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練乙錚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練乙錚

    練乙錚(英語: Joseph Lian,1951年8月 - ),香港學者及傳媒工作者,籍貫廣東 清遠;於香港土生土長,於香港九龍華仁書院中學畢業,後獲美國 卡爾頓學院高級榮譽數學學士學位及明尼蘇達大學 明尼阿波利斯分校經濟學博士學位。 1992年前於加州大學河濱分校任教, ...

  2. 練乙錚 - 主頁 | Facebook

    zh-hk.facebook.com › lianyizheng

    練乙錚. 21,448 個讚好 · 15 人正在談論這個. 經濟學教授,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前副院長,特區政府前中央政策組高級顧問、特首英文speechwriter(1998-2004),《信報

    • 24.3K
  3. 練乙錚 - Home | Facebook

    business.facebook.com › lianyizheng

    練乙錚. 21,450 likes · 616 talking about this. 經濟學教授,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前副院長,特區政府前中央政策組高級顧問、特首英文speechwriter(1998-2004),《信報

  4. 練乙錚 - 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zh-yue.wikipedia.org › wiki › 練乙錚

    練乙錚(英文: Joseph Lian Yi-zheng,1951年—)係香港 經濟學者、作家。而家佢係日本 山梨縣 甲府 山梨學院大學嘅經濟學教授。 練喺九龍華仁書院讀中學,之後喺美國讀大學,攞到卡爾頓學院數學高級榮譽學士,明尼蘇達大學明尼阿波利斯分校經濟學博士。 ...

  5. 【海外香港】練乙錚:入籍日本,沒有想像中困難 | 沈旭暉 | 立場新聞

    www.thestandnews.com › international › 海外香港練乙錚

    27/9/2021 · 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信報財經新聞》主筆練乙錚博士自從被官媒追擊後,已經移居日本,並在當地大學任教。他認為日本其實並不如外間想像般難以定居、入籍,由於日本政府要解決少子化問題,近年已經開啟了不同通道,讓價值觀相同、願意融入當地的移民加入,而他 ...

  6. 【練乙錚】練乙錚疑似竄改30年來的民主運動史?

    www.boyangu.com › breakingnews › 練乙錚-30年-民主運動
    • 練乙錚留白的地方才是香港民主的希望
    • 練乙錚指出全部香港人認同「回歸換民主」不符現實
    • 練乙錚無談及左翼早已警告泛民要及早準備
    • 練乙錚造神新一代,忽略左翼和右翼對民主的不同看法
    • 練乙錚所指新舊一代變異的承傳是指?
    • 上一代最大的罪責是?
    • 總結

    啟敢不才,嘗試依我膚淺的知識,揭示練乙錚《三十年香港民主運動拾遺》這幅有獨派特色的山水畫疑似刻意留白的地方——因為啟敢認為,練乙錚留白的地方,才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希望。 接下來,啟敢嘗試歸納練乙錚文章對香港民主運動理解的觀點,並指出其值得商榷的地方。 首先,練氏指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香港人心態是「回歸換民主」——「即是說:若要我們支持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北京就得給我們民主。(練文)」可是,中共專制的本性一定不會給香港民主,於是上一代這些大中華派就會夢醒,了解到只有獨立才能有民主,故此「故新老世代在香港主權問題上沒有基本矛盾,反而是一脈承傳的(練文)」。基本上來說,練乙錚就是以右翼獨派的框架來分析香港的民主運動。

    然而,啟敢認為這種香港民主史的論述有一種刻意的遺漏,難道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香港,沒有任何人公開指出中共國王的新衣,以及警告大眾回歸後,中共和商人共治香港的局面嗎? 這完全是昧於現實!早於八十年代中期,一些左翼的托派組織例如新苗社(其後的先驅社),已經比起當時仍在幻想「民主回歸」的泛民更早提倡,應該結合普羅民眾的力量,為香港爭取自決前途——因此,現在的本土右翼只是鸚鵡學左翼的舌而已。 同時,左翼也激烈批評中共當時的政改方案(功能組別)是勾結商人統治香港,遲早會剝削香港大眾的民生福利;因此,左翼主張要有一個普選的全權議會,比起當時泛民只敢叫價一半議席直選更加進步。

    然後練乙錚又提及,泛民誤以為香港是只欠普選的完美社會,因此,早期的運動與政權之間的關係相當和諧,甚至比今天一些西方國家執政黨和在野黨之間的關係還要好。 這當然是泛民的責任,但是並非沒有任何人作出批評。例如先驅社等左翼組織早於回歸初期已多次警告泛民,指出中共給香港的高度自治和自由只是權宜之計,遲早都會收回,雙普選只是謊言。因此有必要於基層和大眾進行廣泛組織團體和工會,團結力量,當群眾力量勢大,就能抗衡中共。可惜當時泛民醉心議會政治和媒體曝光,也迷信以中產為主軸的策略,輕視基層和大眾,忽略大規模連結大眾,結果後者漸被保皇黨的小恩小惠所爭取而變得親共。 另外,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的工廠北移造成產業空洞化的失業問題,左翼和托派也警告泛民不要等閒視之,應該團結這些群眾組成民間力量迫令政府推行有意義的福利改革,這樣就可以為民主運動增加聲譽,團結民眾抵抗中共化,否則,這些人的選票就會被保皇黨拉攏——可惜泛民仍然不聽,甚至多番加壓左翼及托派的政治生存空間,結果左翼和托派的預言不幸言中,泛民有作法自斃之嫌。 因此,並不是沒有人公然批評過泛民的策略有問題,練乙錚一文有選擇性引用事實的嫌疑。

    然後練乙錚把新一代造神,指「新世代憑直覺看透,香港這個社會的確近乎完美,但美好的景象背後,中國正蠢蠢欲動,香港事實上危如累卵,所以他們的取態是,抗爭無底綫,不可有絲毫猶疑與保留。(練文)」前文已經提及,並非沒有左翼或托派一早就指斥民主回歸和泛民的虛妄之處,在這裡,啟敢亦不得不指出新一代的本土右翼和左翼托派對民主運動的主張和分歧的地方。 啟敢嘆息的是,左翼沒有於香港民主運動奪得主動權,結果本土這個大旗被右翼搶奪,並且以種族仇恨(大陸人)以主旋律。 這種運動只會分化群眾,不能團結大多數向既得利益者開戰。另外,一些別有用心的本土KOL為了博取名利,乘著本土運動的種族仇恨的主旋律,大力提倡無底線的暴力鬥爭,藉著煽動熱血上腦的人上前線被捕犧牲,在背後賺取名利。結果就導致魚蛋事件中出現了第一批無辜犧牲者。 香港的左翼和托派並非斯大林主義者,他們遵循的是列寧的民族民主自決路線,主張任何受壓迫的群眾都可以自決前途;但是他們比起本土右翼聰明得多,知道不可以和中共硬碰。 若果他們能掌握民主運動的大旗,第一,一定不會像本土右翼提倡暴力無底線和短期決戰推人去死。反而,他們會主張以民間組織為主,議會為輔;藉著議會暴露政府如何剝削香港人,於民間廣為宣傳,並且組織團體和工會將這些反對聲音發酵,以積累反對力量,到最後形成大規模的工會行動如大罷工,更能讓社會停擺,政府亦更難短期內鎮壓運動。 練乙錚疑似故意忽略左翼的民主運動綱領,將本土右翼的勇武暴動方略說成是歷史的唯一選項,啟敢覺得有吃人血饅頭之嫌。

    這裡,也不得不部分同意練乙錚新舊一代都有變異的承傳:就是對民主的想像貧乏。上一代把民主想像成進入議會、議會論政、媒體曝光;新一代(指2016年的本土派,如青年新政)又是進入議會、(社交)媒體曝光。新一代的本土右翼多了一個問題,就是有主張種族仇恨的傾向。 諷刺的是,無論上一代還是新一代本土右翼,他們對於民主的想像大概止於投票,或是是社區的一點課外活動,但是沒有像左翼這樣進步,主張民主就是於生活的各個層面落實,無論是職場、社區、學校、教會、經濟,都要落實民主自治。 其實,本土右翼提倡種族仇恨能夠成功,就是因為我們的生活缺乏民主,無法活出自我,主宰自己,因此要找一個仇恨的對象來寄托。若果,我們能夠藉著民主來活出自己,本土右翼絕無生存空間。

    也許,上一代最大的罪責,就是沒有擴闊下一代對民主的想像,只限於投票民主。結果新一代只能畫餅充飢,用種族仇恨作為爭取民主的精神食糧。 對民主想像的貧乏,就是新舊一代的變異承傳,但是並非沒有人(如左翼)早已提倡民主不限於投票。本土右翼的最大問題就是將香港的所有問題歸咎於中共控制,解決方法就是趕走中共,換一個香港血統的人做領導,以為這樣就能解決問題。

    可是,若果我們不能於生活各個層面落實民主,這樣,暴政只會不停重返香港。因此,啟敢的結論是,於國安法時代,香港人能夠和中共博奕的致勝之道,並非如練乙錚所言要著重於民族意識問題,而是在於我們如何從生活許多層面落實民主自治,然後從地方包圍中央,贏回制度上的民主。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或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或到出路。 各位讀者貴安,你驚訝原來練乙錚的文章沒有完全說清香港的民主運動史,有刻意隱藏之嫌?原來左翼提過許多有價值的意見?原來本土右翼有種族仇恨是因為上一代的罪責?你又如何看?文章看得滿意,懇請支持創作有價。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MeWe專頁:按此

  7. 練乙錚:「香港已死」的說法太誇張|本社編輯部

    www.master-insight.com › 練乙錚:「香港已死」的
    • 「香港民主運動只死了一半」
    • 區議會料成下一個被針對目標
    • 新的民主運動充滿生命力

    不過,練乙錚認為,「若說香港民主運動已死,那也只說對了一半。這場運動實際上半死不活──或者說只死了一半。另一半仍會長期存在」。 他在文章指出,毛孟靜擔心,公民黨和民主黨這兩個老牌的泛民組織可能將被取締,成員可能被拘捕,就像這幾年那些「更小更激進的組織」(註:例如「香港民族黨」)被取締一樣;第二個威脅可能更嚴重──因為這兩黨所代表的運動,是港英年代的產物,現在,他們存在的理由已受質疑。 1997年,英殖政府離開香港,他們希望即使主權回歸了中國,香港也能在北京認可「50年不變」的約定下,實現基本程度的民主選舉。在香港保護這種權利和自由的主要手段,就是民主黨和後來的公民黨。這兩黨的領袖──大多是律師、教授和其他專業人士──那時將自己視為「忠誠的反對派」:接受香港主權屬於中國,但也要爭取民主。 練乙錚指出,這個被稱為「泛民主派」的「遺產保護運動」,遵循雙管齊下的策略:「首先,動員民眾定期參加有秩序的、得到警方批准的大規模公開集會,用『人海戰術』向政府施壓,望其在選舉改革上讓步。其次,泛民主派要設法讓足夠多的候選人選進立法會,以否決他們反對的提案,或獲得一些討價還價的籌碼。」 然而,即使有上百萬人參加遊行,特區政府仍往往無視抗議者的訴求,不做任何實質性的妥協。不過也有兩次例外:政府的確撤銷了2003年擬議的23條,以及擬在2012年在學校實施的國民教育計劃。 不過,練乙錚認為,自2013年以來,在習近平領導下,北京對香港的政策愈來愈強硬,很多香港人批評公民黨和民主黨軟弱無能,即使在去年持續多月的抗議活動中,兩黨也沒有發揮明顯作用。 這個「遺產保護運動」就這樣被拒於街頭運動之外,如今也被拒於立法會之外,「它已經不復存在,也很可能永遠都不會再現了」。練乙錚覺得,「即使作用有限,(這個運動)也曾出色地發揮作用,讓香港人得以在1997年後繼續提出民主訴求──直到它失去方向,脫離了年輕一代的現實」。 接下來又會怎樣?練乙錚指出,自從《港區國安法》頒布後,「一位傳媒大亨和民主運動的倡導者被拘捕,一些記者被騷擾,有教授和教師因參與示威活動,或使用被北京認為不愛國的教材而被解僱……」 他預計,針對大學教育,以及同民主黨關係密切的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的衝擊還將繼續,內地官媒體指責該組織「洗白」殖民主義,宣揚港獨。

    他又相信,另一個極有可能受針對的目標是區議會,在去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中,泛民主派候選人在18個選區中的17個贏得了多數選票。但「建制陣營中有影響力的人士呼籲制定新規矩,根據政治主張來審查候選人或罷免現任議員」。 練乙錚認為,北京牢牢地控制立法會,直至跟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毫無二致。「這一直都是中共的策略…..(古老的)中華帝國有一種做法,就是逐步吸收(同化)周圍『冥頑不靈』的民族,直到完全征服他們」。他又指:「這些古老的先例就是今天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原型。『一國兩制』原則本來是為了保護香港在2047年之前的半自治,但實際上是為了實現香港制度與內地制度的無縫銜接。一些朝代花了幾個世紀才完成的事情,中國共產黨希望只用幾十年就能完成。」 不過,他認為,「新一波親民主活躍人士從2014年的『雨傘革命』(佔領中環)中起步,已經徹底顛覆了傳統的民主運動。他們拋棄了『忠誠反對派』的概念,特別是在要求『真普選』的呼聲沒有得到回應後,許多人開始擁護各種分離主義的立場,聲稱『香港不是中國』」。但是,「作為一種新興的運動,這一新浪潮在近幾年首當其衝地受到政府打擊」。支持港獨立的參選人被禁參選立法會;可以參選並當選的人則被禁止就職或隨後被DQ。許多知名的反對派後來被捕,或是轉入地下及流亡海外。

    於是,這種運動變得不易識別,像李小龍說的Be water;它沒有領袖,沒有名字,但有韌性和鬥志,儘管參與者多屬年輕人,但已經歷過「戰鬥」的考驗。 這個”Be water”了的運動會做些什麼呢?「它可能看起來會像是其他威權國家的各種反對運動」,比如1939年至1990年的波蘭(先是反抗納粹德國,然後是反對共產主義),或者戰後至「動員勘亂時期」結束前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1945-1987),「他們會靜待時機,同時壯大力量;而海外的分支則會大聲疾呼,爭取國際支持」。 練乙錚相信,這種新的民主運動「或許規模不大,但至關重要」。作為站在對抗中共的第一線。「它也充滿生命力和創造力:即使有中國大炮對準它,它也會生存下來」。

  8. 31/10/2021 · 身為經濟學家的練乙錚,鮮有談及他個人的投資心得,現居日本的他近日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他的個人理財策略,就是不投資。練乙錚認為:「在西方的投資界,那些人會勸投資者,不要坐到最後,不要做最後走的那一個,不要撈底,不要貪多,見好就收,不要以爲你可以看 ...

  9. 26/10/2021 · 練乙錚說:「我想這些企業目前來講,一方面就是想把那個問題盡量拖延,就是不想去解決,它用以前的那些模式再去滾雪球,看看再滾多久,他們沒有辦法解決的時候,就出這一招了。」但是遇上習近平步步進逼的時候,他們都沒什麼辦法。

  10. 本帖最後由 felicity2010 於 2014-6-19 07:00 AM 編輯 TVBNOW 含有熱門話題,最新最快電視,軟體,遊戲,電影,動漫及日常生活及興趣交流等資訊。0 r2 t2 ~& C6 \( j. Y( F. C 練乙錚:與《學苑》同學談香港人和香港人意識" t3 O7 o' y* S; ...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