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搜尋結果

  1. 黎萬宏 (英語: Lai Man Wang ,1974年8月30日 — ),綽號 泥鯭 ,香港樂隊 RubberBand 成員,於隊內擔任 鼓手 。 因樣貌酷似藝人 林海峰 而為人熟知,有「翻版林海峰」之稱 [1] 。 經歷 [ 編輯] 黎萬宏在1996年取得 香港城市大學 材料科技理學士學位,1999年物理及材料科學 哲學碩士 畢業 [2] 。 在進入樂壇前曾任職程式設計員,出道時因外貌酷似藝人 林海峰 而為人熟知。 2009年與樂隊和林海峰合作歌曲《夾硬》而首次主唱Rubberband歌曲 [3] 。 2010年與林海峰合作拍攝 易辦事 廣告 [4] 。 2017年展開演員生涯,接拍 viuTV 劇集《 賤民20 》。

  2. 2024年5月14日 · RubberBand ,於2005年成立的 香港 流行樂隊,成員包括 主音 6號 、 結他手 兼隊長阿正、 低音結他手 阿偉以及 鼓手 泥鯭 。 2007年與唱片公司 金牌大風 簽約,2008年正式出道獲頒 商業電台 「叱咤樂壇生力軍組合金獎」,成為樂壇新人王。 2009年首奪「叱咤樂壇組合金獎」以及「勁歌金曲組合金獎」。 2010年憑《SimpleLoveSong》首奪「叱咤樂壇至尊歌曲大獎」,同年,成員琴手 藝深 (前名藝琛) [1] 宣佈離隊。 2012年憑專輯《 Easy 》首奪「叱咤樂壇至尊唱片大獎」。 2013年2月轉投 寰亞唱片 [2] [3] ,直至2016年正式成為獨立樂隊。

  3. 2023年5月10日 · RubberBand成員泥鯭黎萬宏MIRROR人氣王姜濤在周日5月7日舉行的CHILL CLUB推介榜年度推介22/23獲年度男歌手獎銀獎在台上逐一向MIRROR隊友發表感言成全城話題此舉令RubberBand成員泥鯭黎萬宏發文嘲諷︰「多謝說話定係鼓勵說話

    • 最想再同觀眾互動
    • 重提台灣巡唱失利:考驗你夠唔夠成熟
    • 否認坊間解散傳聞
    • 9個月冇工開照做歌:有危就有機
    • 後記

    上年12月,RubberBand以新專輯《i》為出發點,決定舉行《!》網上音樂會,聯同監製雷柏熹(Patrick)13人爵士大樂隊,現場演繹專輯內9首作品。如今能在紅館舞台再次與觀眾見面,泥鯭直言當中最大分別在於觀眾:「其實表演者同觀眾之間嘅關係就好似打乒乓波,你打一板畀我,我就打返一板畀你,但係網上騷就好似對住牆打壁球,自己同自己打。有時候演出嘅情緒係觀眾畀返嚟,佢哋投入,自己就自然更加享受,係相輔相成嘅。觀眾一起嗌、拍手,其實都係一件事嚟,呢種模式對觀眾嚟講都冇咗嗰種享受。」 若然要感受觀眾氣氛,何不仿效陳健安的網上演唱會,在大熒幕中投放一位位觀眾實時看表演的畫面?主音6號(繆浩昌)坦言,當中大部份預算已經投放在樂手上,因此沒有這個打算。與此同時,他希望透過疫情調整表演心態:「過往有現場...

    當然,在疫情未蔓延前,RubberBand都曾經在表演時,遇到台下幾乎沒有觀眾的情況。6號和低音結他手阿偉(李兆偉)憶起5年前剛剛變成獨立樂隊時,RubberBand曾和另一樂隊Blaster前往台灣舉行巡唱,經歷第一站因颱風取消後,他們就移師高雄舉行第二站,不過台下只有8人,而且全部都是來自香港的粉絲,令他們備受打擊。他坦言當時準備不足,其後亦學懂修正心態:「去到嗰度,人哋真係唔會知你係乜水。當下有一刻自省,條路係唔容易,但係咪得8個人就唔唱?你都要審視返自己係一隊點嘅樂隊,更加要好謙卑咁去做音樂。咁樣講好似講緊宗教,但係真嘅,你要睇到自己好大嘅話,你又點接受當刻得8個人?」 泥鯭再說,5年前與現在同樣經歷台下沒有觀眾的表演,但心態上卻截然不同,無法比較:「之前係你覺得會有好多觀眾,最後原...

    「Ciao」同時解作「你好」和「再見」,自然令人想起《i》中最後一首歌《練習說再見》。只是人生在不同階段,都要經歷與親人、好友的離別,漸漸變得習慣說「再見」。6號經歷過母親離世,加上眼見港人紛紛選擇移民,面對各種離別,他提議以「散聚」作為主題,又指今年以「Ciao」這個語帶雙關的詞語作為演唱會名稱最好不過:「所謂『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好似我哋食完餐飯就要走,但係可能我哋已經約緊下一餐飯。」 訪談中,四子亦談起坊間對RubberBand成員去留的問題。泥鯭指自己未有想過離開:「我哋4個喺香港組樂隊,去到外國,我哋又可以做乜?如果繼續要做RubberBand,就要繼續留喺香港。坦白講,我哋成員之間都有諗過去留,都有唔同嘅考慮,例如家庭崗位上,社會大環境的考慮。對我嚟講,我仲好想留喺香港。當然,R...

    所謂「有危就有機」,在疫情下,音樂人更專注創作,令上年的派台歌數目不跌反升。6號以臥薪嘗膽形容這段日子,認為社會停頓下,現場演出機會少,但自己能埋頭苦幹做歌:「雖然少咗演出,但係同時都少咗時間搞其他嘢,例如宣傳、影相、雜誌(訪問)、代言等等,可能有啲用心嘅音樂人澎湃咁出歌。其實係有供有求,聽歌嘅人的確係有一啲進化,眼界闊咗,耳仔聽多咗嘢,變相多咗人聽新晉嘅音樂單位。同埋有啲本身經驗多啲嘅,今年都會睇定啲先去做歌,讓出多啲嘅舞台畀新晉嘅單位。上年叱咤頒獎禮之後,我同隊友都講,我哋好似慢慢變咗係中生代,可以話係中坑。」 對RubberBand及其他歌手而言,最重要的還是現場演出。泥鯭坦言,RubberBand曾經有9個月沒有任何工作,他覺得過程中最艱難的是毫無演出機會:「我諗對於所有做音樂嘅人,...

    或許很多人都會發現,阿正在這次訪問中幾乎默不作聲,其實在訪談前後,他都拿起紙筆,在五線譜上記下靈感。相信阿正忙於籌備的,正是為演唱會創作的新歌《Ciao》。雖然四子因密集式排練,趕不及把新歌錄起,但他們日前在社交平台公開在綵排室練習的版本,在演唱會前,大家不妨先將新歌聽熟,再到紅館一起大合唱!

  4. 2020年12月9日 · 泥鯭解釋:「這歌本來就是講體育的意義就是如何打一場逆境波奧運雖停辦其實我們生活中就充滿不同為生活和理想打拼的健兒。 最傷感的一首歌,相信是壓軸的《練習說再見》,在不少人紛紛要告別我城的今天,離愁別緒更是濃厚。 6號感慨在中學時代曾遇上的移民潮,想不到今日再有另一波出現,因而寫下此歌作記錄。 RubberBand作品一向緊扣社會脈搏。 (取自facabook) 【疫市求生】RubberBand阿偉餐廳為保員工飯碗 推餸菜包100元3包日銷300份. 有人籌謀著要離開,RubberBand不乏成員有家室子女,坦言也曾討論此話題,但都有共識沒有迫切性。 泥鯭解釋:「說走很易,但真的能捨得父母家人嗎?

  5. 2023年5月10日 · RubberBand 今日(10 日)晚上在 FB 發文表示泥鯭近日失言而引起的風波團隊感到非常抱歉,「經過隊友間反覆討論今次事件確實得到一場反思在仍然堅信社會應要存在自由的言論空間的同時我們亦深明表達手法尊重不同聲音的重要性。 」RubberBand...

  6. 2024年1月2日 · 2024年1月2日. RubberBand 音樂會尾場泥鯭 帶病表演出錯獲6號與樂迷暖心力撐 阿偉 突然感動淚崩. 《RubberBand <Juntos> 音樂會》在2024年1月1日假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Star Hall舉行尾場演出。...

  7. 其他人也問了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