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香港的医疗水平怎么样?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question/51800016

    香港醫生在公立醫院工作期滿後可以開辦自己的執業診所,盈虧自負,完全靠自己的水平。在香港,病人的評價,會影響醫生的口碑。所以,醫生對醫療質量,向來是精益求精。

  2. 白色强人(电视剧)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topic/20758967

    剧情概要: 典型的一部医疗题材港剧,由TVB艺人郭晋安、马国明、唐诗咏、李佳芯主演,TVB的当家视帝、当家花旦、小生都齐了,这阵容强大啊。. 配角则由新生代TVB艺人出演,有张曦雯、何广沛、冯盈盈(港姐)。. @www.youlady.cc. 影人: 罗永贤(导演) / 陈豪 / ...

  3. 帝都妹子一枚,重本文科专业。从小对医生有种迷之好感,请问该怎么撩个医生或医学生做男朋友啊!过了这么长时间又来修改了一下答案,抱歉打扰大家了,原本是一个月上一次知乎,没想到这次爬上来这么多人关注被吓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改的原因主要是很早前就放 ...

  4. 鲁迅对中医的看法是怎样的?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question/41609774?sort=created
    • 呐喊(1922年):自序
    • 坟(1925年):从胡须说到牙齿
    • 坟(1925年):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
    • 华盖集续编(1926年):马上日记
    • 朝花夕拾(1928年):父亲的病
    • 三闲集(1932年):某笔两篇
    • 彷徨(1926年):弟兄

    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我要到N进K学堂去了,仿佛是想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我的母亲没有法,办了八元的川资,说是由我的自便;然而伊(编者注:鲁迅的母亲)哭了,这正是情理中的事,因为那时读书应试是正路,所谓学洋务,社会上便以为是一种走投无路的人,只得将灵魂卖给鬼子,要加倍的奚落而且排斥的,而况伊又看不见自己的儿子了。然而我也顾不得这些事,终于到N去进了K学堂了,在这学堂里,我才知道世上还有所谓格致,算学,地理,历史,绘图和体操。生理学并不教,但我们却看到些木版的《全体新论》和《化学卫生论》之类了。我还记得先前的医生的议论和方药,和现在所知道的比较起来,便渐渐的悟得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同时又很起了对于被骗的病人和他的家族的同情;而且从译出的历史上,又知道了日本维新是大半发端于西方医学的事实。

    我后来也看看中国的医药书,忽而发现触目惊心的学说了。它说,齿是属于肾的,“牙损”的原因是“阴亏”。我这才顿然悟出先前的所以得到申诉的原因来,原来是他们在这里这样诬陷我。到现在,即使有人说中医怎样可靠,单方怎样灵,我还都不信。自然,其中大半是因为他们耽误了我的父亲的病的缘故罢,但怕也很挟带些切肤之痛的自己的私怨。

    中国人或信中医或信西医,现在较大的城市中往往并有两种医,使他们各得其所。我以为这确是极好的事。倘能推而广之,怨声一定还要少得多,或者天下亦可以臻于郅治。例如民国的通礼是鞠躬,但若有人以为不对的,就独使他磕头。民国的法律是没有笞刑的,倘有人以为肉刑好,则这人犯罪时就特别打屁股。碗筷饭菜,是为今人而设的,有愿为燧人氏以前之民者,就请他吃生肉;再造几千间茅屋,将在大宅子里仰慕尧舜的高士都拉出来,给住在那里面;反对物质文明的,自然更应该不使他衔冤坐汽车。这样一办。真所谓“求仁得仁又何怨”,我们的耳根也就可以清净许多罢。

    自从西医割掉了梁启超的一个腰子以后,责难之声就风起云涌了,连对于腰子不很有研究的文学家也都“仗义执言”。同时,“中医了不得论”也就应运而起;腰子有病,何不服黄蓍欤?什么有病,何不吃鹿茸欤?但西医的病院里确也常有死尸抬出。我曾经忠告过G先生:你要开医院,万不可收留些看来无法挽回的病人;治好了走出,没有人知道,死掉了抬出,就哄动一时了,尤其是死掉的如果是“名流”。我的本意是在设法推行新医学,但G先生却似乎以为我良心坏。这也未始不可以那么想,——由他去罢。 但据我看来,实行我所说的方法的医院可很有,只是他们的本意却并不在要使新医学通行。新的本国的西医又大抵模模胡胡,一出手便先学了中医一样的江湖诀,和水的龙胆丁几两日份八角;漱口的淡硼酸水每瓶一元。至于诊断学呢,我似的门外汉可不得而知。总之,西方的医学在中国还未萌芽,便已近于腐败。我虽然只相信西医,近来也颇有些望而却步了。 前几天和季:谈起这些事,并且说,我的病,只要有熟人开一个方就好,用不着向什么博士化冤钱。第二天,他就给我请了正在继续研究的Dr.H.来了。开了一个方,自然要用稀盐酸,还有两样这里无须说;我所最感谢的是又加些Sirup Simpel使我喝得甜甜的,不为难。向药房去配药,可又成为问题了,因为药房也不免有模模胡胡的,他所没有的药品,也许就替换,或者竟删除。结果是托Fraeulein H. 远远地跑到较大的药房去。 这样一办,加上车钱,也还要比医院的药价便宜到四分之三。 胃酸得了外来的生力军,强盛起来,一瓶药还未喝完,痛就停止了。我决定多喝它几天。但是,第二瓶却奇怪,同一的药房,同一的药方,药味可是不同一了;不像前一回的甜,也不酸。我检查我自己,并不发热,舌苔也不厚,这分明是药水有些蹊跷。喝了两回,坏处倒也没有;幸而不是急病,不大要紧,便照例将它喝完。去买第三瓶时,却附带了严重的质问;那回答是:也许糖分少了一点罢。这意思就是说紧要的药品没有错。中国的事情真是稀奇,糖分少一点,不但不甜,连酸也不酸了,的确是“特别国情”。 现在多攻击大医院对于病人的冷漠,我想,这些医院,将病人当作研究品,大概是有的,还有在院里的“高等华人”,将病人看作下等研究品,大概也是有的。不愿意的,只好上私人所开的医院去,可是诊金药价都很贵。请熟人开了方去买药呢,药水也会先后不同起来。 这是人的问题。做事不切实,便什么都可疑。吕端大事不胡...

    大约十多年前吧,S城中曾经盛传过一个名医的故事:—— 他出诊原来是一元四角,特拔十元,深夜加倍,出城又加倍。有一夜,一家城外人家的闺女生急病,来请他了,因为他其时已经阔得不耐烦,便非一百元不去。他们只得都依他。待去时,却只是草草地一看,说道“不要紧的”,开一张方,拿了一百元就走。那病家似乎很有钱,第二天又来请了。他一到门,只见主人笑面承迎,道,“昨晚服了先生的药,好得多了,所以再请你来复诊一回。”仍旧引到房里,老妈子便将病人的手拉出帐外来。他一按,冷冰冰的,也没有脉,于是点点头道,“唔,这病我明白了。”从从容容走到桌前,取了药方纸,提笔写道:—— “凭票付英洋壹百元正。”下面是署名,画押。 “先生,这病看来很不轻了,用药怕还得重一点罢。”主人在背后说。 “可以,”他说。于是另开了一张方:—— “凭票付英洋贰百元正。”下面仍是署名,画押。 这样,主人就收了药方,很客气地送他出来了。 我曾经和这名医周旋过两整年,因为他隔日一回,来诊我的父亲的病。那时虽然已经很有名,但还不至于阔得这样不耐烦;可是诊金却已经是一元四角。现在的都市上,诊金一次十元并不算奇,可是那时是一元四角已是巨款,很不容易张罗的了;又何况是隔日一次。他大概的确有些特别,据舆论说,用药就与众不同。我不知道药品,所觉得的,就是“药引”的难得,新方一换,就得忙一大场。先买药,再寻药引。“生姜”两片,竹叶十片去尖,他是不用的了。起码是芦根,须到河边去掘;一到经霜三年的甘蔗,便至少也得搜寻两三天。可是说也奇怪,大约后来总没有购求不到的。 据舆论说,神妙就在这地方。先前有一个病人,百药无效;待到遇见了什么叶天士先生,只在旧方上加了一味药引:梧桐叶。只一服,便霍然而愈了。“医者,意也。”其时是秋天,而梧桐先知秋气。其先百药不投,今以秋气动之,以气感气,所以……。我虽然并不了然,但也十分佩服,知道凡有灵药,一定是很不容易得到的,求仙的人,甚至于还要拼了性命,跑进深山里去采呢。 这样有两年,渐渐地熟识,几乎是朋友了。父亲的水肿是逐日利害,将要不能起床;我对于经霜三年的甘蔗之流也逐渐失了信仰,采办药引似乎再没有先前一般踊跃了。正在这时候,他有一天来诊,问过病状,便极其诚恳地说:—— “我所有的学问,都用尽了。这里还有一位陈莲河先生,本领比我高。我荐他来看一看,我可以写一封信。可是,病是不要紧的,不过经他的手,可以格外好...

    其一 熊仲卿榜名文蔚。历任民国县长,所长,处长,局长,厅长。通儒,显宦,兼作良医,尤擅女科。住本港跑马地黄泥涌道门牌五十五号一楼中医熊寓,每日下午应诊及出诊。电话总局五二七零。 (右一则见九月二十一日香港《循环日报》。) 谨案:以吾所闻,向来或称世医,以其数代为医也;或称儒医,以其曾做八股也;或称官医,以其亦为官家所雇也;或称御医,以其曾经走进(?)太医院也。若夫“县长,所长,处长,局长,厅长。通儒,显宦”,而又“兼作良医”,则诚旷古未有者矣。而五“长”做全,尤为难得云。

    沛君不但坐不稳,这时连立也不稳了;但他在焦急中,却忽而碰着了一条生路:也许并不是猩红热。然而普大夫没有找到,……同寓的白问山虽然是中医,或者于病名倒还能断定的,但是他曾经对他说过好几回攻击中医的话:况且追请普大夫的电话,他也许已经听到了……。 然而他终于去请白问山。 白问山却毫不介意,立刻戴起玳瑁边墨晶眼镜,同到靖甫的房里来。他诊过脉,在脸上端详一回,又翻开衣服看了胸部,便从从容容地告辞。沛君跟在后面,一直到他的房里。 他请沛君坐下,却是不开口。 "问山兄,舍弟究竟是……?"他忍不住发问了。 "红斑痧。你看他已经见点了。" "那么,不是猩红热?"沛君有些高兴起来。 "他们西医叫猩红热,我们中医叫红斑痧。" 这立刻使他手脚觉得发冷。 "可以医么?"他愁苦地问。 "可以。不过这也要看你们府上的家运。"

  5. 知乎 - 有问题,就会有答案

    www.zhihu.com/question/46532717

    知乎,中文互联网高质量的问答社区和创作者聚集的原创内容平台,于 2011 年 1 月正式上线,以「让人们更地分享知识、经验和见解,找到自己的解答」为品牌使命。

  6. 1995年出生,男,身高172,法学本科毕业(普通高校,法学院排名在全国前50吧),已通过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目前在律师事务所供职,执业律师,20年开始执业,业务方向及领域为公法(刑事、行政诉讼),地点坐标深圳福田市中心区。. 照骗如图,是在逛19年香港 ...

  7. 他见我心情不,建议我搬到这个别墅,环境又安静,我答应了,一切都很美好,直到一周前,我在地下室发现了尸体 看着他满身是血的转身朝我微笑的样子,我转身逃跑,谁知没两步就越跑越晕,倒了下去

  8. 大龄剩女如何找对象?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question/282309317

    匿名用户. 1,731 人 赞同了该回答. 其实,说句不好听的,净收入没达到某个程度以上,请别标榜自己非常喜欢旅行,健身,瑜伽,买买买。. 这并不能成为加分项,不会给你贴上小资标签,也不会让人觉得你兴趣高雅。. 只会让对方觉得你会花钱,精神世界空虚,心不踏实, ...

  9. 所以介绍下还是介绍现实了: 1:关于生活,生活天生钝感,吃穿住都没有要求,哥们对这个很是无语,有时候他们给买衣服,基本上带着吃饭。 2:关于家庭,小时农村出身,稍长县城上学,对父母只能做到敬爱,基本不亲。

  10. 你被逼婚逼到什么程度过?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question/267348957

    12,529 人赞同了该回答. 2017年10月23号,我妈给我换了新床单:. 你们注意一下细节,注意那些Love和kiss,注意床单那娘到不能更娘、浪到不能再浪的裙边,注意那两个没有小嘴但非要凑一起试图亲嘴的小人,更要注意……我是个男的。. 男的,你们懂吗?. 就是那种喜欢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