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大約 44,000,000 個搜尋結果

  1. 大學聯合招生辦法(英語:Joint University Programmes Admissions System,縮寫:JUPAS)通稱為大學聯招辦法,簡稱聯招,是香港專上教育的主要派位機制,由陳衍輝博士設計,由「大學聯招辦法」管理委員會管理,並設有「大學聯招處」[1]。 大學聯招協助持有香港中學文憑成績的香港學生申請修讀聯招計劃下的大學全日制課程[2]。 因應香港教育制度改革,2011/12學年的申請人是首批以香港中學文憑參加大學聯招,各大學於2013/14學年起以該考試的成績取代過往的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及香港中學會考作為新的聯招基準。 目次 1歷史 2參加資格及成績要求 2.1過往參考成績 2.2重複申請及再次申請 3可申請的課程 4中六優先取錄計劃 5辦事處 6參見 7參考文獻

  2. 自1991年, 大學聯合招生辦法 (英語: JUPAS ,下稱大學聯招)的設立,並把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及香港中學會考成績收生條件直接掛勾以來,此考試成為香港中學生升讀主要 大專院校 (主要為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資助的院校)的主要取錄途徑,而絕大部分參加高考的學生,也會參加當年聯招。 而非教資會下管理的院校(例如 香港樹仁大學 )的收生,也基本會以高考及會考的成績作為收生的重要因素。 因高考和聯招兩者分屬不同的程序和組織,故有關大學聯招的詳細將另項說明,詳細請參閱該條目。 香港高級程度會考於每年3月至5月舉行,成績通常於6月最後一個工作天公布。 高考設19個高級程度及20個高級補充程度科目。 高級補充程度科目所需的教學時間約為高級程度科目的一半,而在學術要求方面,則與高級程度科目大致相同。

  3. 非大學聯合招生辦法(簡稱非聯招;英文簡稱:Non-JUPAS或Non-Ju)是香港高等教育的一個術語,泛指利用大學聯合招生辦法(下稱聯招)以外的方式,報讀/入讀聯招計劃下所提供的學位課程(以下稱為聯招課程)的程序(亦即大學的Direct Application)。

    • 背景
    • 簡介
    • 學制改變
    • 昔日等級分佈以及零分學生大幅減少
    • 應考概況
    • 科目列表及舊課程對照
    • 與其他公開試之成績對照
    • 大專院校的新收生標準
    • 異常事件
    •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期間考試安排

    自香港開埠初期,香港大學一直都是全港唯一的大學。從上世紀中起,大學學位數目不停增加,直至九十年代已有8間大學提供學士課程。舊制的高級程度會考本只用作香港大學收生之用,因此設計得較為艱深;但隨著專上學院學位的增加,學生生源減少,已不再需要精英式的香港高級程度會考。 2000年代起,香港推出拔尖計劃,即會考六科A級或5*等級的學生,完成中六後不需要讀中七及無需參與香港高級程度會考便可直升大學。高考作為分辨頂尖學生的公開試能力減弱,會考亦足以分辨學生的優劣。因此,香港社會要求改革學制的聲音漸漸出現。

    文憑試與香港中學會考一樣,兩者為普及教育的考試。當中分數較高的學生,可以透過大學聯合招生辦法入讀香港各大學的學士課程。分數較低的文憑試考生亦也可直接升讀副學士或高級文憑。然而考獲5科2級(DSE 10分)以下的學生,即大約30-40%的學生和會考不足五分的學生一樣需就讀一年的毅進計劃才等同昔日會考五科合格的成績,他們的學歷既不等同一年的高考學歷,亦不等同副學士先修班的學歷,只和昔日會考不足五分考生的學歷相若。文憑試5科4級以上的成績等同昔日會考的14分,即為全港最高分的17000人,大約等於高考的最低門檻,即合格邊緣分數,他們的最後一年課程等同高級程度會考的第一年中六課程的僅僅合格成績,而文憑試5科2級以上的學生約45000人,與昔日會考5科合格人數相約,因為這批學生的程度未及應考高級程度會...

    隨住香港的專上教育普及,由50年前的只有一所大學提供學士課程大量提升到超過十間機構可提供學士課程,因為全港學位數量大增,本來只為選拔數千人的香港大學入學試的香港高級程度會考不能有效地選拔接近20,000學士學位的八大以及非八大的學士學生,很多非八大學士課程亦收取高考不達標的考生,亦多以會考成績收生或附以高考成績作收生標準,如樹仁、演藝、公開、VTC學位課程等,香港大學學位數目比升中六最低要求更多,而學位課程授權學校人數亦不斷在增加中如VTC學位課程、能仁書院等校,前身為香港大學入學試的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己不能為全港各學院校有效選拔學生,而普及教育的考試香港中學會考以及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更有效的從7萬多名日校考生以至全體考生中抽取最高分的萬多兩萬名精英,取消舊制乃學位增加的必然趨勢。人口超過香港十...

    文憑試考獲5**級(7分)的人數只有會考A級的6成左右,考獲5**和5*級的人數則比會考A-B級少了4%,但仍比會考A級的總人數多2-3倍,所以絕大部份5*級學生成績等同會考A-B級,同時DSE考獲5級以上的人數為會考A-B級總和的2-3倍,但比會考C級少一些,而其餘4、3、2則和會考的D、E級百份比人數相約。 會考的選修科及格率只有大約75%,等同DSE的3級,而會考的F級是90%左右,等同DSE的2級。要注意的是73-77%的考生等同DSE的第3級和會考的E級,而90%的考生等同DSE的第2級和會考的F級,即會考5-6科F級(75-90%)就會取得0分,而DSE5科在75-90%(2級)亦可以取得10分。 會考的F級(更早前有G級和H級)是考獲的90%,則和DSE的1級(97%)等同,即...

    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於2010年為學校考生舉辦最後一次的會考,及於2012年舉辦最後一次高考。為配合自修生的需要,考評局於2011年和2013年分別為自修生舉辦最後一次香港中學會考和香港高級程度會考。 文憑試於每年4、5月舉行。中國語文科口試早於三月中旬開展,而英國語文科口試則於五月進行。丙類科目(其他語言)一般較早開考,於前一年的十一月舉行。成績通常於七月第二個星期公佈。考生主要為六年制中學教育完成中六的學校考生,但亦有自修生報考。 2012年首屆文憑考試共有72,876人報名,其中71,762人為學校考生;1,114人為自修生。受出生人口持續下跌影響,報名人數近年呈下降的趨勢。2019年,報考DSE總人數已跌至56,305名。當中學校考生有48,403名,自修生有7,902名。 2022年6...

    應用學習科目

    可供選修的科目為30個,分為創意學習、媒體及傳意、服務、應用科學、工程及生產和商業、管理及法律五個類別。詳見:最新應用學習科目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其他語言科目

    如院校收生規則容許,非以中文為母語的學生,可以下列科目取代核心科目中的中國語文科,作為報考本地大專院校的資格;以中文為母語並選考中國語文科的考生,若選考下列外語科目,在報考本地大專院校個別科目時則可作為選修科目計算。考試在2024年前由劍橋大學國際考評部 (Cambridge International) 提供高級補充程度的考試卷。2025年後改為自行向指定的官方文化機構報考,新增韓語但印地語及烏爾都語找不到合適的考試卷取代而取消。 1. 日語 2. 法語 3. 德語 4. 西班牙語 5. 印地語(2012-2024年) 6. 烏爾都語(2012-2024年) 7. 韓語(2025年起)

    與中學會考以及高考的比較

    因為香港學制改為334,而中學文憑試為會考的2年課程的伸延,而會考的公開資歷變成了文憑試,幾乎全部的學生昔日應參與會考的考生亦有應付文憑試,而文憑試包括兩年的會考課程以及一年的中六課程,昔日參與會考的各學校的考生近乎全部亦有應考文憑試,但因為文憑試和會考的考生幾乎完全一樣,而應該高考的考生只有會考的一半以下,所以文憑試的分數可以和會考的分數作直接的比較,而文憑試與高考的比較則需要較深的統計知識,把文憑試考生中可升讀中六的考生部份數據與高考考生的成績作對比。 文憑試中考獲5科4級以上的人數和昔日會考考獲14分以上的人數一樣,即約17,000人。他們的最後一年學歷約等同昔日高級程度會考第一年高級補充程度(昔日學生就讀大約6AS-8AS的課目)的學歷,而最後一年的高級補充程度學歷則變成四年大學制的第一年學歷。對於絕大部份沒有資格升上中六的學生,文憑試的成績遠不等同高級補充程度的成績。因為在舊制下這批考生仍需重讀多次會考才可升上預科,但近1/4考獲DSE5科2級到5科4級的考生,即等同昔日會考5-14分的考生,他們最後一年的學歷不及高級補充程度第一年的學歷,但仍等同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文憑或...

    與GCEAL以及GCSE的對比

    英國大學及院校招生事務處(UCAS)只認可中學文憑試第3至5**級成績,根據香港考評局的建議,文憑試第3級僅等同英國高考E級成績,文憑試的第四級等於英國高考C級成績,而文憑試第五級等於英國高考A級成績。

    因應評級的轉換,各大專院校不論有否參加大學聯合招生辦法,在收生的條件和要求都因應此考試作出轉變,特別因應會考的廢除導致中五程度畢業生的斷層。故現時新制各課程的要求相比舊制也有較大的轉變。 上述的成績要求為符合申請資格的條件而非科目的取錄要求,取錄與否,和會否承認個別科目成績都由院校自行決定。即符合要求者未必一定等於會被該等科目取錄。 和過去的聯招或自行收生一樣,院校及學系可以個別自訂較高的最低入學要求(例如需要2科選修科目及格或個別科目需達到指定級別),考生在報讀前應先了解各院校的收生要求。就讀於香港的註冊中學的學生報讀聯招下的課程,仍必需經過聯招報讀的規定在新制下仍然適用(除非該學生就讀於非主流中學課程,且不參加本考試)。 另外,不論在聯招還是個別院校收生中,各大專院校或學系可能會把乙類、...

    中文聆聽錄音出現「疊聲」

    2015年3月31日舉行的中文科卷三聆聽能力考試,香港電台的直播出現技術問題,導致有「叠聲」情況出現。考評局收到2,470名考生報告受影響,遍及全港試場,最終投訴考生全獲加分1至3分,沒投訴的考生一律不獲加分。

    分配考场出錯

    2016年2月中,文憑試開考前夕,有教師揭發應屆文憑試准考證上考生獲分配的考场出錯,大批學生被派回原校應考。考評局發現後需收回在2月16日發放予日校考生的准考證,並重新分配考场。

    聆聽錄音格式出錯

    2017年4月6日進行的中文科卷三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全港56個紅外線系統試場無法按時播放聆聽考試錄音,多達1萬名考生受影響。考評局回應稱由於複製USB時誤以WAV格式燒錄錄音檔案,以致未能以USB播放機播放,該局知悉後已立刻改以電腦播放錄音內容。雖然有關試場開考時間因而延遲,但試場亦相應調整完卷時間。

    2021年

    因應疫情,考評局宣佈2021年中學文憑試延至4月23日開考,考期縮短至三個半星期,並在同年7月21日放榜;若疫情惡化,將延至6月3日開考,8月31日放榜,以「配合大學開學的最後時間」。中國文學、英國文學、生物、化學、物理、組合科學、綜合科學、健康管理與社會關懷、資訊及通訊科技9科的校本評核會取消,中文科、通識科的校本評核佔分比例由百分之20減至百分之10,英文、設計與應用科技和音樂科亦會減少校本評核亦會減量,蘇國生又指,就算學生已經努力完成大部分校本評核,老師仍要作出吃力的緊密輔導工作,認為作出有關決定能為師生釋出學習空間。另外,中文卷一將刪去《岳陽樓記》和《六國論》兩篇精讀範文,主因為上一年已經就此二範文出題,中英文口試亦將繼2020年後再次取消,蘇指這是疫情下的「一次性安排」。

    2022年

    因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持續,教育局決定全港所有學校於2022年3月至4月提早放暑假。為使所有中學能於5月中復課,考評局多次更改考試時間表,改動包括連續第三年取消中文科口試;以及有10科將會取消校本評核,包括通識教育、中國文學及英語文學等,而中文、英文等餘下4科的評核要求則會精簡。最後決定文憑試如期開考,惟考期會從本來的1個月縮至3星期,而原定於3月底至4月英國語文科口試則連續第三年取消。。中文、英文、數學及通識教育等核心科目於首週內完成,較熱門的選修科目則於第二週舉行,有約六成考生於首兩週完成所有試卷。而健康管理與社會關懷科及倫理與宗教科更破天荒被安排於5月1日及8日兩個星期日下午舉行,成為本地公開試歷史上首例。此外,化學科及綜合科學科化學部份則於5月2日(勞動節補假)舉行,而英語文學科及設計與應用科技科則於5月9日(佛誕補假)舉行。 考評局更於竹篙灣檢疫中心設立特別試場供被確診感染2019冠狀病毒的考生居住及應試,每名考生將佔用兩個上下層單位,上層住宿,下層考試,有需要考生須於考試當天早上六時半前知會考評局,並須預約抗疫專用的士,由該等的士送往檢疫中心。檢疫中心有約三千個單位...

    • 歷史
    • 盛行原因
    • 宣傳方法
    • 爭議
    • 流行文化
    • 參見

    50至60年代香港開始有小規模的補習社出現,最早的大型補習社出現在1972年,是在西營盤第三街聖類斯預科夜校。部分曾在聖類斯預科夜校執教的老師,現在還活躍於補習界。 香港有許多補習社提供在一般課堂學習以外的授課與練習,這些補習課程大多為應付上述的公開考試,課程主要以考試導向形式教授該科知識,重溫學校課堂上沒有教授的考試內容,又為學生提供模擬試題,教授考試答題技巧等。這類補習課程很受中學生歡迎,尤其高中生,坊間更充斥不少補習天王天后。 過往接受補習是負面標籤,它只針對成績稍遜的學生,以協助他們追上課程,內容以學校課程為主;及至九十年代,則補習被視為幫助尖子在考試脫穎而出的利器,內容轉變為應試技巧、操練試題、甚至猜估來年考題等。故此,近年補習教育已再非主流教育的影子,而是回應學生的應試需要。 由...

    補習班流行的原因,主要是因為香港從小學至專上教育前的學制下,都普遍實行以公開考試的成績作為主導的應試教育。除直接影響大學收生(JUPAS)的香港中學文憑,舊制度下的學制也有直接影響升讀中六(預科)及中一的呈分試及香港學業能力測驗(小學學能測驗)。無論是哪個考試,學生的公開考試成績直接地影響能接受的教育水平和類型,為在該等考試取得較好準備,補習成為他們其中一個多數的選擇。另外,有不少學生因為不適應/為了提早適應升中課程的變化,特別是英文和中文(廣東話)教學的差異而補習,兩者皆造就了香港的補習風氣。 有論者認為,現時補習則是市場導向所帶動,屬競爭性的拔尖教育,加上家長與學生抱著「有病醫病,無病補身」的心態,務求以金錢換取成績,致令補習產業日趨蓬勃。 1. 香港的教育制度以成績決定一切,公開考試成...

    上門補習/小型補習社

    上門補習的導師一般靠超市的免費客戶廣告或不同上門補習網站宣傳。

    連鎖式補習社

    連鎖式補習社經常在報章、巴士車身等賣廣告,廣告通常會把補習天王包裝成拯救者、超人之類,並會強調他們的往績,以「親身上陣,輕取佳績」作招徠,又冠以「補習天王」、「補習天后」、「捉路之王」、「考試專家」、「以一敵百」、「萬人之師」、「Econ King」(經濟科專家)、「化學教父」、「數神」、「物理技巧王」、「通識拆題王」等名銜。過往也曾出現補習天王和天后身穿古裝打扮成武俠小說角色或歷史人物的電視廣告。 1. 參見:蕭源貼中試題風波 除此之外,不少導師會借新聞來宣傳自己。2007年香港中學會考,時任英皇教育導師蕭源成功預測中文作文的題目,帶來極大爭議,蕭源藉此接受不少傳媒訪問,獲得不少免費宣傳。多年前自開補習社的英文導師Joseph Li「貼中」題目,被廉署調查,其後他經常在廣告中大肆宣傳自己曾被廉署調查的事情,以證明自己「貼題」能力高,吸引學生報讀。 在公開考試成績公布後,補習社以獎學金吸引考取上等成績的學生登記,然後在報章、網站上公開這些學生的名單,顯示自己的教學能力高,學生能奪得優秀成績。不過,有部分補習社會技巧地加長奪優名單,把一些只在卷等級(俗稱「細Grade」或「細分」)...

    知識方面

    香港的補習風氣受到不少學者的批評;他們指這些補習班只著重應付公開考試,對學生的知識沒有幫助。而評論員梁亦華亦指出,補習社所著重的試卷操練,較少為學生提供廣闊的知識基礎,令課程變得狹窄。然而,部份補習教師則認為,這是香港教育制度的問題;即使一個學生知識豐富,但基於學生、家長、甚至社會大眾都認為「考試失敗就注定一生失敗」,才會令這類補習班愈來愈多,補習風氣愈來愈盛。

    人格發展方面

    評論員梁亦華引述海外研究指出,補習教學方針多以考試為本,較強調學生的無條件服從,並抑壓學生自信,發展創意及培養學習自主性。

    課堂參與方面

    有論者指出,如學生在上課前已接觸相關知識和應試技巧,可能會降低學生的課堂投入度,令教師難以要求學生服從他們的判斷和建議,從而影響日校課堂。

    補習天王

    源於90年代香港樂壇上出現四大天王,香港傳媒將各行各業收入豐厚的人稱為天王,「補習天王」一詞源於香港傳媒於90年代對連鎖補習社創辦人及導師史偉全的報導。

    電視劇

    香港有線電視於2007年首次自製的電視劇《補習天后》及無綫電視於2008年播映的《尖子攻略》以香港補習文化為背景。

    媒體報導

    1. 東方日報《可大可小》 2. 香港電台《香港故事》第二集〈補習天王vs學校老師〉 3. 有線電視《有線精算俏佳人》 4. 紐約時報中文網 5. 東周網 6. 蘋果日報

  4. 2022年SCImago全球大學學術排名發佈,香港都會大學全球科研能力排名(Research Rank)462位,是香港上榜9所大學之一 [11] 。 其中,都大能源科學全球第335位(香港第6位)、工程學-工業與製造工程全球第359位(香港第6位)、數學全球第513位(香港第7位)。 [12] 目录 1 發展沿革 1.1 早期發展 1.2 正名大學 1.3 轉型全日制綜合大學 1.4 改善學科佈局 1.5 學院架構 1.5.1 护理及健康学院 1.5.2 科技学院 1.5.3 人文社会科学院 1.5.4 李兆基商業管理学院 1.5.5 教育及語文学院 1.5.6 李嘉诚专业进修学院 2 学术泛论 2.1 學術交流、合作項目 2.2 學生實習與交流 2.3 大學排名 3 組織架構

  5. 考評局的數據發現各校對其考生在英文和數學的DSE等級預測準確度達滿意,統計學的指標kappa係數過0.4,評估非常準確。. 各校對其考生在中文和通識兩科DSE的等級預測卻最為不準確,2012至2016年一直低於0.4,屬不太準確。. [13] 在2012年第一屆通識科文憑試舉辦完畢之後,香港科技大學在2013年9月率先宣佈更改2014年的入學計分法,由中文、英文、數學及通識四個必修科均列入 ...

  1.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