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24/12/2015 ·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周永新,在政府推出退休保障的諮詢文件後,批評諮詢文件中很多數字「不盡不實不公道」,營造「不論貧富」方案會導致財赤及加稅,嚇怕

  2. 22/10/2021 · 以2020年第3季至2021年第2季整整一年計算,遣散費和長服金抵消的金額共61.56億元;這是龐大的數目,嚴重削弱了打工仔所得的退休保障。現在政府提出的方案會得到資方接受嗎?方案的計算仍十分複雜,政府的承擔仍要拖到25年後才結束。

    • 政府獨力承擔社保開支 會面對財困
    • 領取率問題與標籤效應
    • 有誰理貧窮又不願領綜援長者?
    • 全民退保應是基本權利 不止扶貧

    筆者不同意此說法,不過仍要多謝王兄重提全民退保議題。筆者與王兄所持觀點不同之處,是筆者認為政府回應全民退保作出的「全民退保A貨」(引用周教授用語)是會衍生不少政策問題,其結果是會引起全民退保的持續問題而非帶來終結。 首先從政策的財政承擔說起。其實當時周教授建議的是全民老年金,是有別於福利國家的退休基金(pension)。因一般的退休基金是與供款若干及供款年期掛鈎,即是供款愈多、供款年期愈長者,其所得退休基金則愈多。於是很多西方國家為支付退休潮引致的退休基金兌現,而面對重大財政困難。一般而言政府唯有硬着頭皮,用政治手段推延退休年齡或削減退休基金水平,繼而引起連串政治風波。 周教授建議的全民老年金有3個特色。第一,全民老年金是以年齡為政策基礎,年滿65歲即可每月取3000元(以2014年計算)。全民老年金是全民性的,主要是作為市民的基本退休保障,以補助其他退休支援如公司退休福利、儲蓄和政府社會保障津貼等,並非以扶貧為主。故此與政府的全民退保政策原意不符,而不獲政府採納。二是全民老年金的款項是劃一數目,並非與收入水平和供款日期長短掛鈎。故其財政承擔,並非如西方福利國家推行的退休基金如此浩大。三、在財政承擔方面是以三方分擔進行,即港府注資500億元、僱員按月入供款,和僱主按僱員月入供款,並非由政府一力承擔。 政府在回應全民退保議題上採用所謂雙管齊下的方式,一方面結合公共年金和4種社會保障津貼,另方面以針對方式資助有需要的長者。筆者也相信老人貧窮將改善。但4種社會保障津貼全由政府獨力承擔財政開支,會面對財困的。近日已有官員指,港府預留改善退休保障的500億元很快會耗盡,因近年普通長生津、長者綜援、生果金和高額長生津已用去200多億元。 本港人口老化愈趨嚴重,社會保障開支增長亦肯定無可避免。但政府堅持奉行低稅政策,而每年公共開支又以生產總值的20%左右為準。現時政府庫房坐擁一萬多億元,短期內財政開支當然可應付自如;但在中美貿易戰和新冷戰之際,若加上「明日大嶼」耗用大量儲備,港府財政能力是否仍能勝任自如,筆者不表樂觀。

    其次,另一個政策問題是,筆者關注長者社會保障包括綜援、長生津的領取率(take-up rate)問題。從社會福利署今年8月的社會保障個案數目可見,領普通長生津和高額長生津合計有50多萬宗,可見老人貧窮的嚴重性。據2017年教育大學周基利教授的老人匱乏指數(deprivation index)研究(註),本港有17.5%長者既是貧窮,又匱乏;14%長者只是匱乏;而12.6%長者是貧窮但不匱乏。「匱乏」者是指有些長者連基本生活需要也不能滿足,例如基本衣食,和有病看醫生的資源也缺乏等。此外,有38%匱乏長者、23%貧窮長者領取綜援。長者綜援是政府為有需要的長者而設,但據上述研究,只有兩成多貧窮長者領取綜援,而匱乏者則有三成多。根據社署今年8月社會保障個案數目,領取生果金的有253,210宗,而領長者綜援的有143,651宗。去年初的施政報告,政府已宣布取消俗稱的「衰仔紙」,長者申請綜援時已不需子女簽署文件表示無法資助父母,但今年長者綜援個案數字仍遠低於高齡津貼個案。實際上,領取長者綜援的平均每月有6201元,而領取高齡津貼的則只得1345元,但後者個案數字仍高於前者,箇中原因是前者需經入息審查,而後者則年齡達70歲就可領取,因此領取者無標籤效應。 本港長者仍信奉傳統中國文化如自力更生,和年老時受子女供養。若接受政府福利,少不免認為有負面的標籤效應。新設高額長生津是否一定比長者綜援免去標籤效應,筆者未敢肯定,要看研究才可了解多些。但試想,申領普通長生津和高額長生津的長者,又豈能會不受傳統文化影響呢?

    第三個政策問題是,為什麼港府堅持全民退保只是針對扶貧問題呢?扶助貧窮老人,當然需要和重要,但是否只限入息審查的途徑呢?扶貧也要有預防貧窮的途徑和需要啊。設有周永新教授建議的老年金,既是全民性,故無標籤效應,可為退休長者提供基本退休保障;再配以公屋、公立醫療、社區照顧和支援、長者培養和就業機會,長者貧窮情况肯定會有進一步改善。現今政府願耗用極大量儲備,以高度的意志和自信在海中建島,但對長者退休保障,仍奉行一貫的只針對有需要的長者;但對因負面標籤而不願申領社會保障的長者卻視而不見,這又是否公平呢? 筆者關心的是領綜援甚或高額長生津的負面標籤問題,如周基利教授於2017年的研究指出,只有兩成多貧窮長者領取綜援;而事實上領綜援人士中,逾六成均是長者。本港那些貧窮又不願領綜援的長者,又有誰理呢?安全網又保不到這些有需要的長者。

    筆者是支持周永新教授的全民老年金,筆者亦在此表達對周教授的敬意。 雖然特首拒絕周教授提出的全民退保方案,但正如王兄所指,主其事者到頭來也設立了「全民退保A貨」,也幫了不少有需要的長者。但全民退保應是港人退休的基本權利,而不止是對有需要長者的扶貧。本港的公民社會不應對領取退休保障人士附以負面的標籤效應。平等、公平地對待本港長者,是公民社會應有責任。 註:Kee-Lee Chou, Siu-Yau Lee(2017)"Superimpose Material Deprivation Study on Poverty Old Age People in Hong Kong Study", 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 139(3), 1015-1036.

  3. 21/1/2021 · 每當經濟衰退,失業惡化,打工仔女收入下跌,社會上都會有不少聲音,要求政府容許市民提取強積金權益應急。這現象除了是因為香港沒有設立失業援助制度外,亦反映打工仔女普遍視強積金如雞肋。事實上,強積金已實施超過20年,雖然淨資產值終於突破一萬億元,但以目 ...

  4. 6/4/2020 · 【明報專訊】香港在退休制度方面有莫大爭議,近年有本地團體倡議取消強積金對冲機制,亦曾出現全民退休保障的爭論。除了每月營營役役工作,為強積金供款外,你對目前本地退休保障又有多大了解?目前的儲蓄計劃又是否足以應付退休後的生活開支呢? ...

  5. 11/4/2017 · 【明報專訊】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擱置,特首梁振英早前在《施政報告》提出公共年金方案,昨日正式登場,預期明年中推出市場。以65歲一次過繳付100萬元保費(上限)為例,男性投保人最多即時每月收取年金約5800元,直至身故,年金率7厘(見圖)。

  6. 2/1/2016 · 退休保障諮詢展開,政府拋出「不論貧富」及「有經濟需要」的兩大方向,並開宗明義表示對全民方案有所保留,選擇性的提供資訊,收窄社會對退休保障的想像,更刻意製造年輕人及長者的世代矛盾,令人憤怒;而社會同時一片討論,「為何有錢人可以受惠? ...

    • 零支柱的「有經濟需要」方案
    • 高額長生津起的作用
    • 總結及展望

    上屆政府,林鄭月娥任主席的扶貧委員會找了周永新教授做了一個退休保障的研究。筆者當年適逢其會,在中央政策組(現已改組)任顧問,是政府內部督導周教授研究團隊小組的召集人,因此對該研究亦有一些認識。扶貧委員會後來出的諮詢文件名為《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2015年12月),其中有兩個方案作公眾諮詢:其一是政府傾向的「有經濟需要」方案,其二是周永新為代表的「不分貧富」方案,即包括有「全民退保」內涵的全民老年金計劃。 「有經濟需要」方案的新措施就是長生津加多一層,即現今的高額長生津,對象是所有有經濟需要的長者。若將4個主要惠及長者的社會保障計劃一併考慮(見表),它們的整體覆蓋率,事實上變成全民。 今年年中特區政府正式推出高額長生津,與普通長生津一樣,容許長者將超過的資產限額現金購買年金後,獲得每月3485元的福利金。借用周永新形容為「全民退保A貨」的全民老年金制度便大致落實了。與「全民退保」三方供款不同之處,它是世界銀行零支柱的社會救助,完全由公帑支付。

    附表的4個長者社保計劃,最低層是全民的高齡津貼,跟着是有嚴格經濟審查的長者綜援,然後是兩層只需申報經濟狀况的長生津。有兩點關鍵因素促成高額長生津比高齡津貼有更高的覆蓋率:第一,長生津計劃的資產限額大幅提高。2013年4月推出時,即現在的普通長生津,資產限額為一人210,000元、夫婦318,000元。2015年諮詢文件討論的另一層,即現在的高額長生津,資產限額分別建議為一人80,000元及夫婦125,000元。正式確定長生津分為普通及高額的時候,附表看到的資產限額明顯寬鬆得多:高額長生津分別為一人146,000元及夫婦221,000元;普通長生津則分別為一人334,000元及夫婦506,000元。從資產限額的寬鬆化,可以說反映特區政府解決長者貧窮的決心。 第二,便是活用年金保險變成收入的機制。在社會福利署的公共福利金備註中,自住物業、將來自用的骨灰龕及保險計劃的現金不屬於資產類別。長者可以購買香港年金公司的終身年金計劃(即公共年金),每10萬元每月有580元固定收入,100萬元便每月有5800元。當然,長者亦可購買私營年金。這樣的靈活安排,長者便可將超過限額的資產變成收入,同時獲長生津,尤其是高額的,與全民老年金相等的福利金。 基於這兩點關鍵作用,怪不得倡議全民老年金方案的周永新撰文(〈高額長者生活津貼 是全民退保的A貨〉,2018年5月15日《明報》)表示:政府現在的高額長生津和公共年金結合方式,就是容許資產超過115萬元的長者都可以領取長生津。他感慨地說:這樣兜兜轉轉,到頭來還不是給予大部分長者每月3000多元的生活津貼,還增加行政審查費用。因此,周教授形容這是「全民退保」的「A貨」。 這個周永新口中的「A貨」,若結合其他3項長者社保計劃,與「全民退保」分別是,後者金額劃一,而4個社保計劃有不同的金額。它們加在的一起有901,612個個案;若以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65歲及以上人口為1,163,153,則起碼有77.5%覆蓋率(附表只計個案,但要考慮長者綜援年滿60歲可領取)。

    高額長生津出台前,領取高齡津貼約有50多萬人,但福利金額低得多。今天大部人都轉而領取高額長生津的3000多元。長生津接受程度高,多得政府高官努力宣傳,表示長者可以將超過資產限額的資金轉予可靠親友託管,以及購買年金。但是關鍵還是特區政府放寬資產限額的規定,並結合年金計劃。這個兜兜轉轉,背後還是社會福利價值的因素,即特區政府認為公共開支應以滿足有經濟需要者,而非不分貧富。 特區政府排斥有「全民退保」內涵的「不論貧富」方案,但還是要實事求是解決30%的長者貧窮問題,高額長生津加上活用年金便是逼不得已的選擇。我們稍後便會曉其扶貧效果。高額長生津實際上有「全民退保」的福利水平,亦沒長者綜援的社會標籖。 向前一步,這個高額長生津,若結合強積金來思考減貧作用,將來效果更好。新加坡有一個「終身入息標準計劃」,將中央公積金的最低金額(Minimum Sum)變為收入。2016年底香港強積金有920萬戶,平均每戶結餘15.4萬元。若以香港公共年金計算,則可換成每月近900元的收入(若公共年金如新加坡恆常化的話)。最近兩年(2015及2016年),長者貧窮切線為月入3800元及4000元。高額長生津加上這個公共年金的收入,已經超過貧窮線了。若此,「全民退保」的爭議應當終結吧!當然,爭取「全民退保」團體還可移動龍門,或加碼要求,這又另議了。 不過,說得公道點,主其事者這樣兜兜轉轉不也是搞出了一個「全民退保」的「A貨」,這又何必當初那樣打擊周永新的全民老年金方案,將之標籖為「不分貧富」呢!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

  7. 12/5/2020 · 政府補貼半薪 僱主裁員須回水 1375億抗疫新措施 保就業計劃百萬人未受惠 【薪酬補貼Q&A】羅致光:目標6月開始申請 僱主可自選月份計薪酬津貼 相關字詞﹕ 保就業 勞福局 羅致光 薪金 僱主 僱員 自僱 強積金 職業退休計劃 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肺炎

  8. 26/3/2020 · 【明報專訊】政府部門再次在家工作(WFH),但區議員繼續服務社區無得停,政府行政程序慢咗,對資源較少嘅民主派議員而言都係負擔。南區區議員袁嘉蔚(Tiffany)話,公務員在家工作或返工時間縮短,佢哋要交單據claim錢唔多方便,政府行政程序拖慢,佢之前要拎自己 ...

  1. 政府退休計算機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