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香港01是一家互聯網企業,核心業務為倡議型媒體,主要傳播平台是手機應用程式和網站。企業研發各種互動數碼平台,開發由知識與科技帶動的多元化生活。

  2. 最新最全面的即時香港新聞、本地社會新聞、要聞港聞、頭條新聞及專題報道,全方位了解社會大小事,揭示社會現象。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 ...

  3. 22/2/2021 · 狂舞派3|戲院終於在初七人日(18日)重開,港產片《狂舞派3》也隨即上映,與《狂舞派》相差8年,由顏卓靈、蔡瀚億、楊樂文等主演。說到顏卓靈,最為人所知的就是當年她只有21歲,已憑《 狂舞派》入圍金像獎;另外就是她戀上比她年長14年的演員白只(凌智豪),當 ...

  4. 3/3/2021 · 科興疫苗|現疑接種後死亡個案 中年漢打針:食麵包都有人食死 【16:54】一名63歲、患長期病患的老翁於上周五(2月26日)在佐敦官涌體育館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接種科興新冠疫苗,兩日後因不適送院其後死亡,該疫苗接種中心總監今早向傳媒透露,有200名市民取消預約 ...

  5. 2/12/2020 · 撰文: 伊玲 出版: 2020-12-02 21:00 更新: 2020-12-02 21:00 韓劇《愛的迫降》中財閥千金孫藝珍愛上保鑣軍官玄彬的愛情,或許只是劇情需要。但現實中被稱為「最美富二代」的三星集團(Samsung)長女李富真,果真愛上擔任保鑣的任佑宰,可惜這段 ...

  6. 15/1/2020 · 電影《國產凌凌漆》面世25年,很多情節至今亦令人津津樂道,部分內容更間接反映當時內地狀況。身為導演的周星馳,土生土長香港人,對於很多細節都未能完全掌握。這個時候,來自內地經歷過文革時代的金槍人錦江,正好為星爺提供一個國情顧問,有想不通的地方就會 ...

    • 《國歌法》針對誰?
    • 反是為何反?
    • 立要怎樣立?

    前文提及的于海,因指揮工作與國歌結緣,故對國歌有與別不同的自豪和崇敬。他眼見生活中偶有不尊重國歌、濫用國歌、奏錯國歌的情況發生,例如在2012年,湖北大學的《中國近代史綱要》統一考試中,只有三分一考生能準確默寫國歌歌詞;又如2013年,有問卷調查發現,有小學生以為國歌由毛澤東作詞及貝多芬作曲;這都令他鍥而不捨,堅持提案,冀能規範國歌的使用標準。至2015年,時任全國政協委員兼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言恭達同樣有感年輕一代缺乏國家意識,故起草《關於制定國歌法的建議》,成為《國歌法》立法雛形。 和所有具濃厚民族情感的人一樣,言恭達接受《香港01》訪問時強調,國歌是民族精神的標誌,故在香港生活的中國人必須維護國家尊嚴、弘揚國家精神、承擔社會責任。他更呼籲:「同胞,你要記得,作為中國人,永遠不要忘記中華民族、不要忘記祖宗……通過傳唱國歌以加深中華民族的認同感和歸屬感,這點不能異化,因為民族的異化是對你個人品格的褻瀆!」 2017年中,在全國人大審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草案)》的風頭火勢之際,香港球迷照「噓」不停。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斥責有關行為「危害國家」;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亦批評,香港近年發生的不尊重國歌事件挑戰了「一國兩制」原則和社會價值底線,引起全國人民極大憤慨,故有「迫切性」和「現實重要性」需要把《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以在港實施,防止有關行為。

    若問香港需否就《國歌法》進行本地立法,在充斥政治意識形態對立的當下,答案可能言人人殊;在「一國兩制」新形勢下,對於政治空間愈見萎縮的民主派而言,除卻對表達自由、法制衝突及洗腦教育的擔心(三大憂慮另見稿),他們還把此舉視為港府政治檢控議員的利劍,無論特區政府多少次強調將以平常心處理《草案》,似乎也無法釋除上述疑慮。 本身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田飛龍,上月底曾撰寫《香港國歌立法中的「民意對抗」?》,批評特區政府面對由部分民主派營造的「民意對抗」時,除了重複中央關於落實《基本法》的論述之外,「似乎講不出特別的理由」、「甚至面對反對派的『不歌頌的自由』顯得頗為底氣不足」。田飛龍更點名提到聶德權的「非洪水猛獸論」,雖有助釋除一般市民的懼怕,「但沒有正面完整地解釋國歌立法的憲制意義」。 田飛龍表示,《國歌法》的主要功能在於規範和引導市民尊重國歌,藉此「有機融入」國歌所代表的國家認同及合法性;換言之,《國歌法》的本質就是國民意識教育。他直言,聶德權的解說只局限於《國歌法》的附屬功能(懲罰),忽略了主要功能(教育),可見港府宣傳解釋《基本法》和國家體制內容時的「話語短板」。田飛龍又指,在特定輿論氛圍當中,香港「泛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無比強勢,以致當局辯論牽涉國家主權的議題時,「必然遭各種概念和話語陷阱」,例如把國家儀式或政府措施視為不當干預,「將個人自由領域最大化和絕對化」。 田飛龍把上述行為理解為「消極自由」的極端化,認為這雖是「啟蒙自由主義的理性後果」,但會對保守社會傳統的國家基礎有「顯然的偏離和消解」。他批評民主派「從未有理性的自覺去反思和衡量『消極自由』的邊界及後果」,導致香港近年「日益陷入民粹化、本土化、激進化與無政府化陷阱」,故「亟需從共和主義積極自由觀層面予以教育和補救」。 說到底,《國歌法》本地立法的爭議,是個人與國家意識的問題,也是個體主義與集體主義的問題。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陳端洪曾在《論「一國兩制」條件下特別行政區國家安全概念的特殊性》一文中形容,香港普遍的社會心態是「一種殘缺的實用主義的個人主義」,在回歸前是「流浪者」,到回歸後就成了「個人主義者」,仍然「心心常似過橋時」,注重個人感受,不講「國家人格」,甚至當國家愈來愈強大時,不但不感到榮耀,反而更加恐懼。

    香港嶺南大學前協理副校長王耀宗則在《從「集體主義」VS「個體主義」看香港回歸以來的政治發展》一文提出,回歸後的政治發展,是「一個威權的、集體主義的中國試圖將分權的、個體主義的香港改變為與中國大陸同質的社會的一個過程」,具體可見於兩地在價值觀和制度上,形成了「兩條路線」之間、亦即「一國」與「兩制」的「鬥爭」。 沙田循道衛理中學通識科教師蕭皓聲在《國家的觀念從何而來?》中表示,港人的國家觀念薄弱,既是歷史問題,也是現代社會的發展趨勢,內地當局若想扭轉困局,除了「家長式指摘」外,更應思考如何循經濟和政治的層面,建立全新的國民關係,同時從社會與文化的層面,讓港人感受國家的美善,「那將會比升一百次國旗、唱一百次國歌更加奏效」。 「無論國旗也好、國徽也好、國歌也好,都是展示國家的形式、是國家的象徵。」刑事法律師蘇紹聰相信,《草案》正正就是平衡國家權力與個人權利的體現,即保護國歌不受侮辱的權力,又保護《基本法》賦予港人的權利,「如果傾向某一邊,我也不同意。」 田飛龍以《國旗法》本地立法後需經法庭判例加以澄清和規範化「尊重國旗」為例,引證《國歌法》的本地立法有助鞏固和提升《基本法》秩序。不過,公民黨黨魁兼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認為,《國旗及國徽條例》與《草案》不可相提並論,因為前者受惠於回歸氛圍,故在1997年立法時沒有阻滯,「但試想一下,若是現階段立法,相信也會引起類似爭議。」按照楊岳橋的說法,由於當局過分強調「一國」而輕視「兩制」,導致香港現正面臨這個新形勢帶來的挑戰,但「如果太過強調『一國』而忘記『兩制』,『一國兩制』已經不是『一國兩制』」,故政府應思考如何修補、完善制度,而非一味要求香港人「尊重一國」。 我們沒有「水晶球」可以預測「如果」,但當把楊岳橋所言的「一國」與「兩制」對調時,那樣的「一國兩制」還是否「一國兩制」?這又是否民主派乃至香港人需要思考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臨時立法會審議《國旗及國徽條例草案》和《區旗及區徽條例草案》時,法案委員會曾就最高罰則提出異議。兩項草案原本建議兩者罰則相同,均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三年,行政長官辦公室解釋,「雖然國旗國徽較區旗區徽的地位為高,但卻必須對它們予以同等尊重」,因為「對於香港來說,『一國』和『兩制』同等重要」。不過,委員會始終認為應予以區分,當局遂為後者提出修正案,新增以簡易程序治罪的另一級別罰則。 【國歌法深度報道】文章...

  7. 6/4/2020 · 娛樂圈中情侶比比皆是,尤其是朱晨麗和何廣沛這種似是疑非的緋聞情侶。大家記得網上曾流行過一個將兩個人的樣子合成的小玩意嗎?當時還有十分之多的情侶將自己和另一半的樣子合成,再看看「愛情結晶品」的樣子。那麼朱晨麗和何廣沛的「愛情結晶品」會是甚麼樣子?

  8. 25/2/2020 · 但自去年12月4日起,片段上載頻率大幅上升,據統計,截至2月24日下午,共發佈了79則片段,每段觀看人次由數萬到數十萬不等,最多的一段觀看次數45.7萬。相照黃營頻道「memehongkong」,蕭若元近月的政治評論每段觀看人次,大多亦是六位數字,但須

  9. 7/1/2020 ·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本港出現口罩搶購潮。市面上口罩種類眾多,究竟哪個口罩保護能力最好呢?消委會之前做了口罩防護測試,3款口罩細菌過濾效率全部高於99.9%,另推薦4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