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大約 92,100,000 個搜尋結果
  1. 馬嶽(英語: Ma Ngok,香港 時事評論員,現任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前任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學部助理教授。 他專門研究範疇是香港選舉、政府、政黨及議會發展、民主化、政治經濟學及東歐轉形期政治,並有於香港各大報章定期發表文章。

  2. www.gpa.cuhk.edu.hk › zh-tw › people馬嶽 - CUHK

    馬嶽 馬樹人 Prof. SMITH, William James Clark 王紹光 王宇 關信基 黃鶴回 黃偉豪 黃詩朗 劉淳 陳曦 盧永鴻 蔣俊彥 教學支援人員 研究生 員工 學生生活 學生交流計劃 獎學金計劃 學生活動 政政系會 政政辯論隊 睿星計劃 政學 最新消息 校友專訪 郭志仁

  3. 馬嶽(Ma Ngok),香港時事評論員,現任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前任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學部助理教授。他專門研究範疇是香港選舉、政府、政黨及議會發展、民主化、政治經濟學及東歐轉形期政治,並有於香港各大報章定期發表文章。 馬嶽在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系完成學士 ...

    • 被拘控者人數不算多 惟身份有「廣泛代表性」
    • 「大半個反對陣營都可能有事」
    • 嘆「篤灰」嚴重 社會「回到不談政治的殖民地時代」
    • 料新一屆立法會建制派席位80+
    • 民主派參選與否視乎「一場deal」
    • 選舉改制「Overkill」 ? 馬:視乎目的有否達到
    • 「民主化已上升至國安層次」 短期看不見出路

    特首林鄭月娥等官員在國安法通過前夕,曾表示國安法只是針對「極少數人」,不會影響一般市民。一年過去,國安法多次動用,其中民主派35+初選案,去年7月初立法會民主派初選的其中47名參與者,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至為轟動。立法至今,國家安全處至少拘捕114人,約60人被檢控。 馬嶽提到,百多人被捕,從「絕對值」來說人數是不多,但涉及的光譜、行為卻很廣泛,遍及整個反對陣營,套用政府說法,被拘控者在民主派內有「廣泛代表性」。他指,現時未有案件審結,不知入罪門檻,但從執法部門的執行情況來說,似乎很多行為都可以運用國安法打擊,包括政治評論,「紅線」顯得模糊,「似乎沒有人知道實際標準在哪。」

    被問到這是否與官方當初的說法有異,馬嶽說:「我不敢說這是否針對『大多數人』,始終一個社會不會所有人都關注政治,但整個反對派代表都被捕了,也有一些人單純因言論被捕。按照這個執法標準,大半個反對陣營的人都可能有事。」 馬嶽解釋,由於國安法實際上將內地的一套法律邏輯搬到香港,並且凌駕本地其他法例,條文演繹空間大,刑罰卻非常重,而且一被控告獲得保釋的機會低,對公民社會造成的寒蟬效應很大,有「殺雞儆猴」的客觀效果,「一年前,大家(民主派)仍在爭論延任後的立法會留任與否,但現在的政治氣氛已完全不同,反對派還有多少生存空間都是疑問。」

    國安法生效一年,社會上出現互相舉報、「翻舊帳」等情況,包括在校園,有民主派質疑現象如「文化大革命」重臨。馬嶽表示,現階段暫時仍未能說是「文革重臨」,但至少國安法完全改變社會政治輿論氣氛:「如果說文革的意思,真的像六十年代般,學生揪出老師批鬥、揪出異見者害死對方一家,現時或許未至於,短期內也未必會見到。但現時的情況是,說一些政治敏感的東西,可能會被『篤灰』,令大家為避免麻煩而不敢作聲。」 他形容,目前社會是將香港變回殖民地時期的非政治化年代,「總之大家不要說那麼多政治。」

    中央施展「組合拳」,將香港政治議程重新洗牌,馬嶽同意要討論國安法的影響,必須一併討論選舉制度修改。長年研究香港選舉和民主發展的馬嶽苦笑指:「我的研究範疇被DQ了。」 他表示,香港過去的選舉雖然並非全面民主,但立法會地區直選門檻不高,選民的投票行為、民主和建制兩大陣營的得票,相當大程度反映民意的走向,坊間一向流傳的「六四黃金比例(民主派得票佔六成,建制佔四成)」,正好能反映市民對民主的追求。 可是,新選舉制度加設多重關卡,要成為候選人要取得選委五界別提名,並通過資格審查委員會。馬嶽認為,選舉反映民意的程度已和以前不一樣,因參選關卡已「隔走」相當一部分的民意:「日後就算泛民建制的得票有結果,首先投票率肯定會比之前低;席位的分布對未來政治氣氛影響也十分小,建制派在(立法會)90席之中,相信會佔80...

    馬嶽表示,現時反對派如想參選,除要考慮能否入閘外,甚至要考慮自身「安危」,所指的是初選47人案,「一年前,大家覺得最壞的情況『只是』被DQ,『死』不了的;但現在,會有直接的人身安全問題,參選都有可能變成刑事罪行、犯國安法,不知要入獄多少年。而且,這些潛在風險是不可預計的,可以隨時變化。」 他認為:「這終究都是一場deal(交易),視乎北京向泛民提出什麼作為參選條件,只要談得成,其他像資審會、提名票等等,都不難通過。」不過馬嶽關注,到底民主派個別人士為了參選,在立場、原則如何讓步,而作這些妥協又會否反過來開罪原先支持泛民的選民,最後「兩頭唔到岸」:「舉個例,如果連『平反六四』都說不得,民主黨原本的選票都拿不到,那參選還有什麼意思呢?」

    改革選舉通過前,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曾指處理選舉制度不應「overkill(過度傷害)」,以免香港「病人變死人」。 馬嶽表示,首先要準確定義何謂「overkill」:「因為overkill背後一定有個目的,當用藥過度,連病人都死了,原先的目的達不到,那就是overkill。」他分析,去年國安法立法初期,看中央和特區官員的態度,相信官方仍然希望西方覺得「一國兩制」運作良好、法治仍然存在,但一年下來在香港發生的事,似乎走向另一方向。 他舉例指,中央和特區政府修改選舉制度時,不可能不知道新制度在民主派及其支持者眼中,認受性會顯著下降,「政府早早表明會立法禁止呼籲不投票/投白票,反映政府在改制時,自己都知道有機會有人發起杯葛。既然你都知道,這會令人參選和投票的意欲下降,但為何還要做呢?」 馬嶽...

    對於香港未來民主化路向,馬嶽直言「在短期內看不出路」。他指,現時北京似是將民主化視為一個國安問題,認為「民主化就是奪權」:「現時已經直接將香港選舉制度與『政權安全』扣連起來。如果把香港民主化提升到這個層次,那是不可能達成(民主化)的。」 【後記】 過去一年,非建制陣營有人被捕、入獄、移民,有人消聲匿跡不再發聲,媒體、學者亦難獨善其身。作為長年研究香港政治的學者,馬嶽經常向媒體分析政局,少不免談及爭議議題。訪問進行之時,馬嶽正在辦公室整理文件,他主動向記者解釋稱:「下星期會前往美國。」 記者矍然而驚:「離開香港?」 馬嶽隨即笑言:「會回來的,放心。過個暑假而已。」他明言,自己專注學術研究,從來沒有鼓吹港獨、呼籲外國制裁等,十分守法,而批評政府是很多人都會做的事,不擔心個人安全。他亦提醒記者,不...

  4. 馬嶽慨嘆,只消一個夏天,香港這個國際知名的「東方之珠」,已經淪為外媒口中的「警察城市」。 這對香港的傷害,比23條更加嚴重。 「警察周街拉人,現行法律體系都保護不了你,那何必要害怕什麼分裂國家呢?

  5. 马岳(Ma Ngok),教师,香港时事评论员,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前任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学部助理教授。 (1929.3—已故)山东寿光人。擅长中国画。历任丹东市美协干部、辽东人民出版社美术编辑组长、丹东市文联《杜鹃》文学月刊美术编辑、丹东市美协主席。

  6. 30/6/2019 · 馬嶽:「反送中」風暴─目中無人,制度失信,殘局難挽. 特區政府自製完美風暴,不少死因有跡可尋,而集中一次大爆發,造成的破壞難以收復。. 特區管治已成難以挽救的殘局。. 2019-06-30. 2019年6月16日,民陣發起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反送中」大遊行 ...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