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1/12/2008 · 記者洪臣宏/高縣報導現年七十八歲的李慶龍是台灣少數僅存的古仔燈老師傅,不過他不藏私,現在應高縣林園社區發展協會之邀,義務教起社區 ...

  2. 13/11/2006 · 記者甘麗梅/台北報導別讓生冷的白色日光燈謀殺了生活中所有的浪漫,不點不亮,卻不是亮了就好,義大利燈具教父Achille Castiglioni認為,是有 ...

  3. 4/2/2017 · 新北元宵小提亮相 麻油雞、桶 雞迎新春 苗栗元宵(火旁)龍 「迎龍闖關秀」搶紅包 今日 TOP 10 漢堡王、摩斯漢堡買一送一優惠登場 2021/07/05 21 ...

  4. 17/12/2008 · 雖然是全新型號,不過這台DM2的外觀幾乎是一模一樣,比較明顯的改變是內在部分,亮度從原本的1,000流明提高到1,200流明,即使客廳不關也可以 ...

  5. 16/5/2021 · 李勤岸 李勤岸.巧錶,暗時點三葩敢若神醫節脈ê三支指頭等我睏去ê時順跳動ê脈進入腦.第二工天光ê時透過連結ê巧機報告昨暝ê夢境 ...

  6. 29/3/2021 · 新竹州廳晚上有魔大州廳光雕秀,可讓親子觀看光雕環形劇場秀。 (新竹市政府/提供)記者洪美秀/專題報導風的運動場六大遊具的示意圖與 ...

    • 斑斕的暈眩
    • 飄雨的靈肉賣場
    • 暈黃的「鐵支路」春光
    • 禁忌之逾越/愉悅

    燈光變暗,音樂響起,大家開始了布魯斯(Blues)。 衝過來邀舞的S是大學社團「雞友會」(基隆校友會)裡頭最小隻的,不知是不是為了身量短小向女生們辯白,每隔一陣子,他就貢獻他們家經營的「╳╳閣大酒家」開一個房間辦舞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帥喔!」 暗地裡我很羨慕酒家以他名字的一個字命名,當年開趴不是偷偷摸摸,就是要報備警察局,似乎他藉著主場優勢和豪邁氣派,證明自己是多情的小子也是具體而微的老大。 冷氣飄散霉味,大家亂搖亂晃,五彩水晶燈不停旋轉切割著青春臉龐。音樂轉成節奏輕快的吉魯巴。 「這個舞我不會跳了。」說著我放下搭在S肩膀的手臂。 「不要緊,我來帶你。」小個兒雙手環繞我腰肢,抓緊手掌像捲麻花一樣把我快轉三圈;忽然我絆到了什麼,往前趴,S火速黏上來一把把我撈住。 斑斕燈光下,一隻黑色高跟鞋在角落幽幽閃光。 我是雨都的港邊女孩。 從小就被告誡,周遭的同學都有一點危險。 「大家不能去他家玩!」 小學二年級導師指著「劉鼻涕」大喊,「被我知道了罰跪半天!」 我家和小劉家很近,都緊臨基隆港。過街,轉入右手邊巷子就看到他昏暗的家,隱約傳出流行歌、男男女女的嬉笑,混雜了一股奇怪氣味。掛在門口那顆綠色玻璃燈球寫著紅字:「第七部」。那是啥?大人說那是「綠燈戶」。 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妓女戶」。 教室裡,小劉拖著兩道濁綠鼻涕,卡其褲髒髒的,左手腕戴滿一圈又一圈橡皮筋,但沒有朋友。有一天,他終於奮力一呼:「高小雞,我可以,跟你玩嗎?」 哼!我甩著兩條小辮子跑開。 哐!他頭頂那顆綠色玻璃燈球碎了。 上了高年級,綽號「戽斗仔」的W家是廟口夜市知名的「美╳╳小吃」。隔壁有洋裁店,洋裁店隔壁是「查某間」。一起吃便當時W神祕地笑著,「我們家『厝尾頂』常常撿到人客往上丟的三角褲喔,有紅的、花的、黑的、黃的……」 剎那間,我忽然憶起小娃時,家裡的店員旺叔常抱著我蹓到附近「茶店仔」串門子,和那些濃妝豔抹的女人打情罵俏。 「阿叔帶你去哪裡玩?」媽媽問。 我舔著她們給我的棒棒糖,好開心:「去阿姨仔很多的地方。」

    一個海港需要什麼樣的娛樂設施呢? 為什麼基隆的情色商賣特別繁盛? 多年後,我站在大街上,站在市政府典雅又帶點古舊的建築前,看著對面──這裡,曾經是日治時代由料亭改成的日軍慰安所嗎? 根據《台灣慰安婦》記載,「基隆位於台灣北部,為日本統治台灣最早建設的軍事要塞……戰時日軍在基隆設有陸軍兵器補給廠基隆分場(一個倉庫)、海軍兵器及軍需補給廠(三個倉庫)、燃料供應倉庫一個、陸軍貨物廠基隆出張所(三處)。」 當時上級認為,具有航運、煤礦、漁撈三種產業功能,以及軍港特色的基隆,是連結日本與華南、東南亞、太平洋群島的重要門戶,因為進出基隆港的日軍、軍務人員增多,故提出興建基隆陸海軍娛樂慰安所、基隆市軍人會館等方案。但因受到物資缺乏,徵用材料困難的影響,僅收購或改建舊屋,充當會館,大約1936年至1943年間,由特種行業業者負責經營慰安所事業。 就在此繁殖基因下,雨港的色情場合演化為「基地昌隆」? 上了國中,我開始學ABC,一天傍晚從火車站出來,轉進(當時的酒吧街)孝三路覓食,忽然眼前出現整排色彩豔麗,霓虹閃閃的看板,彷彿基隆港的夜光拼圖。沒有什麼囉哩囉嗦的廣告,酒吧門口只貼著一張桃紅色海報。 「We Provide You Desires.」 我一個字一個字念出來,覺得懂英文真好。 雖然不太懂什麼是「Desires」。 那是80年代,韓戰爆發,美國以第七艦隊協防台灣,並於1952年成立美軍顧問團(Military Assistance Advisory Group,簡稱MAAG)協助台灣發展經濟,繼而越戰爆發,大量駐越南美軍每三個月輪休一週來台「R&R」(rest & recreation,休息及受訓)的時代。假期裡,他們流連在餐廳、酒吧、溫泉地,整條街上洋腔四起,聽說Bar Girl有些從中南部北上謀生,有些是港都漁家女或來自東部峽谷濃眉大眼的山花,女孩們取了Mary、Candy、Linda等通俗英文小名,陪美軍玩樂。 每一杯茶,每一根菸,都是慶祝;每一口酒,每一場愛,都是歡樂,他們不知道明天會不會活著回來。 記憶中,遇上特殊假日,經常滿街藍眼高鼻的外國大兵,挽著髮色褐黃的女郎親暱走在港邊或馬路上。小孩子成群結隊跟在後面伸手大喊:「Hello!一角給我!」女人回過頭來狠狠一瞪:「死囝仔!我是台灣人!」

    據說,那是一條迷魂陣似的巷弄。 沿著基隆火車站往南走,經過仁愛市場,進入龍安街,緊臨鐵軌左側的一排低矮屋舍,構成密集的「紅燈戶」聚落。 這是早在日治時期即為地方上的性產業區域,有名的「鐵支路」紅燈區私娼寮。 1999年基隆港碼頭民營化勞動結構轉型之前,結合周邊的「茶店仔」、卡拉OK、小吃店、清茶館等休閒娛樂場所,吸引了港都待工中或已下工的碼頭苦力、計程車運匠,或來自不同車隊的貨櫃車駕駛,候船或勞務空檔在此吃吃喝喝、泡茶開講,有時「打打炮」,消磨時間。 那是國際貨船川流不息的年代。 經常,「茶店仔」裡,或擔起家計,或背負賭債,或逃離婚姻而逸出生活軌道的大齡「阿姨仔」,收納了勞工朋友無以言說的苦悶與渴望。當港務鼎盛,國際貨櫃船隨著跨國供應鏈進入基隆港,繁忙的碼頭生活密織他們彼此「鑲嵌」的關係網絡;當港務萎縮,貨櫃船隨著市場經濟運作駛離基隆港,稀落的船螺解構了他們曾經「交陪」的風光。當離開時他們或許仍然相信,那些疊累的感情體積,妓女戶所有房間加起來都比不上…… 微微紅光下,從每間不到二、三坪的小屋鐵窗伸出一隻手臂攬客的女人,是我小時候見過的那些「阿姨仔」嗎? 而隨著時代變遷,「鐵支路」也悄悄轉型了。 業者為了競爭牟利,搶客源,引進不少年輕的本土女子,或來自印尼、越南及泰國等東南亞女性,私娼寮年輕化了,而且更火辣。吸引眾多碼頭工人、漁民、外勞、阿兵哥等上門,客源不斷,警方難以根絕。 「『鐵支路』的問題總不能一直放著不管吧!」 終於有議員在議會丟出這顆燙手山芋。 2013年,中央立法通過成立性專區屆滿兩年,各縣市低調面對「性」議題,唯獨基隆市表示將徵詢市民意見,研議設立「性專區」;甚至一度傳出「性專區」的設置將瞄準和平島。最終官員、議會、學者討論因考慮涉及社會價值、衛生醫療、城市意象等重要面向,審慎評估後,無疾而終。 「人們有需求時就來用,用完了就一腳踢開。」 某一經營私娼寮的老業者不禁搖著頭感歎。 「『鐵支路』的命運,就像『尿壺』一樣啊……」

    據說,梵谷曾在給弟弟西奧的信中寫道:「我想以紅色和綠色來表現人類可怕的情感。」 港邊霓虹燈把玩樂的人染成了青綠色。 緋紅夜晚。 薄紗透明迷你C字褲小可愛。 噴火女郎。 羞澀青蘋果。斷了氣。隱密豪華宮殿扮皇帝。 饑渴專線。 上工前,她們在心中默念:「我就像德蕾莎修女一樣,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男)人。」 她的耳際有一朵花。 她的耳朵在傾聽花的芬芳,與凋零。 很久了,基隆港海風不停吹拂,就在這逾越禁忌/愉悅大眾當中,她們完成了一首首以情色讚頌短暫肉身的詩歌,發酵了一個港口的頹廢混雜不和諧美學,為港都蒙上一層紅綠交融的迷霧,暈染淡淡鬱悶。 當我準備出門玩耍,妝扮好了,套上黑絲襪,打開鞋櫃,總想起「╳╳閣大酒家」角落那一隻閃著幽光,薄底細跟的黑色高跟鞋。b●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7. 14/7/2021 · 脆樂團成軍11週年,丁丁(左)與Skippy開直播慶生。 (翻攝自IG)〔記者吳孟倫/台北報導〕脆樂團上週迎來成軍11週年紀念日,團員丁丁及Skippy開 ...

  8. 21/8/2017 · 埃及富商與黛妃車禍雙亡 卻被爆2人「只想玩玩」. 黛安娜王妃(左)與埃及富商男友多迪法耶茲(右),於20年前一同命喪法國巴黎的飛車追逐意外 ...

  9. 17/3/2012 · 由電影「陣頭」(圖)衍生的周邊商品三太子公限量發行,相當搶手。(記者蔡宗勳攝)記者蔡宗勳/嘉義報導傳統工藝也可以很「潮」,成為 ...

  10.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