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

    2020年11月,支聯會投得攤位後,食環署一度拒絕即場簽約。到2021年2月6日,支聯會攤位被食環署認為攤位貼上和擺放與鮮花或業務無關的橫幅,要求2小時內移除物品,到凌晨零時許被終止協議。 早上食環署人員到場圍封及驅趕成員離場,是32年來首次。

    • 1989年5月21日,​32年前
    • 非政府組織, 非牟利組織
    • 2021年9月25日,​13天前(特別會員大會通過解散決議)
    • 釋放民運人士;, 平反八九民運;, 追究屠城責任;, 結束一黨專政;, 建設民主中國
  2. 支聯會青年組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支聯會青年組

    支聯會青年組(英語: Hong Kong Alliance Youth Group )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屬下組織,由一群年屆15至25歲的青少年以及其他附屬組員組成;但相對支聯會其他部門,則是獨立的。

  3. 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 歷史背景
    • 晚會內容
    • 訴求
    • 歷年參加情況
    • 晚會相集
    • 外部連結
    • 參看

    1989年4月起的北京八九學運承接了《河殤》和中共改革派思潮,即將被中國收回的香港對此共鳴,香港割讓以來第一次加入祖國學潮,不少香港青年親赴北京加入。5月27日香港露天音樂會,數十萬人(含學生)出席,多位歌手演唱愛國的粵語流行音樂,包括羅文《中國夢》和《同途萬里人》(NHK絲綢之路香港版主題曲)等。「香港人全情投入參與,百萬人上街聲援,整個過程,實際上是一場中國民族主義洗禮,原來出生和成長於英治殖民地的香港人,……在情感上與中國大陸重新連接起來」,八九學運是香港在回歸過渡期「接受身份轉變後,對國家情懷達到最高點的見證」,「支援北京學生——無論是精神上還是資源上——其實是一種港式愛國行為」。

    晚會程序包括誦讀六四死難者及離世死難者家屬名單、致悼辭、默哀、向紀念碑獻花及鞠躬、播放民運人士及天安門母親的訪問影片等等。參與者歌唱富有民運色彩的六四歌曲,包括《血染的風采》、《自由花》及《歷史的傷口》等等。 2001年的晚會上,支聯會青年組宣佈籌備成立,其後每年支青組均會在晚會上讀出宣言或表演話劇及歌唱等,以示「接好民主棒」。

    除了平反八九民運外,晚會還提出其他訴求,包括「追究屠城責任」、「釋放民運人士」、「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等等。在2003年,因着當時的政治氣氛,加入「反對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還政於民」等訴求。2006年起加入「支持維權」等等。而在2010年,即六四事件21週年,加入「釋放劉曉波,支持憲章」及「反對打壓」兩個主題。2018年,晚會呼籲釋放王全璋、聲援709事件中被捕維權律師。此外,晚會也喊出了釋放劉曉波的妻子劉霞的口號。

    2003年

    2003年6月4日晚上,六四事件14週年,大約50,000名香港人參加支聯會主辦的燭光集會悼念活動,主題是「反對23,毋忘六四」,並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表示,即使有關法例通過,集會也不會停辦。一些以往沒有出席集會的香港人,也破例參加。群眾坐滿了維多利亞公園5個足球場。支聯會播放了民運人士丁子霖和學運領袖王丹的講話。在晚會開始前,香港的天主教團體在維多利亞公園的另一角落,舉行祈禱會,有300多人參加。祈禱會名為「民主中國」,主題是「傾聽良心的呼聲,舞動生命的熱情」。時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為中國大陸的人民祈福,也表達了他對中國大陸民主改革的盼望。

    2004年

    2004年6月4日,估計有八萬多人參加了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15週年紀念晚會。是1993年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上百名參加「香港自由行」的大陸民眾在香港參加被中共政府禁止的「六四」紀念活動,創下了歷年的最高紀錄。組織者說收到了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民幣捐款。一共收到了大約4,000元人民幣捐款,遠比他們在過去舉辦的「六四」晚會多,過去只是收到一、兩百元人民幣。自1989年以來,受訪者平均參加了5.8次「六四」燭光晚會;4日晚參加集會的15歲或以上市民中,29%屬於首次參加,12%每次都有參加;而回歸以來每次都有參加者,則佔22%。

    2006年

    2006年六四燭光晚會,有44,000人參加,參加人數和往年類似。 根據香港大學民意計劃,在六四事件過去了17年後,仍然有53%的市民,認為當年北京學生做法正確。有56%的市民,依然認為北京當局要平反六四。支聯會近年的口號是「教育新一代,接好民主棒」。

    2007年的六四燭光晚會
    2007年的六四燭光晚會,參加者手持蠟燭唱民運歌曲
    2007年的六四燭光晚會的司令台,寫有「平反六四,支持維權」的標語
    2008年的六四燭光晚會,結合了對汶川地震遇難者的哀悼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官方網頁*「六四」弔唁冊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4. 鄒幸彤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鄒幸彤

    身為支聯會副主席,鄒每年也有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她更表示,自幼媽媽已經有帶她參與燭光晚會。對於警方於2020年反對支聯會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她表示非常可惜:「香港1997年回歸時,世界各地都曾經希望香港能夠帶領中國步向自由及開放的境地。

    • 1985年1月24日(36歲), 英屬香港
  5. 梁錦威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梁錦威

    梁錦威(英語: Leung Kam-wai,1985年 - ),前街工成員,前支聯會常委,香港泛民主派成員,現任香港 葵青區議會主席兼葵涌邨北選區議員 [1]。 梁錦威於香港浸會大學中國研究課程畢業,曾任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評議會主席及署理會長。 [2] 在2019年8月,他的辦事 ...

    • 1985年(35-36歲)
    • 單仲偕
  6. 香港基督宗教教會列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香港基督宗教教會列表

    香港新界支聯會 蝴蝶支會 洪水橋支會 天水圍支會 屯門支會 元朗第一支會 元朗第二支會 澳門分會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簡稱安息日會 海光教會(三育書院) 聖經講座(尖沙咀山林道 ...

  7. 何俊仁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何俊仁
    • 早年經歷
    • 政治生涯
    • 個人生活
    • 外部連結

    何俊仁原籍廣東中山,於香港長大,畢業於昔日位於北角清華街的聖猶達小學,後來因升中試的成績差而無法獲得中學學位。結果當時的蘇浙公學勉強取錄他。不久,何俊仁得到父親的友人介紹以及親戚校友(何俊仁長兄)在校讀書的關係成功入讀何明華會督銀禧中學[註 1],並於1969年畢業,再在1971年入讀香港大學法律系。他在學期間積極參與70年代學運,包括反貪污、盲人工潮、保衛釣魚台等運動,亦曾擔任香港大學學生會普選評議員。1977年畢業後成為執業律師,多年來一直以法律專業知識,為弱勢社群和被壓受屈的人士仗義執言。 1982年,何俊仁投身政治,支持香港回歸祖國,並實行港人民主治港。1985年參與成立「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爭取「八八直選」和民主基本法。此外,多次回國參與現代化的培訓工作。同年組織論政團體太平山學會,並以學會核心成員身份經常評論時政,1990年何俊仁與其他民主派人士組織香港第一個政黨「港同盟」,其後於1994年與匯點合併為現時的民主黨,一直擔任黨內核心職位,1998年擔任副主席,2006年當選為民主黨主席。 1991年,他支持二戰的中國受害人(包括慰安婦、苦役勞工等)多次赴日進行索償訴訟。1996年至1998年四次親赴釣魚台宣示中國主權,並要求日本承擔戰後責任。2006年何俊仁成立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關注和支援內地維權律師和維權運動,促進國家尊重人權,建立法治和憲政。現時擔任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及香港護士協會義務法律顧問。

    1992年因香港民主同盟的香港立法局議員吳明欽病逝,何俊仁被港同盟安排參加補選,但敗於元朗鄉紳鄧兆棠。1995年參選區域市政局選舉,擊敗工聯會陳有海順利當選,並且成為票王,同年當選為立法局議員,之後一直連選連任至2016年(不計1997年臨立會期間中途「落車」)。他曾於回歸前擔任立法局議員、區議會議員和區域市政局「三料議員」。 在議會中他長期專注交通、房屋和福利等與基層民生有關的政策。1998年、2000年被選為立法會議員,並在1999年時挾區局餘風連任為區議會議員。2004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夥拍元朗區議員張賢登出選新界西選區,以62,342票當選。2008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繼續出選新界西,以36,764票當選。2012年立法會選舉,何俊仁參選新增功能組別區議會(第二),以大約30,000票之差擊敗民建聯的劉江華,奪取最後一席。民主黨在該屆立法會雖然取得超級區議會的兩席,但五區地方直選僅取得四席,其中新界西選區全軍覆沒,黨主席何俊仁承認今次選舉受重創,將辭去主席的職務,以示對落選負責。 在第三屆立法會主席的選舉過程中,民主派推出何俊仁挑戰已二度連任主席、首次在香港島選區參與地區直選的范徐麗泰,結果未能成功。 何俊仁自2006年12月17日起成為民主黨主席,連任二屆,也成功撮合和前線的合併,並於和劉慧卿、單仲偕組成內閣,於2008年12月14日成功角逐合併後第一屆的正副主席。 何俊仁指五區總辭方案必須考慮一些實際的運作困難,但參與發言的高登會員直言民主黨沒有骨氣,與中國共產黨分別不大,不會支持民主黨,要求何俊仁呈辭,部份會員更幸災樂禍。最後在大多數民主黨成員反對下,民主黨決定不參與五區總辭,只在2010年香港立法會補選期間呼籲作為選民的責任,參與投票。 2010年6月中旬,何俊仁以民主黨主席身份建議若政府接受終極普選聯盟的區議員改良方案,他會呼籲黨員支持政改。他又指出不介意民主黨總部被包圍。6月23日,在黨員鄭家富退黨的情況下,在建制派、民主黨(8票)、民協馮檢基和獨立泛民李國麟的支持下,2012年政改方案以46票獲得高票通過。2011年區議會選舉,在受到前黨友人民力量陳偉業「狙擊」下,何俊仁仍然成功連任區議員。民主黨在區議會的總議席有所下降,但維持區議會第二大黨。 2012年7月被傳媒揭發隱瞞一家公司的董事身份,該公司在黃泥涌道擁有一所物業,最近才向立法會申報,何...

    何俊仁已婚,並且育有三名子女。 2017年確診患上初期肺癌,六分一肺部組織被切除。 何俊仁胞弟何俊麒曾於1999年至2011年擔任民主黨中西區區議會東華選區議員,至2011年連任失敗。 另有一名弟弟何俊龍牙科醫生、在九龍城區執業。

    何俊仁facebook專頁(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 麥海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麥海華

    麥敬佩支聯會前主席司徒華,評論司徒華:「華叔十分勤奮,支聯會所有活動他都一定出席,二十多年來從未改變,比我們任何一個常委都要投入得多。」 [5] 2021年7月,他宣佈將會辭任支聯會常委一職。[6] 家庭生活 [編輯]

  9. 六四紀念館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六四紀念館
    • 臨時館址開幕
    • 永久館址開幕
    • 涉及訴訟
    • 閉館
    • 重置紀念館

    第一屆臨時六四紀念館於2012年4月29日在香港九龍深水埗汝州街269號2樓開幕,展出多項由支聯會從民間蒐集的六四事件文物及資料,包括當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拾獲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使用過的子彈殼照片;當年前往北京聲援學生運動的香港人使用過的雨衣,寫滿學生簽名和留言;王丹、柴玲等民運學生簽名的汗衫、以及歷史廊、互動區、文物區和提供給參觀人士查閱資料的圖書閣。短短個多月,參觀人次超過1.8萬。 第二屆臨時六四紀念館於2013年4月15日至7月15日在香港城市大學開館,以「愛國·由真相開始」為主題,而展覽則以「開放·屠殺·倒退」為專題內容,讓學生和公眾從認識文化大革命10年後至八九民運之間的中國近代史。

    位於尖沙咀柯士甸路3號富好中心5樓的永久六四紀念館原定於2014年4月20日開幕,然而富好中心業主立案法團於同年2月月底向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發出律師信,質疑後者將單位更改為紀念館性質違反公契;根據徵詢法律意見,倘若將全層單位更改為紀念館用途將會違反公契及入伙紙,基於入伙紙列明富好中心4至17樓只能夠作為「辦公室及有關的用途」。最終,永久六四紀念館延至26日開幕。

    2015年1月29日,案件於香港高等法院再度舉行聆訊,支聯會辯稱,考慮到該處人流、其他業主投訴次數和大廈管理制度,有專家報告指出六四紀念館並非展覽館,僅為陳列室,因此並無違反公契。加上富好中心業主立案法團質疑支聯會為六四紀念館收取入場費用,是無牌舉行公眾娛樂活動,又指人流過多違反《消防條例》,屬事實爭議,不可以純粹透過法律解決,因此認為法庭應該准許他們引入專家報告和事實爭議;此舉遭到富好中心業主立案法團反對,代表律師反對引入專家報告,指出六四紀念館的物業用途不會因為訪客多寡而有改變,並且指出業主立案法團願意接受前者提出的事實基礎,不會作出其他無謂的事實爭議,認為法庭只需要解決雙方的法律爭議即可裁決。聆訊官聽畢雙方陳詞後,押後判決。 2015年4月4日,閉館一個月以進行改善工程的六四紀念館重新開幕,增設「生者與死者」的實物展,展品包括多名死難者的遺物,包括藏有子彈孔的頭盔、遺書、由醫院及公安局發出的不同版本死亡證、由駐守天安門記者收集的學運領袖簽名T恤等等。支聯會表示,六四紀念館受到地點及大小限制,參觀人數並不理想,希望盡快籌得足夠款項以購買更大及位處更方便的會址,並且解決現時有關於現址大廈的公契官司。 1. 2012年第一屆臨時六四紀念館 2. 2013年位於香港城市大學的第二屆臨時六四紀念館 3. 位於尖沙咀的六四紀念館

    自2014年開館以來,六四紀念館與大廈法團一直有法律和行政方面的爭議,紀念館於2016年7月11日正式閉館,物色新館址工作亦展開。 1. 尖沙咀六四紀念館歷史廊,用時序方式講述六四天安門事件經過 2. 尖沙咀六四紀念館影視室,可播放19套與中國民運有關的紀錄片 3. 尖沙咀六四紀念館中央展區,「生者與死者」實物展展示民運學生的遺物 4. 尖沙咀六四紀念館圖書閣 5. 尖沙咀六四紀念館拍照區 6. 尖沙咀六四紀念館窄道

    2018年12月9日舉行的支聯會第三十屆周年大會上,一致通過購入新館址。由於香港基督徒學會打算物色新會址,遂考慮將該會原擁有位於旺角道11至13號藝旺商業大廈10樓的自置物業出售予支聯會支聯會會將物業重新裝修為辦公室及紀念館作展覽用途。 新館原定2019年4月26日重開,惟在4月7日工作人員發現新館被人潛入毀壞,鐵閘被打開,多個電掣和電箱被人用鹽水弄濕,亦引致冷氣機電路板燒毀,其他物品如紙皮箱、電腦椅亦被人以尖銳物割破。大廈的閉路電視錄像未能正常運作致無法得悉破壞者的人數和犯案情況。警方將案件列作刑事毀壞調查。 4月26日,新館如期重開,展品包括已離世的民運人士張健在6年前捐出的子彈彈頭和由兩名天安門母親捐出的六四遇難者遺物。 2020年5月20日紀念館展開新主題,展覽以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與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兩者相近遭遇比較。 2021年5月30日紀念館重新開放,展覽重建當年北京天安門的場景和多年來維園的晚會,同時可讓參觀者獻花悼念。紀念館亦新年度的主題展覽——「八九民運與香港」圖片展。支聯會常委盧偉明認為展覽內容是反映歷史的史實,不會產生法律風險。惟重開3天後,食環署指場地未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支聯會決定暫時關閉「六四紀念館」,直至另行通知。支聯會秘書蔡耀昌相信「可能有政治原因」。 2021年8月4日,香港支聯會表示,六四博物館將以「8964博物館」的名稱以網絡形式重新開放。

  10. 司徒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司徒華
    • 早年生活與家庭
    • 政治生涯
    • 去世
    • 著作
    • 相關條目
    • 外部連結

    司徒華生於1931年的香港,出生時正值日本侵華,據司徒氏族譜記載,他本名司徒衛華,有七兄弟姐妹,他排行第三,童年家境清貧,自認為性格孤僻內向,不善交際,慣於自己思考。在他七至八歲時父親因為失業,無法供他和姐姐上學,後來叔父們湊錢讓他們繼續升學。司徒華11歲時,香港被日軍攻佔,他舉家回家鄉廣東省開平。日本戰敗後,司徒華從鄉下回到香港繼續學業,1947年就讀油麻地官立學校,據《大江東去》一書披露,司徒華在該校開始接觸具中國共產黨背景的《學生文叢》月刊,認識了中國共產黨提出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當時認定那是救國出路。1950年,他畢業於皇仁書院。在校時是合唱團團長[註 1]。 司徒華曾想當海上電報生,但為養家選擇執教鞭,1952年,司徒華畢業於葛量洪師範學院(今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學院前身),為該校首屆畢業生,並開始從事長達40年的教育工作。於1952至1961年在紅磡街坊公立學校(紅磡街坊會小學)任教教師及教務主任,是司徒華當年在葛量洪師範學院畢業後,第一間任教的學校。 他中英數社科健體育音樂科目一手包辦,猶如「萬能老師」。從1969年起出任葛量洪師範學院校友會觀塘學校校長,直至1992年退休。 司徒華終身未婚,據他說是對在多年前病逝的紅顏知己黃少容的一份思念。他們同在1961年到葛師校友會觀塘學校任教,與華叔共事,互生情愫,不過只約會了幾次,黃少容就不再與華叔交往。原來當年黃少容是因為得知她自己身患頑疾後,為免連累他,所以決心與他分手。黃少容1983年去世,生前鼓勵他信教,華叔亦因此成為基督徒。

    投入社運

    1970年代參與爭取中文為法定語文運動,又發動教師罷工反對削減文憑教師薪酬及金禧事件等社運。發動罷工後他聲名大噪,司徒華在1973年領導文憑教師罷課成功爭取合理薪酬,成為工運領袖,獲得教師的普遍支持,1973年,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成立時司徒華獲選為首任會長。1973年文憑教師罷課運動時,身為工運領袖司徒華斷然拒絕了新華社要求他放棄抗爭,據前中共香港地下黨黨員、學友社早期重要成員梁慕嫻的分析,此事令司徒華脫離中國共產黨的組織關係,而中國共產黨亦只視他為一位統戰對象。 1980年又領導香港教育界,抗議日本篡改教科書中侵華歷史等運動。到1980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中、英雙方極力拉攏司徒華及其他本土社運領袖,希望談判中能大打民意牌向對方施壓,但司徒華並未有向任何一方靠攏,當時他與北京的關係仍然良好,曾應邀協助起草《基本法》,直至1989年六四事件,中國政府使用武力鎮壓學運,司徒華與李柱銘一起退出草委會,但草委會未直接批准他們的退出,中國政府有關部門反而高調宣佈解除二人之草委資格。 「六四」成為司徒華人生的轉折點;司徒華聯同多個民間團體策動香港市民支持學運,並成立「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

    與中共的關係

    司徒華在1989年六四事件前一直與中國共產黨保持良好關係,1949年由中共地下黨人廖一原介紹下,加入新民主主義青年團,該團為共產主義青年團的前身。同時參與成立「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後來改名為學友社。1958年,司徒華雖然在幹事會改選中被排擠出學友社的領導層,但仍在其他有中國共產黨背景的團體中做義務工作,例如在《兒童報》擔任編輯。據司徒華自傳披露、其胞妹司徒嬋剖述,司徒華向曾在學友社與他意見不合的歐陽成潮主動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結果被拒 ,令他感被騙及遺棄,內心十分難受。 曾有過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意願的司徒華,在其去世後2011年7月出版的自傳《大江東去》中透露,年青時深受左傾思想的影響,認為中國共產黨是帶領中國走向繁榮昌盛的希望。直至1980年代,還通過新華社香港分社與中國中央政府保持密切聯繫,直到1989年發生學生民主運動和六四事件中共血腥鎮壓學生和民運人士後,司徒華才與中共徹底決裂。與他共事多年的一些香港民主派人士稱,司徒華從來沒有對他們說過自己這段歷史。有評論認為他不講出來,可能怕會引起很多誤會和爭論。 1989年的六四事件可謂是司徒華與中共決裂的導火線,八九民運促使司徒華...

    參與「黃雀行動」

    1989年6月4日,中共血腥鎮壓民運,六四事件後大肆搜捕民運人士。司徒華等人創立的支聯會發起一個代號名為「黃雀行動」的拯救行動。司徒華生前接受訪談時透露,「黃雀行動」營救的民運人士達數百人,其中他親手所救的就是民運領袖吾爾開希和柴玲,支聯會單單為救前者便用了六十萬元。司徒華又暗示,能救出這麼多民運人士,其中一個原因是國內官吏貪污,及民運人士得到海內外支持。黃雀行動的細節極度敏感,許多涉及的人物、細節,多年來一直沒有曝光。司徒華生前表示準備在撰寫的回憶錄中,披露八九民運時協助中國學運領袖和民運人士外逃的黃雀行動部份內容,同時也會透露他與新華社香港分社前社長許家屯交往的情況。

    2011年1月2日,司徒華於威爾斯親王醫院離世,終年79歲。司徒華治喪委員會由家屬、民主黨、教協、葛亮洪教育學院校友會、香港教學團體秘書處、支聯會組成。喪禮以基督教形式進行。追思會在尖沙嘴浸信會進行,安息禮拜於聖安德烈堂舉行。司徒華火化後的骨灰一半撒在海中,北望中國;另一半撒在歌連臣角火葬場的花園,貼近香港。他的母校皇仁書院有為他舉行默哀悼念儀式。

    《大江東去﹕司徒華回憶錄》
    《兒童文藝故事》
    《妹妹》
    《父慈子孝》
    司徒華紀念網站(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司徒華教育基金(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香港電台鏗鏘集:別矣,華叔(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2011年1月3日播出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