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許文軒(Edmond)主持的J2音樂訪談節目《我們的音樂時代》,當中《一個演唱會的誕生》環節帶大家直擊楊千嬅的巡迴演唱會,由綵排到後台,以及演唱會台底等禁地。

  2. prev next. 【明報專訊】石詠莉接受許文軒主持的音樂節目《我們的音樂時代》訪問,談到由性感女子組合成員到製作HiFi唱片感受。. 她說:「2014年我在谷底想放棄,多得鄧健泓畀信心。. 我本身想做原創歌,2010年試過失敗了,出了等於無出,便決定做HiFi碟,覺得一個 ...

  3. prev next. 【明報專訊】周慧敏與音樂人伍仲衡接受許文軒主持我們的音樂時代》訪問,兩人於2006年認識,周慧敏爆當時她相隔多年再開騷,打算製作一首新歌,但一定要她最鍾意、最合心水才會錄製。. 當時伍仲衡寫了首歌給她,但她經過一輪考慮才告訴他要首歌,可 ...

  4. 王馨平笑伍仲衡 貪靚,添置了很多服飾,主持許文軒亦說︰「他特別買新衫接受我《我們的音樂時代》訪問,訪問前更要用『碌面機』瘦面。 」伍仲衡解釋︰「我最怕做幕前要影相,以前去琴行買樂器多,現在就多去時裝店買衫,沒理由每次穿同一件衫做訪問!

  5. 新聞總覽 - 20200513 - 即時新聞 - 明報新聞網

    news.mingpao.com/ins/新聞總覽/archive/20200513

    許文軒主持兼策劃《我們的音樂時代》 感覺似實現夢想 張曦雯30歲開生日P 首公開混血男友合照 甜蜜放閃 Van@Nowhere Boys讚有默劇感覺 3分鐘一鏡直落拍MV 重錄原版歌詞《命硬》 衛蘭徇眾要求推《她整晚在寫信》

  6. 娛樂 - 20200515 - 即時新聞 - 明報新聞網

    news.mingpao.com/ins/娛樂/section/20200515/s00007

    許文軒主持兼策劃《我們的音樂時代》 感覺似實現夢想 (18:21) 張曦雯30歲開生日P 首公開混血男友合照 甜蜜放閃 (18:11) Van@Nowhere Boys讚有默劇感覺 3分鐘一鏡直落拍MV (18:01) 重錄原版歌詞《命硬》 衛蘭徇眾要求推《她整晚在寫信》 (17:30)

  7. 某個意義上,崔健一直在追求他自己音樂前進:從早期《一無所有》、《一塊紅布》,到最後一張出版專輯《給你一點顏色》(2005),他作品不論是音樂創新,或是歌詞對社會思考,都的確在與時代對話。弔詭是,他在過去10年,沒有交出 ...

  8. 【明報專訊】韓國MBC電視台綜藝節目《玩什麼好呢?》主持劉在錫,伙拍樂壇天王Rain及天后李孝利,組成限定組合「SSAK3」,最近大受歡迎,奪得韓國音樂節目冠軍,氣勢強勁;不過SSAK3快將解散,前晚一集《玩什麼好呢?

  9. 【明報專訊】識食識歎的許仕仁,為音樂為電影散盡萬金。 一首樂曲買齊不同版本,家中設影院隨時享受。 早於學生時代鍾情藝術,就讀皇仁中學中六時投稿校報《黃龍報》,引經據典解釋電影並非只供娛樂,又教大家欣賞《007》電影系列;升上大學後他參與學生會,職責 ...

    • 「片頭」主題曲為電影定調
    • 作者電影與作者電影主題曲
    • 廣東「樂與怒」:新時代音樂的主導動機
    • 七十年代時地人:與搖滾樂的同時協奏
    • ■參考資料
    • 註十二

    對比主流的國語歌,或時尚的歐西流行曲,六十年代中期熱門樂隊Teddy Robin and the Playboys的泰迪羅賓曾說,廣東歌地位低,不入流,為怕得罪歌迷,1974年之前絕不敢唱(註二,頁75)。《鬼馬雙星》等多部許氏電影採用原創廣東歌曲,是極大膽的嘗試。大哥許冠文提出中文歌要求,弟弟許冠傑立即完成片中慢板插曲《雙星情歌》,後經許冠文催促,說電影有很多動作,於是製作了同名主題曲,許冠傑曾說:「因為每部電影都有個『片頭』(開場段落),總要作首歌出來。我們就看看整部戲的主題內容,再作主題曲。」(註二,頁67-68)許冠文在一次訪問中,對許冠傑在《鬼馬雙星》的創作,有以下回憶: 「……有一天我們在賭場,我忙着拍攝,他(許冠傑)和許冠英在房間樓上彈結他唱歌鬧着玩。我休息時回房洗澡,經過他們的房間,卻被他取笑,說我玩角子機總是輸,忽然唱了一句『贏輸冇時定』、『輸光唔使㷫』,大家笑着笑着,翌日他竟然創作了整首歌,說是賭徒的歌,『為兩餐乜都肯制前世』。這首歌本來只是玩玩而已,但我覺得蠻動聽,於是跟鄒先生(嘉禾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鄒文懷)提議用廣東歌做主題曲,他又一口答應……這是我非常好運的一個機遇。」(註三)。 把電影主題歌曲全首配置在開場段落,畫面同時見重要創作人及製作人名單。這作法和昔日粵語片多是配上純音樂大相逕庭。《鬼馬雙星》是開香港電影之先河,七十年代許氏兄弟電影相繼出現,電影歌曲出場位置更為亮眼,廣為流傳。許冠傑創作每每先曲後詞,或曲詞同步創作,更為靈活。許冠文四部電影的主題曲,不單為每部電影定調,且能獨立成歌,流行於不同媒體,帶起電影音樂市場的消費。 縱然流行音樂與電影有如此具體相似及影響的歷史軌迹,學術界對電影歌曲與電影之間的注目度卻相對小。和電影裏純音樂功用相似,電影歌曲能有助建立情緒,幫助統合電影結構的一致性,又能整合電影題旨,讓觀眾可以藉着歌曲,聯想電影,甚至建立對電影及其以外的延伸想像。許氏兄弟於七十年代的四部代表作品是明顯例子。 《鬼馬雙星》與《天才與白痴》的主題曲均在開場時以片頭歌曲全曲播放,兩片畫面配以卡通短片。《鬼馬雙星》的卡通以雞鴨為主角,只見牠們在賭場、賭局互相鬥法,主題曲一出:「為兩餐乜都肯制前世/撞正輸晒心翳滯無謂/求望發達一味靠搵丁/鬼馬雙星/噱頭勁……」清晰指明片中兩個角色(許冠文與許冠傑)嗜賭心態。《天才與白痴》「片頭」的...

    許冠傑早年的電影歌曲,吳宏曾以歌詞作意識形態角度仔細分析,認為帶有「分裂聲音」的矛盾:既強調「有酒今朝醉」,卻又「為兩餐乜都肯制」;既「命裏無時莫強求」又「雞碎咁多都要啄」,是一方面「睇開啲」,但一方面「搏晒命」,互相衝突——即「傳播上的『雙重縛束』(double bind),窒息個人思想發展,而進一步是精神分裂」(註四)。朱耀偉則肯定箇中的雙重聲音,認為是替小市民宣泄了不滿:「一方面是小市民的吶喊(呼叫自己心聲的欲望聲音),一方面是詞人超然冷靜的道理(即被另一理性聲蓋過)……通過『分裂的聲音』造成的張力,小市民又往往能在其中得到滿足……」(註五)朱的論點,無疑更具說服力。惟上述論者未有提及的,是這些歌曲不少為電影而作,箇中創作,不能抹殺電影主題元素。上述提及的「分裂」與「雙重」聲音,正是跟四部由許冠文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大有關係。 澄雨提出1950年至1970年喜劇片中小人物均有共通的意識形態問題:「大部分的小市民喜劇(以及小市民文藝)在意識形態上都是駁雜不純的、充滿矛盾的、不一致的、態度妥協的,帶着夢幻的粵語喜劇亦不例外。」(註六)許冠文的《鬼馬雙星》、《天才與白痴》、《半斤八両》及《賣身契》,某程度上有着一樣的套路。惟許氏電影對荒誕社會處境在充滿矛盾與不一致之同時,卻不乏對社會的嘲諷與批判,對小人物背後的理解與憐憫;當中人物的態度取向,往往連繫着社會大環境(即市場、物慾、消費、金錢主導)的價值觀,產生張力與壓迫,環環相扣,已跳出早年粵語喜劇片那簡單扁平人物、黑白二分(好與壞;忠與奸)的描述。與其說許氏作品矛盾、妥協或不純,不若說是更能涵蓋大千世界背後那種複雜世故的情感,亦與許冠傑四首看似「精神分裂」的主題曲歌詞不謀而合,正好說明其電影何以跟「當時新世代『同聲同氣』,符合轉型期興起的『本土意識』」(註七)。展示香港人在經濟起飛的社會環境下,急功近利、用盡方法突出自己與自保之餘,亦不乏自我觀照——在道德人倫的鏡子面前,自憐自傷,或蒙騙開脫。 許冠文多次在訪問提及,他當導演,是因為可以把自己的世界觀,透過有力的電影媒體,影響世界。許氏兄弟的四部七十年代作品,無論就電影主題與風格,均環繞着上述對「小市民/打工仔」的關注,是許冠文的「作者作品」;至於四首主題曲,也貫穿有關命題,是名副其實的作者電影與作者主題曲。然而,除可供文字與語言解讀的歌詞以外,音樂的類型、配器與...

    Ronald Rodman提出了把流行音樂作「主導動機」(leitmotif)放在電影裏考量,他針對九十年代兩部西方電影,美國的《危險人物》(Pulp Fiction,1994)及英國的《迷幻列車》(Trainspotting,1996),指出兩部電影的流行音樂類型,跟電影的命題有相當的聯繫(註八)。 所謂「主導動機」,來自德國古典音樂家華格納(Richard Wagner)在其「樂劇」(music drama)的創作理論,這理論後經音樂家Max Steiner在荷李活電影採納,廣為後世電影音樂家沿用。Claudia Gorbman曾對「主導動機」在電影裏作解說:泛指經常在電影反覆出現的主題(theme)或母題(motif),它可以是一段旋律、旋律中某個段落、和弦進程(harmonic progressions)、配器運用等,帶有跟電影緊密的敘事聯繫,指涉有關角色、影像、發言,令音樂承載再現的意義(representational meaning)(註九)。引伸來說,「主導動機」在電影裏發揮着雙重作用(dual function),既是外含符碼(denotator),也是內含符碼(connotator),從外延義(denotation)到內涵義(connotation)的過程,通過意陳作用(signification),音樂為電影畫面提供深層意義,有待觀眾從中參與詮釋,跟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的「符號學」(semiology)同出一轍。搖滾「樂與怒」重複在四部許氏電影作統一貫穿運用,無形就是一次類型音樂的「主導動機」採用,為許冠文四部作者電影注入清楚深刻的註腳。 四首都是愉悅開揚的旋律,外含符碼清晰明顯——強勁的搖滾「樂與怒」節拍,甚具個性而密不透風的電子結他,強烈的貝斯節奏,通俗地道的港式俚語。還有編曲新鮮具層次感,活力澎湃之餘,許冠傑一把自然歌聲,充滿親和性,加上每首歌均備和唱、合唱聲部,間或用上如英國Bee Gees樂團擅長的假聲、帶饒舌味道的數白欖表達,玩味甚濃。那是一種新時代的聲音,香港電影內外也不曾聽到。 倘若進一步把許冠傑這四首主題曲放在「主導動機」解說,內含符碼更一目了然,那種往後為何被論者認為是「戰後嬰兒一代在許冠傑身上,找到屬於自己的流行新聲,為粵語流行曲(Cantopop,Cantonese popular song)之...

    多年來,流行音樂在電影中的採用數之不盡,方法不一,不少均從商業角度或市場考慮,而能夠以「主導動機」有着如此貫徹整合的電影其實甚少,和許氏作品同代的西方電影代表大抵是《畢業生》(The Graduate,1967)與《迷幻車手》(Easy Rider,1969)。由主題曲主導的許氏作品,當中純樂器的電影音樂,也不時採用主題曲旋律,以不同搖滾風格變奏演繹:如前衛搖滾、 放克搖滾及藍調搖滾等,令觀眾對主題曲的風格與旋律留下深刻記憶,可以說,許冠傑從主題曲衍生的「主導動機」理念,在類型、形式、內容、演繹,均與許冠文的四部作者電影,做到具港產創意與精準有力的縫合。 不能忽略是,內含符碼還有許冠傑集搖滾樂手與電影明星的魅力,難得的健康、親民也討好。處身的家庭與社會,造就了他日後創作——成長於香港殖民地時代,蘇屋邨草根家庭,香港大學心理學系畢業,自小受唱粵曲父母的耳濡目染,成長過程又受惠於不同類型音樂與電影歌曲的洗禮,口味高度混雜,從中自學:國語時代曲如王福齡的《不了情》、粵語片中有鄭君綿的《飛哥跌落坑渠》 ,還有貓王Elvis Presley、Simon and Garfunkel、The Beatles等歐西流行樂影響(註二,頁17),許冠傑的背景就是斑雜豐富,加上與兄長在電影的合作,周梁淑怡曾說,許冠文是全面性搞笑,歌是留給許冠傑好了(註二,頁45),那是史無前例的兄弟檔組合,和過去導演那種師徒制的輩分班底不同(如張徹的張家班),石琪指許氏兄弟作品「變為沒有代溝而且青春化的『同撈同煲』,更能吸引年輕觀眾」(註七),不難看到他們成為香港年輕一代新力量與新希望(教育職業向上流動)的最佳範本。 許冠傑曾說歌曲是要「唱給一般大眾聽的」,「喜歡通俗……(即)自己平時所說的……與絕大部分的香港人都是說這一種語言」,當唱洋曲的許冠傑一改唱粵語歌又娓娓動聽,觀眾自然加分。而親民背後也是一番努力觀察,許冠傑自言自己對作曲是挺用功的,不時留意身邊發生事物、看報紙看電視、聽普通人說話,歸納後,用自己的音樂演繹與表達,他又要求「作詞要精細,和社會直接拉上關係」(註二,頁80-83)。值得留意是,他的廣東電影歌曲儘管有着西方搖滾樂元素,但早大大跳出五六十年代那種「西曲粵唱」——即表面上西化但實質保守的做法:「唱的是西曲,卻是咒罵西化了的飛哥」(註十一,頁80-81),「有意無意之間在抗議Bea...

    註一: 薛志雄口述,蒲鋒、劉嶔、王麗明訪問:〈薛志雄:電影是戲假情真〉,載於蒲鋒、劉嶔編:《乘風變化——嘉禾電影研究》(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13年),頁184。 註二: 吳俊雄:《此時此處許冠傑》(香港:天窗出版社,2007年)。 註三: 許冠文口述,蒲鋒、劉嶔、王麗明、傅慧儀訪問:〈許冠文:沒有簽約卻有簽了長約的感覺〉,載於蒲鋒、劉嶔編:《乘風變化──嘉禾電影研究》,頁173。 註四: 吳宏:〈批判「許冠傑」〉,載於吳俊雄、張志偉編:《閱讀香港普及文化:1970-2000》(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2年),頁204-205。 註五: 朱耀偉:《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七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中期)》,(香港:亮光文化,2011年),頁83-84。 註六: 澄雨:〈小人物看世界粵語喜劇片的意識形態〉。載於吳俊雄、張志偉編:《閱讀香港普及文化:1970-2000》,頁157。 註七: 石琪:〈嘉禾片場滄桑:從工廠制到明星衛星制〉,載於蒲鋒、劉嶔編:《乘風變化──嘉禾電影研究》,頁46。 註八: Ronald Rodman:The Popular Songs as Leitmotif in 1990s Film,載於Phil Powrie、Robynn Stilwell編Changing Tunes: The Use of Pre-existing Music in Film(英國:Ashgate Publishing,2006年),頁119-136。 註九: Claudia Gorbman:Unheard Melodies: Narrative Film Music(英國:British Film Institute Publishing,1987年),頁28-30。 註十: 黃志淙:《流聲》(香港:香港民政事務局,2007年),頁30。

    黃湛森:《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香港流行音樂研究(1949-1997)》未出版博士論文(香港:香港大學,2003年),頁123。 作者簡介:電影音樂研究者,著有《必要的靜默》、《畫內音》及《畫外音》等書 (原文刊於2020年4月17、18日明報世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