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21/1/2019 · 縱然政府在去年的《施政報告》宣布在《規劃標準》中重新加入以人口為基礎的安老規劃比率,但在取消規劃比率的十年間已無可避免地擴大了資助舍供應的缺口。根據社署數字,在2008至2018年,資助安老院舍由143間上升到162間,只增加了19間;資助安老院舍宿位增長亦 ...

  2. 29/3/2018 · 這對80後兄妹,一派生意人的模樣,與安老行業嚴肅的風格堪稱互為呼應。建築師父親羅守弘於2001年創辦公司,有見人口老化,將旗下品牌「文化村」定位做安老業務,包括長者復康用品及護理安老院,首間舍2002年在紅磡開業。

  3. 8/9/2021 · 香港12歲或以上市民接種新冠疫苗比例已逾六成三,惟本港長者接種率仍然偏低。香港安老服務協會主席陳志育今日(8日)表示,友接種率只有12%,與預期相差甚遠,業界憂萬一社區疫情再爆發,或傳入院舍,屆時會導致災難性情況,建議政府加強解說,釋除家屬疑慮 ...

  4. 13/1/2018 · 雖然大部分長者的願望是能居家安老,但體弱的長者在現時社區照顧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只能入住老人院。由於津貼舍長年以來供不應求,最新的津助舍及合約舍輪候時間為38個月,超過3年之久,私營安老院舍市場服務質素良莠不齊,收費可達每月數百元(扣除資助後) ...

  5. 14/3/2018 · 上文節錄自第102期《香港01》周報(2018年3月12日)《在那裏歹活,不如在這裏好死。. 長者跨境生活的記錄》。. 《香港01》周報【跨境安老】系列相關文章:. 【香港老人在內地.一】深圳鹽田老人院 88歲的自律與自由. 【香港老人在內地.二】位於半山對着海灣 ...

  6. 其他人也問了

    安老院址計劃何時生效?

    何時創辦護理安老院?

    安老院條例何時生效?

  7. 27/11/2018 ·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左五)於揭幕儀式時提到,政府正致力加強本港的安老服務。(周大福慈善基金提供圖片) 由新世界集團嘉頤護理有限公司開辦的水泉澳邨嘉頤薈護養正式揭幕,護養將提供100個宿位,當中60個為政府宿位、40個為非資助宿位;而周大福慈善基金亦撥 ...

  8. 19/11/2018 · 勞工及福利局近年推出「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鼓勵社福界非政府機構透過重建、擴建或新發展提供多元化的福利設施,特別是增加安老及康復設施。而黃大仙聖公會護養擬原址擴建,料可增加120個津助宿位予有需要的長者,並加設60個長者日間護理中心服務名額 ...

    • 老人院以外 私營長者屋回應需求
    • 發展銀齡社區配套 建養老產業
    • 相關文章︰

    根據統計處數字,香港人口在未來二十年將會急速老化,推算65歲以上的人口比例將由2018年的17.9%,升至2036年的31.1%;至2066年比例將達到36.6%(見圖),意味着每2.73個人,就有1人為65歲以上長者。加上本港土地供應短缺,截至今年6月底,本港公屋平均輪候時間已高達5.4年,長者一人申請者亦須等候2.9年,預料未來長者住屋將成社會重點需解決的問題。 在寸金尺土的香港,不少長者均希望在家安老,而非在老人院走人生最後一段路。有集團便因應長者需要,嘗試推出不同的長者房屋和照顧服務,陞域集團便於去年推出長者服務式住宅「蔚盈軒」。蔚盈軒位於九龍城聯合道,鄰近九龍城街市、九龍寨城公園,與聖德肋撒醫院僅五分鐘路程,交通、社區設施配套完善。集團負責人鄧耀昇表示,了解長者抗拒被標籤,更擔心入住老人院後與社會、家人脫節,故選址上經過細心考量,希望長者住戶能保持與社區聯繫。 蔚盈軒踏入營運的第二年頭,回顧首年的「成績表」,鄧耀昇認為無論於營運、市場認受性方面均屬正面。展望將來,他預言「個餅會愈來愈大」,並會陸續出現老人院以外的營運模式。他表示並未單純視「養老產業」為一門生意,惟承認「好強調要賺到錢」,以維持其可持續性,「再開第二間、第三間。」

    以不足40歲之齡從父親「舖王」鄧成波手上接手集團的鄧耀昇,早於數年前便留意到「銀髮市場」的可塑性,「現在(退休)那群人不論在財富、知識,甚至本身的計劃都(比以往的)好很多……愈來愈長壽、樓價愈來愈貴,總會更多地為退休着想。」推出蔚盈軒前,集團曾進行調查,發現有一班長者月花數十萬元聘請多個看護照顧自己,甚至於私家醫院長租床位,「把醫院當成服務式住宅」。鄧耀昇稱,蔚盈軒針對的便是這班較為富裕的長者,為他們打造家一般的生活環境,同時為他們提供所需醫療服務,「NGO與政府投放很多資源到中低價市場,他們基本上好像有無限資源……如果我們走入去(中低價市場),便要與NGO、政府作比較。」 鄧耀昇透露,現時有部份長者房屋項目仍處於補地價階段,短期內未能推出市場。除了提供長者服務式住宅外,公司計劃將現有的150萬平方呎樓面面積加入發展銀齡社區配套,包括考慮購買老人院,或以商業地方申領老人院牌照。鄧耀昇表示,公司希望從老人院、服務式住宅及銀齡社區等三方面建立養老產業,放眼將來,最終目標是成為產業的「先行者」,將更多相關的科技、政策帶入市場。 近年有不少地產商積極開拓銀髮產業,惟港人對他們的形象偏向負面,總離不開「地產霸權」、「吸血鬼」、「官商勾結」之類的指控。鄧耀昇說,由地產行業走到長者護理界,某程度是想改善公眾對地產商的觀感。他續指,自推出長者住屋項目後,曾與NGO、政府聯絡,各界都對計劃態度正面,「給予這班長者不同的體驗,創造出一個新的標準,是我們希望在養老產業方面做到的。」

    【全民退保.一】人口老化不可逆 政府勿忘安老之責 安老院舍宿位私營主導 資助院舍為何「等到死」? 【香港老人在內地.一】深圳鹽田老人院 88歲的自律與自由 【香港老人在內地.五】跨境安老好不好?地區工作者與老人對談錄 上文節錄自第188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1月11日)《銀髮族勞碌一生 晚年仍為蝸居愁》。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9. 15/12/2018 · 申訴專員公署早前發表主動調查報告,批評社會福利署對安老服務監管不足。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兼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今早(15日)於一個電台節目上表示,政府已於改善安老院舍質素方面花大量工夫,認為私營安老院舍未來應朝「甲一級」方向邁進,即舍的人均面積要達 ...

    • 安老之所找了十年
    • 廣東院舍計劃遭質疑
    • 「半個香港老人家」
    • 冀港醫療券內地可使用
    • 長者最怕生活缺安全感

    4月的一個周六早上,羅湖口岸茶餐廳門口,數以百計剛剛過關的旅客圍聚在各色小旗幟之下,當中有30多名長者及其子女,緊隨着一面紫色三角旗排隊,等待北上廣東惠州,他們心中帶着相似的疑問:那裏是否可以容身? 何伯今年71歲,做玩具生意的他50歲出頭已退休,子女一早出了國。他沒想過有朝一日要離開香港,但當踏入可以「兩蚊搭巴士」的年紀後,也逐漸對未來產生憂慮,「始終我是獨居老人,將來總會需要人照顧。」他在朋友介紹下報團,想了解商家宣傳的「跨境養老」和「醫養結合」究竟是何概念。 一路上,他盯着手機地圖,藍色光標在熒幕上挪動,穿過深圳鹽田,兩個多小時後終於抵達惠東縣。工作人員解釋,是司機行錯路繞遠了,而睡眼惺忪的長者們,目光已被路邊掛着紅色「拆」字橫幅的新樓吸走——這個名為「海岸居」的屋苑近來頻上新聞,樓盤落成後被當地政府以違規建築為由勒令清拆,引發逾百港人業主集體維權。 這個臨近十里銀灘的地段吸引了不少港人,新起的公寓三三兩兩散落道旁,窗上貼着不少招租和出售廣告,旅遊巴穿過了一條海鮮排檔街,長者屋就在盡頭碧桂園大型屋苑旁。 18層高的長者公寓由美國私營安老服務公司「CP長者屋」和碧桂園合作興建,不設4樓和14樓,1到5層提供醫療功能,有內科及外科門診、中醫理療科和牙科診室等等,工作人員帶長者們參觀診室,強調「醫養結合」的獨特,「香港沒有一家養老院是有牙科的」。 公寓設單人房、雙人房和套房等間隔,面積由36至57平方米不等(約388至614平方呎),共可提供565個床位,目前只住了三四十人,其中有五名港人,71歲的黃貽錦是其中之一。他今年初在港簽約後入住,認為這裏「乾淨企理,有人照顧,離香港不是好遠」。這樣的地方他找了十年,香港私營院舍他看過多間都覺得「好唔抵」,又因聽過不少虐待新聞,心生憂慮,「我中過風,再中可能就會癱瘓,到時老婆就要請人貼身看住我,照顧我大小便,餵食,沖涼。」 黃伯定義這裏為酒店式服務的護理公寓,生活起居不用擔心,除每早按時量血壓外,時間都由自己安排。十里銀灘一帶港人業主多,他喜歡周圍找人聊天,「講白話的都是朋友」,他曾抱怨護理人員多講普通話,後來院方便安排懂得講白話的人員來服務。黃伯現在每周回港住三天,然後又坐看樓團的巴士返惠州,過上雙城生活。 看到這麼多港人來參觀,黃伯有些興奮,主動招呼人們到自己房間坐,笑說「你們之後都來住就好啦!」他又悄悄告訴記者,...

    「200萬人民幣(約247萬港元)大灣區養老25年」是這間由港人投資的長者公寓推銷的概念,價格包括單位產權和25年護理服務,長者亦可選擇按月付費,每月由6,650元人民幣到16,500元人民幣(約8,200港元到20,400港元)不等。 面對高價質疑,林國雄指,公寓初落成時曾邀港府高層參觀並獲得肯定,定價時已控制在政府資助床位預算之內,期望將來賣位給港府,給中央輪候冊上的長者多一個選擇。 事實上,現時政府已有政策幫助輪候入住資助宿位的長者自願北上,稱為廣東院舍住宿服務試驗計劃,最近已向香港賽馬會深圳復康會頤康院及香港賽馬會伸手助人肇慶護老頤養院購買宿位,目前深圳院舍累計接待受資助香港長者159名,肇慶則累計有24名長者入住,現仍居住的只剩10人。

    香港大學秀圃老年研究中心副總監徐永德則認為,港府擔心被批評推卸責任,未必會十分積極鼓勵香港長者到內地安老,但可考慮一些「友善的措施」,例如將醫療券推廣至適用於國內省市,或放寬「廣東計劃」對居港時間的要求等。 這確實道出一些北上定居長者的心聲。74歲的宋澤文在惠州生活了20年,每月靠領取港府「廣東計劃」的1,300多元津貼生活,看病拿藥都要自掏腰包,日子過得緊巴巴。 宋澤文堅持讓記者稱呼他「宋叔」,認為顯得較年輕。他出生在惠東縣平海鎮,6個月大時母親過身,6歲時父親隻身去香港打拼,走之前「買了最好的龍躉煲粥,叫我好好跟阿婆,我就成了孤兒」。18歲時,他偷渡來港,在搪膠行業打滾,1980年代已有過萬元月薪。1997年回歸,宋叔的父親過世,「買地方,葬好,燒咗」之後,次年宋叔在55歲之齡退休,和半路妻子回到初相識的惠州西湖邊生活。 他形容惠州的生活「安樂」、「舒服」,又可年年上山拜祭母親。隨着年歲增長,宋叔愈來愈少回港,覺得「人太多、空氣太污濁」,已經不適應,只偶爾過關與友人飲茶敍舊,探望和前妻生的子女和孫輩,再買點藥油和日用品帶回惠州自用。因為他已沒有落腳之處,每次回港也是當天離開。

    平日,宋叔經常參加工聯會惠州中心的茶敍,在那裏認識不少港人。這天,宋叔和譚伯、周婆婆夫婦在中心聊天,從年輕時的輝煌跌宕,聊到了現在的周身病痛,討論着哪家醫院排隊沒那麼久、哪位醫生講解得仔細一點。 譚伯感慨,這裏的港人社會保障和當地居民相差太遠,抱怨香港的醫療券在內地只有港大深圳醫院可以使用,但距離惠州太遠,「那不如直接返香港(求醫)」。不過,旁邊的宋叔質疑,「(身體)有事才睇醫生,有事又點返(香港)?」他覺得,醫療券如果能在內地醫院使用便好了,第一步希望可以獲得廣東省內的公立醫院接受,譚伯和周婆婆都點頭認同。周婆婆笑稱,目前在內地生活,只靠着「半份(香港)津貼」,變成「半個香港老人家」,幸有女兒照顧才能應付開支。 工聯會惠州中心主任顧烈忠說,2015年起,香港長者在惠州可以辦理免費巴士證,是唯一享有的當地福利,下一步是爭取可以使用香港醫療券,提供跨區域救護車服務等等。

    譚伯和周婆婆現在也會收看香港的新聞,希望緊貼香港消息,宋叔則堅持閱讀《廣州日報》,對大灣區概念不陌生。宋叔覺得,「這些大政策,小人物有什麼資格討論」,只希望能令生活變好,但不要以物價上升為代價。他說,其居住的屋苑,三年之間呎價已翻近倍,憂慮現時15元人民幣(約18港元)一碗的雲吞麵,價錢將來會逐漸追貼香港。 他填寫工聯會有關大灣區的問卷時,安老方式一欄選擇了不去安老院,原因是「有子女」和「價格貴」,雖然宋叔此前不曾了解過當地的安老院收費。如果入住想要什麼樣的配套?這欄他本毋須填寫,但他想了想之後勾選了「港式管理」和「人手充足」。 一份問卷,三位老人家認真填了半小時。他們繫在心頭的,大抵是夠不夠錢生活,身體轉差怎麼辦,以及和子女能否緊密融洽,這些問題,是構成他們安全感的重要因素。 「Relocate(重新安置)一個人的時候,很少人會知道老人家的心情的。」梁綺雯說,「生理上出事,你可以去量一量他有沒有發燒,可以去度一度有沒有頭暈,但心理狀態的量度有許多人都是忽略了的。」 安老功能北遷引起不少人憂慮,有立法會議員斥責此舉是「逼港人上大陸」,目前政府的廣東計劃、廣東院舍住宿照顧服務試驗計劃在宣傳時均強調「自願」和「多一個選擇」。 然而,這一個選擇絕非小事,部分長者不僅需交出公屋、領更少津貼,亦幾乎斷了與香港的聯繫,若在沒有掌握充足資訊、做好部署的情況下貿然北上終老,可能會置身更堪憂的境地。 聊到高興處,宋叔唱起客家歌來,「風急急,霧濛濛,為了自由來逃亡……」他說,那是當年逃港人人會唱的歌,那時,人們拼死都要到對岸,誰知如今又走回頭。老了,宋叔很多事都看開了,接下來的人生,只圖「活得安樂,身體健康,望天保佑」。 上文節錄自第110期《香港01》周報(2018年5月7日)《透視大灣區系列——安老篇:港人北上度晚年 如何安心?》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