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14/1/2017 · 「八年艱苦的抗戰,證實我堅毅的民族,不到最後的關頭,決不輕言戰鬥。」讀者若是年歲稍長,大概亦會聽過此曲。然而在剛剛過去的1月10日,這首由台灣音樂人劉家昌作曲填詞的《我是中國人》,大概要與《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一起改改歌詞中國教育部於1月10日 ...

  2. 10/9/2018 · 報導稱,在再教育營中,一天通常是從慢跑開始的,然後人們會被要求唱愛國歌曲,比如《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不記得歌詞的人不許吃早餐。木合買提2015年他曾在公安局牢房裡待了七個月,之後在拘禁營裡待了兩個多月。他說,大多數時候,拘禁營裡 ...

  3. 7/6/2021 · 高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今次的慶祝活動由香港客屬總會主辦,該會屬下的香港梅州社團總會、香港河源社團總會、香港惠州社團聯合總會、香港清遠社團總會等亦有參與,共動員逾350人參與是次拍攝。

  4. 29/6/2021 · 《偉大征程》是中國共產黨為慶祝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於7月1日慶祝活動前,特別安排的文藝演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等出席觀看。據悉,該文藝演出以情境「史詩」的形式展示,包含21個節目,最後以歌曲《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作收,呈現1921年中國共產 ...

    • 以下為《聯合早報》報道「楊榮文:中國的發展或衰弱都會對外產生強大沖擊」全文
    • 國際社會負評中共十八大有原因
    • 中國認為自己是民主國家

    歷史上中國的興衰更替,每每遠遠輻射至國境之外,產生強大的對外沖擊,今天也一樣。 楊榮文在接受《聯合早報》採訪時指出,回顧19世紀的歷史,清朝衰落的時代背景,締造了今天華族人口占四分之三的新加坡,也造成了新加坡與中國非常特別的關系。過去幾百年,從鴉片戰爭到辛亥革命,中國的每一場大變動,新加坡都捲入其中。康有為、孫中山都到過新加坡;當中共與國民黨鬥爭時,國共爭鬥在新加坡上演;當國共合作時,它們也在新加坡合作。1930年代,本地華人籌款與組織志願者幫助中國抗日,因此日軍占領新加坡後,也屠殺了很多本地華人,這都是源自同一齣「中國歷史大戲」(Chinese Drama)。 中共支持本地共產組織的情況在1978年鄧小平訪新後停止,南洋華人雙重效忠的問題,也在周恩來1950年代出席萬隆會議時得到部分解決。然而,中國與海外華人的文化聯系還在,不只是新加坡,日本、韓國、越南,甚至泰國、緬甸、蒙古國,中亞的哈薩克斯坦等等,都與中國仍有密切的聯系。楊榮文由此提醒,由於中國的重大變化與中共所做的決定會牽動這些國家,也影響周邊民眾對中國的反應,因此當中共做決定時不能只想到本國,也需要考慮到國境之外。 他也看到,中國或許已是世上數位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產業等高度發達,標誌中國進入新的國際化時代,這必然影響中國的經濟和外交政策,以及中國人的自我感覺。說到此,楊榮文話鋒一轉,問到:人類已登上了月球和火星,到了月球和火星,是會合作與互相信任,還是大家準備帶武器上火星,建立防禦系統來抵禦其他人類? 「到了火星要怎麼做?這需要新思維,中國、美國、俄羅斯、印度等國家需要一起思考。這將是人類歷史上非常精彩的新篇章,離現在也不遠了。」

    在中共迎來百年華誕的此刻,中國與外部世界關係也陷入30多年來最緊張的時期。美國「聯盟抗中」的態勢越演越烈,在好些評論中,中共十八大後領導層的更替,以及新領導層的作為,是導致中外關系急劇惡化的原因。 在採訪中,楊榮文充分肯定了習近平成功逆轉了中國腐敗惡化的趨勢,至於不同國家對中共十八大的評價不一,他也不覺得意外。「這取決於是誰在發言,如果希望看到一個弱勢的中國、而不是強大的中國,他們就會對習近平評價不高,因為他們希望看到中國腐敗,這樣外交就比較容易。」 他提醒,中國快速發展其實已持續了很多年,不是2012年「一夜之間發生」的事,但是很多國家的認知還定格在中國落後的年代,直到過去幾年才因為某些原因「突然醒悟」中國體量之大與成功,因而他們的不安全感與日俱增,並且將這些都歸因於習近平的領導。 讓楊榮文感到「相當意外」的倒是美國的變化,美國的對華政治議程從進取變為負面,過去的態度是:「我幫助中國發展,然後我們競爭,我有信心能贏」,今天的美國總統拜登表示不會允許中國趕超美國,成了負面議程。 他反問,美國指責中國改變現狀,但當全球經濟比重改變時,中國怎麼可能不改變現狀,「你(美國)是在說:我對現狀很滿意,所以你不應該去改變,因為你改變了現狀,所以你就壞?」 不過,楊榮文也建議中國換位思考,更深入地去瞭解美國的不安。對西方人來說,守不住已經占據200年的世界主導地位,還要面對中國直視自己,說一些自己不愛聽的話,是非常不舒服的。這還不僅是中國直接說了什麼,中國的經濟發展、科技成就,例如未經歷太多挫折就登上了火星,這對西方世界是很強烈的警訊。 「我不是說西方的做法是合理的,中國在處理與西方關係時必須堅定,但是更深入了解西方的深層不安,了解這些不安的來源,對中國自身有利。有些問題(中美關系中的矛盾)是無法避免的,但是有些是可以避免的。」

    至於中西方在政治意識形態的分歧,楊榮文指出,西方人往往將中共看做一個政黨,在西方視角下民主的含義就是不同政黨通過爭取選票來競爭,相比之下,中國的高層是基於共識來選舉,上世紀孫中山提出的五權憲法不成功,最終中國從俄羅斯革命取得靈感,找到了自己的道路。 他說:「中國認為自己是民主的,我也覺得它是民主的,是基於中國特殊歷史和文化條件下的民主。中國的民主是基於古希臘文中的民主含義,即人民自我治理,並沒有說必須有哪一種投票制度。」 對於即將來臨的建黨百年慶,楊榮文的觀察是,中共非常認真對待這個日子,將舉行大型紀念活動,但不會有勝利閱兵,而是要深思熟慮(thoughtful)地紀念。 「前路還有巨大的挑戰,共產黨必須做到它宣稱要做的事,必須繼續展現創造力,貼近現實,並從這里前進;需總結過去的經驗以為未來準備。他們不想過於炫耀,但回想到100年前的光景,會有一種滿足感。」 我告訴我的西方朋友,當你看到中國時,你沒有看整張臉,而是聚焦於臉上的瑕疵……中國當然不是完美的,有的批評是合理的,但有的不是。比如說香港,我不同意有人說國安法對香港不好。今天的香港享有的民主,怎麼可能比英殖民時期少?還有新疆問題,你可能同意或不同意中國的處理方法,但種族滅絕是錯誤的用詞。

  5. 1/7/2021 · 演出在北京的大陸國家體育場(鳥巢)舉行,包含21個節目,最後以歌曲〈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作收,呈現1921年共產黨成立以來,包括起義、長征、開國、改革開放、設立特區、港澳回歸,一直到習近平新時代的歷程,並動用黃勃、胡哥、楊洋、楊紫、宋軼、李現等影 ...

  6. 6/5/2016 · 節目表顯示,30首曲目中包括《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社會主義好》等紅歌,其中《包子舖》是贊頌2013年12月2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慶豐包子排隊買包子;《在希望的田野上》則是彭麗媛的成名作;《不知該怎麼稱呼你》歌唱的,是習近平2013

  7. 28/11/2019 ·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先有共產黨後有社會主義國家,可以說社會主義國家是共產黨註冊的。有些公知說「中國共產黨沒有註冊的非法社團」,這是將資本主義價值當普世價值評判社會主義國家。

  8. 12/10/2016 · 中共亦如是、時常提倡「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共產黨是掌握國家權力的機構,有着「黨指揮槍」的口號。國家主席同時兼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軍委主席。黨機構管轄國家部門,因此出現了「一個機構兩塊牌子」的現象。在蔣介石年代,台灣雖然是

    • 「小粉紅」是如何崛起的
    • 為何小粉紅崛起帶有必然性
    • 但其實如果暫且拋開對「中國共產黨」這一政黨先入為主的刻板成見,不難發現,這一群體的崛起並非簡單依託於官方的動員,而是社會迭代的必然結果。
    • 當小粉紅成長為「中堅力量」

    先來看第一個問題:這一群體是如何崛起的?尋根溯源,小粉紅這一叫法最早出自配色為粉紅色的晉江文學城。2008年前後,該網站出現了一個以海外留學生、移民為代表的女性群體,她們看不慣某些用戶發國內負面新聞,常常抱團戰鬥。於是漸漸被炒作為「晉江憂國少女團」或「小粉紅」。女性群體、愛國主義、抱團戰鬥,幾個關鍵詞,構成了「小粉紅」最初的群體特徵。轟動一時的「大漠謠事件」,將「小粉紅」的特徵演繹得淋漓盡致。先是《大漠謠》裏將漢族設定為侵略者,這一設定挑戰了本就持有民族主義信條的小粉紅們的底線,遂發動網友進行集體抵制,最後憤然向廣電總局舉報。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這一關鍵年份裏發生的幾件「大事」,某種程度上也提供了這一群體滋生的土壤。比如西藏3•14打砸搶事件、汶川大地震、北京奧運會、中國南方冰凍雨雪災害等,一邊是天災與人禍,一邊是光榮與夢想,年輕群體的危難意識被激發,進而民族情緒高漲,並開始在網絡上與批評中國現狀的「公知」(公共知識分子)激烈爭論,以捍衛自己心中國家主權、領土的紅線。 人民網輿情頻道在《「小粉紅」群體是如何崛起的?》一文中便如是寫道:「『小粉紅』是富有文化自信的一代,其在成長過程中享有改革開放的紅利,目睹國力強盛,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因而對此前所謂西方範本不以為然,對於國家模式和發展道路認同度更高,為國家幾十年取得的成就而自豪,樂於在網上傳播正能量。」 如果說一開始依託於晉江文學城嶄露頭角的小粉紅之「抱團戰鬥」還只是深處同一平台且具有某些共同的身份標籤,比如女性、海外留學生等,那麼隨着時間的推移,「小粉紅」的行事邏輯壓倒了刻板的標籤,以至於到最後,不論性別,不管是否來自晉江文學網,只要是民族主義者,只要強烈反對他人批評中國,都可以成為這個群體中的一份子。所以,參與起底林心如《我的男孩》、圍剿辱罵孫楊的霍頓、抵制趙薇電影《沒有別的愛》、抵制支持「佔中」的香港藝人何韻詩、2016年「帝吧出征」攻佔蔡英文的Facebook,以及新近的抵制NBA、圍剿香港激進示威者等等,因形式邏輯的一致性,背後主力被認為皆為「小粉紅」。 所以「小粉紅」是如何崛起的,可能既有主觀的因素,也有客觀的現實。主觀因素在於,以以90後為主的小粉紅群體,他們作為千禧一代中的核心,的確有着與其父母全然不同的價值理念和家國情懷,尤其是互聯網的迅猛發展, 更是容易將他們的聲音積聚起來,形成一股...

    在搞清楚小粉紅是如何崛起的之後,再來看第二個問題:小粉紅的崛起是社會迭代的必然結果,還是中共官方積極動員的結果?如果從港台和西方的視角看,答案毋庸諱言,因為這一群體之崛起不過是中共官方「灌輸」和「洗腦」的結果,是為現實政治服務的,所以在需要的時候可以「振臂一呼」便「應者雲集」,在干擾正常秩序的時候又可以隨時「約談喝茶」。因為在港台和西方語境下,小粉紅之愛國不過是愛中國共產黨的同義反復,因為從他們父母輩開始,就唱着或至少是聽着那首《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歌長大的。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現在被認為是小粉紅的這群人,他們與經歷過中國苦難歲月和文革年代成長起來的父母輩完全不同。一方面他們一出生便是中國蒸蒸日上的階段,從各方面所受的愛國主義教育也真實可感,比如一部《戰狼》,一部《紅海行動》,一部《流浪地球》,再如獲得中國好聲音冠軍的梁博的一首《我愛你中國》,都很容易成為他們的愛國主義教育課,而且效果比書本可能來得更直接有效,再加上本身經濟條件優渥,他們從小便有機會出國,見過了外國的種種之後又發現「不過如此」,反過來夯實着對祖國的認同感,這也與他們父輩腦海深處「西方月亮總比東方圓」的自卑感和仰望姿態形成鮮明對照。王岐山就曾在公開場合戲謔說,當年他第一次去美國,有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錯亂感。 而另一方面,今天的「小粉紅」是依託於互聯網成長起來的一代人,互聯網時代,人們不再因血緣、種族而聚集,興趣、政見以及看待問題的方式,才是衡量的標準,再加上互聯網本身的放大器效果,讓此前零散於各處的聲音形成了某種積聚效應。其實在互聯網蓬勃興盛之前,也不乏愛國青年和群體,只不過限於傳播手段,輿論的主導權和話語權掌握在少數意見領袖和紙媒評論人手中,而後一群體因天然的批判性故而往往會聚焦於中國的負面,比如強拆、暴力執法、黑監獄等等,在輿論場營造出了一種「中國百病叢生」的氛圍和境況,韓寒作為八零後一代的「偶像」,其對現實政治的批判性就與九零後的「偶像」郭敬明很不同,比起前者的批判,後者更願意充分享受這個「小時代」的消費和物慾帶來的快感。 也因為從出生開始就被消費主義和物質主義裹挾,所以小粉紅群體在上一代人看來,成了「垮掉的一代人」,他們刷抖音、看《延禧攻略》、瘋狂追星,在必要時候又可以以愛國之名抱團刷存在感。所以才會不斷有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感慨「兩個中國」的圖景:當下的中國社會,從上往下、從外往裏看,景色迷人,鶯歌燕舞、如日中天,風景這邊獨好;從下往上、從裏至外看,破壞與墮落百出,危機與混亂並存,山雨欲來風滿樓。套用日本暢銷書作家三浦展在《下流社會:一個新社會階層的出現》一書中以日本為載體發出的感慨便是:當一個社會,上層在逃離,中層在下流,底層在淪陷時,這個社會能讓人看到希望嗎? 這樣的感慨和擔憂,並非全然沒有道理,但過於放大這種擔憂,認為小粉紅為代表的年輕人是「垮掉的 一代」,可能也有些以偏概全。 此一群體的崛起並不是偶然的,而是在全世界範圍內不同程度發生...

    雖然以80後為參考可以列出很多「證據」,用以說明小粉紅並非那麼一無是處,但在很多眼見了中國如何一路走到今天的人看來,尤其是對至今依然無法走出文革和六四陰影的群體而言,小粉紅群體之崛起尤其是之愛國,是一種盲目的「突然愛國」,壓根兒沒搞明白「是什麼」、「為什麼」、「怎麼樣」,就開始無腦地衝鋒陷陣。基於這樣的擔憂,便引申出第三個問題:小粉紅群體的崛起以及社會迭代,對中國乃至世界意味着什麼?就像英國《經濟學人》以「千禧一代的社會主義」作為封面時,更大範圍的思考也是:這對一直以來信奉資本主義的西方國家以及未來世界意味着什麼。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特別撰文說,「這是一個必須認真對待的問題」。在張千帆看來,愛國主義並不必然意味著非理性的情緒化,甚至即便是情緒化的愛國主義也並不必然是不好的,但盲目的愛國主義確實是危險的。「當我們主張一種理念(譬如某某主義)的時候,這種主張本身必須有清楚的意義,而不能只是一種含混不清的情緒,否則確實很容易誤入歧途並造成始料未及的後果,或為已造成災難性後果的政策失誤提供正當性辯護,使整個民族在一片『愛國』的喧囂聲中喪失正視和反省自身不足的能力。」 在小粉紅群體看來,可能愛國的「門檻」並沒有這麼高,只是一種樸素情感的表達,這種情感可能是通過轉發一條「護旗手」的官方貼文,可能是在抖音裏點贊央視推出的閲兵短視頻,也可能是看到國旗被香港示威者丟入河中或焚燒的一句怒斥……他們沒有父輩們沉重的歷史包袱,故而更能輕裝上陣,成為中國凝聚力的最大源泉。 回顧歷史,當孫中山看着滿目瘡痍的中國說出那句「四萬萬中國人,不過一盤散沙而已」,可想而知民心渙散到何種地步。在百年後的今天,面對這股自下而上的愛國主義浪潮,就連西方世界都不得不開始承認,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起了作用,雖然這樣的「承認」裏還是帶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比如將焦點引入對中共強力「洗腦」的批判。 但其實只要拍腦袋想想,就會發現,這個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會有「洗腦」的效果,美國漫威電影是不是一種「洗腦」,街頭輪番狂轟亂炸的廣告是不是一種「洗腦」,就連火爆一時的網絡歌曲人們也不吝給它安一個「洗腦神曲」的名號,但效果歸效果,不管是電影、廣告還是歌曲,初衷並不是為了洗腦他人,而是為了影響他人。一個真正健康和先進的社會,不是去扼殺這種每天稀疏平常的「洗腦」,而是既能建設統一思想的群體,又能給予充分獨立思考的空間。在這方面...

  9.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