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香港居民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香港居民

    香港居民(英語: Hong Kong residents ),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三章第二十四條,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分為「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兩類。 前者具有香港居留權,後者則只有出入境權利。 1949年两岸分治,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均认为 ...

  2. 永久居留權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永久性居民

    香港和澳門於1997年和1999年主權移交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後,實施了新的制度。 原英治或澳治时代“華裔人士”的居留權,由《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確認。 新来港人士居住七年后,即依法取得居留權,并获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所有華裔人士或土生葡人,不論意 ...

  3. 香港人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香港
    • 概述
    • 國籍
    • 香港的居民
    • 文化
    • 身份認同
    • 對中國大陸的觀感
    • 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 延伸閱讀

    晚清时期,清廷向英国割让香港。此后,中国大陆历经政权更迭,但因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香港主权的主张和各自国籍法规定,在法理上,香港人(華裔香港居民)一直拥有中國人身份。1949年两岸分治,因两岸政府对全中国主权的主张,造成中华民国国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身份重叠。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後,中国籍香港人不論意願自動转化为中华人民共和國國籍。同時,默认双重国籍。此外,也有不少其他國籍及其他族裔人士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證。 香港法律中,對於「香港人」的定義,可見於香港居民,當中亦有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之分,所以法律上香港人可以是任何種族、膚色或者國籍,但通常所指的是拥有香港永久居留權的人士。香港人口以華人佔多數,在過去幾次大型香港人口普查中比例都超過93%,非華裔的少數族裔人口佔餘下的7%左右。香港文化以漢族嶺南文化為基礎。 清朝中葉道光年間,香港割讓予英國開始,陸續有廣東人、福建人及其他國籍人士等,以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華裔人士及其他外籍人士等大量人口移居香港。

    現在,香港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但並非所有香港人均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在香港700萬人口中,約300萬人至400萬人分別持有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和英國護照,以及前往中國內地探親、旅遊、經商和工作往來的回鄉證的同時,亦持有海外護照,因此不少港人擁有雙重國籍。

    歷史

    清朝解除海禁后,有圍頭人、客家人、福佬人、蜑家人重新迁入,被视为香港最早的原居民。香港開埠後,陆续有广东商人南下贸易,加上咸丰年间爆发的「太平天國」起義,大批流民来到香港。清末,革命党人逃避追捕至香港。中华民国延续清朝政策,中港人口来往没有限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至國共內戰後的一段時期,大量難民湧入使香港人口大增,成为香港人口的主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前期人口来往不受限制,但之后开始严格控制人员进出。1950年代,中国频频发生政治运动,一些知识分子偷渡香港。三年饥荒,导致大批广东农民偷渡香港。文革时期,由知青为主体的偷渡潮涌现,这些知青许多都成为了香港政界、商界、艺术界的核心人物。改革开放后,偷渡人口已大幅减少。此时期,各种由偷渡取得香港身份的人士衍生出家属团聚问题。例如夫妻偷渡香港,但父母及配偶子女仍留在大陆。香港男性回家乡娶妻生子。他们只能通过中国政府申请单程证来香港团聚。另外,一部分人基于政治因素移民外国。

    现况

    按現時政策,每天最多可以讓150名中國大陸居民持單程證來港定居。中国大陸政府開放赴港自由行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國大陸中產、富戶人士不惜耗資30多萬港元费用透過一些中介公司來赴港預訂床位生育,拿取子女在香港居留身份證,這些父母並非香港人來港產子(即雙非),造成“赴港產子潮”,但不少香港人對此現象都非常不滿。截至2015年11月,共有約88萬人經單程證到香港定居,成為香港人口增長的主要來源。 此外,港府亦為提升香港的競爭力,透過《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吸引優秀人材來香港定居發展事業,大部份來自中國大陸,例如李雲迪、周迅、章子怡、湯唯等等。

    香港文化由港人主導,兼具講求創新與實惠的嶺南文化與強調經驗與實用的英國文化和美国文化。統治階級崇尚精英主義 ,代民攝政;不需治國而巧遇經濟起飛的中產階級則以功利主義 、紳士精神、任勞任怨、節儉和機巧自居。市民有個人主義和雷同美國夢的企業家精神 ,重視江湖義氣、同甘同苦。 香港自清末開始一直被動接收中國難民,當中除了流難失所之人外,也有商人和文人,隨之帶來人才,資金和設備。上海和廣州先後因中國戰禍被摧殘,也使兩地精銳逃難香港,後來在香港生根,成為香港文化的一部分。 傳統文化上與中國漢文化大致類似,香港受約150年英國統治,意識上有些港人沿用西方文化,或中西結合。一般人普遍認為香港保存了中國傳統文化中儒家的思想方式,以及其處事態度,又融合了西方的批判與創新文化,狀況與日本和南韓相似。同樣地,傳統的宗教儀式、生活習俗及其他民間信仰,如祭祀祖先及風水,也在香港得到完好的繼承和保存。香港教育沿用西方近代的教育制度,其後不斷改革。商業上,香港與中國大陸公司頻繁合作。香港粵語流行音樂、電影、電視劇等在東亞地區也有很高影響力。

    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的民意調查,由被调查者在「中國人」、「香港人」、「中國的香港人」、「香港的中國人」中四选一。 從1997年至2006年,身份認同調查中被訪者回答「廣義香港人」的比率呈緩慢下降趨勢;「廣義中國人」的比率就呈緩慢上升趨勢。 在2008年的身份認同調查中,選擇「中國人」的有39%,而選擇「香港人」的則有18%,另還有部分人選擇「香港的中國人」或「中國的香港人」。对「中国人」的认同感达到了1997年后的最高值,报告指这可能是受2008年北京奥运和四川地震的影响。 自2009年起,香港人对中国人身份的認同性顯著下降,在2010年12月同類調查結果顯示,「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为21%,下跌了7%,相信是受中國政府阻撓劉曉波領獎事件影響。[原創研究?]在2011年的調查中,自稱「中國人」的比率为17%。 2012年10月,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調查顯示港人自覺是「中國人」的比率跌至16年新低,只得12.6%,自認是「香港人」的則有23.4%,為10年來新高,當中「80後」以港人身分為優先的比率較非「80後」更高出21.3個百分點,只有2.4%的80後自覺是「中國人」。另外,有逾8%港人抗拒國旗及國歌,同樣升至歷年新高。學者指本土意識抬頭是主因。同年6月,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的調查則顯示「香港人」認同達45.6%,「中國人」認同只有18.3%,是1997年後最大差距。 2013年6月的結果认为,無論是狹義或廣義地自稱為「香港人」的比率,都比狹義或廣義地自稱為「中國人」的比率高,大約有28至38個百分比的差距。年齡未及三十歲的被訪者,差距則達到60至72個百分比之間。以整體樣本計,市民自稱為「香港人」或「廣義香港人」(包括「香港人」或「中國的香港人」)的比率,都上升至九七回歸以來的新高。若10分代表絕對認同,0分代表絕不認同,5分代表一半半,香港民眾對香港人身分的認同感(Strength Rating)是8.13 ,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分的認同感只有6.11。總體來說,市民對「香港人」身分的認同感上升,而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感則下跌至1997年以來新低。 在2013年至2016年,「廣義香港人」和「廣義中國人」認同感比率維持平穩狀態,分別保持在65%和30%左右。 另外,香港出身的學者孔誥烽分析,以往香港從傳媒到市民,談到臺灣政治,幾乎都是國民...

    時事評論員王岸然認為,香港人反對「西環治港」,即反對位於西環的香港中聯辦干預香港事務。《陽光時務週刊》刊登有个人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及其標誌(國旗、國歌、國徽)反感。2015年,有部分香港人在播放國歌時(特別是體育賽事)喝倒采(即「噓國歌」),更被國際足協調查和判罰。他們認為《義勇軍進行曲》不能代表香港,建議應以《海闊天空》或《獅子山下》代替,也有人士就認為這是「丟架」和不成熟的行為。 此外,香港的泛民主派自主權移交後,在立法會地區直選中一直獲得有55-60%的選票支持,反映一部份香港人一直存在反共、恐共的心理情緒,而近年增長的本土意識,使部分人加入反中、恐中的情緒。惟近年受不同因素影響,泛民主派在立法會地區直選的得票率已經被建制派大幅遠近。在2018年香港立法會補選中,泛民主派的得票率只是微微領先建制派,某些地區建制派的得票率更已經超越泛民主派。但在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創香港史上新高,民主派在452個直選議席奪得389席,當中一些政治素人亦成功當選,反映出部分香港人對大陸觀感不佳。 泛民主派及部份香港法律界人士一直反對人大釋法。此外,他們批評香港的公民教育內容變成洗腦、愚民和歌頌中共,2012年港府曾計劃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當中課程大綱涉及不少具爭議內容和字句,結果惹來數以萬計香港市民上街遊行反對,計劃最終擱置。 过去若中國大陸發生天災(如華東水災、四川地震等),許多香港人亦會熱心捐款,如在四川地震中民間總捐款達130億港元,為川震全球各地捐款數字之最;在華東水災亦有超過5億元的損款。香港媒體、專業人士和商人基金曾經在內地人遭遇到慘況時報導事件及提供支援。然而,因近年接連爆出中國大陸慈善機構貪腐事件及部分香港人對大陸觀感變得負面,部分香港人都質疑其捐款是否用在賑災上,現時捐款多會謹慎小心,捐款去向亦成為媒體調查追訪焦點。慈善組織所收到的港人捐款數目更從2008年四川地震後大跌90%,民間甚至出現反對「盲捐」情緒。還有對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及中國共產黨都不喜歡的人。

    2019年10月15日,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後來擔任了挪威教育部長的挪威國會議員古里·梅爾比宣佈她提名了全體香港人競逐202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希望能鼓勵香港人繼續以非暴力方式進行抗爭。2020年2月4日,8位美國會議員宣佈提名香港民主運動抗爭者角逐202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以表揚香港人保護自制、法治與人權的勇氣 2020年8月,中國外長王毅到訪挪威時被記者問及此事對此表示不滿。

    林建邦等,《土製香港人》,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2001-2002年度通識課程習作。區玉輝博士監督。
    陳智遠、楊倩淇、莊煒檑:〈你是香港人嗎?〉,載香港《明報》副刊·世紀,D6版,2005年1月7日。
    黃培烽:〈八字頭的論述, 誰來書寫?〉,載香港《明報》副刊·世紀,D6版,2005年1月31日。
    朱浩霆:〈以七十年代以降的本土普及文化發展為綱—剖析九七後特區政府管治困難之原因〉(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載湯本論壇—聚焦香港,下載日期:2005年1月31日。
  4. 香港居民 - Wikiwand

    www.wikiwand.com/zh-sg/香港居民

    香港居民(英语:Hong Kong residents),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三章第二十四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分为“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两类。 前者具有香港居留权,后者则只有出入境权利。 1949年两岸分治,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均认为自己拥 ...

  5. 香港居民 本文重定向自 香港永久性居民

    wanweibaike.com/wiki-香港永久性居民

    香港居民(英语:Hong Kong residents),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三章第二十四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分为“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两类。 前者具有香港居留权,后者则只有出入境权利。 1949年两岸分治,(前中华民国,现中国台湾省)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 ...

  6. 香港居留權爭議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香港居留權爭議
    • 背景
    • 爭議之觸發
    • 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
    • 莊豐源案與談雅然案
    • 外傭居港權爭議
    • 參見
    • 外部連結

    殖民地時期情況

    1980年10月23日,香港政府放棄抵壘政策而實施即捕即解政策,因而產生「香港居民」與「非香港居民」之差別。香港永久性居民在中國大陸實際管治範圍內所生的子女,未必獲準定居香港。有關人士須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機關申請《前往港澳通行證》(俗稱「單程通行證」或「單程證」),才獲在港居留。隨着中國大陸與香港往來日趨密切,不少中國大陸人都在香港生育子女,而且希望他們得到香港居民資格。

    中英聯合聲明

    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其中第十四段的說明如下: 如此的定義很快就被察覺為過闊,因此吸取教訓,在1987年4月13日訂立中葡聯合聲明時所訂立的定義,已大大減少出現澳門居留權爭議的可能。 於吳嘉玲案的判決中提到,政府代表律師指中英聯合聯絡小組曾就聲明中上述條文中,「及其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一節達成共同理解的協議,並且指該條文應被如是理解。但是,政府代表律師並無向法院提出有關文本或證明可供法院檢查,造成至今真偽未辨。之後經政府網頁發佈的傳聞指該解釋為中英聯合聯絡小組1993年笫二十四次會議所作出的。依其傳聞,「中國公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享有香港特別行政區居留權規定」應被理解為: 這個解釋與原文所表達的意思相當不同。

    香港永久居民的權利

    「居留權」一詞最先見於中英聯合聲明,並於1987年7月1日納入為香港法律的名詞,留意無人在此日之前已經得到香港居留權。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師承英國的居留權法律原意 (英文為Right of Abode)。1983年以後,英國居留權等同於英國公民權。在英國國籍法裏,居留權強調不受移民法或政府隨意控制的身份,尤其是指出入境,遷徙和工作等權利;而美國或中國的外籍永久居民(英文為Permanent Resident)身份,仍然受到所在國移民當局的管控。因此,香港特別行政區居留權受基本法保護,目前沒有可以任意或合法剝奪永久居留權的法律條文或認定的執法部門。 不論在香港主權移交前或後,在入境條例下,香港永久性居民擁有香港居留權(本文稱為居港權),包括下列權利: 1.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入境權; 2.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不會受任何逗留條件(包括居留期限)的限制; 3. 不得被遞解離境;及 4. 不得被遣送離境。 以上規定與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的「有返回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權利」相對應。

    由於殖民地時代的入境條例與《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4條第1段等的規定有所差異,不少以往於殖民地時代需要申請單程通行證的人士,而其父母為香港永久性居民,於1997年7月1日後擁有進入香港與及不被遞解不被遣反的權利。在七月第一個星期,約有400人向入境事務處自首,並向時任處長葉劉淑儀聲稱基於第24條第1段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 政府的態度是拒絕給予他們永久居民資格的證明,擔心有66,000子女是同類例子可以無需申請單程證來港,所以他們與同類人士被泛稱為「無證兒童」,不論他們是否兒童或已成年。基於入境處此做法在法理依據上可被質疑,時任保安局局長黎慶寧認為有必要修改現有的入境條例。

    由於吳嘉玲案是終局判決,而特區政府又急於改變這個現實,所以出現修改基本法與及重新解釋基本法的論述。在諮詢部分學者後,認為兩個做法各有缺點。 修改基本法第24條的缺點有: 1. 容易聯想成為基本法條文本身的漏洞 2. 香港主權移交後兩年便修改基本法,有損基本法的莊嚴與穩定性 3. 修改基本法必需依據第159條的程序而行,所需時間甚長 4. 修改基本法第24條有關條文,很大機會違反基本法第159條不得與「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之規定,仍然有違憲爭議 重新解釋基本法的缺點有: 1. 湯家驊引用《論立法解釋》「筆者認為不能公開允許和提倡以解釋法律來代替修改法律,否則會對法制的權威和統一產生不利影響。」 2. 容易聯想成為司法系統或機構上的錯誤,因為這否定司法機構對基本法的解釋 3. 解釋程序只聽取興訟兩方的一方之論述,造成真實的不公平 4. 政府提出的解釋方案,內容程度如偏離字面理解,大眾將難以對法律條文作合理期望。另外中國的法律解釋需合乎語法解釋,邏輯解釋,系統解釋,歷史解釋四個元素,湯家驊指出是次釋法違反首三個元素,即是語法解釋不通,邏輯解釋不通,系統解釋不通 5. 「立法原意」觀念虛無,法律若需依立法原意作解釋,大眾將難以對法律條文作合理期望,而且美國最高法院在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中已判定釋法者不可能知道所謂的「立法原意」,所以不應予以考慮 1999年5月18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將提請第一次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雖然依政府推斷數字,兩代非婚生子女高達116萬人,但考慮到中港兩地法律都不歧視非婚生子女,都視非婚生子女與婚生子女有相同法律權利,所以不把「非婚生」納入解釋範圍。1999年6月10日國務院通知香港政府已收到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的提請。 根據《基本法》第158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基本法關於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關係的條款對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案件判決,終審法院應請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解釋。該條款據此對香港法院解釋基本法的權利進行了限制,但並未限制其它個體提請釋法,也並未限制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特區政府直接向國務院提交報告,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因而繞過了法院,部分人士認為該舉動涉嫌違反基本法,引起了香...

    1999年7月16日,立法會通過決議案修改《入境條例》,確定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定義如下: 1. 在1997年7月1日之前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 2. 在1997年7月1日當日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而其父或母在其出生時或其後已在香港定居或擁有香港居留權 莊豐源在1997年9月29日香港出生,不屬於《入境條例》(不論何時的版本)定義下的香港永久居民,但他被祖父代表下聲稱依基本法第24條第2款第1項,得到香港永久居民身分,只是被《入境條例》違憲地阻欄。

    外傭居港權

    2010年底,香港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協助3個菲律賓家庭入稟香港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推翻《入境條例》對於在香港連續工作滿7年的外籍家庭傭工不能因此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限制,認為該條文違反《基本法》第24條。訴訟引起香港社會廣泛關注,因為如果外傭一方勝訴並成為案例,有可能引致大量外傭及其家人取得永久居港權,以及動搖香港當前的外傭政策。 由於被法律援助署聘任的李志喜是公民黨憲制及管治支部副主席,引起一些輿論批評公民黨「禍港」,有民眾組織遊行抗議公民黨。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承認外傭居港權案導致公民黨面對極大民憤。 其中一宗司法覆核於2011年8月22日開審,香港高等法院法官林文瀚於9月30日裁定《入境條例》限制外傭申請居港權的條文違反《基本法》。特區政府及後提出上訴,上訴庭判政府上訴得直。外傭不服判決而上訴至終審法院,終審庭於2013年3月25日作出終審裁決,判外傭敗訴。

    外傭子女居港權

    2014年9月18日,香港終審法院駁回一名菲律賓籍外傭在香港出生的兒子,在香港享有居留權的上訴。居留權的申請人是一名17歲男子,他的母親在1991年從菲律賓以外傭身份申請到香港工作,該外傭在1996年在香港產下該男子。該外傭和她在香港產下的兒子於2006年向入境處申請香港居留權,但入境處在2008年決定不受理他們的居留權申請,兩人其後向香港法院提出司法覆核,但先後被高等法院原訟庭和上訴庭駁回,終審法院於2014年1月決定受理該外傭兒子的上訴申請。終審法院在9月18日指出沒有證據顯示該男子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五名法官一致駁回他申請居港權的上訴。

    吳嘉玲及其他人訴入境事務處處長(FACV14/1998)終審法院判案書,英文原文(英文)
    吳嘉玲及其他人訴入境事務處處長(FACV14/1998)終審法院判案書,中文譯本(中文)
    劉港榕及其他人對入境事務處處長(CACV108&109/99)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判案書,英文原文(英文)
  7. 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_百度百科

    baike.baidu.com/item/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3680817
    • 领取条件
    • 相关历史
    • 种类
    • 名称问题

    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是入境处签发给拥有香港居留权人士的身份证。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俗称“三粒(颗)星”,因他们所持有的永久性居民身份证上,注有“***”的标记而得名。其实,该标记的…

    1949年以前,香港政府无限制中国内地的居民从内地移居香港。一般人皆可以随意往来香港与中国大陆两地,香港亦没有对中国籍居民进行人事登记。1949年中国大陆政权易手后,大量难民涌入香…

    香港身份证共分为两类,分别为“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及“香港居民身份证”。年满11岁人士所领取的身份证,亦称为儿童身份证,而年满18岁人士需于18岁生日后的30天内,更换成人身份证…

    在香港,身份证的正确名称是“身份证”抑或是“身分证”存在争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采用“身份证”,《人事登记条例》则采用“身分证”。不过,香港政府从殖民地时代起…

  8. 香港身份證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香港身份證
    • 名稱
    • 歷史
    • 自助出入境檢查系統
    • 身份證號碼
    • 遺失與拾獲
    • 参考文献
    • 外部連結
    • 參見

    香港身份證之中文名稱曾經惹起爭論,《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中採用「身份證」,《人事登記條例》則採用「身分證」。不過,香港政府從英國屬土時代已經採用「身份證」為中文名稱,而香港立法會亦通過繼續使用“身份證”為中文名稱,香港文字研究者容若亦認為「份」為正字。因此,1991年香港政府計劃將「身份」復古為「身分」的時候,容若與陸離等等人士大力反對。因而惹起支持「份」和「分」的不同人士展開辯論,最後香港政府維持原有寫法。此外,“證”字乃最為傳統的正體字,亦為官方寫法;而非異體繁體字——“証”字。

    香港淪陷時期起用

    香港的身份證制度是其中一項沿襲香港淪陷期間的日本人政策。日本人為了方便管理及監控香港人口,於是勒令全香港市民均需要領取身份證。例如,市民要領取由日本皇軍配給的米糧時,就必須出示身份證、軍票以及糧油證等才可以獲取。

    推出人手書寫身份證

    1949年以前,香港政府無限制中國大陸人從中國大陸移居香港。一般人皆可以隨意往來香港與中國大陸兩地,香港亦沒有對中國籍居民進行人事登記。1949年中國共產黨取得政權後,大量中國大陸人湧入香港。為了控制香港人口,香港政府開始實行邊境管制,限制中國大陸人入境,並且開始登記香港居民及發出身份證。首次登記於1949年展開,當時發出的身份證只是一張以人手填上資料的紙張。 1960年6月1日起,香港政府發出第二代身份證,身份證上包括持證人的指模及頭像,資料以打字機填上,並且經過過膠處理。男性的身份證為白色底、藍色印刷,女性的則為白色底、紅色印刷。1973年11月,香港政府發出第三代身份證,身份證上原有的指模取消,而且不再以顏色區分性別。兩代身份證上均蓋有簽發印章,以綠色代表居留在香港不足7年的居民,黑色代表永久居民。故此,當時的香港新移民被稱呼為「綠印客」。 香港早期並無法例規定香港居民必須攜帶身份證外出,為了阻止香港偷渡潮的問題,香港政府於1980年10月23日起實施即捕即解政策,規定所有年滿15歲的香港居民必須在公眾地方攜帶身份證。

    推出電腦身份證

    1983年3月,人民入境事務處推出第一代電腦身份證,比較舊證加強防偽措施,並且透過電腦系統令出入境程序簡化。1987年6月1日,人民入境事務處推出第二代電腦身份證,設計與上一代幾乎相同,主要分別是身份證背面上移除了香港紋章,方便在香港主權移交後繼續使用。首階段換證計劃於1987年7月1日展開,設8間換證中心,首批受惠者是1967至1968年出生的男性,其次是1965至1966年及1963至1964年的男性,其中1961至1962年男性的換證期跨年進行。第一代電腦身份證自1988年5月21日起分若干個階段失效,至1991年7月15日起全部失效,而換證中心亦於1991年12月關閉。

    e-道

    符合下列資格的香港居民,便可使用e-道服務: 1. 年滿11歲或以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使用智能身份證);或 2. 年滿11歲或以上,並持有簽證身份書的香港居民(使用智能身份證,並持有有效的簽證身份書); 3. 年滿11歲或以上,並擁有香港入境權或在香港不受任何逗留條件限制的人士(使用智能身份證); 4. 獲發通知標籤的非永久性居民(使用智能身份證,並持有有效的旅行證件);或 5. 已登記的11歲以下並就讀小學的跨境學童(使用已登記的有效旅行證件)。

    車輛e-道

    符合以下資格的香港跨境司機可在成功登記後使用智能身份證在車輛e-道辦理自助出入境檢查: 1. 香港永久性居民; 2. 持有簽證身份書的香港居民; 3. 擁有香港入境權或在香港不受任何逗留條件限制的人士;或 4. 獲發通知標籤的非永久性居民。

    而根據香港法例,身份證號碼無提及不能更改(符合一些情況是可以更改的)。每張香港身份證均印有一個身份證號碼,身份證號碼由1或2個英文字母及6個數字組成。括號內的數字是校驗碼,是為方便電腦處理資料及檢查號碼輸入是否正確而設,並非身份證號碼的一部份。 身份證號碼用途十分多,亦是重要的個人資料,受到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行使第香港法例第486章《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所賦予的權力所發出的《身份證號碼及其他身份代號實務守則》所保護。 由Z字頭身份證號碼開始,其身份證號碼亦是教育局的學生編號,有別於之前另設一組八位數字作為教育局學生編號。

    任何人士遺失香港身份證,須在十四日內親身往任何一間人事登記辦事處申請補領新證。倘若尋回已報失身份證,市民須盡快把該證交回人事登記辦事處注銷;任何人士如無合理解釋,而持有已向人事登記辦事處報失的身份證,即屬違法,最高可被判罰款港幣一萬及監禁一年。 如撿獲他人身分證,亦應交到鄰近的警署或人事登記辦事處。

    来源

    书籍 1. 鄭宏泰、黃紹倫 著:《香港身份證透視》. 香港:三聯書店,2004年. ISBN 9620423674

  9. 28/12/2015 · 香港居民分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及非永久性居民,前者是在香港出生或住滿7年,後者是未在香港居住夠7年,究竟兩者除了居港年期有異外,居民權利及福利有甚麼分別? 現時香港的非永久性居民,絕大部分是持單程證來港的內地新移民,他們可以在香港定居、工作及在接受教育 ...

  10. 香港身份證 永久居民身份解構

    www.hongkongcard.com/blogs/香港身份證-永久居民...

    香港身份證就等於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這句說話不一定正確,要知道自己是否香港永久居民,方法很簡單。香港身份證分為兩類,一種是「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另一種是「香港居民身份證」,一般到香港工作、讀書的人士拿到的就是後者,這種身份證是由香港入境處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