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1/8/2021 · 【明報專訊】政府上月起推行為期3年的現金津貼試行計劃,向輪候公屋逾3年但未獲首次編配的一般公屋申請住戶,即二人或以上家庭及長者單身申請者,每月發放1300至3900元不等的津貼。運輸及房屋局長陳帆昨日表示,已收回5.6萬份申領表,首批約1萬個申領住戶在前日已 ...

    • 非長者單身人士沒住屋需要?
    • 誰人最受長時間輪候之苦?
    • 僅家庭及長者面對生活困難?
    • 與租金真是無關的現金津貼?

    截至本年9月,共有超過10萬宗非長者一人公屋申請。以每年大約有1萬宗非長者單身新登記計,約七成申請人為輪候公屋3年或以上。他們之所以申請公屋,當然與住屋需要有關。今次計劃一方面要以輪候公屋3年劃線,卻又不接受輪候公屋達3年以上的非長者一人,並不妥當。再者,自2015年起,房委會開始大規模向已輪候公屋5年的非長者單身一人申請者查核公屋申請資格,符合通過資格的申請者,一方面反映申請人符合經濟審查,另一方面亦反映申請人多年的住屋需要仍然未處理。既然如此,為何偏偏要排拒他們?

    自2005年實施配額及計分制後,非長者單身公屋申請人就被排拒在「平均3年輪候目標」之外。由於每年最多只有2200個配額留予非長者單身,在計分制下,非長者單身動輒輪候10多年方有機會獲得首次公屋編配機會。如果今次計劃目的是「紓緩因長時間輪候公屋而面對的生活困難」,非長者單身更應是優先考慮協助的對象,以回應這個毫不合理的輪候情况。可是,在是次計劃中,政府沒有進一步解釋為何非長者一人公屋申請者不符合申請資格。單單以「一般申請者」去分辨受惠資格,只會令單身面對更大的生活困難。

    答案當然是「否定」。以房委會2018年數字為例,非長者單身申請人每月入息中位數只有1萬元,當中更未計算有申請人扣除租金開支後的實際經濟狀况。不少單身人士租住劏房、板間房,面對昂貴租金壓力,扣除租金水電費後所剩無幾,困難處境呼之欲出。再者,即使考慮到現時一人公屋戶入息上限為1.28萬元,既符合在職家庭津貼的申請要求,亦同時符合關愛基金對低收入住戶的定義。可見,一般對低收入或基層的定義,大部分非長者單身亦符合相關要求。如果非長者一人申請人符合「長時間輪候公屋」,又面對生活困難,政府更不應該對他們拒之門外。

    一方面,政府開宗明義表明今次現金津貼並非租金津貼;但另一方面,津貼金額又與綜援租金津貼上限一半掛鈎。如果是次津貼與租金無關,與綜援租津掛鈎反而顯得沒有參考價值。再者,綜援租金津貼金額的釐定,本身便是每年按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中私人房屋租金指數的變動調整,以供綜援受助人可支付住屋開支。相反,綜援本身的標準金額,才是用作應付基本生活需要。但現時政府卻將兩者倒轉,令人摸不着頭腦之餘,更突顯政策的釐定未有深思熟慮。 說到底,今次計劃只是政府無法解決公屋問題下的「贖罪券」,盡快圓基層上樓夢方為治標又治本的方法。不過,未來公屋輪候時間之長,恐怕仍有上升趨勢。作為政府,當然有責任紓緩公屋輪候冊人士的租金壓力,但政策應該一視同仁,放棄差別對待的思維。更為重要的是,政府應檢討現時公屋輪候制度的問題,不應繼續視非長者單身為房屋政策下的犧牲品,任由他們無了期的等待。

  2. 17/6/2021 · 政府將於本月底推行為期3年的現金津貼試行計劃,向輪候公屋超過3年但仍未獲首次編配的一般公屋申請住戶,即二人或以上及長者單身申請者,按住戶人數每月發放1300至3900元不等的津貼,正居於公營房屋及領取綜緩的申請者則不符申領資格。

  3. 3/12/2020 · 【明報專訊】《施政報告》提出推行為期3年「現金津貼試行計劃」,為輪候公屋超過3年、無領取綜援的基層家庭,每月提供現金津貼。運房局昨交代計劃細節,2021年6月接受申請,目標7月起派發,建議按申請家庭人數,每月發放由1250至3850元現金津貼。 ...

    • 非長者單身人士沒住屋需要?
    • 誰人最受長時間輪候之苦?
    • 僅家庭及長者面對生活困難?
    • 與租金真是無關的現金津貼?

    截至本年9月,共有超過10萬宗非長者一人公屋申請。以每年大約有1萬宗非長者單身新登記計,約七成申請人為輪候公屋3年或以上。他們之所以申請公屋,當然與住屋需要有關。今次計劃一方面要以輪候公屋3年劃線,卻又不接受輪候公屋達3年以上的非長者一人,並不妥當。再者,自2015年起,房委會開始大規模向已輪候公屋5年的非長者單身一人申請者查核公屋申請資格,符合通過資格的申請者,一方面反映申請人符合經濟審查,另一方面亦反映申請人多年的住屋需要仍然未處理。既然如此,為何偏偏要排拒他們?

    自2005年實施配額及計分制後,非長者單身公屋申請人就被排拒在「平均3年輪候目標」之外。由於每年最多只有2200個配額留予非長者單身,在計分制下,非長者單身動輒輪候10多年方有機會獲得首次公屋編配機會。如果今次計劃目的是「紓緩因長時間輪候公屋而面對的生活困難」,非長者單身更應是優先考慮協助的對象,以回應這個毫不合理的輪候情况。可是,在是次計劃中,政府沒有進一步解釋為何非長者一人公屋申請者不符合申請資格。單單以「一般申請者」去分辨受惠資格,只會令單身面對更大的生活困難。

    答案當然是「否定」。以房委會2018年數字為例,非長者單身申請人每月入息中位數只有1萬元,當中更未計算有申請人扣除租金開支後的實際經濟狀况。不少單身人士租住劏房、板間房,面對昂貴租金壓力,扣除租金水電費後所剩無幾,困難處境呼之欲出。再者,即使考慮到現時一人公屋戶入息上限為1.28萬元,既符合在職家庭津貼的申請要求,亦同時符合關愛基金對低收入住戶的定義。可見,一般對低收入或基層的定義,大部分非長者單身亦符合相關要求。如果非長者一人申請人符合「長時間輪候公屋」,又面對生活困難,政府更不應該對他們拒之門外。

    一方面,政府開宗明義表明今次現金津貼並非租金津貼;但另一方面,津貼金額又與綜援租金津貼上限一半掛鈎。如果是次津貼與租金無關,與綜援租津掛鈎反而顯得沒有參考價值。再者,綜援租金津貼金額的釐定,本身便是每年按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中私人房屋租金指數的變動調整,以供綜援受助人可支付住屋開支。相反,綜援本身的標準金額,才是用作應付基本生活需要。但現時政府卻將兩者倒轉,令人摸不着頭腦之餘,更突顯政策的釐定未有深思熟慮。 說到底,今次計劃只是政府無法解決公屋問題下的「贖罪券」,盡快圓基層上樓夢方為治標又治本的方法。不過,未來公屋輪候時間之長,恐怕仍有上升趨勢。作為政府,當然有責任紓緩公屋輪候冊人士的租金壓力,但政策應該一視同仁,放棄差別對待的思維。更為重要的是,政府應檢討現時公屋輪候制度的問題,不應繼續視非長者單身為房屋政策下的犧牲品,任由他們無了期的等待。

  4. 2/12/2020 · 公屋供不應求,最新平均公屋輪候時間增至5.6年,基層蝸居問題愈見嚴重。政府在今年《施政報告》提到推出為期3年的「現金津貼試行計劃」,為輪候公屋超過3年的基層家庭

  5. 25/11/2020 · 特首林鄭月娥今(25日)發表任內第四份《施政報告》,宣布推出「現金津貼試行計劃」,試行以現金津貼紓緩基層家庭因長時間輪候公屋而面對的生活壓力。試行計劃將會為非居於公營房屋、非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而輪候公屋超過3年及並未被首次編配公屋的合資格 ...

    • 基層住屋開支「壓無可壓」
    • 要減租金壓力、享適足住房、防濫收
    • (3)防止濫收

    一個現代都市人的基本生活所需,除涵蓋衣食住行外,也包括醫療保健,及與個人和下一代發展相關的教育進修,但家庭收入水平卻會左右到需要,收入低就減少相關需求,住屋開支方面也不例外。英國調低貧窮戶租津金額影響的研究就發現,低收入住戶會犧牲居住條件和環境,以節省租金開支(註1)。不過根據政府長遠房屋策略數字,香港居住環境欠佳的住戶數目,由2017年11.51萬,攀升至2020年的12.2萬,可見愈來愈多未有公屋支援的基層已採用此對策。這些住戶現已無法藉搬去租金更低、但條件更不堪的居所去壓縮住屋開支,他們若沒有原生家庭收留,餘下的考慮就只剩下再着力犧牲其他生活質素去壓縮開支,又或甚在疫情橫行下露宿街頭。 相對2003年的沙士,今次新冠肺炎疫情未見對住宅租金帶來顯著衝擊。參考差餉物業估價署40平方米以下住宅單位的平均租金,雖然現時水平已較2019年高位稍為回落,但仍較2016年高。

    出租公屋供應遠遠落後下,政府將試行為輪候公屋超過3年的低收入家庭提供現金津貼。雖然當局表示政策名稱沒有「租津」字眼,但觀乎政策對象、釐定金額的參考及政策性質,坊間一直視計劃為「租金津貼」。不論是「現金津貼試行計劃」還是租津計劃,筆者認為應按以下3大效果作目標,進一步修訂政府向立法會披露的計劃設計內容: (1)令受惠者的房屋開支維持在可負擔水平,藉此減低當事人的租金壓力 計劃津貼水平應與住戶的「租金開支佔家庭收入比例」掛鈎,同時參考「公屋租金援助計劃」把比例定為不超過25%。若當事人租金超出該水平,就可得到「超租」餘額相應的補助。參考立法會研究部資料(註2),法國、德國及韓國的租津設計是循此路進行,並配合每年覆檢、家訪調查及要求當事人適時更新情况。 此舉雖然會帶來行政額外負擔,但比較現時劃一以「綜援租津水平一半」去釐定津貼水平,此舉帶來兩方面額外效益——首先是更能有效減輕低收入住戶生活負擔,第二是更能支援單人及二人家庭,去租住環境條件較為人道的適切居所。 (2)令受惠者享有及維持基本的適足住房條件,擺脫不適切的非人道居住環境 政府可參考法國做法,只納入符合基本健康及安全標準的出租住宅單位於現金津貼計劃內,同時要求業主與租客簽訂載有單位基本條件、租期、業主與租客責任,及已打釐印的標準租約,作為後者申請現金津貼時的必須文件。由於現金津貼計劃會令業主在計劃期內穩收一定水平的租金,故業主也應願意配合,租客也可因為現金津貼計劃帶來的間接成效,租住環境較人道的居所。

    針對業主可能藉大幅加租去濫收津貼,或受惠者選擇超過其基本需要的住屋,部分海外國家會就申請人單位租金水平訂出上限去封頂,例如紐約就參考市值租金第40個百分值制定上限;德國及韓國也按地區設定不同的租金水平上限。回顧香港,政府也可考慮以差餉物業估價署手上港島、九龍及新界的40平方米以下單位的平均租金水平,再乘以按住戶人數劃分的公屋單位面積上限(註3),去劃出「現金津貼試行計劃」申請人單位的租金上限。 附表列出例子,顯示以2020年第三季港島區「A類單位每平方米平均月租」(449元)為標準計算的單位租金上限,及當事人的收入達「公屋申請人每月最高入息限額」這兩項條件下,申請人每月可得的現金津貼金額。 計劃申請人可選擇承租等於或低於「單位租金上限基準」、同時合乎基本健康及安全標準的出租住宅。以附表為例,若他們租住較平單位,會獲發較少現金津貼;若他們單位租金達上限,但收入卻低於公屋申請人每月最高入息限額,則會獲得較多津貼。 若政府按建議修正設計,開支雖會增加,不過卻能填補原有設計不到位的缺陷,同時讓已輪候公屋多年的受惠者,有條件在上樓前擺脫非人道而又難以負擔的不適切居所,改善生活條件。 出租公屋供應遠未到位,加上私人市場嚴重失衡,兩者結合成為本地貧窮的結構性原因。當局既然推出新政策回應問題,在加快上馬的同時,也須考慮政策能否達到應有成效。否則政策出台最終也只是徒勞,既幫不到處於水深火熱的基層市民,也無助挽回市民對現時班子的管治信心。 註1:Mike Brewer, James Browne, Carl Emmerson, Andrew Hood, Robert Joyce, The curious incidence of rent subsidies: Evidence of heterogeneity from administrative data, Journal of Urban Economics, Volume 114, 2019, 103198, ISSN 0094-1190, bit.ly/3b0CJdD 註2: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選定地方的租金津貼及租金管制,香港:立法會,取自:bit.ly/3817DjY 註3:香港特別行政區新聞公布,房委會回應傳媒有關「綠置居」單位面積的查詢,香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9年3月7日),取自:bit.ly/3...

  6. 15/1/2020 · 【明報專訊】政府宣布為輪候公屋超過3年、非綜援的低收入住戶提供現金津貼。不過,有輪候公屋近4年的劏房戶認為津貼金額太少,對紓緩居住壓力沒任何幫助,認為政府加快

  7. 18/7/2021 · 特首林鄭月娥昨於港台節目《星期六問責》稱,該願景「好遠」,而建需時,在公屋建成量達標前會三管齊下處理,包括藉兩年建成1.5萬個過渡房屋、為輪候公屋逾3年家庭發放現金津貼,以及劏房租金管制,盡量協助居住環境較惡劣居民。.

  8.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