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有線電視還是OTT服務? NCC擬畫紅線

    www.msn.com/zh-tw/news/living/有線電視還是ott服務...

    14/3/2021 · 第一,專屬機上盒與單一有線網路業者進行綁定或促銷搭售;第二,提供服務含有相當於有線廣播電視基本頻道數量的頻道組;第三,須透過業者所 ...

  2. 21/5/2021 · 微軟將於 2022 年 6 月正式終止服務,全面改由 Edge 瀏覽器取代. 微軟表示,用戶只需要透過幾個簡單的流程和步驟,就能將在 IE 瀏覽器儲存的帳號 ...

  3. 還沒看過鬼滅之刃? 追上熱潮 快穩、零死角網路不可少!

    www.msn.com/zh-tw/news/living/還沒看過鬼滅之刃...

    17/11/2020 · 凱擘大寬頻率先推出1G超高速光纖上網及WiFi 6上網服務,一次滿足全家人的上網需求,無論多人分享、多螢幕使用,或是長時間連網的重度使用者 ...

  4. 16/9/2020 · 對第四台業者來說,若家裡客廳太大,寬頻網路裝在A處,B處放置電視要加裝MOD機上盒,也不必拉網路線來連結,只要AB各放一個PLC裝置就能收發訊號 ...

  5. 股東離世會出現邊6種情況 如何保持公司正常運作?|黎嘉廉

    www.msn.com/zh-hk/news/other/股東離世會出現邊6種...

    8/6/2020 · 撰文:黎嘉廉 | 圖片:Unsplash. 在合夥企業之下,合理的股東利益可以讓企業持續發展,應該為各股東安排股東協議書,制定股權必買必賣協議,保障 ...

  6. 串流媒體大戰慘烈!這3家公司可能最早宣告陣亡

    www.msn.com/zh-hk/money/news/串流媒體大戰慘烈-這3家公司...

    由於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串流媒體市場再次出現大洗牌。

    • 逃避沒有不好 阿寶、Chris
    • 噩夢再續 阿z
    • 香港的膏肓 國難忠醫
    • 「我不想說得太明確」 趙家賢
    • 「該講的還是要講」 李立峯
    • 上街與上墳都需要自由 阿絲、阿巴
    • 後記:滅不了的「口」

    進行訪談之前,商人阿寶突然刪除了通訊軟體帳號。我們花了幾天時間,才由其他管道找到她。她說一切安全,沒多提刪除帳號的原因。 2019 年與阿寶一同受訪的 Chris 顯得更謹慎。記者無法透過電話、通訊軟體和他說上話--託人協助傳去訪問綱要,幾天後,他透過加密管道,發送過來幾條語音訊息。這便是他所有的回答。 不少香港中產階級去年以行動支援反修例運動,這群自稱「家長」的中年人,提供經濟支援、物資運送、志願開車接送抗爭者等協助。去年自願擔任「家長」的阿寶、Chris,今年都表示不接受平面拍攝,即使是背影也不示人。阿寶直說:「去年(接受訪問)的風險看得到,現在的風險是看不到的。」我想起去年赴香港訪談阿寶和 Chris,那幾日示威者與港警對峙正酣,兩個中年人談起在街頭如何躲開警察、安全讓抗爭者返家,談起那批曾經協助過的少年、少女,不時停下來痛哭失聲,採訪數度中斷,一旁紅著眼眶的少年都沒他倆哭得慘。 阿寶受訪前後幾日,頻頻傳出港府大動作拘捕民主派人士的消息。談起周遭劇變,她的聲音疲憊卻冷靜,「以前我們都哭過。現在都不會了。你哭,都不能改變了。」 才隔了一年,兩個平凡的香港商人,就連再度同場受訪、同聲一哭的自由都沒有了。 「大家都在逃避」 「大人的創傷沒有太多。我自己想得開,不談這話題(反修例運動),大家都沒事。一談的話,有些人反應都比較大...大家都在逃避吧。」阿寶說,如今的生活與以往幾十年沒有什麼不同,一天天過去,她把運動傷害埋在心底,不談,日子也許好過一些,「大家都說盡量不要提啦,《國安法》那些,都不要說了。只是有些人還是想討論,他們就說:『不怕,自己人,在家裡講一講就好。』」 阿寶的父親年過八旬,曾經歷文革,文革結束後逃至香港。她想起1997年主權移交,當時爸爸很不開心,曾說:「那我當初為何還要逃離大陸?現在(1997年)回歸,香港不就打回原形?」她說父親從來不信一國兩制,如今想來,像個不祥的預言。阿寶說,《國安法》通過時,爸爸安然接受:「他說:『反正我都經歷過,我知道這是什麼。只是你們沒有經歷過。』」只是,最近老父會沒來由激動,「爸爸會突然問:『為什麼香港會變成這樣?會變得比大陸還差?』」 大人們尚且如此,她觀察到,年輕抗爭者普遍情緒低落,「小朋友們有一種失落感,好像我什麼都爭取不到,做什麼都白費了。他們脆弱、怕被遺忘、適應不良、不知所措、沒有人生目標。這是很慘的事...

    「我接受訪問的原因,就是有一些信息想傳給之後的抗爭者。」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般,阿Z談起自己的這一年。他在反修例運動中罹患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我去年 12 月接受你的訪問,之後幾天,我去看了醫生,然後就確診了 PTSD。那段時間,整個人非常負面。」 「永遠走不完的路」 阿 Z 卻堅持不服藥。「我不想變成一個倚賴。我不要靠藥物去抵抗。我想自己去康復。」上回受訪時,他是剛自 11 月 18 日理工大學戰役裡爬水溝逃生的倖存者。一年之後的 11 月 18 日,他重回故地,在理工大學周圍走了一圈。問他是隻身前往嗎?還是和朋友一起重返理大?「這個,我不能說。」 他只談自己,也只能談自己。其實他去年受訪時就提及,離開理工大學後的每個夜晚,都被噩夢追趕。夢裡夢外都是恐懼,他說整年為失眠所苦,好不容易睡著,老是夢見困厄。「我有時候發噩夢,夢到之前在理大的那些場景,就是(爬)渠的一些記憶,好像要走一條永遠都走不完的路...你看不到盡頭。」 噩夢沒有停止,甚至延伸到現實中。白天出門,阿 Z 再也不搭地鐵了,「黨鐵(港鐵因在反修例運動中配合港警執法,遭民眾給的戲稱)都是配合警方行動的,這一年,我去哪裡都坐巴士。」但在路面行走,常遇到的困擾是,他很容易被交通噪音嚇到,走在路上若遇較靠近的喇叭聲,他會本能壓低身體,「我會很自然的憤怒,立刻蹲下來,進入警戒狀態。好像上一年的戰爭一樣,有些聲音好像警察開槍的聲音,好像我身邊有橡膠子彈...」 生活好像歸於穩定了。他說父親的政治立場是藍底(建制派支持者),回到家裡,他與父母不再談政治,「一說就會吵起來。現在沒有問題了。不談。」許多問題都解決了。他與女友分手,「我參加運動,有很多事要做,沒時間拍拖(談戀愛)...」 「香港沒有連儂牆了」 「之前我一直覺得,中共一定會弄一個法律的...,」今年 7 月 1 日,《國安法》落地香港,這天比他想像中更早來臨。他記得當日所見:「基本上,所有的我們香港的黃店、黃色經濟圈(指反修例運動中,理念相近的支持者共同構建的經濟圈和商家),店裡貼的海報、反政府標語和圖片,他們全部移除了。」 「香港沒有連儂牆了。只有一些流動的文宣、一些貼紙。」但他並不全然地悲觀,「抗爭要融入生活當中。這個牆沒了,我們精神還是在的。」阿 Z 上次受訪時,提到他幾乎花光所有零用錢,自費印刷反《逃犯條例》、替香港人加油的彩色...

    阿樂與我失聯了將近一年。 今年 1 月 1 日,他簡短發來訊息:「元旦零時七分,香港發了今年第一發催淚彈...」他說自己都還平安,順道問了台灣總統大選的民調,問完捎來一個哭臉,留言:「起碼你們可以選出自己想要的總統。」 1 月 11 日,總統大選結果出爐,蔡英文確定連任;同一週,反修例運動中的中醫支援小組「國難忠醫」負責人、頻繁往返廣州與香港的中醫系學生「肥仔」傳出失聯。當我嘗試聯繫團隊成員、去年接受訪問的阿樂,他僅簡短回訊:「safe」。我甚至無法確定傳訊的人是誰。當我嘗試再回訊,手機螢幕顯示:此帳號已遭刪除。 連續幾日,香港媒體陸續披露「國難忠醫」最新消息:1 月 8 日,肥仔回廣州中醫藥大學上課,透過通訊軟體和友人對話,閒聊時稱要開門,隨即失去音訊;另有媒體指,廣州民警當天深夜以涉「嫖娼」為由,拘捕肥仔。1 月 9 日,通訊軟體上的肥仔違反與夥伴的默契,將一名所有人都不認識的「新用戶」加入「國難忠醫」群組,肥仔在群組內不做解釋,「新用戶」也沒有發言。當晚肥仔的朋友互相聯繫,發現整個群組都遭到監控,有人暗示「ghost everywhere(到處都是鬼)」。1 月 10 日,幾名成員認為事態嚴重,向香港大律師楊岳橋求助。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肥仔被國安人士以嫖妓罪名拘捕,遭行政拘留長達 14 天,才獲釋返港。也因為此案,肥仔遭廣州中醫藥大學開除學籍。 表面的和平 此後我曾嘗試幾種方式聯繫阿樂,皆未果。直至本專題截稿前,我輾轉得知阿樂無恙,再聯繫上時,他思考後表示願意受訪,只是諸多問題無法回答。我們同時徵詢肥仔受訪意願,對方婉拒。 阿樂談起這一年,《國安法》從天而降,並不太意外。抗爭的激情快速冷卻,「《國安法》是在 7 月落實的。但是經過了疫情,我身邊的朋友都不再有上街頭抗爭的念頭了。」 他與家人的激烈對立也快速緩了下來。去年他曾透露父母不贊成他投入反修例運動,冷嘲熱諷有之,一度造成他無法和父母同住。幾個月前,阿樂回到家中,屋裡再也沒人談論政治。 阿樂說家中電視大部分時間播著親建制派及中國共產黨的《無線新聞》,有時他目睹爸媽在看一些「很洗腦的畫面」,想說些什麼,但終究把話嚥回去。《無線新聞》常製播《國安法》的宣傳廣告,阿樂的父母看得投入,總是欣慰地說,《國安法》落實之後,一定能讓香港歸於和平。 某種程度上,爸媽說得也沒錯--這條法律實施後,阿樂一家人確實...

    距離 2019 年 11 月 3 日,趙家賢在調停糾紛時遭親建制派的陌生人襲擊、咬掉 4 分之 3 朵左耳廓,已經過了一年有餘。接受此次電話訪問前,他連吃了兩週抗生素,原因是患部又發炎了,血水流淌。他形容那種痛楚總是不由自主,像是有股空氣要從耳裡被抽吸出來,又像是海邊山洞,常傳來不明風聲,這感受既詭異又難以名狀,他忍不住問:「你是否明白我在說什麼?」 醫生告訴他,耳裡風聲起因於永久失去耳廓,空氣流動產生的「風洞效應」,又由於雙耳接收音量不對等,嘈雜環境易引發頭暈。有醫療團隊建議他進行手術,割開左耳背後、掀起頭皮,在頭骨鑽三個小圓洞、安裝螺絲帽,以利安裝人造耳廓,趙家賢和家人深怕二度創傷,並未接受這項建議。目前他把希望放在 3D 列印的「人造耳」上,若成功,餘生便無須鑽開頭骨,能免去紗布掩耳之苦。 趙家賢現在是香港東區區議會副主席、民主黨區議員。受訪這一天,香港前立法會民主黨議員許智峯剛宣布流亡,趙家賢身為許智峯的好友、同黨同志,是從媒體上看到許智峯的流亡消息。「我第一個想法是理解,第二個想法是他做這個安排,有他的原因...,」趙家賢嘆,「但,唉,我還可以去承擔、去頂住的時候,我作為民選議員,還是會去承擔。我不會有絲毫懷疑。」 但他的家人會。許智峯流亡消息一傳來,趙家賢焦慮已久的家人更憂心了,他不願說明具體細節,只說:「家人擔心我的安全,這是一定的。」 香港《國安法》7 月 1 日正式生效,趙家賢還是照常在選區走動,上街前,需把眼鏡腳固定在臉頰旁,耳朵外再蓋上紗布。這一年,他積極參與選區的區務,熱心發布抗疫資訊,跟進染疫個案,甚至在選區居民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後,在每戶家庭信箱裡放入應急口罩包。 遭辱「活該斷耳」 選民服務的回饋很兩極。有年輕人遠遠見到他,會繞道來說聲加油,中老年人會走過來感謝他這麼多年投入選區服務,提醒萬事小心。也有人故意朝他的傷口踩。「他們走過來跟我說:『又是你?你又帶黑暴份子(指支持反修例運動的抗爭者)進來選區!』我就跟他們說:『你是不是講錯了?我是在選區保護市民,讓市民免於攻擊!』」趙家賢說,對方反駁不了時,也曾直接對他人身攻擊,罵他「反中亂港」,指著他臉側的紗布,說他活該斷耳。「有些人會跟我說:『你不用擔心啊,你這個(耳朵永久性傷殘)是好事。那些美國人、CIA,會有好多資源、好多錢給你。』」 被罵好多次了,他仍然詫異。「那些人之前參與我...

    港版《國安法》於今年 7 月生效,8 月,香港一所中學的校長邀請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前往該校演說,台下全是中學教師。校方希望李立峯分享的講題是:「如何在這種政治環境下,儘量專業地做教育?」一名教中國史的老師忍不住問:「我該怎麼教六四?六四還能不能講?」 李立峯很清楚,這名歷史老師並非詢問他的法律意見,而是在教學現場直接面臨的擔憂。「我能不能跟這個歷史老師講:『你教六四完全沒有風險?』我不能這樣說。」李立峯說,「但還是要看老師自己的判斷,是不是要自我審查到一個程度...連這個(六四事件)都不講?我們是從事專業教育,該講的還是要講...,」他建議這名老師:「但講的時候,要做充足準備。」 所謂充足的準備,指的是香港教育工作者未來要做的風險管理的其中之一。李立峯舉例,若講授六四事件,教師講課時可儘量說明資料來源、出處,從可信的、權威性的學術材料裡去呈現六四事件的史實,而不僅僅是一個老師分享「他個人怎麼看待六四事件」。 舉報文化盛行 「『害怕』這種情緒確實存在。大家害怕的,未必是法律本身...香港政府也好,國安處也好,中央政府也好,會不會直接用法律去對付大學學者?我相信很多學者感覺都是:應該不會。」但他也指出弔詭的現況,許多對教職員的批評,並不直接從政府而來,有時可能來自建制派,也可能來自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日前正式啟用的「舉報熱線」。 《國安法》上路後,李立峯在大學校內外,和不少青年學者做過交流,亦曾和許多中小學教師討論過相關議題。他說,大學的氣氛目前還好一些,「中小學老師,比較害怕的是這個。...教職員害怕的往往並非《國安法》的條文本身,但社會上的確有引起一種互相批評、甚至舉報的東西。很多時候,你怕的是那種東西。」 「我不可能過分擔憂」 《國安法》下人人自危,教育界高度自我審查,「這是很典型的,任何威權主義的國家,都要人民去進行自我審查,」李立峯說,從政治管控的角度來看,「政府每天去拉人(逮捕人),他也有成本;這個政權想要的效果就是自我審查,最好這些市民什麼都不要再講。」在這樣的基礎之上,什麼可以說、什麼不可以說?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他(政府)需要把界線畫得很模糊--界線愈不清楚,大家愈害怕,會愈來愈退後。」 《國安法》落地以來,香港教育界共同的疑惑是,並沒有一條明確的界線,去「規範」所謂的「違法」情事。「在這環境裡面,廣義來講,紅線的邊界在哪...

    一年過去了。街上不再有戰事了,市民不必吸催淚煙了,阿絲的月經恢復正常、經血不再發黑,「終於是紅色的血了,」她附帶一提,手骨從此也歪了。 「我的右手歪掉啦,理大那幾天發生的事...」去年 11 月 18 日深夜,她加入聲援抗爭者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爆發的衝突,人還沒進到理大,催淚彈直接射到她肩上。「走路的時候好痛...防暴(警察)就在我對面,一直開槍,我也不知道他們開的是什麼槍?最後我們一群人,找到在理大附近廢掉的房子,從 3 樓跳下去。」 這一跳,阿絲肩側著地,「我爬起來繼續跑,我好害怕,哭著打電話給姊姊:『對不起,我好像回不了家了...。我出門前穿了妳剛買的新衣服,可是我受傷了,救護員把妳的新衣服剪破了...。』」一名社區管理員和女人從屋裡走出,「他們指了幾個方向,跟我們說那邊都有警察,別走那邊。感謝他們...我們真的相信他們了,沒走那些方向。最後我真的找到朋友的車子,回家了。我撿回一條命。」 幾個月之內,《國安法》與限聚令先後成為政權的武器,街上再無煙硝,「理大圍城戰」彷彿是個遙遠的都市傳說。問阿絲,去年她和男友阿巴在香港接受我們採訪,時值 12 月,怎麼完全沒提在理大發生的事?她在電話那頭笑岔了,用氣音對著話筒說:「因為去年是在街上(咖啡廳)接受採訪呀,哈哈哈...」 不敢照 X 光、不敢說「那八個字」 阿絲摔歪手臂已逾一年了。這一年,只要使勁提物,便疼痛不已;若不使力,手臂則以不正常角度扭曲著,她傳來照片,雙手放在一起比對,肉眼易見右臂的歪斜。「我到現在都還沒去照 X 光,」她說,「一般人骨頭不會歪到那個程度...X 光照出來,醫生問怎麼受的傷?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講...很難解釋。」 阿絲轉而向醫療人員與志願者組成的「地下診所」求診。比起公立醫院,療效較慢,卻至少能保心安。她記得《國安法》落地前,診所內總是貼著繽紛的標語、各式創意打氣字條,這些全被收起來了,「現在要更謹慎,小海報不能貼,免得診所被抄。『那八個字』,也被收起來了。」 那八字,去年此時猶響徹街頭巷尾,現時卻成了佛地魔般的存在。今年 7 月 2 日深夜,港府發布「特區政府聲明」:「『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在今時今日,是有港獨、或將香港特區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出去、改變特區的法律地位、或顛覆國家政權的含意。」聲明稱《國安法》禁止分裂國家及顛覆國家政權等「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 上一次接受訪...

    一年才過去,本專題就有三分之一追蹤報導無法完成。其中一名受訪者猶豫再三,雖接受通信採訪,卻在完稿之際表達時機敏感,要求我們不要刊登。另一人在考慮幾週後,也發來拒絕信,短短一句話寫了四個非常:「非常抱歉,現在狀況非常非常糟,要非常小心。」一名去年的受訪者婉拒:「希望可以在自由的環境再談。」 自由的環境一去不返,就連如今我們成功追蹤的個案中,將近一半的人在一年之中換了通訊軟體帳號或電話號碼。在通訊軟體 Telegram 上,他們先後成為一個又一個「Deleted Account(遭刪除帳號)」,畫面上,一顆顆圓形大頭貼,變成了灰灰的鬼。曾有受訪者報完平安,就從網路上消失,剛打好的訊息再也傳不出去。 除了失聯與部分因《國安法》而婉拒受訪的個案,我們追蹤到的港人大致有類似行為模式的轉變:在家不談政治(或刻意降低談政治的頻率)、在外自我審查。對照去年我們在香港進行訪談,時值抗爭高峰,採訪地點雖隱蔽,受訪者多能直接傳達當下複雜的心緒,包括運動裡的激情、愧悔與希望;時隔一年再度對話,電話裡傳來的聲音大多平穩,言談並不畏縮,但態度趨近於麻木。事實上,空間上的遙遠,加以無人知曉《國安法》的「紅線」邊界,導致採訪和受訪雙方皆不自覺反覆自我審查,很多時候,我幾乎難以辨別受訪者的情緒。 變態已經成為新常態。就連身為境外媒體的記者、今年並未赴港,僅僅是在台灣撥電話採訪,我亦數度「檢查」採訪內容與細節,「這句能不能寫?」成為不斷與受訪者來回確認的關鍵問句。很多時候,即使對方的答案與去年受訪時相差無幾,還是傾向回答:「這句不要寫吧...」。有受訪者好意提醒,為了安全起見,寫作、受訪時盡量別用「中共」,改用「北京」、「北方」或「中央」等字眼;也有香港媒體人說,不怕,「中共就是中共。」 和一名香港記者分享上述經驗,同業說,近日做人物專訪,受訪者並非政界人士,採訪過程中,兩人很自然提到香港大環境的改變,記者正要追問,卻停了下來。為什麼?「我不敢再問了...」他說。 「都沒有人寫,不是更可怕嗎?」截稿前,另一名香港同業的話鼓勵著我們,「能寫的話,還是寫吧。」老大哥搬出沒有邊界的法,毋需殺人,即能滅口,意圖使人緘默不言,而此舉顯見其功。感謝敢言的受訪者,以及有難言之隱、卻仍提供協助的受訪者,那些被迫不說的人,需要甘冒鐐銬風險、卻願意站著說話的人。

  7. 【鏡相人間】沒有聲音的人 國安法下的香港人後來怎麼了

    www.msn.com/zh-tw/news/national/鏡相人間-沒有聲音...

    31/12/2020 · 2019年12月15日,原團隊為避免依賴捐款營運,正式成立診所,現提供中醫全科、針灸、治療筋骨損傷、義診服務

  8. 北都頻道異動用戶退租 NCC違約金申訴案激增

    www.msn.com/zh-tw/money/topstories/北都頻道異動用戶...

    10/9/2020 · 針對其中消費爭議個案,北都在公文上指出,用戶親簽的工單上清楚註明「合約30個月」、「連線費依使用日計算返還,數位電視及贈送的收視費用 ...

  9. 新冠肺炎社區感染持續,政府研擬四大策略提升篩檢量能

    www.msn.com/zh-tw/health/topic/新冠肺炎社區感染...

    10/6/2021 · 「五賴(LINE)有保庇」為線上守望相助活動,民眾可上網(https://pse.is/3fek4f)填妥報名表,將有一名專責人員協助四位家庭照顧者,五人共組LINE群組。

  10.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