2018年6月 1. 主任:李飛 2. 副主任:梁愛詩(女)、張榮順 3. 委員(按姓名筆劃排列):劉廼強、陳弘毅、鄭淑娜(女)、饒戈平、莫樹聯、徐澤、黃玉山、黃蘭發、譚惠珠(女)

    2018年6月22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次會議通過 任期:2018年6月—2023年6月 1. 主任:沈春耀 2. 副主任:譚惠珠(女)、張勇 3. 委員(按姓名筆劃排列):劉廼強、陳冬、陳弘毅、武增(女)、莫樹聯、黃玉山、黃柳權、梁美芬(女)、韓大元 2018年3月22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免去: 1. 主任:李飛 任命: 1. 主任:沈春耀 2. 副主任:張勇

  8. 香港人權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香港人權
    • 法例
    • 言論自由
    • 人身自由
    • 集會自由
    • 結社自由
    • 新聞自由
    • 警察問責
    • 司法覆核
    • 無罪推定
    • 反歧視

    《基本法》第39條訂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香港居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除依法規定外不得限制,此種限制不得與本條第一款規定抵觸。」。1991年6月,香港立法局通過香港法例第383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

    言論自由是根據《基本法》第27條的第16條人權法案。這被視為一項基本權利,但人權法規定,限制它是合理的,法律規定限制必須尊重他人的權利和名譽,保護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及保護公眾的健康。 在1998年1月1日的一次示威遊行中,民間活動家吳恭劭及利建潤嚴重毀壞國旗和區旗。某些部分被剪下或撕裂,並用黑色墨水塗抹畫了一個黑色十字架,還將「恥辱」這兩個字寫在旗幟上。兩人被控違反第7條國旗條例及第7區旗條例,條例規定,任何人褻瀆了國旗或地區旗,即屬犯罪。被告質疑該憲法中的第7條國旗條例。裁判官裁定被告罪名成立,他並需要自簽擔保守行為2,000元及每項罪名入獄12個月。上訴法院撤銷定罪。最後,香港終審法院一致認為,這些條款是合理的,符合憲法的,因為它們只是禁止表達自己訊息的方式,但不妨礙人以其他方式表達同一信息的自由。最後,裁判官下令定罪一致裁定維持原判。[來源請求]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是受到法例所保障的,《基本法》第28條規定「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其內涵包括﹕「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居民的身體、剝奪或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禁止對居民施行酷刑、任意或非法剝奪居民的生命。」《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5條也訂明「人人有權享有身體自由及人身安全,任何人不得無理予以逮捕或拘禁」。

    2018年,民陣連續第二年未能租用維園足球場作為七一遊行起點。有意見批評是集會自由被打壓。2019年反修例運動爆發後,香港警方先後用反對通知書禁止民陣831遊行、831遊行、915遊行、101遊行、1020遊行。2020年6月4日,港府以疫情為理由禁止支聯會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

    2018年7月17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收到香港警察上門送上的通知書,指民族黨煽動顛覆,建議保安局局長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的權力,擬基於國家安全而禁止該黨運作,又表示陳浩天可以在21天內遞交書面抗辯。文件附件長達700頁,載有警方過往秘密及公開監控該黨領袖的詳細記錄,作為支持禁制的證據。有意見批評是結社自由被打壓。

    近年,香港的新聞自由程度被指已經淪落至中度自由地區,還較某些東歐巴爾幹半島國家更差。2017年,無國界記者所發佈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香港的新聞自由指數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73位。 2019年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指數」裏,香港在180個國家或地區排名中名列73名。報告形容香港主流傳媒「早已迅速遵守北京的命令」,其中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因舉辦「北京不喜歡的活動」而被拒續發工作簽證及《逃犯條例》修訂都受關注,亦對媒體工作造成很大威脅。 2020年8月10日,香港警務處國安處以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勾結外國勢力」的罪名拘捕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次子黎耀恩以及部份壹傳媒高層。到上午10時,近200名藍帽子警員及探員到達將軍澳蘋果日報大樓進行搜查,《蘋果日報》總編輯羅偉光向警方要求出示搜查令,但警員未有理會。警員在大樓外拉起封鎖線。而蘋果行政部通知員工,因辦公室出現突發狀況,呼籲員工暫不要上班。。 2020年9月22日,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去信香港記者協會、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和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四個新聞工作者協會,指將修改《警察通例》中對「傳媒代表」的定義,不再承認香港記者協會和攝影記者協會的會員證,改為僅限已登記政府新聞處的傳媒機構,和國際認可、知名的傳媒機構發出的認可證明文件,亦表示將來網媒和學生記者可能被認定爲「非法採訪」。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信中指,這是「尊重新聞自由」,又指「有自稱記者的人混入人群,涉嫌妨礙警方工作,增加執法難度」,希望協助「正常採訪」的記者工作。其後,包括香港記者協會、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明報職工協會等多間傳媒工會發表聯合聲明,聲明指「傳媒代表」定義相關指引實施了多年,批評警方在未作任何諮詢的情況下,單方面作出重大修訂,等同實施官方發牌制度,嚴重影響新聞自由及採訪自由。

    投訴警察的處理事務由香港警務處投訴及內部調查科負責,自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部分香港警察在處理涉及示威遊行的事件中,被質疑未有謹守政治中立的原則,甚至被指協助香港政府以暴力濫用警權的方式對待和平表達意見的示威人士的事件。對於一般遊行示威採取強硬態度,警隊多次被指涉嫌為香港政府執行中國中央政府委派的政治任務。而在執法及投訴的處理上,被指偏袒親共組織及親政府人士等,但對不同意政府立場的和平集會人士,就以暴力驅散及濫用法律程序檢控,而對求助及投訴的人士加以留難。 反修例運動期間的2019年8月31日晚,多名防暴警員及特別戰術小隊成員(速龍小隊)衝入九龍旺角太子站往中環的月台及列車,以警棍及胡椒噴霧等武器無差別襲擊車廂內無辜的乘客。襲擊事件後車廂及月台一片狼藉,多人頭破血流,傷者中包括部分小孩及坐輪椅的傷殘人士。警方否認是「進站打人」,聲稱只是使用「適當武力」。

    基本法第11條訂明:「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會、經濟制度,有關保障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的制度,行政管理、立法和司法方面的制度,以及有關政策,均以本法的規定為依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均不得同本法相抵觸。」。

    人權法案規定,任何人被控刑事罪行有權要被推定為無罪,直到依法被證明有罪為止。這個假設在普通法中被很好地設立。著名案件Woolmington v DPP制定了基本的刑法原則,如果在案件結束時和整個案件中,有一個合理的疑問,在被告是否犯有刑事罪行的問題中,控方並沒有提出,被告有權獲得無罪釋放。

    港府在1996年根據香港法例第480章《性別歧視條例》成立獨立法定機構平等機會委員會,以監察反歧視條例的實施情況。負責執行《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四條歧視條例。致力消除基於性別、婚姻狀況、懷孕、殘疾、家庭崗位及種族而產生的歧視。現行香港有四條反歧視法例,《性別歧視條例》(第 480 章)《殘疾歧視條例》(第 487 章)《家庭崗位歧視條例 》(第 527 章)《種族歧視條例》(第 602 章),以推助社會平等機會。1998年,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和民政事務處制訂消除性傾向歧視僱傭實務守則

  9.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