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虎度门(电影)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topic/20149127

    有问题,上知乎。知乎,可信赖的问答社区,以让每个人高效获得可信赖的解答为使命。知乎凭借认真、专业和友善的社区氛围,结构化、易获得的优质内容,基于问答的内容生产方式和独特的社区机制,吸引、聚集了各行各业中大量的亲历者、内行人、领域专家、领域爱好者 ...

  2. 虎度门(电影) - 知乎

    www.zhihu.com/topic/20149127/top-answers

    乌鸦电影 公众号:乌鸦电影;公众号ID:crowmovie [图片] 香港导演似乎有一种魔力:把曲高和寡的东西,拍得有烟火气。 有人说,这部电影就是这种感觉。 还有人说,如果程蝶衣活了下来,大概就是这副模样: 《虎度门》 [图片] 1996年,香港。 ...

  3. 电影产业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topic/19590657

    知乎,中文互联网最大的问答社区和创作者聚集的原创内容平台,于 2011 年 1 月正式上线,以「让人们更好地分享知识、经验和见解,找到自己的解答」为品牌使命。知乎凭借认真、专业、友善的社区氛围、独特的产品机制以及结构化和易获得的优质内容,聚集了中文互联网 ...

  4. 中国电影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topic/19603700

    中国电影诞生于1905年,北京丰泰照相馆创办人任庆泰拍摄了由谭鑫培主演的《定军山》片段,这是中国人自己摄制的第一部影片。1896年8月11日,上海徐园内的又一村放映“西洋影戏”,是中国第一次电影放映。粉碎四人帮后,电影事业获得发展。1977年电影生产开始复苏, ...

  5. 我朋友是一个不太关注电影的人,所以当我告诉他我正在电影院看《两只老虎》的时候,他很奇怪的问了我一句:“你是在看动画片吗?” 确实,《两只老虎》这首儿歌在中国实在是太火了,用这首歌名来做电影的名字,很容易一下子就吸引观众目光的同时,也很容易让观众模糊 ...

  6. FIRST青年电影展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topic/20046530

    FIRST青年电影展(FIRST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是每年7月份于青海省西宁市举办的具有国际性质的电影赛事,由西宁市人民政府、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主办。FIRST青年电影展致力于推广青年电影人早期作品,鼓励评奖为主。

  7. 知乎 - 有问题,上知乎

    www.zhihu.com/hot

    知乎,中文互联网最大的问答社区和创作者聚集的原创内容平台,于 2011 年 1 月正式上线,以「让人们更好地分享知识、经验和见解,找到自己的解答」为品牌使命。知乎凭借认真、专业、友善的社区氛围、独特的产品机制以及结构化和易获得的优质内容,聚集了中文互联网 ...

  8. E LEE - 知乎 - Zhihu

    www.zhihu.com/people/Enkyo

    的言行做派备受争议,反映了“后疫情时代”国人对文化自信的高度关注,对文艺大咖的极度不信任。宣传一部抗美援朝电影带美国海军帽子采访,就好比斯皮尔伯格宣传《拯救大兵瑞恩》戴个纳粹帽子,迈克尔贝宣传《珍珠港》戴个旭日旗帽子。

    • 看不见风景的房间
    •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公众号:Rainriver778 ​在Brie Larson 成为惊奇队长之前,她最出名的一部作品,名叫“房间(Room)”。这部电影讲述一个 17 岁的姑娘被一个男人囚禁在地下室长达 7 年的故事。 在被这个男人强奸后,姑娘生了一个小男孩儿,母子俩挤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唯一的自然光来自一个小小的天窗。 经过多番挣扎,姑娘想尽办法让孩子逃了出去,最后母子俩获救。可是面对外面巨大的陌生的世界,怎么活下去依然是个难题。 这部电影改编自一本同名小说。小说源于奥地利的一起非常著名的真实案件,这个案件却比小说的内容更为恐怖可怕。 今天的案件发生在1984 年 8 月,奥地利一个名叫Amstetten的城市。全文 2 万多字,请有个思想准备。

    Amstetten是个不大的城市,面积 52 平方公里,全部人口不到 2 万 5。在这些人中,有一个名叫 Fritzl 的普通家庭。 这个家庭的爸爸名叫Josef Fritzl,妈妈名叫Rosemarie,两人一起生养了 7 个孩子。 在 1984 年之前,这家人都一直过着非常平凡正常的生活,爸爸是个老资格的工程师,为人体面谦和。妈妈是慈祥忙碌的家庭妇女,一心扑在孩子们身上。 虽然家里有 7 个子女,Fritzl 一家过的其乐融融,孩子们都教育的很好,虽然学习上不是个个顶尖优秀,但每个孩子都很守规矩,对人非常有礼貌。 不过也许世事总有例外,一群羊里总是难免会有一头黑羊。Elisabeth Fritzl就是 Fritzl 家的这头黑羊。 Elisabeth 性格倔强叛逆,在15 岁完成了义务教育后,就决定不再继续追求学业发展,而是接受职业培训,打算去做个女侍应,直接开始工作。 可是还没完成职业培训的课程呢,Elisabeth 忽然离家出走,父母家人遍寻不得,只好报警找人,最后花了三个星期,在维也纳的一个朋友家找到了她。 回家后的 Elisabeth 被做通了思想工作,温顺的重新加入了职业培训课程,这次她坚持了下来,1984 年中旬的时候终于完成了培训,很快就在另一个城市林茨市 (Linz) 找到了份工作。 林茨市是奥地利第三大城市,工业发达,人口有 20 多万。Elisabeth 对终于有机会离开家乡感到兴奋不已,十分期待。 一天她谁也没说,就像上次离家出走一样,忽然消失了。 这一天是 1984 年 8 月 29 日。 Elisabeth 的妈妈在意识到女儿又一次不告而别之后,立刻报告了警察。虽然 Elisabeth 已经年满 18 岁,警察依然展开了相应的调查,只是调查几乎毫无进展。 焦急的父母四处打听询问,也没有得到很多消息,邻居们日见他们的情绪慢慢的从失望变成绝望。直到几个星期后,他们忽然收到了一封信。 信居然是Elisabeth 寄来的,这封信的落款时间是 1984 年 9 月 21 日,邮戳显示是来自Braunau,希特勒的出生地。在信上她潦草的写道,她只是厌倦了家乡的生活,迫切的想逃离到新的世界去。现在她和一个朋友生活在一起,很安全。 同时她明确的说,希望父母不要来找她,“If you look for me, I will leave the co...

    在接下来的 20 多年里,Josef 和Rosemarie 偶尔会收到来自 Elisabeth 的信息。 在 Elisabeth 消失了十年后, 1994 年的 5 月的一天深夜,忽然在Josef 和Rosemarie 的家门口出现了一个纸盒子。打开纸盒子一看,里面躺着一个熟睡的女婴,旁边放了一张纸条,告诉他们小宝宝名叫Lisa,出生在 1993 年 8 月,现在已经 9 个月大啦。 纸条上这样写道: (我这样在多年后忽然联系你们,你们很惊讶吧。而且我还给你们带来了更大的惊喜。她前 6 个半月都是胸喂的,现在已经学会用奶瓶喝奶了。她很乖,如果你们用勺子喂她的话,她也会吃的很好) Josef 和Rosemarie 惊喜交集的把小宝宝抱进屋里,他们向社会福利机构正式提出申请,收养了Lisa。 一年多后,在Josef 家门廊里停放的Lisa的小推车里,依然是深夜又出现了一个小女婴。在发现女婴的几分钟后,家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妈妈Rosemarie 跑去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Elisabeth 的声音。 她没有回应妈妈的连声追问,而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是我把她留在门口的”,就挂断了电话。 Rosemarie 惊讶极了。家里刚换了电话号码,Elisabeth 居然也打了过来。 小女婴名叫Monika,出生于 1995 年 2 月。这次大家都有经验了,Josef 和Rosemarie 很顺利的也收养了Monika。 2 年后,1996 年 5 月,门口再次出现了一个孩子,这次是个男娃,娃娃名叫Alexander。Josef 和Rosemarie 毫无怨言的收养了第三个被女儿抛弃的外孙。 当地的媒体也注意到了这家的情况,对Josef 一家的善举进行了报道。身边的邻居们也时不时叹息议论,什么样的母亲才会做出这么不负责任的事情,Josef 已经养大了 7 个孩子,现在又丢给他三个小婴儿,简直太可怕了。 最后一个出现在Josef 和Rosemarie 家门口的并不是个婴儿,而是个少女。 2008 年 4 月 19 日,也就是Elisabeth 失踪的整整 24 年后,家门口出现了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孩儿。 Josef 首先发现了她,女孩儿看起来情况非常糟糕,于是他立刻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姑娘被飞快的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急诊室的医生接收了陷入深度昏迷的姑娘,他注意到她超乎常人的苍白,嘴边还有残留的血迹。 在姑娘被收治的一个小时后,Josef 也赶到了医院。接治医生Albert Reiter 赶紧找到他询问孩子之前的病史,可是 Josef 为难的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孩子妈妈不肯管孩子,直接把孩子扔在他家门口就跑了。 医生对这个说法感到不可置信,孩子病的这么重,做妈妈的怎么会不愿意管呢? Josef 拿出一张纸条,纸条是 Elisabeth 写的,上面说,孩子名叫Kerstin,19 岁了。她说Kerstin 抱怨有特别严重的头疼,虽然服用了阿司匹林,可是没什么效果。之后又出现了抽搐的症状,可能咬到了舌头,嘴里开始流血。她感到无能为力,只好把孩子丢给老父亲了。 解释完后,Josef 把孩子交代给医生,匆匆的离开了。毕竟家里还有一堆人需要照顾。 但是 Kerstin 的情况不容乐观,她偶尔会清醒一下,然后很快又陷入昏迷。医生发现她的免疫系统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还有明显的营养不良症状,她的牙齿状态也特别不好,小小年纪,牙齿却几乎都掉光了。 医生联系上 Josef,希望他做做孩子母亲的工作,必须要了解孩子的病史才能安排治疗计划,能不能让孩子母亲来一趟医院。但是 Josef 完全没有搭理他的请求。 最后医院私下联系了警方,汇报说有个名叫Josef Fritzl 的男人送来一个神秘的病人,这个病人的情况很糟,但是个人病史完全不知道。 警方由此发布了寻人启事,公开呼吁 Elisabeth 现身。同时警方又重开了当年 Elisabeth 的失踪人口案,打算从那里开始继续寻找她的踪迹。 为了了解更多的情况,警方问询了Josef。

    Josef 无奈的解释道,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半夜忽然在门口发现倚靠在墙上的Kerstin,她的身上夹了张纸条。 他从口袋里掏出张纸条,纸条上这样写道: (求求你帮帮Kerstin,她很害怕生人,也从来没有进过医院。Kerstin,请坚强起来,坚持到我们重逢的那天) 纸条上的日期写于 3 个月前,看起来是发自另外一个名叫Kematen 的城市,署名是Elisabeth。Josef 向警察解释说,女儿投奔了邪教,被邪教洗了脑,所以行为十分的古怪。Kerstin 是她丢在家门口的第四个孩子。 警方联系了 Kematen 市的一个宗教负责人,询问当地邪教的情况,负责人说,我们当地没邪教啊?谁说我们有? 一个星期后,Kerstin 的情况更加恶化,医生不得已给她上了呼吸机,因为她出现了肾脏衰竭,医生只好靠人工维持她的生命状态,在注射了麻醉剂后,她进入了植物人状态。 警方并不完全相信Josef 所说的话,一个母亲把自己的 4 个孩子都丢给老人不管,自己拒不现身,这看起来可不是什么正常的现象。警方决定收集 4 个孩子的 DNA,希望能通过 DNA 对比,找到孩子的父亲。如果妈妈不肯出面,那爸爸总得出来做个交代吧。 考虑到邪教的情况,大家都觉得,这 4 个孩子大概不是一个父亲生的。 终于在 4 月 26 日,有人在街头看到了Josef 和一个女人往医院走。这个女人的头发全白,走动的时候姿势很别扭奇怪。 负责救治Kerstin 的医生接到护士打来的电话,得知病人的亲妈终于现身,他立刻通知了警方。当Josef 和 Elisabeth 走进病房时,警察也同时赶到了。宣布因为病人的情况如此之糟,他们需要问询孩子的家长,调查是否有家长疏于职责的情况出现。 一开始 Elisabeth 只是躲在Josef的身后,什么也不肯说。Josef 向警察解释说,Elisabeth 从电视上看到了警方的呼吁,十分担心孩子的情况,就从邪教控制的住处逃了出来。 警察观察了一阵后,决定把他们父女俩分开询问。 然而即使是离开了Josef 的身边,Elisabeth 依然不愿意配合。在沉默了良久之后,她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No one will believe me anyway(反正不会有人相信我的)”。 警方决定换个角度再试试:“我们会相信你的,也许你也是受害者呢?” 突然之间 Elisabeth...

    1984 年 8 月 29 日这天,Josef 叫来 Elisabeth,说有事儿需要她搭把手。那之前他一直埋头在家里的地下室里捣鼓什么东西。 70 年代末时,他曾经向市政府申请批准在家里修建一个防核武器的安全屋。在冷战时期,这种申请并不少见,当时担心会爆发世界大战,普通群众们能做的准备就是躲起来。 Josef 花了 5 年的时间完成了地下室,他请人在地下室安装了一个重达300公斤的钢门。为了完成这个计划,他还获得了政府的资助。 这个地下室最后还有一个步骤没有做完,那就是把最后一个门安装到门框上。 Josef 让 Elisabeth 帮他扶着,最后把门装好了。两人完成后,站到一边欣赏这个成果时,Josef 从身后用一张浸透了麻醉剂的手巾捂住了女儿的口鼻。 Elisabeth 当时并没有完全失去知觉,她只是丧失了对自己四肢的控制。浑身绵软的她被父亲拖进昏暗的地下室,在冰凉的地面,被他野兽般强暴了。 在发泄完兽欲后,Josef 十分满意。他用一根铁链围着 Elisabeth 的腰绕了几圈,把她捆在一根地下水管上。然后转身锁上了门,把她一个人丢在这个漆黑阴冷的地下室里,与老鼠作伴。 这其实并不是他第一次对她施暴,事实上,从她 11 岁开始,他就开始侵犯她初初绽放的身体。 她 12 岁那年,他开始修建这个地下室。 从 11 岁到 18 岁,她只有一次机会逃离他的魔掌,她也把握住了这次机会。然而,她还是被抓了回来,被送回到这个魔鬼的身边。她的挣扎求生仅仅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更方便的借口:“看,她又离家出走了。” 渐渐的没有人再关心这个失踪的女孩儿,只有这个可怕的男人暗自得意。

    在最初的几天,他把她一个人丢在地下室里,就那样捆在铁管上。在黑暗里她拼命的嘶喊,却没有人听见。那个地下室被做了特殊的隔音处理,无论她怎么喊叫,她的哭声都无法传递到就住在自己头顶的人们的耳中。 在她绝望地呼救同时,她的妈妈提交了失踪人口报告,父母和兄弟姐妹们在四处问询有没有人见过她。 在接下来的 5 年里,她一个人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度过,整个世界就是一个 17 平米的水泥房间,天花板只有 1 米 7 的高度,没有窗户,也就没有自然光线,也没有自然流通的空气,电灯的开关在外面,隔着一堵大马力的电动门。 整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这张床是她睡觉的地方,也是她被强奸的地方。 他几乎每天都来,或者至少一个星期来三次。他会给她带来一些食物,水,和其他最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只有在需要上厕所的时候,他才会解开她的脚镣。 她能听见远远传来的门响,由远及近直到跟前。如果他只是把吃的用一个盘子递进来,这意味着今天他没功夫碰她。而如果门开了,他直接带着吃的进来,她就知道,他会留下来,强暴她。 (闭上眼,就是他在她的身上。睁开眼,就是天花板上的霉斑。如此反复) 慢慢的,他给她的房间添置了一个很小的冰箱,这样她就能储存一点点食物,在他不能来的时候勉强维生。他给她带了一个小小的电磁炉,这样她终于能吃上热饭了。 在卧室外,他修建了一个简陋的洗手间。她要挤过一个极其狭窄的通道才能来到洗手间洗漱。这个通道只有 60 公分宽,铺垫了厚厚的隔音层。 最早的时候,她只能被捆在卧室里,脚上带着脚镣,只有在需要上厕所的时候,他才会解开她的脚镣。当他不在的时候,她就只能硬憋着等他。 他不在的时候,她在黑暗里呼号,拼命的敲打水管,希望有人能听见,可是最后的结果都是她喊到失声,也没人来救她。 刚开始的一段时间,她会拼命反抗,但是他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他会往死里揍她,把她打到奄奄一息,无力反抗了,再摁倒了强奸,然后把铁链捆上,扬长而去。 或者再饿她几天,让她饿到奄奄一息,无力反抗了,再摁倒了强奸,然后把铁链捆上,扬长而去。 渐渐的她放弃了反抗。一切都变得简单和理所当然。

    1986 年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怀孕了。然而 10 个星期后,孩子流产了。 2年后,她又怀孕了,但是他却拒绝送她去医院,"Don't think you're getting away from me so easily.(别以为你就能借此摆脱我)" 他丢给她一本医学书,让她自己学着养胎。在生育的时候,他躲到了楼上的家里,是她一个人在封闭的房间里,艰难的生下了大女儿,流着泪剪断了脐带。 她给孩子起名Kerstin,这是她与亲生父亲生下的第一个孩子。 第二年大儿子 Stefan 出生了。 神秘出现在 Josef 门口的Lisa 其实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在 9 个月大的时候,她被带离了Elisabeth 的身边,假装是被妈妈抛弃的孩子,被“祖父母”收养了。 第二个被收养的孩子 Monika 其实是 Josef 和 Elisabeth 生下的第四个孩子。她出生在 1994 年,这个时候老大 5 岁,老二 4 岁,仅有一个房间的地下室已经容纳不了这么多人。所以 Lisa 和 Monika 被前后脚送到“楼上”,被“祖父母”收养。 还记得 Monika被“发现”时,“祖母” Rosemarie接到的那个来自女儿的电话吗?那其实是 Josef 事先逼她录好,然后他在另一个房间用临时购买的手机拨打然后播放的录音。 1996 年的 5 月,Elisabeth 生了一对双胞胎,Alexander和Michael。弟弟Michael在刚出生的时候就有呼吸方面的问题,但是Josef 拒绝带他去医院治疗。还在产床上的 Elisabeth 苦苦哀求他救救 Michael,他只是冰冷的回答说:“It is what it is. (听天由命吧)”。 2 天后,Michael 死在了妈妈身边。之后Josef 把他的尸体丢到楼里的锅炉中焚烧灭迹。 双胞胎中的另一个婴儿 Alexander 被 Josef 带回了楼上的家中。这一次他的妻子和社会福利人员依然没有发出任何疑问,只是顺理成章的让“祖父母” 再次收养了女儿不要的孩子。

    Elisabeth 和 7 岁的Kerstin,6 岁的Stefan 一起继续被囚禁在地下室里。这些年 Josef 给他们添置了个电视,带来了一个收音机和一个录像机。 一般来说,他会在早上 9 点左右,对妻子找个借口说要去工作室画图,就一头钻进地下室。在 Monika诞生后,他意识到地下室的空间是个极大的问题,终于同意扩张之前修建的地下牢狱。 这套房子之前有一个很老旧的地下室,但是与禁锢Elisabeth 的那间卧室并不相通。在Elisabeth 的苦苦哀求之下,Josef 同意扩大一点他们的生活空间。他决定在现在的卧室之外再增加一间卧室,然后把他们的房间与之前那个旧的地下室连接起来。 Elisabeth 和孩子们有了第二间卧室,有了一个小小的吃饭的地方。它们之间通过极其狭窄,长达 5 米的走道相连。 这个第二间卧室和走道,是Elisabeth 和孩子们用双手一点点挖出来的。Josef 不肯给他们工具,他只是淡淡的说,如果你们想要,就自己动手吧。 经过 9 年的挖掘,他们的生活空间终于从 17 平米扩展到 55 平米。但是新挖掘出来的房间,高度不一,有的地方只有不到 1 米 7 的高度。 这样的空间给居住在里面的孩子们带来了身体上的影响,大儿子 Stefan 在被解救的时候 18 岁,身高达到 1米 83,但是因为天花板太低,过去的几年里他一直不能完全直立行走。 在这个黑暗狭窄潮湿的地下牢狱里,孩子们没有自然光,甚至缺乏足够的氧气。他们只能靠妈妈的信念维持着每一天的生活,妈妈告诉他们:“Heaven is up there.”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Elisabeth 教孩子们认字,给他们讲故事,带他们画画,想出各种游戏来刺激他们的大脑发育,由此打发漫长的时间。)

    当 Josef 带食物来的时候,往往也是他强奸 Elisabeth 的时候。如果Elisabeth 的表现令他不够满意,他会强迫孩子们在一旁观看,从而达到羞辱 Elisabeth 的目的。如果他心情好,会允许孩子们躲到柜子里。更多的时候,孩子们是被用狗链拴在同一个房间墙角的水管上,哪儿也去不了。 如果孩子们谁稍微有些淘气,不听Josef 的话,或者发出了太大的声音,他就会关掉暖气,或者几天不给吃的,来惩罚他们。 Josef 的职业主要是工程师,但是他同时购买了不少房产出租。在他外出奔波买房子的时候,或者出门度假的时候,会长达十几天离开,那么 Elisabeth 和孩子们就会陷入饿肚子的困境。 他们为什么不逃跑? 因为Josef 告诉他们,门是通了电的。如果他们试图撬门逃跑的话,就会被电死。而且房间的通道设置了煤气陷阱,如果他们逃跑的时候触发了陷阱,整个地下室都会充满煤气,他们会通通因为煤气中毒而死。 当然,如果他们表现不好,如果他们让他感到厌烦,如果他们惹他不高兴,他设置了遥控器,也随时可以毒死他们。 这个时候距离Elisabeth “失踪”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24 年,大女儿Kerstin 已经 19 岁,大儿子 Stefan 也已经 18 岁,就连最小的儿子 Felix 也 5 岁了。楼下的 4 张嘴逐渐让 73 岁的 Josef 感到有些不堪重负。除此之外,他还必须处理这么多人产生的生活垃圾。 更那什么的是,Elisabeth 已经 42 岁,而她的头发已经几乎变得完全灰白,容貌更是苍老的象个 60 多岁的老妇人,她的麻木,畏缩,和迟钝,已经完全无法引起他的任何兴趣。 这些年他逼着Elisabeth 偶尔给家里写封信,2007 年圣诞节的时候,他逼着Elisabeth 又写了一封,在信里他让她暗示自己也许不久后会脱离邪教回归家里。 但是在想好下一步到底怎么办之前,Kerstin 的重病打乱了他的计划。 地下室只有一瓶阿司匹林和咳嗽糖浆,Kerstin 的情况越来越危急,Elisabeth 不断苦苦哀求 Josef 带女儿去医院看病。 在Kerstin 陷入昏迷后,也许他想到在地下室处理一具几近成年的尸体是件麻烦的事,Josef 终于答应了,但是他一直等了十几天。 每年 Josef的老婆也就是Elisabeth 的亲妈都要去意大利呆几天度假,他要等她走了,才...

  9. 1. 大多数澳门人不会说葡语,据统计澳门只剩下0.6%的人说葡语。有趣的是,在被澳葡政府殖民期间,说葡语的需求很少,反而是因为中国和一些葡语系国家比如巴西、安哥拉等有经贸往来,澳门在这之间承担了很好的桥梁角色,政府鼓励大家去学葡语,所以说葡语的人数反而 ...

    • 袁詠儀拍過d咩電影?

      ...鬼片) 1996年 《滿漢全席》    (笑片) 《怪談協會》   (鬼片) 《虎度門》    《麻麻帆帆》    (笑片) 《賭神 ...

    • 我想知杜國威的生平???

      杜國威,BBS(1946年8月13日-),香港編劇,《虎度門》、《人間有情》、《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聊齋新...麗的呼聲廣播劇,有「播音 ...

    • 明星既問題

      ...評論學會、柏林影展銀熊獎及台灣金馬獎授與最佳女主角獎,同時亦為她贏得亞洲電影人協會頒贈「最高成就獎」,而《虎度門》則獲亞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