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布口罩濾芯 相關
    廣告
  1. 銅芯抗疫口罩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銅抗疫口罩
    • 設計
    • 登記與派發
    • 反響

    該款口罩符合人體工學,由六層物料構造而成,裏面有4層不織布濾芯,其中兩層物料含有銅,可以抑制細菌、常見病毒和其他有害物質。口罩在顆粒過濾效率(PFE)、細菌過濾效率(BFE)、合成血液穿透阻力、阻燃性及壓力差方面,符合美國材料與試驗協會(ASTM)F2100一級標準,且可以清洗60次。

    2020年5月5日,香港政府宣布向全港市民免費派口罩,市民可以在5月6日早上7時開始,至6月6日期間在網上登記。只有持有有效香港身份證的人士,才能免費領取一枚銅芯抗疫口罩。在登記時,一名年滿18歲的符合資格市民可以同時再為另外5名親友一同登記。登記人需填上個人姓名、身份證號碼、出生日期、手提電話號碼等個人資料,以避免重覆登記。登記後會有短訊通知。口罩會在登記後的大約2星期,口罩由香港郵政的郵差送貨上門。而就讀小學及幼稚園的學童,則會經由就讀學校獲得中童及幼童尺碼的口罩,且毋須在網上登記。到派送口罩的時候,已登記的市民會再次收到短訊提醒郵差會上門派送口罩。而在登記期間未能網上登記的市民,則可於1個月的登記期後直接到郵局領取。 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表示,如果登記時在網頁上勾選「願意以同一資料再收取其他抗疫物品」這一選項,之後政府如果再派發口罩濾芯時,市民就會自動收到濾芯。他也表示,即使登記時沒有勾選這一選項,之後也可以重新登記。

    生產商與供應商問題

    因為口罩項目涉款達3.6億元,且政府並沒有透露生產商背景,網絡上對此產生了許多傳言。有網民發現,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董事局其中一名董事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胞弟梁嘉彥,新興織造廠是梁君彥的家族企業;而特首林鄭月娥晚上在社交網站專頁貼出參觀生產點的照片,被發現疑為荃灣南豐紗廠,於是網路上產生了口罩是由新興織造廠或南豐紗廠生產的傳聞,後被特區政府闢謠。網民也批評該處生產的衛生條件不太理想,如生產的工人僅戴上口罩,沒有穿上防護衣物。事後有記者到南豐紗廠4樓共享空間視察時,被多名職員及保安員驅趕,而房間被封上塑膠板。 對於網絡傳聞,梁君彥則透過發言人澄清——新興織造廠雖然是他的家族公司,但並無生產任何口罩,包括政府派發的「銅芯抗疫口罩」。他也在5月6日傍晚離開立法會會議廳,被記者追問口罩是否與他家族公司有關時,反問記者「這樣的謠傳你們也相信?」而創新及科技局發言人則澄清並指出,口罩並非如同網上所流傳,不是由那些廠商生產,並就網上謠傳深表遺憾。 蘋果日報獲得消息指,在農曆新年後政府一度想將口罩生產工作外判給本地生產商,當中涉及很多保密條款。但政府在數星期後改變初衷,收回生產外判的想法並決定...

    設計問題

    政府公布派發口罩計劃時,列明「銅芯抗疫口罩」的設計於2018年獲得日內瓦國際發明展金獎,是採用弱磁石作抗菌。但當時的設計與「銅芯抗疫口罩」單純使用純用銅作抗菌有別,而兩者的外形亦不同。對此,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的行政總裁葛儀文解釋,新款的口罩是改良自「日內瓦獲獎版本」。他續指,口罩濾芯有微粒銅,表面層雖然不含弱磁場技術,但換成了以氧化銅的銅紗製成,即使「洗到爛」仍然能防菌。

    外觀問題

    口罩因為其條紋及配色問題,被外界戲稱為「CU Bra」、「胸圍口罩」、「內衣褲」、「底褲口罩」等。而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則表示口罩的外觀是「不夠完美,可以改善」的地方。特別是口罩顏色方面,若在外層「有些顏色,觀感上不要太近似(內衣褲)」會較理想。 有業內人士笑言,如果政府外判口罩生產,外觀設計就不會搞到如此不堪。

  2. Made in HK可替換口罩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zh/Made_in_HK可替換口罩

    Made in HK可替換口罩(即HK Mask)是於2020年初COVID-19肆虐香港期間,由鄺士山博士(英語: Dr. K. Kwong )研發 [1] 的,可更換濾芯从而重複使用的自製口罩。鄺士山称,他不会对口罩收取专利费,每个口罩的成本可低至1-2港元 [1]。 ...

  3. 安倍口罩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安倍口罩

    比利時原計劃免費派發口罩,不過未能實現,後改為發放濾布,以便民眾自製口罩 [163]。 2020年5月6日,香港政府宣布,同日起至6月6日,每名持有香港身份證的人士可獲發1個含有氧化銅 納米顆粒的布口罩「銅抗疫口罩」(CuMask) [164]。 ...

  4. 布口罩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布口罩
    • 用途
    • 有效性
    • 歷史

    可重複使用的布口罩主要在開發中國家,尤其是亞洲國家當中使用。布口罩與外科口罩及N95口罩等醫療口罩形成鮮明的對比,因為外科及醫療口罩是由熔噴(英語:Melt blowing)不織布製作而成,並且其效果受到一定的規範。與外科口罩相同,但與醫療口罩不同的是,布口罩無法沿著臉部完全密合。 在醫療環境中,布口罩用於病患身上,作為抑制飛沫(英語:Respiratory droplet)傳染疾病的「源頭管控」措施;在沒有外科口罩與醫療口罩的情況下,醫護人員也會使用布口罩。布口罩通常會建議用於外科口罩與醫療口罩用盡的最後手段。布口罩也會在公共場合、家庭與社區環境當中使用,以對抗傳染性疾病與懸浮粒子空氣污染。天氣寒冷的地方,布口罩亦有保暖的效果。 許多種類的布口罩,已在亞洲等其他地區進行商業販售。布口罩也可以用頭巾(英語:Cloth facemask)、T恤、手帕、圍巾或毛巾自行製作而成。

    布口罩可以用作來源控制(英語:Source control (respiratory disease)),減少佩戴者呼吸飛沫(英語:Respiratory droplets)傳播引起的疾病傳播,但從不被考慮為佩戴者的個人防護裝備,鑑於他們的過濾效果非常低(普遍為2%到38%不等)。自製布口罩暫無標準或規範。 截至2015年,暫無隨機對照試驗或指引指出布口罩可重複使用。多數研究於一次性口罩盛行前的20世紀早展開。2010年的一項研究,發現40%到90%的20–1000奈米範圍內的粒子會穿透布口罩或其他織造面料。各種布口罩的性能因形狀、密合程度、面料種類以及面料貼合度和層數而差別巨大。截至2006年,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尚未批准布口罩作為外科口罩。 2013年英國公共衛生部(英語:Public Health England)的一項實驗發現商業製造的外科口罩可過濾佩戴者咳嗽時噴出的90%病毒粒子,真空吸塵器袋可過濾86%,茶巾過濾72%,棉質T恤51%,不過自製口罩正確密閉、確保口鼻周圍被密封完美是至關重要的。一般用於製作布口罩的面料也一直被測試。 公眾佩戴的口罩的主要作用是「阻止已經受到感染的人將病毒傳播到他們周圍的空氣中」。這點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期間特別重要,因為隱形傳播似乎是其快速傳播的關鍵特徵。例如鑽石公主號遊艇的乘客中有634名確診,其中52%在測試時無症狀,而當中又有18%從未出現症狀。

    據歷史記載,最早使用布口罩的人是法國外科醫生保羅·伯格(英語:Paul Berger),他在1897年巴黎的一次手術中佩戴了布口罩。到了20世紀初,口罩已經被用來防止感染傳染病。1910-1911年東北鼠疫期間,東三省防疫全權總醫官伍連德設計了首款經實證檢驗證明能保護佩戴者不染病的布口罩,啟發了1918年流感大流行期間的口罩。1918年,醫護工作者首次研究口罩的使用。1940年代,負責照料結核病人的護士戴上了用薄紗棉布(英語:cheesecloth)製造的口罩。 布口罩很大程度於1960年代上被不織布製造的現代外科口罩取代,不過在開發中國家仍有人使用,包括SARS疫情期間的亞洲和伊波拉疫情期間的西非國家。

  5. 香港口罩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香港口罩
    • 發展背景
    • 銷售模式
    • 標準認證
    • 業界趨勢
    • 相關條目

    於2020年以前,口罩在日趨息微的香港工業中只佔微不足道的份額。多年來不少香港大專院校都有投入研製全新口罩物料的科研工作,但最終都因為成本問題導致無法成就本地生產和商業化的契機,很快將商品製作中心轉往中國內地。最終能夠持續於香港發展的,基本上只有主要用作供應政府部門日常使用,由在囚人士製作的懲教署CSi口罩。 2020年1月下旬,因着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最新發展,香港普遍市民皆對性質相似的2003沙士疫情猶有餘悸,開始發展集體搜購和佩戴外科口罩的習慣。惟這股風潮發展的時機,適逢中國內地各大工廠和商家進入農曆新年業務休止的長假期,以及各省市同樣爆發疫情並要求民眾展開佩戴口罩,使僅僅計算中國自身口罩需求,都不足以用全球產能所應付。在口罩需求和供應失衡下,不論來貨價格及銷售價格以倍數計暴升,但仍無阻市民在收到各實體商店開賣消息後,不惜一切排隊購買,並持續短缺。情況在疫情於香港擴散後更趨嚴峻,於海外未出現疫情和搶購物資情況時曾一度成為令國際媒體嘖嘖稱奇的新聞。香港政府就此狀況作出回應,表示已委託物流署進行招標和向內地政府尋求協助;其次呼籲各銷售商以合理價格售賣口罩,因擔心會影響本地採購口罩的能力,暫不會實行供應和價格限制;同時為保障口罩供應,指示除醫護人員和養老院人員,其他政府部門人員如非生病、前線工作及前往人流密集地區,否則不准戴口罩。有人這時提出應動用CSi口罩庫存協助解市民燃眉之急,惟政府表明相關口罩日產數量有限,並已優先給予欠缺口罩資源的弱勢社群,沒有足夠的剩餘數量派發予市民,只能設法籌備新生產線加大產能。 鑑於口罩供應不足及本地產能有限,思維較靈活和開放的各路本地人士決定自發籌備於本地生產和發售的口罩品牌。除卻服務香港市民和復興本土工業的理念外,普遍商家看穿香港大埔、荃灣、葵涌、屯門、觀塘和新蒲崗等地區仍有大量空置工業用地和空間,以及在商討採購機器和合規格原材料具備優勢,同時生產線所需要的工人都不會多。在其他經濟活動趨向停頓或衰退下,一定數量的投資者願意承擔成本控制、材料不足、投資時間不定和疫情後需求大減的風險,選擇在這尚見有利可圖的業務投下資金。大部分投資者因應坊間熟知的類型,主要投入製作熔噴不織布製成的多層外科口罩;亦有一部分製作主張環保重用的布口罩或可重用濾芯口罩,和期望可以用於輔助香港前線醫護人員的N95口罩。口罩類型以外,布料顏色、認證級別、品牌...

    因應迅速籌備所需的大量投資,普遍口罩銷售都使用預售形式取得現金,以維持應付日常開支與員工薪金的現金流,而當中亦有口罩廠房堅持在有現貨產出和效能認證後才開始發售。雖然普遍廠商為了行業信譽,均致力以全力製作和定期更新進度的行動維護此一銷售模式,但當中仍有不乏加以利用的騙徒,使不少香港市民和企業蒙受損失。 而就著早前各實體商店排隊銷售現貨時造成混亂,以及難以管理經銷商以合理價格轉售産品,普遍廠商都選擇透過網絡自設或第三方平台,向香港市民直接銷售。但此舉仍因一時需求過大而造成各平台網站流量過高,頻繁陷入強制下線或緩衝系統隊伍過長的問題。對此部分商家又引入電腦抽籤形式,務求達至更公平分配。然而,因著名額有限、系統效能不足和任何銷售方法本質均會導致有人無法購買,不少廠商都需要在事前事後應對大量潛在買家表達的不滿。於發言較為進取的香港互聯網文化和長期要求最好銷售配套的香港購物文化下,對此類風波處理不慎將引發較大的「公關災難」。 由於大量香港口罩廠房於同時間投產並完成首批貨品,而各大化驗所的預約時間和人員均有限,多間廠商的認證工作在2020年4月開始出現延誤。因香港《商品說明條例(粵語:商品說明條例)》限制和欠缺認證的貨品無法說服消費者,普遍在認證前預售的廠商只能選擇延遲發貨。加上口罩供應隨着中國內地假期結束和疫情減退而回升,買家對於退款的要求日益增加,而廠商沒有及時處理,同樣會惹來大量不滿與公關災難。就此,有效率的退款服務於發展後期成為了香港口罩廠商的特點。 另外有部分香港組織亦標明口罩不作銷售用途,而只會透過非政府組織分派予有需要人士;甚至有公司因應行業工作崗位需求,而自設生產線優先供予員工使用。後來隨着口罩製作和供應轉趨穩定,部分公司正式染指傳統面向藥房及商戶的批發業務,亦有公司選擇於城市各處設立口罩自動販賣機供市民選購。更進取的公司甚至以便宜租金的短期租約進駐多個旺區商鋪,實行以街頭銷售爭奪市場份額。其中因着行業蕭條,傳統屬於旅客集中地的尖沙咀與銅鑼灣為大部分口罩商店進駐的首選。而進入傳統電視及平面廣告平台推廣,亦成為了新的常態,更貼近香港普及的商業營運模式。

    在廠商公開資訊、醫護專家建議和媒體廣泛推廣下,香港市民普遍對口罩的防護基準要求為美國材料和試驗協會(通稱ASTM)所發佈,位於F2100標準下的第一級,主要要求指定細菌過濾率(通稱BFE)及粒子過濾率(通稱PFE)最少達至95%;其次為歐洲基準EN14683,在沒有PFE基準下維持BFE最少達至95%的基準要求。為了達成要求,普遍廠商都關注口罩機器、無塵車間和口罩溶噴布三方面能否到達預定基準。當中無塵車間一般會以國際標準化組織(通稱ISO)第14644-1號中,最少達至ISO Class 8作為判定合格的標準。在認證業界傳統下,將支持認證證書背後的詳細報告直接用於推廣是不被允許的,但基於越來越多市民渴求更高透明度的商品資訊,越來越多廠商和化驗所達成採取替代方法的協議,主要為酌情公開或有限度展示部分內容。 為了資助更有效籌劃製作的本地口罩廠商,香港生產力促進局於政府成立「防疫抗疫基金」下推出「本地口罩生產資助計劃」。該計劃向已在香港具備所須設備、原材料、廠房和ISO 14644-1 Class 8無塵車間設施的20條生產線,批出最高港幣300萬元資助。獲資助廠商需確保生產線能每月生產至少50萬個達至ASTM F2100第一級口罩,並確認每月生產的前200萬個口罩需要售予政府作中央分派,隨後可把生產餘額作本地銷售。有關計劃於2020年3月2日開始接受申請,並於同年4月25日將20個名額全部批出,但及後因應廠商退出,名單直至5月19日都仍有更新。6月28日,政府開始向市民派發購入的口罩。 香港工業總會及後亦透過轄下香港優質標誌局,發佈香港「Q嘜」優質口罩的基準,以供市民參考。計劃會對口罩作出ASTM F2100液體阻擋要求、ASTM F2100 BFE要求、ASTM F2100壓力差要求、ASTM F2100阻燃要求和中國GB15979衛生要求等測試,並會定期派專員往各口罩品牌之生產商廠房作實地視察,於一個月內向合格口罩商品發佈證書。香港標準及檢定中心亦於同年8月15日就著旗下「優質「正」印」發佈認證口罩廠商標準。標準參照美國ASTM F2100-19 、歐盟EN14683:2019,以及中國GB 15979:2002進行,當中測試項目包括:BFE、PFE、壓力差、合成血液滲透阻力、可燃性測試或微生物清潔度及細菌菌落總數、大腸菌群、綠膿桿菌、金黃色葡萄球菌、溶血性鏈...

    籌劃和製作期間,香港口罩廠商普遍面對鄰近地區資源競爭、供應商將貨就價、材料貨不對辦、和人員經驗不足等使進度延誤的問題。加上行業在萌芽階段出現之品牌數量繁多,令市民較難聚焦,有科學專家提出成立香港口罩有關的商會,希望提高香港口罩生產質素;穩固香港生產地及測試地位及對外形象;為產品出口質量保障;及成立比政府更嚴密的監管系統以杜絕造假。不過因着部分廠商人員的政治和營商理念相左,以及在媒體上的影響力有龐大差異,成立商會一事於早期有所局限。最終,香港口罩及防疫設備協會(HKMPPE)於同年8月6日成立,會員涵蓋市面約三分之一的廠商。其他廠商則普遍就著其工業性質,加入涉足範圍較廣的廠商會及工業總會,得到最基本的援助。 而由於普遍口罩廠商為2020年使用初創企業模式成立,因此在公開其產品情報方面,大部分都倚賴成本最低廉的自家設置facebook專頁,部分則可能在招攬人手時已要求資訊科技部門成員同時設立簡約網站,而未見有任何官方平台統一資訊發佈的安排。然則,外界尚有一定數量媒體安排專門介紹香港口罩業務的記者,追蹤各廠商最新狀況,讓香港市民更容易盡早計劃購買。

  6. 鄺士山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鄺士山

    2020年2月21日,他舉行記者會,正式發佈伙拍研製濾芯的本地創科公司研發「HK Mask」可換式口罩。他表示由構思至完成口罩製作只花了7天時間。[5] 著作 《Effective Chemistry》 《Quick Revision Chemistry》 《K. KWONG的化學世界——三分鐘化學》

  7. 其他人也搜尋了
  1. 布口罩濾芯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