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李我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李我

    李我(1922年2月16日-2021年5月5日 [2] ),原名晚景,又名耀景、國祥,香港著名播音員,活躍於戰後1940年代至1970年代,先後任職廣州 風行電台、香港麗的呼聲、澳門 綠邨電台、及香港商業電台。1946年始創單人聲演劇《文藝小說》,風行省港澳,到香港麗的 ...

  2. 人住公屋我住公屋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人住公屋_我住公屋

    《人住公屋 我住公屋》,為香港電視娛樂製作的資訊娛樂節目,於2018年12月17日起逢星期一至五22:30-23:00於ViuTV播出。節目分別到訪新加坡、日本、丹麥、法國、奧地利和西班牙等國家參觀當地有代表性的公屋,了解當地人地道生活面貌。 反思香港人對住屋和生活的價 ...

    集數
    播出日期
    主持和嘉賓
    拍攝地點和內容
    1
    12月17日
    梁國雄、曾鈺成
    新加坡The Pinnacle Duxton,SkyVille @ ...
    2
    12月18日
    丹麥Hyldespjældet
    3
    12月19日
    林一峰、林二汶
    西班牙馬德里卡拉萬切爾(Carabanchel)FOA Bamboo ...
    4
    12月20日
    林一峰、林二汶、黃秋生、羅惠珍 ...
    法國巴黎17區Epinettes - ...
    • 19
    • 香港
  3. 香港公共屋邨列表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香港邨列表

    截至2021年7月,香港共有251個公共邨,單位總計超過85萬個。此列表以地區劃分,排名不分先後(「一邨」、「二邨」等有細分的邨視作不同邨,以及由原址分拆而成的,表中放在一起方便比較)。 所謂公共邨,就是指由政府、志願團體或私營企業興建,再以低廉價 ...

    • 歷史
    • 公共屋邨設計作品所獲的建築設計奬項
    • 申請公屋要求及備註
    • 富戶政策
    • 房委會屋邨分類與命名
    • 樓宇設計類型
    • 攝影風潮
    • 藝術計劃
    • 醜聞
    • 相關

    香港公共屋邨發展源自1953年12月石硤尾木屋區發生的一場大火,香港政府為安頓災民,開始興建簡單實用而租金廉宜的徙置大廈,標誌著香港公共屋邨的誕生。 香港很早已有為低收入居民設置出租房屋,初期多由志願團體提供,例如於1948年成立的香港房屋協會及於1950年成立的香港模範屋宇會,香港政府只是提供土地。1954年,開始大量興建徙置區,於1960年代,香港屋宇建設委員會(屋建會)推出廉租屋邨。1973年,為了配合十年建屋計劃,房委會成立並且取代屋建會,徙置事務處則重組成為房屋署。香港房屋委員會接收了所有徙置大廈、10個屋建會廉租屋邨和17個政府廉租屋邨,合稱為公共屋邨,由房屋署統一負責管理及規劃。到1980年代起,隨着社會進步,房委會於公共屋邨設有主題式花園和提供多項康體及兒童遊樂設施,供居民作休憩之用。著名的例子包括彩雲(一)邨、美林邨、蝴蝶邨、新翠邨及樂華(北)邨等。1990年代開始,公屋需求大增,房委會開始提高建築密度並減少公共休憩設施面積,1997年推出的八萬五計劃為求提供最多的單位,用盡地積比率,更使建築密度進一步上升,邨内休憩空間所剩無幾。此現象特別可見於天水圍北的各屋邨,如天悅邨、天逸邨、天華邨等,直至2000年代初八萬五計劃失敗,公共休憩設施面積才得以逐漸增加。近年,因應非標準設計大廈面世,房委會在規劃屋邨時亦會將康體及兒童遊樂設施甚至花園及屋邨廣場等休憩設施與住宅大廈一同因應地盤微氣候等數據而作出適當的設計,使新落成的屋邨的環境較以往更佳。

    彩虹邨於1965年榮獲香港建築師學會銀獎 美林邨第一期於1982年榮獲香港建築師學會年會優異獎及第二期的美林室內運動場更於1987年獲得香港建築師學會年獎銀牌獎 恆安邨商場及中央花園獲得1989年香港建築師學會優異獎 廣源邨商場獲得1992年香港建築師學會優異奬 由1987年開始,凡在公屋住滿10年的住戶,如家庭總收入超逾資助入息限額,須繳交雙倍租金,另加差餉。 2009年,房屋委員會試行以環境保護物料──礦渣微粉,局部代替水泥作為樓宇外牆,比起前者可以減低9成的碳排放量、節省成本及減少牆身裂紋的情況。2012年開始,房屋署決定全面採用,並且率先於12座新公共屋邨項目採用環境保護物料以興建大廈外牆,當中沙田水泉澳邨將會成為首座全面使用上述物料的公共屋邨;每興建一單位可以減少250公斤的碳排放量及節省40港元成本;以每年興建15,000單位計算,全年可以減少高達3,700噸的碳排放量,以及節省600,000港元成本。環境保護物料比一般石屎的受力及抗腐蝕能力高,亦有助於改善石屎剝落的情況。此外,2014年起,公共屋邨將會廣泛採用LED燈,以減少耗電量。 全香港142座公共屋邨的公用地方安裝了約百萬支電燈,每年總耗電量逾億度,對財政及環境均造成負擔。房屋委員會為了推動節約能源減少碳排放量,於2012年4月斥資逾2億6千萬港元,逐步更換較為節省電力的電子鎮流器,耗電量將會大減3成,預計每年可以節省3千3百萬港元的電力耗資費用,減少碳排放量相當於種植百萬棵樹木。整項工程預計於2015年9月前完成。 為了加強節約能源,並且減少耗電量及碳排放量,運輸及房屋局引入多項環境保護措施,包括引進兩級光度照明控制、LED燈凸面照明器及太陽能光伏板等,相關大廈因而每年節省24萬度電力,加上配合其他措施,總節省的公用設施耗電量達53%。

    申請人必須年滿18歲,及擁有香港入境權(須按照入境事務處的逗留條件,並非居留權)。
    收入不得超過政府制定之「最高入息及總資產淨值限」(視申請人的家庭人數而定),一旦超出「最高入息及總資產淨值限」的中產或富裕家庭,房委會將視作富戶處理,或會調高其租金,房屋委員會要求所有公屋申請人及住戶,必須如實申報收入及資產,若發現是蓄意虛報或明知而作出虛假陳述,會遭檢控,最高刑罰是罰款港幣五萬元及監禁六個月。
    申請表格可到各區公共屋邨辦事處索取,交出後需要3至5個月內通知。
    一般年齡越低,成功分配公屋的機會率就越低,等候時間也會相對較長。至於年齡超過60歲的獨居長者可以以「高齡單身人士」而獲得優先配位

    房委會在1987年起實施「公屋住戶資助政策」(俗稱「富戶政策」),向不再需要資助的住戶減少房屋資助,以鼓勵富戶遷出公屋單位,確保公屋資源合理分配。租住公屋的住戶(包括中轉房屋住戶)住滿十年或以上,便需要每兩年向房委會申報家庭入息。不申報的住戶須要繳交雙倍淨額租金/暫准證費另加差餉。而家庭入息超過指定的入息限額的住戶,便須按情況繳交倍半或雙倍淨額租金/暫准證費另加差餉。相關的入息限額會由房委會每年檢討一次。 根據「維護公屋資源的合理分配政策」,繳交雙倍租金的住戶須每兩年申報資產。不申報資產或資產超出限額的住戶,便須在一年的暫准居住期內遷出,期間須繳交相等於雙倍淨額租金另加差餉或市值租金(以較高者為準)的暫准證費。 2017年10月起,房委會進一步收緊富戶政策,租戶的每月入息上限定在入住公屋入息限額5倍,資產上限則定在入住公屋入息限額100倍,其中一項超標便要搬走;又或只要有一人持有本港的住宅物業,亦要搬走。不過,所有成員均年滿60歲或以上住戶,或全部成員均領取綜援,可獲豁免。若公屋居民收到房署的遷出通知書便須遷出,設1年寬限期,亦設有上訴機制。 在2010/11年度,公屋富戶約有2.3萬戶,佔公屋租戶3.5%。該年度在相關政策收回的單位有770個。

    項目編號

    所有由房委會興建的公共屋邨及相關公共設施,在興建時均會獲編配一個項目編號,規律如下: 1. 項目編號依次由兩位字母區域號、兩位數字順序及兩位字母修飾詞作結 2. 區號及項目編號舉例如下: 2.1. 「HK」代表香港島及鴨脷洲島(早期開展項目)例如:HK01為鴨脷洲邨、HK02為利東邨、HK03為興民邨、HK05為小西灣邨、HK12為馬坑邨及龍欣苑、HK14為田灣邨重建、HK16為興華邨第一期重建(HK分區,現再以區議會分區再進行細分) 2.2. 「ET」代表東區 例如:ET01為連翠邨、ET04為華廈邨翻新、ET06為漁灣邨漁進樓 2.3. 「KL」代表九龍(早期開展項目)例如:KL01為彩雲邨、KL13為彩輝邨、KL32為秀茂坪邨重建(不包括第10期秀潤樓)、KL34為油塘邨重建、KL48為石硤尾邨重建、KL77為油麗邨、KL85為海達邨 (KL分區,現再以區議會分區再進行細分) 2.4. 「KW」代表九龍西區 (已由區議會分區取代)例如KW01為長沙灣邨 2.5. 「KT」代表觀塘區 例如:KT04為安泰邨、KT10為鯉魚門邨鯉旺樓、KT16為秀茂坪邨10期秀潤樓、KT18為...

    公共屋邨樓宇設計類型可大致概括如下: 1. 第1代公屋類型(1986年或以前):單塔式大廈 (坪石邨獨有)、雙塔式大廈、舊長型大廈、大十字型(原政府廉租屋邨標準,每層48室單位設計僅大興邨和順安邨獨有)、工字型大廈、I型大廈、梯級型大廈(蝴蝶邨獨有)、舊十字型大廈 2. 第2代公屋類型(1986-1992年):新長型大廈、Y型大廈(Y1型、Y2型、Y3型、Y4型)、相連長型大廈 3. 第3代公屋類型(1992-2003年):和諧式大廈(和諧一至三型、鄉村式大廈、和諧式小型單位大廈、單方向設計大廈、和諧式附翼大廈)、康和型大廈、新十字型大廈、多層中轉房屋 4. 第4代公屋類型(2003-2012年):新和諧式大廈(新和諧一型、新和諧附翼大廈、新和諧式小型單位大廈)、非標準設計大廈(非構件式單位設計、非構件式連同小單位設計)、靈活性大廈(類似彈性十字型, 石排灣邨獨有) 5. 第5代公屋類型(2012年至目前):非標準設計大廈(構件式單位設計) 康和一型、新十字型及部份和諧一型大廈原本是為居屋計劃而設計,但有部份項目(尤其是居屋第二十三期乙)因政府決定停售居屋而改為公共屋邨出租。 而舊十字型大廈本來是為出租公共房屋而設計,不過因居屋計劃反應熱烈才決定將絕大部份樓宇轉作居屋發售,祇有類似居屋版本的新田圍邨裕圍樓樓宇是維持出租之用。 公共屋邨樓宇類型總表(註:因類型眾多,恕未列出所有):

    不少熱愛攝影的人仕都喜歡拍攝公共屋邨的外貌特色,及後慢慢演變成以公共屋邨作背景,拍攝人像硬照或影片。當中較為人知曉的有石硤尾南山邨、彩虹邨、觀塘樂華南邨、觀塘坪石邨等等。亦有熱愛攝影的人仕於社交網站開設專頁以分享屋邨的美。 2018年,從讀書時期開始走遍香港二百多個屋邨,並拍下了二十萬張照片的梁瑋鑫以一張拍攝沙田乙明邨最為特色的「外露式樓梯」獲得國家地理會德豐青年攝影大賽「香港地」組別佳作獎,再次把屋邨的美帶到國際。

    因社交平台Instagram熱潮,令不少外國遊客都會專程到屋村拍照。日本藝術家藤原力曾於橫濱、城崎、馬尼拉、安山與杜塞道夫等城市展開城市探險計畫(ENGEKI QUEST),而今次來到香港,到彩虹村創作一本冒險遊戲書,參與者可以自行「探險」,尋找當中的細節。

    儘管香港公營房屋發展多年,並為廣大市民提供廉宜合理的家、甚至以助安居樂業之餘,亦因為富具特色,吸引了許多外國遊客等人仕研究香港的公營房屋、聞名國際;但同時亦發生了為數不少的醜聞及意外等,部份醜聞甚至曾經引起香港或國際社會關注與震驚。以下列出部份事件:

  4. 李鄭屋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zh/

    邨(英語: Lei Cheng Uk Estate )是香港公共邨,位於香港九龍長沙灣鴉巢山南面,與蘇邨為鄰,與白田邨及石硤尾邨隔山(喃嘸山)相望,是香港其中一個歷史悠久的公共邨,於1980年代全面重建,新建樓宇於1984年入伙,其後於2002年於租者置其計劃第5 ...

  5. 香港公共房屋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香港共房
    • 種類
    • 歷史
    • 評論
    • 另見
    • 外部連結

    出租公共房屋

    1. 房委會出租公屋:通稱公共屋邨,簡稱出租公屋(英語簡稱:P.R.H.)是出租予低收入市民的永久公營房屋,由房委會提供,房屋署統一管理。 2. 房協出租住宅:由香港房屋協會興建的出租屋邨,但官方並不稱之為公屋。 3. 「長者安居樂」住屋:由香港房屋協會興建,為中產長者提供集居住、康樂設施及醫療護理於一身的居所,目前有樂頤居及彩頤居兩座。 4. 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出租屋:只有大坑西邨一個出租屋邨由該機構興建及出租。

    資助出售房屋

    1. 房委會租者置其屋計劃公屋:讓公共屋邨租戶以低廉價格購買現時居住的單位,由房委會推出;單位買賣及按揭同樣均有若干限制。此計劃於1998年1月至2005年間曾推出七期、共39個屋邨,及後因「孫九招」而一度終止15年,至2019年政府才開始研究重推,並改善現行屋邨未售單位的出售安排。 2. 房委會綠表置居計劃屋苑:,簡稱「綠置居」,旨在為收入較高的公屋住戶提供更多的資助出售房屋,以加快公屋流轉。此計劃中發售的屋苑由指定的在建出租公屋中抽出,並只限符合居屋綠表定義人士(不包括持有有效「白居二」批准信人士)購買。 3. 房委會居者有其屋計劃屋苑:簡稱「居屋」(英語簡稱:H.O.S.)是以比市價略低的價格出售的永久公營房屋。居屋由房委會及經房委會甄選過的私人機構提供,單位在買賣及按揭均有若干限制,例如限制轉售予符合低收入者,而在許可情況下在公開市場轉售則需補地價。後者之出售對象則為中產或以上資產階級的市民。2002年,香港政府為挽救樓市,無限期擱置興建新的居屋,直到2011年中央政府為避免香港的房屋問題演變成政治問題,向曾蔭權政府施壓後,特區政府始宣布復建居屋。 3.1. 詳細細分為房...

    出租臨時房屋

    1. 中轉房屋:出租臨時公營房屋,為因清拆或天災而要安置及未能即時符合入住永久公營房屋者提供臨時居所。中轉房屋代替已全部清拆的臨時房屋區及平房區。 2. 過渡性房屋:出租過渡性房屋,由非政府機構建議和營運的過渡性房屋項目,包括在空置私人住宅樓宇和空置政府處所內提供社會房屋,以及其他由不同非政府機構提出的措施,包括在空置的政府土地和私人土地上採用「組裝合成」的方法興建過渡性房屋,或把空置的非住宅樓宇(例如空置私人校舍或工業大廈)改建成過渡性房屋。

    香港的公營房屋計劃早於1920年代構思,但是因為全球經濟衰退而未有落實;1930年代,肺癆肆虐香港,使到政府重新研究房屋發展的方向,還發表了附有公營房屋設計藍圖的房屋發展建議報告,豈料報告發表後不久,日本侵略中國,其後更南下佔領香港,計劃再度告吹。 二次大戰結束後,第二次國共內戰爆發,大量中國大陸難民湧入香港,在各地搭建寮屋棲身。其後香港出現一些為低收入居民而設的出租房屋,多由志願團體提供,如1948年成立之香港房屋協會及1950年成立之香港模範屋宇會,香港政府只提供土地。1953年聖誕夜深水埗發生石硤尾寮屋區大火,令58,203名災民無家可歸。當時香港政府為了盡快為災民提供安身之所,便火速在原址附近興建徙置大廈(俗稱七層大廈)。此後,政府又在香港島及九龍各處興建徙置區以吸引居所簡陋,衛生環境較差的木屋居民入住。這些徙置區分布黃大仙、老虎岩、深水埗李鄭屋等地。自此香港政府大量建造公營房屋。

    有學者認為,石硤尾大火是香港公共房屋發展的分水嶺事件;也有學者認為,香港政府對公共房屋的投入,實為1950年代以來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 香港公共房屋的發展,起因非單是政府仁慈施政,也有方便管治(去除市民不滿)等等政治考慮。香港公共房屋的發展,既壓低基層生活負擔、又提供穩定廉價勞工促進出口工業的發展、還有利可圖(包括:政府透過清理寮屋,獲得大量的土地以作發展);是政府對社會資源的重新分配工具,也是對整體社會的直接投資,更是經濟收益的來源。香港公共房屋的發展,回應當代市民的生活需求,亦順應社會發展的需要,構成香港文化部分(如:屋邨文化)。 由於政府自1970年代麥理浩上任開始,就一直不斷興建公營房屋,使香港政府成為了全世界最大的業主,擁有總值最高的物業。因此,有不少學者及地產商人批評政府的公屋計劃干預自由市場,違反積極不干預的政策,令政府背負太多的財政負擔之餘,亦使地產商無利可圖。他們認為住宅應由私人企業以市場需求主導興建。不過,持相反意見者認為,香港過去數十年來正是因為地產商透過不斷抬高地產物業的售價來增加自己的收入,已經使香港的私人物業超過一般人可以承擔的範圍。若不是政府一直插手干預的話,地產市場早已崩潰。直到現在,有關爭議仍未平息。

    查看房委會轄下屋邨、屋苑和商場位置及資料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 上李屋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zh/上李屋

    李屋邨,正式名稱為上李屋(英語: Sheung Li Uk ),是香港房屋協會首個出租邨,以及全香港首兩個發展的公營房屋之一(另一個是由香港模範屋宇會興建的北角 模範邨) [1]。該邨位於九龍 深水埗區東北部的保安道、順寧道東端一帶,第一期共四幢樓宇在1952年8 ...

  7. 梁國雄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梁國雄
    • 簡歷
    • 立法會議員:2004-2008
    • 立法會議員:2008-2012
    • 立法會議員:2012-2016
    • 立法會議員:2016-2017
    • 後立法會議員時期
    • 社会主义主张
    • 爭議
    • 軼事
    • 感情生活

    梁國雄籍貫廣東增城,是家中獨子,在香港島筲箕灣一漁村出生,六歲時父母離異,與母親搬到柴灣邨定居。父親是一名酒徒,年幼時隨母從中國大陸避難來港,後不知所終。為了討生活,母親曾在白人家庭當傭工。因為家裡沒錢,自小寄養在親戚家中,自小因此體會到不公平待遇的感受,讀到馬克思、托洛茨基的書籍而開始想從政,原因是「覺得社會充滿不公平的事,不平則鳴。」 梁國雄接受訪問時亦說過「今日的中共,把社會主義原有理念都倒行逆施了,專制獨裁跟社會主義並不相容」。他亦講述自己喜歡切·格瓦拉是因為他在古巴大權在握時,為了自己的理想放棄了高官厚祿,放棄舒適的家境,重返革命戰場,並戰鬥直至犧牲等。正因如此,即使完成了中學課程的他,可以找到薪水較好的工作,但他寧願選擇在地盤做散工,及寫稿賺外快來支持生活。 梁國雄少年時曾在金文泰中學讀書。自幼隨母加入香港工會聯合會,其母是工聯會終身會員。中學時代參加過毛派學生運動。他畢業後曾从事酒保、地盤工人、九龙巴士洗車工人等基層職業。 1975年,梁国雄加入當時的香港托派政治組織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同盟(革馬盟),时人称他为“雄仔”。1979年4月,梁國雄曾因紀念四五天安門事件三週年及支持中國民主運動而兩度被捕,他於4月1日凌晨在銅鑼灣禮頓道以紅色漆油塗寫「四月五日天安門」,被巡至該處的警員拘捕,後於18日被控以「未經民政處許可在公眾地方張貼標語」罪,判罰港幣250元。梁於4月5日與其他革馬盟成員在未經當局許可情況下,在灣仔新華社門外集會請願,後於4月22日維園集會中,梁國雄與另外6人被警方拘捕,隨後被控以「非法集會」罪,法庭於6月5日判處梁國雄入獄一個月。刑满出狱后,在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同盟的歡迎會上,一位操着濃重的上海口音的老托派对在座的梁国雄等年轻人说:「革命者坐牢就等於上學,今天雄仔是幼兒院畢業……」。 1988年,他與一些左派朋友成立了四五行動。 同年,定居英国的中国托派领袖之一王凡西的儿子王宇平前往英国探望其父,回程时路经香港,受到梁国雄的热情款待。 此外,他曾被控「藐視議會(立法會)」而入獄。也曾多次在中國國家領導人訪港期間抬棺材至會場外抗議。 梁國雄活躍於社會運動及相關示威活動,曾擔任支聯會常委。2004年,在他宣誓成為立法會議員時,他成為首位議員,在宣誓後加上其他言詞,高呼「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及釋放中國大陸政治犯等口號。2006年,他與黃毓...

    梁國雄在2000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得票18,235落敗。他又在2003年區議會選舉中越區前往北角錦屏區挑戰蔡素玉但落敗。在2004年立法會選舉中,長毛再度出選新界東選區。由於資金不足,連宣傳板也要拾民主黨及民建聯丟棄的舊板,再在上面塗一層油來使用,最終以6萬多票(60,925票,接近穩奪一席所需之最低票數)順利當選。 在2004年宣誓時,梁事先向立法会秘书处递交了一份自行订定的宣誓内容,不獲批准後,在正式宣讀誓詞前加上“效忠中国人民和香港居民,以及争取民主、公义和捍卫人权、自由”[註 2]。宣誓后没有签名並返回座位,立法会秘书处表示誓詞仍然有效。由於他成功宣誓及就任,開了在宣誓時加入不抵觸誓詞內容的字句的先河。 2007年6月3日,梁國雄不滿房屋及規劃地政局的公屋加租機制,連同多名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成員前往局長孫明揚跑馬地住所外抗議,各人手持標語橫額,要求政府在《房屋修訂條例》中加入公屋租金上限條款,並要求孫接收請願信。眾人一度衝破警方防線,後因無人接信而趁大閘打開讓汽車駛入時一湧而進,衝入其住所私家路,被控非法集結罪。東區裁判法院裁判官林嘉欣評價「社會要有人走在前線爭取權利,但大原則是不要犯法……抗爭要有理智,有時要力敵,有時亦要智取」,於2008年判梁國雄60小時社會服務令。梁在庭外稱「今次我無後悔!我只是後悔無盡力保障基層市民利益,後悔中國香港無民主,被殖民地惡法壓迫……判監我都會接受。」。 2008年7月4日,時任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率領20名成員出訪受嚴重地震波及的四川災區,包括梁國雄在內,在前往赤鱲角機場途中梁被告知他申請回鄉證被拒絕,原因是中方得悉他會在災區進行一些與訪問目的不同的行動。梁國雄對此感到十分諷刺,他認為主辦2008年奧運應能讓中國更開放,但事與願違,認為這是民主倒退。 時任特首曾蔭權指這是內地出入境管理部門的決定,他不宜評論。范徐丽泰則说,对梁国雄未能成功申领回乡证随团到四川灾区感到遗憾。

    在2008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中,梁國雄以社民連成員身份取得新界東選區第2高的44,763票,較第3高票的民主黨黃成智名單多589票而成功連任。但同年9月7日梁國雄因闖入孫明揚私人住處示威案而被控非法集結罪,9月13日被判非法集結罪成立,9月30日被判社會服務令60小時,成為香港首宗在私人屋苑內涉及行使示威、言論自由而遭定罪的個案,亦因無被判囚一個月以上,故不用被褫奪議員資格。10月8日梁國雄與社民連兩位議員黃毓民及陳偉業,順利宣誓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屆(2008—2012年)立法會議員。 2008年11月8日,現行《立法會條例》不允許正服刑囚犯及未定罪遭羈押犯人,登記做選民及投票,梁國雄為在囚人士爭取投票權,最後勝訴,從此在囚人士獲得應有公民權利。 2008年12月,梁國雄與社民連成員陶君行被判在中共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訪港時,在香港禮賓府門外燒車胎抗議,警員用滅火筒撲滅火警時,與兩人推撞,被裁定襲警罪名成立,於判決當日獲判社會服務令。 2008年首度參選、沒有立法會往績的陳克勤斥責「懲罰不開會的議員,像長毛永遠開會一分鐘……市民投了一票給你是去改善民生」,梁國雄則反駁「我的出席紀錄是百份之九十五以上」,要求陳道歉。民主黨黃成智更主動幫助梁,反譏「陳克勤你現在一張選票也沒有,長毛本屆得到六萬選票,六萬市民支持長毛入立法會」。 2010年1月,梁國雄連同陳淑莊、梁家傑、黃毓民、陳偉業共五名議員辭職再參予補選(五區總辭),令全港5個選區都需要補選,「變相公投」,為香港政制改革、功能組別的存廢表態。[註 3]補選在2010年5月16日舉行,5位辭職議員均順利當選,惟投票率只得17%,歷次立會補選中最低。《蘋果日報》社評執筆人李怡評價「17.1%投票率,是無論如何不算成功的。」。 社民連不滿民主黨及民協等泛民政黨不參與五區公投,指責他們出賣香港人、投共。其中梁國雄更指當時患末期肺癌的司徒華「癌病上腦」,遭到泛民成員批評,指社民連不應「自己人打自己人」。梁國雄拒絕道歉。翌年1月2日,司徒華病逝。

    在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中,梁國雄出選新界東選區成功連任,以最高票當選。 2013年2月18日,在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上討論由香港政府所提交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報告,召開公聽會。梁國雄揭露澳洲大律師兼山西省政協馬恩國曾說過法院推翻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體現了「極端人權不利社會發展」,遭馬恩國辱骂「You are not a bloody Chinese, You are not even a fxxking Chinese!」(你連一個中國人都不是)。 2013年1月1日「一人集結罪」,以致律師援引美國司法案例質疑「辱警罪」刑事之法理,梁主張效法西方先訂立「警察辱民罪」。 梁於2011年9月1日,破門闖入在香港科學館舉行立法會議員出缺毋須重新選舉安排公聽會,被指衝擊該論壇,撞開演講廳大門,造成論壇被迫中斷。及後在2012年3月被裁定刑事毁壞及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成,判囚2個月及賠償4,150元,梁與其他被告提出上訴,2014年6月減刑至4星期即時入獄。全國人大代表陳勇評價「若希望以違法抗爭去實踐或宣揚自己的理想,須承擔法律責任」。

    在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中,再度出選新界東選區。面對本土派崛起,梁國雄仍堅持自己的民主社會主義理念。在投票日,他依舊前往其他選區拉票,如早上前往柴灣協助民調落後的人民力量劉嘉鴻名單拉票,即使民調顯示他有機會落選,助選團建議他「告急」,但他仍然拒絕,並繼續為同時出選新界東的陳志全以及其他人社聯盟的候選人拉票。在點票過程中,梁國雄與獨立的方國珊爭持不下,點票初期更一度落後;但他並無失望,並指這是選民的選擇,若最終落敗,是他自己的責任。最終,他以35,595票險勝方國珊的34,544票,成功取得最後一席連任。選舉後,他贏得一眾泛民主派及支持者的掌聲。他在宣誓時,穿上含有「公民抗命」字詞的衣服,一如以往斷續宣讀誓詞及前後加上口號,其後被梁振英及律政司入稟司法覆核議員的資格。 2017年4月14日,梁國雄獲發單次通行證前往中國大陸,隨香港立法會東江水考察團前往廣東省,在過關時被海關人員在行李內搜到個人名片,上面印有四五行動口號,一度遭到查問,其後獲放行,順利隨團展開考察。

    參選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

    2017年2月8日,梁國雄聯同社民連、人民力量陳志全、朱凱廸團隊、小麗民主教室劉小麗以及香港眾志羅冠聰召開記者會,公佈參與「2017特首選舉民間全民投票」及參選特首的決定,並宣佈將代表民主派參選,一改過去「三不」立場,即「不投票、不提名、不參選」,並且堅決反對小圈子選舉,「揭露小圈子選舉的虛偽」。社民連、人民力量、朱凱廸團隊及香港眾志發出新聞稿支持梁國雄出選特首。

    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中投白票

    2017年3月26日舉行的「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中,7名民主派選舉委員:梁國雄、劉小麗、朱凱廸、陳志全、邵家臻、張超雄、羅冠聰投下白票。

    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

    2019年10月14日,梁國雄遞交提名報名參選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G16土瓜灣北選區。社會民主連線梁國雄參選應戰。最後,李慧琼以1881票取勝,比梁國雄的1538票多343票。

    2008年,梁国雄前往马来西亚出席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主办的社会主义大会。他在会上表示,“社会主义者必须遗憾,在过去二十年里,我们做得不多,未能建立一个社会主义运动,我们目睹共产主义国家的崩溃,我们见证中国转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这是一大挫败”。梁国雄大胆预言,中国作为全球资本最后的据点,其执政的共产党不久会垮台,进而启动亚洲的社会革命,并复兴社会主义。他因此高呼,“我们(社会主义者)有遗憾,不过我们没有时间遗憾,社会主义将在近期内复兴。”

    高薪居住公屋

    梁國雄於當選立法會議員後,仍租住受政府資助的公屋,雖然他收入已超出公屋入息限額數倍,但由於現行富戶政策是入息及資產同時超逾上限才須遷出,因此他只須把資產保持低於限額便不用遷出。他被指佔住公屋,拖慢公屋輪候冊人士上樓速度,惟他回應指他不是每一次都能當選議員,沒理由要他立即交還公屋,又自言每月都捐出四萬港元支持社運活動。 在2016年12月,房委會通過收緊公屋富戶政策,改為入息或資產其中一項超逾上限便須遷出,預計於2017年10月生效,但由於年滿60歲的長者可獲豁免,因此月入九萬五千元的梁國雄不受此政策影響。

    涉嫌隱瞞黎智英的政治捐款

    2014年7月,香港多間傳媒收到署名「壹傳媒股民」的電郵,指包括梁國雄在內的多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2012至2013年間先後收取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的捐款,但部份個案沒有向立法會申報。 2014年8月12日,香港工會聯合會5名立法會議員聯署去信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投訴梁國雄收取黎智英兩筆捐款,但未有按《議事規則》所訂明的登記規定登記,要求委員會調查事件。 2015年3月25日,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決定就梁國雄涉及利益申報的問題,進行調查。同年12月16日,委員會完成調查報告,投訴成立的議案分別有3名委員贊成和反對,而委員會主席葉國謙根據《議事規則》投下反對票,因此委員會以4票對3票裁定投訴不成立。 2016年6月23日,梁國雄正式被廉政公署拘捕及落案起訴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控罪指梁國雄身為立法會議員,涉嫌於2012年5月22日至2016年6月23日期間無向立法會申報或披露,隱瞞他於2012年5月22日,透過Mark Simon從黎智英接受一筆25萬港元的款項。 2017年5月23日,梁國雄在區域法院否認控罪,辯方指本案所涉指控屬立法會內部事務,法庭根本無權...

    與多名泛民主派人士同日在大圍捕被拘捕

    2020年4月18日,梁與多名同屬前任及現任立法會議員和多名泛民主派人士,如區諾軒、李柱銘、楊森、李卓人、吳靄儀、單仲偕、何俊仁、何秀蘭和梁耀忠,商人黎智英、民間人權陣線副召集人陳皓桓、梁的黨友吳文遠、黃浩銘和民主黨的蔡耀昌達15人,被警方以參加於8月18日,10月1日及20日的未經批准集會為由,以非法集結為名於同日作出拘捕。5月18日下午,案件被告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分三案處理,暫毋須答辯,控方申請押後案件四周至6月1 日再訊,以便控方準備文件將案件轉介至區域法院處理,期間各被告獲准各以1,000元保釋候訊。 2021年4月16日,西九龍法院裁定梁國雄等數名泛民主派人士組織及參與非法集會罪成判入獄8至18個月不等, 當中吳靄儀、何俊仁、梁耀忠和李柱銘4人獲准緩刑24個月,其餘被告須即時監禁, 現時梁國雄在石壁監獄服刑。

    長髮的由來

    梁國雄曾經揚言六四事件一日未得平反,中共不倒台,他也不會剪掉長髮。惟入獄期間,根據《監獄規條》「男囚犯必須剪短髮」的規定,長髮曾被懲教署職員剪掉。為此,他出獄後曾提出司法覆核,指相關處理方式存有性別歧視,2017年1月獲判勝訴。然而懲教署不服判決提出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於2018年4月裁定懲教署上訴得直。判詞觀點指男女髮型有社會傳統標準、兩性間有不同規範並為大眾接受,如比賽男女組別、泳衣有男女之分等。梁國雄回應希望上訴至終審法院,終審法院最終於2019年8月13日批出上訴許可。終院認為,懲教署只下令男囚犯的頭髮需「盡量剪短」,而不適用於女囚犯,認為是否涉及歧視及違反《基本法》第25條,香港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規定,接納其部分上訴理據有可爭拗之處,批出上訴許可,排期於2020年2月18日處理其上訴。

    與曾蔭權關係

    梁國雄一向以激烈方式示威著稱,他與曾蔭權早在20多年前認識,不過他倆政治取向不同,近年已極少聯絡。在2007年3月1日,行政長官候選人答問大會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期間,梁國雄在會場示威時不慎跌倒,曾蔭權在翌日早上致電梁國雄致以慰問。 在2008年12月,在立法會談到包機事件時,梁國雄提到政府麻木不仁,更大叫「曾蔭權仆街」。惟當時並無受到在場官員及議員的警告和驅逐。2009年和2010年6月4日,六四事件20週年和21週年的悼念晚會結束後,梁國雄在銅鑼灣記利佐治街和大批參加晚會市民高呼「曾蔭權仆街」的口號。 2010年5月8日,梁國雄原本期望以底價5,000元投得,最終以1.7萬元投得「D0NALDPK」(意指曾蔭權仆街)車牌,梁國雄拍賣後表示價錢雖高,但認為今次行動為小市民發聲。

    1988年,梁國雄結識一名南非女子,曾與她一同前往德國一個小鎮過田園生活,後來分手。長毛表示自己一生欠了兩個女人,分別是母親和他的前妻。傳媒指梁國雄曾結婚,但陶君行於2006年6月5日的《風波裡的龍門陣》網上電台節目中指出梁國雄當時並無結婚,只是與該女子同居而已。 2021年,梁國雄與社民連副秘書長陳寶瑩結婚。陳寶瑩爲梁國雄社運路上多年來的緊密戰友,並曾爲其議員助理。

  8. 蘇屋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蘇
    • 整體、發展規劃
    • 屋邨資料
    • 屋邨設施
    • 事蹟、其他名人
    • 相片集
    • 軼事
    • 重大事件
    • 外部連結

    屋邨興建(重建前)

    蘇屋邨建於1960至1963年,共有16幢相連長型或Y型大廈,樓高8至18層,單位約有5,300個。 整個蘇屋邨由設計北角邨的香港已故著名建築師甘洺(英語:Eric Cumine,1905-2002)負責整體規劃,並將項目劃分為五個小區,推薦給不同建築師共同合作,甘洺居中協調,致力制定配合多種租金選擇的間隔,及另外四家私人執業建築師樓負責不同期數的設計,所以每期的設計風格都截然不同,並順著山勢由南至北而建,使不同期數的樓宇錯落有而序散落在不同高度平台,此設計令大部份座數的單位都可向南及看到海景,並為住宅單位提供充足的光線及空氣,屋邨還提供了大量室外及有蓋保憩空間,以及在P、Q及R座地下及一樓提供兩所設有24個課室的官立小學(即「蘇屋北官立小學」及「蘇屋南官立小學」),而兩所小學的業權則由政府向屋建會購買,以紓緩屋建會的投資負擔。而屋建會對蘇屋邨的總投資額為5,000萬港元。 司徒惠建築師樓負責蘇屋邨的海水供應沖廁之系統設計,海水泵房位於長沙灣海濱,而海水供水管則沿興華街抽上海拔280米高的尖山水務署海水配水庫,再分配給蘇屋邨的用戶。 1998年,房委會與香港壁畫學會合作,並邀請壁...

    屋邨重建

    蘇屋邨已經有近樓齡約50年歷史,是老化的屋邨,昔日的精英多已遷往新建的私人樓宇,剩下多是老弱居民。屋邨設施亦日漸老舊,有些單位天花剝落漏水,有些外牆斜裂。房屋署曾在2005年的全面結構勘察計劃,表示本邨樓宇結構仍然安全,但若延長蘇屋邨壽命,須進行的大型工程,包括: 1. 其中兩座大廈(櫻桃樓及綠柳樓)需要大規模加設鋼製外柱及橫樑,以及鞏固懸臂式走廊的結構;另外六座(金松樓、彩雀樓、丁香樓、百合樓、荷花樓、楓林樓)需要把混凝土護欄更換為鋼欄,以減輕荷載,並以鋼架局部鞏固樓板; 2. 全部十座設有懸臂式走廊的大廈(杜鵑樓、金松樓、櫻桃樓、劍蘭樓、彩雀樓、丁香樓、百合樓、荷花樓、楓林樓、綠柳樓)需要重鋪砂漿地台和更換銹蝕鋼筋; 3. 重澆廁所及垃圾房樓板; 4. 更換天台水缸、露台護欄橫樑及混凝土通花磚; 5. 結構牆及飯廳樑板需要進行結構改善工程 房屋委員會考慮過樓宇的整體狀況(即使維修最多僅可維持十多年)、所需改善工程規模、費用(將蘇屋邨壽命增加15年的費用高達2.5億港元),以及工程可能對住戶造成的滋擾程度後,決定清拆蘇屋邨。當中會保留蘇屋邨入口牌匾、昔日用作售賣火水的白色三角屋...

    問題

    重建後的蘇屋邨扶手電梯簷篷出現漏水問題,令居民在暴雨期間被濺濕,致全身濕透,狼狽不堪。房屋署承認,部份排水喉淤塞,以致未能及時排走雨水,出現滲水情況,辦事處即時暫停該扶手梯運作及圍封該位置,已疏通喉管。在2020年9月21日當天紅色暴雨生效期間,蘇屋邨荷花樓通往綠柳樓的扶手電梯對上的玻璃漏水,雨水濺到扶手梯行人通道,令有蓋通道變成通空一樣,擔心行人會不慎滑倒。有住戶直斥房屋署和物業服務經理早已知悉問題,惟未有跟進,罔顧居民安危。房屋署指,該邨的物業服務辦事處周一接獲1宗報告,投訴該扶手電梯對上的玻璃簷篷滲水,職員檢查後發現排水喉淤塞致未能及時排走雨水,暫停扶手梯運作及圍封該位置。辦事處翌日再派員詳細檢查,發現有硬物阻塞排水喉,喉管疏通後,排水功能已即時回復正常。房署強調,事故期間,並無接獲有人滑倒的意外報告。 蘇屋邨經過重建後,其一、二期過去3年分階段入伙,除了單位頻頻爆出施工問題,區內設施配套亦不足。有地區人士指出該邨「三大問題」,批評屋邨落成至今,社區服務仍未進駐,六層高的社區綜合服務大樓一直空置,淪為「鬼場」,而邨內幼稚園遲遲仍未招生,恐未能趕及新學年9月入讀,另欠缺「搵食...

    現時樓宇

    蘇屋邨第一期第一階段其中6座住宅大廈共2917個單位已經於2016年9月重建完成入伙;而第一期第二階段的1座住宅大廈共374個單位亦已於2018年8月重建完成入伙;另外還有第二期共有7座住宅大廈亦已於2019年2月重建完成入伙,樓高16-41層,並會繼續沿用其中舊邨的14座以花卉命名的中英文樓宇名稱、唯不再採用「楓林樓」及「丁香樓」名稱。 其中前楓林樓將預留地下一層作展館,布置成為一個模擬單位,放置上世紀的舊式生活用品。 (註:第一期第10座為蘇屋社區綜合服務大樓、天橋及蘇屋邨辦事處大樓;由於並非作住宅用途,所以不列在上表)

    歷代樓宇

    舊邨重建前16座樓宇全部皆以花卉的中英文名稱命名: @:表示之樓宇名稱在重建後的蘇屋邨獲得重新使用,以延續富有花名特色的樓宇名稱。

    康樂、休憩及公共設施

    兒童遊樂場、籃球場、羽毛球場和停車場。 另外,前屋邨辦事處活化後以象徵式租金租予郵政局,取代未獲續約的李鄭屋商場郵局。

    社會服務及福利設施

    特殊幼兒中心暨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兒童之家、嚴重殘疾人士護理院、綜合職業康復服務中心、中度及嚴重弱智人士宿舍、展能中心。

    商業設施

    屋邨設有商場,並名為蘇屋商場、位於保安道/長發街交界。商場樓高兩層,設有酒樓、便利店、餐廳、超級市場、髮型屋等設施;唯有部份商店仍空置中。

    蘇屋邨是香港房屋委員會前身為屋宇建設委員會繼北角邨及西環邨之後策劃建設的第三個屋邨,當時獲譽為遠東規模最大的地區性住宅計劃。
    楓林樓、丁香樓、金松樓、綠柳樓及櫻桃樓亦是香港首批Y型設計的公屋大廈。
    於1961年11月8日訪問本邨的雅麗珊郡主(H.R.H. Princess Alexandra),栽種了一棵櫻桃樹亦稱公主樹,位於前蘇屋邨內房屋署辦事處旁邊,當時在重建計劃中獲得保留。
    第一代運用海水沖廁的屋邨,由司徒惠建築師樓負責蘇屋邨的海水沖廁系統設計,海水泵房位於長沙灣海濱,而海水供水管則沿興華街抽上海拔280米高,大埔道對上的水務署海水配水庫,再分配給蘇屋邨的用戶。

    蘇屋邨往時面貌

    1. 重建前蘇屋邨茶花樓 2. 重建前蘇屋邨杜鵑樓 3. 重建前蘇屋邨牡丹樓 4. 重建前蘇屋邨金松樓及楓林樓 5. 重建前蘇屋邨保安道入口(2009年2月) 6. 重建前蘇屋邨油站 7. 重建前蘇屋邨通道 8. 重建前蘇屋邨休憩空間 9. 重建前蘇屋邨馬賽克地圖 10. 重建前蘇屋邨職業訓練局青年學院

    蘇屋邨重建時面貌

    1. 已拆卸的蘇屋邨的杜鵑樓,為第二期重建項目(2012年) 2. 蘇屋邨牌匾將會被保留(2012年) 3. 已拆卸的蘇屋邨的茶花樓,為第二期重建項目(2012年) 4. 正在平整地基的蘇屋邨第一期(2012年) 5. 蘇屋邨拆卸時期的荷花樓與彩雀樓之間休憩廣場(2012年) 6. 重建中的蘇屋邨第一期(2012年) 7. 蘇屋邨彩雀街部份範圍已被封閉(2012年) 8. 蘇屋邨所有商店已遷出(2012年) 9. 搭棚中的蘇屋邨(2013年) 10. 重建中的蘇屋邨一期東南面(2014年7月) 11. 重建中的蘇屋邨一期西南面(2014年12月) 12. 從李鄭屋邨遠望重建中的蘇屋邨一期東南面(2015年5月) 13. 重建中的蘇屋邨一期西南面(2015年6月) 14. 重建中的蘇屋邨一期東北面(2015年6月) 15. 重建中的蘇屋邨二期(2015年10月) 16. 重建中的蘇屋邨二期(2016年11月) 17. 重建中的蘇屋邨二期(2017年6月) 18. 重建中的蘇屋邨二期(2018年5月)

    蘇屋邨一期重建後面貌

    1. 羽毛球場 2. 乒乓球枱(2019年11月) 3. 一號社區遊樂場太極推手器及手腳伸展器 4. 四號社區遊樂場(2019年11月) 5. 社區綜合服務大樓 6. 一期裝修承辦商(入伙初期運作)

    體育

    花花足球會由居住在蘇屋邨的一班熱愛足球人士於1979年組成,最初只參加小型足球比賽,後於1980年代加入角逐由香港足總主辦之足球聯賽, 1985-86年度球季升级至香港甲組足球聯賽。

    1975年4月28日,屋邨山坡發生姦殺案,休班女輔警劉靈仙(警號A7733)與男友徐振偉在蘇屋邨石竹樓(男方住所)後面的山坡散步談情,遇上一持刀幪面的賊人,交出財物後賊人嫌少,賊人喝令徐振偉伏在地上然後將他用布帶綁住,後把劉靈仙帶走,數小時後徐振偉掙脫綑綁後跑下山坡到蘇屋巴士站,剛好遇上巡警,然後一同上山兜截,但找不到匪徒或劉靈仙。三天後,黃大仙龍翔道建築天橋的工人發現劉靈仙屍體,驗屍後證實死因前曾遭強姦,警方拘捕本案至今的仍未破案,相信疑凶仍然逍遙法外。 1979年1月24日,發生醫生綁架撕票案,西醫黎鴻荃離開他位於蘇屋邨的住所到旺角診所上班,其後被綁架,醫生家人曾收勒索電話要求五萬元贖金,但到交易地點時對方沒有露面,22天後,醫生的腐屍在龍蝦灣一個懸崖邊被發現,警方拘捕本案至今的仍未破案。 1990年6月27日,彩雀樓發生劫殺案,四名匪徒在彩雀樓爆竊被女戶主發現後,殺死她後證實死亡。 2020年7月5日凌晨4時許,警方接獲1名32歲女子報案,指懷疑其9歲兒子獨留在蘇屋邨家中。警員接報到場,經初步調查,案件列對所看管兒童或少年人虐待或忽略,交由深水埗警區刑事調查隊第9隊跟進。男童清醒被送往明愛醫院治理,其33歲姓周父親被捕。 2020年7月23日早上8時許,蘇屋邨牡丹樓一名男子危坐在一個高層單位外的簷篷。警方封鎖現場一帶,消防員亦打開救生氣墊戒備及嘗試勸說事主。約一小時後,有消防「飛將軍」游繩將其救回屋內,並由救護車送院檢查。據報指,事主患有腦癌,約一個月前已有輕生念頭。 2020年9月30日下午近4時,一名14歲少年從蘇屋邨金松樓高處墮下,跌在大廈一樓簷篷重創昏迷,救護員到場證實事主當場身亡。警方正調查其墮樓原因。據悉,少年早前向其母透露在學校被沒收手提電話,即失去聯絡,其母及後在大廈天台發現其書包,警方接報到場後,發現該名少年倒臥在平台位置,懷疑他由高處墮下。經救護人員檢查後,證實少年當場不治。 2020年11月8日,荷花樓20樓2011室發生發生倫常命案,一名母親及兩名就讀小學的子女,被發現在2011室單位內倒臥昏迷,3人送往瑪嘉烈醫院後證實不治。父親下班回家獲悉事件後情緒激動,需由救護車送院。消防員發現廚房內一條煤氣喉被人剪斷,而警方暫列作自殺及謀殺案處理,暫時未知事發原因。消息指案發單位餐檯遺下估計是子女描繪一家四口手牽手圖畫,有人在上面書寫「對不...

    蘇屋邨第一期建築工程及蘇屋邨第二期清拆工程. 瑞安建築. [2019-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8) (中文(香港)).
    蘇屋邨第二期建築工程. 瑞安建築. [2019-05-20].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房委會物業位置及資料 蘇屋邨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9. 26座問題公屋醜聞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26座問題公屋醜聞
    • 事件經過
    • 後果
    • 參見
    • 參考資料
    • 外部連結

    首先被揭發結構有問題的公屋在葵涌葵芳邨。1980年3月,只有8年樓齡的葵芳邨第5座及第6座出現嚴重混凝土剝落,經檢驗後發現由於在建屋施工時偷工減料,令混凝土強度大幅低於標準,以致樓宇結構受損,在1982年將葵芳邨第6座進行全面維修,先將全座居民調遷到當時仍同屬荃灣區的大窩口邨,而工程範圍則包括重灌大部份地台石屎及加厚主力牆,花費5,000萬港元,但由於維修第6座的費用嚴重超支,不符合成本效益,故此房屋署在1985年1月13日宣佈將第5座拆卸重建,第5座於是成為了首幢因結構出現問題被拆卸的政府廉租屋。葵芳邨問題公屋事件,為當年的問題公屋醜聞揭開序幕。 1982年1月9日,廉政公署接獲可靠線報,指分別於1971年11月至1973年3月間落成的葵芳邨出現樓宇結構問題,包括混凝土剝落和牆壁滲水,尤其以第6座最為嚴重。 1985年11月21日,政府公佈有577座公屋結構出現問題,需要維修。而有26座連同一座獨立校舍結構遠低於標準,恐有倒塌之虞,需即時安排清拆,此計劃成為「擴展重建計劃」。其中荃灣新市鎮是重災區,共有四條屋邨、樓齡為12至19年的11座大廈須清拆,而受影響的居民共7.8萬多人,他們需要在四年內遷出,並可以按目標遷出期限,申請入住於1985年完工之青衣長康邨三期、1989年3月完工的長安邨安泊樓(1998年起拆售)或1988年完工之沙田顯徑邨三期(2000年起拆售),亦有部份居民需要遷往當時仍未清拆而結構安全,但需要共用廚房及廁所的第一型徙置大廈、第二型徙置大廈,更有居民甚至需要遷往環境惡劣的臨時房屋區暫住。由於事態嚴重,廉政公署就問題公屋事件著手調查是否有人在興建這些公屋時涉及貪污舞弊。 廉政公署在一年內調查3,000名人士或公司,卻未有突破性的進展,直到1987年初,有兩名涉案者願意擔任污點證人,成為破案的關鍵。案件有3名承建商及7名現任及前任政府人員被控以貪污罪名,1988年3月11日,其中一名涉案人士(蕭漢森)共6項行賄罪名成立,入獄33個月,罰款325,000港元。另一名承建商(潘伯勝)兩項罪名成立,被判入獄3個月,緩刑一年及罰款4,000港元。

    房委會事後將有問題樓宇分為四等,其中26座因為結構遠低於安全標準而有即時倒塌危險,需要盡快拆卸重建(即第一等「問題公屋」)。
    華富邨華康樓為其中一座須進行鞏固工程的大廈,可見其中一層已清空並使用鋼架連接地下與該樓層
    拆卸前的東頭邨22座-原擬於1992年拆卸,但在加設支撐鋼架後延遲21年才清拆重建
    其餘551座樓宇存在結構問題,當中118座被列為第二至三等的樓宇須進行鞏固工程,加上不少不合規格的公屋為政府廉租屋或徙置屋邨樓宇。因此行政局在1987年通過長遠房屋策略,在2001年前將所有第三至六型公屋大廈(徙置屋邨)及政府廉租屋清拆重建。而此等「整體重建計劃」下受影響的樓宇,隨著牛頭角下邨(二區)於2011年清拆,全部已經拆卸重建。
    重大鞏固工程分為三種:
    而在進行鞏固工程後改作中轉房屋及單身長者公屋的四幢樓宇(葵盛東邨12座、東頭邨22座、石籬邨10及11座),雖然被剔出「整體重建計劃」,但亦因維修成本高昂而分別在2011、2013及2022年(擬定)被拆卸重建。
    香港房屋委員會轄下樓宇結構勘查的經過, 程序及結果報告;香港 房屋署 ;1986
    樓宇結構勘查簡報 : 截至一九八五年十一月的情況報告;香港 房屋署 ;1986
    黃華輝,《公屋醜聞──一名記者的追查實錄》,香港: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1999(ISBN 962-8326-22-8)
    1985鏗鏘集-居安思危(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992年-廉政行動-危樓驚夢(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989年-星期一檔案-爛攤子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989年-星期一檔案-爛攤子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0.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