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30/7/2020 · 這次立法會選舉是泛民主派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大勝後,香港第一場大型選舉。泛民主派原定希望乘勝追擊,在選舉中取得超過一半議席,迫使香港政府回應過去一年示威浪潮中示威者的要求,包括立即實行以直選方式選舉立法會全部議席和行政長官。

    • 中國人大常委會決議怎麼說?
    • 被撤職議員:「光榮而無奈地引退」
    • Dq令醞釀過程
    • 北京這樣做能怎樣測試拜登?
    • 泛民主派威脅「總辭」有何利弊?

    「DQ」乃英語「disqualification」(撤銷資格)之縮寫,常用於體育競賽中撤銷選手資格。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對香港《基本法》「釋法」,對規範公職人員宣誓就職的第104條做出解釋,其後合共六名「港獨派」與本土派議員因此被裁定宣誓無效,喪失議員資格。「DQ」從此成為香港政治常見用語。 香港《基本法》第104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人大常委會星期三通過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因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拒絶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不符合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一經依法認定,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本決定適用於在原定於2020年9月6日舉行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間,因上述情形被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裁定提名無效的第六屆立法會議員。今後參選或者出任立法會議員的,如遇有上述情形,均適用本決定。」 「依據上述規定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的,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宣佈。」 人大常委會決議稱,這項議案「是應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請求而提出的」,但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BBC中文記者稱,他認為這次舉措是北京自2019年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對港「牢牢掌握管治權」以來一直部署的行動之一,有關工作尚未完成,因此未來一兩年北京都將繼續高壓統治香港。 「比方說怎麼控制司法機構,使其服從性滿足北京的要求。網絡控制早晚也會出現。這都是餘下的工作。」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教授對BBC中文分析說,由北京制定「標凖」,交香港執行,符合習近平式法治論述。「國際社會將響亮地表達憂慮,但會被無視掉。」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人大常委會決定公布後稱,特區政府提請中國中央政府處理議員資格問題,是因為這牽涉到人大常委會8月份宣佈批准港府押後立法會選舉,以及全體議員延任的決定。全國人大是中國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替香港特區處理了一個憲制問題。 林鄭月...

    四名被撤銷議席的議員中,楊岳橋、郭榮鏗與郭家麒均是來自公民黨,梁繼昌則來自政團「專業議政」;楊岳橋與郭家麒是地方直選議員,郭榮鏗與梁繼昌則分別是代表法律界和會計界的間接選舉議員。 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與梁繼昌在7月份報名參加原定9月舉行的換屆選舉競逐連任時,與另外八名新晉「抗爭派」人士被選舉主任DQ,稱他們「遠不能符合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要求」。但隨著中國人大常委會8月份批准特區政府以COVID-19新型冠狀疫情為由押後選舉一年,現屆議員全體延任,楊岳橋等四人繼而隨著大多數民主派議員留任。 特區政府發佈撤銷四人議員資格的公告後,郭榮鏗在議事廳外對記者們說:「只有光榮,絶無後悔。」 「我感謝過去一直支持我們的香港人,也感謝我過去所代表的法律界,一直都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團結、支持。」 郭家麒說:「也許大家會覺得今天是很黑暗的一天,但我自己看來,這是對我們爭取民主的過程中,值得記住和思考的一天。」 「從去年『送中條例』(《逃犯條例》修訂案)到今年《國安法》的頒布,在議會內外,政權使用的無論是武力、警力,或是在議會內透過制度暴力,對許多民選立法會議員作出種種打壓,利用政治檢控將我們送上法庭,用盡所有方法去打擊香港……今天告訴我們『一國兩制』蕩然無存,但醜陋的相信不是我們四個人,任何人作出這個決定,得向歷史、向香港人交代。」 梁繼昌說:「今天可以說是一個傷感的日子,一個黑暗的日子,對於我來說也是個光榮的日子……我今天光榮也無奈地引退。」 「但是香港並未死亡,因為香港人會前仆後繼,繼續在這塊土地上保護我們的核心價值,保護我們既有的民主、法治、自由觀念。」 身兼公民黨黨魁的楊岳橋發言時首先提到,他是四人中資歷最淺的一人,感謝各界過去多年對其本人與公民黨的包涵和照顧。 楊岳橋說:「我對未來的香港仍然充滿盼望,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有一批又一批有勇氣的香港人、有勇氣的年輕人,願意繼續為香港盡心盡力。」

    這次中國人大有意第二度主動DQ香港民主派議員的消息最先是在星期一(9日)傳出。數家媒體引述消息人士稱,11月10至11日在北京舉行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將臨時增加議程,討論DQ至少四名議員。報道稱,這四名議員分別是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和梁繼昌。 同一時間,由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香港中聯辦)直接控制的《大公報》與《文匯報》以頭版報道稱,民主派議員涉嫌違反誓言,「違愛國者治港原則」,又稱社會各界要求「盡快踢走攬炒派(玉石俱焚派)議員」。中國人大常委會唯一一位香港常委譚耀宗從香港機場出發前接受媒體追訪,稱近日留意到民主派議員通過濫用立法會《議事規則》,在每周例行全體大會上要求點算在席議員數目是否符合法定要求,「拖延立法會正常運作」,並稱議員須根據《基本法》104條履行職責。 所謂「愛國者原則」,按照親北京媒體的說法,是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生前提出的三項原則,即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以「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繁榮穩定」為愛國者標凖,以及「不要求愛國者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 到了2014年,中國國務院發佈《「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當中要求:「在『一國兩制』之下,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等在內的治港者,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 被質疑立場親北京的網媒《香港01》報道稱,人大常委會除了研究循《基本法》第104條對付四名議員外,也不排除研究循《香港國安法》,以「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為理由,起訴四人「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旦被法庭裁定有罪,可被判處無期徒刑。 至於為何人大常委會在批准現屆議員延任一年時,沒有即時褫奪被禁止尋求連任的四名議員,《香港01》稱,這是要擺出一種政治姿態:「我已經給你機會改過自新,但你仍然執迷不悟,繼續拉布,DQ是你自找的。」 「拉布」一詞源於英語「filibuster」,原本專指美國國會中議員為了拖延甚或阻止法案通過,而發表冗長演說。近年香港建制派對民主派一切試圖阻止法案通過的手段,均將之形容為「拉布」。 曾銳生教授稍早前曾預測,人...

    《蘋果日報》形容北京DQ傳聞是「北京突然『覺今是而昨非』」,並引述劉銳紹稱,此舉旨在試探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Joe Biden)在香港問題上的立場。劉銳紹對BBC中文記者解釋說,這其實不單純是要測試拜登,而是整個美國。 「特朗普會否在現在仍然掌權之際加強對華政策,以致拜登上台之後,也不能一下子就改變局勢?另外拜登過去始終不在執政,因此在對華政策上表現溫和,例如反對對台售武。但隨著美中兩個摩擦增加,拜登不能獨自決定對華政策。無論他是否掌握實權,還是單純擺個姿態,現在都是測試他的時候。」 劉銳紹說,北京至今未祝賀拜登當選,是要告訴拜登,現在的氛圍已不再是他從前作為副總統訪華時那麼友善。 曾銳生教授不同意北京此舉是針對美國。他對BBC中文說:「無論誰是美國總統,其他人有何話說,中共都認為自己有一切權利在香港為所欲為。」 曾教授稍早前也曾向BBC中文指出:「關鍵因素是習近平想修理香港,這包括不讓反對陣營在原本的選舉中顯露光芒。」

    選舉被推遲前,香港立法會尚有22名非建制派議員,其中三人選擇不接受延任而離職,餘下的19人星期一就DQ傳聞集體會見記者,強調要求點算人數符合《基本法》與《議事規則》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民主派議員採取行動,他們將「義無反顧地總辭,強烈抗議DQ這個荒謬的決定」。 四名議員星期三被撤職後,泛民主派議員正式宣佈將在星期四(12日)集體辭職。身兼立法會民主派會議召集人的胡志偉說,林鄭月娥主動要求北京處理議員資格問題,破壞「三權分立」的制衡能力,等同宣佈「一國兩制」在這一天正式死亡。 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星期二(10日)對總辭一說回應稱,不想見到立法會出現重大轉變。 不過,被香港媒體歸類為「激進民主派」的熱血公民黨直選議員鄭松泰,以及被歸類為中立的無黨派醫學界間選議員陳沛然,均表態將留任議員。鄭松泰說,以總辭作為政治表態如今已錯失了最佳時機。 2012年6月,香港立法會通過「替補機制」法案,要是泛民主派議員總辭,他們在緊接的六個月內將被禁止參選。但特區政府在人大常委會批准推遲換屆選舉至2021年9月時已表明,未來一年內即使有議席出缺,也不會舉行補選。理論上所有議員屆時均可重新遞交參選文件。 但這同樣意味著,在明年換屆選舉重新舉辦前,議會內將只剩下親政府議員。即使在1997年北京不滿英屬香港末代總督彭定康之政改方案,「另起爐灶」成立臨時立法會,從7月1日主權移交前開始運作至1998年6月底,當時60名議員中尚有四人屬於民主派。 曾銳生教授不同意泛民主派總辭。他對BBC中文記者說:「總辭這手段必須慎重使用,且要用在能達到的明確目標上。除非有一個可實現的明確目標,否則不應採用此手段。」 劉銳紹則擔憂,只剩建制派的立法會在未來這一年時間內,可能修改立法會與行政長官選舉的「遊戲規則」。然而即便如此,「沒有效果都得做,難道還留下來做花瓶嗎?」民主派各議員只能按照自身能力考慮去留,並自行承擔責任。

  2. 4/12/2020 · 香港立法會的泛民主派議員早前宣佈集體辭職,以表達對政府取消一些議員資格一事的不滿。他們辭職後,外界關注過去多番被批評只顧為香港政府護航的建制派,會讓許多政府法案更容易在立法會通過,令立法會失去監察政府的能力。

  3. 17/8/2020 · 香港立法會確定延任一年。但在過去臨時立法會的經驗、傘運後泛民主派分裂的歷史陰影下,泛民陣營對於該「寸土必爭」參與議會,或「全面抗爭」總辭杯葛,仍舊舉棋不定。 永德生技狂撒折扣碼 賀!中華隊奧運戰績史上最佳

  4. 10/8/2020 · 香港立法會延選一年的運作問題,可能於明天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閉幕後揭曉。外界預計常委會將決定讓現屆立法會議員留任1年,但4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能否留任,成為焦點。 原來這才是【男人的品味】 林鄭月娥7月31日宣布延後選舉,在此之前,香港選舉 ...

  5. 3/11/2020 · 香港立法會現任議員尹兆堅、黃碧雲、胡志偉、張超雄和前任議員朱海迪和陳志全,以及一名在公眾席的泛民主派人士郭永健在周日(11月1日)被捕,他們被指觸犯香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簡稱「特權法」)中的「藐視罪」和「干預立法會人員罪」,而 ...

  6. 17/8/2020 · 香港立法會審議重要議案,包括褫奪議員資格時,需要三份之二在席議員支持才會獲得通過。2015年香港立法會無法通過北京支持的政制改革方案,也是因為無法取得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員支持。 香港立法會設有70席,但四席因為選舉呈請等司法覆核,懸空至今。 ...

    • 本屆立法會選舉的背景及現狀
    • 什麼是「35+公民投票計劃」?
    • 為何要爭取35+?
    • 「35+」路徑

    香港政壇主要有兩股勢力較量。 一方是親北京、親政府的建制派; 另一方則是親民主派或「非建制」派,他們稱以捍衛法治、自由和香港的生活方式為己任。不過,由於香港的選舉制度並非遵循民主國家普遍認同的普選原則,建制派常年佔據立法會多數席位無法撼動,得以讓一些具有巨大社會爭議的議案通過,比如近期通過的《國歌法》和高鐵工程等;民主派只能通過阻撓議會(俗稱「拉布」)的手段拖延議案,並出現被建制派批評為阻撓立法會正常運作的立法會亂象。 香港《基本法》明確指出,普選行政長官和全體立法會議員是終極目標。但受限於種種條件,加上最終解釋權在中國人大常委,香港至今未實現「雙普選」。 5月28日,香港立法會《國歌條例草案》二讀辯論期間,民主黨議員許智峰突然跑離座位,將一袋散發強烈臭味的物品投擲至主席台前,香港特區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隨即宣佈暫停會議。 從2003年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的七一大遊行,到2014年「佔領中環」運動,爭取「普選」始終是重要目標。去年6月,因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而引起的一系列抗爭運動再次令"雙普選"受到關注,並成為抗議者爭取的五主要訴求之一。 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中,借勢「反送中」示威中積攢的人氣,香港民主派取得 87%的席位,改寫此前不到三分之一席位的歷史。令民主派備受鼓舞,認為將有機會在9月立法會選舉中勝出。 北京在本次立法會選舉前實施香港《國安法》,此舉被認為是出於限制民主派奪取議會權力的考量。該法通過後,不少政治團體宣佈解散,包括知名社運人黃之鋒領導的「香港眾志」。民主派支持者參與政治的空間被認為嚴重壓縮。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7月1日在社交媒體上稱,參選立法會符合香港法例,而《國安法》的一些條文主觀性極強,無謂討論。他說,目前更需要的是「謹慎行事,存堅毅的意志走下去,將市民的寄望彰顯於立法會」。 香港《國安法》實施下的立法會選舉將出現怎樣的對決,是一大關注焦點。

    目前香港立法會有70席,地方選區和功能組別各佔一半。地方選區的議席由該區選民投票選出。功能組別則代表維護社會特權階層利益的選舉,由小圈子團體投票產生,不需要競選,很多人會自動當選。 民主派35+公民投票計劃的目標是,在本屆香港立法會選舉中取得民主派過半席位,即在地方選區和功能組別的席位中分別取得一半以上的議席。 上一屆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民主派在70個議席中獲得29席,包括19個地區席位和10個功能組別的席位。其中6名議員被指宣誓無效而取消資格,補選後剩下23席,佔立法會總議席的三成。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的幾屆立法會選舉中,民主派都以過半數席位為目標,不過均失敗告終。 1. BBC詳盡梳理香港《國安法》的五大爭議 2. 國際法律學者解讀香港《國安法》:天衣無縫的「結婚蛋糕」 3.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破壞立法會背後的考量

    「35+公民投票計劃」剛提出時,負責推動初選和協調參選名單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說,該計劃旨在獲得對立法會的控制權,繼而否決《財政預算案》,令香港憲制陷入危機。長遠來看,這樣可以令國際社會關注,以此制衡北京。 香港《基本法》第50條規定,如果立法會拒絶通過香港特區政府提出的《財政預算案》,協商後仍不能取得一致意見,行政長官可以解散立法會。 不過,自從中國人大宣佈通過香港《國安法》後,民主派認為北京中央政府主動將香港推入國際角力。而此時爭取「35+」的意義在於「凝聚公民力量」,戴耀廷說。 民主派內部有不同陣營,包括傳統民主派、本土派、政治素人等,分別代表不同的抗爭路線。民主派認為,「35+計劃」下的初選及投票有助了解民意,建立互信,並明確今後的抗爭路線。 戴耀廷認為,如果民主派最終得票率達到七成,即使最終有人被取消資格,也已經在國際社會面前取得了人民授權。 「當權者不顧廉恥地剝奪香港人的基本權利,只會令中共自絶於國際社會,」戴耀廷說。

    目前建制派和民主派在立法會分別佔43席和23席。民主派想要取得過半席位,必須在地區直選中取得多數,並在功能組別中有所提升。 上一屆5區直選中,民主派與建制派所佔席位比例見上表。民主派計劃在本次地區直選中取得23席,即新界東、新界西各6席,港島、九龍西各4席,九龍東3席。 功能組別中,要至少再得12席才能達到「35+」。功能組別的大部分席位常年由建制派佔據,想要反轉相當困難。 目前香港民主派在法律界、教育界、衛生服務界、社會福利界、會計界、信息科技界和醫學界7個組別中佔有席位。在「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民主派姚松炎在上屆獲得議席,後來被取消資格。這8個席位依然是民主派的目標。 另外,工程界、飲食界、批發零售界,以及「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能否取勝,將是反轉選情的關鍵。 初選名單顯示,共有52人宣佈參選民主派的地區直選和兩個功能組別。候選人目前正在地區論壇辯論。 文中圖表製作: BBC News東亞數據新聞組Aghnia Adzkia、Arvin Supriyadi及Leben Asa

    • 為何政治立場有大改變?
    • 在中國大陸和香港遇到的打壓
    • 官媒批評他是「港獨分子」
    • 擔心港區《國安法》引發「白色恐怖」

    56歲的周小龍在訪問中多次強調自己是土生土長的香港公民。在這場運動之前,他的政治參與度不算高,從事時裝品牌市場營銷的工作,被視為「建制壞孩子」的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曾經是他的老闆。 1999年,周小龍買下香港童裝品牌Chickeeduck的股權,擔任公司行政總裁,之後在2007年開創溜冰場公司The Rink,兼開設滑冰學校,並在2017年開始把溜冰場業務進軍大陸市場。 2014年,香港爆發「佔領中環」運動,示威者以公民抗命方式,刻意違法佔據馬路表達民主訴求。 香港「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是他的中學同學。當年,周小龍曾批評示威者的行動阻礙他做生意,他認為當時的香港政改方案能夠容許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即使特首候選人經過預先篩選,也可以接受。 但2019年的經歷令他知道香港政府欠缺被制衡的力量,原來香港是如此需要一個民主而且不設篩選的選舉制度。他承認自己「佔中」時判斷有錯,戴耀廷等人是正確的。 「在2014年當年,以為應該會越來越好,但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案出來,就知當年猜錯了政府,它越來越差,當局的施政不可接受。」 香港爆發百萬人遊行前,周小龍已高調接受訪問,認為香港商人在大陸做生意很容易誤墮法網,擔心會因為政治理由,被移送到大陸審理,反映香港商界表達對《逃犯條例》修訂案的憂慮。 雖然他的立場當時傾向「藍粉」,但意見不獲「體制中人」接受,在香港立法會內,全體建制派議員一致投票贊成《逃犯條例》修訂案,他意識到議會不能夠反映這部分示威者的意願。 6月9日和16日,香港先後爆發百萬人大遊行,但政府只願意宣佈暫緩《逃犯條例》條例修訂。 「2003年,(時任特首)董建華見到50萬人上街反對23條,他就撤回條例;2019年,100萬人上街、再下周200萬人上街,政府都不撤回,最憤怒就是,林鄭政府告訴你,民意對她來說不重要。」 在周小龍看來,港府的「不聽民意」成為了他轉「黃」的第一步,警民衝突事件令他變得更「黃」。 隨著香港的示威活動演變成連場的暴力警民衝突,周小龍亦親身體驗了警民關係的惡化,其中一次在示威現場銅鑼灣附近,他差點便被胡椒噴霧擊中。 「你真的感覺到現在警方覺得警民關係不重要,我告訴警察要走去我的店,問他們可以開一條路給我過去,我是一個50多歲斯斯文文的人,但那個警察大聲呼喝,叫我不要再裝,然後他拿出武器,如果當時我走前一步,他就會向我噴胡椒噴霧,警暴已經嚴重到,你...

    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反送中」示威期間,他在一次訪問中被記者問到香港示威持續會否影響中小企生意,他當時回應說,香港可以和平示威,只要示威者不打爛他們的飯碗(不破壞生意),「捐少許錢」給他們也沒所謂。 「捐錢」給示威者這句話被人放大,他的言論被人截圖並在社交網站廣傳,由臉書傳到微博,有中國網民在轉發時刻意標籤了「長沙公安」,因為他在長沙也建了一個溜冰場。 「長沙公安竟然拿著這個截圖到長沙的辦公室找我,你看在大陸做生意是多黑暗,我當時在Chickeeduck接受訪問發表了一個言論,你借這個機會來找我,我當時的反應是非常反感,即刻想賣掉大陸所有的生意,這個國家之前已經有很多欺負行為,這次他們穿軍裝過來,就因為一個訪問,就來恐嚇我們的話,我覺得不可以在這個國家內做生意,」他說,「這事很荒謬,在香港我們支持示威者,關你們大陸人什麼事?香港是『一國兩制』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大陸方面的行為很卑鄙。」 大陸公安並沒有就周小龍的事件發表公告,中國官方強調,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反對示威走向暴力。後來中國人大制定香港《國安法》,當中許多條文也被視為北京趁機遏止香港的暴力示威蔓延。 5月,周小龍賣掉大陸的生意。他自己在香港的時裝生意因為其高調表態而有少許升幅,但相信無法彌補在大陸的損失,他也拒絶透露自己虧蝕了多少。 「對我來說賺少了不是重點,而是現在人開心了很多,不用在一個骯髒的地方做生意,在香港暫時不會被人敲詐,也不會突然遭政府部門盤問你,但未來有香港《國安法》就不知道。」 6月,他在香港荃灣愉景新城的童裝連鎖店分店擺放兩米高的支持示威者的「民主女神」像,引來很多民主派支持者到訪拍照留念。但商場發信指他違反合約,認為「民主女神」像擺設不符合「一等商場」(first class shopping centre)的標凖,裝修及設計沒有經業主同意,又指展覽有違合約只是售賣服飾的要求,商場後來拒絶續約。 周小龍說,擺設的標凖十分主觀,而且政府相關部門到訪分店時也沒有指出有違反法例之處,反映這可能是業主方面的自我審查。 愉景新城屬於新世界發展集團,集團的執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鄭志剛是富商鄭裕彤長孫。周小龍接受BBC中文訪問時點名批評鄭志剛,「都不知哪裏來的壓力,到底高高在上的有錢人,誰可以壓過他?你只能夠批評他是自我審查,對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來說,這樣自我審查很可悲。」 愉景新城稱不續...

    周小龍的立場最初突然從「藍變黃」,一度引發民主派陣營猜測,他擺放女神像是否只是競選工程的一部分。 不過,他獲中國官方媒體環球網點名批評,變相成為肯定他是「黃營」的助證。 環球網的報道批評周小龍「一邊搞港獨,一邊還想在內地賺人民幣」,並引用網友評論說他是「公開支持香港黑暴,破壞香港,分裂國家」,號召全民抵制。 周小龍回應說,官媒的講法只會激怒更多有錢人,強調商人走出來,是對港府的不滿,不能夠把任何支持示威者的人,曲解成「港獨分子」。 「我覺得沒有人支持『港獨』,」他說,「鄧小平說過,九七年之後,人們還是『可以罵共產黨』。當年我們覺得香港是漸進地,去到2048年(即主權移交50年不變之後一年),用香港模式影響廣州、上海、深圳、北京,就不是倒過來,現在我們看到的事情都倒過來,人民就憤怒,憤怒時就會晦氣地說『港獨』,但我不認為有人真正覺得『港獨』可行。」 翻查公開資料,當年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談論香港問題時,沒有提及要香港人愛黨,說「不要求他們都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並稱1997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共產黨是罵不倒的」。

    香港《國安法》落實後,很多「黃店」也把店內的示威文宣移走,但周小龍位於尖沙咀的分店,仍然有不少香港示威者的文宣。他在店內擺放了示威者的畫象,一幅小型連儂牆,上面寫上「香港人加油」、「言論自由」等字句,亦擺放了一些教育小朋友何謂民主、什麼是投票的兒童圖書。 目前,社會上願意表達支持民主的商人,主要來自小店,周小龍希望更多連鎖店老闆願意走出來,認為香港市民不應該害怕香港《國安法》,要繼續發聲,他不擔心被捕或再失分店。 「害怕就不會做,這是我們最低限度可以做的事情,身為生意人,就要做出榜樣,我們有責任做出位的事情,告訴市民不用害怕,」他說,「(港區《國安法》)真正想達到的就是白色恐怖,香港人要明白這是白色恐怖,令你害怕,令你自我審查,這個是政權在中國國內很成功的做法,香港人要明白,我們有法律,有『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有普通法保護我們。」 然而,他近日在分店擺放的民主女神像以及各類文宣,明顯沒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句。這句口號被港府認定有「港獨」含意。 他承認,盡量不想有機會讓政府找借口取消其參選資格,但他不認同政府所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有「港獨」含意,「我自己看這八個字,就覺得毫無『港獨』的意思,你要說光復到什麼時候才行,如果你光復到1997年7月1日,我是很開心,那是真正的『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我很嚮往以前鄧小平說的『一國兩制』,他說共產黨如果做得不好也可以罵,至於時代革命,則是在這個時代團結起來,提醒暴君和錯誤施政的政權,要重回正軌。」 周小龍原本以香港網球總會前主席等網球發展組織的身份,宣佈參加香港立法會選舉,角逐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功能界別議席。參選的記者會上,他得到多名民主派人士聲援,包括戴耀廷、歌手黃耀明、藝術家黃國才、學者沈旭暉、作家鄧小樺等等。 周小龍希望民主派成為議會內的主流聲音,可以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下,否決一些「不好的議案」、監察港府不要胡亂使用納稅人的錢、爭取政府特赦示威者、阻止警隊財政撥款及警隊購買催淚彈,以及用盡議會內的方法保護言論及新聞自由。 他雖然獲准入閘,但12名民主派人士先後因反對香港《國安法》等原因,被指不擁護《基本法》而被取消參選資格。之後,港府以疫情為由押後選舉,被民主派和西方國家形容是打壓選舉,阻止反對派選民表態及讓民主派搶佔議席。 周小龍的從政之路並不容易,現在難以確定他未來一年會否參選,但他...

  7. 12/6/2019 · 18:42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指出,已決定會議不會在今天舉行,決定會議時間後會再作通知,多名泛民議員已接獲通知。 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下午公開表示,群眾在立法會前集結所產生的衝突是「騷亂」。隨後,香港警方便採取強硬手段,將滯留在立法會前馬路上的群眾強力驅散 ...

  8.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