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香港 搜尋

  1. 門診保險計劃 相關
    廣告
  1. 醫療保險市集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醫療保險市集

    保險計劃中的級別 在交易所中,保險計劃分為四個級別,從保費最低到最高排列:銅級,銀級,金級,和白金級。每個級別涵蓋到費用的 60%至 90%,按照 10% 逐級增加。

  2. 醫療保險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ant › 醫療保險
    • 澳大利亞
    • 加拿大
    • 法國
    • 德國
    • 印度
    • 日本
    • 荷蘭
    • 紐西蘭
    • 盧旺達
    • 瑞士

    澳洲的公共衛生系統稱為Medicare(澳洲國民醫療保險),它提供免費的全民醫療衛生服務,和院外醫療服務的補助。經費來自對所有納稅人徵收的2%附加稅,對高收入者徵收額外1%附加稅,以及政府的一般收入。 私人醫療衛生系統的經費來自一些私營醫療保險組織。其中最大的是Medibank私人保險,這家公司之前是政府所擁有,在2014年完成私有化,並在澳洲證券交易所上市。 澳洲的醫療衛生基金可以是'以營利為目的',包括 Bupa和nib Health Funds(英語:nib Health Funds);'相互保險公司'則有Australian Unity(英語:Australian Unity);或'非營利組織',包括 GMHBA Limited(英語:GMHBA)、HCF和HBF Health Fund(英語:HBF Health Fund)。一些組織(例如警察醫療衛生組織)的成員資格僅限於特定的群體,但是大多數組織是對所有人開放。現在也可通過比較網站去申請取得大多數醫療衛生基金的會員資格。這些比較網站與參與的醫療衛生基金協議,以收取成交佣金的方式來運作。政府機構私人醫療保險申訴專員(英語:Private Health Insurance Ombudsman)還管理一個免費網站,便利消費者上網搜索,和比較私營醫療保險公司的產品,其中包括價格和承保範圍的資訊。 澳洲的私營醫療保險的大多數業務均受《「2007年私人醫療保險法」》的監管。對私營醫療衛生行業的投訴和報告由獨立的政府機構:私人醫療保險申訴專員來辦理。申訴專員發表年度報告,概述根據每個醫療衛生基金的市場佔有率,收到個別的投訴數量,和投訴內容性質。 澳洲的私人醫療衛生系統以"社區等級"為基礎運作,因此保險費不會僅因個人的既往醫療史、當前的健康狀況,或(通常而言)其年齡(但請參見下文的終身健康保險)而做決定。在等待時間之間進行權衡,尤其是對於已存在的健康狀況(在行業中通常稱為PEA,代表"既有身體狀況")。基金有權對任何醫療狀況的福利施加上長達12個月的等待期(如果醫療狀況的徵兆和症狀在此人首次投保之日的六個月前一直存在的話)。他們還有權對與產科疾病有關的保險福利給予12個月的等待期,而當某人首次購買私人保險時,對所有其他保險福利給予2個月的等待期。基金有權酌情針對個案減少或取消此類等待時間。他們還可自由決定在開始時...

    根據加拿大憲法,醫療衛生主要是加拿大各個省政府的責任(主要例外是聯邦政府對原住民(根據條約)、加拿大皇家騎警、武裝部隊,以及國會議員有提供醫療服務的責任)。因此,醫療保險計劃由每個省自行管理。聯邦政府憑藉其財政權力來影響醫療保險–它把現金和稅金成數轉移到各省,以幫助支付全民醫療保險計劃的費用。根據《加拿大衛生法》,聯邦政府指令並強制要求所有人可免費獲得所謂的"醫療必需服務",這些服務主要定義為由醫生或醫院提供的護理,以及長期居家護理。 如果有省份允許醫生或醫療機構向患者收取服務費用,則聯邦政府將減少支付這類禁收的部分。整體而言,加拿大的省立公共醫療保險制度通常被稱為加拿大國民醫療保險(英語:Medicare (Canada))(Medicare)。這種公共保險的經費來自政府的一般稅收,但是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和安大略省為有額外的收入,會對個人和家庭收取固定費率的強制性保費,這種保費本質上就是附加稅。人民可以利用私人醫療保險,但在六個省中,只允許用在公共醫療保險計劃未涵蓋的服務(例如,醫院的半私人,或私人房間,以及處方藥保險計劃)。有四個省允許私人醫療保險按照《加拿大衛生法》規定的保險服務,但實際上並無市場。所有加拿大人均可自由運用私人醫療保險,來涵蓋選擇性醫療服務,例如雷射視力矯正手術、美容外科,和其他非基本醫療療程。大約65%的加拿大人擁有某種形式的補充私人醫療保險;他們之中許多人都是透過僱主取得。政府未支付的私營醫療服務佔醫療衛生總支出接近30%。 2005年,加拿大最高法院在Chaoulli訴魁北克(英語:Chaoulli v Quebec (AG))一案中裁定,該省對已經由省提供保險的醫療服務,而禁止私人醫療保險的規定,違反《魁北克權利與自由憲章(英語:Quebec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特別是涉及生命權以及個人安全(英語:Security of person)的部分。如本案所稱,如果等待治療的時間過長的話。這項裁決並未改變加拿大全國醫療保險的整體格局,但刺激人們試圖解決供需等核心問題,以及長時間等待所產生的影響。

    法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於1945年建立國家醫療保險制度。這是戴高樂主義者和法國國會中共產主義代表間的折衷方案。保守派戴高樂主義者反對把醫療衛生體系國有化,而共產主義者則支持按照英國貝弗里奇模型(英語:Beveridge Model),把醫療衛生系統完全國有化。 由此產生的保險計劃是按行業分類:所有工作人員都得將其收入的一部分支付給非營利的醫療保險基金,基金可讓患病得到相互保險的保障,並以不同的比率報銷醫療費用。被保險人的子女和配偶也可享受福利。每個基金都可自由地管理自己的預算,並按照自己認為合適的比率報銷醫療費用,但是,近年來,大多數基金在經過一系列改革之後,所提供的報銷和福利已趨相同。 政府承擔的責任有兩項。 1. 政府的首要職責是確定透過協商來決定醫療費用的價格,以兩種方式進行:衛生部(英語:Minister of Health (France))根據在鄰國所得到的平均銷售價格,直接與藥廠協商。一個由醫生和專家組成的委員會決定這些藥物是否能產生足夠的醫療效果,以便報銷(請注意,大多數藥物都可報銷,包括順勢療法所使用者)。同時,政府確定醫療服務的報銷費率:這意味著醫生可自行決定他作諮詢或檢查時,所希望收取的費用,但是社會保障系統只會按照預設的費率作報銷。政府每年會與醫生代表組織協商確定。 2. 政府的第二個責任是對醫療保險基金進行監督,以確保它們被正確地管理,並確保對公立醫院網絡作監督。 這個系統到今日仍或多或少是維持原狀。這些強制性計劃對法國所有公民和合法外國籍居民提供覆蓋,經費仍由行業工作人員提供。但自1945年以來,也曾有一些重大更改。首先,不同的醫療衛生基金(共有五個:一般、獨立、農業、學生、公務員)現在都以相同的比率來報銷。其次,自2000年以來,政府也提供醫療衛生服務給那些以前沒被強制性制度所覆蓋的人(從未工作,而且不是學生的人,即那些非常富裕,或極為貧困的人)。這種方式與那些由行業工作人員繳費的方式不同,是透過一般性稅收來籌集經費,而對於那些無力支付差額的人,其費用報銷比率要比基於行業制度的較高。最後,為了應對醫療衛生費用的上漲,政府制定兩項計劃(分別在 2004年和2006年),要求被保險人告知指定轉診的醫生,以便全額支付專科醫生就診的費用,並制定強制性醫療保險共付額計劃,每次就診需要支付1歐元,每盒藥物支付0.50歐元,對於住院和費用...

    主要文章:德國的醫療衛生(英語:Healthcare in Germany) 德國擁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國家社會醫療保險制度,起源可追溯到1883年奧托·馮·俾斯麥的疾病保險法(Sickness Insurance Law)。 強制性保險從1885年涵蓋10%的藍領工人開始,逐步擴大。到2009年,保險對所有公民而言是強制性,而自由業者或收入超過某個門檻的人會購買私人醫療保險。截至2016年,法定醫療保險(Statutory Health Insurance (SHI))(德語 Gesetzliche Krankenversicherung或GKV)覆蓋85%的人口,其餘的由私人保險(Private Krankenversicherung或PKV)所覆蓋。截至2004年,德國的醫療衛生系統由政府提供經費的佔77%,由私人提供經費的佔23%。公共醫療保險的繳費額是根據個人的收入,私人醫療保險的繳費額是根據個人的年齡和健康狀況而定。 報銷是按服務收費,但是在一個地區,被允許納入法定醫療保險的醫師人數,由政府和專業協會規定。 德國在1980年代引入共付額制度以防止濫用。近年來,德國的平均患者住院時間從14天減少到9天,但仍比美國的平均住院時間(5到 6天)長。部分差異在於醫院報銷的主要考慮因素是住院天數,而不是療程或診斷。藥物成本大幅增加,從1991年到2005年增長近60%。德國雖曾努力控制成本,但整體醫療衛生支出在2005年上升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7%,與其他西歐國家相當,但仍遠低於美國的支出(約佔 GDP的 16%)。 德國提供三種與人的身體狀況有關的社會保險,這些保險由僱主和僱員共同負擔:醫療保險、意外保險,和長期護理保險。長期護理保險(Gesetzliche Pflegeversicherung)於1994年設立,屬於強制性。意外保險(gesetzliche Unfallversicherung)由僱主負責,基本上涵蓋上下班的通勤期間,和在工作場所內,兩者所有的風險。

    在印度,醫療衛生服務的提供因省而異。在大多數的省,公共衛生服務很重要,但是,由於缺乏資源和管理不足,多數的人口選擇私人醫療衛生服務。 為了提高人們的認識和改善醫療衛生設施,印度保險監管與發展局(英語:Insurance Regulatory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 of India)和印度再保險公司(英語:General Insurance Corporation of India)發動對全國民眾的醫療衛生運動。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2018年宣布針對社會地位低下的公民的新式醫療保險-印度國民健康保險(英語:Ayushman Bharat Yojana),也稱為Modicare,印度政府聲稱這個新系統將嘗試覆蓋多達5億多人。 印度有兩種主要醫療保險: 1. 賠償保險計劃,基本上涵蓋住院費用,並包含有個人保險、家庭全戶保險、老年人保險、生育保險、團體醫療保險等子類型。 2. 固定福利保險計劃,為事先設定的疾病(如重病、癌症、心臟病等)支付固定金額保費。它還有其子類型,如預防保險、重病、人身傷害等保險。 根據不同保險類型和提供醫療保險的公司,承保範圍包括住院前後的費用、救護車費用、日託費用、健康檢查等。 了解保險計劃中的除外不保項目非常重要: 1. 與牙齒疾病或牙齒手術有關的治療 2. 各種性傳染病和愛滋病 3. 非對抗療法 很少有公司會提供針對此類疾病或​​狀況的保險,但仍取決於類型和保險金額。 在選擇印度的醫療保險之前,需要考慮到理賠比率、保險限額和上限、涵蓋範圍,和包括的網絡醫院等重要事項。

    日本有三種主要的醫療保險計劃:僱員醫療保險(健康保険 Kenkō-Hoken)、日本國民健康保險(國民健康保険 Kokumin-Kenkō-Hoken)和後期高齡醫療保險(後期高齢醫療制度 Kouki-Kourei-Iryouseido)。國民健康保險是為沒有資格成為任何以就業為基礎的醫療保險計劃人所設計。日本雖然有私人醫療保險,但是日本公民、永久居民,和持簽證期限為一年或更長時間的非日本人,都必須參加國民健康保險,或僱員醫療保險。後期高齡醫療保險系統是為年齡在75歲以上的人所設計。所有居住在日本的人都需要加入前述的三種保險之一,包括外國人在內。要購買國民健康保險,每個家庭必須提出申請。核准後,整個家庭將被覆蓋。每個加入的人均會收到一張健康保險卡,去醫院時必須出示卡片。加入者必須每月支付國民健康保險稅。加入國民健康保險的好處是醫療費用中的自負費用可根據年齡,支付金額從10%到30%不等。此外,如果在醫院的治療費用的自負部分超過自我支付水平上限,患者可提出申請,國民健康保險會把超過的部分退還。僱員醫療保險涵蓋僱員與工作有關和非與工作有關的疾病、傷害和死亡。這類保險的保險範圍是:與工作有關的疾病或傷害每年的醫療服務最多為180天,非與工作有關的疾病和傷害每年的醫療服務最多也是180天。僱主和僱員需要為這種保險平均分擔保險費用。老年醫療保險是根據《1982年老年醫療衛生法》,於1983年開始實施,這項法案為許多醫療保險系統提供交叉補貼,為老年人提供醫療保險費的財務補助。這種醫療保險是為70歲以上的老年人,和65至69歲的殘疾人士提供預防性和治療性醫療服務。

    2006年,在荷蘭有新的醫療保險制度生效。這個新系統透過結合使用法規和保險均衡資金池(英語:equalization pool),以避免與傳統形式的醫療保險相關的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的兩個陷阱。透過要求保險公司提供至少一份,符合政府設定的最低保險條件的保單,可避免道德風險,並且法律規定所有成年居民都必須從他們選擇的保險公司購買這種保險。所有保險公司均會從均衡資金池中獲得資金,以支付政府強制規定涵蓋的保險費用。資金池由一個監管機構負責運作,僱主負責提供依員工薪資計算的費率到資金池,資金池佔所有醫療衛生支出約50%,而政府提供給那些無力支付醫療衛生費用的人的經費,佔5%。 剩下45%的經費來自公眾支付的保險費,保險公司之間做價格競爭。 均衡資金池中的資金將根據保單分配給每個投保人。但是,高風險人士可從中得到較多賠償,低收入人士和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可獲得全額賠償。因此,保險公司不再認為接受高風險個人投保會有不利,避免逆向選擇的潛在問題。 保險公司不得有共付額、最高限額、自付額、拒絕投保,或收取國家設定和公佈的保費以外的任何費用。因此,每個購買保險的人,與其他人支付相同的價格購買相同的保單,並且每個人至少會獲得最低基本保險。

    自1974年以來,紐西蘭透過紐西蘭事故賠償公司(英語:Accident Compensation Corporation)(ACC)建立針對人身傷害的全民無過失醫療保險體系。ACC計劃涵蓋在紐西蘭(包括海外訪客)因受到傷害,接收治療的大部分費用,無論傷害如何發生,還涵蓋個人收入損失(佔受僱者受傷前收入的80%)和長期康復的相關費用,例如為嚴重受傷的人改裝房屋和車輛。這項保險計劃的經費來自對僱主的薪資(工傷)、對僱員的應稅收入的徵稅(對受薪階層的非工傷)、對車輛牌照費和汽油的徵稅(對於機動車事故)的組合,及來自一般稅收資金池的資金(用於兒童、老年人、失業者、海外訪客等的非工傷)

    {{main盧旺達的醫療衛生(英語:Healthcare in Rwanda)}} 盧旺達是少數低收入國家中之一,這些國家已經實施以社區為基礎的醫療保險計劃,以減少阻礙窮人尋求和獲得所需醫療服務的財務性障礙。這種計劃已幫助盧旺達人口中的90%獲得醫療衛生服務。

    瑞士的醫療衛生是針對全民的,並受瑞士聯邦醫療保險法的監管。醫療保險對所有在瑞士居住的人(開始居住的三個月之內,或者在瑞士出生,都需要辦理)屬於強制性。因此,在全國都是相同待遇,避免醫療衛生方面有雙重標準。保險公司不論投保者的年齡或健康狀況,都必須提供這種基本保險。他們不可從這項基本保險中獲利,但可以從補充保險計劃中獲利。 全民強制性醫療保險可在人們生病、發生事故,和懷孕時提供服務。被保險人的醫療、藥物,和住院費用由醫療保險支付。被保險人最多會支付部分費用,費用可能會根據個人選擇的保險計劃而有所不同。整個醫療體系都朝著實現一般共同目標,即增強總體公共衛生和降低成本,同時鼓勵個人承擔責任的目標發展。 瑞士的醫療衛生系統是由公共,有補助的私有系統,和完全私有的系統組合而成。保險費因不同的保險公司、個人選擇的超額水平(相對自負額,請參考自負額 (醫療保險)#相較於相對自負額)、被保險人的居住地,以及所選擇的附加福利覆蓋程度(補充藥物、定期牙科保健、半私人,或住院治療私人病房,等等。)而有不同。 被保險人可自由在大約60個被認可的醫療衛生機構中做選擇,醫療費用由保險公司承擔,但不超過官方設定的水平。被保險人通常是按月支付保險費。被保險人為基本保險計劃支付的保險費不超過其個人收入的8%。如果保費高於此水平,政府會向被保險人提供現金補助。 強制性保險可由私人的"補充"保單填補,這種保單可以覆蓋基本保險所無的某些治療類別,或者在住院時把病房和服務水平升等。這些包括補充藥物、定期牙科治療,和住院治療的私人病房。 就強制性醫療保險而言,保險公司不能設置與年齡、性別,或健康狀況有關的任何條件。各家公司間的保費水平可能會有所不同,但對於同一年齡段和地區的所有被保險人,無論性別或健康狀況如何,在同一家公司內的保費水平都必須相同。這不適用於補充保險,它們的保費費率以風險為基礎來核算。 瑞士的嬰兒死亡率約為千分之3.6。 2012年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0.5歲,女性為84.7歲。屬於世界上最好的國家之列。

  3. 基本醫療保險福利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基本醫療保險福利

    26/8/2020 · 基本醫療保險福利(英語: Essential health benefits,EHBs)是在2010年通過的《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PPACA,或稱 ACA)所規定的一組包含10項的保險福利,在美國 個人自行購買的醫療保險 ( 英語 : Individually purchased health insurance in the United ...

  4. Blue (保險公司)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Blue_(保險公司)

    2021年4月,Blue 與OpenRice《開飯喇!》合作,推出餐飲業僱員門診醫療保障計劃,讓全港超過26,000間中小企或餐廳僱主,在疫情下以低保費享門診服務。[4] 2021年4月,Blue成為全港首間採用政府「智方便」身分認證的保險公司。[5] 保險產品 [編輯] ...

  5. 管理式醫療護理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管理式醫療護理
    • 歷史
    • 技術
    • 管理式醫療護理組織
    • 影響
    • 績效評估

    普林斯頓大學的社會學及公共事務教授保羅·斯塔爾(英語:Paul Starr)博士在對美國醫療衛生體系的分析(著作美國醫學的社會轉型(英語:The Social Transformation of American Medicine))中說,尼克森總統在"健康維護組織之父"-保羅·艾爾伍德(英語:Paul M. Ellwood,Jr.)的輔佐下,是美國首位主流政治領導人採取有步驟的措施,把美國醫療衛生從長期的非營利營運模式,轉變為由保險業推動的營利模式。在國會通過《1973年健康維護組織法》之後, HMO快速發展,這是第一種管理式醫療護理的模式。

    管理式醫療護理最典型的形式是使用醫療衛生提供者的小組或網絡,為登記加入者提供服務。這種集成的系統通常包括以下一項或多項: 1. 指定的醫生和醫療機構,被稱為提供者網絡,患者受到要求或是鼓勵去利用 2. 有正式的使用管理和品質改進計劃,包括疾病管理和病例管理(英語:case management) 3. 強調預防醫學,包括工作場所健康維護(英語:Workplace wellness)和患者教育(英語:patient education) 這些技術可應用於網絡型的保險計劃,也可供非網絡型者應用。非網絡型的提供者運用管理式醫療護理,有時被稱為"管理式保障"。

    提供管理式醫療護理的組織有多種樣貌,不同的組織的業務模式略有不同。有些組織由醫師組成,而另外有由醫師、醫院、加上其他醫療衛生提供者所組成。常見的組織架構如下: 1. 醫師群合作組合(Group practice without walls) 2. 獨立執業醫師/機構協會(英語:Independent practice association) 3. 外包管理服務組織(英語:Management services organization) 4. 醫師管理行政外包管理公司(Physician practice management company,PPM)

    關於管理式醫療護理所產生的總體影響,仍存有廣泛的爭議。支持者認為,它提高效率,改善總體標準,並導致對關聯和品質有更好的理解。他們說,護理成本與品質之間並沒一致和直接的關聯,並指出在2002年Juran顧問公司的一項研究估計,由過度使用(即不必要的醫療照顧)、濫用、和浪費,所造成的"劣質成本"佔美國全部醫療衛生支出的30%。新興的循證醫學方法正被運用來確定,看是否低成本藥物可能實際上更會有效。 批評管理式醫療護理的人認為,這種"以營利為目的"的醫療護理是種不成功的衛生政策,因為它導致高昂的費用(某些最大的HMO的間接費用增加高達25-33%),導致未有醫療保險覆蓋者的數量增加、醫療衛生提供者退出、並降低品質(在國家品質保證委員會(英語:National Committee for Quality Assurance)(NCQA)的14個品質指標中,全數降級)。 最常見的管理式醫療護理支付方式-論人計酬付款,把醫療衛生提供者置於微型醫療保險公司(通常適用於發展中國家)的角色,承擔管理患者未來不可知醫療費用的責任。像個人消費者一樣,小型保險公司的年度費用波動比大型保險公司為高。"專業護理人員保險風險"這個名詞標明醫療保險效率低下的情況,這種效率低下是因為風險轉移給醫療衛生提供者,而醫療服務提供者必須在接受論人計酬付款的同時,還要購買保險來覆蓋自己的風險。 正如湯瑪斯·考克斯(Thomas Cox)在2006年所說,如果讓管理式醫療護理組織相對於保險公司,沒有價格上的競爭力,它們就無力為醫療服務提供者的風險提供充分的補償。 湯瑪斯·考克斯在他2010的作品(Legal and Ethical Implications of Health Care Provider Insurance Risk Assumption)中說,規模較小的保險公司比大型保險公司具有較低的合理利潤,比大型保險公司有較高的損失概率,能為受保人提供的福利較低,並且有較高的盈餘的要求。所有這些影響都不利於提供者自身承擔風險。

    隨着管理式醫療護理的普及,醫療衛生品質(英語:health care quality)成為一個重要的課題。《1973年健康維持組織法》包括一項自願的 "聯邦資格認證"計劃,這項計劃廣受歡迎,但隨着時間過去,這一角色大部由國家品質保證委員會(NCQA)接管,NCQA於1991年開始做認證的工作。:19認證通常是因為僱主的期望或要求而做。:19醫療有效性數據和資訊彙整(英語:Healthcare Effectiveness Data and Information Set)(HEDIS)是一套重要的衡量標準,美國各州和Medicare通常都要求根據它作報告;:19截至2017年,HEDIS收集的資料涵蓋到受保人計劃的81%。 績效評估可能會增加醫生的工作負擔;截至2017年,估計美國有900項績效評估,其中HEDIS佔81項,醫療衛生提供者用到電子健康記錄和手動數據輸入方式來製作數據。除了NCQA,其他參與品質保證的組織包括醫療機構認證聯合委員會(英語:Joint Commission)、使用審查認證委員會(英語:URAC)、醫師績效改進組合(Physician Consortium for 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CPI)、和美國醫療保健研究與質量局(英語:美國醫療保健研究與質量局),這些組織之間會利用國家品質論壇(英語:National Quality Forum)進行協調。 在2006年和2007年,利用HEDIS指標針對Medicare優惠和Medicare按服務收費計劃的兩者間作比較報告,結論是各有優劣。

  6. 全民健康保險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全民健康保險
    • 沿革
    • 制度
    • 健保費用及補充保險費
    • 相關議題
    • 爭議
    • 外部連結

    政策規劃

    在全民健康保險實施以前,中華民國按照職業別分別實施軍人保險(軍保)、公教人員保險(公保)、勞工保險(勞保)、農民健康保險(農保),並有保險業各自承保的健康保險。1986年5月,行政院核定的「中華民國台灣經濟長期展望」中提到以2000年為全民健保開辦目標年,這是官方首次明確指出將實施健保。而後在1988年,行政院經建會專責規畫小組,着手於全民健康保險之規劃,並完成全民健康保險規劃報告。1989年12月,時任總統李登輝為推動全民健保,特接見來華參加全民健康保險國際研討會各國學者專家並就全民保險制度交換意見。1990年7月,行政院衛生署接手規劃全民健康保險。1991年2月,衛生署成立全民健康保險規劃小組,進行細節討論作業。 全民健保原定於1994年實施,1990年4月2日,民進黨主席黃信介請李登輝總統答應1992年前實施全民健康保險。俞國華內閣決議提前至1995年,繼任的李煥內閣進一步研擬提前於1994年,但並未裁定,李內閣就總辭。1990年,新任行政院院長郝柏村正式指示全民健康保險提前於1994年辦理。此期程也為繼任行政院院長連戰遵循。1993年12月,行政院衛生署成立中央健康保險局...

    實施與修正

    2003年,健保局完成全民健保卡全面IC卡化,所有就醫紀錄整合在一張卡片的晶片裏,並在每次看診時上傳雲端伺服器。(但病人的病歷記錄由個別醫院各自保管)2009年1月23日,制定《行政院衛生署中央健康保險局組織法》,全文9條。2010年1月1日,《行政院衛生署中央健康保險局組織法》施行,更名為「行政院衛生署中央健康保險局」,中央健康保險局首長職稱從「總經理」改為「局長」。2013年1月1日,二代健保正式實施。6月19日,制定《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組織法》,隨後,7月23日,隨衛生福利部成立,而改組為「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7月,健保署建置了以病人為中心的「健保雲端藥歷系統」,提供特約醫事服務機構的醫師在臨床處置、開立處方時及藥師用藥諮詢時,可以即時查詢病人過去3個月的用藥紀錄,避免重複用藥的情形發生,提升用藥安全及品質。2014年2月起,健保署規劃健康存摺,可用健保卡或自然人憑證登入,可查詢:投保資訊、中醫西醫及牙醫就醫明細(開藥明細)、醫療院所上傳的檢驗結果等。

    與他國制度的比較

    對於經濟弱勢族群,看診掛號費加上藥品部分負擔,的確是沉重壓力;健保署的資訊能力,應可其他政府單位連線,給予弱勢族群更多保障。 中華民國所實施的全民健康保險分類上屬於「公營單一社會保險制」的醫療照顧體系,類似加拿大的現行制度;唯加拿大各省可針對各省財務狀況設定不同的費率,而中華民國屬採用全國一致的費率級距。 而鄰近的大韓民國與日本國,其醫療體系與中華民國皆屬於社會保險,亦有其相似之處。但日本國並非由單一保險單位承保全國民眾,而是區分為地區保險與受僱者保險(包含健康保險、船員保險、互助組合),其中受僱者保險大致與中華民國於成立健保局前開辦之公保、勞保、農保相同。

    健康照護體系的分類

    根據政府公權力介入的程度,健康照護體系一般可以區分為以下三種不同的體系。 1. 社會保險制(台灣的全民健康保險採用此制度):又稱俾斯麥模式,德國首創,醫療開支由疾病保險基金所支付,基金的來源則由政府、僱主、民眾共同分擔。特色為財務獨立,不與其他政府開支相混淆。由於社會保險製得以兼顧財務永續性、醫療效能以及社會公平性,以此一制度為基礎的公營醫療保險也被許多國家所採用。然而社會保險通常會有因為代理人問題所造成的醫療開支暴增的風險,所以為了控制財務風險,很多實施此制度的國家也同時採取總額給付制來避免財務破產。 2. 公醫制(政府介入最多):又稱貝佛里奇模式,以英國為代表。自1948年起至1989英國醫療改革止,醫師為受僱於公立醫院的公務員,醫療開支由政府編列預算支應。然而由於公醫制具有公務機關缺乏效率的缺點,在1990年後,英國也開始引入更有效率的競爭機制,以及開放私人醫療院所的競爭。另外,中華民國憲法157條規定,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及公醫制度。然而在現實中,此條文從未實行。 3. 自由市場(政府一般不介入):以2013年前的美國為代表。美國的醫療開支一般由民營...

    現行制度

    全民健康保險唯一辦理及管理機構,是衛生福利部下轄的中央健康保險署,為一官方機構。 中華民國實施全民健保時,為了將公保、勞保、農保、軍保的舊有保險體系整合納入全民健保中,故採取依身份別(即職業別)強制納保的制度。不同身份加保人不因健康病史問題而有不同保費,而是根據行業身份有不同納保費率。民眾加保後以健保卡到醫療院所就醫時即僅須負擔掛號費以及部份負擔費用。而醫療院所則是以量計酬,根據病患病歷就診紀錄向健保署請領醫療給付。2009年起新北市針對弱勢再推出新希望關懷中心,其中申辦「新希望卡」者在掛號費和部分負擔中能再獲得全免或減低。 但由於1995年實施全民健保後,醫療開支大幅增加遠超過原核定保費所能支應。故而健保署引入健保總額支付制度來控制財務風險。亦即健保署不再全額給付醫療院所的醫療支出費用,而是在事前劃定一個醫療支出費用的總額,由醫療院所各自申請後,若申請總額低於原訂總額則全額給付,若申請總額高於原訂總額,則按比例打折給付。

    健保投保等級及分攤費率

    109年1月1日起,適用以下分級與分攤費率: 1. 健保費用計算,以「月」為單位。 2. 當月的最後一天作為基準日,被保險人當日所在的投保單位負擔該月全部費用(若基準當日無投保單位,則被保險人需自付當月全部費用)。 1. 投保薪資申報調整時機與生效日期 1.1. 至少每隔半年按所屬員工最近3個月之平均月薪資總額覈實申報員工投保薪資作調整。 1.2. 法定申報調整「期限」為每年的2月及8月底須完成通報,調整均自通報之次月1日生效。保險人之所得,如於當年二月至七月調整時,投保單位應於當年八月底前將調整後之投保金額通知健保署;如於當年八月至次年一月調整時,應於次年二月底前通知健保署,均自通知之次月一日生效。 1.3. 投保單位如為即時反映員工薪資所得亦可按月或按季申報調整,均屬適法。

    補充保險費

    二代健保於2013年1月1日實施並開徵補充保險費。補充保險費的費率,依照二代健保法修正案規定為2%(2016年1月起改為1.91%),且計算金額上限為新臺幣1000萬元;也就是超過新臺幣1000萬元時,以新臺幣1000萬元來計算,不再往上加;同時也設有下限為新臺幣5000元(現為新臺幣19273元)。。二代健保實施後,民眾及投保單位除負擔一般保險費外,投保單位、民眾符合以下條件時,須計收補充保險費: 1. 投保單位:每月所支付薪資總額(所得稅格式代號50)與其受僱者每月投保金額總額間的差額,應按補充保險費率計算補充保險費。 計費公式:(僱主支付薪資所得總額-其受僱者之投保金額總額)× 補充保險費率(2016年1月起為1.91%) 2. 民眾:如有高額獎金等以下6項收入,即為補充保險費的扣費義務人,應於給付時按補充保險費率扣取補充保險費,彙繳健保署。 計費公式:補充保險費費基 × 費率(2016年1月起為1.91%)

    由於實施全民健保後,醫療院所的收入與健保給付息息相關。 1. 醫護人員勞動條件 1. 醫界尚未有大幅增加人力、改良制度以減少超時工作的共識。 2. 而從供需的角度來看,醫師的供給名額仍由衛生福利部嚴格控制總量管制。當供給總量嚴格管制不許成長,醫療需求爆增的條件下,醫師工作量成長是不可避免的。 3. 以至於政府調整健保相關費用,仍無法改善醫護環境。 2. 醫療人力分配不均 3. 給付制度難題 1. 只要有各種藥品的支付價格,醫療院所就會去議價,支付藥商低於健保訂價的金額。每當藥價調低,大多數的醫療院所就開始換藥,減少開立藥價差較小的,改開藥價差較大的同性質或作用的藥。倘若一個病治療完成,以一個價格支付;或者論人計酬,則醫療院所就會以最後的經濟效益為考量。但此制度也有缺點,由於同一種疾病的治療難度因人而異,許多前例顯示:醫院高層將更想拒收較難治療的患者(如高齡者、病情複雜者)、醫院高層因病患的給付有限而提早讓病患出院...等不利病患的後果。

    收費爭議

    1. 失業稅:無職業無收入人口,健保署以虛擬薪資新臺幣48000元,向人民收取新臺幣749元健保費(2021年起為826元),而打零工還要另繳1.91%補充保費。無職業無收入人口大多屬於弱勢,且不屬於低收入戶及失業補助的對象,健保署故此無法補助。但是衛生福利部官員卻宣稱都有補助,所以無法比照研究生以低於基本工資為由,不收取1.91%補充保費,或依照能力降低一般保費(現為新臺幣749元)收費標準(含合理的補貼保費措施)。之後補充保費收入優於預期,政府寧願考慮調降補充保費,並自2016年1月1日起降低受薪者健保費率,卻未調降無職業無收入人口的新臺幣749元應繳費率,招致部分批評。 2. 藥價黑洞與醫院浮報:由於醫院對藥商議價能力高,得以低於健保給付價格進藥,並向健保申請給付,中間的價差就是醫院的額外利潤。或者醫院可以將小病誇大,領取浮報的給付。某些人認為,由於某些醫院從健保獲取的藥價利潤過高,才會造成健保鉅額虧損;若保費調漲只是讓更多資源透過黑洞流入醫院,並無必要。有關人士並進一步主張,應該要先實現醫藥分業,並做到藥價透明化再調漲保費。為了減輕醫院浮報及藥物的超額利潤,健保署也加強監...

    私隱爭議

    健保IC卡於 2004 年 1 月 1 日強制全面取代紙卡,自此台灣醫療體系進入電子化時代。然而個人資料外洩事件頻傳,引發醫療私隱權高度爭議,大眾健保IC卡資料保全令人堪憂。由包括同志關懷團體在內等個人權團體所組成的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致力提升個人資料保護的概念,其認為個人醫療資料就是個人私隱資訊,且是敏感的重要資料,公權力不能假便利、經濟或任何名義間接或公然侵犯。法律界人士認為,在資料的蒐集權限及非常態的外洩,與科技的極限等皆是令人擔憂,呼籲政府應有更完整全面的配套防堵措施有鑒於對健保IC卡上路政策的疑慮。在健保IC私隱爭議中,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認為政府未善盡與公民社會溝通之責,健保IC卡上路後,各種私隱爭議問題叢生,收集個人資料之法源不明,有侵害私隱之嫌,政策推行亦欠缺透明度。此外更向健保局提出訴求,認為應充分溝通、維持雙卡並行、停止片面美化宣傳、疑慮未除前不得登錄醫療資訊,並且呼籲政府推動相關政策時,資訊應更加公開且透明化。對此健保局則回應第一階段登錄資料並不會侵犯私隱,後續會取得共識後再實施,且個資有嚴格管控。為具體向大眾傳達理念,全民個人資料保護聯盟於2003年8月...

    2000年愛滋病用藥3TC斷藥事件

    中央健保局與生產愛滋病藥物3TC(Lamivudine)的葛蘭素威康(葛蘭素史克)公司四次議價失敗,可能導致使用3TC的愛滋病毒患者必須換別種藥物。對此,臺灣生命社服協會於2000年4月6日發表「關於愛滋藥物3TC斷藥事件的聲明」對該事件表達不滿,由來於在臨床上愛滋病的「三合一療法」(雞尾酒療法)是不能隨便換藥的,隨便換藥的結果可能會使得愛滋病毒產生抗藥性,且更改藥物會產生的副作用極大,而這些都需要病患來忍受,臺灣生命社服協會更質疑道,是否是健保局和藥商都為了自己各自的利益,而無視愛滋病患者的生命需要? 同年月4月7日健保局對此做出回應。健保局因為招商議價不成,在第四次議價仍未完成決標,預計將辦理第五次招商議價。並說明在3TC尚未完成採購前,依專家建議3TC可以用ddI和DDC取代。如果有病患無法以其他藥物取代,須說明理由並依「全民健保特殊診療項目及藥材事前審查作業要點」提出申請。 對於健保局的回應,臺灣生命社服協會提出質疑,包括相較於其他重大疾病的支出,愛滋病並不足以拖垮健保;並且3TC仍是目前同類藥物中效果較好、副作用也較小的,健保局所謂「依專家建議」含糊且輕率。並要求健保局...

    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健保署(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中文)(英文)
    「我對台灣全民健保的看法」(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 Formosa Post
    全民健康保險法(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 法務部全國法規資料庫工作小組
    修正全民健康保險法第十一條條文 總統府公報6981期 2011-6-29(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7. 中國醫療保障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tw › 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保险
    • 歷史
    • 現有醫療衛生系統
    • 資源
    • 醫學教育
    • 中醫
    • 醫院三級制
    • 收費方式
    • 補助方式
    • 全民醫療保障之下的缺失與問題
    • 參見

    中醫(簡稱為TCM)已經存在多年,並且在中國的歷史中一直是醫療衛生的基礎。源自西方的循證醫學自19世紀開始傳入中國。當共產黨在1949年當政時,醫療衛生系統被國有化,發動一場全國性的"愛國衛生運動",試圖解決醫療衛生和教育的基本問題,並透過赤腳醫生和其他國家贊助的計劃,把基本的初級醫療引入農村地區。也把在城市的醫療衛生系統現代化。但從1978年的改革開放開始,中國的醫療衛生標準開始在城鄉之間,以及在沿海和內陸省份之間產生巨大差異。許多醫療衛生領域被私有化。隨著國有企業被關閉,絕大多數城市居民不再受國企僱用,這些人失去許多社會保障和醫療福利。結果是從1990年代開始,大多數城市居民幾乎都是自掏腰包支付所有的醫療費用,而大多數農村居民根本沒能力支付在城市醫院所發生的醫療費用。 整體中國的醫保與戶籍制度是深度掛勾,首先是根據身分別,城鎮居民戶口和農村居民戶口分別參加城鎮醫保或新農合醫保,兩領域只能擇一參加,另一重點是屬地主義,如果一個人醫保的歸屬地是在江蘇省而卻在北京跌傷,患病則醫療費用報銷比率較低,如果是回到自己的醫保歸屬地看病,則會繳付較少的費用,鼓勵回鄉就醫以獲得家庭照護。 目前各醫保覆蓋人口如下: 1. 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 - 17.7%人口 2. 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 - 14.5%人口 3. 新農合 - 62.4%人口 4. 其他特殊單位公費醫療 - 2%人口 醫保施行後到2012年,約只剩3.4%人口沒有任何醫療保險,管理醫保基金的共有46個社保基金管理機構。據「中國社會保險年度發展報告2016」,有13個統計地區養老保險基金不足支持1年。自2012年到2016年中國五項社保基金已連續五年超支。因應醫保改革,在2018年的政府單位改革中成立國家醫療保障局,2018年3月17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批准《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方案規定:「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生育保險職責、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職責、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藥品和醫療服務價格管理職責、民政部的醫療救助職責整合,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 醫保改革中與外商藥廠談判列為重點督辦,2018年進行半年多的談判後以抗癌藥零關稅交換醫保目錄中十多種抗癌藥宣布降價,平均降幅達六成,默克藥廠中國區腫瘤總...

    在所有的主要城市裡面都有不同類別的專科醫院,這些醫院配置有現代化的設施。城市居民並未享受免費的醫療服務,他們必須支付治療費用,或是透過購買醫療保險來支付。醫院的品質各不相同。中國所有城市都設有公立醫院和診所。它們的服務品質因所在地不同而異;最好的治療通常可在城市裡的公立醫院取得,然後是較小的區級診所。大城市的許多公立醫院都有所謂的V.I.P. ward(貴賓病房,或稱高幹病房)。這些病房具有相當現代的醫療技術和熟練的醫事人員。大多數貴賓病房可為外國人提供醫療服務,並配置有會說英語的醫生和護士。貴賓病房通常會比其他醫院收取更高的價格,但按照西方的標準而言,價格通常仍屬相對便宜。除了提供現代護理的醫療設施外,中藥也被廣泛使用,全國各地都有中醫醫院和治療設施。在城市地區,有廣泛符合西方標準的牙科醫療保健、整容手術、和其他與醫療衛生相關的服務,但是費用價格各異。從歷史上看,在農村地區,雖然有某些地區的醫療品質會高於其他地區,但大多數地區的醫療衛生服務都只提供基本醫療服務,醫事人員訓練不足,醫療設備或藥物也匱乏。但是,自2009年以來,農村醫療服務的品質有顯著的提升。目前增長中的趨勢是對無法出門到城市醫院就診的農村居民,他們的醫療衛生改由前往患者家中的鄉村醫生提供,成本則由政府負擔。中國城市地區醫療服務體系的改革,引起了人們對社區衛生中心的需求;在一項2012年的研究中發現,醫療保險的參保患者不大會利用私人診所,而是更有可能使用到這些社區衛生中心。在2003年至2011年之間所做的一項橫斷面研究(英語:cross-sectional study),顯示醫療保險的覆蓋範圍有顯著增長,住院報銷隨著使用和新農合覆蓋範圍的擴大而增加。醫療服務使用的增長在農村地區和醫院尤為重要。在公平獲得保險涵蓋、住院報銷、以及基本醫療服務方面,都有重大進展,其中最顯著的是在醫院服務、以及門診和住院護理方面。如今隨著顯著城市化,人們對醫療衛生的關注方向已改變。城市化為中國的人口健康(例如獲得改良的醫療服務和基礎設施),以及重大健康風險(包括空氣污染,職業,和交通危害)和飲食和活動改變帶來的風險,提供改善的機會。傳染性疾病也應重新關注。 2019年7月福建莆田市設立「台胞醫保服務中心」試驗與台灣全民健保制度對接,為了服務每年數十萬在長短期在福建活動的台胞,很多人未參加醫保制度而是參加台灣全民健保,...

    在2005年,中國約有1,938,000名醫生(每千人中有1.5人),和約3,074,000張病床(每千人中有2.4床)。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出的醫療衛生支出在2001年為人均224美元,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5.5%。2001年,中國的公共支出(英語:public expenditure)中約有37.2%用於醫療衛生之上。但是,大約有80%的醫療衛生服務集中在城市地區,農村地區有超過1億人無法獲得及時的醫療服務。為了彌補這種不平衡,中國在2005年制定一項五年計劃,投資200億元人民幣(24億美元),重建由鄉村診所,以及鄉、鎮、縣級醫院組成的農村三級醫療服務體系。在中國,醫生和護士都有短缺的現象。他們正在培養出更多的醫生,但這些人中的大多數,他們的目標是離開農村,移往城市,所造成的結果是農村地區有嚴重的醫生短缺問題。

    中國醫學教育體系起源於英國模式,雖然一些醫學院開設有三年制課程,但醫院傾向招募從五年制學校畢業的醫生,而大型醫院只接受醫學博士(Doctor of Medicine),該課程需要七年的學習時間,其中包括五年的本科學習,和後來的實習及研究工作。一旦學生從醫學院畢業,他或她必須在大學附屬醫院工作1-3年,然後才有資格參加由國家醫學考試中心辦理的執業醫師資格考試。如果通過資格考試,他或她將成為專業醫師,並獲得衛生部的認證。未經衛生部認證,在中國以醫師或助理醫師的身份執業屬於非法。執業五年後醫生可自行開設診所。

    現代中醫也有醫保報銷覆蓋,中國是擁有最久遠的文字醫學記錄的現存文明之一,中醫的方法和理論發展已超過兩千年。西方醫學的理論和實踐在19世紀和20世紀傳入中國,特別是在基督教傳教會在中國(英語:Protestant missions in China)的教士和洛克菲勒基金會的努力,他們共同創立北京協和醫學院。如今,中醫與西醫並駕齊驅,而中醫師也接受一些西醫的訓練,他們有時是中國農村診所和藥房中提供護理服務的主要人員。氣功等多種傳統的預防和自我治療技術,結合柔和的運動和冥想,已被廣泛用作為專業保健的輔助手段。雖然中國領導階層大力推動中醫,而且中醫仍是醫療保健的重要組成部分,但西醫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被越來越多人接受。從1976年到1981年之間,接受西醫訓練的醫師和藥劑師的人數增加225,000人,而接受過西醫訓練的助理醫師(英語:Physician Assistant)的人數也增加約50,000人。 1981年已經有為數516,000名接受過西醫訓練的資深醫師,和290,000名接受過中醫訓練的資深醫師。 但是,實際上,這種融合的進行並不總是順利。在許多方面,受過傳統醫學訓練的醫師和受過西醫訓練的醫師會各自組成志趣不同的群體。例如,接受過西醫訓練的醫生,在某種程度上不願接受非科學的傳統做法,而傳統醫生則試圖在自己的領域中維持其權威性。雖然中醫學院也提供一些西醫方面的指導,但在1980年代中期,同時在這兩個領域中相對稱職的醫師不多見。 在大型醫院中,傳統和西方治療方法相結合和整合的程度,差異很大。有一些純粹傳統醫學的醫院和醫學院被設立。在大多數城市醫院中,一般的模式似乎是把傳統和西方治療部門分開設立。但是,在縣級醫院中,傳統醫學則受到更多的重視。 傳統中醫著重在中藥治療、針灸、穴位按摩(英語:acupressure)、艾灸(在穴位上灼燒艾草)、拔罐、氣功(將運動,呼吸和意識協調)、推拿(按摩)、以及其他文化上獨特的做法。據信這種方法在治療輕度和慢性疾病方面有絕佳的效果,部分是由於副作用較輕的緣故。傳統中醫也可用於治療更嚴重的疾病,尤其是對於急性腹部疾病方面,如闌尾炎、胰腺炎、和膽結石,有時,會將傳統療法與西方療法結合使用。傳統的骨外科治療方法,與使用西方方式比較,患者會有較少的固定不動性,在1980年代繼續被廣泛使用。[來源請求]

    1949年以後,衛生部負責所有醫療衛生活動,並建立和監督衛生政策的所有事項。這個部門不止規範國家、省、和地方的機構體系,並且也規範那些為滿足工人在醫療衛生需求,而設立的工業和國有企業的醫院網絡,以及其他機構。 1981年這個額外的網絡提供大約佔全中國醫療衛生服務的25%。農村和城市地區的醫療衛生服務,是透過三級系統所提供。在農村地區第一級由在鄉村醫療中心工作的鄉村醫生所組成。他們提供預防性,和初級醫療服務,每千人平均有兩名鄉村醫生(赤腳醫生);由於他們在農村地區具有醫療服務提供者的重要性,政府採取措施利用有組織的訓練和年度許可考試來提高他們的績效。下一個級別是鄉鎮衛生所,主要用來提供門診服務,每個診所服務的人口約為10,000至30,000人。 每個這種衛生所大約擁有十到三十張病床,裡面最資深的醫事人員是助理醫生。這兩個較低的層級構成「農村合作醫療保險」,這個系統提供中國大部分的鄉村醫療服務。只有病情最嚴重的患者才會被轉診到縣醫院的第三級,也就是最後一級,這些醫院分別為200,000至600,000人提供服務,並配備有從5年制醫學院畢業的資深醫生。由於農村家庭收入的增加和政府對醫療衛生的巨額財政投資,農村地區對醫療衛生服務的利用已有增加。城市地區的醫療衛生服務由分配到工廠和街坊衛生站的醫務人員提供。如果需要更多的專業護理,患者會被送到地區醫院,最嚴重的病例由市級醫院處理。為了確保取得更高的護理照護,許多國有企業和政府機構會將其僱員直接送往地區或市級醫院,以繞過輔助護理人員或赤腳醫生的階段。但是,中國的初級醫療發展不如預期。主要障礙就是合格的醫事人員數量不足。

    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經費來自城市戶口中有工作者繳納工資額2%,外加用人公司繳納該人工資額6%,兩者進入醫保系統作為經費,視情況有時國庫會提供財政補貼,而部分經濟較發達地區的企業負擔會加重,例如上海就達12%,比一般城市貴出一倍。而自行交納的工資額2%和企業交納的1/3(也是約2%)會列入一個人帳戶中記載,門診費從帳戶扣除,扣光之後,患者將要自費。 無工作的城鎮居民和農村新農合則是各地每年人均有一繳費標準,約50-100人民幣的保險費,之後政府會補助每人一個約3倍的財政補貼,共計約400元進入醫保系統,用作經費。

    藥品補貼方式則是依照國家基本藥物目錄的列表,分為約600種的甲類藥和約2,300種的乙類藥,甲類全額補助,乙類部分補助。而在目錄外的新藥、進口藥、未確定療效藥則不予補助,必須自費。 2015年後開始全國推廣一個大病二次補貼制度,凡是表列的重大疾病,其個人年度醫藥費第一次報銷後剩餘藥費金額超過當地人均一年可支配收入的部分,可做第二次報銷,比率為60%。報銷方式為一次報銷後剩餘的金額,減去當地人均一年可支配收入,剩餘的部分可再補助60%。

    廉價救護車產業

    救護車費用在多數省市並不在醫保範圍,「黑救護車」即非法的私營性救護車服務興起,且外觀難以分辨。由於主要城市醫院的救護車短缺,有許多私營的非法救護車隊直接在醫院附近拉生意,通常配置的人員未經訓練,而車上缺乏醫療設備,患者必須自行支付車費,比正規車輛便宜,但出事也沒人負責。

    掛號黃牛問題

    據報導,2016年北京同仁醫院和北京大學第一醫院(Peking University First Hospital)有廣泛掛號黃牛問題。醫院收取門診的掛號費為200元人民幣,但掛號成功的最高轉售價格為 3,000元人民幣。一位眼科醫生評論說,這種收費並不是反映出醫生的技術和經驗的經濟價值,黃牛是以市場願意支付的價格出售醫生的門診機會。

    藥價黑洞問題

    藥價黑洞與虛報詐領健保費問題,兩者是所有健保國營制度國家常見頑疾,其根源在於醫療行業本身的提供者與消費者間存有巨大訊息不對稱的專業性知識壁壘,自古以來醫生與病人是直接的服務買賣關係,因此無醫德者的詐騙手段是直接加諸於病患家庭而分散於各處,而20世紀興起的國營健保等社會主義概念,將巨大的國家保險單位置於兩者之間,成為一種代理人關係,所以詐騙金額與亂象集中於健保制度內體現出來。2010年代中期後的中國醫改開始後,假病人詐領健保費問題較少聽聞,而藥價黑洞依然是常見現象。

  8. 中國大陸醫療保險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中國大陸醫療保險
    • 新农合医保(2002年至今)
    • 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1999年迄今)
    • 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2007年迄今)

    從1984年開始,因為人民公社制度瓦解,舊的農村合作醫療制度逐步走入盡頭,而在中國農村(英语:Rural society in China),則急需可負擔的醫療衛生服務。為全面改革醫療衛生體系,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简称“新农合”)应运而生,这一险种特别关照農村貧困人口,旨在帮助其負擔起醫療衛生費用。新农合的概念则直接来自于2002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進一步加強農村衛生工作的決定》,先導計劃從2003年開始,隨後迅速擴展。到2008年,超過90%的农村人口参保新农合。在2016年,中國政府決定將新農合與城市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兩項合併为全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 新農合是一項由地方和中央政府共同補貼經費的自願醫療保險計劃。新農合醫療和舊農合醫療不同之處在於:舊有的農村合作醫療的行政管理和風險池(英语:risk pool)的組成往往只停留在县一级,而新农合则进一步下放到村一级;同时,新農合的资金由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中央尤其针对相对困难的地區)共同提供,旧农合资金主要来自于集体和个人缴费,没有国家补贴。新農合覆蓋各級公共醫療衛生機構的費用(但是費用率因地區和設施類型而異),而舊農合僅提供赤腳醫生的服務。 世界衛生組織對新農合的成功總結為:新農合迅速發展,服務項目擴大。它提供更好的途徑去獲取更高品質的服務,並能部分的控制醫療費用。新農合為中國過去無法獲得醫療衛生服務的大量農民工提供適當,方便的服務。2015年,新農合共有6.7億投保者,處理16.53億個病例,費用總支出為2,933.4億元人民幣,平均每人花費437.8元人民幣。 但是也有一些問題,讓這項計劃在降低自付醫療費用方面的努力打了折扣。首先,新農合主要是用在重大傷害(英语:catastrophic injury)和住院護理。這些大項費用被覆蓋,但大多數門診護理(英语:Ambulatory care)則要患者自付不少費用。其次,報銷率因醫療機構定價水準各異,高級醫院就診的費用就很高。新農合的細帳顯示的,是地方性的患者受益最大。如果患者去城鎮的小醫院或診所,新農合可以覆蓋帳單到70-80%,但是如果去縣城的醫院或診所,則費用覆蓋的百分比會下降到大約只有 60%,如果患者需要動用到大型現代化城市醫院的專科醫生,他們自己就必須承擔大部分費用,新農合僅能覆蓋費用的30%而已。此外,醫療衛生系統的收費結構,是按照服務次數收費...

    1978年之前,城鎮居民有勞動保險和政府保險的覆蓋,患者需要支付少量的現金。在改革開放之後,中國醫療保障衛生成本迅速上升(參见中國醫療保障)。由於國有企業的改革,許多城市僱員失去醫療保險。結果,城市地區取得可負擔醫療服務的需求不斷增加。1997年,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布《關於衛生改革與發展的决定》,其中有項重要內容是建立城市醫療體系。兩項保險系統-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被創立,用來涵蓋城鎮的在職居民以及非在職居民的醫療費用。 1998年,城市職工基本醫療保險(UEBMI)開始實施,針對公共和私營部門的城市在職員工和退休僱員,提供醫療服務。UEBMI的管理層級是在城市,比新農合要高。UEBMI按照職工工資扣除8%作為經費來源;其中6%由雇主支付,而2%由職工支付,但是,這些費率可能因不同市政當局而有差異。UEBMI是強制性,與其他保險不同。2014年,大約有2.83億人加入投保,繳納803億人民幣,平均每人繳283.74人民幣,支出為669億人民幣,人均236.4人民幣。

    2007年,城市居民基本醫療保險(URBMI)首次推出試行,開始為未被UEBMI覆蓋的城市居民提供醫療服務:包括兒童、一般學校及大專院校的學生、以及其他未工作的城市居民。到2010年推廣到全國。到2015年,有3.76億城市居民(比率超過95%)加入URBMI。 URBMI是家庭級的自願醫療保險,政府提供補貼,由市政當局管理。URBMI的經費主要來自個人繳費(2008年試點,成人一年繳245元人民幣 ),部分資金來自政府補助(人均至少80元人民幣)。政府還向不發達的中西部地區,以及貧困或殘障人士提供額外補助。研究顯示,URBMI有助於提高醫療衛生服務的利用率,和促進居民的健康,尤其是對於低收入居民而言。研究還顯示,URBMI提供邁向達到全民醫療衛生系統的一步。

  9. 美國醫療保險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zh.wikipedia.org › zh-hk › 联邦医疗保险

    29/8/2021 · 其他計劃,例如1876成本計劃(1876 Cost plans),也可在美國的部分地區運作。成本計劃不屬於優惠醫療保險計劃,不能按論人計酬支付費用。取而代之的是受益人保留其原始Medicare福利,而其贊助人管理其A部分和B部分的福利。

  10. 美國醫療衛生費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 › wiki › 美國醫療衛生經費
    • 總覽
    • 支出
    • 保險市場
    • 費用預測
    • 支付系統
    • 無醫療保險覆蓋者
    • 政府在醫療衛生市場的角色
    • 擬議的解決方案
    • 延伸阅读

    美國的醫療保險系統由公共和私人兩種混合組成。政府透過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為大約5,300萬老年人(65歲及以上)提供醫療保險、透過聯邦醫療補助(Medicaid)為6,200萬低收入者提供醫療保險、以及透過過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為1,500萬退伍軍人提供保險。美國公司僱用約1.78億人,雇主為他們購買有政府補貼的醫療保險,而其他5,200萬人則通過《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PPACA,或稱ACA)》所建立有補貼的醫療保險市集,或者直接向私人保險公司購買保險。醫療服務通常由私人經營領域(英语:private sector)的機構提供,但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則是自行僱用醫生為患者服務。 根據聯邦醫療保險和聯邦醫療補助服務中心(英语: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CMS)的報告,美國的醫療衛生費用在2018年的增長率為4.6%,總金額達到3.6兆美元,人均費用11,172美元。根據CMS,美國用在醫療衛生的支出佔當年GDP的17.7%,和2015年的17.8%相比,稍低一點。增長的主要原因是由於2014年PPACA的覆蓋擴大(也就是說更多的人需要醫療衛生服務,或者是更多的醫療衛生服務被使用),以及服務的單位價格提高的緣故。 用各種方式衡量,美國醫療衛生費用在GDP的佔比明顯高於其他國家。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資料,美國在2015年的醫療衛生費用佔GDP的16.9%,比第二高的OECD國家高出5%。GDP5%的差距等於1兆美元,差不多是平均每人3,000美元。換句話說,美國必須削減大約三分之一的費用,才能與費用第二高的國家相比擬。 美國成本高於其他國家的原因、有行政管理費用高、服務相同但費用高(即單位價格較高)、人均獲得醫療次數超過其他國家、不同區域醫院之間的費用差異大(但治療效果相差不大)、人均收入水準較高、以及政府少有為降低成本而做干預。而花費是集中在病況比較嚴重的患者身上。根據美國國家醫學研究所(英语: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在2012年9月的報告,美國每年有7,500億的醫療衛生費用應該可避免,卻被浪費掉(請參考美國醫療衛生的價格)。浪費包括:不必要的醫療照顧服務(2,100億美元)、服務效率不彰(1,300億美元)、過多的行政管理費用(1,900億美元)、灌水的價...

    對GDP的佔比

    在CMS的報告中,美國的醫療衛生費用從2014年佔GDP的17.4%,上升至2018年的17.7%。增長的主因是由於2014年PPACA的覆蓋擴大(也就是說更多的人需要醫療衛生服務,或者是更多的醫療衛生服務被使用),以及服務單位價格提高。 美國醫療衛生費用佔GDP的比重明顯高於其他國家。

    人均支出

    CMS報告,美國的醫療衛生費用在2018年增長率是4.6%,達到3.6兆美元,即每人11,172美元。 CMS的精算師辦公室(Office of the Actuary,簡稱為OACT)發布有關美國醫療衛生總支出的數據,包括歷史水準和未來預測。在2007年,支出為2.26兆美元,即人均7,439美元,而在2006年是2.1兆萬億美元,人均為7,026美元。 2006年的支出佔GDP的16%,比2004年的支出增長6.7%。從2008年到2018年的11年期間,平均每年支出的增長率是4.3%。 2009年,美國聯邦,州和地方政府,公司和個人,總共在醫療衛生支出的有2.5兆美元,即每人8,047美元。這一數額佔GDP的17.3%,高於2008年的 16.2%。醫療保險成本的增長速度快於薪資加上通貨膨脹率,2001年,美國約有一半的破產申請者都列舉醫療費用是導致的原因之一。

    增長率

    CMS在2013年報告說,自2002年以來,醫療衛生費用的年度增長率一直在下降。但是,相對於GDP的佔比,以及人均費用仍然在上升。自2000年以來,人均費用平均增長率是5.4%。 根據聯邦儲備系統的數據,近幾十年來醫療衛生的年度增長率有所下降: 1. 1970年-1979年:7.8% 2. 1980年-1989年:8.3% 3. 1990年-1999年:5.3% 4. 2000年-2009年:4.1% 5. 2010年-2016年:3.0% 6. 2017年:3.07% 雖然費用增長率有所下降,但總體上仍高於經濟成長率,導致支出對GDP的佔比穩定的增長,從1970年的6%到2015年的近18%。2018年稍微降到 17.7%

    僱員市場

    估計在美國有1.78億,年齡65歲以下的人透過雇主獲得醫療保險。這些公司通常算是"自我保險",表示保險公司支付僱員的醫療保險費用,而這些公司再把費用支付給保險公司。但是雇主會設有停損機制,表示他們會支付保費去覆蓋那些非常昂貴的個人理賠(例如這些公司為僱員的保險設定費用門檻,在未超越門檻時是自我保險)。僱員向雇主支付一部分共同負擔的保費,基本上是由僱員的薪資中扣繳。僱員本身還有自負額和自付費用。保險計劃裡面可能還包括一個健康儲蓄帳戶(英语:health savings accounts)(HSA),讓僱員能夠免稅儲蓄,將來用於醫療費用。 凱撒家庭基金會的報告說,2017年,四口之家透過雇主投保的醫療保險費,平均為18,765美元,比前一年增長3%,這所謂的平均值之間有不小的差異。單身者的保費成本平均為6,690美元,比前一年增長4%。典型的僱員平均負擔5,714美元,其餘的由雇主支付。 近年來,自負額的增長速度遠超過保費增長的速度。例如,自負額在2016年增長達12%,是保費漲幅的四倍。從2011年到2016年,單身者保險的自負額增長63%,而同類保險的保費增長19%。在此期間,僱...

    PPACA醫療保險市集

    據估計,在2016年有1,200萬人通過網路的醫療保險市集(由聯邦,或者是州管理)從保險公司取得醫療保險,這些市集(又稱交易所)是根據《PPACA》(又稱為"歐巴馬健保(Obamacare)")所建立。醫療保險經由一種聯邦的保費稅收抵免(premium tax credit)提供補助,稅收抵免因個人收入水準而異。通常由保險公司運用抵免來降低每月的保費。 扣除補助後的保費按照收入的百分比設立上限,也就是說保費若增加,補助也會增加。加入醫療保險交易所中,大約有1,000萬人享有獲得助的資格。如果他們選擇保費最低的"銅計劃",估計根據PPACA取得醫療保險的人,有80%每月在扣除補助之後,所付的保費不到75美元。在2017年,選擇保費第二低的"銀計劃",對於一名年紀40歲的男性,不吸菸,在扣除補助之後,平均成本為每月208美元。(請參考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保險法規:個人保單) 川普總統於2017年11月決定終止保險公司分攤費用補助(英语:Cost sharing reductions subsidy)(這是用於減少自負額和共付額的第二種補助),預計醫療保險保費會顯著增加。通過交易所...

    聯邦醫療補助

    Medicaid是聯邦和州的聯合計劃,目的在為收入和資源有限的人(截至 2017年,約7,400萬人)提供醫療費用的資助。Medicaid還提供通常未包含在Medicare覆蓋內的福利,例如療養院護理和個人護理服務。Medicaid是提供給美國低收入人群的醫療和健康服務的最大經費來源,為低收入和殘疾人提供免費的醫療保險。 Medicaid是一項需要經過經濟狀況調查的計劃,由州和聯邦政府共同提供經費,由州負責管理,目前每個州都有很大的權力來決定哪些人符合資格。雖然各州並未被要求參與這個計劃,但是自1982年開始,全部州都已加入。Medicaid的受益者必須是美國公民或者是合法永久居民,可包括低收入的成年人、其子女、和某些殘疾人士。但是僅是因為貧窮一項,並不一定讓人能有獲得Medicare的資格。聯邦政府根據聯邦醫療補助百分比(英语:Federal Medical Assistance Percentages)把經費補助撥付給美國各州,範圍從佔高人均收入州經費的50%,到佔人均收入較低州經費的75%。 從2014年開始,《PPACA》大幅擴張Medicaid的加入資格和聯邦經費補助,...

    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HHS)預計,醫療衛生費用在GDP的佔比會繼續上升,到2024年會達到GDP的19.6%。 CBO於2017年3月的報告中說,隨著時間,醫療費用的增長和人口的高齡化,是預算赤字增加的主因,支出的增長速度會持續超過收入。CBO預測,美國主要的醫療保險計劃(包括Medicare和Medicaid)的支出,會從2017年佔GDP的5.5%,增長到2047年的9.2%。 Medicare受託人提供的年度財務報告,在2015年和在2009年所作的預測有大的差別,主要是由於醫療衛生費用增長的速率已顯著放緩。2009年所做的,在預測期內(到2080年),增長至接近GDP的12%,而在2015年的預測,增長至僅為GDP的6%,與美國社會安全保險計劃估計的相當。 醫療衛生費用的增長是造成國家長期預算赤字的主要原因。根據《受託人報告》 ,2015年的預測與2009年的相比,長期預算狀況有相當大的改善。

    醫生和醫院的報酬通常來自患者和醫療保險公司的付款(按服務收費,簡稱 FFS)。運用FFS,每筆服務都分開記帳,等於鼓勵醫療機構把服務次數擴增(例如,更多的檢測、更昂貴的療程、以及開立更多的藥品)。捆綁式付款的做法不同,保險公司按照治療的全部,捆綁起來,一次支付給醫療機構(例如,對於心臟病患者,設定治療需要180天,把總額支付給提供治療的網絡(即所有的相關單位)) 。在1990年代,按患者(而不是按治療)作捆綁式付款被稱為"論人計酬支付",現在則改稱為盡責護理組織(英语:accountable care organizations)模式。因為運用捆綁式支付的結果,是醫療機構必須降低成本,但為了維持醫療品質,需要有適當的措施和激勵才能達成。在幾家運用最佳實踐的醫療系統中,譬如凱薩醫療機構(英语:Kaiser Permanente)和梅奧醫院都接受捆綁式支付。 在雇主為僱員購買的醫療保險,會要求僱員分擔部分的保險費用,雇主通常會自行挑選保險公司,大型的投保團體,有能力與保險公司進行談判。2004年,私人保險公司所支付的醫療費用佔36%、患者自付費用佔15%、聯邦政府支付的佔34%、州和地方政府支付的佔11%、其餘的4%由私人基金支付。由於"有不誠實,效率低下的系統",有時帳單會膨脹到實際成本的十倍,患者本身也要因此支付高很多的費用。 牙科和視力保健的保險通常是單獨分開銷售(眼科醫生護理則由一般的醫療保險涵蓋)。處方藥的保險處理方式不同於醫療服務的,政府的保險計劃包含有處方藥保險。規範保險業的主要聯邦法律有兩種-1985年統一綜合預算調節法(英语:Consolidated Omnibus Budget Reconciliation Act of 1985)(COBRA)和醫療保險隱私及責任法案(HIPAA)。 有私人或政府保險覆蓋的的個人僅能到接受他們保險計劃的醫療機構就診。如果到不包括在保險計劃"網絡"之內的醫療機構就診,患者通常必須支付全額,或者承擔大部分的費用。醫院與各保險機構進行談判以設定報銷的比例;一些政府保險計劃的費率是透過法律設定。醫療機構從有醫療保險的患者收到的錢,通常會少於從無保險覆蓋的患者那裡收到的(即患者的自付費用)。保險公司將醫療機構作為其"網絡"的一部分,而加入網絡的機構將提供折扣回報予保險公司,也就是說患者可在網絡內的機構獲得較低費用的服務...

    無醫療保險覆蓋者數目

    "無保險者"的百分比從2013年的13.3%下降到2016年的8.8%,主要是由於《PPACA》的功勞。無保險者人數從2013年的4,180萬下降至2016年的2,800萬,減少1,380萬。擁有保險的人數(公共或私人保險)從2013年的2.716億增加到2016年的2.923億,增加2,070萬人。2016年,私人計劃覆蓋約的佔68%,政府計劃覆蓋其餘的37%;由於有人同時擁有私人和政府計劃,所以兩者的加總會稍大於100%。

    對成本的衝擊

    一些美國人沒有資格享有政府提供的醫療保險,也沒雇主提供保險,自己也無力負擔,或無法獲得,或者是選擇不購買私人醫療保險。當這些人無法獲得慈善護理或者"無償"護理時,他們有時甚至根本就不進行該做的治療。這個問題已成為全國性政治爭議的根源。無醫療保險覆蓋的人仍可受到緊急護理,這樣的人會間接的讓其他人支付更高的保費,及負擔更高的自負額。2008年的報告估計,無保險覆蓋的人會在醫療衛生方面花費300億美元,並獲得560億美元的無償照護,如果讓每個人都有保險覆蓋,總成本將會增加1,230億美元。2003年,美國國家醫學研究所的一份報告中估計,美國在2001年為無保險覆蓋者提供的總費用為989億美元,其中包括264億美元這類人的自付費用,以及345億美元的"免費"、"無償"護理(由政府提供給醫院和診所的306億美元的補貼,以及醫生捐贈的價值51億美元的服務來覆蓋)。 健康事務(英语:health affairs)雜誌在2003年的一項研究估計,在美國,無保險覆蓋者在2001年獲得約350億美元的無償護理。研究指出,這種人均費用是平均有保險覆蓋者花費的一半。該研究發現,無償醫療之中,由各級政府提...

    許多由公共負擔經費的醫療衛生計劃,為老年人、殘疾人士、軍人家庭及退伍軍人、兒童、和窮人服務。根據EMTALA,公眾不論支付能力均可獲得緊急護理;但是,全民醫療衛生並未在美國實施。如同OECD所指出,美國用在他們現有受保人的總公共醫療衛生支出,就足夠讓其他的OECD國家政府為全體國民提供基本醫療保險。 Medicare計劃和Medicaid計劃具有一定的買方壟斷購買力,但按照國際標準來衡量,美國系統高度分散的採購方式讓議價能力變得相對薄弱,並且在某些地區,有些供應者(例如大型醫院集團)反而具有實質壟斷能力。在大多數OECD國家,公有制和公共財政的程度很高,由此產生的規模經濟似乎可更嚴格的把成本控制住。而在美國,根據慣例,公共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並未對私人機構的價格作規範,反過來是假設私人部門可做得更好。 麻薩諸塞州在2006年的麻薩諸塞州醫療衛生改革(英语:Massachusetts health care reform),採用的是全民醫療衛生系統。它規定所有有能力負擔的居民要購買醫療保險,加上提供補貼的保險計劃,以便讓任何人都擁有醫療保險,並提供"健康安全網基金"給無力負擔保險費用的、或者沒資格的,協助支付治療費用。 2009年7月,康乃狄克州通過一項SustiNet計劃(英语:SustiNet (Connecticut)),目標是到2014年,讓98%的居民都享有醫療衛生覆蓋。

    與上述原因相對應,主要的降低成本機會如下: 1. 利用單一支付者系統的"全民享有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 for All),大幅降低行政管理費用,從目前25%的佔比降到最佳的10-15%水準。 2. 仿效Medicare和Medicaid的做法,賦予政府額外的權力去降低醫生和醫院的報銷率。單一支付者系統有機會達到這種目的。 3. 對於處於生命終期的人,從昂貴的干預治療轉為低成本的安寧緩和醫療,以解決費用集中用在每個人生命最後幾年的問題。 4. 允許政府強力介入談判,降低處方藥成本,因為目前美國的人均成本大約是其他國家的兩倍。 5. 使用更多捆綁式付款策略,在維持品質的同時,把成本控制住。 6. 減少Medicare和Medicaid的詐欺,並加強審核(透過稽核人員和流程)和實施罰則。 7. 改進對醫療衛生技術的運用,提高效率,並消除錯誤。 通常增加在預防方面的支出,應可減少在醫療衛生方面的支出。預防可省錢,還是會增加花費,取決於採取的干預措施。兒童作疫苗接種或生育控制措施,所節省的費用遠超過所花費的。研究顯示,在許多情況下,預防並不能節省大量的長期成本。某些干預措施可能具有成本效益,而另一些則不一定。通常,預防醫學會提供給許多從未生病的人,但是對於那些終究會生病的人,他們在餘生中所花費的醫療成本會把預防的好處給部分抵消掉。從另一方面來看,諾華公司所做的研究認為,在醫療衛生支出中獲得最佳回報的國家,就是那些在預防、早期診斷、和早期治療方面投入更多者。訣竅是避免將患者送往醫院,因為醫院是發生最高費用的地方。並非所有的預防措施都具有良好的投資回報(例如,針對罕見傳染病的全球疫苗接種)。但是,均衡飲食、經常運動、和減少吸菸等預防措施,可避免許多疾病的影響,而且會有良好的投資回報。

    Goodman, John C. Priceless : curing our healthcare crisis. Oakland, Calif.: Independent Institute. 2012. ISBN 978-1-59813-083-6.
    Flower, Joe. Healthcare beyond reform : doing it right for half the cost. Boca Raton, FL.: Taylor & Francis. ISBN 978-1-4665-1121-7.
    Reid, T.R. The healing of America : a global quest for better, cheaper, and fairer health care. New York: Penguin Press. 2010. ISBN 978-0-14-311821-3.
    Makary, Marty. Unaccountable : what hospitals won't tell you and how transparency can revolutionize health care 1st U.S. New York: Bloomsbury Press. ISBN 978-1-60819-836-8.
  11. 其他人也搜尋了
  1. 門診保險計劃 相關
    廣告