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英屬香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英屬香港

    英屬香港(英語: British Hong Kong )是1841年1月26日至1997年6月30日期間大英帝國治下的香港。 統治時期稱為香港英治時期、英治香港或者港英時期( British administration ),政府直稱為香港政府,又稱為港英政府。

  2. 英屬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zh › 英屬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 二战结束后
    • 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后
    • 參看
    • 外部連結

    1945年8月,香港日佔時期結束,香港重光,英國重回香港。1946年5月,當時香港總督楊慕琦復職。為爭取香港市民對英國殖民統治的支持,楊慕琦爵士於同年8月28日發表一份政治制度改革方案,希望「香港市民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的事務」,讓港人增強本土歸屬感,並鞏作為英國屬地的身份。同年,楊慕琦爵士開始對方案向市民進行諮詢,並於同年10月正式推出建議書,史稱楊慕琦計劃。計劃內容主要是建立一個由更多民選議員所組成的香港市議會(三分之二為民選議員,三分之一為委任議員,另雖有一半議員為華人)。構想中的市議會最初可負責管理消防、康樂場地、車輛牌照和市政局,到日後情況許可的話,更可以管理教育、社會福利和公共建設,甚至於公共事業。 由於各界未能就市議會職能達成一致意見,以致方案遲遲未能落實。而即使香港華人可在方案取得利益,香港政府也沒法得到全體香港華人社會的贊同。[來源請求]到1947年5月,楊慕琦任滿離職,以61歲之齡退休返回英國,但其方案始終未能在英國和香港取得共識。加上香港政府的異議,當時香港人對政治又並不熱衷,立法局的非官守議員也對「楊慕琦計劃」提出異議,故此有關計劃並未得到英國和香港的廣泛支持而夭折。 另有意見認為,香港在剛經歷二次大戰後,香港市民期望能夠獲得更為正式的民主安排以負起更多的權力與保護予草根階層[來源請求]。但是眼見於中國政權(包括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視香港任何正式的民主進程為邁向香港獨立,以至增加香港與中國分裂的行為。加上在英國不能防衛香港被中國入侵的情況下,而且英國當局深知香港易攻難守(1941年香港保衛戰足以證明),楊慕琦計劃便被告吹。 楊慕琦爵士卸任以後,葛量洪爵士在7月25日接任總督,他上任以後,中國大陸正值國共內戰,其後中國共產黨又在1949年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兩件事都觸發大批難民在戰後湧入香港。其實葛量洪爵士對香港政治改革並不熱衷。他上任香港總督時,已經表達香港的問題「不在於自治或獨立」,而是在於「與中國的關係」,其他殖民地適用的方法也並不代表在香港同樣適用;他又認為香港的前途屬於「外交層面」,多於「殖民地層面」,因此葛量洪對「楊慕琦計劃」一直持保留的態度。另一方面,葛量洪認為由於新界(是指界限街以北及深圳河以南,即是新界、新九龍及離島的地方)是向中國租借的土地,而非割讓,無論如何也要在1997年7月1日後交還中國,他並且相信香港...

    八八直選

    由於1985年香港立法局間接選舉的成功,香港政府在1987年5月出版《一九八七年代議政制發展檢討綠皮書》,諮詢公眾對1988年在立法局推行直接選舉的意見,並成立民意匯集處收集和整理市民的意見,及進行兩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約七成市民反對在1988年在立法局引入直選,約三成市民支持。雖然這個結果被很多人士所質疑,但最終1988年立法局並沒有推行直選。而當時的數據,其後被一些學者認為——九七後由彭定康承認,數據是政府玩弄數字遊戲所得出的結果。

    彭定康政改方案

    1992年,彭定康接任香港總督,在首份施政報告上提出政治制度改革方案。彭定康提出的政改方案,包括於1995年,即最後一屆香港立法局選舉、市政局選舉、區議會選舉進行大幅度改革,其中政改方案新增加九個功能組別(即「新九組」)最受爭議,惹來中方不滿。 根據方案,最後一屆香港立法局組成方式會參考《基本法》第一屆立法會組成方式,以達到直通車的效果。 1. 行政、立法兩局分家。彭定康提出,為了釐清行政與立法的關係,發揮兩局功能,必須改變行政局和立法局議員重疊的狀況,首先把行政局和立法局的非官守議員分開,然後再重新組成行政局,而新組建的行政局將是一個非政黨的政治組織,並委任獨立的社會精英和港府高級官員加入。 2. 總督不擔任立法局主席。彭定康提出,兩局分家後,立法局要明確自己的角色,自行處理本身的事務。在完成所必需的程序後,立法局主席不再由港督擔任,而由立法局議員互選產生。立法局會議由議員互選產生的主席主持。 3. 以立法制約行政。彭定康認為,現行的行政局與立法局相互重疊的狀況會「阻礙立法機關發展成為一個制衡政府的獨立組織」,所以,要實行兩局分家。兩局分家以後,總督將以行政機關首長的身份向立法...

    中國官方態度

    中方認為,彭定康在沒有透過中英聯合聯絡小組與中方達成共識之下,擅自對政制作出重大改變,出現了「三違反」: 1. 違反英方在《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未有在雙方達成協議下單方面公布政制重大改革的草案。 2. 違反與《基本法》銜接的原則,單方面改變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及《基本法》所規定第一屆立法會議員的產生辦法。 3. 違反中英兩國政府達成的協議、諒解共識和載於兩國外長互相交換有關香港政治體制發展與《基本法》銜接達成的諒解的七封信內之協定。 中方感到英方不尊重中國政府,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主任魯平斥責彭是「香港歷史上的千古罪人」,並宣佈「直通車」(即原來中英雙方協議最後一屆立法局議員可全數過渡成為特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不再有效;並決定「另起爐灶」,成立預委會以及臨時立法會(簡稱臨立會)作為第一屆特區立法會成立前的替代,用以通過特區成立時「必不可少」的法律。由於香港政府不承認臨立會,定之為非法組織,在香港參加臨立會會議可被控非法集會,所以1996年至香港主權移交前,臨時立法會都在深圳開會,不少議員都要深港兩邊走。1997年7月1日,主權移交儀式完成後,臨時立法會需在凌晨立即開會通過多條...

    1988 代議政制今後的發展白皮書(1988年2月)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民意滙集處報告書(1987年10月)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 討論:英屬香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Talk:英屬香港

    香港殖民地時期很常見嗎? 我推介用英屬香港 或港英,或者是香港英治時期,來代替什麼殖民地時代。。。。本人特別支持用英屬香港代替香港殖民地時期,因為谷歌搜尋【英屬香港】找到約 3,290,000 條結果 ,在這些名字當中數量最多。。。

  4. 香港徽號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香港徽號
    • 歷史
    • 設計
    • 四爪龍
    • 圖集
    • 參見

    第一代徽號

    第一代徽號於1843年9月啟用,上為英國皇家徽章,下為阿群帶路圖。

    香港徽號

    郵政司榮鐘士於香港日佔時期被日軍收押在赤柱拘留營,他利用被羈留的時間在拘留營內設計並繪畫香港盾徽,香港重光後,榮鐘士於1947年3月將盾徽的初稿提交給香港總督楊慕琦審閱,他建議以盾徽取代沿用多年的阿群帶路圖,楊慕琦卻回應不厭惡原有旗徽阿群帶路圖的古風,無意主動棄用原有旗徽,故此提案不了了之。 直至1958年,接任葛量洪出任香港總督的柏立基重新審閱盾徽,並由副輔政司韓美洵及地政測量處總繪圖員W.E. Jones繪畫草圖,之後送交位於英國倫敦的英國紋章院評鑑。英國紋章院對盾徽的設計加以修訂,包括調整獅子的方向及加上城垛,確定設計及完成圖則後,再呈上英女皇。香港盾徽於1959年1月21日頒佈,女皇夫婿菲臘親王在同年3月訪港期間,代表女皇伊利沙伯二世將盾徽授予香港。同年7月27日,香港政府正式將香港旗所載的阿群帶路圖改為香港盾徽。由英廷委任狀所頒佈的紋章在1997年7月1日因主權移交而停用。

    香港盾徽的最下方是一座綠色島嶼,圍上象徵海水的波紋,代表英國最初佔領的香港島。小島上方畫有一條橫置而呈暗黃色(另有白色版本)的布條,上面以紅色寫上「香港」的英文「HONG KONG」。布條的上方,即盾徽的正中部份,是一塊盾牌。該盾牌是整個盾徽的主體,盾牌大抵分為上、下兩部,上部以紅色為底色,繪有一枚海戰金冠,寓意皇家海軍和英國商船隊(Merchant Navy)與香港的聯繫;下部以白色為底色,最下端畫有象徵海水的波紋,而海面上的左、右方各繪有一艘中式帆船(帆船顏色有不同版本,計有紅色、黃色和灰藍色等等),反映香港早期十分着重海上貿易。盾牌上紅色的上部和白色的下部以凹凸線條交匯,使盾牌下部形成白色的城垛,城垛是紀念香港在1941年抗擊日本侵略而進行的香港保衛戰。 盾牌的左方和右方分別有一頭戴上皇冠的獅子及一條龍,作為盾牌的護盾獸。獅子和龍都是金黃色,兩者都以站立的姿勢互相對望。獅子代表英國,龍則象徵香港具有的中華文化,兩者寓意香港是中西合璧文化交融之地。盾牌的上方有一頭戴上皇冠及面向盾徽左方的獅子,這頭獅子以雙手握著一顆珍珠,而這顆珍珠寓意香港是「東方之珠」。 類似設計還有香港工程師學會會徽,以及香港大學紋章,還有代表香港自治運動的龍獅旗,代表香港城邦論的鳳凰龍獅旗。此外,在1993年前鑄造的港幣1元、2元及5元硬幣,以及主權移交前的消防處徽號,均鑄/印有香港徽號頂端的小獅子。

    民間「五爪為龍,四爪為蟒」的說法形成於明代,主要作為皇帝與下臣服裝上紋飾的差別,皇帝穿「龍袍」,其它皇族和下臣穿「蟒袍」,但這只是名稱上的差別而已,從龍的形式上來講無論龍和蟒都是四足蛇類,形狀無差異。

    香港徽號原作者韓美洵著作裏的版本
    1962年香港年報上的彩色版本
    港府在1968年9月25日發行新一批的通用郵票,上圖的一元通用郵票以香港紋章為主題
    英治時期香港政府使用的單行紙和筆記簿每頁都會印上香港紋章
  5. 香港旗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香港旗
    • 歷史
    • 使用
    • 衍生設計
    • 參見

    開埠初期及初版旗幟

    與大部分大英帝國殖民地一樣,在香港開埠初期仍未設計專屬旗幟之時,以英國國旗代表香港。 1842年,香港當局制定了香港公印,用作在政府公務文件上蓋上,以代表香港政府。此公印之背景是維多利亞港景色,唐式及英式帆船各有一艘,岸邊有兩名華人、一個英國商人及若干貨物。此圖被普遍稱為阿群帶路圖或海港圖。 1868年7月,英國理藩院要求殖民地皇室代理(Crown Agent)參考香港公印的設計,為香港設計屬地旗旗章。設計師Messrs. Thomson & Son of Wapping使用英國藍船旗為底色,參考香港徽章下方的「阿群帶路圖」圖案後,構建出香港旗的旗章。然而,旗章的質素卻比香港公印差得多,原公印中很多細節被簡化,包括原本在左側坐下的華人被改成站立姿態、畫功精緻的貨品被改成簡單的四方體及加上原徽章沒有出現的山頂訊號站。當這個版本的香港旗首次亮相後,香港社群皆對其差劣畫功為之嘩然,時任總督麥當奴爵士隨即與行政局商討有關事宜。他在會議中指出,旗章的製作和設計均有嚴重缺陷。1869年7月,他向當時的殖民地大臣加連威老伯爵(英语:Granville Leveson-Gower, 2nd Ea...

    「阿群帶路圖」版本旗幟

    1875年,英國政府向所有殖民地發出邀請,給予機會各屬地設計屬於自己的旗幟。因此,早前的「阿群帶路圖」改良版方案再次被採納,並於1876年5月開始在香港裏使用。1905年,由於英國政府需重新編著各屬地旗幟的叢書,因此要求各屬地核實他們的旗幟樣式。1910年,此書正式出版,在此書裏的香港旗旗章樣式雖然與1869年的改良版相似,但在一些小細節上有輕微的差別,包括山頂上的十字型交叉變成了一支旗桿、左側的華人站立姿態更為端正、華人的唐裝袖子加大以符合實際外貌,及三人的外貌更為優雅。此版本的「阿群帶路圖」旗章香港旗一直使用至1955年,後被第二次改良版「阿群帶路圖」版本所取代。 1954年,香港政府需要複製1843年時的香港徽章,當時徽章的精美畫功再次成為話題。時任總督葛量洪爵士與行政局開會時,也認同1843年的徽章比當時的「阿群帶路圖」旗章更為精美。因此,他向殖民地大臣提出修改旗章的建議,並隨即獲接納。1955年12月,經過第二次改良的「阿群帶路圖」旗章正式使用,取代了舊版旗章,新版旗章在細節上皆變得更為仔細。 此後修改後的旗幟僅使用四年後,被附有香港徽號的旗幟取代。 1. 香港公印(1...

    香港徽號版本旗幟

    香港日佔時期開始後,香港政府官員皆淪為戰俘,被押往赤柱拘留營監禁。在拘禁期間,時任郵政司榮鐘士在拘留營內為香港設計了一個徽章,香港重光後,徽章的設計於1947年被呈予港督楊慕琦爵士參閱。然而,楊慕琦並不厭惡原有「阿群帶路圖」,因此更換旗章的建議最終不了了之。 1958年5月,時任港督柏立基爵士希望重製香港旗章,因此向殖民地部請示。殖民地部向他說明了申請新旗章的程序及他們需要有一個大概的新旗章樣本予該部參考。在此之後,副輔政司韓美洵獲港督委託負責設計和準備新旗章,然後交由地政測量處總繪圖員鍾惠霖(W. E. Jones)繪製。值得注意的是,韓美洵雖被委以設計徽號的工作,但事實上他作為政務官員,也沒有藝術工作背景。無論如何,設計品製成後於1958年9月獲行政局通過,隨後於1958年10月送呈殖民地大臣。經由紋章院和傳令官院修訂的香港徽幟最終版本,復於1959年1月21日獲英女皇批准採用。1959年3月7日,附有新旗章的香港旗由菲臘親王在伊利沙伯醫院奠基禮儀式上,正式頒授予港督柏立基爵士。1959年7月27日,英女皇再由監國代表批准香港徽號用於香港旗上。 此外,自1959年起使用的香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和香港重光後,雖然香港仍然作為英國的殖民地,但香港旗是代表香港的國際標誌,之後香港參加國際組織均是使用香港旗。香港於1996年在美國亞特蘭大奧運會取得香港歷史上首面奧運獎牌兼金牌,這款具有香港徽章的香港旗在英屬香港國歌的伴隨下,在舉行奧運會頒獎禮的會場上緩緩升起。

    龍獅旗

    2011年5月,香港網民以香港殖民地時期的香港旗為藍本製作香港自治運動或香港獨立運動的代表旗幟。

    • 香港旗, Hong Kong flag, 英屬香港
    • 1:2
    • 1959年7月27日
    • 民用旗(陆)、政府旗(海陆)
  6. 英國國籍法與香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英國國籍法與香港
    • 開埠至1984年
    • 中英聯合聲明以後
    • 主權移交以後
    • 參考文件及外部連結

    根據英格蘭法律普通法,公民身份是可以天生賦予的,這是因為理論上,在英國領土出生者,生而得到英國君主的庇蔭,對君主產生「恩義的感激之情」(debt of gratitude),從而對其建立起「自然而生的忠誠」(natural allegiance)。而根據屬地主義(jus soli),在英國領土(包括自治領或直轄殖民地)出生的人,都會被視作英國出生的人。因此,隨着英國領土的擴張,英籍人士已不限於指生於英國本土的人,而是生於整個大英帝國以內的人。反之,原居於大英帝國領土的人(出生時當地還不屬於英國治理)卻沒有歸化入籍的途徑,而有關問題一直到1844年、1847年和1870年的《入籍法令》通過後才得以解決。 由此觀之,凡自1842年起於香港出生者都是英國臣民。當然,這裏指的香港是就英國實際管治範圍而論,例如英國在1898年租借新界以前,凡在當地租借前出生者,都不具備生而成為英國臣民的資格。 自《1847年外國人入籍法令》生效以後,原先只適用於英國本土的《1844年入籍法令》,其適用範圍擴展至所有的英國領土及殖民地。另外,1847年的法令除了使入籍英國可行外,同時又通過容許外籍女性透過與英國臣民結婚,從而取得英國臣民身份。

    1970年代末,隨着新界租期將在約20年後屆滿,中、英政府開始就香港前途展開談判。1984年12月19日,雙方代表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以後,香港前途塵埃落定,香港主權將於1997年7月1日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該聲明提出兩國將展開一系列的談判,以確保香港主權順利移交。對於主權移交的消息,當時普遍使香港人對前途感到擔憂。為了有效控制香港人移民到英國及其他地方,以及增強香港人對香港前途的信心,一系列針對香港居民的《英國國籍法令》遂自1985年起陸續制定。 在聯合聲明簽署後,當時擁有英國屬土公民身份的香港人大約有350萬名,另外大約有200萬香港人應具資格申請為英國屬土公民。在主權移交以後,他們將會失去上述身份,並完全地成為中國公民。當時香港人口超過500萬,是眾英國屬土中最多的。儘管受到英國國籍法制約,不少條件較好的香港人在1980至1990年代陸續移居海外。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自1997年7月1日起正式適用於香港,憑香港關係取得的英國屬土公民身份亦自當日起失效,亦不能恢復。1984年12月19日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在其後送交英方的中方備忘錄中,中國外交部指出根據中國國籍法「所有香港中國同胞,不論其是否持有『英國屬土公民護照』,都是中國公民」。1990年波斯灣戰爭爆發時,在科威特的一名持有英國屬土公民護照的香港華商,獲得中國大使館開出證明為中國公民,並且協助撤出。1996年5月15日的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19次會議中,有關當局亦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香港的實施作出解釋。其中,是次會議通過,凡具有中國血統的香港居民,不論是否同時擁有其他國家的公民或國籍身份,都將自動加入中國公民的身份,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的第九條並不適用。 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上只承認其國民的中國公民身份,中國公民即使擁有任何英國或其他外國護照,都不予承認,因此中國公民不可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內享有相關的領事保護。至於英國方面,英國政府從來沒有限制國民擁有雙重國籍。

    英國政府—有關確認何種在1949年以前在香港出生者可取得英國國籍的聲明
    英國政府—有關確認何種在1949年至1982年間在香港出生者可取得英國國籍的聲明
    英國政府—有關確認何種在1983年至1997年間在香港出生者可取得英國國籍的聲明
    關於香港印度裔人士的英國公民身份資料 Archive.is的存檔,存檔日期2012-12-23
  7. 香港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香港

    地位 特別行政區 政府總部所在地 金鐘 添馬(香港現時並無官方行政中心,香港歷史上舊行政區劃中,維多利亞城為英屬香港的首府) 官方文字 繁體中文、英文 [1] 常用語言 粵語、英语 族群 (2011年) 華人(93.6%) [2] 印尼裔和菲律賓裔(3.8%) [2] 白人(0.8%) ...

  8. 香港公印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香港公印
    • 英屬香港時期的香港公印
    • 外部連結
    • 参见

    在香港盾徽引入以前,香港最早自1843年以香港徽章以作為香港的印鑑和代表香港。但是徽章最初一直也沒有統一的規格,到1955年才得以統一。雖然港府在1959年引入了盾徽,但是徽章並未因此廢置,在某些場合,例如早期的政府年報,以至部份的香港鈔票,徽章仍然被使用。值得一提的是,九廣鐵路局自成立至1941年香港淪陷以前,該局以香港徽章作為其標誌樣式主體。同樣,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在1960年代至1983年也以此作為公司標誌。 香港徽章分為上下兩部份,上方採用了英國國徽的其中一種樣式,下方則是一幅《阿群帶路圖》。《阿群帶路圖》的下方是一個海岸,岸上繪有貨物數箱和一些人物。對上是一片海港,分別繪有一艘中國帆船和一艘英國商船,而遠方則隱約有一群代表九龍半島的山巒。《阿群帶路圖》大意講述英兵最初登陸香港島赤柱時,得到一名叫陳群的女原住民引路到香港島北部的故事。

    Foreign Concessions and Coloni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香港盾徽的一些典故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香港觀察:深藍港英旗代表了甚麼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香港城邦自治運動:龍獅香港旗 —— 香港自治運動的標誌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1年6月18日
  9. 香港割讓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香港割讓
    • 清代以前:中原邊陲棄島
    • 英國勘探
    • 割讓香港島
    • 割讓九龍半島
    • 租借新界
    • 後續

    香港島在中原邊陲,世居的蜑家人乃賤籍,元明清時被流放大海,飽受中原歧視,在船舟不得上岸。而由於明鄭據台灣,清初遷界令強遷邊垂沿海百姓,官方記載香港島和九龍共120條村被強遷,廣東沿海成為「隻丁不留」的鬼鎮,更成為華南海盜盜窟。 晚清思想家王韜1883年載,「香港蕞爾一島耳,固中國海濱之棄地也。叢莽惡石,盜所藪,獸所窟,和議既成,乃割畀英。始闢草萊,招徠民庶,數年間遂成市落。」

    首選浙江舟山島

    英國一直希望清朝賜予一島方便商人存貨和僑居,首選一直是浙江定海縣舟山島,因它鄰近浙江湖州,中英貿易的第二大商品——絲綢——主要是湖州湖絲。1793年馬戛爾尼使團請乾隆皇帝賜舟山,未果。後來英國目光改為香港,主因有:一,鴉片戰爭時英國佔領定海,駐華商務總監查理·義律才發現舟山島「航行充滿危險,除了動力汽船之外,其他船隻幾乎無法航行」;二,虎門銷煙後從東印度公司治下的印度運出的鴉片已改為在香港中轉,英國在香港保護鴉片走私遠比保護湖州絲綢貿易更有利可圖;三,舟山以北的上海開埠。

    香港「優良港口」論

    1810年代,英國東印度公司勘探珠江口海圖,讚揚香港島南岸大潭灣是深水良港。1834年至1839年英船不時停泊在香港水域。時任鴻臚寺卿的黃爵滋在奏摺寫「躉船載煙,不進虎門海口,停泊零丁洋(註:香港和澳門之間)中之老萬山、大嶼山等處。粵省奸商,勾通巡海兵弁,(略)以中國有用之財,填海外無窮之壑,易此害人之物,漸成病國之憂,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臣不知伊於胡底。」。

    香港「荒蕪、不衛生、無價值」論

    與英國商界不同,1840年代英國軍政界普遍認為香港島是令人高興不起來的戰利品,香港庫政司勞勃·蒙哥馬利·馬丁(英語:Robert Montgomery Martin)在1844年上任即批評香港島「細小、毫無生氣、不衛生、無價值」(small, barren, unhealthy and valueless)。威斯爾親王第九十八陸軍團(英語:98th (Prince of Wales's) Regiment of Foot)中尉指香港「令人不適,比獅子山更糟糕——香港更不衛生,更無趣,離英格蘭更遠」(a horrid place, inferior to Sierra Leone for the fact of its being less healthy, less amusing and less near England)。 一百年後,時人又有另一番評價,1941年旅遊指南《大香港》載,「香港面積,原不甚大,所以名《大香港》者,以其為遠東之大商埠,南中國交通孔道,(略)建築之新型,交通之發達,莫不偉大堂皇,令人大為留戀,證以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香港所以為...

    1839年廣州英商被逐,浮舟零丁洋

    1839年湖廣總督兼欽差林則徐到虎門銷煙,3月21日包圍廣州十三行的洋商,先斷其食水,再撤走幫洋商幹粗活的華工。洋商屈服,交出鴉片並撤至葡屬澳門。 1839年7月,尖沙咀(今屬香港九龍)村民林維喜被醉酒英國水手打死,應按大清律例審理,但英國駐華商務總監查理·義律卻在船上強行按英國普通法系審理,僅判三名印度水手幫兇監禁,以「找不到英國水手主犯」結案。林則徐大怒,迫使葡屬澳門驅逐英商,英商因此只能在香港西岸零丁洋的船上寄居10個月。浮舟期間,缺淡水、沒補給,義律因此決心在大清割地,以使英商擁有永久可靠的據點。。英國外交部長彭瑪斯頓子爵認為既然已經撕破臉,認同怡和洋行創辦人威廉·渣甸的建議,即是正式和大清談判貿易條約,並以炮艦外交施壓:319,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1840年至1842年)。

    1841年憑一紙《穿鼻草約》空文佔領香港島

    1841年1月,查理·義律與欽差琦善談判,起草《穿鼻草約》,將「香港」割讓予英國,雙方對於「香港」究竟是整個香港島還是小漁村香港仔(註:香港島得名於島上的香港仔漁村)爭執不下,琦善不敢報請道光帝,沒有諭令批准的草約淪為空文。查理·義律按自己理解決定佔領整個香港島,於1841年1月26日駐港英軍登陸今上環水坑口(Possession Point,英語為「佔領角」,中文名稱沒有照譯)升英國國旗。。

    1842年《南京條約》正式割讓香港島

    兩國均不承認《穿鼻草約》,琦善被解北京查辦,英國外交部長彭瑪斯頓子爵(後來又譯巴麥尊)嚴斥查理·義律只顧割島而沒有簽訂通商條約,而且「你割讓得來的香港,是毫無生氣的小島,連一家房子都沒有」,故改派璞鼎查(後來又譯砵甸乍)接任談判。不久,英國輝格黨政府倒台,新上任的保守黨外交部長亞伯丁伯爵指示砵甸乍撤回割地要求,不過砵甸乍滿意香港開埠情況,違背外交部長訓令,堅持割島。最終1842年8月29日簽訂《南京條約》寫道: 割讓香港島通常被表述為中國近代史上第一次割地。[註 1]在近代史以前,割地的例子在史籍記載不少,有前燕割虎牢關以西予前秦,唐朝向西突厥和親時割龜茲、于闐、疏勒、朱俱波、蔥嶺,後晉割燕雲十六州予遼國,南宋在紹興和議割鄧州和唐州予金國,等等。

    割香港島不久,《廣州週報》(Canton Press)在1842年5月7日已指出九龍更適合建城鎮。1847年遠東艦隊司令麥可·西摩致皇家工兵司令的信函指出九龍半島對屏藩維多利亞港有重要作用。 1856年亞羅號事件引發第二次鴉片戰爭。1860年3月18日,英軍第44團佔領尖沙嘴,3月20日兩廣總督勞崇光同意「暫時租借」九龍。1860年10月火燒圓明園清廷受震懾,英國駐華全權特使額爾金伯爵(又譯伊利近)藉機在《北京條約》加入新條款——割讓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部份。最終條文:

    內因:衛生與軍事需求

    香港島和九龍半島並無險可守,香港的商會擔憂任何敵國勢力若擴張至香港的離島,香港將難以守衛。加上當時香港島人口密集,1894年香港鼠疫流行,公共衛生防疫需要更多土地。。

    導火線:沙俄與法國租界的連鎖反應

    1895年大清簽《馬關條約》割讓遼東半島予日本,德、法、俄三國干涉還遼,俄國以「還遼有功」在1898年3月簽《旅大租地條約》租旅順和大連25年,引發列強瓜分中國。沙俄首度獲得遠東不凍港,引起英國海軍警戒。1898年4月,法國登陸廣州灣,憑《廣州灣租界條約》第一次從法屬中南半島擴張至中國本部海岸。由於沙俄與法國破壞了東亞勢力平衡,英國急忙在1898年6月9日簽《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從大清政府租借新界99年到1997年終結。1899年4月16日新界首次升起英國國旗(今新界旗桿山)。

    三不管的「九龍寨城」

    在清朝政府力爭之下,保有了新界境內九龍寨城的管治權,成為清朝的外飛地,因飛地管治困難,最終成為三不管地帶——所謂「香港政府不敢管、英國政府不想管、中國政府不能管」。 九龍寨城施行大清律例,與香港法律制度不同。最著名例子是1891年4月17日的海盜在刑場斬首事件,事緣1890年12月南澳號英國船長被劫殺、加州華工乘客被搶金條。按香港刑事訴訟程序該案證據不足,予以釋放,但那些客家人海盜隨即被引渡予大清九龍寨城,按大清律例該案證據充份,被大清衙役斬首。

    香港成為晚清革命基地

    英屬香港的法律不受清廷規管,由此成為興中會的革命基地,對清末辛亥革命推翻清朝助力甚大。1923年孫中山演說,直言其革命思想萌芽於對香港的衛生、廉潔、盜賊少的感悟。演說裡,他提及曾經在家鄉香山縣仿效香港推行衛生新政,卻遭遇貪污縣令,後來走訪省城廣州府和北京,發現還更貪污。孫中山反思香港由英國人開埠僅80年,衛生井然,然而家鄉香山縣4000年歷史以來,卻遠遠不如,可見事在人為,別人既不為之,就由他來革命,在全國推行「香港式的政府」。

    二戰日軍佔領和國民政府交涉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香港本土未受攻擊,不過有384名香港華人在美索不達米亞戰役殉職,他們隸屬中國勞工旅。二戰期間,英軍、加拿大援軍和本地華人軍在香港保衛戰戰敗,日本佔領香港。二戰結束前,盟軍已注意到將來日軍應向誰歸降的外交問題,1943年1月簽訂中英平等新約,顧維鈞曾爭取但最終擱置了收回新界租借地。1943年11月開羅會議交涉香港未果,最終1945年8月30日香港重光時英國恢復管治香港。

    「長期打算,充分利用」

    國共內戰至1949年末,解放軍在廣東戰役已攻尅廣東,但沒解放香港,中共領導人多次說明要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而不急於解放,所謂利用,則包括1950年代韓戰時靠香港輸送物資,繞過聯合國大會第500號決議的戰略禁運。這種利用延續之韓戰之後。1960年代,蘇聯多次指責中國以社會主義國家自居,卻為了經濟利益一己之私,縱容香港同胞受殖民主義剝削,非常虛偽。這屬於中蘇交惡外交鬥爭的一部份。 香港工委等香港左派陣營對他們未被上級允許在1949年奪取港英政府權力而極度失望,他們長期潛存一股渴望早日解放的心情,是他們1967年乘著文化大革命期間發起六七暴動的深層次因素。香港工委等香港左派陣營發動六七暴動挑戰香港警察和港英政府的權力。

  10. 香港軍事史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香港軍事
    • 軍事設施
    • 曾在香港發生的戰役
    • 外部連結
    • 參見

    Exchange of notes constituting an agreement on the arrangements for the future use of the military sites in Hong Kong,1994年軍事用地協議

    駐港英軍→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
    英国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