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24/8/2017 · 世大運有不少游泳美女,備受矚目。在星期二(22日)登場的100公尺女子游泳項目,香港愛爾蘭混血的何詩蓓,在自由式項目奪金,也是香港在本屆世大運第一面金牌。另外有「日本游泳第一美女」稱號的渡部香生子,也拿下蛙式金牌,她招牌虎牙加上萌萌的笑容,吸引許多粉絲 ...

  2. 15/8/2016 · 這屆奧運游泳真好看!日本將荻野公介拿下400公尺個人混合賽金牌,終止美國5連霸,另外,在女子100公尺自由式項目,美國非裔女將曼紐(Simone Manuel)刷新奧運女子紀錄,也是史上第一位奪得金牌的非裔女性游泳選手。現在卻傳出,比賽泳池比規定距離短了1~2公分 ...

  3. 31/7/2021 · 近日東京奧運正在如火如荼地舉行當中,而加拿大的華裔游泳選手麥克妮爾(Hannah Margaret McNair MacNeil)在本屆東奧100公尺蝶式項目替加拿大奪下1面金牌,而她奪牌成名後「棄嬰」的身世也被挖出來,就有陸媒公開替麥克妮爾尋親,想在大陸幫她尋找親生父母。

  4. 28/7/2021 · 2020年東京奧運如火如土地進行著,然而有名來自非洲國家的游泳教練卻格外令人注目,他就是來自赤道幾內亞的姆薩巴尼(Eric Moussambani),因為他在2000年雪梨奧運曾代表國家隊參賽,不過他在奧運前9個月才成功學會游泳,比賽當天表現自然是吊車尾,不僅差點溺斃, ...

  5. 25/2/2017 · 東京帕運S7級400公尺自由式 陳亮達第8名作收 台灣游泳選手陳亮達首登帕運舞台,今天東京帕運男子S7級400公尺自由式決賽,游出5分10秒65,比預賽進步5秒,拿下第8名,明天將繼續在S7級100公尺仰式預賽上陣,力拚晉級。 08/29 17:13

  6. 13/8/2016 · 美國將「飛魚」菲爾普斯,今天出賽個人100公尺蝶式決賽,金牌卻被來自新加坡的選手史庫林拿下。其實兩人在八年前就有過一面之緣,當時史庫林才13歲,是菲爾普斯的小粉絲,如今卻在里約奧運打敗了偶像,奪下了新加坡在奧運史上,第一面金牌。

  7. 21/8/2018 · 亞運游泳項目,有「中國飛魚」之稱的孫楊,已經摘下男子200公尺自由式金牌,這次他報名了200、400、800、1500公尺自由式4個項目,發出豪語要全部奪金。此外在男子羽球項目,除了我國好手周天成和王子維之外,中國大陸老將林丹,這次是最後一次亮相也備受矚目,還有 ...

  8. 18/8/2016 · 8月17日晚,三名里約奧運游泳冠軍、美國運動員在回國的飛機起飛前被巴西警方攔截,其中兩人被短暫扣留。此前,這三人與美國泳壇名將洛捷迪(Ryan Lochte)聲稱在14日於奧運村附近被持槍搶劫,洛捷迪還指歹徒拿槍指着他的頭。但巴西法官指四人供詞存在疑點,質疑是 ...

  9. 24/8/2020 · 夏天到海邊、溪邊玩水要小心之外,到游泳池也不能輕忽!彰化和美一間游泳池,驚傳潛水意外,21歲的張姓男子和家人一起到游泳池,正在練習自由潛水憋氣,突然就昏迷無意識沉在水中長達4分鐘,家人才發現不對勁,趕緊請救生員將他救起,張姓男子已經沒有生命跡象,送 ...

    • 為何政治立場有大改變?
    • 在中國大陸和香港遇到的打壓
    • 官媒批評他是「港獨分子」
    • 擔心港區《國安法》引發「白色恐怖」

    56歲的周小龍在訪問中多次強調自己是土生土長的香港公民。在這場運動之前,他的政治參與度不算高,從事時裝品牌市場營銷的工作,被視為「建制壞孩子」的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曾經是他的老闆。 1999年,周小龍買下香港童裝品牌Chickeeduck的股權,擔任公司行政總裁,之後在2007年開創溜冰場公司The Rink,兼開設滑冰學校,並在2017年開始把溜冰場業務進軍大陸市場。 2014年,香港爆發「佔領中環」運動,示威者以公民抗命方式,刻意違法佔據馬路表達民主訴求。 香港「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是他的中學同學。當年,周小龍曾批評示威者的行動阻礙他做生意,他認為當時的香港政改方案能夠容許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即使特首候選人經過預先篩選,也可以接受。 但2019年的經歷令他知道香港政府欠缺被制衡的力量,原來香港是如此需要一個民主而且不設篩選的選舉制度。他承認自己「佔中」時判斷有錯,戴耀廷等人是正確的。 「在2014年當年,以為應該會越來越好,但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案出來,就知當年猜錯了政府,它越來越差,當局的施政不可接受。」 香港爆發百萬人遊行前,周小龍已高調接受訪問,認為香港商人在大陸做生意很容易誤墮法網,擔心會因為政治理由,被移送到大陸審理,反映香港商界表達對《逃犯條例》修訂案的憂慮。 雖然他的立場當時傾向「藍粉」,但意見不獲「體制中人」接受,在香港立法會內,全體建制派議員一致投票贊成《逃犯條例》修訂案,他意識到議會不能夠反映這部分示威者的意願。 6月9日和16日,香港先後爆發百萬人大遊行,但政府只願意宣佈暫緩《逃犯條例》條例修訂。 「2003年,(時任特首)董建華見到50萬人上街反對23條,他就撤回條例;2019年,100萬人上街、再下周200萬人上街,政府都不撤回,最憤怒就是,林鄭政府告訴你,民意對她來說不重要。」 在周小龍看來,港府的「不聽民意」成為了他轉「黃」的第一步,警民衝突事件令他變得更「黃」。 隨著香港的示威活動演變成連場的暴力警民衝突,周小龍亦親身體驗了警民關係的惡化,其中一次在示威現場銅鑼灣附近,他差點便被胡椒噴霧擊中。 「你真的感覺到現在警方覺得警民關係不重要,我告訴警察要走去我的店,問他們可以開一條路給我過去,我是一個50多歲斯斯文文的人,但那個警察大聲呼喝,叫我不要再裝,然後他拿出武器,如果當時我走前一步,他就會向我噴胡椒噴霧,警暴已經嚴重到,你...

    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反送中」示威期間,他在一次訪問中被記者問到香港示威持續會否影響中小企生意,他當時回應說,香港可以和平示威,只要示威者不打爛他們的飯碗(不破壞生意),「捐少許錢」給他們也沒所謂。 「捐錢」給示威者這句話被人放大,他的言論被人截圖並在社交網站廣傳,由臉書傳到微博,有中國網民在轉發時刻意標籤了「長沙公安」,因為他在長沙也建了一個溜冰場。 「長沙公安竟然拿著這個截圖到長沙的辦公室找我,你看在大陸做生意是多黑暗,我當時在Chickeeduck接受訪問發表了一個言論,你借這個機會來找我,我當時的反應是非常反感,即刻想賣掉大陸所有的生意,這個國家之前已經有很多欺負行為,這次他們穿軍裝過來,就因為一個訪問,就來恐嚇我們的話,我覺得不可以在這個國家內做生意,」他說,「這事很荒謬,在香港我們支持示威者,關你們大陸人什麼事?香港是『一國兩制』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大陸方面的行為很卑鄙。」 大陸公安並沒有就周小龍的事件發表公告,中國官方強調,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反對示威走向暴力。後來中國人大制定香港《國安法》,當中許多條文也被視為北京趁機遏止香港的暴力示威蔓延。 5月,周小龍賣掉大陸的生意。他自己在香港的時裝生意因為其高調表態而有少許升幅,但相信無法彌補在大陸的損失,他也拒絶透露自己虧蝕了多少。 「對我來說賺少了不是重點,而是現在人開心了很多,不用在一個骯髒的地方做生意,在香港暫時不會被人敲詐,也不會突然遭政府部門盤問你,但未來有香港《國安法》就不知道。」 6月,他在香港荃灣愉景新城的童裝連鎖店分店擺放兩米高的支持示威者的「民主女神」像,引來很多民主派支持者到訪拍照留念。但商場發信指他違反合約,認為「民主女神」像擺設不符合「一等商場」(first class shopping centre)的標凖,裝修及設計沒有經業主同意,又指展覽有違合約只是售賣服飾的要求,商場後來拒絶續約。 周小龍說,擺設的標凖十分主觀,而且政府相關部門到訪分店時也沒有指出有違反法例之處,反映這可能是業主方面的自我審查。 愉景新城屬於新世界發展集團,集團的執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鄭志剛是富商鄭裕彤長孫。周小龍接受BBC中文訪問時點名批評鄭志剛,「都不知哪裏來的壓力,到底高高在上的有錢人,誰可以壓過他?你只能夠批評他是自我審查,對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來說,這樣自我審查很可悲。」 愉景新城稱不續...

    周小龍的立場最初突然從「藍變黃」,一度引發民主派陣營猜測,他擺放女神像是否只是競選工程的一部分。 不過,他獲中國官方媒體環球網點名批評,變相成為肯定他是「黃營」的助證。 環球網的報道批評周小龍「一邊搞港獨,一邊還想在內地賺人民幣」,並引用網友評論說他是「公開支持香港黑暴,破壞香港,分裂國家」,號召全民抵制。 周小龍回應說,官媒的講法只會激怒更多有錢人,強調商人走出來,是對港府的不滿,不能夠把任何支持示威者的人,曲解成「港獨分子」。 「我覺得沒有人支持『港獨』,」他說,「鄧小平說過,九七年之後,人們還是『可以罵共產黨』。當年我們覺得香港是漸進地,去到2048年(即主權移交50年不變之後一年),用香港模式影響廣州、上海、深圳、北京,就不是倒過來,現在我們看到的事情都倒過來,人民就憤怒,憤怒時就會晦氣地說『港獨』,但我不認為有人真正覺得『港獨』可行。」 翻查公開資料,當年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談論香港問題時,沒有提及要香港人愛黨,說「不要求他們都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並稱1997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共產黨是罵不倒的」。

    香港《國安法》落實後,很多「黃店」也把店內的示威文宣移走,但周小龍位於尖沙咀的分店,仍然有不少香港示威者的文宣。他在店內擺放了示威者的畫象,一幅小型連儂牆,上面寫上「香港人加油」、「言論自由」等字句,亦擺放了一些教育小朋友何謂民主、什麼是投票的兒童圖書。 目前,社會上願意表達支持民主的商人,主要來自小店,周小龍希望更多連鎖店老闆願意走出來,認為香港市民不應該害怕香港《國安法》,要繼續發聲,他不擔心被捕或再失分店。 「害怕就不會做,這是我們最低限度可以做的事情,身為生意人,就要做出榜樣,我們有責任做出位的事情,告訴市民不用害怕,」他說,「(港區《國安法》)真正想達到的就是白色恐怖,香港人要明白這是白色恐怖,令你害怕,令你自我審查,這個是政權在中國國內很成功的做法,香港人要明白,我們有法律,有『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有普通法保護我們。」 然而,他近日在分店擺放的民主女神像以及各類文宣,明顯沒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句。這句口號被港府認定有「港獨」含意。 他承認,盡量不想有機會讓政府找借口取消其參選資格,但他不認同政府所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有「港獨」含意,「我自己看這八個字,就覺得毫無『港獨』的意思,你要說光復到什麼時候才行,如果你光復到1997年7月1日,我是很開心,那是真正的『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我很嚮往以前鄧小平說的『一國兩制』,他說共產黨如果做得不好也可以罵,至於時代革命,則是在這個時代團結起來,提醒暴君和錯誤施政的政權,要重回正軌。」 周小龍原本以香港網球總會前主席等網球發展組織的身份,宣佈參加香港立法會選舉,角逐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功能界別議席。參選的記者會上,他得到多名民主派人士聲援,包括戴耀廷、歌手黃耀明、藝術家黃國才、學者沈旭暉、作家鄧小樺等等。 周小龍希望民主派成為議會內的主流聲音,可以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下,否決一些「不好的議案」、監察港府不要胡亂使用納稅人的錢、爭取政府特赦示威者、阻止警隊財政撥款及警隊購買催淚彈,以及用盡議會內的方法保護言論及新聞自由。 他雖然獲准入閘,但12名民主派人士先後因反對香港《國安法》等原因,被指不擁護《基本法》而被取消參選資格。之後,港府以疫情為由押後選舉,被民主派和西方國家形容是打壓選舉,阻止反對派選民表態及讓民主派搶佔議席。 周小龍的從政之路並不容易,現在難以確定他未來一年會否參選,但他...

  10.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