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23/7/2021 · CWW奥运 | “云上奥运”是如何炼成的? CWW看奧運 | “雲上奧運”是如何煉成的? 来源:通信世界 盼望着、盼望着 延迟一年的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 即将于7月23日晚间正式开幕 本次奥运会在日本首都东京举行

  2. 21/5/2021 · 消息面上,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19日在與東京奧組委舉行的線上會議上再次強調,國際奧委會承諾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將如期安全舉行。巴赫説,過去一年中全球眾多體育比賽的安全舉行證明奧運會是可以在疫情狀態下成功舉辦的。

  3. 9/6/2021 · 印度媒體6月8日消息,印度奧委會(IOA)發表聲明稱,將退出與現有服裝贊助商的合同;雖然聲明中並未“點名”是哪家企業,但由於上週四(4日),印度相關部門曾宣佈奧運代表團的官方服裝贊助商是中國品牌李寧,因此,可以得出:IOA聲明中所説的服裝贊助商就是李寧。

  4. 5月31日,資本邦瞭解到,港股公司中國奧園(03883.HK)發佈公告,2020年1月-2021年4月期間,該集團向若干實體提供墊款,為旗下若干物業發展項目提供資金。該集團授出的墊款包括9個項目公司,涉資133億元。具體來,向中垠地產墊款人民幣(下同)約11.08億元、向廣州奧 ...

  5. 橋水瘋狂加倉中概股,達里奧沒有愛錯

    news.futunn.com › hk › post

    14/8/2020 · 春去冬未來,夏盡秋分。那天上的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一個季度又過去了。過去的第二季度市場是那樣的波詭雲譎:疫情從持續發酵到逐漸好轉,美聯儲開足了印鈔機,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引發大規模騷亂等等,不一而足。每件大事件都足夠市場坐幾輪過山車。

  6. 達裏奧:棄美債買中國債的趨勢已成

    news.futunn.com › hk › post

    22/3/2021 · 達裏奧稱,現在似乎所有人都開始青睞中國債券了。在全球債券大拋售過程中,中國債券表現出難以置信的穩定性。上個月,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下降了3bp,而同期10年期美債收益率則上升了39bp。上週,全球投資者積極賣出美債轉而買入中國債券。

  7. 7/6/2021 · 智通財經APP獲悉,近日,快手(01024)官方宣佈,平臺已與2021年美洲盃達成合作,拿下美洲盃全場次(28場比賽)直播及短視頻版權,並將基於版權內容推出“直播+短視頻二創”創新玩法。據悉,快手海外產品Kwai此前已成為2021年美洲盃獨家線上社交合作伙伴,也是首家贊助美 ...

  8. 28/4/2021 · 據國金證券,棉花事件發酵以來,國產替代的進程並沒有隨時間流逝而減。從阿里平臺單日銷售額上,國產頭部品牌安踏體育(含安踏、FILA)、李寧(含李寧、中國李寧)連續保持較高單日同比增長,而國際品牌耐克、阿迪達斯則有50-80%的同比下滑。

  9. 兩個月飆漲超45%!李寧做對了什麼?

    news.futunn.com › hk › post
    • 一、2008-2011:服裝業的黃金時代
    • 二、2012-2014:李寧的泥潭
    • 向死而生:李寧的後2015時代
    • 財務數據比較
    • 後記

    自2008年北京奧運會以後,李寧的發展總體上可劃分為三個階段:2008-2011年、2012-2014年、2015年至今。 2011年以前,是整個服裝行業發展的黃金時代,各大服裝公司瘋狂跑馬圈地,營收規模節節攀升。 以李寧、安踏體育、森馬服飾、美邦服飾等5家公司為例,李寧的營收從2007年的43.49億上升至2010年的94.79億,2011年回落至89.29億,複合增速仍達19.7%,低於安踏體育的29.33%。 而以森馬服飾和美邦服飾為代表的時尚服裝企業表現也很亮眼,營收分別從18.2億和31.6億上升至77.6億和99.5億,複合增速高達43.66%和33.23%。 服裝企業的營收主要看門店總數和平均店效,這決定了企業的渠道規模和盈利效率。 李寧的門店總數從2007年的5233家上升至2011年的8255家,複合增速為12.07%,其中2007年至2009年每年新增超1000家門店。 而同期平均店效從83.1萬元上升至119.75萬元,後回調至108.16萬元,增速遠遠低於門店總數。 這表明,這時期的營收增長主要來源於簡單粗放的瘋狂開店擴張模式,平均店效基本沒有跟上營收增長速度。 但是,此時李寧的管理層有些按捺不住,時任執行總裁的職業經理人張志勇認為李寧進軍世界的時機已經成熟,試圖重塑李寧品牌。 2010年,在張志勇的主導下,李寧品牌更換了LOGO,口號也從「一切皆有可能」變成了「Make The Change(讓改變發生)」。

    2012年,狂歡戛然而止。 過熱的服裝行業步入寒冬,市場供給遠大於需求,導致廠家和經銷商均積壓天量的過季服裝,進一步導致銷售不暢,前期攤子鋪得太大的企業和經銷商出現閉店潮,還沒倒下的經銷商在訂貨時非常謹慎。 這段時期被稱為「庫存危機」。 縱覽大部分A股服裝上市公司,美邦服飾和紅豆股份的庫存積壓情況相對嚴重,2012年的存貨規模分別高達20.06億和42.59億,佔比高達28.63%和62.35%。 而李寧的情況反而相對比較好,2011年是存貨規模高峯,為11.33億,佔比上升至15.46%。 但各家的實際危機其實遠比紙面數字來得嚴峻。考慮到以經銷模式為主,大部分積壓的存貨其實主要在渠道,並不反映在公司報表上,也就是業內常説的壓貨銷售(channel stuffing)。 當時,服裝品牌比拼的再也不是開店數和高成長,而是去庫存能力:誰最先將庫存清理到合理水平,使渠道恢復活力,誰就能從這輪危機中最先復甦。 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就是企業將存貨便宜推給下游的銷售渠道,但這樣導致渠道庫存增加,渠道消化能力沒有提高,有殺雞取卵的嫌疑,問題也只是被掩蓋,並沒有被解決,長期來看對公司和品牌弊遠大於利。 像森馬服飾等品牌選擇通過電商平臺消化線下庫存,與韓都衣舍等品牌合作,參加淘寶「聚划算」等活動,短期內集中清理庫存。 縱覽各家服裝企業公司的「神通」,李寧的舉措是最為激進的,其他企業紛紛搖頭,表示「學不來」。 (一)引入私募,金珍君上臺 2012年1月,李寧向TPG亞洲和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發行7.5億元可換股債券,其中TPG認購5.61億元。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TPG當時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的私募基金公司,投資了度小滿金融、中金公司、聯想、摩拜等公司。 而曾經幫助廣滙汽車、達芙妮等成功轉型的TPG合夥人金珍君出任執行副主席,開始主導這一時期的公司改革。 金珍君的作風極其彪悍,上任後就把原來大批管理層裁掉,並招聘新的管理團隊,涵蓋了供應鏈、產品、設計、市場推廣等重要崗位,且具有在耐克、戴爾、強生等外企工作的經驗。 管理層整頓完成後,金珍君開始向渠道下狠手。 (二)渠道復興計劃 金珍君認為,改善渠道的存貨組合,恢復渠道的盈利能力是李寧復興的首要任務。 為了快刀斬亂麻解決渠道庫存積壓的問題,金珍君下了幾劑猛藥。 首先,公司直接出錢回購銷售渠道的過季服裝,一部分款項由應收賬款抵扣,直...

    金珍君離開後,李寧決定親自披掛上陣,重返管理崗位,以創始人的威望主導李寧接下來的發展。 從2015年開始,李寧也彷彿找到了自己的主心骨,真正開始走向復甦。 但在管理公司4年後,李寧還是堅持由職業經理人管理公司的想法,在2019年再次聘請曾先後擔任優衣庫全球執行董事、中國區COO和韓國區CEO的高阪武史擔任聯席行政總裁。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兩人分工明確:李寧負責集團人事、財務和戰略方向,高阪武史重點負責集團運營。 那麼這段時間李寧的表現如何? 公司營業收入從2015年的70.89億逐年增長至2020年的144.57億,複合增速為15.32%。 而歸母淨利潤從0.14億快速上升至16.98億,尤其在2019年表現亮眼,同比大增109.59%,複合增速高達約1.6倍。 這段時期的李寧到底發生什麼變化? 風雲君主要從產品和渠道兩個方面研究。 (一)品牌力提升,成國潮弄潮兒 從產品分類看,在2019年和2020年,服裝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約為51%,鞋類佔比約為43%,是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這個階段李寧的發展思路是「單品牌、多品類、多渠道」,聚焦品牌力和產品力。 單品牌是指集中資源發展李寧的品牌矩陣,打響李寧這個品牌,新品牌基本依託李寧發展,不像以前的樂途、紅雙喜走獨立發展的模式。 而且,李寧通過自創品牌的形式站穩了運動時尚的市場。 這段時期,李寧先後主推的運動時尚品牌有「彈簧標」、「LNG」、「中國李寧」和「BADFIVE」。 在2015年前後,李寧相繼推出了「彈簧標」和「LNG」兩個子品牌。 「彈簧標」以藍色為主調的快時尚品牌,渠道以二三線城市的商場為主。 而「LNG」以都市商務白領為目標客羣,主要在超大及一線核心商圈銷售,由韓國設計團隊全部主導設計、開發。 而公司藉助近幾年國潮興起的契機推出國潮品牌「中國李寧」,並且在2018年紐約時裝週大火,從而切入運動時尚的增量市場,在一定程度上改變李寧給消費者比較「土」,消費年齡層是中年人為主的形象。 截止2019年末,公司開設了120家「中國李寧」專賣店,2020年年報沒有公佈門店數,未來幾年應該仍處於線下渠道擴張的階段。 而且,公司先後簽約華晨宇和肖戰作為產品代言人,再次打破了公司一貫由運動員代言的傳統,主要是看中了粉絲經濟的強大購買力。 自2017年起,李寧還推出了「BADFIVE」街頭籃球系列鞋服,深耕嘻哈文化,客户羣...

    接下來,我們把李寧和安踏、耐克和阿迪達斯作財務分析比較,看看公司的表現如何。 (一)營收和歸母淨利潤規模相對最小 由於營收差距太大,此處不把李寧和安踏與耐克和阿迪達斯一起比較。 李寧的營收在經歷2013年的低谷58.24億後,逐年上漲至2020年的144.57億,9年複合增速僅為5.5%。 安踏在2012年反超李寧,隨後快速增長至2020年的355.12億,遠超昔日對手規模超一倍,9年複合增速為16.61%。(安踏的研報我們將在後續推出,歡迎下載市值風雲APP,第一時間獲得獨家研報) 而耐克和阿迪達斯早在2011年就是千億營收規模的企業,耐克在2015年突破2000億營收,2019年上升至2583.85億,2011-2019年8年複合增速為6.51%。 2019年阿迪達斯的營收為1829.55億,9年複合增速僅為4.67%,低於李寧。 (注:由於耐克2020年財年範圍是2020年6月至2021年6月,因此2020年是前三季度數據) 而李寧的歸母淨利潤規模同樣最小,2015年從泥潭爬出,實現扭虧為盈,2020年上升至16.98億,而同期安踏體育已經上升至51.62億。 阿迪達斯在2019年達到152.95億,但受疫情影響,2020年暴跌至36.66億,首次不及安踏體育。 而受益於中國市場的強勁復甦,耐克的歸母淨利潤大漲至歷史新高的291.22億。 (二)盈利能力與巨頭較接近 李寧的毛利率從2012年的37.84%上升至2020年的49.07%,高於同期耐克的44.44%,但低於安踏體育和阿迪達斯。 一般來説,經銷模式的毛利率比直營模式要低,但直營模式要面臨鉅額的店面租賃和人力成本支出。 直營模式的好處是對渠道有較強的掌控能力,能做到利益最大化,但是如果做不到精細化管理,過於強調發展直營模式反而會大幅加重公司管理負擔。 耐克的大部分收入來自經銷模式,其毛利率基本在44%之間上下徘徊。 前面提到,李寧經銷渠道的收入佔比出現緩慢下滑趨勢,電商渠道收入快速增長,對其毛利率有小幅拉動作用。 而安踏的表現最為誇張,自2018年毛利率突破50%後,2020年已經上升至58.15%,遙遙領先於可比公司。 翻閲其年報,安踏的「FILA」全部門店採用直營模式,毛利率近幾年高達70%,且營收佔比過半,大幅提高了安踏的綜合毛利率。 而「安踏」品牌的毛利率在2019-2020年約為41....

    與世界巨頭相比,李寧的體量仍非常弱小,甚至已被昔日對手安踏遠遠超過。如何才能更快地追趕巨頭,仍然是擺在李寧管理層面前的難題。 李寧在2015年後從泥坑裏爬出,藉助「國潮」興起的機會重新進入年輕人的視野,業績也重拾增長,這點值得肯定。 而且,李寧的盈利、運營能力表現都相當不錯,公司做到穩紮穩打,財務質量相當健康,這點也值得肯定。

  10. 就目前情形综合来 ,泡泡玛特的泡泡还有,说是潮玩界年轻人的茅台,还为时尚早。在闲鱼上,众多年轻人标价9999.99万元收购泡泡玛特Dimoo和Labubu等系列的隐藏款。尽管标价并非是最终的成交价,其中更有展示和社交的意味,但也足以反应出泡泡玛特 ...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