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10/8/2016 · 奧運超支成常態 市民無辜要埋單 1976年奧運的財政慘劇似乎並沒有警戒後來者(1984的洛杉磯一屆不建新運動場、將大學宿舍給運動員居住,實際支出和超支都較少),當年的主辦城市蒙特利爾足足用了30年才還清興建奧運村和場館的債務,當地市民因而為O形的場館起了一個 ...

  2. 9/8/2016 · 「飛魚」菲比斯,較早前帶領美國隊在4x100自由泳比賽中勇奪一金,決賽時,眾人焦點不僅於菲比斯非凡泳術,還聚焦在他背部、肩膀上不少的拔罐紅印。有外國傳媒以為是特別的紋身之類圖案。究竟拔罐有何好處,令「飛魚」也鍾情這種傳統養生療法?

  3. 11/8/2016 · 這是一個假奧運之名行城市消毒實的工程,城市消毒是指將看不順眼的窮人和特定種族趕走,2004年雅典奧運前,就有約2700名羅姆人被逼遷。 為舉辦里約奧運,當地Vila Autodromo貧民窟被移走,整個社區只餘下當局為堅持不搬走的居民興建的20間房子。 ...

    • 「史上最糟糕的開幕式」
    • 菅義偉民調跌至新低
    • 暴露深層治理危機

    儘管安倍因臨陣逃脫而在網絡上被右翼分子大轟「叛徒」、「不負責任」,但在看完開幕式後,還是不得不承認安倍此舉十分精明。原因無他,開幕式水平實在讓人大跌眼鏡。 儘管外界理解因防疫需要而表演規模縮水、無觀眾的看台氣氛冷淡等等原因,但除了一閃而過的煙花和無人機亮點外,開幕式大多節目都呈現出陰冷、壓抑和敷衍的感覺,例如表現運動員居家訓練之苦的單人跑步機畫面讓人摸不着頭腦,森山未來的紀念亡者之舞更讓人毛骨悚然,很難讓日本及全球人民像菅義偉政府所聲稱的那樣汲取到任何戰勝疫情的力量。 溫和的評論家大抵將之形容為「暗淡的」(muted),而牙尖嘴利者就毫不客氣地稱「史上最糟糕的開幕式」、「像在殯儀館」。日本著名導演北野武更是直言道「開幕式有趣到讓我睡得特別好」、「之後出國都感到丟臉」云云,還要求奧組委退還納稅人的錢。 相關新聞下讀者也紛紛痛罵這種水平的開幕式根本不值165億日元(約11.6億港元),連帶着討論開幕式的創意總監、作曲家和導演先後因侮辱女性、校園霸凌和開納粹大屠殺玩笑而被炒魷的醜聞,以及奧運會會計部長上月自殺疑似掩蓋貪腐黑幕等等。可以說,這場不及格的開幕式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日本國民的不滿情緒和追責決心。

    在如此情況下,不像安倍那樣可以當甩手掌櫃的菅義偉就承擔了最大的壓力。他在開幕式上的恍惚表現已經引發眾多批評,當時在德仁天皇起身致辭時,他沒有按照禮儀同樣起立,直到身邊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率先站起來後,他才跟着起身,立刻引發「失禮」的爭議。 另外,由於各國疫情嚴重,此屆奧運會僅有12名國家或國際機構元首出席,遠低於2008年約80名國家元首出席北京奧運會的盛況,本有意出席的韓國總統文在寅還因日方的輕慢態度和外交官粗俗言論而臨時取消計劃,使菅義偉政府原本的奧運外交計劃落空,也使得奧運氛圍更加冷清。 在開幕式之後進行的民調顯示,菅義偉的支持率已經滑落至34%的歷史新低,這也是自民黨自2012年重新掌權以來的最低點,這就充分說明了民眾對開幕式的不買賬。還有自民黨人士透露,安倍也正是料到這點,才沒有出席開幕式,以便今後拋棄民聲跌停的菅義偉,自行重新參選自民黨總裁。 至此,儘管賽事才剛剛開始,後續日本國民情緒或許會因獎牌數量而有所提升,也可能因疫情繼續升溫而更加怨憤。但無論如何,此次奧運會坎坷多舛的基調已經確定,政府逾200億美元支出和商界逾30億美元贊助因無觀眾模式幾乎血本無歸,提升國民士氣也是無從談起,所謂的逆轉國運更成了破碎的泡沫。

    而此次東奧推後一年仍落得無觀眾模式且民情激憤這等最糟情形,也暴露了日本更深層次的危機。 例如,政客因沉湎於1964年的奧運神話以及未曾言明的國運論,而執著於奧運形式,儘管老齡化嚴重和普遍低慾望的社會已經很難通過大興土木而拉動經濟。而在新冠這等百年一遇疫情爆發後,政府也缺乏能力和魄力果斷止損。80年代末西方研究日本的扛鼎之作《日本權力結構之謎》一書曾指出日本沒有強大的政治中心,權力分散在自民黨、官僚機構和經濟團體之中,很少有真正的話事人。雖然這一情況在安倍政府加強內閣統治時期明顯好轉,但他一下台後,還是暴露出內閣缺乏權力的弱點。 菅義偉雖是首相,但也是黨內五大派閥的妥協產物,本人缺乏政治根基,這就導致居其位者沒能力拍板喊停、不居其位者無需承擔後果。這種錯位結構將糾結萬分的菅義偉政府推向東奧,以至於其直到7月20日仍稱不排除在最後一刻取消賽事,而非帶着破釜沉舟一定辦好的氣勢。而安倍眼看東奧註定失敗而臨陣逃脫擔責的做法,更突出了日本權責錯位的悲哀。 同時,受制於路徑依賴嚴重的官僚機構和強大的商業利益,日本政府抗疫效果雖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完全無法承擔起舉辦奧運會的嚴苛要求,這便導致最後奧運會只能採取無觀眾模式的下下策。例如,現代化速度緩慢的官僚機構仍在靠傳真傳遞數據、影響內閣對疫情全貌的認知,對外國疫苗異常嚴苛的審批程序也導致引進疫苗速度緩慢無比;而商業團體堅決抵制封鎖,則促使日本從未實行嚴格禁足令,這就註定了疫情反反復復,菅義偉在去年下半年疫情稍微好轉就推出的促進旅遊項目「Go to Travel」,更可謂重大政策失誤。 而前奧委會主席森喜朗歧視女性言論等一系列風波,就更是凸顯了女性社會地位較低、長者長期把權的「老害」現象等等社會問題。天價開幕式預算下埋藏的貪腐疑雲,也與自民黨黨內最近不斷爆發的金錢醜聞一併,提醒民眾貪腐問題仍不可小覷。 總而言之,與1964年東京奧運會展現出戰後復甦風采、成功提振國民精氣神的結果恰恰相反,此次的東京奧運只是暴露了政府權責錯位、政客魄力不足、抗疫受制於商業利益等諸多治理問題。不過,雖然遠未起到「提振國運」的作用,但此次東奧的失敗,也及時地為這個國家敲響了警鐘,提醒國民需要更深層次的變革。

  4. 6/9/2021 · 回顧石偉雄的東京奧運之旅: 東京奧運|跳馬王子石偉雄的必殺技 「李世光跳」以性命作賭注 東京奧運|跳馬王子石偉雄閉關備戰 放下9年成就由零出發 盧善琳——稱號加上了退役二字 執着卻從來未變

    • 奧運是情感釋放的窗口
    • 澳門被拒門外的殘酷事實
    • 澳門運動員「無力」突圍
    • 母雞與雞蛋 雞蛋與高牆

    我承認,當年對奧運的投入和興奮,並不因為本身對體育運動的高度熱衷,更多的是源於國族主義(當年當然不知此為何物)的情感投射。奧運猶如潘朵拉的盒子,是情感釋放的窗口,或者是炫耀「我們國家很強大」的載體。尤其在緊接一屆的北京奧運,彼此以「中國人」的身分認定為號召,達到了其中一個歷史高潮。高唱義勇軍曲,揮舞五星紅旗,在運動場裏、觀眾席上、電視機前,一時建立起牢不可破的「命運共同體」。體育競技是有道德規範的另類戰爭,這類「戰爭」當然不再需要動刀動槍,況且始終強調「友誼第一」的道德尺度,但在建構「我者——他者」這種國族情緒方面仍是不遺餘力,「槍口一致對外」的意識某程度上與戰爭如出一轍。 里約聖火不日點燃,在澳門一如既往未見社會廣泛議論,不知奧運在即或里約在何方之人更比比皆是。本地電視台全天候的直播或重溫,奧運的一舉一動與澳門人近在咫尺,觀眾焦點離不開平日能較常接觸、比賽規則也較易理解的大眾項目,例如田徑、排球、羽毛球、乒乓球等,或是獎牌一般屬於中國隊囊中物的特定項目,例如跳水、體操、舉重、射擊等。可是,澳門人的奧運視角統統與澳門本身沒有直接關係,要不純粹欣賞看得懂、吸引眼球,或感興趣於自己玩過的項目,要不出於上面提過的情感投射,為了「隔一重」的中國人身分而緊張和吶喊。那麼,澳門人看奧運,怎麼似乎都不支持澳門隊呢? 【一個假奧運之名行城市消毒之實的工程】

    這是一個非常殘酷的歷史現實,澳門根本不是國際奧委會的一員。1974年成立的澳門奧委會,在1989年同時申請加入亞洲奧委會和國際奧委會,結果前者成功,並在翌年首度出戰北京亞運,但卻在1991年被後者拒之門外,澳門不獲批准參與緊接一屆的巴塞隆拿奧運。國際奧委會的解釋,除了當地選手村床位不足這個牽強的理由,重點其實涉及當年全球政治局勢不明朗,蘇聯一夕解體後世界各地的分離運動有如雨後春筍,當年的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Juan Antonio Samaranch)是外交官出身的西班牙人,正要處理在西班牙境內主張擁有主權的直布羅陀和加泰羅尼亞等的入奧挑戰,因而連帶其他所有申請一律受到嚴格限制。自此,澳門的入奧申請一直被延宕、擱置。 直到1995年,國際奧委會索性修改章程,列明只有主權獨立國家才有成為會員的資格,從而避免一些地方以入奧作為爭取獨立的手段。因此,從以前屬於葡萄牙的殖民地,到1999年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葡屬澳門」或「中國澳門」的旗幟從未在奧運會場飄揚過(除了殘疾人士奧運會、特殊奧運會及聽障奧運會)。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澳門能否參賽再次成為話題,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高調表態支持澳門爭取入奧,但國際間不但無意為澳門打開缺口,甚至轉而質疑中國一國拆三隊(中國、中國香港和中華台北),進而在國際奧委會坐擁超過一票的優勢,澳門當年極其量只能以「中國的一部分」的身分,有機會首嚐在市內傳遞聖火的滋味。 【奧運永遠超支之謎】

    幾年前,我赫然注意到奧運沒有澳門的緣由,也是間接從香港的奧運印象延伸思考。香港早於1951年成功申請入奧,直到1996年,滑浪風帆運動員李麗珊為香港取得史上首面金牌,她當年的一句「香港運動員不是垃圾」傳頌至今。奧運場上香港運動員的身影從未消失過,至少從小看香港電視長大的澳門人能有所體會:香港人看奧運,絕無缺少支持香港隊的元素。或許因為在每次奧運掀起狂熱的國族浪潮底下,「小小」澳門的身分認定往往不成問題,沒有澳門的奧運激情不減,「小小」澳門能否入奧變得微不足道、無人在乎,甚至直觀以為澳門即使成功入奧,也不可能有運動員達標參賽。 即使在運動員圈內,更多的是流露出遙不可及的無力感,一方面悲觀於澳門運動員有能力取得奧運入場券,另方面是對澳門能夠撼動國際體育決策毫無信心。以澳門的鐵人三項運動員許朗為例,就算她成功克服聽障,即使高踞世界前列,積分和排名早已符合參賽資格,但只要一天堅持代表澳門(2010年鄰近地區曾經提出協助轉籍,讓她有機會代表該地區出戰奧運,但還是遭到婉拒),也依然無緣奧運。許朗也坦言: 【香港人不為中國運動員喝采?是抗拒中國式「體育國族主義」】

    澳門能否入奧,與澳門運動員能否達標參賽,像是母雞與雞蛋的問題。有人認為,不少澳門運動員連參與亞運也力有不逮,即使日後成功入奧也無濟於事。但也有人覺得,如果澳門成功入奧,運動員自然會更努力練習,爭取跨越躋身奧運的目標門檻。但歸根究底,還得要回到澳門本地體育發展方向這個癥結。澳門政府一直宣稱採取大眾體育和菁英體育雙軌並行的策略,透過建立大眾運動設施網絡的低收費模式,配合「運動易」會員積分獎勵計劃,鼓勵大眾強身健魄,期望藉以降低公共醫療負擔、提升城市競爭力,並以此作為發展菁英體育的基石。近年進一步建立菁英(全職)運動員合約制度,以及退役後報讀大學的每年12萬澳門幣(相當於將近50萬新台幣)資助計劃等。但實際操作上還是困難重重。 最棘手的非土地資源短缺莫屬,對於這座面積只有31平方公里的小城市,可謂難以朝夕解開的死結。近10幾年來,大型賭場和酒店渡假村的過度開發更是雪上加霜。一般市民要找個寬廣地方騎個單車跑個步也極不容易,更遑論運動員對練習場地的恆常且密集的需求,根本無法得到滿足,籌備多年的運動員培訓中心更是落成無期。再者,澳門的青訓力弱也成了體育發展的一大障礙,熱愛運動的青少年大有人在,但社會對運動員作為職業這回事,仍普遍存有相對負面的價值判斷。社會看不到體育行業有任何前景和出路,家長最多把小孩的體育參與當成課餘興趣,有空玩玩而已,但當要放手讓子女投入專職訓練,甚至犧牲一點學業成績,則肯定免談,許多學校也斷不接受,體育潛能無法拾級而上。後續有再好的福利和保障制度,也是枉然。 【編按:本文原刊於兩岸公評網2016年8月號論壇主題。】

  5. 9/8/2016 · 就在題破解時,菲比斯在陣的美國男子游泳隊出戰4X100自由泳接力賽,勇奪金牌。而菲比斯個人收穫了自己的第19枚金牌,成為奧運史上贏得獎牌最多的運動員。「飛魚」魔力從何而來?外國群眾不禁聯想到神秘而強大的中醫療法。

  6. 22/7/2021 · 2020東京奧運 今屆奧運點聖火方法及最終火炬手仍然是個,但有指開幕禮內容會跟日本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著名木刻版畫《神奈川沖浪裏》有關。各國傳媒對最終火炬手提出多個人選,包括現役日本兩大網球手大坂直美跟錦織圭;大坂直美的混血兒背景,相信也符合奧運的 ...

  7. 11/5/2021 · 政壇諸事町︱林鄭見記者全程「置中」 拆解徐英偉「被隔離」之謎. 撰文:林劍. 出版: 2021-05-11 16:00 更新:2021-05-11 16:01. loading... 特首林鄭月娥今日(11日)出席行政會議前公布,破天荒出資購入東京奧運轉播權,交由5間本地電視台免費轉播。. 消息固然重 ...

  8. 31/7/2021 · 中央「有形手」逐一延伸至各行各業,上周再「突襲」教育板塊,觸發港股一輪洗倉潮,多個板塊皆暴瀉,教育股近乎「Game Over」外,科技股亦一遍哀鴻。今年3月,監管風暴加速來襲,強如騰訊(0700)、美團(3690)均反覆受挫,再加上本周初的洗倉潮,跌勢猶為顯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