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27/4/2020 · 從等嶼亭可遠眺基隆嶼和汪洋中移動的船舶,廣闊視野令人身心舒暢。編按:走訪台灣的大城小鎮,品嘗各地的獨特風情,令旅人難忘的畫面 ...

  2. 11/2/2019 · 台南意象網節錄部分歌詞,內容包括南部甘蔗田,台南孔廟與赤崁樓等。(翻攝自台南意向網站)編按:因全歌詞太長,僅保留與風景名勝地相關 ...

  3. 30/11/2016 · 10月下旬到11月下旬是紅葉季節,從起點的長則橋走到日本100名瀑布之一的仙娥瀧約5公里,是很精采的散步路,瀑布從花崗岩滑出,有30公尺落差 ...

  4. 14/1/2009 · 沿著圓溪流步道走可見多座瀑布,圖為圓 瀑布。蝙蝠洞位於昔日崩塌的25號隧道,25號隧道原稱舊33號隧道,是阿里山鐵路舊路線。1959 ...

  5. 17/1/2012 · 泰象研究保育中心可以騎大象、餵食香蕉,並與大象親密接觸互動。撰文˙攝影/憶雯綠水灣的a cup of love牧場,提供餵食羊咩咩的體驗。坐落於泰 ...

    • 活得像一個「真正的人」
    • 觸發文明與蠻荒的激戰
    • 尋回心中失去的獵場

    不知道別人是怎樣,我是沒有那麼瀟灑不去找書來看。死也要死一個清楚。鍾肇政《馬黑坡風雲》完了看舞鶴《餘生》,津島佑子《太過野蠻的》後又去翻鄧相揚《風中緋纓》,才知道五個小時也還沒辦法讓導演把霧社事件的細節全部涵蓋進去。霧社事件的遠因包含「姊妹原事件」(馬赫坡族人被日軍暗算,死傷慘重)、莫那.魯道的妹妹嫁給日本警察後被遺棄,莫那.魯道自己也曾兩度起義被捕坐牢,霧社事件結束後日方處決了不少投降的番人,道澤群為了報復頭目鐵木.瓦力斯戰死,襲擊保護番收容所,將剩下的馬赫坡社老弱婦孺再殺了大半,史稱「第二次霧社屠殺事件」。 異族相殘,同室也要操戈,我實在是累了!只有自己人才能成為最致命的敵人,古有明訓。許多人驚歎青年莫那.魯道(大慶)俊美,中年莫那.魯道(林慶台)超殺,幾個主要演員深目高鼻,酷斃帥呆,連小兄弟巴萬.那威(林源傑)也搶戲極了。這傢伙像自殺炸彈一樣咬著彈匣抱著機槍衝向日軍掃射邊喊「日本人,滾出我的獵場!」時,加上稍早運動場上持刀殺老師與婦孺那一幕,就把威尼斯影展(包括其他影展)的得獎性給玩完兒了。 就像日本小說家津島佑子的書名,這是一個「太過野蠻的」故事,魏德聖和莫那.魯道打的仗同樣是穩輸ㄟ。找罵挨嘛!當前世界是非紛擾,談和平還來不及,你在那兒表彰以眼還眼的殺戮邏輯、暴力美學,挑釁西方基督教文明與人道的普世價值嘛!然而它又不太能剪(魏導說的,他是一個鏡頭也剪不下去),卻以二點五小時對半砍的姿態去參加國際影展,除了求仁得仁,你還能說什麼?觀眾花錢花時間買的是開心,這電影卻只能讓人「心糟糟」不想再去受現實生活裡的烏龜氣。魏德聖和莫那.魯道,就是傾其所有,不顧一切,番到這種地步。 然而番有番的道理,如魏德聖所說,要等到資金到位、中資投入或國際版權賣出,永遠也沒有開拍的一天(要等到異族日本對原民文化同理心的一天,又待何時?),《賽德克.巴萊》的意義因此超越了霧社事件或原住民抗暴,它所述說的是人之所以活著的意義,要活得像一個「真正的人」,也就是「用自己的樣子去活著」,這實在是不容易的事。佛洛伊德在1929年寫的《文明及其不滿》(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中,指出了現代人在文明社會中的本性壓抑,人成了「非人」,被物質異化了,因此活得鬱卒。放到文明與蠻荒世界的秩序對抗上,文明層層進逼,使得原有的生活傳統與生存方式一夕滅絕,這種恐慌與集...

    看了上集的觀眾,印象很深刻的一幕是──鋸倒大樹後,迷濛的山林透出一束陽光,陽光中赫然見到祖靈的彩虹,那些原本被強迫著鋸木扛樹苦不堪言的賽德克青年,瞬間眼神凶猛,肌肉賁張,像無人指揮的自動樂隊一般,被祖靈啟動了開關跳起出草前的戰鬥舞,血性陽剛到令人戰慄喪膽(這舞莫那.魯道霧社事件起事前一晚也在山頭跳過),讓我登時明白了什麼是「賽德克.巴萊」(真正的人)。獵人就是獵人,必須在深山絕境中殺戮以求取生存,所謂「血腥」或「殘忍」恐怕是吃飽太閒的人說的話。在《賽德克.巴萊》中,魏德聖窮盡心力辛苦呈現的,不就是三百多年前來台採硫的清朝小官郁永河《裨海記遊》筆下記述的「巢居穴處,血飲毛茹」的「野番」嗎!在清朝這個不得志的讀書人眼中,這些野番(或稱兇番),「恃其獷悍,時出剽掠,其殺人輒取首去,歸而熟之,剔取髑髏,加以丹堊,置之當戶,同類視其室髑髏多者推為雄」(莫那.魯道顯然就是那個「雄」)。至於是不是「如夢如醉,不知向化,真禽獸耳!」就看人解讀了。文明世界裡,商場政界各行各業,哪個不是殺到見骨割到斷喉,又有誰認為自己是禽獸來著? 1930年秋末初冬,在霧雨中慘烈打了一個半月的霧社事件,恐怕不只是暴虎馮河,匹夫之勇。舞鶴是對的,魏德聖也是。這個以馬赫坡頭目莫那.魯道領軍,共計六個部落參與屠殺日人後幾遭滅族的風暴,從「抗暴」、「起義」、「抗日民族英雄」來理解,都遠不如從番人「出草」所包含的祓禳、耀武、復仇、審判、洗清冤屈(甚至爭取婚姻)的意義理解來得正確。台灣深山原住民泰雅族群,原屬南島語系的一支,同有紋面馘首的習俗,信奉祖靈(gaya)為一切秩序的最高原則,獵得敵人首級後,就恩怨兩泯,成為自己的朋友,不但置於家中酒肉款待,並視它為保祐自己下一次出獵的聖物,人髮綴於番刀之末,人齒編成珠鍊配戴,也都有原始先民「接觸巫術」藉此得到神力的儀式性意義。清朝統治台灣兩百年,基本上只管到平地番,山上野番與山下世界還能相安無事,直到遇見野心勃勃又做事「頂真」的日本人,文明與蠻荒世界的激戰,從此一觸即發。

    霧社事件的導火線,微細得簡直可笑(一場婚禮中對日本警察的敬酒誤會),卻把前前後後的血海深仇一併勾起了。於是磨刀霍霍的不是莫那.魯道本人,他安靜得像奇萊山,深沉有若古潭,是身負全家血債的比荷,掀起了靜夜中的肅殺,刀鋒畫破寒茫的霧夜,火光照亮了祖靈的面容。馘首,因此不只是洩憤,運動會殺戮現場中,祖靈如鬼魅般吟誦的悽美古調說明了一切:「我的孩子啊!你們知道嗎?森林中的松子已在風中全部碎裂,淚光閃閃的月亮橫在你們走向死亡的途中……我的孩子啊!你們知道嗎?為唱出祖靈的歌需要吞下許多痛苦,為說出自己的話需要吞下許多屈辱,為實現夢想需要吞下許多遺憾……」 霧社事件,就是在吞下日本理番二十幾年來的許多屈辱與痛苦之後,用鮮血祭拜祖靈的一股集體性的怒潮。賽德克人先是被迫失去獵場,逐漸地,連生存的方式與傳統的榮光也不再了(臉上沒有刺青,再也無法回歸祖靈的懷抱)。當人已不再活得像個「真正的人」,而且看不見可能變好的未來,忍耐是為了什麼?卑躬屈膝地活著,然後恥辱地死去嗎?(莫那頭目你有所不知,這正是21世紀吾等都市上班族的日子啊。) 於是,「你們靈魂中的尊嚴像密雲中的閃電,令敵人不敢直視,你們的恨意讓天地暗下來,看不見遠方的星辰。」彷彿在祖靈的召喚與集體性催眠下,深山裡的野性與不能被馴服的本能被激發了出來。瞧那日警駐在所像紙糊的一樣,一刀一個,「扑」菜頭同款,倒也俐落,文明人要能這樣也不至於憂鬱症或精神衰弱了。 直到如今,我不認為霧社事件已經過去了。傷痕仍在,人間的爭戰無止無休。津島佑子《太過野蠻的》是性別上處於劣勢的日本女性美霞對莫那.魯道模糊的英雄崇拜;龍瑛宗、王昶雄、陳火泉這些皇民化時代的台灣小說家,寫的是花岡一郎、二郎的痛苦心情;舞鶴《餘生》則是一個漢人對清流部落裡劫後餘生瀕滅族群的同情與理解。櫻花紛飛如血,依然每年開落在中台灣的山嵐霧氣中,對於鐵木.瓦力斯的後裔而言,莫那.魯道才是野蠻地侵奪了他們祖先肥美獵場的敵人。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失去的獵場,問題是我們用什麼方式把它討回來。就在《賽德克.巴萊》演得如火如荼之際,泰雅族作家瓦歷斯.諾幹(我的天!他會不會是鐵木.瓦力斯的後代啊!長得也是一副令我不舒服的模樣,我連在平地都不想遇見他)以一篇敘說泰雅族獵場被侵奪的〈七日讀〉,勇奪《聯合報》散文首獎。文字是不動聲色的,像莫那.魯道說的,好獵人要冷靜等待,我還記得初讀這篇文章的時候汗...

  6. 20/9/2017 · 調和島嶼與歷史,夢與地理,調動敬亭下的十日譚與七星。99 ...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馭博/髒黃昏 - 3 之3 2021/09/12 05:30 【自由副刊】 陳 ...

  7. 9/7/2018 · 〔娛樂頻道/綜合報導〕中國網紅「superB太」日前在微博發布一部影片,傳授如何「6人只花人民幣9元(約台幣41元)吃海底撈(知名火鍋)」,奧客 ...

  8. 12/4/2017 · 趙正平為《綜藝大熱門》玩雲霄飛車,嚇到面無表情。(三立提供)〔記者吳志偉/台北報導〕西平、趙正平、楊繡惠及白雲日前參加三立都會台 ...

    • 故事的展開
    • 善良的人物和美麗的風景
    • 典型的西拉雅書寫
    • 蘊藏在小說裡的基督教奧義

    這篇故事的主角是一個年紀將近四十歲的青年人,叫做「葉國典」。他出身在一個叫做「番仔厝」的南部小村落,一路求學,在T大的英語系畢業。他潛意識想脫離貧窮的身世,嚮往高貴人家的生活。因此,戀上了出身上等都市社會、同屬於T大的女生,最後結婚,住進了女方的家,等於是被招贅了。婚後十幾年,他慢慢發現,他和妻子及妻子的家人距離愈來愈大,生活、族群、政治的鴻溝難以跨越。妻子並不怎麼愛他(她不尊重他的意願,堅決拿掉了胎兒),岳父也不怎麼珍惜他。他在公家機關的品管部門上班,最後遭到妻子和岳父陷害出賣,惹上貪贓的官司。害怕被判刑的他只好製造假車禍,將車子推落河流,詐死。然後他假裝失智,向著極南方逃亡,抵達了一個山邊的村落,正是一個西拉雅的部落。 他住在部落村莊後,無意中看到一個因環保運動而殉難的青年人的若干書信。這個青年人和他一樣,在額頭上有一個金龜子樣的胎記,叫做「江文達」,也是T大的學生,參與過「野百合運動」,後回鄉抗議化學工廠的興建。之後,在黑白兩道的夾擊下,失蹤,應該說是死了,找不到屍體。這個離奇的案件,使得葉國典好奇起來,開始追查事情的來龍去脈。小說在這裡,展開了大時代(90年代)台灣政治、社會的大場面書寫,中間夾雜著江文達和一個叫做李春岫的西拉雅女生之間的大時代愛情,可說懸疑處處,高潮迭起。 另一方面,葉國典住在村莊,介入了西拉雅的護土運動,參與了村莊的宋江陣,與狼虎一般的外地商家周旋。在一樁鬥氣鬥力的凶殺案件中,他替一個年輕人背黑鍋,詐稱自己是開槍的凶手,因此展開了第二度的逃亡。他逃向李春岫所住的另一個山村,在那裡認識正在教會裡工作的李春岫,隱身在那裡,想要查明江文達的冤案,並逃避追緝。 此時,他身上已經背了兩個罪名,算是身陷地獄的人。他挑起這個重擔,繼續他的行路,並希望能起死回生、翻轉過來……

    在這篇小說中,出現了許多善良的人物,儘管都是小人物,但是都值得尊敬。包括葉國典、江文達、李春岫,以及眾多西拉雅村落的人士,共構了一個天然、美麗的人情世界,他們緊緊和土地連結在一起,彷彿草木連結著土地,他們把他們的根深深扎在故鄉裡。但是,也有同樣多的惡行惡狀的人,大部分是漢人,他們靠著倚附權勢、泯滅良知、搜刮土地、貪贓枉法、汙染故鄉來賺錢。這兩大陣營的人,構成了一個強而有力的番/漢兩極對立結構。這是作者的故意設計,因為這個結構被確立以後,才有激烈的衝突出現。而一部良好的小說和一部良好的戲劇一樣,就在於不斷製造衝突,才能緊緊吸引住讀者和觀眾的注意力。然而,到最後,我們讀者會領悟到,那些善良的小人物原來是代表著我們多數軟弱人的命運,而那些惡人就是我們要克服的惡劣環境。小說幫助了我們,叫我們認明自己的處境和必要的磨練、奮鬥。 美麗的西拉雅鄉村風光是小說的另一個特色。作者必然花了許多的時間,考察過某個真實的西拉雅村落。因為山下村莊的花草樹木、山巖瀑布、小溪深潭……都被精細地描述出來。還有那村落的祭典、風俗、習慣、食衣住行……也都繽紛地出現在小說之中,歷歷在目。雖然這些描寫偏向美麗,但是卻可以看到作者的寫實筆法,不論是鳳梨園的景觀、香蕉園的風貌……都寫得栩栩如生。 溯自胡長松出版他的第一本長篇小說《柴山少年安魂曲》以來,不論他故事的人物有多少,但是主要的角色都是具有善良靈魂的人,能緊緊吸引起我們的關切,就像關切著我們自己一樣;同時不論場景有多少,都採用寫實的筆法來書寫,沒有跳脫當下我們的生活時空太遠,因此,他的小說很能喚起我們當前共同的社會感受。同時,胡長松還有一種特殊的敘述能力,不論情節如何複雜,在他流利的、清晰的敘述文字下,都變成有條不紊、明朗易懂的故事。他沒有那故意壓縮、擺弄文字語言的癖好,也沒有過多蒙太奇、意識流的寫法;而是娓娓道來、不疾不徐,盡量把故事說得有趣、豐富。他叫我們想到日本作家夏目漱石的敘述法,儘管是一件日常的小事,都能說得很豐富、很有意思。 這些都是胡長松小說的特殊技法,使得他的長篇小說從來沒有失敗過,不論是北京語的小說也好,台語小說也罷,都維持在一種高水平上面,可說是長篇小說的大匠。

    這篇小說也是當前最時髦的西拉雅書寫(廣義來說就是平埔族書寫),台語小說家、詩人更是常寫作這種作品,乃是目前台灣人尋根運動的一個最明顯的里程碑。 其實,在台灣歷史文獻上,平埔族的書寫不算少。荷蘭時期的作品《熱蘭遮城日誌》從一個側面來看,就是一套詳細的平埔族歷史文獻資料。因為,當時荷蘭人在台灣所面對的人種除了少部分是漢人、日本人以外,就是西拉雅或其他的平埔族,荷蘭時期的台灣人就是平埔族,書寫台灣就是書寫平埔族。之後,清朝的文人,用調查、用文學也記錄了大量平埔族的生活狀況。到了日治時期,日本的人類學者更是留下大規模的調查資料。降自戰後,這種調查仍然很多。我們如果把這些資料都蒐集起來,可說是汗牛充棟了。 但是,西拉雅(平埔族)小說書寫的大規模出現則大抵是戰後才有的事。小說家願意把西拉雅(平埔族)納入書寫裡,是基於一種無可迴避的良心。因為,許多的小說家可能由族譜裡看到他本人就是西拉雅(平埔族)的後代,身體裡流著那種血液,終而不由自主地寫了起來。在最近,根據林媽利醫師所做的台灣人血液化驗結果,確認目前台灣人中有百分之八十五的人有平埔族的基因,也就是說我們大部分台灣人都是平埔族的後代,這個無可辯駁的科學事實讓小說家更不能不做這種書寫。目前台灣作家包括王家祥、葉石濤、陳雷……都留下相當傑出的西拉雅小說,陳雷台語長篇小說《鄉史補記》更是完備,人物貫串了清朝、日治、戰後三代,把西拉雅人飽受漢人的殘害、滅口公諸於世,可算是極有啟發性的大河小說。 胡長松這本小說就是這個潮流中的中繼作品,篇幅頗大。他不寫過去的西拉雅,而是寫目前在工商業社會遭受壓迫的西拉雅,再度呈現自認為漢人的人(其實他們都是具有平埔族血統的台灣人),再度呈現西拉雅被壓迫的問題,叫人看見我們血統上的兄弟,是來到了怎樣的一種不堪的處境;同時叫我們重回我們真正的祖源之鄉,和我們的母土、兄姊緊緊地依靠在一起。其實,西拉雅的命運就是台灣人的命運。 這篇小說讓我們看出胡長松在書寫意識上的先進。他不同於目前大多數的台灣小說家,只停留在「我是漢人」的誤認上。他跨越了一步,回到了歷史的深層,向著自己真正的身分進行回歸,這真是一種典型的良心寫作。

    這本小說具有基督教的要素,雖然篇幅不是很多,但是基督的奧義隱藏在裡面,成為本書的靈魂。 有關於基督奧義,基督徒比較能看得出來。 故事中,小說的主角來到同時有著基督教信仰和阿立祖信仰的西拉雅村莊,意外學習了基督信仰,後來他在一個大水的沖洗的夢中醒來,竟然發現他得救了。這是由「罪人」到「依靠耶穌」到「洗禮」到「得救(進入新天新地)」的標準的信仰經驗過程。 對照在現實上,他由「罪人」到「躲回西拉雅原鄉」到「克服萬難」到「脫離罪責(進入新人生)」,可說是過程雷同,步步相似。 在作者這個對照中,我們注意到,「躲回西拉雅原鄉」可以和「依靠耶穌」做比擬。 作者彷彿在說,台灣人「躲回西拉雅原鄉」,就像是基督徒信靠耶穌一樣,是獲得救贖的一個開始,儘管後來還要歷經千辛萬苦的洗禮,但是最後一定會脫離罪咎而得救。 因此,這本小說其實是作者為台灣人所寫的「福音」,他呼籲台灣人必須「回到西拉雅的原鄉」,據此,台灣人終將得救,踏入一個新天新地。 的確,當前台灣人尤其必須找回自己的身分,正視自己的西拉雅血液成分,了解自己被壓迫的事實,起身奮鬥,最終就會抵達一個新天新地。如果還抱持著「我是漢人,來台灣殖民」這個幻覺,靠著如狼似虎的貪欲繼續生活,即使神有意原諒他,最後他也會在毀天滅地、肆行侵吞的行為中毀滅自己!這種覺醒正是當前新一代台灣人最緊要的事項之一。●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