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英語: Hong Kong Professional Teachers' Union;簡稱:教協),是一個由香港 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特殊學校各級學校 教師組成的教育工會,一度有會員96,670人,曾是香港最大的單一行業工會及參與會員最多的民主派組織。 其定位 ...

    • 1973年
    • 2021年8月10日
  2.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

    於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期間,教聯強烈反對參與反修例活動,和教協針鋒相對,又向香港學界辯論聯會施壓,反對於辯論比賽討論有關議題。 2019年6月8日,在將於翌日舉行的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 前,教聯會發表聲明,強烈呼籲教師切勿動員學生參與遊行,以免 ...

  3. 馮偉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馮偉華

    亦因尋找所屬界別議員求助而認識張文光,並被邀加入教協。其後,馮一直參與教協的工作。 [3] 2010年5月,馮偉華接手出任教協會長。原定2012年從教育界功能組別參選立法會,但在2012年7月25日教協宣佈,會長馮偉華因病決定退出參選立法會,並暫停有關 ...

  4. 民間放送教育協會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民間放送教育協會

    民間放送教育協會( みんかんほうそうきょういくきょうかい ),簡稱民教協,是日本從事教育節目制作及供應的公益法人。民教協於1967年經文部省(即今文部科學省)許可設立,當時是以日本教育電視台(NET,即今朝日電視台)與文化放送為中心,與各民營電視台及廣播 ...

  5. 張文光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張文光

    張文光(英語:Cheung Man-kwong,1954年9月15日-),暱稱「張文」,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教育界)(1991-2012)、民主黨成員、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成員、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監事會副主席。

  6. 進步教師同盟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進步教師同盟
    • 對教育事務的立場
    • 對政治事務的立場
    • 教協監事會選舉2014
    • 教協監事會選舉2016
    • 行政長官選舉界別分組一般選舉2016
    • 外部連結
    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支持取消小學三年級「全港性系統評估(TSA)」;
    要求政府停止殺校,穩定教育生態。
    支持「和平佔中運動」;
    爭取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需容許「公民提名」;
    支持「佔中民間公投」的結果(亦稱「三軌方案」);
    要求立法會否決不符「三軌方案」的改革方案。

    一直以來,教協的運作都非常穩定,理事會及監事會的組成亦分別不大。近年不斷有聲音指出,教協不論在教師權益的維護、以至在爭取民主政制的工作上,都未能令會員滿意,要求改革之聲時有所聞。 2014年1月,「進師盟」召開記者會,宣佈派出19人參與教協監事會的換屆選舉,「揚言要改變教協近年被指立場保守的形象」。參選者中包括了在國民教育科事件上絕食抗爭的退休教師韓連山、著名博客庫斯克、曾在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訪校時高舉「我要有權選特首」的官校教師吳美蘭等。 他們的高調參選,令教協內部引起一陣討論,有認為他們可為教協帶來改變,亦有認為他們會令教協分化。事實上,當權派亦不敢怠慢,派出資深的理事如張文光、陳漢森、徐漢光等人轉為參選監事,令是次監事會選舉候選人多達39人,成為競爭最激烈的一屆監事會選舉。

    進師盟已公佈,將繼2014年後再度派出19人名單參與2016年的教協監事會選舉。另外,張文光亦組成19人名單「張文光薪火相傳團隊」參選,形成了兩個陣營對陣之局面。 根據他們已發放之宣傳短片內容,其19人名單包括以下候選人: 陳為建、陳智聰、黃偉國、盧日高、蕭新泉、林樹棠、周子恩、江祖安、韓連山、鄭漢文、黃家俊、戚本盛、吳美蘭、施安娜、溫志文、馮世權、張秀賢、孔令暉、郭紹洋。 2016年3月4日,《東網》報導,「表現較為激進的韓連山近日開始放風,表明想代表教協出選,隨時打亂現任議員葉建源連任大計。⋯⋯據聞韓連山的說法,是以往教協由司徒華出戰直選、前議員張文光選教育界議席,但現時只餘下葉建源一個立法會代表,既然如此,不如搵個現任議員轉戰直選,望以知名度取勝,而教育界議席就留給新人出選。其實韓連山2年前已經組織進步教師聯盟,又選過教協監事會,最後不敵張文光的主流派,雙方牙齒印甚深。韓連山的提議,即是送葉建源一程,讓自己可以輕鬆晉身議會,但教協主流派又點會坐以待斃呢?」。進師盟已否認其事。 2016年監事選舉有38人競逐19個席位,「票王」是得票率達67.49%的張文光,其帶領的「薪火相傳」團隊連同他共取得18席;至於上次取得6席的進師盟,今次僅得韓連山連任,其得票率僅36.11%,排第15位。

    2016年12月11日將於舉行來屆行政長官選舉界別分組一般選舉。進步教師同盟現正積極考慮派人參選,爭取第二界別教育界的席位。來屆選委會選舉教育界總共三十席。上屆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共派出及推薦廿五人參舉選舉,我們以此為參考,正考慮派出五人參選,期望非建制人士能夠盡取教育界三十席。進師盟期望透過參選,將教育界議題帶入公眾視野,同時會用一切和平理性的行動,阻止建制任意妄為選出不為人民認受的特首。進師盟呼籲教協和任何立場相近的非建制派教育界人士,就今次選舉放下成見,為香港而團結。進師盟願意就參選人數安排進行協調。進師盟希望其他非建制的專業界別人士,積極參與今次選委會選舉,為香港人爭取改變的機會。

    • Progressive Teachers' Alliance
    • 香港
    • 2014年
    • 教師組織
  7. 葉建源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葉建源
    • 簡歷
    • 香港教育學院風波
    • 立法會議員
    • 軼事
    • 外部連結

    葉建源於已拆卸的藍田邨成長,祖籍廣東惠陽,曾就讀佛教內明小學(至二年級)、藍田循道小學(至四年級)、聖愛德華學校(五六年級)、聖言中學[註 1],1984年於香港大學畢業,主修中國語文及中國歷史,在學時擔任第九屆青年文學獎執委會主席,香港大學學生會副會長,關注香港前途問題和爭取民主。葉建源畢業後旋即出任出版社總編輯(1984-1985),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區工作者(1985-1986),其後成為中學教師,於第五組別(Band 5)中學任教8年,再於香港大學完成教育文憑(1989)及教育碩士(教育管理,1994),特別關注課程、學習困難學生等議題,並開始於香港各大報章的專欄和評論版撰寫教育評論和教學心得至今,於中學任教其間寫成的教育週記,後來編成《粉筆歲月﹕教與學的成長路》出版。他亦長期於各大報章,包括《明報》、《星島日報》、《信報》、《經濟日報》、《大公報》及《文匯報》擔任專欄作者。 1995年,葉建源轉職香港教育學院(現香港教育大學)教育管理及專業支援系講師,主力培訓中小學教師和校長的工作,研究範圍包括教育改革,小班教學等。其間曾任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1997-1999)及借調教育署輔助決策組(1999-2000)。 於教育學院任職時,葉建源倡議推動中小學以小班教學解決適齡人口下降的危機,並對教育改革的弊端直言無諱,引起當時教育統籌局(現為教育局)高官的不滿,並要求教院校長莫禮時將他辭退,是為轟動一時的教院風波。 2007至2009年,葉建源出任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校長。2012年出任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總幹事,後來代表教協出選2012年立法會選舉,並成為立法會(教育界)議員。 葉建源曾是民主黨成員,至2006年退黨。他是同時是教協會員,歷時超過20年。

    2006年,葉建源擔任香港教育學院講師,因被時任香港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點名向教院施壓要求解僱,引致香港教育學院風波,結果葉建源未被辭退,而羅范椒芬則在聆訊結束後下台。葉建源因教院風波被公眾認識,隨後加入教協

    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中,接替因病退選的教協會長馮偉華出選立法會教育界議席,並擊敗教育評議會副主席何漢權,使泛民主派候選人自1985年至今繼續勝任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席。 葉建源於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以71.7%有效選票(45,984票),擊敗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蔡若蓮,連任立法會教育界議員。 根據立法會秘書處的統計,葉建源在任四年間會議的出席率良好。例如教育事務委員會、研究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的出席率均為百分之一百。於立法會會議提出質詢的次數為43次,高於全體議員的平均數。不過,亦有部分委員會的出席情況未如理想。例如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葉建源在2013年只有44%的出席率。 2016年9月25日,宣佈聯同郭榮鏗、莫乃光、姚松炎、梁繼昌及邵家臻組成專業議政,加強各專業界別在議會中的合作,捍衛專業自主,但聯盟不會綑綁政治立場,會就不同議題商討。

    《東方日報》報導,葉曾於2014年違反立法會秘書處規定,與三位議員助理在大樓九樓茶水間的用電磁爐「打邊爐」。 此外,葉建源對於一些事情表態含糊,例如在2015年7月28日的港大校委衝擊事件,葉建源未有正面回應學生的衝擊行為,表示不評論學生行動。2016年7月,港大民主牆被貼上粗言辱罵的大字報,葉建源表示不評論粗言大字報是否合適。

    立法會葉建源議員辦事處(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8. 司徒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司徒華
    • 早年生活與家庭
    • 政治生涯
    • 去世
    • 著作
    • 相關條目
    • 外部連結

    司徒華生於1931年的香港,出生時正值日本侵華,據司徒氏族譜記載,他本名司徒衛華,有七兄弟姐妹,他排行第三,童年家境清貧,自認為性格孤僻內向,不善交際,慣於自己思考。在他七至八歲時父親因為失業,無法供他和姐姐上學,後來叔父們湊錢讓他們繼續升學。司徒華11歲時,香港被日軍攻佔,他舉家回家鄉廣東省開平。日本戰敗後,司徒華從鄉下回到香港繼續學業,1947年就讀油麻地官立學校,據《大江東去》一書披露,司徒華在該校開始接觸具中國共產黨背景的《學生文叢》月刊,認識了中國共產黨提出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當時認定那是救國出路。1950年,他畢業於皇仁書院。在校時是合唱團團長[註 1]。 司徒華曾想當海上電報生,但為養家選擇執教鞭,1952年,司徒華畢業於葛量洪師範學院(今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學院前身),為該校首屆畢業生,並開始從事長達40年的教育工作。於1952至1961年在紅磡街坊公立學校(紅磡街坊會小學)任教教師及教務主任,是司徒華當年在葛量洪師範學院畢業後,第一間任教的學校。 他中英數社科健體育音樂科目一手包辦,猶如「萬能老師」。從1969年起出任葛量洪師範學院校友會觀塘學校校長,直至1992年退休。 司徒華終身未婚,據他說是對在多年前病逝的紅顏知己黃少容的一份思念。他們同在1961年到葛師校友會觀塘學校任教,與華叔共事,互生情愫,不過只約會了幾次,黃少容就不再與華叔交往。原來當年黃少容是因為得知她自己身患頑疾後,為免連累他,所以決心與他分手。黃少容1983年去世,生前鼓勵他信教,華叔亦因此成為基督徒。

    投入社運

    1970年代參與爭取中文為法定語文運動,又發動教師罷工反對削減文憑教師薪酬及金禧事件等社運。發動罷工後他聲名大噪,司徒華在1973年領導文憑教師罷課成功爭取合理薪酬,成為工運領袖,獲得教師的普遍支持,1973年,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成立時司徒華獲選為首任會長。1973年文憑教師罷課運動時,身為工運領袖司徒華斷然拒絕了新華社要求他放棄抗爭,據前中共香港地下黨黨員、學友社早期重要成員梁慕嫻的分析,此事令司徒華脫離中國共產黨的組織關係,而中國共產黨亦只視他為一位統戰對象。 1980年又領導香港教育界,抗議日本篡改教科書中侵華歷史等運動。到1980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中、英雙方極力拉攏司徒華及其他本土社運領袖,希望談判中能大打民意牌向對方施壓,但司徒華並未有向任何一方靠攏,當時他與北京的關係仍然良好,曾應邀協助起草《基本法》,直至1989年六四事件,中國政府使用武力鎮壓學運,司徒華與李柱銘一起退出草委會,但草委會未直接批准他們的退出,中國政府有關部門反而高調宣佈解除二人之草委資格。 「六四」成為司徒華人生的轉折點;司徒華聯同多個民間團體策動香港市民支持學運,並成立「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

    與中共的關係

    司徒華在1989年六四事件前一直與中國共產黨保持良好關係,1949年由中共地下黨人廖一原介紹下,加入新民主主義青年團,該團為共產主義青年團的前身。同時參與成立「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後來改名為學友社。1958年,司徒華雖然在幹事會改選中被排擠出學友社的領導層,但仍在其他有中國共產黨背景的團體中做義務工作,例如在《兒童報》擔任編輯。據司徒華自傳披露、其胞妹司徒嬋剖述,司徒華向曾在學友社與他意見不合的歐陽成潮主動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結果被拒 ,令他感被騙及遺棄,內心十分難受。 曾有過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意願的司徒華,在其去世後2011年7月出版的自傳《大江東去》中透露,年青時深受左傾思想的影響,認為中國共產黨是帶領中國走向繁榮昌盛的希望。直至1980年代,還通過新華社香港分社與中國中央政府保持密切聯繫,直到1989年發生學生民主運動和六四事件中共血腥鎮壓學生和民運人士後,司徒華才與中共徹底決裂。與他共事多年的一些香港民主派人士稱,司徒華從來沒有對他們說過自己這段歷史。有評論認為他不講出來,可能怕會引起很多誤會和爭論。 1989年的六四事件可謂是司徒華與中共決裂的導火線,八九民運促使司徒華...

    參與「黃雀行動」

    1989年6月4日,中共血腥鎮壓民運,六四事件後大肆搜捕民運人士。司徒華等人創立的支聯會發起一個代號名為「黃雀行動」的拯救行動。司徒華生前接受訪談時透露,「黃雀行動」營救的民運人士達數百人,其中他親手所救的就是民運領袖吾爾開希和柴玲,支聯會單單為救前者便用了六十萬元。司徒華又暗示,能救出這麼多民運人士,其中一個原因是國內官吏貪污,及民運人士得到海內外支持。黃雀行動的細節極度敏感,許多涉及的人物、細節,多年來一直沒有曝光。司徒華生前表示準備在撰寫的回憶錄中,披露八九民運時協助中國學運領袖和民運人士外逃的黃雀行動部份內容,同時也會透露他與新華社香港分社前社長許家屯交往的情況。

    2011年1月2日,司徒華於威爾斯親王醫院離世,終年79歲。司徒華治喪委員會由家屬、民主黨、教協、葛亮洪教育學院校友會、香港教學團體秘書處、支聯會組成。喪禮以基督教形式進行。追思會在尖沙嘴浸信會進行,安息禮拜於聖安德烈堂舉行。司徒華火化後的骨灰一半撒在海中,北望中國;另一半撒在歌連臣角火葬場的花園,貼近香港。他的母校皇仁書院有為他舉行默哀悼念儀式。

    《大江東去﹕司徒華回憶錄》
    《兒童文藝故事》
    《妹妹》
    《父慈子孝》
    司徒華紀念網站(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司徒華教育基金(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香港電台鏗鏘集:別矣,華叔(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2011年1月3日播出
  9. 鄧飛 (香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鄧飛_(香港)

    鄧飛於2015年獲教育局借調,支援通識科校本課程發展。鄧飛認為,通識科實際上屬於社會科學甚至政治學範疇,不能低估當中的知識含量 [2] 。 這一科其實難以簡化成常識去,有些複雜的概念應以直接講授取代分組討論。 其後,鄧飛亦曾被邀請出任兼任講師,於中文大學 ...

  10. 民間人權陣線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民間人權陣線
    • 組織發展
    • 組織架構
    • 對外宣傳
    • 解散

    民間人權陣線於2002年9月13日成立,但始終沒有註冊為公司或社團。民間人權陣線希望能為民間社會提供一個平台,團結不同力量,推動香港人權和民主運動,以及公民社會的發展。 而民間人權陣線最初期只有負責針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工作,當2003年香港七一遊行過後,民間人權陣線內部要求開始關注非政治性的民生事項,例如針對人權、警權等問題,於是成立了民生及民權小組(俗稱兩民小組)以及人權小組,而兩個小組中以兩民小組的效用較大。是一個為了保護香港人們自身合法利益的民間組織。

    民間人權陣線日常工作,由秘書處負責。秘書處為團體成員義務擔任,並常設一名職員,負責處理日常的會議文件、申請示威遊行活動、民陣內各組織間之溝通,以及集會遊行的糾察輔導工作。 而民陣日常由每月召開的大會討論事宜,大會設有正召集人一名,副召集人三名,主要負責主持會議以及平日若有公開活動,負責對外代表民陣說明。

    民間人權陣線有感2005年七一遊行前較欠宣傳的活動,遂在2005年7月1日前的兩星期在網上電台香港人民廣播電台,開設特備節目「民陣有嘢講」,宣傳民陣團體的信息,發覺效果不錯,遂在2005年12月改為常設節目,在2005年至2007年間逢星期一晚九時至十時直播。

    2021年3月5日,新加坡《聯合早報》引述消息人士稱,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曾資助民陣舉辦反修例運動,被香港當局調查。一旦屬實,民陣將違反《國安法》,或被港府取締。陳皓桓發聲明回應,指民陣成立至今從未收取任何外國政府或機構資助,包括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多個成員和團體陸續退出民陣,包括民主黨、街工、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民協)、公民黨、新民主同盟、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民主中國陣線以及教協,到8月參與的民間團體及政治團體數目剩餘8個。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接受《明報》的訪問,對此表示尊重、理解。但同時指出民陣已經是最和平團體,若這個平台都容不下,「日後還有誰去堅持合法、和平、理性、非暴力?」,也沒有一個仍願意與警方溝通的平台。他也提及到若無成員團體在9月召集人換屆選舉接任,相信平台要關閉。他預計下一個打壓的對象是支聯會。 4月27日,民陣召集人陳皓桓前往警署報到期間。他表示接獲警方信件,指民陣於2006年9月向社團事務主任申請取消註冊後,有跡象顯示民陣仍以社團形式運作,涉嫌違反《社團條例》的規定。警方要求民陣交代多項資料,包括未有申請社團註冊的原因、是否負責營運民陣的社交網站專頁、民陣由2006年9月至今舉辦過的集會及遊行日期和地點、民陣成立以來收入來源、開支及用作接收任何資金、款項的銀行戶口帳號。警方亦要求民陣交代在2019年曾與其他團體聯署「停止酷刑,尊重人權」聲明,敦促聯合國改善中港人權之目的及原因。 5月11日,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表示因民陣未按要求提供資料,警務處正與律政司研究,不排除採取執法行動。 6月20日,臨時召集人鍾松輝接受《星島日報》查詢時表示七一遊行不辦了,主要是根本難以合法申請舉辦遊行,取消原因一個在於民陣的性質比較鬆散,經查,民陣曾於2006年申請社團,但幾個月後即自行取消註冊,因此警方已經將民陣定義為無註冊社團,加上2021年還有疫情仍在,受到限聚令限制,故民陣在2021年一定不會搞,另外他個人認為,自2002年成立的民陣已經完成歷史任務,「現在的情況不是叫做解散,但不會再搞任何活動」、「出年都不會再搞」。 8月13日,警務處處長蕭澤頤接受《大公報》專訪說,民陣自成立以來,一直未有註冊為公司,亦未有按法例向警務處牌照科註冊為合法社團,近年組織一系列大型非法遊行集會,可能涉嫌違反《國安法》,警方已搜集證據,隨時對違法組織採取行動,又不排除繼續調查檢控主...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