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2019冠狀病毒病香港疫情病例 (2021年)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2019冠狀病毒病香港疫情病例

    該名外傭上月4日從印尼抵港,在機場的檢測結果呈陰性,在荃灣絲麗酒店檢疫期間,進行5次檢測的結果均呈陰性,上月25日完成檢疫後,返回僱主居住的杏花邨第37座,在本月3日進行的檢測結果呈不確定,本月4日在醫院檢測呈陽性,對抗體亦呈陽性反應。

  2. 香港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接種計劃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香港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接種

    有僱主強逼外傭接種疫苗 2021年5月,亞洲移居人士聯盟發言人表示,組織接獲至少兩宗個案,指有僱主強逼 外籍家庭傭工 注射疫苗。 僱主更要求外傭簽署協議,聲明注射疫苗後出現任何問題,僱主不會承擔包括醫藥費在內的任何責任,組織亦收到過百宗外傭查詢,擔心若不 ...

    • 2021年2月26日至今
    • 香港
    • 為保障公眾健康,令社會在疫情下逐步恢復正常運作,政府推行覆蓋全港的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接種計劃,為所有香港市民免費接種新冠疫苗。
    • 2019冠狀病毒病香港疫情
  3. 強制檢測公告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強制檢測公告
    • 特定群組及處所之強制檢測
    • 發出限制與檢測宣告
    • 外部連結

    隨著第四波疫情在2020年11月下旬開始在歌舞群組爆發,部份曾有確診個案的跳舞學校及酒樓成為首批被到入強制檢測公告的指定場所。為了盡快切斷社區傳播鏈,政府在12月29日決定擴大「須檢必檢」的範圍。如大廈過去14日內有兩個或以上單位出現無關連確診個案,會被納入第599J章下的強制檢測公告,過去14日曾身處相關大廈的人士須接受強制檢測。 而由於2021年1月九龍油麻地(尤其官涌及渡船角一帶)在短時間內出現多宗確診個案,政府在1月15日決定在劃入指定區域(介乎彌敦道、甘肅街、渡船街及佐敦道之間區域,稱為「佐敦指定區域」)作強制檢測範圍,進行更進一步的「須檢必檢」行動,除了已因有兩個或以上單位出現無關連確診個案而被納入強制檢測範圍的大廈外,如指定區域內的大廈過去14日內有一個單位出現一宗或以上的確診個案(包括源頭不明或與早前個案相關),或大廈污水樣本連續接近三日對病毒呈陽性結果,亦會被納入第599J章下的強制檢測公告。隨後亦從深水埗、油麻地及紅磡劃入多個指定區域。同時有需要時更會在指定區域內,劃出核心區域,該區域內的全部大廈或構築物不論是否有確診個案,均會被納入強制檢測公告。 2021年2月1日起,政府宣佈收緊全港所有住宅大廈(包括商住兩用)納入強制檢測公告的準則,只要全幢大廈出現一宗或以上的源頭不明確診個案,或大廈污水樣本對病毒呈陽性結果,均納入強制檢測公告。此外,若工作場所出現兩宗確診個案亦須納入強制檢測。隨後於2月6日宣佈再收緊準則,全幢大廈出現一宗或以上確診個案(不論是否有源頭),會納入強制檢測公告,即與「指定區域」準則一致。而大廈污水樣本對病毒呈陽性結果及工作場所準則維持不變。再於2月27日收緊工作場所納入強制檢測公告的準則,只要出現一宗或以上確診個案就須納入強制檢測。3月31日起住宅大廈納入強制檢測公告準則增加有其他因素顯示可能存在感染風險。 如確診個案經同一大廈強制檢測發現,或與早前確診個案同住,有關住宅大廈則不會再被納入公告中。 因應2021年3月爆發健身室群組,多間曾有確診個案到訪的健身室亦納入公告,而全港的健身室員工亦需強制檢測。

    政府在較多確診個案的建築物向市民免費派發樣本瓶,惟鑑於部份獲發樣本瓶市民於未有檢測結果前仍舊外出,甚至搬離住所,以致病毒可能在其他地區傳播,故行政會議在2020年12月8日修訂規例,賦權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可透過發出限制與檢測宣告(俗稱「封區」),要求有關人士必須逗留在該處所,直至所有有關人士已完成檢測而有關檢測結果已獲確定,方可離開。該修訂在翌日生效。有關圍封情況參考限制與檢測宣告#行動。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本地情況互動地圖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電子版香港法例 - 第599J章 《預防及控制疾病(對若干人士強制檢測)規例》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 外傭居港權爭議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外傭居港權爭議
    • 背景
    • 案件原告
    • 各界反應
    • 其他泛民主派的立場
    • 最低工資條例疑慮
    • 高等法院原訟庭判決
    • 四大關卡論
    • 立法會討論
    • 2011年香港區議會選舉
    • 律政司请求释法

    香港的外傭絕大多數來自印度尼西亞及菲律賓。在2010年3月31日,在香港工作的外傭合計有273,609人。 2010年12月,3名外傭經法律援助署聘任彭思帝理律師行為代表,以香港資深大律師李志喜為首,協助3個菲律賓外傭及家庭入稟香港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推翻香港法例第115章《入境條例》對於在香港連續工作滿7年的外籍家庭傭工不能因此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限制,認為該條文抵觸《基本法》第24條列出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定義之一的「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持有效旅行證件進入香港、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的非中國籍的人」條文。其中一宗案件於2011年8月22日開審。有報道指特區政府內部在開審前已估計政府有8成機會敗訴。 根據《入境條例》第2條(4)(a),在任何期間內,非法入境者、違反任何逗留條件者、難民、被羈留者、政府輸入僱員計劃下受僱為外來的合約工人、受僱為外來家庭傭工、領館人員、香港駐軍及以訂明的中央人民政府旅行證件持有人身分而留在香港者,不得被視為通常居於香港。 來香港打工的外傭早在辦理傭工簽證時已作出「無意不返回原居地」及「合約完結後離開香港」的承諾。在香港入境事務處的「從外國受聘來港家庭傭工簽證/延長逗留期限申請表格」上,傭工本人須向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承諾「本人並無任何原因不能返回原居地,而本人亦無意於完成或終止上述僱傭合約後不返回原居地」及「本人將於完成僱傭合約或終止僱傭合約後的兩星期內離開香港」。

    首宗訴訟的原告Evangeline Banao Vallejos在1986年來香港當家庭傭工,2010年申請法律援助提出司法覆核。有報道指如果她成功取得居港權,就可以申請她的丈夫、5個子女及9個孫兒共15人來香港定居。

    由於被法律援助署委派的李志喜是公民黨憲制及管治支部副主席,加上案件使人聯想起先前有公民黨成員參與的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案,引起一些輿論批評公民黨「禍港」。此外,代表入稟人的律師之一帝理邁(Mark Daly)是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有周刊指他也曾經是公民黨黨員。香港《文匯報》有評論指「公民黨操弄外傭居港權的行徑已經激發眾怒」,又指公民黨欲借此開拓外傭票源。 公民黨反對把「外傭爭取居港權」事件中的基本法條文爭議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解釋,認為應尊重香港法院的判決。截至2011年10月,公民黨未有明確表示該黨在政策上是否支持外傭應享有居港權。 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反對外傭居港權,並在社交網站Facebook建立「反對外傭永久居留權關注社群」專頁。 有報道指特區政府估計如果政府敗訴,會有10萬外傭符合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資格,加上子女,合計有40萬人符合申請居留權的資格,另外政府估計當中約有20萬人會領取綜援。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余若薇認為「估計約數十萬外傭湧港」是誇大的說法,容易使香港市民恐慌。民主建港協進聯盟副主席張國鈞不點名地批評公民黨企圖淡化外傭居港權案的影響。余若薇在2011年11月的一個論壇上表示「本港人口老化,外傭若取得居港權,只會利多於弊」。 自由黨2011年8月初的一個民意調查顯示有八成五的受訪者反對外傭爭取居港權,支持的不足一成,同時有超過五成受訪者認為公民黨需要為事件負上責任。新民黨認為政府應尋求「人大釋法」。 2011年8月5日《新報》有文章認為如果在以華人為主的香港「突然多出接近一成的東南亞人口」成為居民,加上他們的人口增長率會遠高於本地人,以及生產力的差異,最終會引致香港「出現種族衝突、甚至成為種族仇殺頻生的城市」。文章又指如果外傭取得居港權,公民黨可以得到數十萬的外傭鐵票,而且這些外傭將會抗拒「中港融合」,堅定反對中國,「是公民黨的同路人」。 香港大學的梁祖彬教授認為潛在的種族緊張及融入主流社會問題不容忽視,例如香港的教育系統如何向這些新居民提供中文教學。香港科技大學的雷鼎鳴教授認為如果外傭被保證有永久居港權,來香港當傭工就會變得搶手,受惠的不是香港家庭,而是菲律賓的腐敗官員。 另一方面,時事評論員吳志森質疑政府估計的可信度(1999年政府聲稱終審法院判決會令167萬人有權來港,同樣被質疑為誇大);而且外傭縱使上訴得直,也只是贏得申請權而...

    人民力量認為《入境條例》歧視外傭,是「罔顧社會公義」,並堅決反對特區政府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認為親建制政黨誇大外傭享有居港權的後果及「煽動排外情緒」,指民建聯、自由黨、新民黨「誤導市民,製造恐慌」。社會民主連線、香港職工會聯盟、公民起動及民間人權陣線支持外傭爭取居港權。社會民主連線更於2011年8月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支持外傭爭取居港權。 張超雄批評反對外傭居港權的香港人是「赤裸裸的歧視」外傭,反抗情緒是「歇斯底里」。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立法會議員馮檢基不贊成外傭享有居港權,雖然他認為人大釋法可以解決問題,但他表示這不意味他支持人大釋法。 民主黨在2011年10月表態反對外傭享有居港權,但是亦反對以人大釋法解決問題,認為這會嚴重損害香港法治。個別民主黨成員支持外傭爭取居港權或爭取申請權。 公民黨因黨員李志喜為外傭打官司而備受批評,同時支持度亦大跌。及後梁家傑解釋法律界有所謂的「驛站原則(cab-rank rule)」,像的士司機不能拒載一樣,行規是大律師不能隨便拒絕接案,否則一些特殊求助人將無法得到應有的法律支援。梁指出,外傭居港權案中有一些法律觀點需要釐清,這樣才對香港人及其他持份者公平,而全港擅長相關案件的大律師只有幾人,其中一位是公民黨的李志喜。梁的講法與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的講法吻合。林在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指出,部份法律界人士因為幫助一些不受歡迎的當事人而受到批評,甚至謾罵。林斥這些指控完全是毫無理據,亦顯示批評者對大律師的義務和「驛站原則」等傳統一無所知。

    有外傭僱主擔心,如果外傭取得居港權,會得到與本地人相同的法定最低工資保障,薪金會大升,僱主為了減少負擔,就會被迫解僱有居港權的外傭。不過《最低工資條例》(香港法例第608章)第7條已列明該條例不適用於免費居於工作住所的家庭傭工。可是外傭組織「亞洲外傭協調機構」已決定提出司法覆核,爭取外傭也可享有每小時28港元(2011年)的最低工資。

    2011年9月30日,香港高等法院就上述首宗司法覆核宣判,法官林文瀚裁定《入境條例》限制外傭申請居港權的條文違反《基本法》。 案件宣判後,民建聯、自由黨、香港工會聯合會、工商專業聯盟表示對判決失望,民主黨及民協亦表明反對外傭享有居港權及支持政府上訴。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建議政府提請人大釋法。香港職工會聯盟及香港人權監察則歡迎法庭裁決。 自由黨主席劉健儀認為公民黨對事件「難辭其咎」,批評公民黨「淡化事件嚴重性,繼續誤導市民」。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承認外傭居港權案導致公民黨面對極大民憤。 2011年10月2日,超過1000人參加由民建聯發起的「反對外傭享有居港權」遊行。10月9日,超過2000人參加由「愛護香港力量」發起的「全港市民聲討公民黨大遊行」,反對外傭居港權,主辦者稱有1萬人參加。 2011年10月4日,特區政府對於首宗司法覆核的初審判決提出上訴。 2011年10月11日,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在《明報》發表文章,反對以人大釋法解決外傭居港權問題。 自由黨在2011年10月再發表另一次在10月6日至9日進行的民意調查結果,指有86.3%受訪者不贊成外傭有資格申請居港權,72.5%認為外傭取得居港權會為香港帶來沉重社會負擔,有70.1%受訪者認為公民黨需要對司法覆核的後果負責,72.7%受訪者贊成政府在上訴失敗後尋求人大釋法。 2011年10月23日,工聯會發起遊行反對外傭居港權,主辦者稱有1500人參加。同日民間人權陣線等團體舉辦燭光晚會,支持外傭享有居港權,反對人大釋法,有超過200名外傭參加。 2011年10月28日,工聯會舉行「捍衛本地工人就業申訴大會」,反對外傭居港權,擔心外傭及其家屬取得居港權後會搶去本地工人在其它行業的職位。 2011年1月至8月間,入境事務處接獲的外傭居港權申請個案為每月平均1宗,在9月判決後的3個月內,大幅升至每月平均200多宗。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在2011年8月13日稱現行的《入境條例》已設有審核居港權申請人的「四大關卡」,可以排除外傭取得永久居港權。 所謂的「四大關卡」,指《入境條例》附表1規定入境事務處可要求非中國籍的永久居港權申請人提供以下四項資料: 1. 他是否在香港有慣常住所; 2. 其家庭的主要成員(配偶及未成年子女)是否在香港; 3. 他是否有合理的收入,以維持他自己及家人的生活; 4. 他是否已按照法律繳稅。 梁家傑認為即使外傭在司法覆核勝訴,絕大多數外傭也會因為不符合該四個條件而不會獲得永久居港權。梁家傑在一封公開信中指《入境條例》附表條件「包括有否在港納稅、有否在港持有物業、家庭成員是否在港等等」。自由黨主席劉健儀認為梁家傑所說的「四大關卡」與《入境條例》附表原文不符,批評梁家傑「偷換概念,指鹿為馬」及誤導市民。香港《文匯報》有評論批評梁家傑「故意以假資訊來誤導市民,令市民誤以為影響不大而掉以輕心,甚至原諒公民黨的賣港惡行」。 2011年9月30日的法院判詞指出,雖然《入境條例》規定居港權申請人在申請時需要提供其主要家人是否在香港、申請人是否有足夠收入維持生活等資料,然而《入境條例》該段條文需以終審法院先前對《基本法》第24(2)(4)條的詮釋解讀,因此即使居港權申請人的家人不在香港,或是該申請人沒有足夠收入維持生活,也不意味其申請必然不成功。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鑑林批評公民黨的「外傭申請居港權仍有四大關卡」論是「意圖引開視線、誤導公眾」。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黃定光在2011年10月19日的立法會會議上提出不具法律效力的議案,動議「立法會反對外傭享有香港居留權」。 黃定光稱99%的民意反對外傭享有香港居留權。公民黨的梁家傑認為議案是「肆無忌憚的立法機關向司法機關施壓行為」,會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公民黨對此感到十分憤怒和遺憾,亦表示強烈反對」。梁家傑又批評政府在過去數個月與建制派在外傭居留權案上合力演出「自編自導自演的釋法鬧劇」。 謝偉俊認為已有終審法院關於居留權的「四大案例」:吳嘉玲案、莊豐源案、Fateh MUHAMMAD案及Prem SINGH案在前,外傭居港權案按照普通法處理的結果可想而知。他認為「在數害取其輕的情況下」,恐怕「釋法便是最終、最恰當和最佳的解決方法」。 林大輝批評外傭居留權問題「弄得社會滿城風雨、人心惶惶,社會充滿危機」,而市民是非常齊心「一起反對外傭享有居留權」。他指外傭「原本沒有打算在香港定居,因為合約清楚列明,約滿後便必須返回原居地」,可是香港有些政客、政黨做現代的「吳三桂」,為了將來的選票,想辦法幫助外傭搞居留權,「慫恿他們鵲巢鳩占,破壞香港的幸福、利益」,批評公民黨用花言巧語淡化問題。他希望特區政府從速尋求人大釋法。 職工盟的李卓人認為即使容許外傭申請居港權,「也不代表一定可以得到」,因為有「四大關卡」。他批評議案是「無事生非、無中生有、充滿歧視、危言聳聽、製造恐慌」,是為了「透過煽動排外情緒來製造選舉議題」。 民建聯的譚耀宗翻出公民黨的吳靄儀過去在2003年的Prem SINGH案後發表的意見,指她當時表示「對外籍人士申請居港權應該採取一個極為寬鬆的標準」,只要申請人聲稱以香港作為永久居住地就已經足夠,「特區政府無權為《基本法》設下任何限制」。 自由黨的劉健儀批評公民黨一方面支持外傭爭取居港權,另一方面卻認為入境事務處有責任阻止外傭留港,做法是非常矛盾的。 梁美芬認為沒有理由相信「外傭獲批居留權後不會留在香港」的說法,因為「菲律賓較香港落後」,如果外傭有機會,樂於在香港定居並享用香港的福利。 公民起動的何秀蘭認為應該尊重法庭的裁決。她認為「不少社會均想借助外地勞工的勞動力,但卻不願負上責任」,而外傭現時在香港是「以一個很便宜的薪酬提供服務」,他們所受到的待遇,與19世紀末、20世紀初有8萬名中國人被賣豬仔到加拿大興建鐵路,並被加拿大收取人頭稅的往事「不無相似之處」...

    在2011年11月6日的區議會選舉中,被外傭居港權爭議困擾的公民黨遭受挫敗,議席從選舉前的12席減至7席,而明確支持外傭爭取居港權的社會民主連線、人民力量及香港職工會聯盟則幾乎全軍覆沒,僅有人民力量可取得1席。職工盟的李卓人在元朗富恩選區敗選後,承認外傭居港權爭議是他敗選原因之一。 反對外傭居港權的民建聯是這次選舉的大贏家,該黨主席譚耀宗認為外傭居港權爭議是取勝的原因之一。

    2012年12月13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證實,律政司已向終審法院建議就外傭居港權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他解释,律政司希望藉外傭案件請求終審法院考慮依法《基本法》第158條第3款,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尋求釋法,澄清人大常委會1999年釋法的法律效力,從而解決外傭及雙非居港權問題。他不認為有關建議會影響司法獨立,亦不認同律政司做法會為法治帶來暴風雨。

  5. 2019冠狀病毒病香港疫情相關爭議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2019冠狀病毒病香港疫情相關

    2019冠狀病毒病香港疫情相關爭議,介紹在2019冠狀病毒病香港疫情中,香港疫情的相關爭議始於2020年1月。 遠因2003年的沙士疫情,近因2019年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反修例運動,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作為,令不少市民信心盡失,延續至2020年的香港疫情中,對政府 ...

  6. 2020年香港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2020年香港

    另外,鄰廈有外傭住客以手機拍到事主墮下一刻,網上一度傳出她因涉嫌偷窺,被警方拘捕,不過警方消息指,警方並沒有拘捕該名外傭,而該名外傭亦非任何警務人員的僱傭。[8] 舉行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致辭時強調司法獨立不容貶削。 ...

  7. 劉姍姍事件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劉姍姍事件

    劉案第2次召開預備聽證庭,法官暫不接受劉姍姍的認罪協議。根據密蘇里西區聯邦地方檢察署公布的認罪協議第5項,建議劉姍姍在判刑後立即遞解出境,如果法官接受協議,簽發賠償外傭的支票即可生效,如果協議遭拒絕,辯方也有權撤銷協議。[22]

  8. 梁家傑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梁家傑
    • 生平
    • 爭議
    • 學歷及專業資格
    • 現任公職
    • 歷任公職
    • 相關
    • 外部連結

    梁家傑生於香港,籍貫廣東江門市新會區,是天主教徒。小時候家住旺角翠園,父親在英皇書院畢業,二次大戰曾任美軍翻譯,之後在香港飛機工程公司當會計。梁家傑1971年畢業於喇沙小學,1976年畢業於九龍華仁書院,1982年取得香港大學法律學士學位。1983年取得香港大學法律專業證書,並獲認許為大律師。1984年取得英國劍橋大學法律碩士學位。1998年認可為資深大律師,為主權移交後首批資深大律師之一。就讀香港大學時認識現任太太陳淑儀,兩人為同屆同學,曾分別擔任法律系學生會會長和秘書,於1987年結婚,育有一個女兒及一對孖仔。自2004年起獲選為九龍東立法會議員,亦是現任公民黨主席。他是公民黨和前《基本法》四十五條關注組的核心成員,也是香港泛民主派的一員。

    外傭居港權爭議

    在2011年的外傭居港權爭議中,梁家傑指《入境條例》附表已為「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列出4個條件,即使外傭在司法覆核勝訴,絕大多數外傭也會因為不符合該4個條件而不會獲得永久居港權。梁家傑在一封公開信中指《入境條例》附表條件「包括有否在港納稅、有否在港持有物業、家庭成員是否在港等等」。自由黨主席劉健儀認為梁家傑所說的「四大關卡」與《入境條例》附表原文不符,批評梁家傑「偷換概念,指鹿為馬」及誤導市民。香港《文匯報》有評論批評梁家傑「故意以假資訊來誤導市民,令市民誤以為影響不大而掉以輕心,甚至原諒公民黨的「賣港」惡行」。 梁家傑因黨友李志喜為外傭打官司而備受批評,同時公民黨的支持度亦大跌。數年後受訪時,梁家傑解釋法律界有所謂的「驛站原則(cab-rank rule)」,像的士司機不能拒載一樣,行規是大律師不能隨便拒絕接案,否則一些特殊求助人將無法得到應有的法律支援。梁指出,外傭居港權案中有一些法律觀點需要釐清,這樣才對香港人及其他持份者公平,而全港擅長相關案件的大律師只有幾人,其中一位是公民黨的李志喜。梁的講法與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的講法吻合。林在2012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強調,當...

    香港大學法律學士(1982年)
    香港大律師(1983年)
    香港大律師公會內地執業及關係委員會主席(2000年-2004年)
    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2000年-2002年)
    檢討香港法律教育及培訓督導委員會委員(1999年-2002年)
    梁家傑 Facebook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9. 2019年香港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2019年香港

    調查顯示該集團通過假結婚騙取通行證或受養人簽證,讓外傭得以繼續留港。[73] 2月10日: 東鐵綫 太和站於大窩東支路近九龍坑一條行人天橋的一段架空電纜懷疑遭人用17米長扶手鐵欄杆破壞,鐵欄杆被拋擲向列車架空電纜,扶手及電纜上均有被電流燒焦痕迹。

  10. 2010年代香港命案列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2010年代香港命案列表

    患有唐氏綜合症姓方(52歲)男子,被發現倒臥在大坑家中廁所,警方初時認為無可疑,但驗屍發現有傷痕,遂拘捕他的兩名分別70歲及40歲的外傭。案後,死者母親助傭保釋,更繼續讓她居於大坑居所。[144] 2013年3月19日 葵芳邨葵泰樓24樓燒炭雙屍案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