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其它情況 [編輯] 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前行政長官董建華在3月5日早上列席開幕會後,離開座位時跌倒,隨即有數人扶起他,同樣列席會議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亦走向董建華了解情況。 其後董建華在其他人陪同下離開會議廳。同日董建華回覆網上平台「思考香港」的查詢時表 ...

  2. 董建華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董建華

    7/7/2021 · 董建華,大紫荊勳賢 (英語: Tung Chee-hwa,1937年7月7日 - ),香港政治人物,第10屆至第13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主席,香港特別行政區首任及第二任行政長官(1997年7月1日—2005年3月12日,於第二屆任期期間辭職)。 董建華1992年經香港總督 彭定 ...

  3. 民主倒董力量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民主倒力量
    • 參與人士
    • 架構
    • 活躍期
    • 轉型期
    • 低沉期
    • 爭議

    2003年7月9日起由馮智活、劉慧卿等草議, 於2003年8月3日舉行成立大會。 參與民主倒董力量的主流政黨,只有劉慧卿的前綫。當時泛民最大政黨民主黨與新興於反廿三條的「大狀」們拒絕參與。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鄭家富只以個人身份參加,退出民主黨不久的立法會議員陳偉業也加盟其中。但是,卻有大量非主流民主派、社運團體、街頭戰士參加,比如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區議員、前民主黨員「阿牛」曾健成、梁廣昌,四五行動「長毛」梁國雄、劉山青、馮智活牧師。也有文化界、演藝界、勞工界等等各方人士,如學者杜耀明、張超雄、陳士齊,時事評論員黎則奮、王岸然、新城電台《平息你的風波》主持蕭若元,政治漫畫家馬龍,傳媒人梁錦祥。

    召集人 :蕭若元(時事評論員)
    副召集人:陶君行 (前綫)
    發言人 :劉慧卿 (前綫)、蕭若元、甄燊港 (前綫)、杜耀明
    執 委 :劉慧卿、陶君行、甄燊港、蕭若元、浸大新聞系教授杜耀明、「長毛」梁國雄 (四五行動)、社運人劉山青、區議員「阿牛」曾健成、區議員梁廣昌、時事評論員黎則奮、社運人伍國雄(前綫)、珠海書院新聞系一年級女生邱健華、弱势社群組織者張錦雄等十五人。

    2003年8月4日,民主倒董力量成立一天之後,珠海書院新聞系發聲明澄清,指邱建華未完成入學手續,沒資格自稱為珠海書院的學生,強調學系政治中立,絕不參加政治活動云云。發言人甄燊港責示遺憾,指責是政治打壓,指斥珠海沒有學術獨立的尊嚴自覺。 2003年8月10日,民主倒董力量成立一週,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舉行「倒董答問大會」。召集人蕭若元提出特首過去多項政策失誤如母語教育取代英語。有不少人捐款支持,更有百多人即場報名加入倒董行列。 2003年9月11日中秋節,「民主倒董力量」數名代表在維園擺放一個名為「老懵董跌落垃圾桶」的花燈,吸引不少市民圍觀。每當成員梁國雄等高喊「董建華」時,即有市民回應「落台!」 2003年9月28日,民主倒董力量昨於旺角街頭發售一本影射行政長官董建華的笑話集《笑你老董》,為下月舉行的「聲討董建華集會」籌款,反應熱烈,首日已售出一千七百本。 民主倒董力量遲遲未能獲批社團註冊證明書,無法申請集會、遊行示威。 為此,召集人蕭若元出席黃毓民商台政治烽煙 (phone-in) 節目《政事有心人》公開呻訴。2003年10月7日,民主倒董力量終於收到警方發出的社團註冊證明書,成為合法社團。 2003年10月8日,民主倒董力量發言人、前綫召集人劉慧卿在立法會動議「董建華下台」,遭否決。 2003年10月10日,民主倒董力量開記者會宣傳周日 (10月12日) 遮打花園的「聲討董建華集會」,也批評政府康文署要求購買高達一千萬的「公眾責任保險」,痛斥保險界仍無人回應接受保險是自我審查、羞恥。召集人蕭若元更批評香港演藝人不敢出席集會,害怕失去中國市場。 2003年10月12日下午,近千名市民聚集中環遮打花園,參與「民主倒董力量」發起的「聲討董建華大會」,表達一致的訊息:「董建華下台、普選特首」。 召集人蕭若元斥責民主黨對倒董活動態度保留,在七一遊行後立場曖昧,「七一三」集會後更全部議員放假,「民主黨作為第一大在野黨,完全令港人失望,甚麼也沒有做。」 四五行動「長毛」梁國雄宣佈獲得民主倒董力量支持,參與年底區議會選舉,教訓建制派、保皇黨硬推廿三條,空降港東島狙擊民建聯蔡素玉。 2003年10月16日,董建華到立法會的施政報告問答大會期間,蕭若元、馮智活牧師等五名民主倒董力量成員身穿「董建華下台」T恤,於公眾席站立示威,在主席范徐麗泰要求下,並在保安陪同下離場。 2003年...

    人民台

    民主倒董力量的活動一直無法獲得廣泛響應與支持。2004年是立法會選舉年,反對廿三條而興起的大律師參政組織「四十五條關注組」(公民黨前身) 成為民主運動的主流。2004年5月,商業電台烽煙節目主持、「名咀」「大班」鄭經翰被解僱,另一名咀黃毓民出走離港,被逼封咪。坊間嘩然,深感香港傳媒受中共魔爪壓逼。民主倒董力量召集人蕭若元出席一個關於名嘴相繼封咪的街頭論壇,批評這一輪的政治氣氛令人無奈,又比喻香港是一個煤礦,「黎智英、黃毓民同鄭經翰就係金絲雀,如果隻金絲雀(因缺氧)死,就係時候要走。」 為此,民主倒董力量決定開創網上電台「香港人民廣播電台」,突破傳統傳媒被操控打壓的宿命。民主倒董力量成員王岸然主持《風波裏的龍門陣》,召集人蕭若元主持《風蕭蕭》,開創了香港政治網台的新時代。 2004年6月,立法會議員劉千石在議會聲稱民間人權陣線(民陣) 決定2004年七一將會放棄「還政於民」的口號,避免刺激中共,重建與中央政府互信云云。民陣否認。劉千石被泛民主派支持者批評。6月27日,民主倒董力量在銅鑼灣舉辦街頭論壇,召集人蕭若元、執委梁國雄、曾健成等出席。蕭若元公開批評劉千石在七一遊行前提出和解,...

    民主救港力量

    2005年初,民主倒董力量第二次年宵攤位反應冷淡,內部判斷倒董活動已無可作為,而中共強力支持董建華似是勢不可變,遂改名為「民主救港力量」。此時,前綫劉慧卿等已經退出活動。四五行動「長毛」梁國雄已經當選立法會議員。召集人蕭若元全力投入網上電台。此時期的活動漸漸只餘下「阿牛」曾健成參與、主導。 及鄭經翰為首阻礙領匯上市,董建華被認定能力低下,被逼「腳痛下台」。曾健成就帶領民主救港力量舉辦活動慶祝倒董成功。董建華下台,目標完成,時逢蕭若元氣管敏感、哮喘病發需要養病,蕭若元退出召集人一職。

    民間電台

    2005年7月2日,商業電台突然解僱名咀黃毓民。又一名咀在主流傳媒滅聲,大眾深感主流傳媒無望反映政治抗爭運動。「阿牛」曾健成以民主救港力量,連翻宣傳「開放大氣電波」,鼓動「公民抗命」,決定成立非法、不申請政府牌照的「地下電台」民間電台。其後,曾健成全力經營民間電台,民主救港力量活動星散。

    2003年,梁廣昌以民主倒董力量執委出選區議會,後來卻叛離泛民主派、與建制派結盟,惹起廣泛不滿。 2004年,民主倒董力量成員柳玉成參選立法會,被指是中共間諜云云。 2008年,民主倒董力量前執委邱建華畢業後投考警方成為女警,走到了社運界的對立面。但她後來辭去女警職位,灣仔起動名義參選2019年區議會選舉銅鑼灣選區並勝出。

  4. 江澤民怒斥香港記者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ant/江泽民怒斥香港记者
    • 選舉背景
    • 記者會經過
    • 事件後續
    • 軼事
    • 參閱

    1996年1月26日,香港特區籌委會在北京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江澤民走進150多個籌委的人群裡,僅與董建華一人握手,普遍被喻為「眾裡尋他千百度」或「欽點」,英國和香港的政界和傳媒界由此知道江澤民在當年12月舉行的1996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裡中意董建華。最終董建華當選,任期從1997年至2002年。2000年10月,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赴北京述職。26日至27日期間,中共中央在人民大會堂召開三場記者會。10月26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錢其琛召開第一場記者會,其間,有香港記者詢問錢其琛中央是否支持董建華連任,錢其琛說支持。很多香港報紙第二天就以「中央領導人已經欽點董建華連任特首」為報紙頭條。10月27日上午,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召開第二場記者會,也有香港記者向朱鎔基詢問同樣的問題,朱鎔基沒有回答。

    2000年10月27日下午,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召開第三場記者會。 張寶華當時是香港有線電視的時政記者,又就中央是否支持董建華連任特首一事向江澤民提問。江澤民面對記者的提問,先是風趣地以粵語「好啊」、「當然啦」回答,但隨着記者提問為什麼提前欽定董建華為特首,江澤民開始對「欽定」表露出不滿情緒。他還稱讚曾採訪他的記者邁克·華萊士「比你們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江澤民指責香港新聞界「你們有一個好,全世界跑到什麼地方,你們比其他的西方記者跑得還快,但是問來問去的問題呀,都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當張繼續追問下去時,江又用了帶有責備語氣的話語打斷了她的話,「中國有句話叫『悶聲大發財』……但是我見到你們這樣熱情,一句話不說也不好」。他反問,董建華現在是香港的特首,我怎麼能不支持特首?我要說支持,你們又說欽定了,再把我批判一番。 最後,安保人員出現,請記者們離場。

    最終2002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董建華自動當選。 這件事令張寶華在香港記者界中一舉成名,她的Youtube頻道亦以該句命名。 事件在香港引發部分人不滿,江澤民發表講話後,多個示威者遊行到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批評訓斥傳媒的說話是威嚇傳媒,他們高舉橫額,叫反對江澤民的口號,又要求普選行政長官。他們放聲明在門口後,燒毀江澤民的的相片表示不滿。 一些海外媒體,特別是有法輪功背景的中文媒體,宣傳此事側重於展現江澤民的缺乏風度。 2001年12月,張寶華又被派遣來北京採訪董建華述職。但在抽籤環節只抽到與錢其琛副總理會面的記者會,無緣採訪江澤民。張寶華表示,她本來準備了不少問題採訪江澤民。 2011年後,即江澤民退休多年後,這一舊事在中國內地網絡上悄然興起,但在傳播時帶有喜劇色彩,甚至演變一種網絡搞笑文化——膜蛤文化,網民談論此事時,也未必對江澤民本人的行為採取負面評價。

    1989年的六四事件是張寶華決定當記者的原因,而江澤民也是因六四事件升至黨總書記而成為最高領導人的。
    2014年,愛迪達推出《I am a runner系列》廣告,邀請張寶華為阿迪達斯跑鞋代言,而2000年江澤民恰好怒斥張寶華為代表的香港記者「跑得比西方記者還快」。
    2016年,張寶華在新浪微博上捧著江澤民卡通像蛋糕合照,為江澤民九十歲大壽慶生,又懷念2000年新聞自由寬鬆。
  5. 等候董建華發落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等候董建華發落

    《等候董建華發落》(英語: From the Queen to the Chief Executive )是由楊漪珊(Elsa Chan)所編寫的寫實小說,由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出版。 邱禮濤於2000年拍成同名電影,由一百年電影有限公司出品,2001年在香港上映,當時票房約18萬港元。 [1]

    • 背景
    • 事件開端
    • 公開詳情
    • 調查
    • 外部連結
    • 參見

    1987年,香港大學成立隸屬社會科學學院的社會科學研究中心(Social Sciences Research Centre),當時黃紹倫是研究中心的首任主管,鍾庭耀任助理研究主任。1991年6月,中心成立民意研究計劃(Public Opinion Programme)收集民意數據,並研究和分析香港的民意發展,調查主題及項目均由中心自行釐定,鍾庭耀任民意研究計劃研究主任。研究中心由社會科學學院提供研究資源,研究亦接受外界委托的受資助調查。 1992年,港督彭定康上任不久隨即引起中英政治爭拗,剛創刊的《東周刊》開始委託民意研究計劃進行民意調查,並刊登「市民對彭定康的評價」、「對立法局議員的評分」及「市民對政治團體的意見」等,及後報章更大篇幅刊登調查結果,整個特首民望的調查方法大致確立。 1996年9月,民意研究計劃開始出版《民意快訊》,發表民意調查之主要發現,包括中心各項定期調查(tracking polls)的最新數據。同時,亦會就特定議題進行調查(ad-hoc polls),發表《民意快訊號外》(例如市民對特首施政報告的評價)。1997年,開始出版半年一期的《民意快訊合訂本》,總結之前半年的結果。同年年初,鍾庭耀亦曾以個人身份去信候任特首董建華,建議發展一套有利基層民主的議會制度。 1998年12月28日,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出版的《民意快訊合訂本》顯示,特區政府的滿意度由1997年下半年的43%下降至1998年上半年的28%,然後再下降至1998年下半年的23%;同期特首聲望評分由1997年12月的62.6分下降至1998年12月的57.7分。當時鍾庭耀接受傳媒訪問時,分析結果顯示「特區政府及特首的威信已響起紅色警告」,很多報紙亦以「政府和特首的滿意度跌至紀錄低位」成為頭條報導,評論引起了行政長官辦公室的注意。2000年5月,民意研究計劃轉往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並成為全面自負盈虧項目。

    2000年7月7日,鍾庭耀分別於《南華早報》和《信報財經新聞》撰文,指行政長官董建華過去一年多次透過特別渠道向他施壓,要求他停止對政府及行政長官的民望進行民意調查,其中《南華早報》同日更以頭條〈Tung tried to warn me off, says pollster〉(民調學者:董告誡我停止)報導。 2000年7月7日,鍾庭耀在《南華早報》和《信報》的撰文擇要: 事件公開後,特區政府隨即否認有關指控。傳媒、學者及公眾不斷要求鍾庭耀公開第三者的身份。

    7月14日,鍾庭耀在各方要求和壓力下召開記者會交代事情原委,公開第三者乃是當時身兼全國政協香港區委員的港大校長鄭耀宗,透過副校長兼鍾氏的博士論文老師黃紹倫教授(包括事件關鍵的兩次會面)向他傳達,並交代過去一年多來受壓的經過。 1. 1999年1月4日,鍾庭耀指鄭耀宗透過校長辦公室,要求他提交民調計劃資料,查問民調經費來源,鍾庭耀遂在翌日提交有關資料。 2. 1999年1月29日,副校長黃紹倫邀請鍾到其辦公室,傳遞校長鄭耀宗收到消息,「特首不喜歡他做有關政府及特首聲望的民調」。 3. 1999年11月1日,黃紹倫再次對鍾說校長非常不高興,並明確問鍾何時停止做政府及特首聲望的民調。校長要求鍾答覆何時停止做民調,並警告若不停止調查,後果是會被「陰乾」(經費會慢慢縮減)。其後,鍾庭耀曾經向鄭校長提交兩份書面報告,解釋「我們的工作受到特首誤解」、「現時停止民調工作是不智的行為」,惟鄭耀宗其後否認收過文件。 4. 2000年1月《鏡報月刊》發表文章,批評鍾做的區議會選舉票站調查不準確,質疑港大是「殖民地殘餘、反共及反華堡壘」。1月5日,鄭耀宗向校內高層發出通告,要求各人就《鏡報月刊》的文章提出意見,1月9日,鍾書面回覆校長,知道自己成為了大學的負擔。 同日,港大外務處處長陳鈞潤代表校方發表聲明,指鑑於事件嚴重,將會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鍾庭耀的指控,以確定其進行的民意調查有否受到政治壓力。

    獨立調查小組

    7月25日,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舉行特別會議通過決議,校務會主席楊鐵樑「嚴正申明」校務委員會為捍衛學術自由及大學自主,根據《大學規章》(Arrangement of Statutes)第19條2a,委任一個獨立調查小組,職權為: 1. 調查鍾庭耀在7月7日及14日透過傳媒作出的指控,並向校務委員會提交書面報告, 2. 向校務委員會建議應採取之行動。 獨立調查小組由3名人士組成,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鮑偉華為主席、資深大律師、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王福鑫以及消費者委員會總幹事陳黃穗為成員。聆訊有如法庭聆訊,可傳召大學相關人士作證,證人可由律師代表。 8月1日,行政長官董建華拒絕港大獨立調查小組邀請,不會出席聆訊。董建華表示「很樂意提供資料協助調查」,並解釋有責任維持行政長官一職的「尊嚴」,而且他亦再沒有進一步的資料可以提供,只表明路祥安會出席聆訊協助調查。

    聆訊過程

    8月2日,開始初步聆訊。8月7日開始正式聆訊,只在星期一至五進行,8月21日完成,長達11日,過程並透過電視直播。

    鍾庭耀與黃紹倫的會面

    鍾庭耀重申了之前的指稱,供稱與副校長黃紹倫1999年1月29日首次會面時,黃氏稱收到信息謂特首向校長表達不太喜歡港大做的調查,特別是有關特首本人的評分及特區政府表現的評價。鍾庭耀又指與黃紹倫在1999年11月1日第二度會面時,黃紹倫清楚表達校長的訊息,要求答覆何停止調查,並告知不遵從會被「陰乾」。 黃紹倫作供時重申與鍾會面全出於自己的主意,指1999年1月21日的高層管理小組會議上透露了特首辦訪客對民調的意見,自己也聽聞有同事質疑民調工作,遂安排在1月29日會面,期間指鍾兩年來共做了29個特首調查評分太頻密,建議他減少次數,應運用資源做更高層次的政策研究。11月1日約見並告知鍾庭耀「校長很不高興」大學又捲入政治討論,源於鄭耀宗在1999年10月看到報道民主黨主席李柱銘引用了鍾庭耀的特首施政報告民意調查,來說明公眾的不滿增加。黃紹倫表示在11月12日曾向校長報告與鍾庭耀的討論,但並無轉交兩份鍾庭耀的解釋文件給校長。黃紹倫亦質疑鍾庭耀為何受到重壓多時才公開,跟他在今年才拿到博士學位有關。黃紹倫總結時指雙方證供的出入只是誤解,並非其中一方有意說謊。 鍾庭耀及黃紹倫就兩次分別在1999年...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網站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香港民意研究所網站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rrangement of Statute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香港大學規章 (英文)
    香港大學學生會 鍾庭耀事件[失效連結]
  6. 2/3/2005 · 董建華 继任 梁振英 多数票 526票(65.8%,選舉委員會) 香港特別行政區第2任政務司司長 任期 2001年5月1日-2005年5月31日 [2] 行政长官 董建華 前任 陳方安生 继任 孫明揚(署理) → 許仕仁 香港特別行政區第1任財政司司長 任期 1997年7月1日-2001年4月 ...

  7. 1996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1996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

    歷史 [編輯] 江澤民與董建華握手 [編輯] 1996年1月26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選出(以下簡稱「人大香港籌委會」)在北京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江澤民走進150多個籌委的人群裏,僅與董建華一人握手,普遍被喻為「眾裏尋他千百度」或「欽點 ...

  8. 八萬五建屋計劃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八萬五建屋計劃
    • 背景
    • 計劃內容
    • 實行情況
    • 影響
    • 「不提及等同不存在」
    • 相關條目

    自《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鄧小平承諾香港五十年不變,香港前景明朗化,經濟穩步上揚。但另一方面,《中英聯合聲明》限制了香港每年賣地數量,以免殖民地政府在主權移交前把香港最重要的土地資源賣光,然後把財政儲備帶走。在這樣的背景下,香港對房地產的需求因經濟持續上揚而有增無減,但是香港土地供應未有能夠增加,造成1990年代的泡沫經濟,地產、股市都屢創新高,香港經濟一片繁榮,很多人透過炒賣股票和地產而致富,金融業和地產業成為香港經濟重要支柱。據統計,香港的整體樓價在1994年1月至1997年10月的高峰期,3年零10個月之間上升了68%。 在高峰時期,一般中檔私人住宅每平方呎要大約7000至8000港元,如果有海景或是高層單位則價格更高,一般中產人士需要持續工作直到退休後才可完成供款。樓價的持續上揚使中下階層難以自置物業,即使是租住物業,租金也連年上升。在1997年的高峰期,香港人平均把月薪的74%用作供樓。市面開始出現聲音,要求政府壓抑樓價的升勢,但當時的香港政府礙於中英聯合聲明的土地供應限制條款,未能增加供應。 在1997年一年內,香港共有64400個住宅單位建成。 當時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指出,八萬五建屋計劃是彭定康任港督的時期(1992—1997年)開始研究的,但當時受制於《中英聯合聲明》,未能付諸實行。 類似的觀點早在2001年5月的時候,也曾被當時身陷房委會短樁醜聞的房委會主席王䓪鳴女爵士提出,她在立法會專責委員會上聲稱,「八萬五」建屋構念早在彭定康港督任內已經存在,而房委會只是在執行政府制訂的長遠房屋策略。此外,她還提交多封在1994年至1996年間致彭定康的信件,其中一封在1996年12月寫的信件中表示,房委會最多只可建到82,000個單位,而不能達到政府的106,000個單位。 不過,房屋局局長黃星華於同月獲傳召作供時,卻對王䓪鳴的論調作出反擊。黃星華表示,自1988年以後,公營房屋的建屋目標都是由房委會制定,政府本身沒有機制進行評估,因此主權移交前的港督《施政報告》中,有關公營房屋興建量的預測資料都是由房委會提供,而港府要到1997年後才重新有自己的預測機制,所以房委會並不如王䓪鳴所指,在1997年前要跟隨政府制定的目標建屋。

    香港主權移交後,董建華於1997年10月宣讀首份施政報告,提出十項工作計劃,當中「安居」一項中,董建華訂出以下目標: 1. 每年興建的公營和私營房屋單位不少於85,000個 2. 10年內全港70%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 3. 輪候租住公屋的平均時間縮短至3年 4. 增加鐵路上蓋及市區重建建築密度

    在1997年,香港政府拍賣了19幅住宅用地,總面積為24公頃;另外批出7幅總面積為16公頃的土地作居者有其屋計劃用途;以及售出3幅總面積為5公頃的土地供私人機構參建居屋計劃之用。 到了1998年6月,由於物業價格大跌,政府暫停賣地直至1999年4月。1998年內政府共賣了10幅住宅用地總面積9公頃;售出3幅總面積8公頃的土地供私人機構參建居屋計劃之用,以及批出7幅總面積15公頃的土地作居者有其屋計劃用途。 在1999年,政府售出16幅總面積15.35公頃的建屋用地及兩幅總面積4.94公頃的私人機構參建居屋計劃用地;將8幅總面積12.54公頃供發展居者有其屋計劃、3幅總面積14.74公頃供發展可買可租選擇計劃、6幅總面積47.93公頃供發展租者置其屋計劃的土地批予香港房屋委員會;並將一幅面積0.9公頃供發展住宅發售計劃的建屋用地批予香港房屋協會。 2000年過後,首批「八萬五」時期興建的單位推出市面,而2000年度一年內有85,710個住宅單位建成。 在2001年,香港共有10萬個住宅單位建成,超過了85,000的目標,至2002年則大幅減少至67000個。 而多個西鐵、馬鐵及將軍澳線的上蓋物業發展項目亦採用高密度設計。

    據統計,香港樓價在1997年10月19日的最高峰後的一年間下跌了一半,其後在1999年反彈兩成,但隨著八萬五時期所興建的樓宇陸續落成,加上種種因素,樓價在其後3年多再下跌超過40%,在2003年8月24日跌至谷底。在這5年10個月,香港樓價下跌70%。 由於香港大部分中產階級都是透過把物業作抵押申請樓宇按揭,向銀行借取相當於樓價的七成按揭來購買物業,但由於樓價大幅下跌七成,使在高峰期入市的業主擁有的資產價值跌至低於負債,成為負資產。不少人花費一生努力工作,就是為了完成物業的供款,退休後可以有屬於自己的物業安享晚年。然而樓價大跌使他們花了數十年才累積得來的財富轉眼間化為烏有。如果在負資產期間失業,或被大幅減薪,而無法供款,銀行會收回物業拍賣,業主不但變成「無殼蝸牛」,失去物業後仍然要設法向銀行還債,銀行也承受龐大壞帳風險。至於購入多個物業作投資之用的業主損失更大。有時事評論員嘲諷道:「馬克思發明了無產階級,董建華則製造了負資產階級。」 根據香港金融管理局的資料顯示,香港負資產問題最嚴重的時期為2003年6月,當時共有約105,697宗負資產按揭,佔所有按揭的22%,涉及金額1,650億港元,按揭金額與抵押的比例為128%,估計這些貸款的無抵押部分約值360億港元,意味著香港銀行單在按揭市場便需承擔360億港元的壞帳風險。 而目前仍然有不少鐵路上蓋物業因在八萬五建屋計劃時期規劃,地基採用高密度設計,引致不少地區出現屏風樓問題。包括將軍澳、西九龍、荃灣及大圍。 從2000年代早期起,香港特區政府推行多項措施減少住宅供應,導致新建成的公營及私營住宅數量大減。在2010年一年內,香港僅有約19800個住宅單位建成,不到10年前(2000年)的四分一,甚至連「八萬五」政策剛推出的1997年落成數目的三分一也不到。到2011年2月,香港的整體住宅樓價,已經超越1997年10月的昔日高位。有報章指出「樓價租金狂升、民怨沸騰、民生大受影響」。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在2011年表示「我們的中產發現自己買不到樓,因為樓價太貴」。 2012年,香港富商胡應湘認為董建華當年提出「八萬五」計劃是正確的,「如果當年沒有八萬五」,香港年輕人「只可能住籠屋和劏房」。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指「八萬五導致落重藥的孫九招,引致今天的地產霸權」。 2012年當選行政長官的梁振英被指在任職行政會議成員時,建...

    在香港樓市於2000年代後期再度大升之前,「八萬五」政策是董建華被批評的最多的政策之一,當時不少人認為「八萬五建屋計劃」是樓價下滑的元凶,希望政府修訂這項政策,遏止樓價下跌。 董建華及相關政府官員一直並無表明政策改變,即使政府在1998年宣佈暫停賣地時,董建華仍然表示八萬五計劃不會受暫停賣地影響。直至2000年6月29日,董建華在禮賓府接受無綫電視新聞專訪,被問及會否修訂「八萬五」目標時,董建華首次明言「從98年就再沒有說過『八萬五』這個字眼,那你說還存不存在?」。市民和學者對於董建華這種「不提及等同不存在」的施政態度都感到驚訝,市民對政府施政失去信心,董建華的民望持續下跌。事後證明,不單只八萬五建屋計劃,其他董建華任內的發展概念如中藥港、硅港、紅酒貿易中心、商業園等都在政府不再提及的情況下「不再存在」。直到董建華辭職後,香港大學的民意調查指出有過半數市民認為董建華最大過失便是在經濟民生方面的政策失誤。

  9. 葉劉淑儀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葉劉淑儀

    葉劉淑儀在1998年7月起出任保安局局長,至特首董建華在2002年7月1日實施高官問責制後,她得以留任原職,但身份由公務員變成政治任命的問責局長。到2003年7月16日,葉劉淑儀在推銷《23條》立法後辭職,結束其政府生涯。

  10.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