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李國永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李國永

    李國永(英語: David Li Kwok Wing,2002年9月8日 - ),綽號「Lunch哥」 [1],部份親中媒體則稱他為「Lunch仔」 [2] [3] [4],是一名香港中學生,於2020年反送中運動中積極參與和你Lunch示威活動而知名,成名後以「Lunch哥星級抗爭團隊」之名組織活動。 ... ...

    • 2002年9月8日(18歲)
    • 中國香港
  2. 2020年8月11日香港和你Sing示威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2020年8月11日香港和你Sing示威

    下午5時,人稱「Lunch哥」的李國永和一名朋友在中庭叫口號,並手持《蘋果日報》。 便衣警員在場監視。約35分鐘後,多名軍裝和便衣警員進入商場。警方指控他們和一名中年男子共三人違反限聚令而發告票。David表示自己不認識該名男子,各人均有保持足夠距離,而他至 ...

  3. Lunch哥」David在商場中庭位置高舉五一手勢及叫口號,有人在樓上響應。不足5分鐘後,大批防暴警員從不同位置包抄商場,並拉起封鎖線。警員更一度舉起紫旗,警告在場人士或違反國安法。「Lunch哥」David ...

  4. 元朗襲擊事件的紀念活動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元朗襲擊事件的紀念活動

    Lunch哥」David在商場中庭位置高舉五一手勢及叫口號,有人在樓上響應。不足5分鐘後,大批防暴警員從不同位置包抄商場,並拉起封鎖線。警員更一度舉起紫旗,警告在場人士或違反國安法。

  5. 太子站襲擊事件的紀念活動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太子站襲擊事件的紀念活動

    2020年9月30日下午2時半,「Lunch哥」中學生David在太子站月台位置坐在一張椅子看報紙,期間並無叫喊口號。不過卻引來多名軍裝警員在場戒備,之後用橙色膠帶將「Lunch哥」周邊一帶範圍封閉,防止有人聚集。

  6. 太子站襲擊事件一週年示威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太子站襲擊事件一週年示威

    Lunch哥在站內一人抗議被港鐵票控 下午約1時,「Lunch哥」David在太子站大堂舉起「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手勢,並默哀一分鐘。期間被多名港鐵職員包圍和要求離開。最後他被票控違反港鐵附例,認為他在港鐵範圍內滋擾其他乘客。

    • 2020年8月30日至2020年9月1日
    • 警員走入旺角驅散和截查多人
    • 紀念831事件一周年
    • 獻花、吶喊、遊走、集會、戲劇
  7. 國泰航空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馬可孛羅會

    而經常現身「和你Lunch」的「Lunch哥」李國永(David)在下午1時到國泰城,要求立即停止裁員行動,保安以私人地方為由拒絕讓他內進,其後他在多名保安和便衣警員面前翻閲報紙。20多分鐘後,有兩名軍裝警員向David詢問情況。最終David沒有遞交任何信件

  8. Lunch哥 」多區和你睇《蘋果》 「Lunch哥」David到先後到中環,太古城中心及觀塘APM商場繼續「和你睇《蘋果》」,太古城中心有多名保安一度要求他停止活動,並指他的坐姿阻礙途人。其後有數人在商場不同樓層閱讀《蘋果日報》,以作響應 ...

    • 历史
    • 名稱由來
    • 经济
    • 行政区划
    • 特产
    • 交通
    • 名人

    最少在四千年前,境內今日金蘭寺所在地曾發現新石器時代居民點。據《禹貢》記載,上古時全國分為九州,增城地區屬揚州。春秋時,增城屬百越地。戰國時,增城境內稱揚越地。秦始皇33年(前214)設南海郡,增城屬南海郡番禺縣。东汉建安6年设县,隶属于南海郡,距今1800年。 據明清兩代《增城縣志》載:“後漢建安六年(公元201年),析番禺地置增城縣”。自乾隆起,多部縣志按語均說:“《後漢書·郡國志》曰:『明帝置郡一,章帝置郡國二,和帝置三,安帝又命屬國比領郡者六,又所省縣漸復分置。至於孝順,凡郡國百五,縣邑道侯國千一百八十』,並不言建安立縣之事。《宋書·州郡志》亦只言:『增城令,前漢無,後漢有』。與《文獻通考》同。舊志俱言縣始於建安六年,不知何據?俟再考。”本屆修志對此問題進行考證,根據“前漢無,後漢有”,《後漢書·郡國志》戶口斷限於永和五年(公元140年),當時南海郡轄七縣已有增城縣在內,參與研討的歷史、地理學專家認為:增城建縣最遲為後漢永和五年。 晉及南朝宋、齊時,增城屬廣州南海郡。宋元嘉中析增城綏福河流域及以西地區置綏寧縣,梁代又復併入增城縣。 梁、陳兩朝移東官郡治於增城。 隋開皇九年(公元589年)撤郡改州,增城屬廣州。仁壽元年(公元601年)廣州改名番州,增城屬番州。大業三年(公元607年)改番州為南海郡,隸揚州。增城屬南海郡。 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改郡為州,增城屬廣州。天寶元年(公元742年)廣州復改為南海郡,增城屬南海郡。乾元元年(公元758年)南海郡復改為廣州,增城屬廣州。 南漢時,廣州改稱興王府,增城屬之。 北宋開寶四年(公元971年)平南漢,恢復廣州,增城屬廣州。開寶五年東莞縣併入增城縣,次年恢復東莞縣建制(見《宋史·地理志》、《元豐九域志》、《輿地廣記》)。 南宋祥興元年(公元1278年)廣州改稱翔龍府,增城屬之。 元至元十五年(公元1278年)增城屬廣州路。 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廣州路改為廣州府,增城屬廣州府。 清代增城仍屬廣州府。 民國元年(公元1912年)裁府,增城屬粵海道,後直屬廣東省。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增城屬東江專區,1954年劃入粵中區,1956年改屬惠陽專區,1958年與龍門縣合併,仍稱增城縣,先後屬廣州市、佛山專區,1961年又與龍門分開,屬惠陽專區(後改稱惠陽地區),1975年劃歸廣州市管轄,1993年1...

    神話說

    《元和郡縣志》載:“增城縣……按崑崙山上有閬風增城,蓋取美名也”。 明嘉靖《增城縣志》載:“或以楚問增城九重,故名”。 (按:“楚問”即《楚辭·天問》,內載:“增城九重,其高幾里?……”)又《淮南子》:“崑崙山有增城九重,高萬一千里,上有不死樹在其西”。 《後漢書·張衡傳·思玄賦》:“登閬風之曾城兮,構不死而為床”。 “增城”一詞,起源於神話。 自戰國至後漢,此神話仍然流行。 屈原《離騷》:“朝吾將濟於白水兮,登閬風𫄬而焉”。說明白水與閬風增城等神話有密切關係。 增城白水山(今白水寨風景區)在《太平寰宇記》、《明一統志》、《讀史方輿紀要》、《清嘉慶一統志》、《廣東新語》等書中,均有突出記載。增城得名,也許與白水山有關。

    增江說

    《太平寰宇記》載:“增城縣……因增江為名”,又在南海縣下記:“增水今名增江,源出增城縣東北”。可見增江原名增水,“因增江為名”是宋代才有的說法。

    加城說

    宣統《增城縣志》載:“永樂志雲:南海郡,前統縣六,今增為七,故名增城”。唯清嘉慶《廣東通志》未收此說。

    2008年GDP510.27亿元,全国百强县(市)综合竞争力评比中居19位,广东省县(县级市)第一位。按户籍人口计算,人均生产总值62054元,折9080美元。2008年全市实现财政总收入102.49亿元,一般预算收入26.75亿元。全年实现工业总产值1104.42亿元,完成农业总产值63.91亿元。全市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07.72亿元;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额114.52亿元;全年商品销售总额149.65亿元;全年海关进出口总值26.42亿美元,其中,海关出口总值18.16亿美元;2008年末,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491.92亿元,人民币存款余额487.65亿元。 增城经济以新塘镇的牛仔服装以及区内的汽车工业为支柱,广汽本田二厂也设在增城。

    2004年以前,增城轄15個鎮:荔城鎮、新塘鎮、永和鎮、仙村鎮、沙埔鎮、寧西鎮、石灘鎮、三江鎮、派潭鎮、正果鎮、小樓鎮、福和鎮、朱村鎮、中新鎮及鎮龍鎮。 2004年,增城市調整行政區劃,下辖3个街道和6个镇: 1. 3街道:荔城街道、增江街道、朱村街道; 2. 6镇:中新镇、石滩镇、新塘鎮、小楼镇、派潭镇、正果镇。 2005年4月,增城市調整行政區劃,市属中新镇内有14个行政村(原镇龙镇全境)、新塘镇内有4个行政村(原永和镇部份境地)划入新成立的广州市萝岗区。 2013年,增城市調整行政區劃,下辖4个街道和7个镇: 1. 4街道:荔城街道、增江街道、朱村街道、永宁街道; 2. 7镇:中新镇、石滩镇、新塘鎮、小楼镇、派潭镇、正果镇、仙村镇。 2019年,增城市調整行政區劃,下辖6个街道和7个镇: 1. 6街道:荔城街道、增江街道、朱村街道、永宁街道、荔湖街道、宁西街道; 2. 7镇:中新镇、石滩镇、小楼镇、派潭镇、正果镇、仙村镇。 现辖: 荔城街道、增江街道、朱村街道、永宁街道、荔湖街道、宁西街道、新塘镇、石滩镇、中新镇、正果镇、派潭镇、小楼镇和仙村镇

    增城丝苗米:中国地理标志产品。清代庚午年版的《增城县志》:“案近年,早熟有楝赤,有上造丝苗,有白谷仔颇佳。晚熟有泉水占,丝苗最佳。”2019年10月,增城区被授予“中国丝苗米之乡”称号。
    增城荔枝、增城挂绿、增城遲菜心:中国地理标志产品。

    陆路交通

    途径增城的主要道路有:荔新公路( 119省道)、 广汕公路( 324国道)、广深公路( 107国道)、广园快速路、 广惠高速公路、 从莞深高速、 广州北三环高速公路、 广河高速。增城区的主要交通工具有公车和的士。乘坐广州地铁21号线在员村转乘5号线或在苏元转乘6号线可到广州中心城区。增城各镇互通公交,并基本实现村村通公交,收费2-6元,各镇到增城城区(荔城)的公交多以二汽增城客运站或光明车站为总站,而各个镇的村村通公交多数以该村所属镇的公交站场为中心,向各村发散,并且多数公车在到达目的地农村后,会立即原路折返。到广州及周边城市,如东莞、惠州、深圳亦有公车,到广州大约20元。增城的的士以黄色车为主,主要在增城城区(荔城)和新塘的中心城区运营,其他乡镇居民乘搭出租车一般需电召出租车公司,而且可以在非增城辖区的龙门县接载乘客,起步价12元/3公里;续租价2.6元/公里;候时费44元/小时;返空费实行阶梯附加,其中:15公里至25公里按续租价加收20%,25公里以上按续租价加收50%;夜间附加费(23时至次日5时)按续租价加收30%。

    公共汽车

    增城城区(荔城)、新塘城区公交统一票价2元,镇际公交、农村客运票价2元—6元,可使用羊城通或印有“岭南通”标识的交通卡搭乘,使用羊城通学生卡及老人优惠卡(60-65岁)可享受5折优惠,老年人免费卡(65岁以上)及残疾人免费,并且自2020年7月1日起增城区和从化区实施刷羊城通卡15次后6折。

    地铁

    已開通線路及車站有: 1. 13号线:沙村站、白江站、新塘站、官湖站、新沙站 2. 21号线:中新站、坑貝站、鳳崗站、朱村站、山田站、钟岗站、增城广场站 同時,亦有規劃16号线、20号线、23号线、28号线經過增城區內。

    李昴英
    崔與之
    李國永( 洋名David Lee ), 香港中學生,同時是一名社運人士,外號「lunch 哥
  9. 陳彥霖死亡事件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wiki/陳彥霖死亡事件
    • 事件經過
    • 各方反應
    • 死因研訊
    • 另見

    個人背景

    2004年7月,18歲的何姵誼未婚誕下女兒陳彥霖。到陳三歲時,因為何的男友吸毒和打她,而決定帶同女兒離開。何稱她與彥霖經常聯絡,彥霖會告訴她拍拖,在旁人眼中猶如兩姊妹。兩人有時會為彥霖不上學爭執,但彥霖之後會主動和好。何又披露彥霖曾五次離家出走。 陳彥霖生前曾就讀佛教榮茵學校、博愛醫院鄧佩瓊紀念中學和職訓局(VTC),是青年學院(國際)職專國際文憑(設計)的學生。陳彥霖是一名游泳健將,學校報告顯示陳彥霖曾在校際游泳比賽中獲獎。陳曾參加跳水隊,一度接受定期跳水訓練。 2019年2月,陳彥霖與伍紹剛成為筆友,通過書信往來溝通,及後成為男友。3月,陳彥霖在女童院曾用膠袋笠頭企圖自殺,又試過頭撞牆壁,當時神智清醒,及後入院,之後曾情緒不穩及逃出醫院。逃走的一個月期間,陳彥霖沒有與家人聯絡,事後才知道她期間曾做「陪酒」。5月,陳彥霖被警方尋獲後,再度被判入女童院。 6月,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陳彥霖曾多次參與示威活動,但並未向男友提及過,只談及巿民被警暴所傷「好慘」。 7月,陳彥霖與伍紹剛二人第一次見面時。到第二次見面時,二人關係曖昧,介乎男女朋友之間。8月11日,陳彥霖到尖沙咀買蛋糕,替堂...

    失蹤前夕

    9月15日,陳彥霖寫了生前最後一封信給伍紹剛。9月18日晚上,陳彥霖不斷收拾房間至9月19日凌晨5點多,又聲稱「有人喺度騷擾我,同我傾計,唔俾我瞓」。當日早上,陳彥霖外公晨運後在車站看到彥霖,又見到她穿吊帶衫,問她「你著呢啲衫返學?(你穿這件衣服上學?)」 9月19日下午2時15分,陳彥霖與一趙姓同學一同放學,原定在美孚站下車但沒有,二人遂分開,10分鐘後傳短訊給友人稱正在回家。警員李豪傑供稱,從閉路電視見到陳彥霖下午5點半現身調景嶺站A2出口,7點11分身處善明邨入口,也是她最後一次露面,其後向彩明街方向行去。都會駅商場閉路電視片段顯示陳彥霖7點5分經商場行到善明邨。晚上7時22至23分,彥霖先站在港鐵站入口四望,其後走入站內,最後看到她循B出口向前行。的士司機周泰來表示,陳彥霖傍晚在知專另一個門口截的士,當時她赤腳和綁辮,並表示要去康城緻藍天,最終在緻藍天旁的地盤下車,該處距離海邊近二百米,位置偏僻。不過途人和閉路電視沒有見到或拍攝到彥霖的身影。 在職業訓練局青年學院閉路電視中看到,陳彥霖在9月19日晚上將財物放在學校內,然後赤腳走向海濱公園方向。港鐵證實有清潔工人於9月19...

    浮屍海面

    9月22日上午10時至11時,市民劉賢佳與兒子出海釣魚時發現魔鬼山對出約100米海面,有一具疑似人形物體,「肚漲」向上、左手疊在肚上,懷疑有人遇溺,及後發現是浮屍,遂報警求助。警方接報後在中午12時多到場,水警輪撈起一具身份不明、全裸的女浮屍,屍體已出現屍斑及屍僵,估計已死亡十二小時以上,案件交由東區警區刑事調查隊負責。 9月25日凌晨,Telegram群組及LIHKG討論區開始張貼陳彥霖的尋人啟事。

    要求公開閉路電視

    2019年10月14日上午,大批學生及街坊到香港知專設計學院舉辦悼念活動,同時要求校方交出陳彥霖出事當日(即9月19日)的閉路電視錄影片段。下午4時,校方容許學生排隊分批進入放映室觀看兩段片段,學生隨即發現片段有可疑,時間記錄一度跳前跳後,懷疑片段曾經被剪接。學生非常不滿,要求副校長出來交代。後來校方解釋,儲存閉路電視的硬碟在混亂間丟失,令學生情緒更激動,要求校方在當晚六點前交出完整的 CCTV 片段。大批學生在校園平台靜坐等候。 10月14日傍晚6時許,校方仍未交出滿意答覆。一批蒙面人在校園內大肆破壞,玻璃被打破,碎片散落一地,他們又在外牆以黑色油漆噴上「枉為人師」及「CCTV」等字句。校內警鐘響起,有灑水系統被破壞,不斷噴水。一小時後,數名消防員到場,該批蒙面人四散。 10月14日晚上,職業訓練局發出特別通告取消旗下多所位於調景嶺的院校15至17日的課堂。 該次事件是繼太子站事件後,再一次要求對方公開閉路電視片段的事件。 1. 10月14日下午4時,校方容許學生進入放映室查看校方公開的閉路電視,了解當晚死者行蹤 2. 知專學院學生和市民到校內悼念陳彥霖 3. 學生不滿校方只播...

    赤腳遊行悼念及要求真相

    2019年11月7日晚上,有網民發起「願我可再共你赤腳行」活動,悼念在9月22日被發現赤裸浮屍於海面的15歲少女陳彥霖,及質疑陳女的死因有可疑。多名身穿黑衣及蒙面的人士在調景嶺的知專設計學院外集合,有部分人脫去鞋子,赤腳步行往將軍澳海濱公園,近唐賢街的海邊。期間有市民高呼「帶緊彥霖返學校」,及高叫「知專交片,還我真相」等口號,亦有人高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並張貼標語及陳彥霖的照片,隊伍抵達海濱公園後陸續散去。

    逝世五個月悼念會

    有網民在2020年2月19日晚上於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地面,發起陳彥霖悼念會。至晚上8時許,有約70人前來悼念陳彥霖。現在所見,在地面停車場的牆身貼有陳彥霖,以及去年11月在尚德停車場墮斃的科技大學男生周梓樂的照片,參與悼念會的人士,在2人的照片前方燃點白色蠟燭及擺放鮮花,不少參與者站在路旁一言不發,神色哀傷。及至晚上9時許,眾人為死者默哀一分鐘,氣氛尚算平靜。

    香港民意研究所在2019年11月12日公佈「我們香港人」滾動民意調查的報告,在1,050位受訪者中,有76.2%受訪者認為政府須要就職業訓練局學生陳彥霖的死因交由死因庭召開死因聆訊。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院講師黃志偉認為結果反映出市民對政府及執法機關的不信任。 死因裁判法庭最終在2020年8月24日就陳彥琳死亡事件展開研訊。

  10. 其他人也搜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