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香港割包皮診所 相關
    廣告
  1. 10/11/2020 · 台男自出娘胎不洗包皮 女友一碰狂掉「碎芝士」 仔細一睇嚇到喊. 撰文:ETtoday. 出版: 2020-11-10 22:30 更新:2021-03-05 17:10. loading... 2. 情侶愛火燒得正旺,在燈光美氣氛佳情況下,容易發展更親密的關係!. 台灣一對大學情侶來到診間,女方向當地醫生哭訴 ...

  2. 29/10/2019 · 台灣一名女大學生半年來每次與男友性交之後,都會因為泌尿感染而需要向泌尿科醫生求診。醫生見狀便叫她把男友請來一起看診,然後發現男子包皮過長,容易有污垢令女友感染。男友最後為了女友着想,決定引刀成一快,切掉下體多餘包皮

  3. 9/3/2021 · 下載「香港01」App,即睇城中熱話 台灣復健科李薇日前在其 facebook專頁 發文,提及早前遇到一家3口前來求診,其中32歲的女兒推着輪椅,不時安慰坐在輪椅上的「母親」,指自己幫母親洗澡時,不小心擦損其腳,擦了藥還是沒有康復。 並透露母親健保卡已很久無法使 ...

    • 紅莓的起源
    • 企業贊助研究的可信性
    • 一日要飲8杯水

    紅莓是藍莓近親,除了被定位為能抗癌、增強免疫力、降血壓的生果外,最特別就是紅莓汁被指可以「維持尿道健康」與預防尿道炎,神奇得很。健康食品推陳出新,一樣食品被證明愈多功效愈暢銷,但普羅大眾都沒有專業知識去理解新報告的內容,科學家的說話,我們究竟可以信得幾多成呢?如果只是尿道累積太多細菌造成尿道炎,多喝水不就可以嗎? 自歐洲人發現紅莓後,多年來也有不同專家研究其功效,到1984年俄亥俄州楊斯鎮州立大學學者A.E. Sobota的研究才首度指,紅莓汁可能有能力,抑制大腸桿菌黏在泌尿系統之中,自此越來越多紅莓產業資助的研究也「發現」,紅莓汁能維持尿道健康;當中有效成份亦由最初的果糖演變成現時主流的初花青素(Proanthocyanidin) 。2016年刊於《美國臨床營養雜誌》的報告就曾指,紅莓汁中的初花青素能有效阻止細菌於泌尿系統中滋生,可取代抗生素醫治該病,更是對付有抗生素抗藥性尿道炎的好幫手。該報告在美國18間診所找到400位女士,以雙盲、有安慰劑控制組的方式檢測紅莓汁的功效,發現每日一杯紅莓汁能有效減低女性患尿道炎高達40%

    慢著!大部份尿道炎藥物都沒有如此功效,紅莓汁竟然可以做得到?追看下去,才得知這報告由全球數一數二大的紅莓與西柚食品生產商Ocean Spray贊助,撰文的研究團隊亦是旗下員工。這品牌單在2013年就有22億美元的銷售額。可想而知,有這樣的「突破性」營養研究,Ocean Spray的盈利肯定可以節節上升。 但該研究方法存在根本性漏洞。要確定「病人」真的患尿道炎,必先要從尿液樣本著手,證明疑似病人尿液細菌量比正常人多才能作準。然而,報告卻以減少報稱「症狀」,來證明紅莓汁的功效。要知道尿道炎患者有機會出現一個、兩個或以上症狀,亦有機會根本無症狀可言,加上這400位女士也並非全部確診尿道炎。就算我們無視這些漏洞,研究指連續飲用紅莓汁3.2年才能改善一個「症狀」,攝取了大量糖份,又未必是真正患上尿道炎,你覺得值得嗎? 其實 2012年早有研究,分析當時已有的24份 「紅莓能否預防尿道炎」報告,發現紅莓汁根本對預防、改善尿道炎無甚效處。該份報告更特意寫明:「人必須無限期早晚飲用2杯150毫升的紅莓汁,才能維持體內初花青素水平。」顯然,紅莓汁的的有效成份並不足以對抗泌尿系統中的細菌滋生。 說回正題, Ocean Spray報告刊出後的同年年尾,刊於高名望科學期刊《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 的研究,讓入住療養院老年女性每天吃含高劑量初花青素的紅莓膠囊長達一年,其劑量相當於每天飲用567克紅莓汁。研究人員將得到的數據對比吃安慰劑的對照組,發現兩組人的尿道細菌量無明顯差異,再次證明初花青素劑量再高的紅莓產品也不能醫治尿道炎。 同期JAMA刊出、由加拿大尿道炎專家Lindsay E. Nicolle博士撰寫的評論則指,醫生不應再建議病人使用紅莓產品作為預防尿道炎的手段,亦不應宣傳紅莓的效用已得到證實。 曾有研究指,超過一半女性一生人中至少患上一次尿道炎。在較年輕、處於生殖年齡的女性,症狀通常為尿頻,如廁時則會感到刺痛;但65歲以上已停經的女性通常都沒有類似症狀,但會發燒及全身乏力。不要以為你是男人就無機會患尿道炎,男性因為生理構造不同,尿道較女性長5-6倍,才會較少機會受細菌影響,不過無割包皮的男士、老年男性也會有較高患尿道炎風險,後者因前列腺漲大或患而患前列腺癌,令尿液難以完全排出,較易出現尿道炎症狀。 而年輕女性患尿道炎其中一個主要風險來自性生活,因為造愛時會容易令細菌進入...

    現時醫治尿道炎以抗生素為主,不過隨著抗藥性惡菌蔓延,世衛也在近年多次促請,藥廠盡快研發替代藥品,農業界亦不應再以抗生素餵飼牲畜,記住醫生開出醫尿道炎的抗生素,記得完成療程,否則再感染尿道炎時,細菌有較高抗藥性就會更難根治了;我們又試想想,「天然」產品有多天然呢?正常的紅莓會是軟糖狀的嗎?會這麼甜嗎?講到底,也同樣是經加工處理的產品,根本毫不天然。怪不得Lindsay Nicolle在評論如此寫:「是時候放下對紅莓的執著。」 想要患減低尿道炎,正如前面所說,多飲點水。雖然各國衛生機構對「飲夠水」都有不同定義,例如澳洲昆士蘭的攝取量指引為每日飲水杯量應為體重(公斤)X30(毫升)/250(毫升);英國國家醫療服務系統 (NHS) 則建議成年男女每日飲6-8杯250毫升水,至於美國農業部(USDA) 就建議成年男士飲13杯水,成年女士飲9杯水。換言之,飲幾多水無絕對準則。另外,除了體重之外,飲水亦要考慮運動量與生活環境等因素,因人而異——當然你只喝一兩杯250毫升的水真是太少了吧? 如果怕飲水無味,我們也可以從其他飲品攝取水份,例如牛奶、湯水等,但要注意這些飲品的卡路里、脂肪與糖分等,以免因此致肥。 講開那幾位女同學,有人真的因為每天上班太忙只能坐在電腦前而喝不夠水。為了解決尿道炎問題 (除了食藥),她在枱頭放了一枝1.5公升的水,每日堅持喝完才下班,或者這是值得參考、改變飲水習慣的方法吧。 作者:小肥波 販賣腦汁維生的科普作家,打擊偽科學不留手,但又愛吃喝玩樂,望有錢從天而降,全人類不需工作。 出版社: 天窗出版 《香港01》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 《聖鬥士》與沙士
    • 情理兼備推愛滋預防服務
    • 「他們最討厭見到醫生講嘢」
    • Hpv病毒不是女性獨有

    Johnson是中大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研究助理教授,在北京大學公共衞生學院本科及碩士畢業;2010年來中大攻讀博士,畢業後順理成章留校繼續研究工作,並跟北大兼中大同學共諧連理,成家立室,今年居港已經九年。「為什麼你廣東話說得那麼好?」不是客套說話,Johnson的粵語的確十分標準,幾乎不帶外省口音。 「因為我在深圳出生、長大的。」他透露,小時候在深圳經常能看到「香港台」的動畫片,《聖鬥士》、《叮噹》、《美少女戰士》等等,「我是看香港的動畫學廣東話的。」不過他強調自己跟本地人的口語還是有段距離。「原來你是看《美少女戰士》學廣東話的。」記者開玩笑道。他哈哈笑叮囑:「這句不可以寫出來呢。」 日本動畫將Johnson和廣東話連繫起來,而2003年沙士病毒爆發一疫,則將Johnson拉進公共衞生學術之路。「那年沙士爆發,每日從新聞聽到香港死亡人數更新。」他形容,因為這次疫情,那時內地有許多學生想讀醫科,「當時大多數大陸人首次對公共衞生有了概念。」自認勤奮讀書的Johnson認為,公共衞生專家或許比從醫更有影響力,因而以此為願,成功考入全國頂尖學府、北大的公共衞生學院,並一口氣在北京度過了七個寒暑,讀畢碩士。 「北大畢業後,我又想,讀了這麼多書,怎樣可以將知識直接應用到社區。」不過在他開始將研究應用至受惠者之前,自言十分鍾愛研究工作的Johnson決定繼續攻讀PhD。他留意到中大的劉德輝教授在健康改善及促進方面的工作「做得好好」,於是選擇回到南方,師從劉教授研究愛滋病防治工作。「很幸運成功申請到PhD。」這名尖子謙遜表示。

    Johnson專攻愛滋病預防研究,「那幾年有許多相關的突破性研究出現,但許多潛在受惠者都不知道。」其中一項突破性研究是指,男性進行了俗稱「割包皮」的包皮環切手術,能減低感染愛滋風險超過50%。他於是以家鄉深圳為試點,夥拍內地醫院向男性病患者作推廣。 「我們首先接觸服務對象,了解他們對割包皮手術的態度,之後由他們的角度設計推廣計劃,包括10分鐘的短片、十多分鐘的輔導。」他指出,這個計劃效果理想,「接受上述的服務之後,有20%的對象以市價做了這個手術。」 除了包皮環切,愛滋病毒檢測亦是有助減低感染率的有效做法。但礙於擔心「被污名化」,即使是高風險的群體「男男性接觸者」,他們接受檢測的比率亦十分低。雖然市面上已有類似「驗孕棒」的自助檢測工具,但Johnson指出,「這些工具使用方法不一」,加上未能照顧到用者的心理需要,所以亦有其不足之處。他跟團隊於是申請中大的基金,設計了一個結合用家「理性及情感」需要的自助檢測服務,並跟關注愛滋團體合作試水溫。

    「我們跟他們(男男性接觸者)訪談,知道他們的想法。有些人講明最討厭在短片中見到醫生,希望是由『圈內人』把口道出。」於是團隊找來「圈內人」拍攝短片,講解檢測的好處及流程。有人擔心檢測棒寄到家中會被家人拆開,團隊於是將工具寄到便利店由用家領取。 團隊除了提供工具,還有即時的網上專業輔導。「我們第一個輔導員是十分關注這個圈子的資深護士,她雖然是女士,但好多男同志都很喜歡跟她聊天。」用者通常喜歡在半夜做檢測,輔導員會透過即時通訊工具陪伴對方,特別是給予心理支援。 「最難忘是第一個驗出陽性的個案,也是半夜驗出的。輔導員與對方聊了一個多小時,翌日我們轉介他予相關組織,再安排到診所正式檢驗。」 讓Johnson感到欣慰的是,夥伴組織接收了這套服務,再加以調整,成為自己的服務。雖然要收費約港幣200元,但願意付費的大有人在。「我們做這麼多前期工夫介入(醫療問題),最終目的就是想在我們退場後,有人可以pick up,這樣才可以sustain impact。」他提起一個內地的關注愛滋病組織嶺南伙伴,欣賞這組織已有一套相當成熟的自助檢測服務,服務以萬計對象。

    除了HIV預防項目,Johnson亦針對人類乳頭瘤病毒(HPV),設計類似服務,鼓勵高風險的男男性接觸者接種疫苗。「不單止女性有機會感染HPV,男性也一樣會!」他說,這種病毒還會引致其他性病及癌症,包括俗稱的「椰菜花」(尖銳濕疣)和肛門癌。「但外界一般將這種疫苗稱為子宮頸癌疫苗,那麼男性當然不會理!」破解坊間觀念謬誤,亦是其目標之一。 為了說服男同志接種疫苗,除了同樣找來「圈」內人拍片推廣,「有些人表明不喜歡跟女士一同排隊等打針,於是我們跟診所合作,特別設計只限男性時段,避免他們感到尷尬。」加入如此人性化的設計後,200多個服務對象當中,有15%打了三針疫苗。反應不似預期?原來是供應不足導致。「原本應該更多人願意接種HPV9疫苗,但由於唯一的生產商默沙東藥廠當時缺貨,停止供應9個月,三針由三千多元一度炒至上萬元。想打也不容易打得到。」 設計了這麼多促進疾病防治的服務,一直埋首學術研究的Johnson坦言有想過將它們綜合起來,提供一站式的非臨床醫療套餐給有需要的群體。「不過我不太懂商業。」他笑言。長期關注愛滋病及「男男」群體的他說,未來亦會開始開展內地流動工人精神健康、生活習慣方面的研究。 【編按:文章題為由01撐場編輯所擬,原題為:「因沙士入行」由北大至中大 王子昕的公共衞生學術路】

  1. 香港割包皮診所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