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平安鐘服務機構 相關
    廣告
  1. 13/12/2017 · 女星嚴立婷和張智峰育有寶貝兒子Willson,目前正孕育著6個多月的女寶寶Tammy,平時會在社群網站分享育兒生活。隨著孕期進入中後期階段,她挺過了懷孕初期害喜的不適,卻面臨新的考驗,本週產檢發現「子宮頸變短」,她趕緊向肚子裡的女兒喊話,希望小寶貝在肚子裡再 ...

    • 《鏗鏘集》與元朗衝突
    • 港台記者蔡玉玲被捕引來哪些反應和評論?
    • 什麼是「車牌查冊」?

    從英國殖民管治年代到中國接收主權,香港電台一直是政府部門,但其多個公共事務節目廣受好評,《鏗鏘集》便是其中之一。 該節目繼去年元朗「721事件」發生後嘗試重構事發經過,今年7月再做跟進報道,當中該欄目記者透過「車牌查冊」找出多輛在事發前後出現在事發現場——港鐵元朗站周邊的汽車擁有人,並嘗試逐一追問這些車主與事件的關聯。根據片尾演職人員表,蔡玉玲是這期節目三名編導之一。 蔡玉玲星期二深夜獲准保釋之後對在場守候的記者說,警方以「721事件」報道作為背景,拘捕一名記者,恐怕已製造了公眾擔心。 她說:「我不對警方這次舉動背後的動機去猜測,我只會說,客觀效果是會製造一個公眾觀感,讓人們思考這次拘捕與起訴行動有沒有其他原因。」 蔡玉玲感謝港台同事對她的支持,又希望香港新聞工作者繼續無畏、無懼、無私,做該做的事。 香港警方在一份電郵通報中指出,警方指控蔡玉玲涉嫌於今年5月至6月期間,透過特區政府運輸署網上申請「車輛登記細節證明書」系統,取得相關汽車擁有人的個人信息,包括車牌號碼(機動車登記牌號)、車輛登記資料、車主姓名、住址、身份證號碼等,其後將所得信息「用於不符合聲明所指的用途」。 警方通報稱,蔡玉玲涉嫌違反香港《道路交通條例》中「為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虛假陳述」罪。 警方通報沒有直接說明有關指控是否與今年7月的一集《鏗鏘集》報道有關。香港電台在報道蔡玉玲被捕時指出,節目組有對出現在片段中的涉事汽車牌號作模糊處理。

    香港電台主管,香港特區政府廣播處長梁家榮稱,案件或已進入司法程序,因此不便評論,但蔡玉玲被捕對港台的新聞工作影響「非常大」,擔心會否出現「寒蟬效應」,但不應暫停港台的調查報道。 梁家榮說:「新聞工作者始終會擔心的。因為如果控罪涉及他在採訪或搜集資料期間的做法,那我們都得認真的看待,整個行業都該認真看待。」 https://www.instagram.com/p/CHH5xufHvUJ/ 蔡玉玲曾領導的香港電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與香港記者協會等發佈聯署聲明,指責警方抓捕行動「橫蠻無理及荒誕」,工會感到「極度震驚及憤怒」,要求即時無條件釋放蔡玉玲。 聲明說:「我們必須指出,追查事件真相屬傳媒天職,過去不少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報道,包括政府高官僭建及選舉舞弊等事件,均透過查冊方式揭露,而查車牌亦為記者常用的調查方法。是次警方濫用《道路交通條例》打壓正常採訪行為,勢必摧毀新聞自由,造成寒蟬效應。」 有不願透露姓名的港台員工向BBC中文記者表示:「港台沒有駐機構法律顧問給記者提供編採意見,對前線人員保障不夠。」 曾先後擔任記者與港台電視部時事節目主持人的香港立法會民主派議員毛孟靜也對蔡玉玲被捕感到吃驚。她對香港媒體表示,就其印象,香港從未有記者因此類罪名被捕。 毛孟靜說:「這次行為首先很明顯就是要打擊新聞自由……第二是要嚇唬記者,你們以後得到的材料要報道之前得想一想,會不會等下警察清晨六點鐘上門抓人。第三,百分之百,是要針對香港電台,要製造許多事件抹黑港台,『滅港台之心不死』。」 曾被指控涉嫌與「721事件」有關的建制派立法會員議何君堯也有對港台記者被捕發表評論。何君堯稱:「我很支持我們的記者同業從探求事實方面為眾服務,大家也知道『第四公權』揭露許多真相,這個我予以肯定,只不過過程中不能有任何鋌而走險、犯法的地方。」

    負責香港機動車管理的運輸署允許個人或企業透過書面表格或網上系統提交申請,調取個別機動車的登記細節信息。每筆查詢收費45港元(5.81美元;38.78元人民幣)。這項服務俗稱「車牌查冊」,也有稱為「車牌查底」。 運輸署在網頁與紙本表格中讓申請人選擇的用途包括「進行與運輸相關的法律程序」、「買賣車輛」和「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然而,一些網站刊載的舊版表格顯示,申請人從前可以申報把有關信息用於「其他」用途。最新紙本表格顯示,該表格曾於2019年10月修訂。 香港警方通報稱,如果在申請過程中提供失實信息,申請人可能觸犯刑事罪行,一經法庭定罪,可被判監禁六個月,並罰款5000港元(645美元;4306元人民幣)。 香港律政司與基層警察工會去年曾分別獲法庭頒發數份有關披露信息的禁制令,以阻止示威者「起底」(人肉搜索)警員及其家屬,披露他們的個人信息。香港《明報》去年10月曾報道,有警察工會有意對「車牌查冊」機制採取行動,警方也曾要求運輸署允許警員車主退出「車牌查冊」機制。 一家車迷網站評論說,這將嚴重影響香港車主利益,例如遭遇肇事逃逸時,即便透過監控錄像等尋獲肇事車輛牌號,也無法查出車主身份追究,或是在購買二手車時無法確定賣方是否有合法權力出售有關車輛。 今年8月底,香港警方曾拘捕一名男子,指控他受人指使,透過「車牌查冊」獲取超過1200筆紀錄,並將該等信息出售,涉嫌犯有《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下的「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個人資料」罪,也有可能犯有「為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虛假陳述」罪。 警方當時稱,有超過3800名警務人員、公務員、法官、法律界人士、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等遭人「起底」,並因此受到不同程度滋擾,警告任何人違反相關的法庭禁制令,將被起訴「藐視法庭」罪。但警方沒有說明被捕男子所倒賣的信息是否與「起底」有關。

    • 「有個黑人男子在綁架一個白人小孩」
    • 通往美國之路
    • 安東尼
    • 擁抱非洲文化
    • 應對警察
    • 跨種族收養

    七歲的約翰尼(Johnny)*快要發怒了。他醒來的時候就有點悶悶不樂,然後一天下來他的情緒越發不好。現在,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夏洛特市的餐廳用餐時,彼得能夠看到,約翰尼正在兒童玩樂區跟另一個小孩爭執。他必須趕快行動,在他的養子大發雷霆之前將他從餐廳帶走。彼得用手抱起男孩,很快地付了賬單。 在他抱著約翰尼上自己的車時,孩子在他懷抱裏激動地掙扎,彼得將他放下,騰出手來開車門時,他仍然不依不饒。 一名女士皺著眉頭走近他們。 「這孩子的母親呢?」她問。 「我是他父親,」彼得說。 該名女士後退了一步,站在彼得的車子前面。她向下看了看他的車牌,將手機拿了出來。 「你好,警察,麻煩你,」她冷靜地對著電話另一端說,「嘿,這裏一名黑人男子,我想他可能在綁架一個白人小孩。」 約翰尼突然間不動了,抬頭看著彼得。彼得用手摟著他的養子。「沒事的,」他對小男孩說。

    在旅遊網站「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上,煙塵滾滾的卡巴萊被形容為「大多數人會匆匆路過又盡快離開的那種地方」。在烏干達境內,靠近盧旺達和民主剛果的邊境,這座城市是附近一系列著名國家公園之間的交通中轉站。 對於彼得來說,家鄉仍然承載著他的一些痛苦記憶。 他成長的環境很困苦。小時候,他一家八口就睡在一個兩臥室小屋的硬地板上。 「當時沒有太多可寄望的事。我們有飯吃的時候,就是土豆和湯,」他說,「如果運氣好的話,就會有豆子。」 暴力和酗酒是彼得生活中每天面對的日常。他會跑到就住在幾米之外的阿姨家裏,去逃離。 「一方面是有一個大家族在那裏,而且我學會了,要養大一個孩子,要一整村一起才能做到,」他說,「但是當時確實一片混亂。」 10歲時,彼得決定,他寧可流浪也不要和家人生活在一起。他拿著當時能拿到了所有零錢,跑到了當地一個巴士站。 「哪一輛車是走得最遠的?」他問當時在巴士站等車的一位女士。她指向一輛巴士,雖然彼得看不懂指示牌,但是他上了車。它是開向400公里之外的烏干達首都坎帕拉。 經過差不多一整天的車程,彼得一下車,就走到街邊的市場攤檔前,一個個地問店主,他能不能在這裏工作——做任何工作,來換吃的。 之後兩年,彼得都流落街頭。他和其他流浪的男孩成了朋友,大家一起分享掙來的錢和食物。彼得說,他學到了一種無價的生存技能:認識到他人善意。 其中一個好心人就是雅各·馬西科(Jacques Masiko),他當時每周來市場買一次東西,而且會在離開之前給彼得買一頓熱飯吃。 大概一年之後,馬西科問彼得,他想不想受教育。彼得說想,於是馬西科就安排他入讀當地一家學校。 在六個月之後,看著彼得的課業一直很好,馬西科的一家人終於請彼得來和他們一起住。 雅各·馬西科對待彼得就像對待家裏的其他成員一樣。彼得則以在學校的好成績作為回報,並最終得到美國大學的獎學金。 20年之後,彼得已經40出頭,並且很快樂地在美國定居下來。他在為一家非政府組織(NGO)工作,該機構將捐款者帶到烏干達,幫助當地得不到充分照顧的社群。就是在一次這樣的旅程當中,他認識了一個白人家庭,以及他們收養的女兒。 彼得意識到,美國有些小孩也和烏干達的小孩一樣需要一個新家。他回到北卡羅萊納州之後,就去了當地一個助養機構,表示自己想要給他們做義工。 「你有想要成為一名助養者嗎?」那家寄養機構辦公室裏的女士在記下他的信息時...

    在三年的時間裏,彼得曾經接收過九個孩子在他家寄養幾個月,用他的家作為這些孩子回到自己家之前的一個過渡。他們中有黑人,有西班牙裔也有白人。 「我沒有預期的一點是,當一個小孩要走的時候,我會難過,」他語調柔軟地說,「那是你沒有辦法凖備好的。」 彼得會在一個小孩走後留出幾個月的空當,讓他在情緒上做好凖備迎接下一個小孩。 所以,當某一個周五的晚上,他接到寄養機構的電話說有一個叫安東尼(Anthony)的11歲小孩急需地方住時,彼得拒絶了。 「上一個小孩才剛離開三天,所以我說:『不,我至少需要兩個月』。然後,他們告訴我,這是特殊情況,特別悲劇的情況,而他們需要給他在這個周末找到房子,直到他們想出解決辦法為止。」 彼得不情願地同意了,而安東尼,一個皮膚白皙的高個子運動型男孩,頂著一頭褐色捲髮,在凌晨3點被送到他家裏。第二天早上,安東尼就和彼得坐在一起吃早餐。 「你可以叫我彼得,」他對男孩說。 安東尼的回答是「我可以叫你爸爸嗎?」 彼得被震驚到了。兩人互相才說了不到20分鐘的話。雖然他還不知道安東尼的背景,但是彼得立刻就感覺到與他建立起了聯繫。倆人在周末裏一起做飯和聊天。他們去了商場,彼得給他買了些衣服;他們互相問一些膚淺的問題,他們都喜歡吃什麼,喜歡看什麼電影。「我們都在試著看能不能相處得來。」 周一,護理員來訪的時候,彼得才了解了這個男孩的故事。 安東尼從兩歲起就一起在寄養系統裏了,四歲時曾經被一個家庭收養。 但是現在,七年之後,安東尼的養父母將他遺棄在了醫院門外。被追蹤到之後,他們告訴警察,他們無法再養他了。 「我無法相信,」彼得說,「他們沒有說過再見,他們沒有給出任何原因,他們就沒有再回來。這簡直是殺了我一樣。人怎麼做這種事?」 「安東尼的身世令我回想起了我的童年。」 「這個孩子就像我10歲在坎帕拉街頭時一樣,無處可去。於是我就轉過去向社工說:『你猜怎麼著?我只是要一些文件好讓他上學,然後我們就定了。』」 彼得看著安東尼,意識到這個男孩或許有種他所不具備的先見之明。 「記得他立刻就叫我『爸爸』了,這孩子一早就知道我會做他爸爸。」

    「我想我們倆都立刻就知道,他會長期跟我生活在一起了,」彼得說。 不到一年,彼得就正式收養了安東尼。 彼得和安東尼一起在新的生活裏安頓下來。安東尼想要聽父親講烏干達的生活,彼得說這是因為現在這也已經是安東尼的血脈了。安東尼會幫助彼得凖備像「Katogo」這樣的烏干達菜色,這是一種用土豆切片和豆子拌起來做的早餐。 在學校裏,安東尼也興高采烈地將彼得介紹給他的朋友。 「這是我爸爸,」他會這樣說,然後高興地看著同學們偶爾出現的迷惑神情。

    但是,還是會有挑戰。有某個假期,機場安保就截停了安東尼,問他的父母在哪裏。 「這是我爸爸,」安東尼指著彼得說。然後安保對彼得做了背景調查,安東尼則對這種他認為是過份的種族主義越來越不爽,但彼得還是安撫了他。 「我是你爸爸,而且我愛你,」彼得對現在已13歲的安東尼說,「但是那些長得像我這樣的人,我們不總是得到好的對待。你的責任不是對那些這樣對待我們的人生氣,你的責任是確保你自己會帶著尊重來對待那些長得像我這樣的人。」 今年春天,寄養機構致電彼得,看他是否能夠暫時收留照顧一個叫約翰尼*的七歲男孩。他的家人在全球大流行疫情之下有經濟困難。約翰尼和安東尼一樣很適應這個家,並且看見這個哥哥那樣稱呼彼得,他也跟著叫「爸爸」。 約翰尼有一頭直金髮,皮膚白皙,體格瘦小,他和彼得一起出去的時候,甚至會得到更多人的異樣目光。 因此彼得對於那名女士在他們走出餐廳時打電話報警的事並不驚訝。警察只花了幾分鐘就核實了彼得是約翰尼的監護人,但是這件事卻令小孩瑟瑟發抖。這是彼得已經和他的大兒子談過的問題。 在五月喬治·佛洛伊德死亡事件後,彼得與安東尼談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運動。在那次情緒激動的對話當中,彼得要安東尼確保,如果有警察截停他們的話,他要有手機在手上。 「作為一名黑人男子,我有10秒種向警察解釋我是誰,然後事態就有可能升級,」彼得說。 「我總是對安東尼說:『如果警察截停我,請你拿出手機立刻錄影。』因為知道他會是我唯一的證人,你知道嗎?然後我有10秒鐘保住自己的性命。」 」我認為他懂了。他知道,因為我們在美國,而我長得不一樣,我就會被以不同方式對待。「 」這種緊張和可疑的狀況,是白人養父母收養黑人小孩的時候不會遇到的。「

    領養的程序在不同的國家各不相同,而全球的跨種族領養也沒有可比較的數據——不過,國際領養事務的線上資源平台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Rainbow Kids)稱,非高加索人種兒童通過跨國領養被收養時,有73%都是被高加索人種的家庭收養。 家庭研究所(Institute for Family Studies)的資深心理學研究學者尼古拉斯·齊爾(Nicholas Zill)表示,美國的白人家庭比起黑人家庭領養本種族以外兒童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我們最近的一次數據是來自2016年,當中只有1%的黑人家庭領養白人兒童,而92%會領養黑人兒童。白人家庭則有5%會領養黑人小孩,11%會領養其他各種族的小孩,」他向BBC表示,「目前,黑人家庭收養白人兒童仍然是非常少的,比反過來要少得多,而這可能與美國領養體系內仍然存在的文化偏見有關。」 不過,去年一對英國夫婦桑迪普(Sandeep Mander)和麗娜·曼德爾(Reena Mander)因為不被允許領養一個非亞裔血統的小孩,法官裁定他們被歧視,使他們獲得了12萬英鎊(約15.3萬美元)的損失費作為賠償。 這對夫婦說,他們被當地領養機構告知,去研究資料凖備領養一個來自印度或者巴基斯坦的小孩。他們以歧視控告溫莎-梅登黑德自治市,案件得到了平等及人權委員會(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的支持。 「英國的法律說得非常清楚,在安置小孩時種族不應該是一個決定因素,」英國麥卡利斯特家庭法律事務所(McAlister Family Law)的合伙人尼克·霍德森(Nick Hodson)說。他曾專攻與兒童有關的法律超過20年。 「2014年的《兒童與家庭法案》(The Children and Families Act)刪去了對地方議會在為兒童配對領養者時要考慮種族和文化背影的要求。這是因為,『BAME』兒童歷來都要比白人兒童等候長得多的時間。」 他還表示,雖然他不能評論個別案例,但是《兒童與家庭法案》的修訂意味著種族不應該再成為領養程序當中的重大因素,現在要更多給予考慮的是孩子的個體需求。 但是他承認,像曼德爾夫婦這樣的「BAME」家長仍然會遇到困難。 「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制度內的問題,但是這也不會減小『BAME』家長試圖領養不同種族小孩時的挑戰,」霍德森說,「法律條文的說法和實際上發生的事情有可能不...

  2. 花蓮F-5戰機夜航訓練 起落架燈號異常平安落地 空軍今(10)日指出,花蓮基地1架F-5戰機執行夜航訓練,因起落架燈號異常緊急落地,人機均安。 軍方人士表示,這架F-5戰機是被稱為虎眼戰鬥偵察機的RF-5E偵照機,目前除了正常戰備訓練,也投入國土探勘、災害搶救等任 ...

  3. 21/2/2020 · 何韻詩交保後發文報平安 堅持舉辦網上音樂會 曾任香港網媒立場新聞董事的歌手何韻詩昨(30)天傍晚獲准交保候查。她深夜在臉書(Facebook)發文報平安,並表示本周日的網上音樂會將按照原訂計畫舉行,「歌,仍是要唱下去的」。 12/31 09:23

  4. 6/10/2019 · 研究德國歷史多年的香港浸會大學助理教授子褀觀察到,即使設立《反蒙面法》,1985至2001年的暴力示威數字沒有「明顯或顯著」的改變,暴力示威者仍然繼續使用暴力。 中國官媒香港示威報道被指涉偏頗,遭英國監管機構調查

  5. 其他人也搜尋了
  1. 平安鐘服務機構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