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17/6/2021 · 政府將於本月底推行為期3年的現金津貼試行計劃,向輪候公屋超過3年但仍未獲首次編配的一般公屋申請住戶,即二人或以上及長者單身申請者,按住戶人數每月發放1300至3900元不等的津貼,正居於公營房屋及領取綜緩的申請者則不符申領資格。 ...

  2. 1/8/2021 · 【明報專訊】政府上月起推行為期3年的現金津貼試行計劃,向輪候公屋逾3年但未獲首次編配的一般公屋申請住戶,即二人或以上家庭及長者單身申請者,每月發放1300至3900元不等的津貼。運輸及房屋局長陳帆昨日表示,已收回5.6萬份申領表,首批約1萬個申領住戶在前日已 ...

  3. 3/12/2020 · 【明報專訊】《施政報告》提出推行為期3年「現金津貼試行計劃」,為輪候公屋超過3年、無領取綜援的基層家庭,每月提供現金津貼。運房局昨交代計劃細節,2021年6月接受申請,目標7月起派發,建議按申請家庭人數,每月發放由1250至3850元現金津貼。 ...

    • 非長者單身人士沒住屋需要?
    • 誰人最受長時間輪候之苦?
    • 僅家庭及長者面對生活困難?
    • 與租金真是無關的現金津貼?

    截至本年9月,共有超過10萬宗非長者一人公屋申請。以每年大約有1萬宗非長者單身新登記計,約七成申請人為輪候公屋3年或以上。他們之所以申請公屋,當然與住屋需要有關。今次計劃一方面要以輪候公屋3年劃線,卻又不接受輪候公屋達3年以上的非長者一人,並不妥當。再者,自2015年起,房委會開始大規模向已輪候公屋5年的非長者單身一人申請者查核公屋申請資格,符合通過資格的申請者,一方面反映申請人符合經濟審查,另一方面亦反映申請人多年的住屋需要仍然未處理。既然如此,為何偏偏要排拒他們?

    自2005年實施配額及計分制後,非長者單身公屋申請人就被排拒在「平均3年輪候目標」之外。由於每年最多只有2200個配額留予非長者單身,在計分制下,非長者單身動輒輪候10多年方有機會獲得首次公屋編配機會。如果今次計劃目的是「紓緩因長時間輪候公屋而面對的生活困難」,非長者單身更應是優先考慮協助的對象,以回應這個毫不合理的輪候情况。可是,在是次計劃中,政府沒有進一步解釋為何非長者一人公屋申請者不符合申請資格。單單以「一般申請者」去分辨受惠資格,只會令單身面對更大的生活困難。

    答案當然是「否定」。以房委會2018年數字為例,非長者單身申請人每月入息中位數只有1萬元,當中更未計算有申請人扣除租金開支後的實際經濟狀况。不少單身人士租住劏房、板間房,面對昂貴租金壓力,扣除租金水電費後所剩無幾,困難處境呼之欲出。再者,即使考慮到現時一人公屋戶入息上限為1.28萬元,既符合在職家庭津貼的申請要求,亦同時符合關愛基金對低收入住戶的定義。可見,一般對低收入或基層的定義,大部分非長者單身亦符合相關要求。如果非長者一人申請人符合「長時間輪候公屋」,又面對生活困難,政府更不應該對他們拒之門外。

    一方面,政府開宗明義表明今次現金津貼並非租金津貼;但另一方面,津貼金額又與綜援租金津貼上限一半掛鈎。如果是次津貼與租金無關,與綜援租津掛鈎反而顯得沒有參考價值。再者,綜援租金津貼金額的釐定,本身便是每年按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中私人房屋租金指數的變動調整,以供綜援受助人可支付住屋開支。相反,綜援本身的標準金額,才是用作應付基本生活需要。但現時政府卻將兩者倒轉,令人摸不着頭腦之餘,更突顯政策的釐定未有深思熟慮。 說到底,今次計劃只是政府無法解決公屋問題下的「贖罪券」,盡快圓基層上樓夢方為治標又治本的方法。不過,未來公屋輪候時間之長,恐怕仍有上升趨勢。作為政府,當然有責任紓緩公屋輪候冊人士的租金壓力,但政策應該一視同仁,放棄差別對待的思維。更為重要的是,政府應檢討現時公屋輪候制度的問題,不應繼續視非長者單身為房屋政策下的犧牲品,任由他們無了期的等待。

  4. 2/12/2020 · 公屋供不應求,最新平均公屋輪候時間增至5.6年,基層蝸居問題愈見嚴重。政府在今年《施政報告》提到推出為期3年的「現金津貼試行計劃」,為輪候公屋超過3年的基層家庭

  5. 25/11/2020 · 特首林鄭月娥今(25日)發表任內第四份《施政報告》,宣布推出「現金津貼試行計劃」,試行以現金津貼紓緩基層家庭因長時間輪候公屋而面對的生活壓力。試行計劃將會為非居於公營房屋、非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而輪候公屋超過3年及並未被首次編配公屋的合資格 ...

    • 非長者單身人士沒住屋需要?
    • 誰人最受長時間輪候之苦?
    • 僅家庭及長者面對生活困難?
    • 與租金真是無關的現金津貼?

    截至本年9月,共有超過10萬宗非長者一人公屋申請。以每年大約有1萬宗非長者單身新登記計,約七成申請人為輪候公屋3年或以上。他們之所以申請公屋,當然與住屋需要有關。今次計劃一方面要以輪候公屋3年劃線,卻又不接受輪候公屋達3年以上的非長者一人,並不妥當。再者,自2015年起,房委會開始大規模向已輪候公屋5年的非長者單身一人申請者查核公屋申請資格,符合通過資格的申請者,一方面反映申請人符合經濟審查,另一方面亦反映申請人多年的住屋需要仍然未處理。既然如此,為何偏偏要排拒他們?

    自2005年實施配額及計分制後,非長者單身公屋申請人就被排拒在「平均3年輪候目標」之外。由於每年最多只有2200個配額留予非長者單身,在計分制下,非長者單身動輒輪候10多年方有機會獲得首次公屋編配機會。如果今次計劃目的是「紓緩因長時間輪候公屋而面對的生活困難」,非長者單身更應是優先考慮協助的對象,以回應這個毫不合理的輪候情况。可是,在是次計劃中,政府沒有進一步解釋為何非長者一人公屋申請者不符合申請資格。單單以「一般申請者」去分辨受惠資格,只會令單身面對更大的生活困難。

    答案當然是「否定」。以房委會2018年數字為例,非長者單身申請人每月入息中位數只有1萬元,當中更未計算有申請人扣除租金開支後的實際經濟狀况。不少單身人士租住劏房、板間房,面對昂貴租金壓力,扣除租金水電費後所剩無幾,困難處境呼之欲出。再者,即使考慮到現時一人公屋戶入息上限為1.28萬元,既符合在職家庭津貼的申請要求,亦同時符合關愛基金對低收入住戶的定義。可見,一般對低收入或基層的定義,大部分非長者單身亦符合相關要求。如果非長者一人申請人符合「長時間輪候公屋」,又面對生活困難,政府更不應該對他們拒之門外。

    一方面,政府開宗明義表明今次現金津貼並非租金津貼;但另一方面,津貼金額又與綜援租金津貼上限一半掛鈎。如果是次津貼與租金無關,與綜援租津掛鈎反而顯得沒有參考價值。再者,綜援租金津貼金額的釐定,本身便是每年按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中私人房屋租金指數的變動調整,以供綜援受助人可支付住屋開支。相反,綜援本身的標準金額,才是用作應付基本生活需要。但現時政府卻將兩者倒轉,令人摸不着頭腦之餘,更突顯政策的釐定未有深思熟慮。 說到底,今次計劃只是政府無法解決公屋問題下的「贖罪券」,盡快圓基層上樓夢方為治標又治本的方法。不過,未來公屋輪候時間之長,恐怕仍有上升趨勢。作為政府,當然有責任紓緩公屋輪候冊人士的租金壓力,但政策應該一視同仁,放棄差別對待的思維。更為重要的是,政府應檢討現時公屋輪候制度的問題,不應繼續視非長者單身為房屋政策下的犧牲品,任由他們無了期的等待。

  6. 6/10/2021 · 提供財政支援;另全力加快興建公屋,增建過渡房屋和為輪候超過3年的合資格公屋申請住戶提供現金津貼 。相關字詞﹕施政報告 施政報告2021 施政報告2021公佈 林鄭月娥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 總編輯信箱 更正欄 明報即時新聞 網站地圖 明報 ...

  7. 21/2/2020 · 又如為輪候公屋超過3年的住戶提供現金津貼,及為無申請公屋或輪候公屋未滿3年的申請家庭提供職津,是泛民和建制政黨多年來要求政府推行的措施,因為輪候公屋的時間愈長,他們租金方面的支出會感到愈吃力。

  8. 14/1/2020 · 特首林鄭月娥、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和運輸及房屋局長陳帆今午(14日)見記者,宣布10項民生政策措施,包括將長者「2元乘車優惠」的適用年齡由65歲放寬至60歲以上、長者生活津貼(長生津)劃一發放高額津貼,以及研究逐步將現時12日的法定假期增至17日等,料實施各 ...

  1. 申請公屋現金津貼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