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give gift 相關
    廣告
  1. 香港醫院列表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香港醫院列表

    Give. Gift. Boutique. [2019-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8). ^ 將軍澳醫院.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及有關機構電話簿. [2019-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8). ^ 怎樣搭巴士 或 地鐵去香港的將軍澳醫院. Moovit. [2019-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

  2. 日耳曼擦音定律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日耳曼擦音定律

    give – gift jaan – jifte geven – gift geben – Gift *pleganą – *plihtiz play – plight pliigje – plicht plegen – plicht pflegen – Pflicht *weganą – *gawihtiz weigh – weight wage – gewicht wegen – gewicht wiegen – Gewicht *habjaną – *haftaz (have) ...

  3. 喉音理論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喉音理論
    • 歷史
    • 喉音的變體
    • 發音
    • 派生語言中的證據支持
    • 對特殊詞根的解釋
    • 構詞中的喉音
    • 注釋
    • 外部連結

    該理論的雛形由弗迪南·德·索緒爾在1879年的一篇論述其他問題(論證 *a 和 *o 在 PIE 中是獨立音位)的文章中提出。在分析的過程中,索緒爾提出之前擬構的與*ǝ交替的長元音*ā, *ō實際上是PIE元音變換。即,這是e等級和零等級之間的交替,就像通常的元音變換,只是後面帶了一個未知的音素。這個音素導致了元音音色的改變以及拉長(短*e變成長*ā, *ō)。所以,不像之前的學者那樣擬構*ā, *ō和*ǝ音位,索緒爾擬構了*eA和*A的交替,以及*eO和*O的交替,其中A和O代表未知的音素。索緒爾簡單地稱其為coefficients sonantiques。當時索緒爾的觀點只有少數學者接受,因為太抽象而且缺少直接證據。 西臺語在20世紀早期被發現和破解,使得情況發生了改變。西臺語有一個用阿卡德語音節文字書寫的發音,通常轉寫為 ḫ ,比如 te-iḫ-ḫi「I put, am putting」。這個輔音和當時擬構的PIE的輔音似乎沒有明顯聯繫。當時提出了多種方案把這些西臺語輔音與當時重構的 PIE 輔音系統建立起聯繫,但這些方案都有一些不令人滿意的地方。Jerzy Kuryłowicz在1935年的《Études indoeuropéennes I》中提議用索緒爾的猜想來解釋這些音的規律。他提出西臺語的這個未知的輔音正是索緒爾假設的coefficients sonantiques的直接反映。從此(各種形式的)喉音理論被多數印歐學家所接受。 多數印歐學家至少接受某個版本的喉音理論,因為目前只有喉音理論可以有力地解釋印歐語言中的語音變化和變換模式,並解決了某些次要謎團,比如為什麼只包含一個輔音和一個元音的動詞詞根,其元音總是長元音。比如以前重構為*dō-「給」的詞根,喉音理論重構為 *deh₃。不只是比以前更經濟地顧及了變換模式(需要的元音變換類型更少),而且使這些詞根的結構與印歐語基本的輔音-元音-輔音模式相一致。 至於為何這些語音直到很晚才被印歐學家發現,主要是因為在所有印歐語言中,西臺語及其他安納托利亞語言是僅有的證實有喉音的語言。在其他語言中,它們的存在最多只能通過它們在臨近語音上的影響,和在它們參與的變換模式上看出來。當喉音被直接證實時,它通常是作為特殊的元音而不是輔音(如下面古希臘語的例子)。

    喉音理論有很多變體。一些學者比如 Oswald Szemerényi 只重構一個喉音。一些人跟隨 Jaan Puhvel(在他的《Evidence for Laryngeals》, ed. Werner Winter 中)重構了八個或更多。大部分學者使用基本的三個喉音: 1. *h₁,「中性」喉音 2. *h₂,「a-音色」喉音 3. *h₃,「o-音色」喉音 還有一些學者允許第四個輔音*h₄,它與 *h₂ 的區別是它不反映為安納托利亞語的 ḫ,但反映為阿爾巴尼亞語重讀元音之前的詞首的h。例如,PIE*h₄órǵʰiyeh₂「睪丸」對應阿爾巴尼亞語herdhe「睪丸」,西臺語arki-「睪丸」;PIE*h₂ŕ̥tkos反映為阿爾巴尼亞語ari,西臺語hart(ag)ga-(=/hartka-/)。當不確定是*h2還是*h4的時候,使用*ha。還有一種類似的但接受度小得多的理論,是 Winfred P. Lehmann 的觀點,基於西臺語中有不一致反映的基礎上,認為 *h₁實際上是兩個獨立的語音。(他假定一個是聲門塞音而另一個是聲門擦音。) 安納托利亞語中的關於喉音存在的直接證據:PIE *a 是相當罕見的音,但出現在大量良好詞源的詞首。PIE(傳統的) *anti「in front of and facing」 > 希臘語 antí「against」; 拉丁語 ante「in front of, before」;梵語 ánti 「near; in the presence of」。但是西臺語中有一個名詞 ḫants「front, face」,還具有各種派生詞(ḫantezzi「first」等等),指明存在一個 PIE 名詞詞根 *h₂ent-「face」( *h₂enti 是其方位格單數)。(但這並不意味著所有詞首是*a的重構形式都應修改為 *h₂e。) 類似地,PIE舊的重構 *owi-「綿羊」(詞幹是y而非i),依據是梵語ávi-, 拉丁語 ovis, 希臘語ὄϊς。但盧維語是ḫawi-,指出重構應該修正為*h₃ewis。

    喉音的發音仍有相當多的爭論,並且已經給出了各種論證來確定它們的發音位置。首先這些語音在毗鄰音位上的影響已經得到很好的證明。來自西臺語和烏拉爾語的證據足以得出這些語音是「聲門音」或在口腔中非常後面的部位上發音。同樣的證據也與它們是擦音的假定(不是近音或塞音)相吻合,這個假定被喉音在輔音叢中的表現所強烈支持。

    喉音的直接反映

    直接的證據僅限於安那托利亞語族。西臺語的ḫ (hh),盧維語的h,以及呂基亞語的x被解釋為PIE的*h₂的反映。

    雙音節詞根

    上述詞根都是直接了當的並且直接適合整體模式。有少量特定的詞根有看起來表現得像 *bher- 類型,有時又不像任何其他詞根那樣,比如有時零等級中有長音節主音,指出一種兩元音結構。這些詞根被各異的叫做「重基詞根」、「雙音節詞根」和「seṭ 詞根」(這是 Pāṇini文法的術語,後面會有解釋)。 例如,詞根 *ǵenə-「be born, arise」在常見的詞源字典給出如下: 1. (A) *ǵen-, *ǵon-, *ǵṇn- 2. (B) *ǵenə-, *ǵonə-, *ǵṆ-(這里的 Ṇ = 長音節主音 n) (A)形式出現在這個詞根跟隨著開始於元音的詞綴的時候;(B)形式出現在這個詞根跟隨著開始於輔音的詞綴的時候。如上所述,完全等級(A)形式看起來就像 *bher- 類型,但是零等級總是並且只有音節主音共鳴音的反映,就像 *bhendh- 類型而不像任何其他類型,這里有第二個詞根元音(總有並只是 *ə) 跟隨著第二輔音: *ǵen(ə)- 1. (A) PIE *ǵenos- 中性 s-詞幹「race, clan」 > (荷馬式)希臘語 génos, -eos,梵語 ján...

    塞音接喉音結尾詞根

    還有一些結束於塞音接著喉音的詞根,比如 *pleth₂-/*pḷth₂-「spread, flatten」,得出梵語 pṛthú-「broad」陽性(= 阿維斯陀語 pərəθu-), pṛthivī-陰性,希臘語 platús(零等級);梵語 prathimán-「wideness」(完全等級),希臘語 platamṓn「flat stone」。喉音解釋了:(a)在原始-印度-伊朗語中的 *t 到 *th 的變化;(b)在希臘語 -a-,梵語 -i- 和在阿維斯陀語中沒有元音的對應(阿維斯陀語兩音節的 pərəθwī「broad」陰性,對應梵語三音節的 pṛthivī-)。

    告誡

    在對特別是來自印度的語言資料的解釋中已經做了一些告誡。梵語保留了多數的動機不清的代換固有模式(比如區分 seṭ 詞根和 aniṭ 詞根),這提供了在「錯誤」模式上鑄就新形式的模型。這里有很多形式如 tṛṣita-「thirsty」和 tániman-「slenderness」,是對毫不含糊的 aniṭ 詞根的 seṭ 形成;和反過來的對可靠的 seṭ 詞根的 aniṭ 形式如 píparti「fills」、pṛta-「filled」(比較於「真實」過去分詞 pūrṇá-)。梵語保留了奇妙而清晰的喉音語音的影響,但是歷史語言學家要格外小心: 甚至對於吠陀梵語,證據必須在這些形式的古代遺跡和語言材料的整體質地上做仔細權衡(原始印歐語自身有著在其組成上有某種程度變化的詞根,如 *ǵhew- 和 *ǵhewd- 都含義為「pour」,這也就沒有幫助了;他們稱的「詞根擴展」用更分析性的術語就是喉音。)

    類似於任何其他輔音,喉音在動詞和名詞的結尾和派生構詞中發揮了作用,唯一的不同是對告知發生了什麼的更大困難性。例如印度-雅利安語可以包含非常明確反映喉音的形式,但是沒有辦法知道是哪一個。 下面是在原始印歐語構詞中喉音的一個概要。

    希臘語形式 ánemos 和 árotron 特別有價值是因為所涉及的動詞詞根在希臘語中早已不作為動詞了。這意味著沒有某種類比推理的可能性,比如發生在拉丁語 arātrum「plow」中的情況,它的形態已經被動詞 arāre「to plow」給扭曲了(同源於希臘語的準確形式應該是 *aretrum)。把希臘語 thetós, statós, dotós「put, stood, given」的詞根元音解釋為類推曾經是標準。多數學者今天可能把它們當作最初的,但是在「wind」和「plow」情況下,爭論就不會出現。 關於希臘語 híeros,偽分詞詞綴 *-ro- 被直接增加到了動詞詞根,因此 *isḥ₁-ro- > *isero- > *ihero- > híeros (帶有對詞首送氣音的正規倒退)和梵語 iṣirá-。詞根 *eysH-「vigorously move/cause to move」的存在性好像沒有問題。如果這個東西開始於一個喉音,並且多數學者都同意,則必定是 *h₁-;而這是個問題。形如 *h₁eysh₁- 的詞根是不可能的。印歐語沒有 *mem-, *tet-, *dhredh- 這種類型的詞根,它們帶有相同輔音的兩次出現。但是希臘語證實了一個早期的(並很廣泛證實的)相同含義的形式 híaros。如果我們重構為 *h₁eysh₂-,則一下就解決了所有問題。對 híeros/híaros事宜的解釋已經被長久討論了,還沒有什麼結果;喉音理論現在提供了給予解釋的一個機會,它有著兩個喉音的形而上理論。這仍只是個猜測,但是要比以前的猜測更加簡單和優雅。 在 *pḥ₂ter-「father」中的音節主音 *ḥ₂ 可能實際上不是孤立的。特定證據證實了在「mother, father」等中的血緣詞綴實際上是 *-h₂ter- 而不是 *-ter-。喉音在輔音之後音節主音化(希臘語 patḗr, 拉丁語 pater, 梵語 pitár-; 希臘語 thugátēr, 梵語 duhitár- 「daughter」)此外延長前導元音(拉丁語 māter「mother」,frāter「brother」) — 甚至在涉及的「元音」是音節主音共鳴音的時候,比如梵語 yātaras「husbands' wives」< *yṆt- < *yṇ-h₂ter-)。

    Proto-Indo-European phonology (Nonstandard and Theoretical). [11 November 20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2-09).
    Kortlandt, Frederik (2001): Initial laryngeals in Anatolian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pdf)
  4. GIVEN 被贈與的未來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GIVEN_被贈與的未來

    《GIVEN 被贈與的未來》(日語:ギヴン)是日本漫畫家キヅナツキ創作的日本漫畫,故事係以搖滾樂團為主軸的青春群像劇。於2016年發售廣播劇CD[1],2019年動畫化[2]。

  5. 第三人稱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第三人稱
    • 語法中的慣例
    • 英語
    • 德語
    • 漢語
    • 韓語
    • 日語
    • 馬來語及印尼語
    • 阿拉伯語
    • 希伯來語
    • 相關條目

    有些語言(例如大部份南島語系、許多東亞語言、克丘亞語及烏拉爾語系)在人稱代詞上不會區分性別,而這些語言也沒有語法上的性別。另外一些語言(例如許多尼日-剛果語系的語言),有語法上性別(或是名詞類別)的分類系統,但其分類和實際性別無關。 而其他語言(包括大部份的印歐語系及亞非語系),第三人稱的人稱代詞(至少是指人的代詞)會在本質上區分男性和女性。大部份的情形,這種特徵會和完整的語法性別系統共存,也就是會將所有的名詞分類為陰性、陽性及中性。不過,有些語言(例如英語)沒有語法性別系統,但第三人稱代詞仍然會區分性別(若以英語為例,第三人稱單數的代詞會區分性別)。 在一些有語法性別的語言中,為了語法上的一致,甚至有些性別中性的代名詞也需要改為陰性或陽性。例如法語語法,第一人稱及第二人稱的所有格,會依指稱對象(英語:referent)的性別而改為陰性或陽性,而像是quelqu'un(某人)及personne(沒有人)之類的不定代名詞(英語:indefinite pronoun)是陽性,不過personne在當名詞時,不論指稱對象性別,都是陰性。 有些語言的代名詞是有分性別的,若有時需要用到這類的代名詞來指稱不知道性別的人物,或是指稱包括男性及女性在內的多數人,就會出現問題。在英語以及其他一些語言中,會用陽性的代名詞來作為無標記(英語:Markedness)的型式。也就是說:在指稱對象不明確或是不知性別時,會用陽性代名詞代表。這種集合性的陽性也出現在一些古代的語言中,例如古希臘語及聖經希伯來語(英語:Biblical Hebrew),現在也有一些語言受到影響。例如: 1. 英文:If anybody comes, give hima gift.(若有人來了,給他一份禮物)。此處針對不確定對象的anybody,用陽性的him作為代名詞。 2. 法文:Vos amis sont arrivés — ilsétaient en avance. (你的朋友們都到了,他們早到了。)此處用陽性複數的代名詞ils,而不是陰性複數的代名詞elles,除非已確定所有朋友都是女性才會用elles(不過名詞也要改為陰性複數的amies,過去分詞也要改為arrivées)。 早在1795年起,因為上述情形會「被迫使用陽性」,已有人提出要有性別中性的代名詞,至少在1850年時就有人試圖發明這類的代名詞...

    標準用法

    英語的第三人稱單數會區分性別。陽性的代名詞是he,衍生的詞語有him、his及himself,陰性的代名詞是she,衍生的詞語有her、hers及herself,中性的代名詞是it,衍生的詞語有its和itself。第三人稱複數代名詞是they,衍生的詞語有them、their、themselves等,這個代名詞不分性別,也曾用來指單數的第三人稱(例如Where a recipient of an allowance under section 4 absents themself from Canada, payment of the allowance shall ...) 一般來說,he指男人,she指女人,一般不太會用it來指稱人,不過若是嬰兒,又沒有其他提示性別的詞語(例如兒子、女兒),而其性別不是討論重點時,有時會用it指稱嬰兒。It多半會用來指動物,不過若說話者希望指出動物的性別,或是表達對動物的同情時(例如寵物、家中飼養動物等),會使用he或she。若動物已有名字,就會用he或she的代名詞,(例如 Fido adores his blanket)。 其他英文的代...

    德語有區別語法上的性別,是對於名詞不同的分類。德語會將名詞分為陰性、陽性及中性,此一分類和名詞本身的性別不一定有關。例如狗Hund是陽性,貓Katze是陰性,小孩Kind是中性。而無生命的物質也會有其語法性別。以下是德語第三人稱代詞,在不同格及語法性別下的變化:

    中文書面語一開始是不分性別的,後來開始區分性別,但在口語上沒有影響。 在口語的現代標準漢語中,第三人稱的代名詞讀音都是一樣的,拼音tā可以表示男性的「他」、女性的「她」、動物的「牠」或是無生命的「它」。不過若沒有其他的資料說明其性別,聽到這句話的人會假設所指的是男性。在1917年時,由劉半農創立了漢語的「她」這個字,是用「女」和「他」組合而成的。原來的「他」可以指男性或是女性,後來就專指男性。「他」字的部首是不分性別的人部。 五四運動對中華文化的現代化有許多影響,其中之一就是開始使用有區分性別的代名詞,類似西方語言的作法,有區分性別的第三人稱代名詞。此外,也有指稱非生物的「它」、指稱動物的「牠」、指稱神明的「祂」。劉半農及其他的作家希望為表示女性的「她」有不同的讀音,包括吳語中的yi,文白異讀中的tuo,不過後來仍然沒有效果。所有的第三人稱單數代名詞都有相同的讀音。第三人稱單數代名詞同音不同字的情形,不止出現在漢語,也出現在許多漢語方言。也因此有些華人在歐洲語言會話時,會混用有區分性別的代名詞。在網路上近來有個趨勢,用拉丁字母的TA,也是第三人稱單數代名詞的漢語拼音,表示性別中性的第三人稱。 廣州話的第三人稱單數是「佢」(keui5),可以指任意性別,若特別指女性,有些人會改用讀音相同的「姖」,不過標準粵語白話文不接受此一作法,認為在文法或是語意上沒有必要。而且「佢」在標準漢語中是沒有意義的,但標準漢語中有「姖」這個字,原來的讀音和意思都和此用法無關。

    韓語沒有特定表示性別的第三人稱代名詞。原來的第三人稱代名詞是借用指示代詞그,現代韓語翻譯或是創作中,可能會提及女性的第三人稱,因此用그和表示女性的녀,創建了表示第三人稱女性的그녀。原來的그可以表示第三人稱男性,有時也用來表達中性的性別。

    傳統日語上,不會用人稱代詞作為指稱對象。日語屬於主語脫落語言(英語:Pro-drop language),多半會完全省略代名詞,若要指稱其他人,會用其姓氏,後面再加上さん來稱呼,不分男性女性。 例如「她(齋藤小姐)來了」,用日文表示會是「斎藤さんが来ました」(Saitō-san ga kimashita)。 在現代日語中,會用彼(kare)表示第三人稱的男性,會用彼女(kanojo)表示第三人稱的女性。。彼女是後來才產生的詞,用來表第三人稱女性,對應英文的she。在明治時代之後才開始用彼和彼女來表示第三人稱的男性和女性。不過日文中常會省略代名詞,因此彼和彼女以代名詞出現的情形不多。而彼女除了表示第三人稱女性之外,另外一個意思是女朋友。

    在馬來語及印尼語中,沒有區分性別的代名詞。一般用以表明「他/她/他們」的詞彙為ia,此詞有一個受詞及較為強調的形式dia。Bəliau則用以表明尊敬之意。就如表明「你」之意時一般,以人名和親屬稱謂表明以第三人稱指稱的他者,是很常見的用法。在口語上,dia orang常被用以表明「他們」之意;而在寫作時,məreka(意即「一些人」)、mereka itu和orang itu(意即「那些人」)常被用以表明「他們」之意。 而且有關親屬的代名詞(表兄弟姊妹、兄弟、姊妹、侄子、侄女)也不區分性別。因此,說話者若要具體說明性別,可以再增加類似男性或女性的詞語(例如lembu betina表示母牛、kakak lelaki表示哥哥)

    阿拉伯語有區分陰性及陽性。第三人稱單數(以及第二人稱單數)的代詞也會區分性別。 動詞現在式以及形容詞也會依陽性及陰性有不同的變化。 阿拉伯語中:"Hi[a]" هي‎ 是第三人稱單數陰性的代名詞"Hu[a]" هو‎ 是第三人稱單數陽性的代名詞

    希伯來語的第二人稱及第三人稱代詞會區分陽性及陰性。陽性是集合性及包容性的,不過複性人稱的陽性常會視為是性別中性的。希伯來語是主語脫落語言(英語:pronoun dropping language)。動詞會依主詞的人稱、性別及單複數有不同的詞形變化。雖然第一人稱代詞不分性別,但動詞、形容詞……仍會依照其實際性別而有不同變化。

  6. 杜麗莎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杜麗莎
    • 個人生平
    • 綜藝節目
    • 演唱會
    • 外部連結

    杜麗莎原名Teresa Carpio[註 1],成長於一個音樂世家,父親Fernando Carpio為6、70年代香港著名爵士樂鼓手,有「香港鼓王」之稱,母親是上海人[註 2]。她小學就讀於葡僑學校(現易名為保良局陳守仁小學),升中試成績不俗,原可升讀聖保祿女校,但為了幫補家計而輟學賣唱,跟隨父親學習唱歌,十多歲就公開表演及推出個人唱片。 杜麗莎曾於1960年代末至1970年代中期大紅大紫,當時主要翻唱英文歌,在無綫電視擁有專屬的節目《杜麗莎與你》,並曾於1977及78年獲得四張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頒發的金唱片。1970年代末,還當紅的她毅然放棄一切,遠嫁美國,誕下女兒T.V. Carpio。1981年,杜麗莎舉家回流香港,當時香港已變成了粵語歌的天下,此時她才開始轉唱粵語歌,發行首張粵語專輯。1983年,杜麗莎斥巨資於紅館舉辦演唱會,但票房失利,嚴重虧蝕,她後來受報章訪問總結出失敗的原因,是演唱會上沒有唱粵語歌,沒能迎合潮流大勢。回流不到數年後,她與首任丈夫離婚收場。 80年代中,杜麗莎向影視方向發展,多接演喜劇,代表作是無線電視劇《蓋世豪俠》的皇甫二娘和電影《開心鬼放暑假》的李修女。90年代,她與加拿大籍男朋友Andreas再婚,婚後誔下兩女Alexias和Serena,開始教授圈中後輩唱歌,如林憶蓮、鄭秀文、許志安、王祖藍等,開設杜麗莎國際演藝學院培訓學生。 1990年代初,已成為歌唱老師的她再次離開香港,在加拿大再婚,到千禧年初再次回流香港,舉行過演唱會,如「杜麗莎真愛演唱會」和「仍然最愛林子祥杜麗莎演唱會」,並推出了數張翻唱專輯,包括收錄了張學友名曲《愛是永恆》的《The Best Of Times》;但不再是以歌唱為主,而是主力培育後輩,在2006年開設杜麗莎國際演藝學院。2008年,杜麗莎獲頒香港樂壇最高榮譽金針獎。2010年,她擔任音樂類真人實境秀節目《超級巨聲2》的評委,並於2017年初以首發歌手的身份參加同類型節目《歌手2017》,但在第二輪淘汰賽遭淘汰。 杜麗莎女兒T.V. Carpio(英語:T.V. Carpio)(Teresa Victoria Carpio)在美國出生,亦是藝人,曾參演數齣美國電影及電視,如電影《戀愛心曲》。

    《歌手2017》

    2017年1月,加盟湖南衛視《歌手2017》、為首發歌手,在第二輪遭到淘汰,之後在突圍賽演唱《Someone Like You》同《Rumour Has It》以第二名突圍成功,在半決賽再次遭到淘汰。

    《仍然最愛林子祥杜麗莎演唱會》
    《譚詠麟.杜麗莎Time After Time演唱會》
  7. 夢不落雨林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夢不落雨林

    夢不落雨林(NAMANANA)是中國大陸男歌手張藝興的第二張錄音室專輯,於2018年10月19日發行。該專輯共收錄22首歌曲,包括11首歌曲的中文版,以及張藝興本人重新製作的11首歌曲的英文版,包括兩首主打單曲《愛到這》和《夢不落雨林》。值得一提的是,本專輯 ...

  8. 黃子韜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黃子韜
    • 經歷
    • 與sm公司的訴訟
    • 個人演唱會
    • 外部連結

    2010-2011年:出道前

    2010年下半年,參加韓國MBC電視台於中國青島市舉辦的《偉大的誕生》選秀節目,海選時被SM娛樂星探相中赴韓國做練習生。 2011年12月27日,SM娛樂公佈黃子韜是EXO第三名成員的預告片。

    2012年:出道

    4月8日,以團體EXO正式出道。

    2015年:提出訴訟、成立黃子韜工作室

    4月22日,黃子韜的父親發長微博,以黃子韜在EXO時受傷太多,錯過最佳治療期、並且不獲成立個人工作室為由要求解約。6月11日,Z.Tao工作室成立。7月23日,發行個人數位專輯《T.A.O》。8月8日,憑藉歌曲《Yesterday》獲得CCTV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周冠軍。8月12日,發行單曲 《M.O.M》。8月19日,發行第二張數字專輯《Z.TAO》。8月24日,通過代理律師向韓國首爾地方法院遞交起訴書,申請與SM公司的合約無效。12月5日,參加第九屆音樂盛典咪咕匯,並且獲得年度最受歡迎舞臺表現獎。

    2015年9月,SM公司因黃子韜等在中國發行專輯,以侵犯其「專屬經紀權」為由在北京提起訴訟。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SM公司以專屬經紀合同要求黃子韜等承擔侵權責任為不妥,駁回上訴。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SM公司主張的「專屬經紀權」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所列明保護的民事權益,再次駁回上訴。 2016年6月,SM公司因黃子韜在中國進行商業代言活動,再次以侵犯其「專屬經紀權」為由在上海提起訴訟。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SM公司主張的「專屬經紀權」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所列明保護的民事權益,駁回上訴。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一審時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維持原判。 上述北京、上海兩地的判決結果表明,SM公司主張的「專屬經紀權」不受中國法律支持。 2015年,SM公司因黃子韜單方面與其解約,在青島提起訴訟要求確認黃子韜的解約行為無效。2018年4月2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認為該法院對案件不具有管轄權,應當由韓國方面管轄,駁回上訴。 黃子韜在韓國與SM公司的解約訴訟一審、二審、三審全部以敗訴告終。

    黃子韜MINI演唱會
    黃子韜The Road演唱會
    黃子韜Promise巡迴演唱會
    黃子韜 2018 IS GOØD 巡迴演唱會
    黃子韜 2019 IS BLUE演唱會
  9. 黛咪·洛瓦托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tw/黛咪·洛瓦特
    • 出生及姓名含義
    • 演藝事業
    • 個人生活
    • 公益
    • 雜記
    • 外部連結

    黛咪於1992年8月20日出生於新墨西哥州阿爾伯克基[註 1]。她的父親派屈克·馬丁·洛瓦托(Patrick Martin Lovato,1960-2013)是工程師和音樂人,母親黛安娜·李·洛瓦托(Dianna Lee Hart,1962-)是達拉斯牛仔隊的拉拉隊長。她擁有拉美裔、愛爾蘭裔和義大利裔的血統。父親因過度酗酒,引發了許多家庭問題。1994年夏末,其父母離異。黛咪當時只有2歲大。父親離開後,黛咪隨母親與繼父艾迪·德·拉·嘎薩(Eddie De La Garza)組成了新家。黛咪有一個比她大5歲的姊姊達拉斯·洛瓦托(Dallas Lovato,1988-)和一個比她小10歲的同母異父妹妹麥迪遜·迪娜嘉莎(Madison De La Garza,2001-)。因親生父親未給她足夠關愛,因此她與生父的聯絡很少。 "Demetria"(迪蜜翠雅(英語:Demetria (name)))一名意為"Demeter"(得墨忒耳)的追隨者。得墨忒耳是希臘神話中的豐收女神。元素周期表的發現者門捷列夫的名字"Дми́трий"(德米特里)與此同源。"Demetria"的暱稱"Demi"也是一個法語詞,含義是「一半」。有同樣含義的相似英文詞根還有"semi"和"hemi"等。"Lovato"是流行於義大利北部的姓氏,源於拉丁文詞"lupus"(其複數主格形式為"lupī"),意為「狼」,與英文中"Lupus"(天狼星座)一詞同源。生父的名字"Patrick(英語:Patrick (given name))"源自拉丁文詞"Patricius",意為「高貴者」。母親的名字"Dianna(英語:Diana (given name))"源於羅馬神話中月亮女神"Diana"(黛安娜)。

    黛咪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長大。她6歲時出道,第一部作品是與席琳娜·戈梅茲一同出演的兒童劇《巴尼與朋友》。她7歲開始學鋼琴,10歲開始學吉他,同時也參加了一些舞蹈和表演課程。黛咪後來跟艾倫·狄珍妮提到自己在學校遭受了嚴重的校園暴力,所以她主動要求不再去學校上學,而是選擇在家自學課程。2009年4月,她以完成自學課程的方式取得了高中畢業證書。 2006年至2007年,她先後在《越獄》和《Just Jordan》等劇中客串過一些小角色。2007年1月,黛咪在迪士尼頻道製作的短劇《課間好時光》(As The Bell Rings)中飾演主角夏洛特·亞當斯(Charlotte Adams)。她主演了2009年電影《公主保衛戰(英語:Princess Protection Program)》,以及在2008年9月開始製作的劇集《加油!桑妮》。黛咪也在2008年上映的迪士尼原創電影搖滾夏令營中飾演主角蜜琪·托瑞斯(Mitchie Torres)。 黛咪作為強納斯兄弟在2008年舉行的「Burning Up」演唱會裡擔任開場嘉賓。她也在2008年春天出席了「Disney Channel Games 2008」。 根據《今日美國》報道,強納斯兄弟為黛咪的首張專輯《勿忘我》寫了幾首歌。黛咪在《迪士尼歌曲大搜羅 6》(Disneymania 6)裡重新演繹了《曼哈頓奇緣》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提名的歌曲《That's How You Know》。2008年9月,她在《BOP Magazine》之「熱門名星」投票中獲得第2名。 黛咪於2009年-2011年出演《加油!桑妮》中桑妮一角,《加油!桑妮》中的主要演員亦有出現於《La La Land》的MV中。 2010年,《搖滾夏令營2(英語:Camp Rock 2: The Final Jam)》開拍,黛咪仍然飾演主角蜜琪·托雷斯。《搖滾夏令營2》於2010年9月3日在迪士尼頻道上映。 2015年初,黛咪加盟在江蘇鎮江舉辦的「長江(國際)音樂節」。黛咪在5月2日以個人巡演形式在音樂節中獻藝。此次演出將被算作黛咪「霓虹燈巡演」的其中一站。這也是黛咪首次到中國演出。

    黛咪和同樣演出《小博士邦尼》的美國歌手席琳娜·戈梅茲是好友,她們會自製影片上傳到YouTube。當被問及她們何時成為朋友時,黛咪表示:「當我讓她坐在我外套上用我的蠟筆畫畫時(小博士邦尼試鏡)」(when I asked her to sit on my jacket and draw with crayons)。她與席琳娜·戈梅茲是美國創作歌手泰勒絲的閨蜜,她同時也是迪士尼頻道明星麥莉·希拉、強納斯兄弟、梅根·傑特·馬汀和艾莉森·斯通勒等的好友,但後來與席琳娜和泰勒絲漸行漸遠。 黛咪喜歡彈吉他和鋼琴,以及寫歌。在黛咪所飾演的劇集《課間好時光》裡,曾播過三首由她自己寫的歌(《Stronger》、《Open》和《Shadow》)。 2014年,黛咪與同是迪士尼出身的麥莉·希拉互相取消了推特關注,有傳聞指黛咪跟麥莉交惡的原因是因為麥莉的好友Chayne。(Chayne曾經在Instagram發布諷刺黛咪以前毒癮的短片及多次譏笑她的言論。) 2021年5月19日,在推特上公開宣布自己為非二元性別者。

    黛咪擔任過反校園暴力組織PACER的發言人,並在《超級名模生死鬥》欄目中談論過反校園暴力的話題。 在2009年,迪士尼的群星合唱曲《Send It On》,同時邀請了麥莉·希拉、黛咪·洛瓦托、賽琳娜·戈梅茲、強納斯兄弟等來演出這首曲目。歌曲是要喚起大家的環保意識,為這個地球盡一份心力。同時,《Send It On》也是《Friends For Change》的主題曲。 黛咪也參與慈善和環保活動。2013年5月,她因幫助青少年勇敢面對心理問題而在國家少兒心理健康宣傳日(National Children's Mental Health Awareness Day)獲得了華盛頓特區物質成癮和心理健康服務部(英語: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頒發的獎項。

    黛咪與賽琳娜和強納斯兄弟一樣,左手無名指佩帶貞潔戒。戒指上刻有「守候真愛」("True Love Waits"),但她只將其作為飾物之用。 在《會心一擊》("Heart Attack")和《縱火者》("Fire Starter")這2首歌中都引用了希臘神話中伊卡魯斯乘蠟質翅膀飛向太陽的典故。 《You're my only shorty》這首歌曾由唱片公司給亞莉安娜·格蘭德和Iyaz試唱過。愛莉安娜與Iyaz合唱的版本原名為《You're my only shawty》。唱片公司後將這首歌給了黛咪和Iyaz,並有所改動。這首歌收錄於黛咪的第3張專輯《堅固柔情》。

  10. 張藝興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zh-hk/張藝興

    12/6/2021 · 《Winter Special Gift》 2018年8月31日 Sheep (Alan Walker Relift) 單曲 張藝興、艾倫·沃克 2018年10月7日 Give Me A Chance 夢不落雨林/NAMANANA 張藝興 2018年10月19日 NAMANANA 2019年2月22日 Let's Shut Up & Dance The Greatest Dancer 張藝興、 ...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
  1. give gift 相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