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香港5000消費券資格 相關
    廣告
  1. 2021年至2022年度香港政府財政預算案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2021年至2022年度香港政府...

    電子消費券 向每名合資格的18歲或以上香港永久性居民及新來港人士,分5期發放總額5,000元的電子消費券,鼓勵及帶動本地消費,涉款約360億元。不過消費券只涵蓋本地零售、餐飲、服務行業,但不包括交通工具。(現已改為減少分期數量及包括交通工具) ...

  2. 消費券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消費券
    • 消費券實例國家或地區
    • 相關建議
    • 參見
    日本:1999年針對符合發放條件的特定族群發放「地域振興券」,每位日本國國民有兩萬日圓。
    臺灣:2009年金融海嘯發放振興經濟消費券。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後較低迷的實體消費市場,發放振興三倍券,文化部也為了振興COVID-19後的受創藝文發展,推出藝fun券。
    泰國:泰國政府發給人民的2000 baht cheque的樣本2009年3月26日向登記申請並獲準的752萬低收入國民發放每人2000泰銖的「救國支票(泰語:คณะรัฐมนตรีไทย คณะที่ 59#เช็คช่วยชาติ)」(2,000 Baht Check(英語:People's Agenda#2,000 Baht Check officially known as “Help...
    澳門:澳門政府2020年2月13日公佈,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影響,將向所有澳門居民每人發放面值為3,000澳門元的電子消費券。消費券必須在本澳的餐飲、零售、生活百貨等行業消費扣帳;以三個月為期限。透過消費券推動本地消費,提振內需。預算約為澳門幣22億。期後亦宣佈新增第二期消費券,金額提升為5,000澳門元,使用期為2020年8月至12月,為期5個月。受惠的澳門市民能夠在2020年得到總值為...
  3. 香港學前教育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香港學前教育
    • 種類
    • 管理
    • 資助計劃
    • 學前班
    • 相關條目

    香港學前教育大致可分為托兒所(幼兒園、幼兒中心)和幼稚園兩種。兩者均為私立經營,有以商業化集團形式運作的幼稚園集團,也有由非牟利團體興辦的幼稚園。後者通常由教會或社會服務機構籌辦。 香港的幼兒園和幼稚園本來有不相同的服務對象:幼兒園的服務對象是未適合進入幼稚園的幼童,為家長提供托兒服務;而幼稚園的服務對象則是3歲至6歲的幼童,讓他們在學校環境裏學習群體相處,及接受最基本的教育。

    在香港經營幼稚園需要向教育局註冊,並受該局監管,幼兒園及托兒所則由社會福利署管理。但現在不少幼兒園都兼營幼稚園相同的業務,使6歲以下幼童都可以在幼兒園內接受教育。 香港政府過去對幼稚園的資助,包括: 1. 向非牟利幼稚園發還地租及差餉 2. 分配位於公共屋邨內專作幼稚園用途的校舍 3. 推行「幼稚園及幼兒中心資助計劃」 4. 透過「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學費減免計劃」,為有需要的家長減免子女的學費 5. 為教師和校長提供訓練課程

    2006年,香港特區政府宣佈為香港幼稚園引入學前教育學券計劃,間接為非牟利幼稚園提供資助。有人批評不資助牟利幼稚園是歪曲了學券制。 香港政府從2007學年起向在合資格幼稚園就讀的幼童提供試驗性的學劵資助,經2011年的檢討後決定繼續推行幼稚園學劵資助計劃。行政長官梁振英2016年1月發表施政報告,宣佈由2017/18學年起落實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政策,向合資格香港非牟利幼稚園提供基本資助,為合資格兒童提供三年優質半日制服務,預計約七至八成半日制幼稚園學位將會免費,但由於香港的幼稚園多年來都是以私營運作,不少幼稚園是租用私人物業經營,部分有宗教背景的幼稚園則主要向所屬教會租用物業,一旦幼稚園接受政府直接資助,將會面臨帳目管理問題,教員資格及待遇的規管同樣須要制定標準,對於為幼稚園提供直接資助及制定幼稚園教員資格及薪俸等問題,政府仍在研究相關的規管方案及考慮修訂法例,尚未有正式把幼稚園納入經常性資助的時間表。

    除三至六歲的三年幼稚園課程外,近年不少幼稚園收取高昂學費開辦學前班(N班,Nursery class)、PN班(Pre-nurseryClass),以至遊戲組(Playgroup)。部分幼稚園課本雜費高達6,000多元,亦有部分收取5,000元的茶點費,每年學費最高更達7萬元以上。有教育界人士認為,這種學習培訓班雖不一定能為幼童培訓特別出色的技能,卻會令家境富有者有更大機會進入心儀幼稚園,引起教育均等問題。 現今香港,Playgroup已經開始廣泛地盛行,有不少家長花大量金錢讓自己的子女去參加Playgroup班,課程以月費為主,普通的約有1,000-3,000元/月(4-6堂),有些家長甚至讓子女參加費用為$10,000-$20,000的playgroup班,可見playgroup的前境將會無限伸展,現時全港約有五百多間的Playgroup學校,由於Playgroup教師的需求量大大增加,因為要成為Playgroup老師需要有課程的證書或有幼兒相關的工作經驗等,薪金亦相對地不差,以月薪而言Playgroup教師有大約12,000-40,000不等,日薪約有100-800不等,由於薪金不差的關係,現在不少教育機構開設Playgroup課程,吸引了不少關注時事的人士去進修,從而改變自己的工作甚至將來的打算。

  4. 振興經濟消費券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振興經濟消費券
    • 簡介
    • 評論
    • 結果
    • 相關條目
    • 外部連結

    2008年11月,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建議以發放消費券方案來促進景氣活絡。經立法院立法通過《振興經濟消費券發放特別條例》,以舉債新台幣858億元(以台灣總人口約2,300萬人,每人3,600元估算)的方式籌措財源編列特別預算。為防止偽券流通,消費券由承印鈔券的中央印製廠印製,防偽措施與現金鈔券相似。 2009年1月18日當天(第一階段),於全國各縣市逾14,000個發券所發放,需持國民身分證(未滿20歲者需攜帶戶口名簿)、印章及領券通知單方可領取。當日未領取者於同年(第二階段)2月7日至4月30日間可至通知單上之指定郵局領取,逾期不補發。有效使用期限至同年9月30日為止。而第二階段中的2月7日下午1時30分及2月8日全天,民眾在指定的郵局可領取消費券。

    正面看法

    基於凱因斯經濟學中的乘數效應,在鼓勵全民踴躍購買國產貨與及早消費、多次流通的期許下,學者預估發放消費券可使2009年台灣的GDP增加約0.66~1%,略高於原先預估的0.64%。

    負面看法

    2008年6月,民主進步黨提出用583億元的「退稅濟貧」方案,即透過現金退稅與現金補貼的雙軌方式來刺激消費與照顧弱勢,對於消費券政策,批評政府決策遲緩、缺乏計劃性、消費券的發放易錯擾民,而且不如現金有效。 2009年7月28日,審計部指出,各界有消費券不得找零、轉售,不利乘數效果擴張、諮詢服務人員薪資偏高、消費券回收成本過高、民眾以消費券取代現金,產生替代效果等質疑,發放消費券相關作業匆促,實際成效亦待觀察。

    消費券的投入對國內生產毛額增加363億元,但中華民國政府舉債858億元。12月13日,經建會自估消費券對於GDP的貢獻僅約0.28~0.43%,替代率達六至七成,即六成至七成的花費是用以購買本來就打算購入的項目,成果低於預期。 由於消費券並沒有交給金融業或金融業從業人員發放,增加發放錯誤率,一度有一千萬元的缺口,在保險理賠約480萬元後,時任內政部部長廖了以自行賠付500多萬元才補足差額。

    (繁體中文)陳添枝:消費券將透過戶政系統發放- 中時電子報2008-11-18
    (繁體中文) 消費券/拍板! 不排富、以人為單位 每人3600元 - Nownews2008-11-18
    (繁體中文)不能使用消費券的項目一覽 - 經濟日報2008-11-19
  5. 電子消費優惠計劃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ant/消費補貼計劃
    • 具體措施
    • 計劃效益/成效
    • 相關事件
    • 相關法例
    • 相關措施
    • 相關條目
    • 外部鏈接

    2020年3月16日,政府公佈第6/2020號行政法規《消費補貼計劃》,明確訂明發放金額澳門元3,000元作為消費補貼。消費補貼以電子方式發放,不設補發,使用期為三個月。故民間多稱為「電子消費卡」,澳門政府亦有使該名稱。此電子卡使用澳門通股份有限公司發出的澳門通卡。除了補貼澳門居民外,澳門政府亦期望補貼計劃能夠推動澳門本地消費,減少澳門商家受到的疫情的影響,所以針對可以使用的場所,貨物及服務進行規限。而具體實行措施分為登記,領取和使用三個部份。 2020年7月23日,政府公佈第25/2020號行政法規《第二期消費補貼計劃》,明確訂明發放金額澳門元5,000元作為消費補貼。消費補貼以電子方式發放,不設補發,使用期為5個月。此電子卡使用澳門通股份有限公司發出的澳門通卡。除了補貼澳門居民外,澳門政府亦期望補貼計劃能夠推動澳門本地消費,減少澳門商家受到的疫情的影響,所以針對可以使用的場所,貨物及服務進行規限。而具體實行措施分為領取和使用兩個部份。

    登記及領卡

    根據澳門政府消息,電子消費卡首兩天已逾48萬居民完成網上登記,首三天已逾53萬居民完成網上登記。4月2日,登記人數為63萬3千人。整個登記期內共約有65萬8千人完成登記。截至4月30日共有約57萬6千的已登記居民領取了消費卡(佔已登記人數的8成8)。根據澳門政府消息,截至2020年6月15日,成功登記數量為658,768,累計領取數為600,171。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97%居民滿意消費卡的登記安排, 96%居民滿意領卡安排。截至7月8日,領取消費卡人數約為61萬4千,占總登記人數約為9成3。截至7月13日,已有617,031名居民領取第一期電子消費卡,佔登記人數近九成四。第一期電子消費卡共有62萬4千名居民領,佔總數95%。

    使用

    首兩天(5月1日及2日)電子消費卡的消費總金額約為1億2千5百萬澳門元,交易宗數為92萬9千宗,平均每筆的消費額約為135元。其中,5月2日的統計的交易資料顯示,消費卡主要消費分佈的行業中超級市場佔23%,餐飲佔21%,其餘分佈在服飾、電器、零售、百貨、藥品、化妝品、便利店、傢具眼鏡等不同行業。首5天已有237萬筆交易,合共向市場注入2.95億澳門元。首10天有478萬筆交易,向市場注入5.68億澳門元。首20天有超過908萬筆交易,已使用消費額約9.62億澳門元,超過已發放消費卡總額的一半。截至6月15日,消費總額約為14.6億元,交易數量為約1,564萬筆,平均每次交易額為93元。截至7月13日,總交易額約為17.4億澳門元,佔已發出消費卡總額九成以上,共產生了約1,942萬筆交易,平均每筆交易額為90元,已有18.3萬名居民使用完第一期3,000元的額度。截至7月17日,總交易額約為17.8億澳門元,佔已發出消費卡總額九成五,共產生約1,987萬筆交易,平均每筆交易額為89元。

    穩定物價

    根據統計暨普查局的數據,5月的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為103.03,通脹率為1.67, 比消費卡使用期前, 4月份(綜合消費物價指數103.13, 及通脹率2.05)下降, 故此政府認為整體物價穩定。2020年全年綜合消費物價平均指數為102.60,通帳率為0.81%。

    社會爭議

    1. 參見:2019冠狀病毒病澳門疫情相關爭議_ § 電子消費券爭議 2. 參見:2019冠狀病毒病澳門疫情相關爭議_ § 電子消費卡使物價上升

    犯罪事件

    根據司法警察局消息,當局於2020年5月6日收到舉報後於現場截獲一名澳門居民以1,500澳門元出售消費卡,以詐騙罪案件將其人移送檢察院偵辦。另外,有一名澳門本地六十三歲人士以及一名菲籍外僱涉及盜用他人遺失的消費卡。

  6. 消費補貼計劃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電子消費

    未曾持有第一期電子消費卡的合資格人士毋須登記,直接在六個領卡點領取第二期電子消費卡。 已遺失第一期電子消費卡的合資格人士須先到治安警察局報失,才能領取第二期電子消費卡。 協助登記領取電子消費卡服務點 [編輯] ...

  7. 現金分享計劃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現金分享計劃
    • 發放方式
    • 辦事處
    • 參見

    澳門政府把社會工作局經濟援助金受益人、領取直接津貼的教職員、教育及青年發展局學生福利基金以及大專助學金受惠學生、敬老金受益人、公務員、領取退休金的退休公務員及撫恤金受領人自動轉帳至其銀行帳戶;其他合乎資格人士透過郵寄方式把劃線支票寄給受惠人士。

    為協助現金分享計劃,澳門政府在塔石廣場商業中心設立「現金分享發放輔助中心」,並於在2008年7月1日正式運作,以處理及協助有需要的居民解決收取款項問題及提供查詢等服務;基於現金分享計劃之支票兌現期為期三年,因此於同年11月3日起遷至南灣大馬路中華廣場二樓市政署(前稱民政總署)綜合服務中心代為處理。

  8. 無條件基本收入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zh/無條件基本收入
    • 概述
    • 緣起與目的
    • 實行無條件基本收入可能帶來的社會影響
    • 運用類似概念的創作
    • 外部連結

    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五條揭示:“人人有權享受其本人及其家屬康樂所需之生活程度,舉凡衣、食、住、醫藥及必要之社會服務均包括在內;且於失業、患病、殘廢、寡居、衰老或因不可抗力之事故致有他種喪失生活能力之情形時,有權享受保障。”,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一條:“本公約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權為他自己和家庭獲得相當的生活水準,包括足夠的食物、衣著和住房,並能不斷改進生活條件。”有論述認為,無條件基本收入是唯一可以真正幫助窮人的社會福利,在現行社會福利體制下,不論如何排富,或是資產審查(英语:means-test)制度,都會有補助門檻的問題與貧窮陷阱(英语:poverty trap)的效應,或不知道如何申請補助、或過程太過複雜,或不知道是否符合資格,或是讓不需要或不符合資格的對象取得補助,而導致真正需要的對象無法獲得救助、並衍生福利詐騙、行政官僚、貪腐等問題,受補助的群體還會有被歧視與標籤化的問題。 對每個社群而言,無條件基本收入,是一種無條件被保障的收入,有五個標準: 1. 一、定期發放,例如每月,而不是只給一次。 2. 二、以金錢方式支付,讓個人可以自行決定自己的需求,而不是提供食物或其他物資、有特定用途限制的券。 3. 三、以個人為主體,而不是家庭、組織、單位等。 4. 四、普遍性,發放給全民,沒有資格審查。 5. 五、無條件,基本收入完全沒有與工作勞務付出,或展現工作意願有關的條件。 無條件基本收入的發放模式如2009年的振興經濟消費券或澳門現金分享計畫相似,但它是定期持續發放,而且不設定期限、具有與現金相同的所有權,發給全體國民不作群體區分,無資格限制。無條件基本收入讓任何人,即使無法從事謀生活動,包括工作、創業、投資等,也能享有基本生活所需,提供最低生活保障,而不會因經濟問題而無法生存,且不必因為經濟壓力,而被迫從事不適合自己、或是勞動條件惡劣的工作,甚至鋌而走險尋求不正當的途徑,期望偷透高風險的方法翻身、或受到龐式騙局、資金盤的誘惑而受到詐騙,或是因高利貸而陷入債務陷阱,並改善現行社會福利體制的不足。基本收入目前被認為是人類勞動由高度智慧機器取代後,人類仍然可以享受生產成果的最佳措施。 反對者認為,無條件基本收入會讓人們失去工作的意願,從而使整個經濟衰退,也衝擊「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等既有觀念,或是質疑發放基本收入所需的財政來源何處來,再者,基於政治現實...

    这个主意来自于中世纪,《乌托邦》的作者英国人文主义者、社会哲学家托馬斯·摩爾(Thomas More)。他认为,理性化的平等原则、勤劳和追求教育是民主的基本特征。20世纪,法国社会哲学家安德烈·高茲(Andre Gorz)是固定收入的坚定拥趸。不同国家都曾尝试过引进无条件收入,例如巴西、古巴、蒙古,纳米比亚和德国(在有限程度上)。欧盟和部分欧洲国家也尝试过。 基本收入的起源 — 烏托邦 保證每個公民從政府獲得收入的想法,並不是最近才有的,打從文藝復興時期已經在述說。這個主意來自於中世紀,曾為歐洲人文主義重鎮的魯汶,正是「全民基本收入」理念的發源地。 英國思想家摩爾(Thomas More)的經典名著《烏托邦》(Utopia),於1516年在魯汶出版,該書敘述了主角曾與英國坎特伯里大主教的一段對話,他注意到毫無意義的死刑判決,並沒有讓16世紀的英國減少偷竊、暴力和殺人,不如讓所有窮人皆能享有最基本的生活所需,才是徹底根除行竊的方式,是公認歷史上最早的基本收入想法之記載。 當然,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而書中描繪的那個沒有貨幣與私有財產,人人平等,一切人盡其力、物盡其用的理想國度,是一個「不存在的好地方」(「烏托邦」一詞的字面意思)。 將『最低收入保障』制定務實計劃的人,其實是摩爾的好友,法蘭德斯學者喬漢尼斯.維夫斯(Juan Luis Vives,1492-1540)。維夫斯應該被視為真正『基本收入理念』之父,因為他是第一個制定詳細計劃的人,基於神學和務實的考慮,並為此制定一個全面的論據。 在摩爾的《烏托邦》出版後不久,維夫斯來到魯汶教書,但大部分的時間居住在布魯日,維夫斯一度向市長主張: 我們必須照顧所有每一個無力維生的市民,且不論他們是因為什麼樣的理由淪落到如此地步,都應當享有最低限度的支助來生活,絕不能死於挨餓。 他的具體想法闡釋於其1525 年著作《論濟貧》(De Subventione Pauperum)當中,雖然援引了基督教神學作為理據的他,也顧及了許多務實條件,因此認為:窮人在享受公共資源的時候必須付出勞動——甚至,他認為唯有持續的勞動才能讓那些因為賭博或揮霍無度而窮困的人,不再墮落。 18世紀末,法國啟蒙思想家孔多塞侯爵( marquis de Condorcet )首創救濟貧困、提倡社會保險、保障勞動者生活的法律,美國開國元勛 湯瑪斯‧潘恩( Th...

    降低貧富差距

    貧富差距於近年不斷加大,各項數據都指向社會的財富分佈往頂端的1%集中,而目前已經掌控全球一半以上的財富,造成M型社會貧富差距不斷增大,形成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局面。 無條件基本收入為解決目前經濟問題的方法之一,雖然無條件基本收入表面上看似齊頭式平等,但仍能較大的幫助弱勢的人群或家庭,因為基本收入是每個國民都領取相同金額,但此金額與每個人的原有收入或財產的占比是不同的,對於身價百億美元的富豪,或三餐無法溫飽的窮人,占比必定不同,由於窮人可領取相對原有收入或財產較高占比的基本收入,而越富有占比就越低,因此也能縮減貧富差距,例如富人甲原本有$9000,窮人乙有$1000。窮人乙佔社會財富10%,富人甲是窮人乙的9倍。如每人發放各$500,富人甲增加至$9500,比率為5.55%,窮人乙增加至$1500,比率為50.00%,也就是再增加一半,因此窮人乙佔社會財富比例便增加至13.6%($1500/($9500+$1500)),富人甲與窮人乙的倍數降低至約95/15=6.33倍,而達到減緩貧富差距的效果。

    消除收入標籤

    基本收入完全不須提供與調查個人生活或財產狀況等大量詳細資料,也不限定資格與條件,不需要取得如租稅申報那樣的資料,不僅節省了成本與大量資料審閱與分析,而且也能保護人民的隱私與尊嚴,徹底消除特定群體或個人被標籤化、污名化、歧視及逆向歧視的疑慮,不再發生明明很窮、生活困苦卻因資格不符而無法得到社會福利的狀況,並節省大量審查人力等的行政資源,轉而用於更能增加人類整體福祉的用途。

    提振內需

    由於擔心失業或意外,或供養老等儲蓄用途,多數人考慮到此不願意消費,或因此減少消費,而影響內需,將低於基本收入的人們的收入提高至基本收入以上(因為原來的收入+基本收入必定大於原收入),可提升低於基本收入者的消費力與經濟穩定感,並提升消費的人口數與金額,提振內需市場,經濟將會活絡,並讓更多人能具有足夠的購買力來分享到科技進步的成果。

    在《星艦迷航記VIII:戰鬥巡航 Star Trek: First Contact》中,畢凱艦長曾提及未來世界已經不再使用貨幣、人們也不支付薪水,工作是為了成就人類美好的未來。不過劇中科技雖進步、有可持續利用的能源,但家家戶戶需要的物品,幾乎都由複製機製造,所以星際聯邦還是資本主義,只是貿易、貨幣無用武之地,需要透過交易取得的是一些特殊資源,例如曲速引擎使用的材料。

  9. 2020年2月3-7日香港醫護罷工行動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2020年2月3-7日香港醫護罷工...
    • 背景
    • 第一階段罷工
    • 第二階段罷工
    • 結束
    • 醫管局向參與罷工人士追究
    • 各方反應
    • 參見

    2019冠狀病毒病香港疫情之下,香港的關口依然開放予中國大陸的人士進入,在香港確診的病患越來越多,大部分是從中國大陸傳入。在2019年12月成立,擁有過萬名醫管局員工會員的醫管局員工陣線於1月26日提出五個訴求,並表示若醫管局未有回應訴求,將會在2月3日發起罷工。然而,2月1日醫管局主席範鴻齡以道德及醫護人員天職是救急扶危為由,呼籲工會不要放動罷工。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在電台節目中更流淚,卻拒絕回應訴求。當天,醫管局員工陣線的特別會員大會以3,123票贊成、10票反對、23票反對和8票廢票通過於2月3日起罷工。罷工的訴求包括「禁止任何旅客經由中國大陸入境香港」、「落實確切方案確保口罩供應充足」、「提供足夠隔離病房暫停非緊急服務」、「提供足夠配套予照顧隔離病人的醫護」及「公開承諾絕不秋後算賑」。共有9,000名醫護實名簽署參與罷工。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在電視節目上向公眾致歉,承認罷工會影響公立醫院服務,但認為責任在於政府,醫護並非「趁火打劫」而是關注公共衛生問題。他又促請政府從源頭防疫。

    第一階段的罷工於2月3日進行,第一階段的罷工,醫管局表示有近2,700位醫護參與,包括370多名醫生、900名護士及近千名專責醫護。九龍中、九龍西及新界西聯網最多醫護罷工,個別手術室及深切治療部的手術需要延遲。當天晚上,醫管局高層邀請工會與其會面,但談判逾一小時後醫管局並沒有答允工會的要求,所以談判破裂。工會於2月4日起發動第二階段罷工。 1. 2月3日早上,威爾斯親王醫院已有數十人排隊輪候簽到參與罷工 2. 醫管局員工陣線在瑪麗醫院外天橋擺設街站 3. 2月3日中環和你Lunch,參加者都戴上口罩,支持醫護罷工和要求政府封關 4. 2月3日下午,數百名醫護人員及市民在醫管局大樓大堂請願,聲援「醫管局員工陣線」行動

    2月4日,罷工醫護再到醫管局大樓請願,工會估計有9,000人參與,或會對醫院緊急服務造成影響。工會表示有七千人參與罷工,而醫管局則表示直到晚上6時有5,000人參與罷工,急症室和兒科等服務受嚴重影響,同時影響包括X光片和電腦掃描等抗疫工作。工會與職工盟屬下的十四個工會發起「一人一信」請願運動,向醫管局遞交請願信,重申工會的訴求。 2月5日,數百人由金鐘海富中心天橋遊行至政府總部外,要求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公開對話,但卻被漠視。多位議員為醫護的訴求收集到超過35,000名市民的簽名支持醫護的工業行動。余慧明表示當天共有7,000名會員參與罷工,而醫管局點算後表示逾5,100人缺勤,急症室以及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的情況特別嚴重。網上有203位早產嬰幼兒父母聯署支持罷工,批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誤導公眾罷工影響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運作。 2月6日,登記罷工人數由逾7,000人跌至6,400人,工會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外設街站,不時高叫「政府無能,港人自救,全面封關,刻不容緩」。當晚,工會與醫管局高層會面,工會表示談判毫無進展,認為醫管局拒絕承認醫管局員工陣線在溝通中的地位,更沒有準備醫院防護裝備的數字和沒承諾提供清洗期予在隔離病房工作的員工。然而,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卻表示與員工「傾得好好」,指出雙方在防疫工作上方向一致,表示已增潑資源採購物資、提升感染控制。 2月7日,醫管局員工再於醫管局總部聚集,要求與高層對話。不過醫管局將電梯鎖上,參與人士利用樓梯前往管理層所在樓層,甚至有演員跪地要求對話,其後不適暈倒,由救護員送離現場。醫管局高層原定與工會再會面商討訴求,但最終由上午10時等到晚上7時都沒有高層下來對話。醫管局對有人未經申請集會表示遺憾。工會宣佈有5,500名醫護參與罷工。 1. 醫管局大樓大堂有數百人聚集 2. 有人跪地要求找尋高層對話,其後不適暈倒,需要由救護員送離現場 3. 醫管局員工和代表在4樓等候,但管理人員關掉冷氣 4. 余慧明曾打電話要求高層來對話,但秘書回復稱高層正在開會 5. 醫護在管理層所在的5樓等候,但最後都沒有高層來對話

    五天罷工後,醫管局並不願意答應任何訴求。工會於2月7日舉行投票表決是否延長罷工至2月12日,但在7,000名投票的會員當中,逾4,000人不贊成延長罷工,只有約3,000人贊成繼續罷工,故工會宣佈暫時擱置罷工。現場有人高呼「齊上齊落,支持醫護」,又有人表明支持工會任何決定。工會表示會成立防疫抗爭基金,以支援參與這場罷工的醫護和支援為了防疫而進行工業行動的香港人。

    2020年2月26日,醫管局人事部向2月3日至7日參與罷工的7000名員工發信,表示會核對員工缺勤紀錄作出跟進,不排除會根據缺勤日數而扣除員工的薪金。醫管局員工陣線表示該會是註冊工會,而罷工不是缺勤,《基本法》也列明了罷工的權利。早前已經向局方提交參與員工名單及罷工報到紀錄,員工在罷工前亦有預先通知上司。 2020年11月28日,醫管局就年初的工業行動,決定向經核實曾於今年2月3至7日期間缺勤的員工,收回已付的相關工資,但不會作出其他人力資源方面跟進,然而醫管局未有公開被秋後算帳的具體人數。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指出,不相信醫管局聲稱不作人力資源追究,管方將來要再秋後算賬,仍可以同事表現差為由不續約,「我哋要話畀醫管局聽,唔係咁易分化到我哋,唔好再壓迫同事,冇我哋醫管局一定冧,我哋7,000個同事一定齊上齊落」。 參與罷工的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不接受醫管局扣糧,雖法例上員工缺勤僱主有權扣糧,但員工罷工同受基本法保障,醫管局只是扣糧而不作出其他人力資源跟進,也是打壓罷工,藉此警告員工以後不可罷工。

    香港市民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就疫情的民意調查,結果發現有61%受訪市民支持前線醫護人員發動罷工,而有近75%受訪市民不滿香港政府應付疫情的表現,更加有80%受訪市民支持落實全面封關。

    政府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罷工是極端手法,無可避免地影響到病人權益。在提交中央的抗疫報告中,向中央政府透露特區政府已經要求醫管局須嚴肅處理組織罷工的員工,不容許「害群之馬」留在醫院工作。

    醫管局員工陣線

    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於罷工結束時表示,在這段罷工期中,政府已關閉多個口岸,開啟港人以工會抗爭。並補充停止罷工不等於停止抗爭。

  1. 香港5000消費券資格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