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搜尋結果

  1. 2015年5月29日 · City543 網站統整出 25 部一生必看的台灣電影。. 前陣子侯孝賢導演的《聶隱娘》在國際影展及媒體之間造成轟動,讓大家更相信台灣製作的電影真的有絕佳品質,但你知道嗎?. 其實台灣從最早期,我們自製的國片一直獲得都受國際肯定,也拿過諸多國際獎項 ...

    • 「老炮兒」這詞,台灣人並不能明白它的意思
    • 大陸票房紀錄電影《泰囧》在台灣賣不動
    • 《聽說》時隔六年才在大陸上映,能賣得好才有鬼吧?!
    • 《那些年》大陸上映晚,因此也遭遇了盜版的侵襲
    • 大陸電影在台灣:發行規模和好萊塢擠壓
    • 台灣觀眾受困” 愛台灣魔咒” ,荒謬配額制阻攔高品質大陸片
    • 《海角七號》當年沒在金馬獎大勝,組委會甚至被政治人士抨擊打壓本土電影
    • 台灣電影的現狀和下一波機會?
    • 《九降風》導演林書宇的困惑和理想,也是台灣年輕一代導演的縮影

    11 月 21 日晚上,台北國父紀念館的新聞中心內,匯聚了為金馬獎盛會而來的全球媒體記者,而這其中占據最多的是台灣本土和大陸媒體。新聞中心的電視中直播著頒獎進行時,當入圍旁白用台灣腔報出「老炮·兒」的時候,大陸記者互相對視發出了會心的陣陣笑聲,台灣媒體不解地問,「老炮·兒是什麼意思啊?」又是一陣笑聲。 這種字面上的文化隔閡再延伸一點,體現在更進一步對電影內涵的理解上。11 月 19 日晚上,劉傑導演帶著他的入圍新片《德蘭》到金馬影展放映,結束之後有台灣觀眾直截了當地問他,「我很難想像在 21 世紀的現在,怎麼還會有人在拍中國大陸農村故事」,片中的西藏高原的生活常態和價值衝突傳達的文化意義,對於台灣觀眾來說,是一種陌生的體驗。 這就好像承載了「愛台灣」精神內核的原住民文化、在台賣過 8 億元新...

    因著這種文化差異,大陸再賣座的電影拿到台灣來,台灣觀眾同樣也不買帳,比如《讓子彈飛》大陸口碑票房一片飄紅,6.8 億創下當時國產片記錄,在台灣,它也被不少業內人士奉為「神作」,但它在台北市卻只收得不到 100 萬新台幣 (約合 20 萬人民幣) 票房。 即便是類型片《泰囧》,大陸的 12.6 億票房到了台灣又遭遇了首周末 3 天僅僅 10 萬新台幣(2 萬人民幣)的打臉。李烈不客氣地說,「像《泰囧》這種類型片,好萊塢拍太多,台灣人也看太多了,《泰囧》畢竟拍不過好萊塢。而且對於台灣觀眾來說,看好萊塢電影的接受程度要高於大陸片,自然不會為其買單。」 作為制片方和觀眾之間的橋梁,影院經理也有著一番自己的見解,台北市最大的連鎖影城威秀影城公關經理李光爵就以即將在台上映的《一個勺子》舉例,李光爵覺得,...

    「你知道嗎?聽說要上映了!」「聽說什麼要上映了?」「《聽說》啊!」這是今年六月份電影圈裡一個廣為流傳的笑話,緣起拍攝於 2009 年的台灣電影《聽說》時隔六年居然要在大陸上映了。影片曾以 3000 萬新台幣的票房,成為 2009 年台灣市場的純台資電影票房冠軍,然而在盜版下載滿天飛的六年後大陸市場,縱使主演彭于晏和陳意涵經歷了六年時間人氣已然翻天覆地,《聽說》也僅僅回收了 244 萬票房。這幾乎是台灣電影大陸行失利的一個顯見縮影——時間差。 台灣著名學者、電影人焦雄屏是《聽說》的監制,她告訴記者,《聽說》在 2009 年的時候曾被某大陸片商洽談購買,卻不料對方的爽約耽誤了《聽說》的賣片時間,盜版迅速出爐,《聽說》很難再賣得出去。六年後,或許是陳意涵和彭于晏的爆紅,又有片商找上門來,但焦雄屏明...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也是「時間差」的受害者,影片曾於 2011 年 8 月台灣上映,拿下 4.6 億新台幣的亮眼成績。2012 年 1 月 6 日大陸公映前夕盜版已泛濫。此外大陸的審查制度,將《那些年》原版中青春性衝動等多處話題場面悉數刪除,從一部少年成長重口味變成了傳統小清新,打消了部分潛在觀眾的興趣。最終收獲 7600 萬人民幣票房的該片算不上大成功,但當時已是純台灣製作在大陸最高票房。 如今正在大陸熱映的《我的少女時代》是今年台灣的華語票房冠軍,超過 4 億新台幣的成績對接到大陸市場,僅在 4 天內就創下了過億票房,超過《那些年》的 7600 萬成為大陸上映的最賣座台灣電影。雖然影片在台灣上映早於大陸,但前期預熱發酵以及盜版的控制,讓《我的少女時代》反而造成一種饑餓行銷,在大陸...

    相對的,大陸電影登台雖然不受審查制度的約束,但不少賣座電影依然無法創造票房佳績,很多人將之視為對大陸電影品質的「打臉」,但其實,大部分大陸電影在台之所以賣得不好,一方面受限於發行規模,威秀影城公關經理李光爵舉例,《唐山大地震》在台賣得 1800 萬台幣好票房,那是因為這種製作規模大的電影本身發行規模也大,而《讓子彈飛》之所以賣不好,除了文化隔閡之外,它在台北地區只發行了 4 家影院,發行規模不大,排片率自然不會高,進而影響到票房。 李光爵告訴記者,今年在台灣賣得最好的大陸電影是《推拿》,賣了近 200 萬新台幣,除了它本身口碑過硬並有金馬獎的光環之外,《推拿》發行了 7 家影院,這在大陸片裡已經算是「大手筆」了,影片憑借過硬口碑,上映了一個多月。同樣是小成本影片,即將上映的《心迷宮》卻不樂觀...

    在抽簽的配額制度下,《智取威虎山》落選,《有一個地方》《金剛王》這樣的片卻憑運氣獲得了台灣上映資格 大陸從 2010 年開始取消了進口台灣影片的配額限制,已將台灣電影等同於大陸電影對待,而大陸和台灣部分人士也不斷呼籲台灣管理部門放寬大陸影片的配額限制,讓台灣觀眾有機會欣賞到更多的大陸影片。 只是呼籲永遠停留在呼籲的階段,對大陸電影台灣上映的配額制度,在李光爵和李烈看來都是「極度荒謬」的。抽簽選擇相當於一次盲選,誰也無法預料,在所謂的公平前提下,被抽中登陸台灣的大陸影片會不會是一部大爛片。 此外,配額制度規定,台灣地區每年有 20 部拿到電影準演執照的大陸影片可在台灣有線電視台播出,沒拿到的就要等電影上映兩年後才能申請播出。有些發行方就是為了拿到電影的電視台播出權,而參與配額抽簽,並沒有真正準...

    台灣電影有時也會被過於濃厚的政治氛圍所影響,譬如當年《海角七號》在當年的金馬獎大獎項上輸給了《投名狀》和《集結號》,甚至一度引發綠營抨擊馬英九向大陸獻媚,打壓本土電影的言論甚囂塵上。最嚴重之時,一些民進黨立委竟妄言停辦金馬獎。台灣電影界人士對此群情激憤,侯孝賢導演就曾痛斥民進黨人士的言論是「一堆胡說」,為了政治目的,去分解撕裂。 焦雄屏也指出,受到政治言論影響的年輕一代不在少數,台灣年輕一代對於中國大陸有著強烈的不信任和反抗心理,這種排斥感連帶著所有跟中國相關的事情,從文化、電影到產品,都有距離感。 因而,即便在大陸市場資本的強大吸引力之下,依然有很多台灣導演堅定地留守本土,焦雄屏透露,其中很多創作者其實是受困於所謂的「愛台灣魔咒」,台灣的政治環境、媒體輿論慢慢讓「愛台灣」變成了一個集體暴力...

    大陸電影市場正在急速膨脹和發展中,而包括台灣本土製作的華語片在台灣市場暫時看不到大復興的跡象。很多台灣電影影迷和台灣導演們有著一樣的困惑:台灣電影的下一波機會在哪裡? 台灣電影這一年,如果用金馬獎來總結,看起來是面兒上的風光,《刺客聶隱娘》和《醉生夢死》的輝煌讓很多台灣人又喊出了台灣電影復興的口號。然而放眼到整個台灣市場,這兩部金馬佳片卻又尷尬無比。 在好萊塢電影侵占市場後,加上當年太多華語爛片搞壞胃口,台灣觀眾對華語片有著天然不信任,讓台灣本就不夠強大電影工業加快瓦解,剩下的只是一些散兵遊勇不忍離去,只好練練拳腳等待機會,每隔幾年喊著「電影新勢力」的口號來振奮人心,但過來人都知道,失去了地盤,何來新勢力? 看起來,台灣輔導金和各城市影視單位的補助都十分健全,新導演被不斷鼓勵創作,但是焦雄屏...

    金馬獎前夕,記者也在北京見到了《九降風》的台灣導演林書宇,他前來與大陸資本洽談合作,他並不諱言,在大陸青春片熱潮的當下,有《九降風》這部代表作的他不斷被人尋求合作,都是「用錢砸死你」的風格,但林書宇看起來卻並沒有被資本遊戲沖昏了頭,他直言,「這些片方之所以會找到我,也是因為看到了我之前的作品,雖然不是超級賣座片,但是穩紮穩打,每一部都有他的品質在。」 他告訴記者,自己未來的計劃是,像馬丁·斯科塞斯那樣,一部拍給大眾,一部拍給自己。當需要嘗試更大規模的商業創作時,他傾向於來大陸尋找資金和市場空間,而當作者性衝擊自己時,他選擇回到台灣本土,用小一點的資金,表達個人創作。 在這種台灣電影屢屢受到質疑的當下,焦雄屏有些懷念當初台灣新電影的時代,它幫助台灣整個社會扭轉對電影的尊重,承載了文化和藝術,開...

  2. 2015年3月13日 · 我覺得這是電影有價值的地方,它是跨越時空的,也是一個現代文明跟未來的一種對話方式。 電影在不同時期當中都能提供能量,或者讓我們更了解自己所處的位置,也更加確定自己的存在。 戴立忍推薦10部「玩味電影

  3. 2019年4月16日 · (編按:Ryan 即為鄭秉泓)雖然平日也書寫大量國際電影評論,但從他的第一本影評集《台灣電影愛與死》(2010)到這本《台灣電影變幻時:尋找台灣魂》,他有意識、有使命地觀測新世紀以來台灣電影的各種生態樣貌。

  4. 2019年9月6日 · 要如何在資源有限下,完整演出 一部「屬於台灣人的故事」?. 電影《返校》改編自赤蠋團隊開發的2D橫向式恐怖冒險解謎遊戲,劇情主要以60年代戒嚴時期為背景,結合台灣道教文化與鬼怪故事。. 講述位在山區一座名為翠華中學的高中校園裡,高中生魏仲廷 ...

  5. 2017年1月25日 · 新年來勵志一下!. 吸收這 10 部電影經典台詞,以全新姿態重新開始. Allen Hsu 2017-01-25. 「咻——」新的一年又到了,每年一次的例行公事又要搬上嘴邊,「我今年一定要⋯」算了吧!. 想也知道講的比做的容易。. 不過有時候與其靠著歡樂的跨年,我們真的需要 ...

  6. 我擔任記者派駐台灣的期間,若是要到鄉下採訪時,就會借摩托車來代步,比較方便。. 光憑機動性高這一點,騎著機車在大街小巷穿梭時,就覺得自己彷彿成為台灣的一分子。. 日本人要在台灣騎摩托車,除了考取台灣發行的駕照之外,還可以將日本駕照翻譯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